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上一章:第249章 下一章:第25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吃完了早点, 高邑就让下人带着去见襄侯和顾辞久了。第一眼看,高邑必须得说, 这是真帅啊。第二眼就得说, 这位小侯爷跟他们家那口子,可真是不分时间不分地点十二个时辰不间断的发狗粮啊!

这两人的飞眼都要飞到对方的脸上去了!还有那唇角的笑,酥得人肝颤啊~

都不知道该说这两位敬业, 还是该说他们毫无古人的矜持,太没素质了!

因为是武将,所以襄侯、顾辞久、段少泊,还有其他随从,都是骑着马。这爷仨有爵位在身, 襄侯是钦赐的蟒袍玉带,顾辞久和段少泊这对世子夫夫那是大红的龙马袍服, 也是玉带, 都是头戴金冠,襄侯的冠大一点,顾辞久的小一点可他还戴着东珠抹额,段少泊的冠比较有意思因为上头还有一只点翠的青鸟。

他站在下面, 一老两少三个帅哥一块看过来,高邑只觉得压力很大。

“侯爷,世子,世子妃, 小人……还是别去了吧?”私底下见面跟去这种大朝会高大上的正式场合意义完全不同,就跟让他这个普通厨子去政协开会一样, 更不紧张吗?更何况去政协说错了话不会要命,但是这封建社会,他要是说错了话,或者得罪了什么人,那是真的当场就要命的事啊!

“不行。”不亏是爷仨啊,这语气、这语速、这说话的表情,都是一模一样的啊。

“小人就是个普通厨子啊!”高邑想哭,甚至他觉得自己已经哭出来了,毕竟这鼻音太明显了。

“放心,陛下昨日你不是也见了吗?最是和蔼不过了,不会要你的命的。”

“QAQ”是见过,但那种情况下一点真实感都没有啊。

倒霉孩子高邑最终还是被拉着去上大朝了,当然正式上殿这事是轮不着他的,他甚至都进不去宫门,跟随从们一块被挡在外头了。高邑坐在马扎上,心里一个劲的念叨着“别找我、别找我、别找我”,可他心里却觉得自己今天是逃不过上殿这一遭了。于是,当天色亮起来的时候,果然他被找过去了……

他迈金銮殿门槛的时候被绊了一跤,直接趴地上了,刚才一路上太监跟他说的话现在都飞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高邑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于是……他选择继续趴着,不说话不起来,只在肚子里把襄侯爷仨骂个狗血淋头!

“高邑,抬起头来。”皇帝在上边说,随即太监用更大的声音复述。

被这么吩咐,刚才还紧张的高邑突然就有些想笑了。因为总看那么多电视电影里头,也有这种“某某,抬起头来”的台词。然后,这个某某大多是会来一个惊艳全场,然后引来几桩风流事。

不过,高邑知道自己这辈子长得不错,却也只是清秀而已。朝堂上的皇亲国戚文武百官,哪个不是阅人无数的?他这种清粥小菜,引不得人家如何。

但无论如何,这么一想总归是不会太紧张了。

高邑慢慢的抬起了头来,他先看见的是……掉在地上的头冠?撕碎的布料?那是啥?头发?好像还有血?

头再抬高点,高邑看见的也不是皇帝,因为皇帝离得太远了。他看见的是左右两边的大臣,左文右武,左边的文臣没啥,可是那些武将,emmm……衣衫不整的有,披头散发的有,鼻青脸肿的有。

高邑想起来小说里看见过,文武大臣总打架的事情了。所以这嘉朝的文成那么猛?自己毫发无伤,把武将打成狗?

高邑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因为这场景有些太不真实了。

这跟他想象的那种超级威严,或者超级可怕的场面完全不一样。反而……还有点滑稽?

“咳!”上首的皇帝咳嗽了一声,大概也觉得自家大臣现在的模样不大好看,“高邑,跪着作甚?站起来说话。”

皇帝语气温和,传话太监语气也跟着温和了起来。

本来惊恐已经降了三分的高邑,这下又降了三分。

“你是朕召进宫来回话的,可以近前说话。再近点,别不敢迈步子。再近点。”

一步一步挪着朝前走,高邑自己都觉得自己这举动太搞笑了。他忍不住抬眼一看,上头坐着的皇帝温温和和的对他笑,衣裳是换了,可确实还是昨天那个逗比的中年帅大叔,高邑踏实下来了……

“昨日夜里你也在景侯府中?”皇帝问。

“是……不过那时候也不算夜里吧?我们是出来的时候闭门鼓才开始敲的。”

“嗯。”皇帝点了点头,“那你把当时所见的,静候三子的情况,再说一说。”

高邑怔了一下,他下意识的找了找勋贵堆里的顾辞久和段少泊,挺好找的,因为这两位依旧是一早见着的那个齐齐整整的模样,跟他们周围几个顶着鼻青脸肿脑袋的家伙形成鲜明的对比。

“高邑!你看襄侯作甚!莫不是等着襄侯给你打什么暗号?!”横里跳出来了一个家伙,披头散发、衣衫不整、满脸青紫。

高邑被吓了一大跳,赶紧解释:“陛下!小人……草民不是!草民就是觉得,当时又不是只有草民一个在场,所以草民这才忍不住找向襄侯世子和世子妃!比起草民,在场的各位大人该是更信得过这两位吧?而且当时还有顺天府的差役在场,若不信草民,何必要草民来呢?!”

皇帝看向高邑的眼神有点意外,刚看见他进来时吓成那个样子,以为他说话可能也是颠三倒四的,谁知道这还是挺能言善辩的。

高邑心脏咚咚咚的跳着,他属于那种事到临头反而能迎难直上的人。真胆小懦弱经不起风浪,那别管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他的店都建不起来了。所以再怎么怕,他都知道,必须得把事情说明白了。

“这倒也是,其实朕也是这么想的。”皇帝看向顾辞久,“不过谁让小久说你说的话最可信呢?所以我们就把你叫来了。”

“QAQ”高邑看顾辞久:世子爷,是因为我昨天不小心碰了世子妃两下吗?求饶命。

顾辞久站了出来道:“李叔信不过我,因为我好几次都把那个谁的腿给打断了。悔不当初年纪小,我头一回碰见他就该把他三条腿两条胳膊都打断的,不该手下留情,让他还能治好。”

“咳!”襄侯瞪顾辞久。

“陛下呀!我家麟儿都去了啊!”景侯想出来打顾辞久但是被人拉住了,于是开始哭。

“小久啊……”皇帝头疼,但那表情明显是宠着顾辞久的。

顾辞久摊手:“看,这不就信不过我吗?至于顺天府的差役……我们两边都信不过,那些人就是和稀泥的,正经事都不敢沾,明白话也不敢说。但也不怪他们,都是吃公家饭的,今天说了真话,回去可能就没了饭碗。”

不知道是顾辞久的语气太欠揍了,还是这场面太缺乏真实性了,反正高邑是没忍住,问了一句:“世子爷,那草民就是个做饭的厨子,您就不怕我说了真话,回去就被人砸了锅?”

“当然不怕,稻香村那里,陛下去过,我是知道的。其余人……永王?靖王?鲁王……”顾辞久挨个点了名,被点到的都点了头。

高邑这时候才发现,永王也在啊?

已经对高邑使了半天眼色,让他不需要担心,但一直被高邑忽略的永王。在发现自己终于被高邑正眼看了之后,有点小兴奋。可高邑很快就把视线挪开了,永王:“……”

“你家的饭菜是独一份的好吃,谁要是再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动你,那就是犯了众怒。当然,也有可能这个谁是破罐子破摔了。要不然,等出去了让陛下每天安排一队侍卫给你?你包了他们当天的吃食就好了。”

高邑心说这位也太异想天开了吧?可还真有几分心动,他到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只是觉得,要是皇帝的人在自己身边,按永王就不会总私下里去找自己了吧?

“你这小子,可真是异想天开!”皇帝在上头也笑了,他这大朝今天稀奇事也是真多,“不过,宫里的侍卫也是真的太闲了,让他们跑到外边巡巡街,也好。”

“多谢陛下。”顾辞久谢了皇帝,转过来道,“你看,高老板,你现在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了。”

“QAQ”我本来就没有后顾之忧……吧?反正是没有大忧!直到昨天被一个逗比中年帅哥拉着去吃饭,这就是一顿饭造成的血案!

不过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当然后边就开始真正的说案情了。幸亏他昨天还是看了一眼那个死人的模样的,虽然之后就给他吓晕了,不过那一眼也就够他说的了,十足的印象时刻啊!

在场的人,虽然专精刑名的人比较少,可都是人精,一听这现场的情况,心里就有个大概的。

围在景侯身边的几个勋贵,看景侯的眼神都有些复杂。静候刚才一直说他儿子是被乱刀砍死的,必然是府里进了盗匪,被他发现,盗匪怒而杀人。

这几位刚才帮着他的勋贵,那都是过去在战场上的老交情了。虽然也看不上他那个三儿子,可跟皇帝一样,给景侯两分面子。景侯对他这个三儿子有多宠爱,他们比其他人更了解,所以才不相信顾辞久说的,因为按照道理来说,景侯该是最想抓到凶手的那一个啊。

可这明摆着,是计划好的有目的的杀人,他有什么必要为凶手隐瞒呢?

都到了这一步了,景侯也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是没有意义了,干脆嘴一闭,头一低,不言不语了。

这情况,皇帝也不能逼他说话,尤其这死的不是什么重要人士,甚至不是什么好人。过去是景侯自己不惜一切代价要保护他,这个人才能一直活下来,现在他转而去保护那个凶手了……其实不少人都有一种“啊,他终于想通了”的感觉。

眼看着今天这就要退朝了,文臣那边却站出来一个:“陛下,当初您与景侯约定,您保景侯三公子一条活命,他百年之后,归还爵位。如今这位三公子意外身死,爵位可还要归还?”

这下众人的表情就更怪了,这确实是比较重要的一件事。

“当初陛下确实是保住了麟儿的一条性命,如今麟儿之死只是意外,臣如何还有脸面说什么爵位?”

高邑在此之前还没听说过景侯三公子的“英雄事迹”呢,到现在他才听出点味道来。想着那死掉的家伙,莫不是个混蛋?现在景侯这番话算是以退为进吧?那皇帝莫不是要应下来?其实这个景侯也够不是东西的……

皇帝现在最想掐死的是那个蹦出来多嘴的文官,他要是说依旧要收回爵位,可三公子年纪轻轻就死了,他要是说不收回爵位依旧朝下传,可三公子又确实多活了好多年。

这事本来皇帝想着的是私下里把景侯叫来,该怎么处理他们君臣自己商量。非得把事情搬到大庭广众上来,这怎么说?

景侯那说不要爵位,可是哭得可怜兮兮的。勋贵都低着头,一副谨遵圣意的样子。文臣都抬着头,瞪大了眼睛那是准备忠言逆耳?

“爵位还是要收回来的,不过到时候除了封户的银两之外,其余财产都可让你的子女带走。”皇帝想着当初就因为法外容情,才有今天的尴尬。而且……景侯家这件事的始末,其实皇帝是知道的啊!顾辞久和段少泊都给他写了密折呢。

皇帝之前还有那么三分怀疑,现在事情确实发生,他是彻底不怀疑顾辞久和段少泊所说的那些事了,对景侯更是只剩下了失望。明君多是杀伐果断之人,皇帝既然已经知道了真相,自然也不会对景侯再有什么怜悯。

景侯当即跪地谢恩,但高邑觉得,景侯好像是瞪了他一眼?极其凶狠的那种瞪,吓得他退后了一步,但因为是角度和距离的关系,其他人都看不见。

后来高邑就被要求退下了,昨天晚上死者的那个惨状不再继续转了,取而代之的是景侯刚才的那一眼。他之前还觉得顾辞久向皇帝求侍卫是一种很逗比的行为,现在他就开始盼着有侍卫了。

趁着在外边的那点时间,他向襄侯府的家丁侍从问明白了景侯家里的事情,于是那种古怪劲儿就更明显了——难道是后悔了,不想报这个儿子了,而是想把爵位传承下去?

等到襄侯爷仨出来了,顾辞久说:“在我们家住十天半个月如何?”

“承蒙世子厚爱,但是酒楼那边没人支应着不行……”

“让你住在这,又不是不让你管酒楼了。你每天愿意过去就过去呗。”

“但……”

“你不想夜里突然被人砍死吧?御前侍卫可不会给你守夜。”

“……”高邑犹豫,其实他可以找永王帮忙,但是除了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之外,他不想跟永王再有更多的牵扯。至于这位襄侯世子,那就更奇怪了,“世子爷,小人能问一声,您为何要如此帮助小人吗?”

“原因跟我为什么会做你做的饭菜有关,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不是信不过你,而是你大概不会信。再过一阵吧。不过我绝对是没有恶意的。”

高邑忍不住吐槽:“您的手艺这么好,难道还是跟我学的不成?”若真是跟他学的,必然不会是现在的他,而是未来的,那这位世子爷还是重生的?

“……”

“世子爷……你这眼神……”让我有点害怕啊。

“师父,您好聪明啊。”

)Д(高邑觉得,他现在昏过去比较好,可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的惊吓提高了他的承受上限,以至于他现在竟然依旧意识清醒!

“师父,我知道你不信,要不然你跟我回一趟家?我给你看看证据?”

高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襄侯家的厨房里了,他觉得其实自己不该来的,闭关这些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总归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

可是顾辞久已经开始做饭了,高邑的眼睛不知不觉就被吸引过去了。他做的也不是什么南北大菜满汉全席,他做的是鸡蛋灌饼、烧饼夹里脊、白吉馍夹腊汁肉,还有猪肉小丸子等等——章鱼小丸子里不放章鱼放小块的猪肉。

现在稻香村的主打早点,是豆浆、豆腐脑、豆包、各种馅料的包子、油条、煎饼果子,还有拉面、炒面和烩面。顾辞久现在做出来的,这些从根本上讲就是一个饼夹点什么的食物,是他准备冬天才推出的食物。那时候冷食卖不动了,把推车改一改,就能让小吃摊继续卖。

顾辞久要是做出来一样,高邑还能自我欺骗一下说是巧合,他做出来了一桌子。虽然这里边有的是改进型,比如猪肉小丸子,现代的时候章鱼铺天盖地的,这年代在内陆可没那么容易吃到章鱼,但加进特别卤制的猪肉,别有一番美妙的滋味。

“你……你真的……”

“所以说,师父啊,徒弟娶媳妇了,给点见面礼吧。”

“……”他真相穿越时空到未来,敲一敲那个自己的脑壳,问一问他,为什么找了这么一个混蛋徒弟?

“师父,我就跟你学了三年的手艺,所以知道的事情不多。但是,景侯家这件事,你放心,徒弟绝对是在帮你。也是在帮很多其他人。”

“帮我?这件事和我有关?”

“见面礼。”顾辞久伸手,刚被赶去泡药浴的段少泊带着一身药味恰好进来了。高邑就看他问都不问一句的,跟顾辞久十分有夫夫默契的,就站在自己面前了,并做出了与他那张正直面孔极端不符的行为——双手平举放在胸前:“师父,见面礼。”

“你们的脸呢?”

顾辞久道:“孝敬给师父了。”

“我到底为什么要收你当徒弟啊?”

“因为我在刀工上把你打败了啊。”说话间,顾辞久已经把一根大白萝卜雕成了一位踏着云朵的白袍小将军,“少泊,像你不?”

“不像,比我白多了。”段少泊皱眉,一脸委屈。

“那我给萝卜刷层酱油?”

“我在你眼里这么黑啊?”

“……”你们俩真的知道我还在这吗?刚才就心情复杂,现在心情更复杂了的高邑表示,“我啥都没带,没见面礼。”

“那师父就做个烤鸭吧,鸭子、烤炉和果木都已经准备好了,辛苦了。”这话不是顾辞久说的,而是段少泊说的,他拍了拍手,就两个下人各提了两只鸭子进来。

高邑一看,这鸭子还真是准备好了,看色泽就知道,这是烫好了皮,吹好了气,浇好了蜜糖水,在通风干燥处晾了至少一天了。

“行!我做!”这还是头一回,高邑用这种古代的大烤炉烤鸭子呢,上一回他做烤鸭还是在现代用电烤箱。

四只鸭子,第一只烤糊了,第二只烤得稍微过火。但这两只鸭子不是白白牺牲的!高邑手底下已经有分寸了,第三只和第四只的鸭子出烤箱的时候,是完美的酱红色,带着一股甜美香气,蜷缩着身体横卧在烤盘上,标准的绝世美鸭!

“多谢师父。”就在他做好鸭子的那一刻!段少泊和顾辞久出现了,一人一个,把他的鸭子带走了!

QAQ未来的我……你到底是有多想不开啊!

“师父,怎么不来?”正在高邑想着是不是去做一碗拉面填肚子的时候,段少泊突然跑回来了。

“哎?”

“辞久正要露一手刀工,师父不去看吗?”

“这就来!”

高邑在的时候,襄侯夫妇也已经做好等吃了。高邑一开始还没敢落座——昨天那是有皇帝带着,今天高邑可不知道人家侯爷是不是愿意跟他这个厨子同座。可他一犹豫,襄侯直接站起来,邀请他落座。

脸上一红,觉得自己今天一直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高邑,坐下了。

上一章:第249章 下一章:第251章
热门: 逻辑美学 猎艳北宋之阅尽群芳 被师尊鲨了后我重生了 欲望村庄情 山野情乱 女监狱男管教 大哥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 谁动了我的名字 囊中锦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