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上一章:第259章 下一章:第26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莫亚只记得他在半空中大喊, 然后突然就掉下来了,他应该是磕到头, 所以短暂的失去了意识。不过当他看到眼前的人, 他又觉得自己大概是再次穿了?

对!眼前是人!还是个超级正的深棕皮肤的长发大帅哥,乌黑的头发长到能当衣服,该遮住的都遮住了, 不过让人看着更口干舌燥,他有一对同样黑得幽深又锐利的眼睛,鼻子带点勾,嘴唇的中间有一个唇珠,是个锋芒毕露的大帅哥, 而且莫亚诡异的还有点觉得眼熟?

可是遇见帅哥,莫亚还是思念妮拉妈妈、凯二货、温柔爸爸和……

“啊!啊呜咦啊!”莫亚走神的时候, 大帅哥过来就给了他脑袋两巴掌!疼痛和意外让莫亚惊叫了一声, 他想质问这个帅哥干什么打他,可是嘴巴里只发出了难以辨认的怪音。他的舌头和声带,都仿佛不是自己的,极难控制。

大帅哥打完了他重新站了起来, 对着他发出了一声长啸。

“哥武压妈妈?!”就第一个音和“妈妈”发音正确。

顾辞久斜歪着脑袋,回头看了他一眼,这就跟哥斯拉妈妈偶尔回头瞥他的眼神一模一样!

实际上表情丝毫未变的顾辞久正在和系统私聊【他刚才……是不是在叫我妈妈?】

系统虽然想为这个气运之子挣扎一下,可是他不能对宿主说谎【好像是妈妈, 不过,宿主和气运之子都长时间没有使用过人的说话方式, 发声困难,所以,他到底说的是什么并不能确定。】

顾辞久【哦……那为什么莫亚也长时间没有双腿走路了,现在却走得很流畅呢?】

系统【……毕竟是气运之子吗,光环BF无敌】→_→现在不就是把你也坑了吗?

顾辞久迈开脚步走出去了十几米,莫亚才猛然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屁滚尿流的爬起来,追了上去。他没穿越,他还是人,不知道为什么,哥斯拉妈……咳!哥斯拉爸爸也变成了人((¬_¬)他跟鸵鸟爸爸竟然真的是跨越了种族又跨越了性别,他们俩的爱情简直是跨栏冠军了)。现在,在这个原始世界里,他们是极其脆弱的人类,抱团取暖活下去的可能还更大些。

莫亚跟在后边,发现哥斯拉爸爸走路的姿势很怪,一开始像鹰一样,两条胳膊夹在身体两侧,迈着外八字,有那么几分企鹅的神韵……但他自我调剂的非常快,他的步子开始迈得越来越大,双臂也不再僵硬。莫亚看见他一边走,一边活动胳膊,看着自己伸展的食指。

很久没用两条腿走路的莫亚自己,跟在后边反而走得跌跌撞撞,他在心里咋舌:哥斯拉爸爸的智商是真的高。

突然,哥斯拉爸爸停了下来,跑向一边,他发现了一头斑马!从这头斑马的状况看,它是摔死的?

莫亚摸摸心口,猛然意识到了他们走了半天一直太太平平的原因——过路的龙卷风!这一路上的动物,要么跑,要么躲,要么就跟这头斑马一样。可要不了多久,躲起来和逃跑的野兽就会回来,这些死去的动物还会吸引来更多的草原猎食者。

“走!掏!陶明(逃命)!”莫亚就第一个字说清楚了,不过他说没说清楚,应该对哥斯拉爸爸都没啥区别。而哥斯拉爸爸一走到死斑马身边,就伸脚……不是去踩,那是巨鹰时他去抓的动作,可意识到他现在的脚不一样了,他又来拉个原地一百八十度弯腰,这是想用嘴去啄,然后他又发现了这不行,无论是他的腰,还是他的嘴都不行。

顶着莫亚的拉扯,哥斯拉爸爸的四肢不协调的扭动了一下,最后成功蹲在了地上,用两只抓住死斑马折断的,刺出皮肤的骨头,用更大的力气去掰,扩大伤口。他低下头去吸吮有些凝固的马血,啃咬马肉。

顾辞久为自己擦一把辛酸泪,明明有几百种方法生活,吃熟肉,可现在他就只能茹毛饮血。

莫亚不闹腾了,他也跟着蹲了下来吃肉,喝血。

狮子时候的他,这么干会很舒服,现在作为一个人类的他,却觉得血又腥又臭,肉的口感也让他想呕吐——他上辈子明明还挺喜欢吃鱼生,吃带血的牛排啊之类的,但现在却反而完全接受不了了。

顾辞久对着鹿的尸体一通捣鼓,有一个设定还比较不错的,就是他变成了人,虽然比起野兽形态力量和速度都有削弱,但也就是七成左右,作为一头能够从地上把自己庞大的身体托上天、能够用翅膀扇飞两头狮子、用脚爪直接刨出个一室一厅加阳台的巨鹰,他四肢的力量都是极其恐怖。

所以,莫亚看着顾辞久从一开始,试探的从斑马已经受伤的部位折断它的身体,到后来,直接上手撕扯开斑马的皮毛,掰下斑马的肋骨,吃掉马心。那吃得全身是血的场面,看得莫亚心口一紧。

明明是野兽的时候,同伴这么吃东西,他自己也这么吃东西,大家甚至能满嘴是血的打打闹闹。可现在却会不适应,这是……人性的回归吗?这种世界里当人真的不好,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变回去。

莫·胡思乱想小能手·亚,又开始作死了,不过一切都在脑内进行中,顾辞久不知道,真是太……可(xing)惜(yun)了,不愧是气运之子啊。

顾辞久掰下来两根斑马的肋骨,轻轻踢了踢蹲地上发呆的莫亚,他们俩再次上路了。

天上已经有秃鹫在盘旋,不过,他们是经过漫长时间之后,第一和二个出现在这片大地上的人类,很多动物已经不认识人类了。对于大多数禽兽来说,陌生往往也代表着危险,而且这两个陌生的动物块头也不算小,它们决定谨慎对待。

毕竟龙卷风过后,地面上都是白来的猎物,既然可以轻而易举的吃饱,何必没事找事去冒险呢?

但是!总也有些野兽,天性上比莫亚还喜欢作死。

比如这两头没有族群的年轻雌鬣狗,它们是在躲避龙卷风的过程中,稀里糊涂跑过来的。现阶段发现这个地方没有什么大型食肉动物族群,觉得自己是因祸得福,可以在这发展自己的族群。

当然,这是因为在此之前,这片区域虽然距离顾辞久的家很远了,但依然属于巨鹰通常情况下的狩猎范围,可巨鹰现在想要捍卫自己的领土,显然有点困难……

它们吃饱喝足正在“自己的”领地里撒欢,突然就看见了顾辞久和莫亚这两个奇怪的动物,立刻就跟了上来。

看见鬣狗,莫亚有些心慌。他做狮子的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很恐惧这种动物。甚至包括他在狮群里的时候,因为鬣狗会趁着狮群外出狩猎,跑进狮群来咬死小狮子。跟妮拉妈妈一起流浪的时候,他更怕鬣狗,他们的猎物经常被鬣狗抢走。那次被两头流浪雄狮发现,也是因为妮拉妈妈之前就被鬣狗咬伤了。

后来是跟着哥斯拉妈……爸爸,还有他自己长得越来越强壮,对猎狗的恐惧才渐渐散去,可现在,这恐惧又回来了。

野兽的嗅觉是很灵敏的,像什么电视里所盯着野兽的眼睛?但如果你心里畏惧,其实这是没用的。因为野兽连恐惧的味道都能闻得见,不是心理意义上的,而是恐惧的时候,身体里分泌的各种激素。

本来懒得管鬣狗的顾辞久停下了脚步,他头一次被坑的这么狠,所以,还是把危险终结在萌芽中吧!

顾辞久的突然转身,直愣愣的朝两条猎狗走去,把两条猎狗和莫亚都吓了一跳。莫亚看着沉稳冷静的顾辞久,在他脑海里过去的哥斯拉妈妈跟现在的哥斯拉爸爸忽然重叠在了一起,还没等他来得及找回自己的恐惧,一切已经结束了——

鬣狗在畏惧的退后了两步之后,就稳住了脚步,转而一左一后,朝着顾辞久冲了上来!莫亚只看见哥斯拉爸爸身体晃动了一下,他手里的两根肋骨就戳了出去,分别插进一条鬣狗的的眼睛,深入颅骨。

他转身,肋骨带着脑浆从鬣狗的眼眶里拔出来,两条刚才还气势汹汹的鬣狗,现在成了两滩地上的死肉。

哥斯拉爸爸果然是哥斯拉妈妈!呃……我懂自己的意思就行!

这些恐惧是彻底从心里被踹走了,但刚兴奋没多久,莫亚就有些愧疚。过去大家都是禽兽,还可以说哥斯拉爸爸的强悍在与他的种族,现在他们都是人类了,结果自己还这么废柴。难道要把原因归结到人家更原始上吗?

莫亚下定了决心要努力学习,即便做不到哥斯拉爸爸这么强,至少也不能拖哥斯拉爸爸的后腿!

唉……不知道二货凯和妮拉妈妈怎么样了,他们可千万不要变成人啊。

走着走着忽然变成了两脚兽的二货凯,(⊙ω⊙)嗷?嗷?嗷?发生了啥?

同样走着走着突然变成了两脚兽的妮拉,(⊙ω⊙)这是……传说中的废物?!还是莫亚宝贝说的……人?

妮拉妈妈很强,虽然比不上哥斯拉爸爸,所以应该能喂饱自己,或者坚持到跟我们遇到。

_(:з」∠)_不像莫亚有挂,一变身就手脚协调,四肢不协调现在还四肢着地爬行的妮拉,费尽力气终于成功捉到了一只兔子,这兔子是自己吓得走投无路在石头上撞死的,然后她发现自己的牙……超难撕裂猎物啊!确定了,这就是废物,不是莫亚宝贝说的超级厉害的人。

就是二货凯比较让人担心了,年纪上来说,比我还小点,还二,好奇心又极其旺盛,他独自在外可怎么活?不过这家伙的运气很好,所以,先会合的反而会是他?

救命啊!!!(TωT)二货凯狂奔着逃命中,他走着走着草丛中就蹦出来了一头猎豹!猎豹不是耐力很差的动物吗?为什么他都跑了这么远了,还在追他?!明明地上那么多刚死的猎物不去吃,你就这么挑嘴吗?!

至于应该是唯二留在家里的诺曼和温柔爸爸,更不需要担心,温柔爸爸虽然很温柔,还是杂食,但他一直都很强。是鸵鸟里的战斗鸟!一定能够在家里等我们回去的!

以为要两天才能摸到门路的段少泊,突然之间就化人了,他自己都有点愣神……不过,稍微能理解大师兄当时的心情了,不过这个气运之子的运道还是真强。在巢穴里活动了活动四肢,段少泊一手夹起诺曼,带着他爬下了悬崖。

后悔当初跟大师兄说巢筑高点了,现在反而是给自己找了麻烦。哎?麻……一点都不麻烦,下山的抓手和放脚处都很舒服,小诺曼也乖乖巧巧的趴在他怀里。

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啊?不过既然都是好事,那就不要多想啦!

可惜啊,顾辞久并不知道自己并非唯一的一个受害者,更不是最倒霉的一个受害者,莫亚还给小师弟加了幸运光环,否则他心里的那个小本本上,给莫亚记的账,不会那么锱铢必较……

变成人的第一个晚上,顾辞久坐着树上看着月亮。这个世界的月亮比地球上的月亮要大得多,超级漂亮的一个大圆盘,他对着月亮想着小师弟,在从系统那边确认过,小师弟现在没啥危险,也没睡觉,能跟他通话后,顾辞久才问【小师弟,你今天吃东西了吗?晚上在什么地方睡觉?】

段少泊温柔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大师兄别担心,我点了篝火,吃了烤鱼,还有烤螃蟹。给诺曼喂奶麻烦了一点,但是我很幸运的发现了一头瘸腿的母羚羊,正好它可以奶诺曼。现在我们靠着凹陷的山壁睡觉。】

顾辞久稍稍松了一口气【那个……小师弟,你真的不冷吗?】

段少泊心想,我都已经说了点了篝火了啊,大师兄为什么还要问……哦!段少泊的脑袋里有个灯泡亮了起来【我找了几片大叶子盖在身上,很保暖的,大师兄你放心。】

顾辞久【QAQ我讨厌原始社会!我不要别人看到你!小师弟我想你!】

他家大师兄撒娇耍赖常有,但这种嘤嘤嘤的撒娇耍赖就不常有了。看来是真的被莫亚给怨念到了啊。

段少泊让自己的声音更温柔【大师兄……等你回来了……随你处置~】

顾辞久【QAQ我不是为了这个啊,小师弟!】

段少泊【哦,原来是我误会了啊。】

顾辞久【等等!也不是真的不要……】

段少泊【所以,大师兄,快回来吧。回来了,你就什么都有了。晚安。】

顾辞久【……】

系统:(ノ)Д'(ヾ)小师弟!你好强啊!我好葱白你啊!!!

通话结束,顾辞久把视线从月亮上收回来,一脸严肃的看着挂在他旁边树杈子上,睡得鼻涕泡都冒出来了的莫亚,然后他探出身体,把莫亚主要踩着的一根树杈子掰了一下!

“哎?啊!”莫亚不愧是当了快两年野生动物的,脚底下树杈子渐渐不给力了,他就醒了过来,无奈反应还是慢了一点,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疑惑的叫声,就从树上一屁股跌到树下了!貌似……还在地面上弹了两下。

莫亚屁股疼得发麻,不过还是没事的,他现在是皮糙肉厚的原始人!

天亮了,顾辞久没急着下树,他在折腾自己的头发,长发无所谓,可长到脚后跟就有所谓了,虽然不影响他正常的活动,可是影响到方便了……但他不敢把头发弄断,不然莫亚来个脑洞“头发就是皮毛”,于是变鹰的时候成了秃毛鹰?那乐子可就大了。

尤其……看看莫亚这个二货,总觉得那可能性还是真大!

莫亚很乖的过来帮助顾辞久,帮他把头发编成了一条特别长长长的麻花辫,而且好粗啊。帮助的过程中,他无意中看到了哥斯拉爸爸另外一个长长长也好粗的地方,突然他就明白为什么人类要穿裤子了,伤自尊可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虽然莫亚帮了顾辞久的忙,还被他伤了自尊,但今天的食物依然一条蛇和一窝蚂蚁,对,都是生吃。小师弟那边只有一个说话还不利索的诺曼,他可很彻底地隐藏起自己生火的痕迹,他们这边……只能等莫亚把钻木取火的法子琢磨出来再说了。

╮(╯▽╰)╭对!这是莫亚自己的锅!顾辞久才不是特意吓他的呢!他才没看见那边就有个兔子洞呢!他也没看见那两头躲进灌木丛的豪猪!更没看见快速闪过的疣猪!

顾辞久吃这些东西是不怕的,蛇够大条,蚂蚁和蚂蚁蛋都富含蛋白质,寄生虫?野生动物还怕这个?就是他确实也有点没吃饱,不过看莫亚一天脸色都是青的,他就觉得自己值了。

又是一天平安过去,依然没见到小师弟,想他……

作为人的第三天,顾辞久也没继续难为莫亚,他带着他,赤手抓到了两只大肥兔子。抓捕的过程还带着教学的意味,刚开始的时候,莫亚依然相信他作为人类的学习能力!然后……然后他乖乖的蹲一边画圈圈,不,钻木取火去了。

QAQ他觉得自己还是做一些真的有利于世界发展的事情吧,哥斯拉爸爸比他的智商高多了。

兔子烧得有点糊,但是……熟的啊!熟的!味道且不提,比起生肉,人类的牙齿能更好的撕扯熟肉,而且热食进到胃里,是一种久违的温热的感觉,莫亚忍不住舒服的长叹了一口气。

就是食物还是太少了,两只兔子,哥斯拉爸爸把稍小的给了他,自己吃了稍大的。不过,莫亚吃了一条兔子腿,就知道,这一只兔子他是吃不饱的,比他运动量更大的哥斯拉爸爸一定也不可能吃饱。

莫亚抓下来了兔子的一小块肉,把那只还有四分之三的兔子都递给了哥斯拉爸爸。

让更强壮的那个吃得更多,他们才有更大的机会活下去。

顾辞久没接收,莫亚感动的把剩下的兔子吃了下去←_←其实……是因为顾辞久嫌弃莫亚的兔子糊得太多了,难吃。

夜里,他们没找着树,清理了一块草地出来,点上了篝火。

但倒霉的是……火光招虫子啊!

巴掌的声音不断响起“啪!啪啪!啪啪啪!”,没火的时候,虫子就够多了,现在有火了,莫亚觉得他就要被虫子埋掉了!他做狮子的时候没这么多虫子来扑,毕竟皮毛也是一种保护。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像做狮子的时候,被咬了也没像现在这样又疼又痒啊。

他只能站起来不停的动,于是他发现了,哥斯拉爸爸睡得好香啊!而且虫子都不朝他那边飞的!

_(:з」∠)_这不科学!当然他也不是想看着哥斯拉爸爸跟他一块被虫子埋,但是,虫子总不会也知道什么叫欺软怕硬吧?明明是一块躺在篝火边的大活人!

莫亚凑到了哥斯拉爸爸身边,他自己一直忽略了,哥斯拉爸爸的身上竟然有一股淡淡的香气,他凑得近了,虫子就没这么多了。所以他就再凑一点,继续凑一点,更加凑……一双在星光下反射出绿色光芒的眼睛忽然睁开了!

莫亚吓了一跳,虽然他知道自己的眼睛现在应该也反射着光。然后他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动作,怎么看怎么像是意图夜袭的色狼。

“哥斯拉爸爸,我……”解释好像是没啥用的,不但哥斯拉爸爸听不懂,而起现在明摆着是事实胜于雄辩吧?

不过哥斯拉爸爸没打他,QAQ哥斯拉爸爸其实也很温柔的。哥斯拉爸爸只是扭头,朝向另外一个方向,继续睡了。

莫亚最后还是没敢熄灭篝火,甚至后来还有点自欺欺人——好多蝗虫也扑进火里烧死了,这也算是给他加菜了,烧熟的蝗虫还是很香的。

等到早晨起来,莫亚胖了一圈,尤其是脸,已经胖得扭曲了~

上一章:第259章 下一章:第261章
热门: 宿敌骑竹马 邻家雪姨 我,修仙界第一,想谈恋爱 枕上桃花:漂亮女房东 老马的艳遇记 只有强者才配拥有花瓶 最强星际美食[直播] 风流师士 无双 我的马甲非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