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上一章:第260章 下一章:第26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莫亚被咬得连张嘴眨眼都困难, 大包叠着大包,钻心的疼和痒, 毕竟其中很多咬他的虫子都不是蚊子, 莫亚难受得想哭。哥斯拉爸爸看了他一眼,就继续转身上路了,可走了几步, 他就突然停下来了,然后摘来了一朵花,在手里揉烂,朝莫亚的身上抹。

被碰到的时候好疼啊,可是等到花泥抹上被咬的地方之后, 就没那么痛苦了。虽然略微有些蛰痛,可比那种火烧火燎的剧痛好多了, 还能感觉到仿佛抹了薄荷一样的清凉。

莫亚正美着呢, 哥斯拉爸爸就把剩下的花泥塞他手里了,让他自己抹。莫亚抹着的时候发现……

QAQ嘤,小兄弟都被咬了,我不想通过这种手段变强壮啊!

QAQ哥斯拉爸爸, 为什么你昨天不给我抹呢?莫亚用眼神表示委屈。

然后他很确定哥斯拉爸爸回了一个眼神给他,而且这眼神他还看懂了——我又没躲着你抹,谁知道你竟然没看见,没学会。

QAQ还、还是我太笨了?

这天他们的运气好起来了, 又或者是被龙卷风吓跑的动物渐渐回来了,哥斯拉爸爸成功捉到了一头羚羊!用他人类的双腿追上去, 抱着脖子扭倒!不要更帅!

o(* ̄▽ ̄*)o羚羊是哥斯拉爸爸烤的~啊~没有盐,没有任何作料,但是超级好吃啊~

QAQ羚羊肉是不是太补了啊?吃完了之后身上的包好像变大了一圈,好痒嗷!!!

莫亚的回家路,是用QAQ铺满的,即便偶尔会开心一下,但很快还是QAQ的~

不过,莫亚却一点都不觉得这样的路难过,甚至从第二天开始,恐惧和害怕也让他扔到了不知道哪个角落去。很多年后,回忆起现在,他只感到满满的开心和幸福——哥斯拉爸爸只比他地球的爸爸,差那么一点点,他也是很好很好的爸爸啊!

顾辞久挑眉:我不心虚,一点都不。呵呵,在我突然变成人从天上掉下来的时候,就已经被摔得不知道掉到哪去了吧……

第八天的时候,莫亚终于剥下来了一块还算完整的兔子皮,想要遮一遮羞,不过兔子皮太小了,摆弄半天蹭了一身的血和肉,结果在多日不招虫子后,招来了一群食腐甲虫,吓死了好吗!

QAQ

到了第九天,他们遇见了二货凯!这家伙好惨啊,当时他已经瘦成了皮包骨头,跟一具风干的尸体一样挂在树上,他左边和右边的树杈上,还分别站着一只大秃鹫。

他们赶走了秃鹫,把这个二货从树上救下来。莫亚点火,顾辞久去打猎。顾辞久背着羚羊刚回来,二货凯就窜……他意图窜起来,可是很快就躺回去了。当烤熟的羚羊肉喂到他的嘴边,他就大口大口的吞吃了起来。

莫亚不敢给二货凯太多,毕竟他还是听说过饿太久不能一口气吃太多的。虽然对狮子来说,暴饮暴食好像是天性,但现在他们可是人类了。

虽然没继续给二货凯东西吃,但这家伙也不去抢,他就在距离篝火有十几米的地方坐着。

人类的脸孔能透露出更多的表情,二货凯面对着他们的时候就是讨好,(他以为)他们看不见他的时候则是警惕,所以这家伙确实没那么二。

“嗖!”正觉得安心,扭头要吃自己那一份羚羊的莫亚,突然感觉边上一阵风“吹”过,他手上的羚羊肉突然一沉,低头一看,二货凯就跟一条钓在勾上的鱼似的,咬着他手上那条羚羊腿的下半截——或者更准确的说,他一口咬在了羚羊的蹄子上。

对上莫亚的视线,二货凯猛的撕咬了一下,啥都没带走,缩回了刚才的位置。

收回前言,他还是二哈转世的二货凯!

吃了两口,莫亚觉得还是不能把这个家伙就这么放着,他学着狮子的发音,对二货凯叫了一声:“吼~”凯伦?

“?”

“我是莫亚。”

“(⊙口⊙)不相信!莫亚才不长你这样!莫亚是帅狮!”

“你过去也不长现在这样啊。”被说帅,还有点小开心的。

二货凯低头看了看自己,然后露出惊恐的表情——让莫亚想起来他还在地球的时候,曾经看过一张图“发现自己失去了蛋蛋的猫”,那只顺利进宫的肥猫就是像他这样岔开着腿,一脸惊恐。

“QAQ我们是狮子!”

从别人脸上看到这个表情,莫亚只觉得又爽又开心。

“我们当然是狮子,以后也一直都是。”应该吧,妮拉妈妈的传说中也说了,可以变回来的。对了!妮拉妈妈!我不想看见妮拉妈妈的果体啊!怎么办?必须要想办法变回去啊!

必须!必须要在妮拉妈妈之前变回去!但如果明天就遇见妮拉妈妈了呢?妮拉妈妈作为野兽是无所谓“自然奔放”的,可是我不成啊!

这晚上莫亚翻来复去的在烙饼,还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吵得二货凯睡不着,他在询问了莫亚几个问题之后,还是确认了他的身份——莫亚当时完全处于走神状态,回答问题根本没过脑子,不过二货凯问的也都是一些他早就熟记的亲身经历,所以回答也没出啥问题。

二货凯坐起来,准备抗议莫亚的吵人清梦行为,结果他发现,在他之前,哥斯拉爸爸已经起来了(跟着莫亚叫)……卧槽那啥表情?!好可怕!!!

→_→啥表情?这是在认真考虑要不要把莫亚干掉的表情!他犹豫只是因为这气运之子的心想事成能力太奇葩,把他干掉可能不是死,而是出现某些生不如死的状况,甚至他没事,小师弟会不好也说不定。

所以这一夜,三个“人”都没睡好,莫亚翻来覆去,凯伦蜷缩在一边瑟瑟发抖,顾辞久坐在地上盯了莫亚一晚上。

然后天亮了,这是他们离家的第十天,莫亚头昏脑涨的起来,唯一确实睡了一夜的人,比两个没睡的看起来还要没精打采。

他在只剩下余烟的篝火边做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今天哥斯拉爸爸竟然没有一开始就上路?扭头一看,凯伦在一边瑟瑟发抖,哥斯拉爸爸则拿着一块石头在敲敲打打的琢磨着。

昨天哥斯拉爸爸好像是拿石头敲碎了猎物的骨头,吃里边的骨髓,而且……昨天他好像没生火,因为注意力都在凯伦身上,那么火也是哥斯拉爸爸升的?!

莫亚咋舌,哥斯拉爸爸真是不要太聪明。忘了从哪个纪录片上看到的,说原始人类在动手能力上,可能比现代人的学习能力更强,因为他们没有文字,不知道什么是系统的学习,但每一种技能的学习都影响着生死存亡,所以许多原始人类身上都点亮了快速学习的技能。

那时候还觉得生物学家和考古学家也不是那么严谨,也有开局一张图,之后全靠吹的时候。但亲身经历,莫亚表示甘拜下风。

“莫亚,饿,昨天的肉,好吃!”凯伦来戳了戳莫亚。

莫亚扭头,凯伦对他笑得露出了满口大白牙——呃……不过也可能哥斯拉爸爸是例外?不,这么二的家伙才是例外吧?

“吼!嗷。”

陌生的吼叫让凯伦和莫亚都吓了一跳,结果看到的是站起来的哥斯拉爸爸,而哥斯拉爸爸又对着他们叫了一声:“吼!嗷。”

这声跟刚才那声一模一样,意思是“我去打猎了!你们在家老实呆着。”。

莫亚:(⊙口⊙;)

二货凯:“他不是哥斯拉爸爸吗?鹰为什么会说狮子的话?”

莫亚:“因为哥斯拉爸爸有脑子!非常有!”而你没有……

等等!哥斯拉爸爸手上拿着的那是啥?一根不算太直的木棍前头绑了块石头,那是矛?!还是枪!?

真的就在这么快的时间里,折腾出石器了?!

莫亚在哥斯拉爸爸刚才坐的位置那里又看见了许多形态各异的石头,猜测这些应该是他做坏了剩下的。

哥斯拉爸爸这次打猎来回的速度也很快,他扛回来了一头成年的斑马,不过,他的武器断掉了,石制的尖头留在了斑马的脖子里,木头杆的两边都有血,还有白色的疑似脑浆的液体,很明显他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没长眼睛的家伙。

他回来后在地上找了一会儿,从莫亚以为是废弃品的石头里,找出来了两块尖利的石头,划开了斑马的肚皮。

“爸爸!!!”莫亚突然发出了真挚的呐喊。

QAQ这是真爸爸啊!

捧着斑马肉开吃,莫亚又忍不住哲学了一把,都说历史的必然趋势,历史是由大众创造的,但是,盲目的普通人几十辈子的积累,也比不上那些天才人物的灵光一闪吧?

就像是哥斯拉爸爸这样的,如果真的是原始世界,那他就是凭借一己之力,带着原始人走入石器时代的传说英雄啊。而莫亚自己呢?即便是有二十多年现代世界的积累,没有妮拉妈妈、哥斯拉爸爸,他早就死了。即便活下来了,就以他奇差无比的动手能力,石器?少说得花上几年了。

毕竟凿一块石头,看起来简单,其实也不然。否则不会把哥斯拉爸爸做好的石器当成废品了。

哲学完了之后,莫亚大大的咬了一口斑马肉:啊!斑马肉真好吃!而且今天哥斯拉爸爸好像学会加调料了?!也不知道他加的是什么植物,肉吃起来带着一点清香,还有点微辣?真想再叫一声爸爸啊!

吃完了也没出发,顾辞久把斑马皮扯过来,用小石头片,刮下皮革上剩下的碎肉和脂肪。莫亚看见了,他已经不那么惊讶了。只是极其虚心的乖乖的去跟着一块刮脂肪,干到一半,还跑去把吃饱了就要睡的二货凯提醒,拽过来!

然后二货凯竟然一边刮皮子一边吃那些碎肉碎脂肪……莫亚看看二货凯,再看看哥斯拉爸爸,更加深切的感受到了人和人是不同的,不对,巨鹰和狮子果然是不同的。

清理好了皮革,顾辞久又用细碎的黄土把整个皮子搓了一遍,然后把皮子铺平在地上晒。

莫亚很好奇:“哥斯拉爸爸,你是怎么想到这么弄皮子的?”他吼得很慢,把声音都拉长了,因为还是有点担心哥斯拉爸爸听不懂。

顾辞久很理所应当的回答:“带肉的皮子会引虫子,那就让它尽量不带肉。”

他的眼睛里写着:这不是很好理解吗?还需要问?

Emmm……为什么学渣讨厌学霸,看哥斯拉爸爸就知道了。

这天最灼热的中午,他们都用来晒皮子和睡觉了,天气稍微凉快一点的时候,顾辞久站了起来,把斑马皮切成了三块——他敲打出来那块石头看起来不大,但是用来切割却很顺手。

一人扔了一块,把自己那块在腰间一裹,顾辞久出发了。莫亚也歪歪扭扭的给自己的腰裹好,也跟了上去。凯伦拿到自己那块,先是啃了两口,看别人发现这不是吃的,裹半天没裹上,顾辞久和莫亚都走出老远了,只能披着皮子追了上去。

这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莫亚就没有烙饼了,他很安心,虽然也有愧疚,毕竟他现在就跟米虫一样,但哥斯拉爸爸真的太让人信赖了!这绝对就是能带着一群废物躺赢吃鸡的大神啊!幸福o(TωT)o

顾辞久忽然睁开眼睛,这个世界的另外一道枷锁也破裂了——气运之子要成为变身的第一人,当然也要成为变回去的第一人。

所以,现在躺在篝火边上的,是一头睡得极其香甜的西几!!!!

二货凯颤抖了一下,他还是人,但是……往常傻大胆的二货,这次竟然因为预感到危险的到来在夜风中哆嗦了一下,睁开了眼睛——

第一眼看莫亚,(*^▽^*)哎呀!莫亚变成西几了!太开心了!我是不是也能变回去了?!

突然觉得有些莫名的不对劲,第二眼看哥斯拉爸爸,0ДQ哎呀卧槽!吓死了啊!明明哥斯拉爸爸此时的脸上是带着微笑的,为什么我只想抱住自己发抖?!

在微弱的火光映照下,笑得非常和善的哥斯拉爸爸,渐渐的从一个人扭曲变形,化为了一头巨大的鹰。

二货凯哆嗦得更厉害了,脑海里不断闪现的就是被这头巨鹰啄了一口之后,连骨头带皮一起吞进肚里的情景。就像是草原上的一些鸟,轻而易举的把一条小虫子吃进肚子里去一样。

顾辞久看着吓傻了的缩成一个球的凯伦,还有睡得轻松惬意呼噜阵阵的莫亚,舒服的伸展开翅膀,动了动脑袋,同时私密系统【不许告诉小师弟,我要给他一个惊喜!】

助跑!升空!第一次低空掠过,一爪子把凯伦抓了起来,他在高空中一声长长的啸叫,顿时把美梦中的莫亚也惊醒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迎面一只二货扔在了他的脸上,莫亚觉得身上有些疼,他已经悬空了!

被夜风迎面扇了几分钟,莫亚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变回来了!哥斯拉爸爸也变回来!哥斯拉爸爸角度十分恰当的,把二货凯扔在了他的身上,现在是一爪子抓着他的脖子,一爪子抓着他的腰子,朝家里飞呢!

就在莫亚觉得,他要么是被掐死,要么内脏被挤得拉出去的时候,身上的桎梏同时一松,他只来得及嗷一声,就落在了地上!

黑暗中,他依稀看见的是熟悉的悬崖。

终于回到家来了!真好!莫亚一巴掌拍在二货凯的脑袋上:“嗷!!”都回来了,你还要巴在我身上多长时间?!

“QAQ我、我好害怕,好高……”被打了二货凯却还是不放手,哭唧唧的看着莫亚。

莫亚看他这样,竟然心软了,被龙卷风卷走这件事,看来是给这个二货留下心理阴影了?

顾辞久落地后动了动,立刻重新变成了人类。

搂着二货的莫亚试了一下,他变人是莫名其妙的,变回来更完全是在睡梦中完成的,完全一脑袋浆糊啊……他能怎么办啊?他已经淡定了。所以爸爸就是爸爸啊。

没多久,跑走的哥斯拉爸爸就回来了,把一只朦胧睡眼的白色小西几迎面扔在了莫亚的脸上,然后用更快的速度,消失在了夜色中。

莫亚觉得奇怪,伸长了耳朵在夜色中寻找哥斯拉爸爸的声响,然后他听到了……

咳咳!他把两只圆圆的耳朵盖下来了,那种声音,还是不要听了吧,人家还是个孩子呢。

莫亚、凯伦和诺曼三只,就这么团在一起,过了一夜。

等莫亚醒过来的时候,他看了裹着斑马皮,睡在一边的……这是温柔爸爸吧?温柔爸爸也很帅啊,而且,就算裹着皮毛也能看出来,腿是真长,腿部的比例也超级好看,还有小腿的弧度。

脑袋里自动响起了他昨晚上偷听到了那一点点声音,他和哥斯拉爸爸暧昧的笑声,火热的呼吸声,还有细细碎碎的“吟唱”声,莫亚动了动鼻子,他还没到雄狮成年的年纪,有火只能朝脑门走了。

总之,结论就是,哥斯拉爸爸好艳福啊!

莫亚低头看了一眼睡得四仰八叉,满嘴口水的凯伦,脑袋里闪过了一个“不像这个二货”的念头。等等,我为什么要把温柔爸爸和这个二货比较?根本就没有任何可比性啊!

话虽这么说,莫亚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用狮爪托了一下凯伦的下巴,把他大张的嘴巴合上了——凯伦的体重还没补回来,依旧瘦得吓人,但依旧能看出来,他长得不丑,现在只是瘦、脏。

“嗯?”凯伦醒了,眨巴着满是眼屎的两只蓝眼睛,茫然的看着莫亚。

莫亚把爪子收了回来,凯伦就去摸自己的下巴,摸了半天,啥都没摸到,就继续呆滞的看着莫亚——好吧,还有必不可少的二。

我会这么去思考一个二货,难道……我不知不觉喜欢上他了?看着这个打哈气,砸吧嘴,挠胸口,挠头发的二货,莫亚觉得,太可怕了!

顾辞久天亮之后并没有外出捕猎,他在寻找妮拉,当初妮拉被扔的位置,应该距离家里最近,应该就是差不多昨天晚上他们宿营的地方,可是昨天夜里顾辞久一路回来没见着妮拉的影子,今天他找了一个早晨,没有女性,也没有一头流浪雌狮。

莫亚不像是思考过妮拉GG的样子,否则那小子不会那么快乐。妮拉是迷路了?顾辞久想了想,这次偏向西南方向开始搜索。

这次在他搜索的地方,有一个湖,是他们家附近那个湖的三倍大,食草动物跟多,食肉动物当然也更多。光是狮群就有两个,分南北,统治着湖边最肥沃的区域,湖里是鳄鱼和河马的王国,最大的鳄鱼超过八米。其余猎豹、狼、鬣狗和野狗更是不知道有多少。

原先顾辞久他们家附近的那个小狮群就跑到这里来了,雄狮不知道被赶跑还是杀掉,雌狮分成两边,并入了当地的两个狮群。

妮拉也知道这里是个什么状况,顾辞久之前不认为妮拉回到这边来。但是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如果妮拉没死,在活动范围内的,也只可能是这里了。

顾辞久到大湖上空的时候正好是一天里太阳最灼热的时候,食肉动物们大多都懒洋洋的躲在树荫或者石头的阴影下面,食草动物则大多还在努力的进食,顾辞久的阴影吓得这些本来在体会一天中最安详时光的食草动物们,四散奔逃。

顾辞久在奔逃食草动物里,看见了一头奔逃的雌狮,真是妮拉!

顾辞久降低了高度,两只大爪子抓着妮拉的背脊,抓着她飞了起来,这么抓绝对是很疼的,昨天抓着莫亚飞了那么一会儿,但妮拉一点都没挣扎,四肢放松任由顾辞久抓着她飞翔。

可刚飞起来大概一人多高,一头雄狮突然窜了出来,嗷嗷吼叫着追在顾辞久的身后,他的速度自然比不过巨鹰拉升的速度,很快就被扔在了后头。

不过……如果没错的话,那头雄狮咆哮的意思好像是——“把我老婆还回来!”

上一章:第260章 下一章:第262章
热门: 我家经纪人会读心[娱乐圈] Omega的精分师尊[穿越] 他是甜味道 众香 乡村女教师 上位 摸骨师的春天 恋爱错误宝典 国家发的女朋友 鬼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