第265章

上一章:第264章 下一章:第26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顾辞久看了一眼莫亚的收获, 就是三只还不到拳头大的螃蟹,和许多个头不大的贝, 真是难为他了, 在食物这么丰富的地方,竟让把小的全挑出来,大的半只都没找着, 也是挺神奇的。他想把这些东西都扔海里去的,但是一扭头,脸上还都是海沙的莫亚正咧着嘴对他笑。

不是讨好谄媚的,是小孩子第一次做好了功课,想要得到家长夸奖的笑。

——即使这个功课做得稀烂, 到处是错,字迹可笑, 但他真的已经非常非常努力了。

“拿着这个, 等我一会。”

“好!好大的鱼!这是海鳗?这是石斑?还有海蛇?!好重!”跟他手腕子一样粗的海鳗,半人高的石斑,只比海鳗细了一圈的海蛇,还有两只超大的青蟹, 抱着这些,莫亚只觉得太幸福了!它们的嘴巴都被拧三四条草叶子穿过,有的已经死了,有的还超级有活力的挣扎着。

可刚开心了一会, 莫亚就觉得眼前发黑,黑完了还有一片片密密麻麻的小星星。

顾辞久离开了, 回来的时候带着几片大叶子:“我见过猴子用大叶子盛果子,刚来的时候就该想到的。”

“爸、爸爸、爸……我、毒、中毒……”QAQ所以最后我依旧逃不过死于螃蟹之爪吗?就听说过螃蟹肉有毒的,第一次听说过螃蟹的钳子上也有毒。

“哗啦!”有液体浇了莫亚一脸,他的下巴被捏起来了,更多的液体浇在他的脸上,灌进他的嘴巴里。

莫亚模模糊糊的觉得,这液体的味道有点熟悉,吞咽它们,让莫亚整个人也舒服了很多。虽然还是有些晕眩,可至少不是那种世界即将变得黑暗,下一刻他就要嗝屁的感觉了。

世界彻底清醒起来的时候,莫亚发现他躺在地上,整个人浑身都是软的,想呕吐,不舒服……

“你没中毒,你只是在海边晒太阳时间太长了。”

“啊……”莫亚现在的反应有点慢,隔了一会他才明白过来哥斯拉爸爸的意思——我是中暑了?!

对啊,他该注意的,在大海边顶着无云天空上的大太阳,他赶海赶了至少有三个小时了吧?

想明白了之后,莫亚抓住了哥斯拉爸爸:“爸爸,我下次不会这么没用了……我想到不中暑的办法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莫亚的声音已经哽咽了,因为他是真的害怕,哥斯拉爸爸回去之后就把他扔下了。毕竟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挺废物的,食物没弄到多少,净是找麻烦了。

系统【好、好可怜……宿主,对这只气运之子温柔一点吧。他还是很可爱的。】

顾辞久【→_→】

系统【我、我啥都没说,我去休眠】QAQ好可怕。

顾辞久知道系统是啥意思,本来失去了妮拉,莫亚和凯伦也是能依靠自己的能力顽强生存下去的,他们甚至还收留了诺曼,并且养大他,他们本来应该是野生的狮子王。顾辞久出现,救下了他们,给了他们保护,给了他们食物,然后,他们变成了家养的大猫。

顾辞久消磨干净了他们的野性,现在又强迫他们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

Emmm……这么一想好像还真有些人渣?

不过,如果真的能够在人的这条路上稳定的走下去,至少,他们的寿命会是狮子的几倍,能够安享晚年,世界也会被拯救,所以他没什么心虚的。

想虽然是这么想,顾辞久还是对莫亚温柔了一点,他把手盖在了莫亚的脑袋上,揉了揉他的头毛:“好的。”

“哥斯拉爸爸……我……哎?!”莫亚还在那哀求呢,谁知道就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总是要学习的。起来吧,我们要回家了。”

“嗯!!!”莫亚笑疯了,结果忘了自己还手脚酸软,刚起来就又要摔,还是哥斯拉爸爸一把扶住了他。回去的路上,他坐在哥斯拉爸爸的大爪子上,抓着鱼,抱着一大包树叶裹起来的贝和螺,艰难的啃着一颗瓜,哥斯拉爸爸命令他在路上把它吃完。

这瓜有巴掌大,绿色的皮,没什么味道,但是水分很足,正是莫亚需要的。

那几只小螃蟹?因为不好携带,所以都被扔回了大海。

回去的路上,莫亚也在努力的动自己的脑子,该怎么样,才能在海边弄到更多的食物?又该怎么样,才能为他们这个家庭提供更多的便利?毕竟,他才是当过人的那一个啊,并不是哥斯拉爸爸,也不是温柔爸爸,率领大家奔小康就看他了,他真不能继续再这么废柴下去了!

对!要努力!要奋发!

莫亚和凯伦分到了那条鳗鱼,哥斯拉爸爸帮他们烤好了。虽然他们俩分吃完之后,还是都饿,但总比前些天一无所获要好得多。而且,还有埋在火堆下的贝类可以当零食,二货凯蹲在火堆边,红着眼睛吃了……五六个就停了嘴,还都是小的。

莫亚还担心他会吃太多,结果他那个样子,竟然觉得心口好像被针扎了一样,一跳一跳的疼。

“是我的那份,吃吧。”他也找小的拨弄出来了六个,给了凯伦,“我不喜欢吃这个。”

其实他很喜欢吃,甚至馋得现在嘴巴里都是口水,可是,他就觉得看这个二货吃,比他自己吃还要舒服和享受。

莫亚看着二货凯吃,脸上正露出了老父亲一般慈爱的笑容,忽然二货凯凑过来,亲了他一口,貌似亲完还舔了他一下?

莫亚只觉得被舔的地方,有点凉,有点麻,有点……完了、完了、完了、他又中暑了!

头晕目眩的躺在地上,偏偏凯伦看他这样还以为莫亚要跟他玩,所以一个飞扑,压在了莫亚身上,抱着他呵呵傻笑着,又舔又蹭。

其实,两头狮子这个样还是挺纯洁的(真的?),现在的情况,只是二货凯忘记变回狮子的样子,跟他的兄弟亲热而已。

这天晚上,在二货凯扑过来之后的记忆,莫亚都是模糊的,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QAQ说好的,要想更多的办法,好让大家的生活更美好呢?

不过莫亚还是紧急的想了一些方法的,他请哥斯拉爸爸带他去海边的时候,在那些长满了大叶子树的地方停留一下。莫亚不认识这些是什么树,它们没花也没果,有点像是芭蕉,不顾又特别的粗壮,像椰子树,而之前哥斯拉爸爸给他吃的水瓜就长在这些树附近。

莫亚拎了两个瓜,摘了十几片大叶子,抱着叶子和瓜,重新坐上了哥斯拉爸爸的脚爪。

起飞的颠簸让他掉了一个瓜,不过其余还好。

到了海边,他把叶子用草捆在身上,脑袋上也包了一片。正要奔着海滩去,哥斯拉爸爸说:“跟我来。”

他们走了大概一百来米,这里的海边更多的是礁石,早上潮水退去,留下了许多大水坑。

哥斯拉爸爸化成巨鹰,直接用爪子把礁石围成的水坑挠出一个缺口。当然,这个缺口不是朝向大海,而是朝向陆地的。

“我挖开两个水坑,你去摸鱼,注意安全,石头缝下面的可能是鱼,也可能是海蛇。”

“是!我明白,哥斯拉爸爸!”莫亚很严肃认真的点头,一只螃蟹都能夹得他叫爸爸,一条海蛇?想想现代看的那些讲述海蛇毒素的纪录片,虽然后来听说有些海蛇的毒素是夸张的,可再怎么夸张,被咬一口也能要他的命。

顾辞久点点头,飞走了。

而莫亚的收获不错,他在第一个水坑里找到了一条红斑,一条不知道是什么的鱼,还有一只八爪鱼,个头都不小。在第二个水坑里找到了三条鳗鱼,鳗鱼滑不留手,而且被螃蟹夹过的莫亚,觉得被鳗鱼咬了只会更凄惨,所以他先是很粗暴的用石头砸扁了鳗鱼的脑袋,才上手去捉……

哥斯拉爸爸还没来,石头缝里莫亚是不敢去摸了。他吃了半个水瓜,再次去海滩上摸贝类和螺。

多一点食物总是好的,而且,二货凯那个家伙,好像是真的很喜欢吃这种“零嘴”。

莫亚开开心心的带着猎物回家,却发现家里已经点起了篝火,火上正烧烤着大块的烤肉。从另外一边支起来烘晒的皮革,那另外一边的头骨看,这是一头水牛。

按理说,这些家伙早就该迁徙跑了,也不知道哥斯拉爸爸是从哪里捕猎到的,毕竟旱季绝对不是这些喜水的家伙们能够生活下去的。

只想了一会,莫亚就把注意力集中在怎么跟哥斯拉爸爸一块烤鱼上了。一顿丰盛的牛肉加海鲜,让他们每一个都吃得肚皮滚远。

段少泊【我发现这孩子缺点再怎么多,但是他有一个优点——心大。是现在所有气运之子里,心最大的了。】

否则就今天这情况,绝大多数人看见烤牛,反应都会是“让我费半天劲捞鱼,结果你已经抓了水牛了,玩我是吧?”这种反应。但莫亚就很规矩老实,让怎么处理海货就怎么收拾。吃东西的时候,顾辞久刚开始只给了他们一条鱼,他们就老老实实的分着吃了,一点抱怨或者不满都没有。

后来顾辞久再给了他们一条牛腿,两只青少年高兴得一蹦三尺高,快快乐乐的开吃。

他们一点觉得自己被耍的怨恨或者不满都没有,他们就是很开心,真是两只二货傻白甜……

顾辞久【嗯,不过还是太傻了。】

“哈哈哈哈!”段少泊笑了起来,被顾辞久一胳膊搂在怀里,两个人吻上了。

莫亚也不是第一次看来,之前还觉得无所谓,只是礼貌的不看而已,现在他却觉得脸上发热,再低头就是因为羞窘了。二货凯这时候突然扑了过来:“你干什……!!!”这家伙亲……不是!咬?也不是!他是又舔!又咬!就不是亲!

像是跟主人撒欢的大狗,莫亚先是羞,被他在段时间内弄一脸口水之后,突然就变得有些生气了——你不知道我对你动心了吗?你还来这么撩拨我?

有点小怨气的莫亚,一把掐住了凯伦的腰,咬住他的嘴唇,然后……亲自“教导”了他一下,到底什么是吻。当然,是闭着眼睛的……

凯伦一开始跟条活鱼一样,还在他怀里蹦跶,后来慢慢的就老实了。少有的大胆一把的莫亚,亲完了胆子就缩回去了,他忐忑的睁开眼,对上的是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再来!再来!再来!”

凯伦一个飞扑,把莫亚按在地上了,差点把满肚子的食物都给他挤出来!显然凯伦根本就没开窍啊。

“二货!”莫亚气愤又有点小失落的大喊一声。

“哎!”凯二货答应着,也跟着大叫了一声,“二货!”

莫亚_(:з」∠)_生无可恋……

晚上,莫亚没去睡觉,他拨亮了篝火,拿着几根草在折腾。

“你在干什么?”

“!”突然的声音吓了莫亚一跳,他扭头一看发现是温柔爸爸,“我、我在想编草席。”

“编草席?”温柔爸爸映着火光,来了个歪头温柔杀。

莫亚在心里琢磨:人形的话,第一眼看哥斯拉爸爸更漂亮,但是看久了,还是温柔爸爸更迷人。不过这话绝对不能说出来,否则我一定会被哥斯拉爸爸抓起来摔成正宗狮子饼!

“对!就是……比只铺草好多了,而且……旱季后边就是雨季,如果用草席弄出房子来,我们就不怕在雨季里挨浇了。不过就算没有草席,也能建房子,就用大叶子盖房顶。”莫亚比手画脚努力说了半天。

段少泊松了一口气,总算可以不让大师兄挨浇了,他静静的听着,坐下来,看着莫亚手里的那一团乱七八糟的“席子”。

“这个草席如果要挡雨的话,是不是应该很紧密?”

“是的,可是我这样怎么勒都勒不紧。”莫亚叹气。

“那如果这样别一下,再绕一下呢?然后……”

两个小时后,莫亚手里依旧是乱糟糟的一团,段少泊手里,则已经出现了一小块草席子。

_(:з」∠)_我的智商啊,你到底在哪?!

“我们……是不是也能把这个东西穿在身上?”段少泊看莫亚欲哭无泪的失落笑模样有些内疚,毕竟他这是以大欺小,多少年前就已经玩顺了的手艺,却拿来逗弄这个小孩子。

“啊?嗯,是、是的。”

“困了,你去睡吧。”段少泊拍了拍莫亚的肩膀。

受了打击的青少年木呆呆的点点头,缩回去睡觉了。

于是再醒过来,莫亚就收到了他在这个世界以来的第一件“衣服”,其实更像是干草编织的简陋版蓑衣,上面的领子编织得比较紧,下面松松的展开,穿上半身没问题,穿着当草裙其实也成。

莫亚还得到了一个大大的草袋子,虽然就是草席子对折,再把两边用草绳封上而已,但这绝对是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手工袋子!

看着这两件又丑又简陋的东西,莫亚的眼圈却有些湿润:“谢谢、谢谢温柔爸爸!”

段少泊摸了摸他的头:“如果你还想起来有什么需要的,都跟我说。”

“嗯!”莫亚看见温柔爸爸的手指一夜之间多出了很多的小伤口,应该都是连夜编织这些东西磨出来的。如果哥斯拉爸爸不是醋缸,他现在一定要给温柔爸爸一个大大的拥抱!

今天去海边的时候,莫亚还从温柔爸爸那里拿走了一张做失败的席子——席子的开始编织得很紧密,但后头就越来越稀疏了,温柔爸爸本来想烧掉的,但让莫亚拿了过来,正好可以做渔网。

段少泊松了一口气【总算这孩子不是傻到没用啊……】

生活越来越好了,在莫亚的“带领”下,一家人背靠着悬崖,建起了这个世界的第一间茅草屋,不过这屋子在诺曼以小白西几的形态进去玩了一圈后,就宣告散架。

第二间则好得多,等到更好的第三间屋子搭建起来的时候,雨季到了……

第二间屋子在半天大雨之后,塌掉了。不过第三间屋子顽强的坚持了下来!

当雨越来越小,莫亚变成狮子冲进了雨水里,凯伦紧跟其后。他们俩在雨水里咆哮,打闹,庆祝即将到来的繁荣丰收的季节。

雨季之后,小湖,小河里很快重新见水了,水沟慢了几天,可也渐渐变得湿润。随着大地泛绿,食草动物的群落也重新来到了他们的家门口。

“哥斯拉爸爸,能教我做石矛吗?”

“石矛?”

“就是我们都是人变不回来的时候,你用来打猎的那个。”

“哦……为什么要学?我们现在不是已经可以恢复原状了吗?”

“因为……我觉得人有时候比野兽好用。”

顾辞久露出难以理解的表情,但他还是说:“好的,我教给你。”

“谢谢爸爸!”其实哥斯拉爸爸心很软啊,旱季刚开始的时候还说要用猎物交易他做饭,但是后来……

莫亚觉得自己的运气真好,好到总让他眼角发酸。

顾辞久说教,不但教他和凯伦怎么制作,还教他们该如何使用。

然后莫亚就发现自己错了,哥斯拉爸爸用的根本不是投出去的矛,他用的是枪,是近距离面对面作战捅进去的。

莫亚自我感觉,矛的话,虽然是远程武器,可他们使用的石矛当然不可能像后来的投矛投得那么远,以现在的材质,准确度最高杀伤力最大也就是十几米。相较之下,石枪的优点真的比矛大。

因为就算变成人,他们爷仨的速度也是很霸道的,可以追着大羚羊跑,甚至还略快一线,只要打好埋伏,轻松干掉一头大羚羊。

凯伦摸着后脑勺:“可如果我们变成狮子,一样能够配合干掉一头大羚羊啊。”

一个旱季过去,莫亚和凯伦不但没有变瘦,反而更肥了。莫亚的鬃毛也越长越多,就是他头顶上依旧没长鬃毛,所以他的鬃毛看起来更像是围脖。凯伦则依旧是没长毛的青少年,一根深色的鬃毛都没有,不过他对此并不在意,依旧二并欢乐着。

“但狮子的爪牙,没有石枪好用。”

“怎么会呢?我的爪子和牙又不需要每次用完了之后重做……”二货凯碎碎念。

因为力量太大,所以,每次枪刺中猎物后,要么是枪头掉了,要么是枪身折断,总是需要重制。

“可是你不觉得其它的东西让我们生活起来比狮子舒服多了吗?”莫亚指指周围。

他们现在住在泥墙茅草顶的房子里,地中间烧着火塘,地面上铺着草席,草席上是皮毛,四周放着好几个草麻袋。如果再加上几个陶罐陶瓶,那就太符合石器时代的风格了。

不过,烧陶这种事情太高科技了。莫亚现在一个劲后悔,当初看纪录片的时候,没注意看那些记录原生态、DIY,或者考古的纪录片。

“我们……EMMM……”二货凯开始努力的思考,并且这种努力持续了至少半个小时,他才茫茫然的点头,“好像……是比狮子过得好?”

“……”二货的大脑,莫亚实在是无法理解。

“莫亚,凯伦!过来尝一尝!”温柔爸爸忽然在外边喊。

两只青少年同时应了一声“来了!”同时朝土屋那扇挂着一块皮子的门口冲去,“砰!”两颗脑袋毫无意外的撞到了一起,两只摸着脑袋,你让我,我让你,在门口僵持了五分多钟,并且期间再次撞了两次脑袋,就是没有第一次那么严重而已,总之,最终他们总算是成功离开土屋了。

“或许我以后该一个一个叫你们?”段少泊站在他们的土屋外头,抓着一大片晾干的叶子,叶子上是刚做好的烤肉干,一脸无奈的看着两只青少年。

莫亚和凯伦只能傻笑,不过凯伦是真心的,莫亚则是在心里流血。

“尝尝吧,很好吃。”段少泊也笑了一下,“以后我们可以大量储存食物了,毕竟那个天然的石洞,还是会有很多食物坏掉。”

上一章:第264章 下一章:第266章
热门: 将进酒 夜夜新郎 红杏墙外 万人迷小崽崽的修仙路 魂兮归来之兄弟 借性逃情 真人秀直播中[娱乐圈] 影帝和豪门恶少官宣了! 东海扬尘 鹌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