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上一章:第252章 下一章:第25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师父, 我跟辞久那天在路上错过了宿头,借住在一户老农家。那农家贫困, 能吃的也只是一些土豆、红薯而已。这些东西烤熟了, 一开始还觉得好吃,可吃多了土豆就是有点闷,红薯就要烧心了。而且, 就是这东西,老百姓尚且吃不饱……”

段少泊哀叹一声,又猛然意识到什么,脸上发红:“师父莫要误会,我也知道师父并非是神农, 变不出粮来,我只是想问问师父, 是否有法子, 能让土豆红薯之类的东西更好入口?又不要太贵的?”

“有啊!粉丝和粉条啊!”高邑一拍桌子,但又是一顿,“不过,我就是做出来了, 也不一定有用……啊!对了!还有单纯的把红薯和土豆磨成粉,也是容易下口许多。”

“师父大才!若是这几样东西能做出来,必然得世间无数百姓供奉!到时候是没有人敢动你了!”顾辞久立刻双手比大拇指,彩虹屁连拍。

“这……我东西都没做出来呢, 你们就对我这么有信心啊?”

“当然有信心啊。”顾辞久笑眯眯。

系统这时候都忍不住吐槽了【→_→宿主,小师弟, 投喂大法可是真好啊。】

“正好,这事就到我们家里办吧。师父你这酒楼里再怎么说也是人多口杂,老太太跟师弟师妹也能带来。毕竟,你们家是头一回在京里过年,也请冷了些。”不等高邑感动,顾辞久又道。

高邑有心拒绝,就怕家里人吓着,可又一想明白顾辞久邀请他的原因了——在京里总得有与达官显贵接触得越来越深的一天,至少襄侯一家子确实是怀着善意的,让他们作为引导和缓冲比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可是好得多。

“多谢!多谢!多谢!”这便宜徒弟虽然说话不中听,可真的是帮了他太多,若没有他们,高邑觉得,自己这时候四面八方都被永王框了起来,那真的是只剩下嫁给他一条路了。

他不是宁死不从的人,面对生活的无奈,他甚至会选择改变自己去迎合。高邑想想那种被叫着邑儿的生活,只觉得不寒而栗。

高邑的阿嬷和弟妹自然是不愿意离开家的,京城比起他们的村子和镇子,大得不是一星半点。这个地方甚至让初来乍到的他们觉得恐怖,高邑的阿嬷整日缩在家里,动都不敢动。他的弟妹也是整日跟阿嬷在一起,不知所措。

可襄侯府直接派了车到了他家门口,他们就不敢不愿意了。等到了襄侯府,高邑这一家子就没给安排在客房,而是给了他们一家四口一个小院。

“邑儿啊,这是什么地方啊。”等院子里没了其他人,高邑的阿嬷立刻哭了出来,“咱们这是给抓起来了吗?”

“阿嬷,您看着地方像是把人抓起来关押的地方吗?这是襄侯家里,我跟襄侯的世子爷有点交情,而且最近他要跟我办点事,所以就把你们接来了。”

“世子爷要跟你办点事?”阿嬷抿了抿嘴唇,“邑儿啊,你是个有大本事的,阿嬷管不了你,但你自己可得有分寸……”

高邑无奈,可知道这时候要把自己当现代被爹妈着急婚事的大姑娘看,“一把”年纪还不结婚,那自然是把周围的所有适龄男子都当成了女儿的对象。

他也懒得多做解释了,以后用事实说话吧。

“我已经给小虎寻到了书院,过两日,就能让他读书去。”

“大哥!我不去!”

“不去也得去!我给小妹也寻了嬷嬷,再有两天,就能请到家里来。”

“小虎去读书是对的,可这嬷嬷是个什么?怕是要花不少钱吧?就……”高邑阿嬷念叨了两句,看高邑神色,把话咽了回去。

让高邑没想到的是,他们一家到的第二天,襄侯夫人就邀了高邑阿嬷去喝茶。他阿嬷吓得战战兢兢的去了,可回来的时候,脸上竟然是来到京城后少有的面露微笑。等到第三天,更是没让襄侯夫人邀请,她自己直接就去找人家了。

“这……太难为襄侯夫人了。”

“那就给我娘做点好吃的吧。”顾辞久笑,襄侯夫人的帮助也是他和段少泊没有预料到的,不过,与其说是帮助,不如说是回报——对高邑“那三年”帮助的回报。

安置好了高邑的家人,几个人就正式开始研究起了粉丝、粉条和粉皮、凉皮。

做这东西的主要材料,就是淀粉,淀粉做好了,其它的也只是淀粉的不同使用方法而已。而且,淀粉还有一大作用就是勾芡!

高邑在此之前都是用面粉少量的制作出淀粉,然后自己用。这一回,他跟顾辞久和段少泊研究的,就是怎么用土豆、玉米和红薯为原料,能够一次性稍微大规模的(就是以现在一个家庭的人手与产量)制作出淀粉来。

_(:з」∠)_然后高邑再次受到了打击。

这两只尼玛真的是古人吗?!他想着切块后碾磨,这俩直接做出来了手摇式搅碎机,在少量加水的情况下,直接一头出糊糊,一头出残渣。他想着沉淀,他们把那个手摇式碾碎机改成了牲力式加了个可拆卸的纱罩,而且这一套工具都能直接别在缸上,还是大小可伸缩的,直接一体化碾碎过滤,然后就可以把糊糊与酸浆融合进行沉淀了。

进行了几次改进之后,这套东西的出粉率就相当的不错了。

他虽然是中途辍学,但怎么数也是初中毕业!单就文化层次来说,怎么也该是碾压古代人吧?!然鹅人家让他知道了什么叫智商上的碾压……

“不过……这东西价钱不低吧?”高邑不太理解了,这东西好用是好用,可贵,本来他们面对的就是那些偏底层的农户,那些人能买得起?

“师父啊,我告诉你,我们要……这么办!”顾辞久就对他笑,明明办的是好事,这笑得却怎么看怎么像是个坏人。

高邑:Σ(⊙▽⊙"a

转天他们一大早,他们就朝乡下去了。

“后边的车里带着的是什么?”

“大多是粗布,也有一点白面和糖。对了,师父,现在糖太贵,你知道怎么做糖吗?”

“糖……那现在的糖都是怎么来的?”

“现在的糖是进口的,万佛国那边过来的。”

佛国就是阿三国,但这时候那里根本没有统一,有许许多多的小城邦,虽然大多数城邦都笃信佛教,可是每个国家尊崇的佛都不一样,于是就叫做万佛国。

“啊?原来是进口的啊,我知道糖是用甘蔗还有甜菜做的……”他就与这两人说了一路如何做糖。

他们到的就是襄侯自己的庄子,临近年下,正是农人最清闲的一段时光,而且应该是早就有吩咐,庄子里的大多数农人都等在了晒谷场上,洗刷干净的大缸也排成了一排。

他们也没多说话,到了就把那台畜力式碾碎机卡在缸上,又命一些婆子妇人洗干净了红薯削掉烂掉的部分,放进了机器里头。

周围被叫来的农人,小声嘀咕,高邑听见的,多是说他们纨绔子弟没事找事,祸害好东西。浆水要静置一天,做出吃食来,就是明天的时候了。

“师父,我们去玩了,你也能让人带着你随便转转。”

高邑瞪着两人:“这里有什么好玩的?!你们把师父我带来,就是为了扔在一边的吗?!”

“当然是啦~”

“少泊QAQ,你也跟他一样吗?”

“师父重要,当相公更重要啊。”

_(:з」∠)_烧死狗情侣啊!

顾辞久和段少泊还是手拉手跑去玩了,剩下高邑,他上辈子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就是在乡下度过的,这辈子刚穿过来的时候也是乡下,他真的不觉得乡下有什么地方是好玩的。正好今天阳光不错,他就坐在晒谷场的大缸边上晒太阳了。

然后……他就发现其他农人在被吩咐明天再来后,就都一脸不高兴的散了,就只有一个妹子,还留在那左看右看的。这妹子忽然一扭头,把高邑吓了一跳,然后这妹子朝着他就过来了。

高邑就想:坏了,我不是被当成登徒子了吧?

“这位大哥,世子爷做的这个是吃食吧?像豆腐一样的吗?”

“是吃食,跟豆腐不一样,但是……那机器也能用来做豆腐。”高邑看着拆开来放在一边晒干的碾磨机,他都没想到这东西不只是做淀粉一个用途啊。做豆腐磨豆子也是好的,甚至还能试试磨豆油和各种粉,这可是比石磨好用也快速多了。

高邑心里就淡定了……原来不是我智商低,是那俩真的非人类。

“那大哥,世子爷把这个搬到我们村来,是要我们帮着他做吃食吗?”

“不完全是。”

“??”

“以后这台机器就放在你们村了,要用的话就可以用,但在三年内做出来的吃食,必须有一半卖给主家。”

这就是顾辞久和段少泊跟他说的法子,凉皮、粉丝之类的,即便卖出了价钱,也让农人知道了做法,但想让他们买这机器回去,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普通百姓的心里,钱是省出来的。

他们会用自己的手,一点点试着把东西做出来。

可这对推广粉丝、凉皮类食物,其实是不好的,而且高邑他们对比过,石磨碾磨造成的浪费比这个碾磨机大多了。

这种免费使用,加大量收购的做法,就是一种互利的合作模式。高邑问过顾辞久怎么想出来的,顾辞久回答得很简单——“预先取之必先与之”。

高邑的感觉,真不是老祖宗的思维模式封建,而是如永王那样的人,念歪了经。

“那!那这做出来的吃食怎么卖?!”这妹子的眼睛都亮了。

“今年的话……比磨好的细面粉贵。”

“真的?!”妹子吓了一跳,磨好的洗面粉,那可是最好的粮了,她实在想象不到,用红薯做出来的东西,能比洗面粉贵。

“真的,明日做出吃食来,你们世子爷自己也会这么说的。”

“那……那我今天能就做吗?”这姑娘抿着嘴唇问。

高邑顿时觉得这妹子的胆子可是真够大的:“你就不怕这吃食做垮了?”

“要是做不垮,今冬我家怕是都挨不上。更何况,我现在做,大哥们怕是也能帮我个忙。”妹子脸上露出些不好意思来,毕竟这是占人便宜的事情。

高邑明白了,她家里怕是有什么隐情,不过这妹子也是真聪明:“这倒也是,那你便去家里搬红薯吧,土豆也成。”

妹子应了一声,快步走了,过了一会,她挑着担子回来了,担子两头挂着满满的红薯。

今天用了两口大缸,因为只是演示,所以还剩下四口缸没用。侯府的家丁帮她把红薯磨好,过程里,高邑看这妹子脸上有心疼,还有恐惧,可从头到尾一直咬着牙,跟着家丁一块动手料理这些红薯。

高邑觉得,这个妹子是真有意思——不是乐见人倒霉的那种有意思,而是……总之就是有意思的有意思!

得亏现在还没到零下,而且天公作美,这两天天气晴好,否则一夜过来,他们能收获的只有几大缸冰块。

等到早晨,庄子里的人家又让庄头招呼起来了,便是再不乐意,众人也不想得罪主家,所以该来的都来了。然后他们就见证了,红薯土豆这种最上不得台面的粮食,做出来了晶莹剔透的丝、片和皮!

灶台也是新进垒出来的,这沉淀出来的浆液,直接就在灶边上做开了。

——凉皮和粉皮的手工制作高邑专门学过,因为高邑在现代正经把餐厅开起来之前,还开过早点铺子,卖的就是凉粉和凉皮。他卖这些打的就是现做现卖的招牌,确实因此得了不少客人的喜欢,毕竟这到底加的什么,他们自己在边上就看得一清二楚,吃到嘴里也就放心的多。

粉丝和粉条他看过大概步骤,自己没上过手,不过之前跟顾辞久他们早就研究得精通了。就是做这些,放在现代,要用筋力粉,而筋力粉又是明矾的替代品,明矾吃多了却是要中毒的。他们干脆就都没加,改换成了过热水,虽然这样做出来的成品可能没放明矾的口感那么好,但却已经足够了。

高邑当场调了几碗,给这些农人吃,没加什么调料,就是一碗菜汤放一把粉丝、少量的醋加切碎的蒜拌一碗凉皮,又或者弄些菜丝卷在粉片里头。

吃的时候众人倒是都吃得稀里哗啦,可等到顾辞久说“可抬来家里的红薯土豆在这里做,只要有一半卖给主家就成”时,却没人说话了,一个个都盯着自己的鞋,眼都不眨一下。

可以说他们短视,但农人是生活是经不起波澜的,稍微有一点损失可能就是家破人亡。

段少泊笑着对高邑挤了挤眼睛,多亏了昨天的那个妹子,否则今天他们就只能让庄头出来做这个吃螃蟹的了,总归是不如真真正正的农户更能带动人。

昨天那妹子果然出来了,高邑问:“你的那些粉要做成什么?”

“做成凉皮吧!”

“行,你可以来看着,跟着学。”

“哎!”

做出来的粉看着不少,但一边是高邑,一边是侯府里一个学熟了的厨子,两个灶眼轮流做,倒是看着也快。庄头说了,不做的就可以走了,但来的时候不耐烦,让做也一个都不做的众人,这时候却都瞪大了眼睛看着。

等到做完了,顾辞久问这位妹子:“卖一半?”

“不,我都卖了。”

“要银子?要布?还是要别的?”

“世子爷……我能换粗粮吗?”

“也行啊。你要什么?”

“要黑豆,黄豆,还有玉米面,能换多少换多少。”

“行。”顾辞久示意庄头,直接从庄子的库里换粮食出来。

妹子也没问到底能换多少,于是看着比她担来的红薯还要多一倍的粮食,喜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世子爷,我能……我能把那些再换成红薯,然后……然后在这继续做凉皮吗?”

“成啊。”

“真、真的?!”

“对,我不管你怎么弄来的红薯,只要做出来的东西,卖我一半就成。”

当妹子的红薯再次变成了缸里的浆水,终于有胆子大的农户忍不住了,中午的时候,晒谷场上的大缸变成了十三口,而且每一口缸都满满的。顾辞久则带着做好的食物,进了城,他做的第一件事是送礼,第二件事是进宫。

皇帝唏哩呼噜的吃光了一大碗再简单不过的白菜粉丝汤,一边吃着拌凉皮一边问:“这些东西真的是用红薯做的?”

“是。”

“若是普及开来,红薯土豆的价钱倒是会上升,可会不会让寻常百姓连它们都吃不起了?”

“寻常人的主食应该还是米、面居多,这些东西更多的该是调剂,或者是作为一道菜的,还不至于让红薯和土豆贵到老百姓吃不起。又或者,红薯土豆真贵到那个地步了,米面的价格怕是就反而下来了。”

皇帝略一思量,不由笑了笑:“也是。”

后头顾辞久又做了许多并非用淀粉,而是用红薯和土豆做的食物。有奶香红薯窝头、土豆泥、虾仁薯球、豆沙薯饼、炸红薯丸子、红薯饼、红薯粉圆,炸薯条和炸薯饼,外加一大盘子拔丝红薯加土豆。

“怎么你这些菜都做得这么少啊?”这些菜最多三口,虽然菜式多,确实吃饱了,可换地还是觉得不过瘾。

“多是油炸的,火气太大,总不能让陛下吃两顿饭就烂了嘴角?”

“去去去!朕是九五之尊!说什么烂嘴角?!”皇帝赶苍蝇一样,把顾辞久赶走了,“那粉丝、粉皮之类的事情,你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谢陛下。”

顾辞久走了,皇帝找了一天,把自己的众多儿子们都叫来了,叫来的原因,是要考考他们的功课。众王爷都以为皇帝要问的是最近比较重要的国事,所以得到圣旨的当天一个个都紧急跟自己的幕僚商量到半夜,可谁知道,皇帝见了他们后,问的第一句话是:“都知道稻香村吧?去那吃过饭吗?”

众王爷:“知道。吃过。”

“嗯,那对这个稻香村,有什么想法没有?”

众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饭菜……挺好吃的。”这是没啥想法的,也实在掰不出来的王爷。

“那厨子不好,引得经历一派奢靡之风,许多大臣只顾着沉迷口腹之欲。”这是一贯都表现出君子之风,简朴之风的王爷。

“不过是个好厨子而已,父皇不是已经把人招进御膳房了吗?就该让稻香村也停了,如此美食,只该我天家享用!”这是一贯被认为脑子不太清楚的王爷。

永王在皇帝提问的时候,心里就一突。稻香村在他的心中,是个作为监视之处的最佳所在!

可这话能当着皇帝和这么多兄弟说吗?说了就算今天没事,明天也要被大臣们的弹劾弹成狗。

可他又担心,这是皇帝知道了什么,所以特意来点他。毕竟,高邑前些日子可是常常进宫来给皇帝做饭——这其实也是一个要用处,就是能通过高邑与皇帝拉进关系。但这就更不能说了。

“儿臣听说这稻香村的老板,将他的厨艺教给了不少市井百姓,让他们有了糊口之能,也算是善举。”想了半天,高邑就想到了这么两句,算是无功无过吧。

“父皇,儿臣……有一本上奏。”其他人都说完了,就剩下了一个老九平王,结果这个小老弟掏出来了一本奏折。

“哦?”

“父皇,说来也是巧了,儿臣这折子是这两天刚刚写好的,本想今日让您过目,结果,这折子也恰好与那位稻香村的老板有关系。”

“哦?拿来与朕看看。”

皇帝拿到奏折后,发现这奏折写的,是夏天卖奶冰的事情。不是奶冰养活了多少鳏寡孤独,是奶冰让羊奶涨价了。

上一章:第252章 下一章:第254章
热门: 妖气横生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 丈夫招夫 让你见识真正的白莲花[快穿] 七芒星 皇叔 孽缘:唐雨的荒唐岁月 军门长媳 差点没了蛋 唇情乡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