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上一章:第263章 下一章:第26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莫亚和二货凯, 利用白天的时间,在这几天爸爸们和诺曼休息的那地方附近, 搭了两个草棚子, 非常非常简陋的草棚子。

地面上收拾平整,铺盖上整理好的干草,其中还包括莫亚现在已经认识了的驱虫草。铺盖上再搭起一个中间一根直棍两边是个三角的超级简陋的顶子, 草棚子就算是搭好了。

简陋得让莫亚自己都觉得拿不出手,但这却是经过了他深思熟虑的——虽然只有一晚上。

现在的问题不是他们捕捉不到猎物,而是他们捕猎的范围内,确实已经没有猎物了。豪猪那一家子,他们再怎么省着吃, 最多再吃两顿,也要没了。

莫亚觉得他还能忍, 但是凯伦的身体状况……

他觉得继续这样下去, 凯伦身体的底子就要坏掉了。虽然这是中医对人的理论,但既然都是哺乳动物,莫亚觉得这些东西都是互通的。

他们想要食物,那就只有两条路, 一条路是主动离开这里,去更远的地方,寻找猎物。哥斯拉爸爸应该不会吝啬于给他们指路,但是有一个问题, 现在不只是他们这么想吧?那么在这种条件下,依旧有猎物的地方, 绝对不只是他们这些食肉动物。

说实话,不只是碰见其它狮群,就是碰见稍微大一些的鬣狗群,莫亚都觉得自己跟凯伦会成为人家的大餐。他们俩在努力长大了,可是要生存太困难了。

那就只剩下另外一条路了——寄希望于哥斯拉爸爸。昨天哥斯拉爸爸给他们食物,因为食物因他和凯伦而来。不过功绩更大的当然是哥斯拉爸爸自身,否则现在莫亚就在巨蟒肚子里等待消化了。

应该还是温柔爸爸帮助他们了吧?

莫亚感激温柔爸爸,但也知道他和凯伦不能这么一直啃老。毕竟哥斯拉爸爸的脾气可不好,而长此以往把温柔爸爸的耐心和喜爱消耗殆尽,他们就真的没有活路了。毕竟,旱季又不是只今年有?且以后如果再来龙卷风,或者其它大灾呢?

然后莫亚想到了昨天哥斯拉爸爸的话,他说,可以让他帮忙处理猎物,但也要用部分猎物交换。

“交换”!

他们可以用猎物交换“服务”,是不是也可以用“服务”交换猎物?

莫亚再次感叹自己的智商太差,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都想不到?他甚至又很哲学的想歪了,远古人类最初的阶级产生,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原因?弱者用服务换取保护和食物,强者则反之?

回到正题,莫亚又开始思考,该用什么样的“服务”。

想来想去,就是建房子了,他曾经看过那种在雨林里,一天之内,完全靠徒手建起一间砖瓦小屋的视频。不过,虽然他还依稀记得当初视频里人家是怎么建的,却不认为那是自己能做到的。毕竟又不是“我的世界”,现实中,那可是需要手和脑子的啊。

而莫亚觉得……这两样他大概都挺缺的。

QAQ就是这么了解自己!

那就从最简单的来,建草屋吧。当然最后草屋没建成,可草棚子也还是很有用的(应该)。

因为变成人体都是光溜溜的,躺在草上,莫亚亲身测试还是有些硌得慌,但比土地上要更平整舒服得多。毕竟干草都是莫亚特别挑选过的,比较长,草梗少的那种。

草棚子上面的那个顶子看起来简陋得随时都要掉,可是也能遮遮白天的太阳,晚上的凉风,毕竟旱季昼夜温差也是很大的。

所以别看这草棚子又简陋,又难看,但真的是花了莫亚和凯伦的不少力气。

而就在他们花力气折腾草棚子的时候,顾辞久和段少泊一边在海边吃海鲜,一边在跟系统商量求助的事情。

系统给他们找到的是一个虫族世界的求助任务,世界的基础设定是雄虫稀少、美丽,雌虫量多、强壮,雌雄的比例大概在17:1左右。虫族无论是战斗力,还是科技发展水平,都在宇宙中名列前茅。

原剧情中,一个地球大学生郑煜,重生成了同名同姓且失去爹妈的公爵之子,一睁眼就有了个中将雌侍默跪在自己床头。

郑煜在经过数天的适应后,发现虫族和地球联盟倒是已经建交,但……时间距离他当初穿越,已经是五千年之后。他的父母和朋友,现在早就化成了地球上的灰尘。

心情灰暗的郑煜,在一场晚宴上发现了虫族雌虫让他简直是叹为观止的艰难之处,同时他意识到如果不和他的雌侍在婚后十五天内那啥,默就会直接被降为雌奴,等待着他的是更恐怖的下场。

之后就是郑煜迫不得已和默的那啥,郑煜虽然是同,可他过去喜欢也是可爱型的,不是默这种高大冷峻型的。

可在相处中,郑煜发现了默内心的可爱,两人相爱,打脸极品亲戚,对抗阴谋诡计,最后生蛋,HE。

顾辞久【现在这个世界发展,不是和原剧情没啥区别吗?】

顾辞久对比了一下,现在的世界已经进展到郑煜挖出了原身一家飞船爆炸的真相了。很快就能干掉政敌,成为虫皇,那就是故事的结局了。这不像过去向他们求救的世界,都是世界的发展没问题,但是主角的行为出现偏移,造成他自己命运悲惨。

系统【这次这个天道,不是为主角求助,而是为虫族求助的。再经过两千年左右,虫族就会灭亡了。而且,现在已经有其他宿主下一步进入这个世界了。】

段少泊很惊讶的问【之前拯救了这个世界的宿主吗?】

系统【不是,这个世界是自行根据剧情发展的,并不需要拯救。这些宿主,一样是接了求助任务的宿主,而且不止是一个。如果宿主你们进入了,很可能在你们之后也会有其他宿主继续进入,直到天道确定这个族群在五万年之内,没有灭亡的危险。才会算拯救完毕,结算奖励。】

顾辞久【些?已经有几个了。】

系统【三个,这次活动的奖励,十分丰厚。】

段少泊【不同等级的文明,无灭亡危险的时间区间也是不同的?】

系统【是的,原始人是万年计算,封建时代是两千年,工业自动化是五千年,像是虫族的这种高等级文明,五万年。】

段少泊【哦……倒是还算合理。】

以地球那种现代文明为分界点,人类做野人做了十几万年,才终于从部落发展成国家,没有以万为单位的存在时间,继续发展根本无从谈起。而人类之后的快速发展,却依旧连太阳系还没能离开。到底什么时候能视线空间跳跃,也完全是一个谜,可能一夜之间在材料领域发生了突破大家就成了大宇宙人了,可能几千年过去,人类文明已经一键重启,大家又回归原始了。

所以这个种族延续时间,是跟种族在该文明阶段的跨越上层文明时间联系在一起的。

顾辞久【种族会灭亡……根本原因还是在繁衍上吧?】

系统【是的,根据天道的推演,最早到郑煜的第四代孙登基,最迟是第六代孙。虫族将发生大规模的雌虫暴动,而这场暴动,必然以雌虫的胜利为结局。之后雌雄地位将会逆转,最多数百年,虫族自我毁灭。】

段少泊叹了一声【原剧情看起来就很儿戏,作为黄油文很精彩,但其余设定就不太对了……】

系统【这是主神计算的结果,主神认为这种种族还是有一定存在的可能的。这个世界也确实能够存在下去,只是天道觉得,算是立世之基的虫族就这么灭绝,还可以拯救一下而已。】

顾辞久【郑煜能成为虫皇,因为他是极其稀少的3S雄虫,因为他长得漂亮。他的存在非但没能改变雌性不对等的性别地位,反而是对旧体系的一针高效强心剂加麻醉剂,掩盖了伤痛,给了缥缈的希望,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段少泊【像是炫耀……】

虫皇只娶一个雌君,虫皇对雌君超级好,虫皇会惩罚那些伤害雌侍的雄虫!

可是实际上,虫皇连雌奴制度都没有取消。

这从根本上应该怪著书人,著书人写打脸,写拿脸和拿武力赢来的政治斗争大概太开心了。郑煜登基成皇,就是最后了,什么改革都没写。但著书人本来写的也不是星际争霸文,而是男男爽文啊。

世界对此的补完也很简单干脆——就一个二十一世纪地球上学经济的大一新生,他靠什么管理国家?报了私仇成了虫皇之后,他的注意力就放在怎么带着自己的雌君四处去做国(xing)事(ji)访(lv)问(you)上了。

所以,可能虫族的管理者是换了一批虫,换上来的虫也更温和,但也仅此而已。

顾辞久【现在接任务的宿主,都是从什么方面入手的?我们可以了解吗?】

系统【可以,他们三个都成为了郑煜的好友,一个军,一个政,还有一个是宇宙海盗。啊,那边天道主动提供了关于这三个人的大概情报。】

说是“大概”,其实是谦虚,传送过来的情报已经十分具体了。三个家伙虽然角度不同,但都是为了影响宿主,让宿主实施制度改革。但宿主即使现在已经跟他们亲密无间,依旧咬着牙没有松口。

段少泊【这个气运之子……】

郑煜不是个坏人,没出象牙塔的他,甚至还有些纯真和莽撞。

那三位宿主的提议,分别是宇宙海盗的婚姻改革一雌一雄制。元帅的取消雌奴制度,取消雌雄婚后,雄虫对雌虫个人以及财产的绝对控制权。还有政客的雄子和雌子有着同等的财产继承权,不得随意遗弃雌子等等。

可是这些都被郑煜拒绝了。

他对宇宙海盗表示:“以雌雄的数量对比,一雌一雄得到的不是坚贞不渝的夫夫,而是更多的渣雄和无数更加得不到保护的私生子。”

对元帅:“取消明面上的雌奴,就是变相的推动地下雌奴,许多雌性为了有一个孩子,什么都做得出来。而从官方上取消雄虫对雌虫财产的绝对控制权……民间也一定会有无数的私人协议出现,不给钱不结婚,这是必然的事情。毕竟雄虫不愁没有伴侣。”

对政客:“让雄子和雌子有同等继承权,不随意抛弃?那等待着的就是新生雌子不正常的高死亡率了。不想让雌子分走雄子的财产,不想养,那当然就是杀掉啊。”

最后总结:“这些制度虫族已经使用了数千年,并且在这个制度的统治下,虫族发展成了宇宙中数一数二的高等种族,这就说明虫族是适应这种制度的。至于现在虫族世界里发生了的那些不公平的现象,不是制度不好,而是人不好,只要严加监督,虫族还是会越来越好的。”

段少泊【不知道该说他是个天然的政客,还是该说他在象牙塔里学傻了。情况不同,有些负面现象确实不是制度的锅,但……这又不是奴隶社会,明明同种同族,只因为性别不同,其中的一部分就能把另外一部分当成牲畜对待,这明摆着就是不对了。】

顾辞久【小师弟么么哒,不要这么生气,主要问题还是性别不平衡。这种畸形制度的主旨……其实应该是对雄虫的保护。】

系统【咦???雌虫才是受害者吧?】

顾辞久【但雌虫才是虫族社会的主体,军、政、商,虽然家主都是雄虫,但手握实权的,其实是雌虫,雄虫大多是挂名而已。雄虫大多集中在科研领域,不过也依然是挂名……真正研究出实际成果的都是雌虫。如果没有这些苛刻又丑陋的制度,雄虫就是呆在家里的播种机,甚至是实验室里的育种机而已。】

系统【(⊙o⊙)…就、就像是天道推演的,雌虫掀起暴动后的结果?】

顾辞久【对。】

段少泊【这是用损害部分雌虫的利益,交换得来的暂时稳定?】

顾辞久【雄虫也一样被损害到了,因为现在他们的职能其实也只剩下生孩子这一种了。剧情里对郑煜的赞美,也都是这方面的。】

系统【-_-||好像是啊……原剧情里还都特别解释了……】

成年后郑煜的容貌是虫族的最顶级美人,因为他符合所有雌虫对于雄虫美的定义。按理说智慧生物的审美都应该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的,为什么雌虫的审美这么统一呢?因为虫族对繁殖的畸形追求,所以虫族的美,只剩下跟某种类型的雄虫交配,能怀更多的蛋,蛋的性别更偏雄虫这一个了。

原剧情尽量用唯美的词句去形容,可实际上通俗点说,不是就是多产体质吗?跟种马真没啥区别。

顾辞久【系统,两个身份,无配偶就可以。】

系统【好的!雄虫还是雌虫?】

顾辞久【我无所……】谓字还没说完,顾辞久就看自家小师弟表情稍稍有那么“一点”不对,【咳!雄虫。】

段少泊【我也是雄虫,谢谢。】

系统【雄虫成年就会直接分配雌侍了,所以,宿主你和小师弟要做未成年人、虫了?】

顾辞久【知道的,又不是第一次做未成年了。】

系统【不是,宿主你要再考虑考虑啊!那边的天道表示,只能把你们从刚出生的时候加进去了,要从头当虫子啊。】

顾辞久和段少泊相视一笑【我们知道了,你不用着急。有了这次的经验,虫子神马的,完全是小意思啊。】

莫亚和凯伦蹲在家里,看着天空,都要变成两块望爹石了。哥斯拉爸爸终于带着温柔爸爸和诺曼回来了!莫亚都要激动得哭出来了,诺曼这次睡得跟头小猪一样,被温柔爸爸一只手搂在怀里。

莫亚听见了来自身边的哼哼声——凯伦显然有点嫉妒。

温柔爸爸一下来就看见了草棚子,大概鸟类对于“窝”都有天然的敏感吧?他左右看了看,就把诺曼放在其中一个草棚子里头了。小白西几砸吧了两下嘴巴,扭了扭,四爪聚拢在一起,变成了个毛球,睡得越发舒坦了。

莫亚再次听见了来自身边的哼哼声——凯伦不只是有点嫉妒了。

温柔爸爸放好了诺曼,抬头对他们笑了一下。

莫亚这回听到的,就是傻笑了。

然后莫亚看见变成人形的哥斯拉爸爸,神色“稍微”有那么点不好。

莫亚赶紧把二货凯挤开!吐着舌头,努力用自己的狮子脸做出最可爱,最好的笑容:“爸爸们回来了?”

“你们做了个窝?”顾辞久问。

“是的,我们觉得,这个窝白天能遮阳,晚上能挡风!”莫亚赶紧点头。

“要换食物?”

“是、是的!”QAQ感动哭了,哥斯拉爸爸果然上道啊!

顾辞久一屁股坐在了另外一个草棚子里头,歪头看着他们:“明天,你们两个一个跟着我去海边捕猎,一个留在这里保护他们。”

“好!好的!”莫亚和凯伦顿时都高兴疯了!

他们俩讨论的结果,就是莫亚跟着顾辞久去海边,凯伦留在家里看家。

也不是第一次被哥斯拉爸爸抓着带在天上飞了,但作为人类被带着飞还真是第一次。

碎碎念一下:_(:з」∠)_还以为能够坐在哥斯拉爸爸背上呢,结果是我想多了。哥斯拉爸爸的背,只有温柔爸爸能坐,至于顺带的诺曼,也真的只是顺带而已。

海腥气扑面而来,莫亚抓着哥斯拉爸爸的大爪子,忍不住嗷嗷嚎叫起来。不过让他兴奋的不是海的宽广,而是食物啊,食物!终于不用担心饿死了!

然后没嚎两嗓子,他就被哥斯拉爸爸一爪子扔下来了……

“呸!”吐掉嘴里的沙子,莫亚清楚的看见哥斯拉爸爸脸上的嫌弃。他刚才,或许是,有点傻?

“哥斯拉爸爸,我们能用草把抓到的鱼和螃蟹穿起来!”

顾辞久依旧是鹰的模样,没变成人,但他对着莫亚点了点头。

莫亚更兴奋了,他是内陆城市里长大的,对于海洋的了解,仅限于纪录片和B站的视频,这是他第一次像视频上的UP一样,出来赶海。

他努力让自己不要太雀跃,因为他不是来玩海边烧烤的,他是来寻找食物的。如果这次他不能找到足够的食物,下次哥斯拉爸爸很可能就不会带着他一起来了。

他抓着草,弯着腰顺着海边溜达,翻开每一个贝壳,挖开每一处可疑点,好确认是否有食物的存在。

“应该拿一块皮子来的。”莫亚嘀咕着,草能够捆螃蟹,但是不能捆贝啊。他只能把找到的贝壳堆在一边,等这块地方差完了,再捧着这些贝类向下一个地点进发。

“嗷嗷嗷!”莫亚摸到了一只比较大的螃蟹,还没等他兴奋,就因为经验不足,被螃蟹抓了手,他疯跑到海浪拍击的有水的地方,把螃蟹放在水里,螃蟹摆动了两下蟹足,把莫亚的爪爪放开了。

莫亚忍着痛,想要继续去抓螃蟹,不够这个家伙已经游动着消失在了海水中。

明明那么浅的海水,这家伙游动得也实在是太快了!

受了伤,到嘴的肉还跑了,莫亚沮丧了一小会,重新朝他刚才找海货的地方走。一步、两步……摇晃了一下,莫亚脸朝下就倒在地上了。

咸涩的海水和粗粝的沙子进入了他的口鼻,莫亚感觉呼吸困难。他其实很清醒,他知道继续下去,自己会死,可他动不了,他的手和脚都虚软无力,别说站起来,就是翻身都困难。

然后他就要成为第一个淹死在海岸边的人/狮子了?

一只大手抓着莫亚的肩膀,把他从海边提了起来,莫亚下意识的就要深呼吸,抓住他肩膀的手就抖了一下,他就没吸,而是咳嗽了一声,然后这一咳嗽就难以控制的咳嗽了半天。

然后莫亚就被那只手托上岸,扔在地上了。

不用问,那只手属于哥斯拉爸爸!莫亚觉得,刚才哥斯拉爸爸拽着他抖……是不是就跟拽着件衣服抖灰一样?

_(:з」∠)_不知道该赞美哥斯拉爸爸好强,还是该哭自己好弱。对了,刚才一直都没见哥斯拉爸爸,看来爸爸是到另外的地方去寻找海货了。

上一章:第263章 下一章:第265章
热门: 山村小医师 悬命游戏 何如 安知我意 恋爱错误宝典 他超凶超可爱[快穿] 白月光 一切为了道观 高能二维码 无限升级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