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上一章:第251章 下一章:第25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原本在老家也有谈婚论嫁的女子或者双儿, 但是……”都让永王给搅和了。

这一开始说了,高邑心里的别扭就淡了, 反而觉得有个人商量这些事, 其实还是挺好的。

“你老家的女子或双儿,如何与京里的相比较?”

高邑心里一动,他意识到自己过去是有点一概而论了, 确实乡下地方的地主、商人、小官的子女,自然不能跟京里大人物的子女比较:“但我就一个商人,能扛得住永王的人,谁愿意嫁我?”

“不需要他们扛得住永王,陛下扛得住就行了。”段少泊笑得十分的和蔼。

“陛……下?”

→_→皇帝这几天……经常到襄侯府来商(lian)议(chi)国(dai)事(na)。

那天在朝堂上让他感觉威严霸气的皇帝陛下, 这段时间以来,已经跟邻家老头差不多了。不过……如果再次碰上那种上朝的大事, 高邑知道自己还是会吓得腿软——就是这么怂!我怂我谁都怕!

“可我就是个厨子, 陛下……而且,陛下年纪大了啊。”

高邑这个人吧,人挺好的,但优柔寡断, 自卑,还喜欢想太多。

“那你就嫁永王。”顾辞久一摊手,话说得很不客气。

高邑被刺得脸上有些讪讪的。

段少泊出来打圆场:“师父,有很多事其实都是宜早不宜迟的, 若拖延下去,只会让永王越来越觉得自己有机会。早断了, 执念消得也快。永王再如何,也不会对有家室的人,再有什么企图。”

这话让高邑有种当头一棒的感觉,他现在有机会追寻自己的感情,还这么东怕西怕,拖来拖去,等拖到老皇帝真的嘎嘣了,那谁还能让永王忌惮?而且,永王这个人虽然在感情方面让他挺反感的,但在其他方面确实是个有能力有才干,还有傲气的人。确实自己如果结婚了,他不会再对有妇之夫做什么。

“你们说的对,是我太怯懦了。”

顾辞久和段少泊劝过高邑这次之后,就没再多说。而高邑首先忙的并不是给自己找老婆,而是买宅子,从襄侯府搬出去。

他碰见了一处只需要二百两的二进院子,宅院不大,但在京城里,这样的房子二百两?这就跟三环以内的房子二十万就买下来一样,那是真天方夜谭,二十万买个厕所都买不下来啊。

高邑就想着,这段时间有襄侯府的家兵接送,酒楼周围还有御前侍卫巡逻,永王没敢露面,但从他过去的表现看,他也快忍不住了。至于这房子会不会是自己那徒弟和徒弟媳妇送的?=。=那俩就不是会弯弯绕的人好吗?他们要送什么东西,都是明明白白的直接说的。

“跟你们主子说,明天我在酒楼等他。”高邑对那个房主说,然后转身走了。

于是第二天,永王是午时三刻到的。高邑就感觉,这时间卡得是真吉利。

他自己端着茶水进了永王的包厢,永王穿着常服,一条胳膊放在桌上,一派轻松的坐着,看他进来,对他温柔的一笑。

高邑看着他,再想想自己那徒弟,不由得在心里感叹,现代里也不是没见过比他们长得更好的人,可是气度风姿真的不一样。这样的人还是找一个他的同类比较幸福,反正高邑不认为自己跟他在一块能够幸福,毕竟每次看见他,高邑都觉得自己低了一头。

“王爷,陛下就来过我这个酒楼一次,让王爷失望了。”

永王露出为难又宠溺的表情:“邑儿……”

高邑打了个哆嗦,之前还没这么明显,因为他这边的阿嬷也这么叫他,几次纠正,他阿嬷依旧不改后,高邑也就死了心,后来也习惯了。可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让顾辞久和段少泊把他当个男人对待,他又不习惯了。

“别!叫高邑就行!邑儿太TM酸了!”

永王被他脱口而出的脏话弄得一愣:“你跟着襄侯世子都学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永王殿下,咱们还是先说正事吧。请你别继续纠缠我了,我要娶妻了,然后跟妻子生一两个孩子,过我想过的生活。”事到临头,高邑发现自己的胆子忽然膨胀了。

“邑儿,你有一门好手艺,为人又天真直率……若不是我遇到你,你早就让大户人家设了套子,弄去与人为奴了。”

永王一脸的“我很伟大,我很好,我为你付出了很多,速来跪舔,不是我你没有今天”。

“我也不是挟恩图报,但你想要娶妻生子是不可能的,你护得住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吗?甚至不只是这些影都还没有的人,你跑到京城来酒楼,确定你家乡的母亲和弟妹守得住那份家业吗?”

高邑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了。

永王用看着一个撒娇孩子的眼神看着高邑:“你现在又认为我在威胁你了,如果我没去保护他们,那真的是在威胁你,可实际上我帮你了,无论是在京城,还是在你的家乡。”

“不,这些事情可以放在台面上,用商业手段来解决,大家可以双赢。你不是帮我,你只是不想公平交易,你想要全吞。”

“吞你这点酒楼的利钱?”永王都乐出声来了。

“不是酒楼的利钱,是我这独一份的手艺的利益。”

“邑儿,你也太小看我了。”

“行,我不小看你,但我也对你没有兴趣。”

“邑儿,别任性。”

高邑深吸一口气:“你这个这‘邑儿’的,叫得我脑瓜疼,所以这就是你的喜欢?没有尊重,没有体谅。你觉得自己付出了,就必须要回报,还得是你自己满意的回报。永王殿下,我觉得咱们连朋友也别做了。”

他阿嬷这么叫,那是理所应当,一个大男人这么叫……真是越听越膈应。顾辞久和段少泊那对狗粮大户也没叫对方久儿或者泊儿啊,可人家依旧甜甜蜜蜜的。永王却在他明确提出不快后,依旧纠缠他。

这情况弄得高邑有些不寒而栗,这种过分自我的人,就跟那种强女干了别人之后,面对警察都说是对方勾引自己的强女干犯一样。

至于被害人一直在说不要?对呀她/他是说了不要,可那不是她/他心里的真实想法,那是欲拒还迎,越说不要才越想要。

长了个好皮囊,又如何?眼睛里只看得见自己想要的,完全不顾及别人的下流胚!

之前高邑的不接受还有些自卑,有些自己是直男的想法在影响他,不能说他就是真的一点都没动心。可现在……NND!爷爷重活一回,就算给人艹那也该是爷爷自己愿意才脱裤子!没道理找这么个东西委屈自己!

永王则露出很明显的茫然,他显然不理解,尊重和体谅这样的词怎么能用在高邑这样的人身上?

“你叫我来,我以为你已经想通了,毕竟这段时间,你住在襄侯家里,就应该知道寻常人和勋贵之家该有什么不同。而勋贵之家,与王族之家,又该是更加不同的。”

“哦!原来你以为我这个乡下人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荣华富贵,就该想嫁给你了?”

“不,你误会了,不是荣华富贵,是权力,是……”

“永王殿下,咱们有缘再见吧。”高邑站了起来,背对着永王拱了拱手,用最快的速度走了,他错了,永王根本就不是贵族,他就是一中二变态——明明中二的类型有那么多,他干什么选择变态这条路呢?

高邑这天回到襄侯府,就教顾辞久做佛跳墙,教之前,他明确的说了:“用这道菜,还有一道开水白菜,我想请你帮我做两件事。”

“说呗。”

顾辞久答应得有点吊儿郎当,但高邑却只觉得靠谱——明明认识的时间也不长:“一件就是帮我在京里寻一处宅子,不要大,二进就成。再一个……请你帮忙把我阿嬷和我弟妹接来。”

“找宅子没问题,接人总得给我一件信物吧?”

“我会写一封信,另外再叫我酒楼里的小厮跟着。”

高邑甚至想过连现在的酒楼都不要,另起炉灶,但最后没那么干。

因为凭什么啊?对,永王是用他的名头帮助了稻香村的立足。可现在短时间内成为了京城第一楼的稻香村,靠的是永王吗?更多靠的是他高邑的手艺!一个酒楼到底如何,归根到底还是在菜上。再如何有权势的人,也不能用铁链子把人锁进来吃东西。

更何况,他在稻香村上花的心力不只是单纯的做菜做饭上。他来到这后,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不只是永王这种有权有势的人帮他,帮助他的普通人更多,所以在有能力的情况下,他希望做出回报。

这才有了夏天的时候推着小车卖奶冰的人们,以及更多的在未来卖各式吃食的人们。

他们也都是跟稻香村联系在一起的,高邑不知道,如果自己走了,这些人会不会愿意跟着他去到新的酒楼。因为稻香村必定还是会继续把这些办下去的,但到时候,这些人念叨的就都是永王的恩典了吧?

高邑不在意这点名声,可他费了心思付出努力,做出来的事,受益的人们却去谢永王?!

想杀人啊。

所以,稻香村他还是要继续经营着,不会放手。

“你确定那小厮可信吗?”顾辞久问。

这倒是让高邑有点迟疑,小厮是从家乡直接带来的,之前也算是共患难过。但他跟永王算是彻底撕破了脸,小厮能经过之前的事情,但若是永王对小厮下手了呢?高邑把眉头皱起来了:“要不……我亲自去一趟?”

“那你去了大概就回不来了。”顾辞久说,“算了,我们俩也跟着你去一趟吧。我与少泊还从来没离开过京呢,正好趁此机会游历一番,师父,等到了你的家乡,你可要好好做东啊!”

“自然让你们玩得畅快!”

“不行!朕不同意!”皇帝也是赶得巧,第一波佛跳墙出来,就让他碰上了,可刚吃好了美味,看着大太监将一坛子一坛子的佛跳墙都打包好准备带走,就听到了一个惊天噩耗,“一走还不是走一个,是俩都走!你们这胆大包天的!这还让朕吃饭吗!?”

“那还不让人出去玩了?”顾辞久朝那一坐,“我这都成婚了,连京还没出过呢。我不管,反正我是要走的。”

“那你自己出去玩,顺带着把小高的亲眷接近京里来,不就好了?”皇帝一看,知道顾辞久是实在留不住了,立刻放软了语气,可怜巴巴的看着高邑。

“我怕人家不认我啊。”

“你是襄侯世子,出去带着仪仗!家兵!谁不认你?”

“谁让陛下你有个儿子死活要娶高邑呢?他家里说不定有什么事呢。”

“我哪个儿子?”皇帝一怔,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

“……”这话问得可是有点渣男的感觉。

“哪个儿子就不说了,反正也都是我师父这种小民招惹不来的。”

这时候明说了是永王,即便是真的,但也有挑拨之嫌,毕竟这只能说是私事。

皇帝砸吧了两下嘴,吃完佛跳墙也有一会了,可他仍旧是齿颊留香,所以他甚至舍不得喝茶。高邑在调味上略有欠缺,可这个创新是真的没的说。小久毕竟只是学了不到三年,花样还有些太少了:“朕有个法子,让小久带着他世子妃玩去!小高你呢,则能够安安稳稳的留在京城~~”

说话的时候,皇帝明明笑得特和蔼,高邑就是觉得自己好像是看见了偷鸡的狐狸,明明皇帝确实是个中年帅哥来着……

皇帝的做法,是三天后先给稻香村题了一块匾,匾上也不是什么天下第一厨之类让人打的字,就是简单的“色香味”三个字。与此同时,给高邑封了个三品御厨。这就是个闲职,不让他在御膳房当差的。

然后,出去玩的顾辞久和段少泊身边就还带了一个到他家乡传旨的太监。

高邑的家人,就算不信顾辞久和段少泊但皇帝得信啊。高邑高兴的直接进宫给皇帝整治了一桌大菜,吃的皇帝舒服惬意,而且手脚发热,睡了个舒坦觉——皇帝看着保养得好,可早年也上过战场,没受过大伤,可也留下了些不好的慢性病。

皇帝是更喜欢高邑这个厨子了,不过,皇帝的表达方式是从稻香村订起了席面。

高邑觉得,这世上子不类父的还真是多,皇帝这个本来最有资格不遵守规则的人,却是按照规则办事。永王那个还只是个王爷的人,却满脑子“我是王爷,是天之骄子,我想要什么就该得到什么”的大沙猪想法。

若不是外边自己的事业已经起来了,不能半途而废,其实高邑觉得就这么进皇宫在御膳房当差也挺好的——他本来就不是个有太大欲望的人。

考虑了一番,高邑干脆就让太监带话,问皇帝:“我去御膳房给您老带几个人出来,您看成不成?”

皇帝当天就召他进宫了:“你就不担心自己的手艺让人学去了?”

“学去就学去吧,本来我就想着陆陆续续拿出些菜来教给大家。”高邑很坦然,现代那么多酒店餐厅,那些关门歇业的除了少数得罪人的,大多数都是自己手艺不行,或者心太黑的,“天下做吃食的人多了,要吃饭的人也多了,我一家酒楼是断然不可能全招待下来的。”

“高邑,你如此的心胸,可算得上是大匠了。”过去只是因为他的厨艺高看他一眼的皇帝,这回对高邑的人品也是叹服了。

“不不不,陛下可别这么说,草民就是个做饭的!”

等顾辞久和段少泊在外头玩了几个月,腊月的时候回到京里的时候,不,还没到京里,就看见有不少推着小车的人在做买卖了。

其实过去做吃食的人也有,但多是面条、馄饨、烧饼,最好的也就是饺子、包子,馒头、汤圆。哪里有现在这么丰富?

而且很多小吃便宜得很,比如烤土豆子、石板豆腐、麻辣烫之类的。不过现在麻辣烫也只有土豆、红薯、豆芽之类的,毕竟现在冬天没什么菜。可各式各样的香味顺着风飘,夹杂在一起,进城的百姓,只要手头稍微宽裕一点,也愿意给家人买上一点,香香嘴。而一旦吃到了合口味的美食,人们脸上的笑容就都会更灿烂一分。

所以说民以食为天,尤其是华夏人,吃饱了,吃好了,那别的事就都不算事了。

他们队伍里早有前导的侍从,两天前先一步进京了。所以等到他们回来,在城门口就看见了等着的襄侯,还有高邑。高邑看起来胖了点,笑的时候也更没心没肺了“点”,看来这几个月是过得挺顺心的。

顾辞久和段少泊拒绝了高邑到他新家做客的邀请,约定了几天后再出来聚聚,就两边各回各家。

四天后,顾辞久和段少泊直接到了稻香村。两人都是过目不忘的记性,明摆着发现这楼里少了许多熟面孔,又多出了不少生面孔。

现代的酒楼出现这种情况不算稀奇,服务人员来来往往的很正常,但在古代这就不正常了。

两人前脚进包间,后脚高邑就来了。可一看高邑,顾辞久和段少泊都是有些奇怪:“师父,这才多长时间没见?怎么你就这样了?”见了家人,按道理来说应该是精神面貌更好,可高邑这是反过来了。

黑眼圈大得厉害,眼睛里还都是血丝,这几天该是都没睡好。

“我后悔了,当初就该带着阿嬷,我弟妹一块过来。”高邑苦笑,“阿嬷这几天日日与我哭。”

“让你嫁永王?”

“对。”高邑苦笑,“还说不能坏了我弟弟的前程和性命……唉!我妹大概是什么都不知道,我弟看我那眼神也有点不太对。”

按理说家丑不可外扬,但他的事情,这便宜徒弟和男媳妇有啥不知道的?何况现在瞒着也顶多瞒到这个年过去,顾辞久喜欢跟他研究厨艺,等到年一过,两边常来常往,他家里的情况,总归是会被他们知道的。那与其百般隐瞒,还不如现在敞开了告诉他,也能让高邑自己心里松快松快的。

“师父,你也不要多想。”段少泊温声安慰,“我们来的这一路上,老夫人一直说你独自一个双儿在京里,不知道日子过得多辛苦,你那一双弟妹也乖巧懂事。老夫人如今怕只是被永王吓住了,你那弟妹也是。”

高邑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去:“少泊说得在理。”

他阿嬷天性温驯懦弱,要不是他穿过来,那就得让爷奶磋磨死,他弟妹到时候少爹没娘就算活下来也逃不掉被卖掉的命运。即便后来腰板硬了些,可本性改不了。对爷奶都被吓个半死,何况对永王那种大人物?

他弟……大概就是小孩子的向往吧?高邑觉得换成自己这么点大的时候,有个姐姐,然后某人来跟他说“你姐嫁给我,你就成国舅爷了!”,他大概也会特期待姐姐嫁给这个某人。姐姐不愿意?他会奇怪“你嫁给他会有好多好多糖吃,有大房子,还有好多好多玩具”为什么不嫁呢?

小孩子的世界太单纯简单,所以有时候会显得很残酷。

高邑这几天就顾着朝坏处想,如今想明白了,不舒服和无奈还是有,但至少不会是像被全世界背叛,或者自己一片好心都喂了狗!那种了。

“师父,到了现在,永王依然在找你麻烦,还是因为你自身缺少实力。”顾辞久说。

“我就是个厨子啊,我能有啥自身的实力?”高邑其实都想哭了,他也想上天闹天宫下海抽龙筋,可他很明白,就自己这点斤两,弄出来那么多小推车已经是最大限度的发挥了。他总不能做顿饭毒死永王吧?那他自己也就跟着凉凉了,没必要,还没到那个地步。

或者……就算到了那个地步,高邑觉得自己大概也下不去手。

上一章:第251章 下一章:第253章
热门: 不准跟我说话! 生随死殉 扛着大山出来了 分手后又被迫营业(娱乐圈) 保质爱情 捡个天师回家镇宅 兽心沸腾 心似耀言 穿成男主的反派师尊 做够99次炮灰即可召唤汤姆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