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上一章:第258章 下一章:第26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莫亚也觉得自己想法有点不正常。地球即便没人, 可是安全啊,有小电、有手机, 也就等同于拥有了全世界。但爸爸死后, 莫亚一个人坐在房间里,那种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宁愿在危险中有同伴陪伴, 也不愿意一个人孤零零的独个生活。

莫亚站了起来,把剩下那半块雪莲果埋掉了,放弃吧,把过去都放弃吧,只享受现在就好。

“嗷呜!”莫亚叫了一声, 扑向正跟诺曼玩得开心的二货凯,加入了他们, 一起打闹犯二~

一直观察着莫亚的段少泊, 在这天晚上向顾辞久告状了【大师兄,我发现有点不对劲,莫亚不但没有做出人类的行为,反而越来越像凯伦了。】

顾辞久【他越来越二了?】

段少泊【不, 他越来越像狮子了。呃……不过也确实越来越二了。】

顾辞久【不能交流真是让人头疼啊,再观察两天看看,实在不行,我们就试试直接写字问他吧。】

段少泊笑了一下:也有大师兄搞不定的事情了啊【好。】

这天晚上, 顾辞久带回来的是差不多就快成年的长颈鹿。

这大家伙从天而降的时候,把自以为已经习惯了的一大家子都吓了一跳, 即使几天莫亚和凯伦没捕猎到猎物,也都成功吃饱了肚子,毕竟这家伙太大了。

莫亚忍不住凑到哥斯拉妈妈身边,转着圈看“她”的翅膀和脚爪,雄狮都不会去招惹这么大的猎物,哥斯拉妈妈不但独自一个捕猎然后杀掉猎物,还带着它一路飞回来实在是太强了吧!

顾辞久巍然不动,他看着莫亚眨了眨眼睛【我突然有了个法子,小师弟。写字交流的事情可以暂时错后了。】

段少泊凑了过来,鸵鸟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什么法子?】

顾辞久【明天我带他们去狩猎。】

段少泊【要我去帮忙吗?】

顾辞久【当然!】

于是第二天,莫亚跟着妮拉妈妈外出狩猎的时候,就看见鸵鸟爸爸还有哥斯拉妈妈竟然也都走着跟了上来。诺曼一看也蹦蹦跳跳的追在了后头——往常都是鸵鸟爸爸看家顺便看孩子,等到他们回来了诺曼再跟他们一起。这次既然全家出动,那诺曼跟上来,也没谁去驱赶他。

到了大羚羊的所在地,顾辞久助跑升空。

今天有一群迁徙过来的斑马,几只跳羚跟大羚羊聚集在了一起,现在这些食草动物们一起惊恐的四散奔逃。

眼看着哥斯拉妈妈就这么飞啊飞啊的没影了?!莫亚忍不住看了一眼凯伦:哥斯拉妈妈是不是被这二货传染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啊?不然她这到底是干什么的?

等了一会不见哥斯拉妈妈回来,妮拉妈妈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锐利的目光直刺大羚羊群,明显要开始捕猎了。可妮拉妈妈刚走了两步,一声鹰啸!大羚羊再次开始四散奔逃。

除了小西几诺曼因为很久没出来玩了,正跟温柔爸爸玩得开心外,众西几都沉默了:“……”

顾辞久不是空爪回来的,他不知道从哪拽回来了一大捆藤蔓。巨鹰没有落地,直接再次拉高。

莫亚:0Д0这啥?!哥斯拉妈妈难道是想让我们全都改吃素?!

小师弟也吓了一跳【大师兄,你这是要弄陷阱?】

顾辞久【不是,这周围没有足够的树,而且我也不可能让这群二货拉绊马索……】

顾辞久顿了一下,他和段少泊(可能还有系统)同时想象了一下,二(xi)货(ji)们人立而起用前爪拉藤条的情景,说实话,挺想看到实景的——等以后他们能变人了,脑域开发的大一点了再说吧。

顾辞久在天空中盘旋而起,突然俯冲!食草动物们再次混乱了起来,狮群面对这样万蹄奔腾的场面,也会麻爪,眼花缭乱还是其次,不小心被谁踢了一下,狮子也是会受伤的。但这对顾辞久来说并没什么。

所有禽兽们,就看巨鹰一个下落,直接抓起一头猎物,在带着它升空的同时,啄断它的脊椎!那看起来与水鸟掠过水面,抓起一条鱼般轻灵迅捷。明明顾辞久的体重与猎物的体重加起来,已经过吨……

而且不只是一头,他今天把猎物啄伤就会扔下去,因为距离不高,猎物甚至还活着,只是断了脊椎动弹不得而已。顾辞久已经盘旋着,扑向了第二只猎物!

就这么掠过一下,抓起来一只,再扔下来一只。

莫亚不知不觉坐得极其端正,平实总是不自觉摇来晃去的尾巴现在紧紧的绕过来,贴在大腿上。

QAQ哥斯拉妈妈,难道你这也是向妮拉妈妈学习,教我们捕猎?但这种捕猎方式……臣妾真的做不到啊嗷嗷!!!!

在这场捕猎持续了大概有两个小时,顾辞久才落在地上,他也是累得气喘。鸟类没有汗腺,所以现在他的脖子和胸口都胀得老大,上半身的毛也都炸开了,看起来竟然还有点萌。

不过除了他家小师弟,别的禽兽是半点都不觉得他萌就是了。没看那些食草动物现在跑得影子都不见了吗?也不知道过了今天,它们还会不会回来。毕竟一地的各类食草动物,它们就是再傻,也有心理阴影啊。

原本还有几只秃鹫远远的看着,毕竟这几天都是三头狮子在这狩猎,秃鹫们偶尔也能抢到一点好处,现在也是半根毛都不见了。

顾辞久的呼吸重新恢复匀称了,他去蹭了蹭段少泊【小师弟,来帮忙。】

他叼着藤蔓的一头,走向最近的猎物,段少泊赶紧叼着后边,让他省点力气。

这是一匹斑马,刚才顾辞久在它脖颈与背脊连接的部分已经留下了一个洞,这次又给了它两个洞,一个在后脑,直接结束了斑马的痛苦,另外一个在刚才那个洞的旁边,然后他叼过藤蔓,把藤蔓从一号洞传过去,穿过脊椎,从三号洞揪出来。

段少泊明白了【你要把这些猎物都带回去?存放在哪?】

顾辞久【咱们筑巢的那个悬崖顺着朝里走,我发现了几个天然的洞穴,里边阴凉又干燥,还有过堂风吹过,是个风干肉的好地方。】

段少泊【啊!太好了!我知道有个地方有土盐!我们可以抹一点!】

顾辞久【好~】

莫亚觉得,他的三观受到了强烈的撞击,他现在非常想找个洞,把脑袋扎进去,然后发出土拨鼠的尖叫——我有个妈成精啦啊啊啊啊!

打猎不算什么,打了十几二十头猎物也在接受范围之内,拿绳子把猎物穿起来这是真的把他吓到了啊!?

段少泊张开翅膀,像是招呼一样看着瞪眼睛吐舌头的西几们。妮拉和凯伦反应过来走了过来。不过凯伦一过来就开始在猎物中间撒欢,完全是“啊啊啊!好多好吃的啊!”的小孩子模样,带着诺曼跟他一块撒欢。

妮拉走过来后转了两圈,之后就走到了另外一头猎物身边,咬着它的脖子,把它脱了过来。

顾辞久依样处理了它,现在这根藤上头,就串着两头猎物了。

莫亚终于走了过来,他的脚步有些发抖,而他过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地上划拉出来一个字——“人”。

妮拉在招呼着莫亚跟凯伦:“把猎物都拖过来。”

凯伦屁颠屁颠的过来了:“妈妈,我们能吃好久!”

妮拉:“不,猎物会烂光,但这是王的选择。”

狮子是吃腐肉的,他们不像猎豹那样挑剔只吃鲜肉。尤其流浪雄狮,跟鬣狗和秃鹫抢夺食物也是常有的事情。妮拉带着两个孩子流浪的时候也吃过。所以妮拉无所谓肉会发臭,但她知道,肉会烂光的。

凯伦只是对食物表示哀悼,无意义的嗷嗷了两声,一扭头却看见莫亚地上划拉来划拉去:“莫亚,你在玩什么?”→_→显然这家伙两句话的功夫,就把妮拉交代的工作忘到脑后去了。

妮拉额头青筋崩出,不过她也有点奇怪为什么懂事聪明的莫亚今天都是呆愣愣的。

莫亚写的“人”并没有得到什么反应,他怀疑是“人”的比划太简单了,所以被误会了,又或者对面的哥斯拉妈妈根本就不是华国人。所以他写了“human”,就算对方不认识英语,也该看着这些字母眼熟吧?

可哥斯拉妈妈和温柔爸爸依然是没反应,只有凯二货和诺曼凑了过来,在莫亚写的字母上蹦跶来蹦跶去,莫亚刚起了一点希冀的心,就有些发凉。

——这个世界,他们跟莫亚来个喜相逢是下下策。因为莫亚这个性格,再知道有伙伴之后,到底是重新燃起变成人类的希望,还是来个“哎呀~好开心啊,原来我有伴儿啊。那大家一起来当禽兽吧”这都说不清楚。

莫亚在怀疑,怀疑哥斯拉妈妈和温柔爸爸是不是在装不知道?

这时候妮拉成功的帮顾辞久和段少泊助攻了一把,她过来一巴掌就拍在了二货凯的脑袋上。二货凯撒欢得正开心,被打这一下有点懵逼,然后段少泊用嘴巴递过来了一截藤蔓。

妮拉:“咬住!”

二货凯:“嗷嗷~”完全无意义的可怜音。

妮拉:“莫亚,留下来在这里看守。”

莫亚忽然发现自己忽略了很多东西,就是这里的野兽,不能用地球上的野兽来思考。首先一点,他就是从来没多想过,这里的野兽都能说话——虽然不同物种之间不能沟通,但这情况等同于外语。

而地球上的野兽,记得开一些动物研究的节目上说,野兽的声音确实可以表达情绪,但没有人类那么复杂。莫亚还曾经跟二货凯提过小学、初中之类的,他当时是直接用狮子的语言拼装出来的这些词汇“小、学、初、中”等等。

“妈妈,天空很漂亮,蓝紫色的。”莫亚这时候对妮拉说。

妮拉= =的看着莫亚,抬爪温柔的拍了拍莫亚的脑袋。

莫亚觉得,妮拉应该是以为他傻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妮拉理解他这段话的意思。很简单的话,但与生活的细节无关,属于更上层的对自然的审美。

莫亚有些震惊,他一直把家里的禽兽当成禽兽,可显然他一直都错了,他们其实……是长得像禽兽的人?!

当然,不是像他这样穿过来的人,他们是当地的土著。

顾辞久抓着一头猎物先走了,妮拉和凯伦叼着串有七头猎物的藤蔓走了,段少泊赶着诺曼跟在两头狮子身后——毕竟如果这里只剩下一堆猎物和莫亚一狮与一鸟一少,还是很危险的。

莫亚一脑子胡思乱想的,但还是本能的驱赶在大部队离开之后,跑来意图占便宜的小型食肉动物和食腐鸟。

这周围没有成群的鬣狗,所以这些家伙都不足为惧。

然后哥斯拉妈妈回来了,用剩下的藤蔓穿起了六头猎物,过程中妮拉妈妈也回来了。莫亚跟妮拉妈妈叼起藤蔓,哥斯拉妈妈一爪一个,抓起两头体型小的羚羊冲天而起。

莫亚有很多话要问,但嘴里叼着东西他没法说话,一路上把他憋得难受!

好不容易到家,他立刻张嘴,于是妮拉妈妈再次= =的看着他。

莫亚:“……”好像是没看见之前应该已经带回来的猎物,莫亚再次把藤蔓叼了起来。

于是他们继续一路顺着悬崖朝里走,走了一段莫亚闻到了浓烈血腥味。他看见哥斯拉妈妈抓着两头猎物冲天而起,不过情况有点不对,猎物被开了膛,还变得一身烂泥。

转过一个拐角,他终于看见了家里的其他禽兽。这里有一片地方,跟其余的土地不一样,寸草不生,还很泥泞。

他们正在把猎物开膛破肚,胃和肠子扔掉,其它的内脏吃掉,然后把泥巴朝猎物身上涂抹。现在涂抹的主力是二货凯,毕竟禽类的爪子也太难为他们了,而二货凯显然很乐在其中,已经把自己从一头卖相还算可以的金色青少年西几,弄成了一头邋邋遢遢的泥西几。

看见他们的到来,二货凯开开心心的凑了过来,甩了妮拉和莫亚一身泥点子,毫无意外的又挨了一巴掌。不过二货凯被打了之后好像更开心了,继续锲而不舍的蹭莫亚,直到莫亚也给了他一巴掌,他才心满意足的跑去干活。

“妈妈,我们这是干什么?”

妮拉妈妈撕扯开了一头斑马的肚子,把内脏拖了出来,笨拙但是努力的将污泥抹进斑马的身体内。

“保存食物,一些动物会,但我们狮子一直学不会。”妮拉妈妈头也不抬的说,她看起来高兴地甚至有点兴奋,“可惜,保存的地点也很重要,但是巨鹰找到的地点,显然不是我们能够达到的。”

“我们……狮子学过?”

“当然!”妮拉妈妈鄙视的看了一眼莫亚,好像觉得他问的这个问题太弱智,“我们可不是巨鹰,不是任何时候都能找到食物,有时候食物又会留下来太多。那时候还没有你,卡米拉看见了其他动物存起食物的方法,比如把食物挂在树上、埋进土里、或者带回狮群一起守护之类的,可是我们没办法爬得太高,埋起来的食物只能保存很短的时间,把猎物带回来守着则回引来太多的讨厌鬼。”

妮拉妈妈话中的卡米拉,就是他们过去那个狮群的女性头领,也是妮拉妈妈的妈妈。这是妮拉妈妈第一次跟莫亚说这么长的话,无论妮拉妈妈语言中展现出来的逻辑,还是她这些话的内容,都让莫亚震惊。

——这里的野兽,是有着超强的学习能力的。

“妈妈,你……见过‘人’吗?Human?”这两个词汇他也没有从自己脑袋的词汇表里头找出来。

“人?那是什么?”

“是一种……很凶猛的野兽。用两条腿走路,前肢……不是用来走路也不是用来飞行的,而是用来拿东西的……很多东西用这些东西,他们增强了自己的战斗力。”莫亚又发现了狮子的语言里没有词——工具。

“我没见过这种猛兽。”妮拉妈妈摇了摇头,“不过两条腿走路的,不是鸟吗?”妮拉妈妈指着段少泊和刚刚送完一趟食物的顾辞久。

这里的动物进化得和非洲大草原上的动物几乎一模一样了,当然,莫亚自己不是生物学家,他察觉不出更细微的差别,但因该差不到吧?这种情况下,人类还没有在这个世界出现吗?或者只是这片大陆还没有被人类发现?

“不、不是鸵鸟……但如果妈妈遇到过人这种野兽,看见了他们最好快跑,虽然他们看起来很弱小,但实际上很狡猾,很危险。”

“莫亚,你是怎么知道的呢?”妮拉歪着头问,“你在遇到巨鹰之前,还遇到过人吗?”

“呃……是的。”莫亚汗颜,他竟然疏忽了这么明显的漏洞,“我看见他们在捕猎成年犀牛,只是凯伦还没发现可我就带着凯伦飞快的跑了。”

“捕猎犀牛?!”妮拉大惊,他们虽然跟着巨鹰吃了好多新鲜的猎物,但有两种草原上的动物一直没能上榜,一个是大象,一个是犀牛,这两种动物即便是幼崽也极其的危险,“那可真是危险……”

“妈妈,你想到了什么吗?”

“曾经卡米拉给我们讲过传说,一个逗趣的传说,野兽突然之间变成了用两只脚走路,没有狩猎爪牙,没有保暖皮毛的废物,他们被驱逐出了族群,但没过多长时间,还活着的野兽就变回来了。”

“然后呢?”

“变回来了就是变回来了啊,能有什么然后?”

“……”

“我得去处理猎物了,莫亚你也不要发呆了,巨鹰突然狩猎了这么多猎物,过段时间,我们很可能会出事。”

“嗯?”

“巨鹰看到的比我们更远,也更广,我们已经安顿下来不短了,他为什么突然在今天收集猎物呢?”

妮拉不再多说,只是转过身去专心处理猎物,用狮子的两只大肉爪子挖泥抹泥,那情景看起来竟然还有些萌萌哒!

莫亚木然的跟着一起处理猎物,他脑海里一会是野兽变成人,一会又是可能到来的天灾,最后弄得自己脑袋发晕。不知不觉处理好了猎物,他也顾不上一声的淤泥,直接躺在地上就要睡觉,还是被妮拉妈妈两巴掌拍了起来。

人……野兽能变人……莫亚不认为那个传说是虚假的,因为野兽都是很实在的,他们的“传说”这个词本身就是“过去发生的事”的意思,但因为故事流传的时间太漫长,所以故事有时候会发生扭曲和变形。

变成人?在这个世界也可以做人吗?

莫亚的心跳得飞快,但他不知道让他如此兴奋的原因,到底是恐怖多些,还是期待多一些。

——他当了二十多年的人类,是当狮子的十倍还要多,人类能唱歌。能跳舞,能做那么多的事情。可是,人类能够在这个野生的世界里好好活下去吗?对,人类的老祖先是活下去了,成为了万物的灵长,可他如果是一个人类,那就是一个普通的现代人啊。

就像妮拉妈妈说的,是没有爪牙,没有毛皮的废物。他会从狩猎者,变成猎物。而且,那时候他的家人,还会继续把他当做家人吗?他们会不会也像故事中那样,把“废物”从族群中赶走?或者更恐怖的,直接把废物吃掉?

恐惧在莫亚的心里逐渐占据了上风,毕竟生存次啊是第一位的,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现在这情况又无关什么民族或者国家大义,就只是他个人的生存问题。而选择作为一头野兽活下去,更算不上什么卑微或丑陋,甚至能说是幸福的……

莫亚的思绪,渐渐变得平和而坚定下来,现在,他们现在要担心的,就只是即将到来的天灾了。

如果顾辞久能直到他脑袋里想的是什么,就会摇晃着他怒吼:有个毛的天灾啊!你还是多想想变人的问题吧!

然鹅,并不知道这些的顾辞久跟小师弟发现莫亚今天的表现,显然是想太多,所以只觉得很开心,并不知道气运之子正在不断的脑内呼风唤雨中~~

当天晚上,顾辞久突然醒了过来,叫醒他的,是巨鹰的本能——风的味道不对,本能告诉他,要尽快的加固巢穴,藏起幼崽,如果可能,赶紧去捕猎。

他长啸一声,飞出了巢穴,先去储存食物的石洞里叼出来了一头最大的斑马,再出发去捕猎,猎来了新鲜的角马。斑马保存得很好,只有少许风干,忽略糊上去的黑泥,基本上还是鲜肉的味道。再加上角马,全家上下都在大半夜里吃得肚子滚圆。

但除了二货凯和诺曼,其他禽兽都有极其糟糕的预感。尤其,当顾辞久回巢的时候,他叼着诺曼的后颈皮,也一块把这个小家伙带进了他在岩壁上方筑的巢里。

顾辞久离开后,二货凯虽然看起来依然走来走去,脚下不停,可他之前像是撒欢,现在看起来就像是困兽了。

妮拉妈妈一声吼,带着两个傻孩子顺着峭壁朝里边,也就是他们白天给猎物抹泥的那个方向走。这里的悬崖下方朝里边凹了进去,妮拉妈妈找了个凹陷最大的地方,带着俩孩子把自己塞了进去。

莫亚感觉到身边的二货凯也在瑟瑟发抖……忽略掉吧,他没发抖,就这么狭窄的地方,他还扭来扭去的,跟哆嗦一样追着妮拉妈妈的尾巴咬呢。有时候也真羡慕这些二货,这生活是真无忧无虑。

天亮了,看起来没什么异常的,可是哥斯拉妈妈没来找他们。可二货凯越来越耐不住了,他挤啊挤的,挤到了外边,就算吃了妮拉妈妈的两巴掌也依旧挤得开心。正当这家伙开始想要跑出这个狭窄的避难之所时,他们听到了巨大的带出了尖啸和嚎叫的风声!

上一章:第258章 下一章:第260章
热门: 花裙破:暗夜密语 酒店风云 重生之魔鬼巨星 渔家夫郎 总有人前赴后继地爱上我 听说我是反派的官配 炮灰渣攻洗白手册[快穿]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 乡村痞少 走村 媳妇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