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上一章:第247章 下一章:第24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怎么会?贵店的厨子, 手艺没得说,这十两银子便是赏给灶上众人的。”襄侯拿出一张银票来, 放在桌上。

高邑看着银票却一点都不高兴, 因为他从襄侯的脸上看见了客气!这代表他言不由衷!代表他很可能吃过比自己的饭菜更好的食物!

高邑不高兴,他甚至都不想接这银票,即使他这一桌席面才十五两, 可他差这点银子吗?

——这年头顶级的席面也就十几两银子。

但正要追问的时候,高邑却猛然一惊,自己管住了自己的嘴,可他心里却是千回百转。

有人做饭比我好吃,那不是应该的吗?就我这个手艺, 上辈子的时候也就是开个三流餐馆的命,即便在厨艺上下了苦工, 即便做饭做菜都是真材实料, 可只要是手艺那就得讲天分的,有的滋味我就是做得比旁人差。

我就算是追问出来了做饭的人是谁,我难不成要打上人家去?或者找其他人把人家打杀了?这还不许做饭比我好吃了吗?

什么时候,我变得这么霸道, 这么傲慢,这么……容不得人了啊?我这是飘得太高了啊……

高邑原先还以为自己一直都挺谦虚的,对永王的示爱都能拒绝,今日才反应过来, 他对永王的拒绝源自他自己的不自信,可是在做饭这件事上, 他又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太自信了。

就这一会的功夫,高邑已经是一头一脸的汗:“多谢几位客观,这一桌酒席我们酒楼免单,希望几位下次还能光临。”

也不管这四位的表情如何,高邑飞快的说完这些话,转身就走了。他需要找个清净的地方稳一稳,回想一下自己最近的行为,好好反省自己。

襄侯夫妇想着这位是不是有毛病?

顾辞久和段少泊则悄悄互相传递了一个彼此都了解的眼神,

高邑的那番表情变化,再没有比他们更了解原因的了,这样才符合他的人物设定吗。虽然一时因为巨大的成功有点发飘,但只要轻点一下,他立刻就能反应过来,正视自己。

四人吃完了这桌席,离了稻香村。等到了家里襄侯夫人才道:“小久,为娘还是有些饿,去做一碗豆腐羹。”

“好,我这就去。”顾辞久应得干脆,拉着段少泊一块去了厨房。

做豆腐羹用的时间也不多,也就是一刻多钟,豆腐羹让他端上来了。一家四口,一人一碗,都埋头苦吃,一声不吭。

“稻香村的吃食虽好,但我吃的时候觉得差点,还是小久的手艺合口味啊。”吃完了一抹嘴,襄侯夫人笑嘻嘻道。

不过这也是看只有他们一家四口的时候,她才会说这话。否则顾辞久一个世子爷精于庖厨,说出去实在是不好听。

“不是合手艺,是小久做的确实比咱们吃的好吃。小久,今天咱们那座不是你师父亲手做的席面吧?味道实在是差了些。”襄侯的舌头更灵一些,“有的菜咸味太重,有的菜直接就用酱喂遮住了食材本身的香味。”

“应该确实是我师父做的,咱们吃到一半的时候,不是来了个送果盘的青年吗?那位就是他本人。”

“咦?!”

“大概是看咱们吃得太少了,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来问了。”

“哦!要不然他态度突然一变?”襄侯恍然。

襄侯夫人捂嘴一笑:“该是奇怪怎么有人的手艺比他好吧?却不知道我们小久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小久啊,你说今晚上咱们吃什么?”

“今晚上……咱们包素饺子吧?”

“这时候吃饺子?”襄侯夫人惊讶。

“想吃就吃呗。”襄侯笑嘻嘻。

这家子准备做饺子的时候,稻香村又迎来了一个饭菜吃得不快的客人,甚至,这次的客人许多饭菜吃了两口就直接不吃了,之前那一家子至少还吃下去了六成。

刚调整完自己的高邑顿时又不平静了,这回他也没装赠送果盘的,而是直接以大厨的名义上了楼,一鞠躬,直接就问:“这位客官,可是小店的饭菜,不合您的口味?”

吃饭的是个看起来保养得极好,气质也十分不错的帅大叔,他听了高邑询问,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一遍:“你就是高邑?”

高邑心里一凛:“正是小人。”

帅大叔点点头,这才道:“你的菜式很新奇,刀工也还算可以,但……你这菜炒得味儿太重,油也太重了。”

高邑脸上发热,他上辈子开的饭馆,就叫高家馆子,他卖剁椒鱼头、水煮鱼、麻婆豆腐,也卖肠粉、虾饺、叉烧包,他卖的是彻彻底底的中国菜,八大菜系有名的菜他家都有,甚至他还搞了烧烤、麻辣烫和火锅。

他自认为已经尽量去靠拢这些菜的原汁原昧了,可实际上并不是如此。有很多比较高端的老饕,或者厨师界的同行,做出过跟这位帅大叔相同的评价。就是不管什么菜,都味重,油大。

他饭菜的好味道,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好味道,而是调料和酱料覆盖出来的味道。

“受教了。”高邑又是一行礼,他穿越之前还在寻思着怎么改进,或者是否专精一个菜式,可穿过来之前先是忙于谋生把这件事给扔在了脑后,后来……后来不是飘了吗?自以为自己的手艺天下无敌了。

今天一天内受了两次打击,倒是让他受益匪浅。

这位帅大叔,也是当今的皇帝陛下,看高邑的反应,倒是挺喜欢的,当然不是那种喜欢。他是怀着吃“小久师父”的饭菜来的,在吃过了小久的手艺后,这入口的滋味就有点失望了。可是看这位厨子的为人,倒是不错,而且,这些菜毕竟是他首先创新做出来的。

→_→当然再跟小久学学,做得更好点就好了。

“高邑,你可想去尝一尝手艺比你更好的厨子?”

高邑眼睛一亮:“多谢这位大人!”

“成,那就跟朕走吧。”皇帝站了起来,摆手示意。

“是!”高邑开开心的跟着走了两步,可是走出包间的瞬间,他才猛然反应过来:刚刚这帅大叔说的啥?朕?这不会是我想的那个谁吧?

虽然永王都跟他表白了,可是……皇帝这个“东西”,距离高邑还是太遥远了点。

等到跟帅大叔一块坐上骡车,他就一直(自以为)悄悄的看着周围帅大叔。

闭目养神双手交叠放在小腹上的皇帝,微微把眼睛睁开一条线,看这小孩这样,就笑了:“朕就是皇帝,要带你去的是襄侯家里。”

“哎哟!”高邑顿时就吓了一跳,他虽然骨子里认为人和人是平等的,可他又不是愣头青,皇帝啊,这是一言不合就能要了他命的人,噗通一声高邑就跪下了,“陛下,草民……”

“没事,起来吧,”皇帝虚抬手,搀扶了一把。

高邑看这位帅大叔笑得温温和和的,壮着胆子站起来,坐回去了。不过这回他坐得特靠近角落,总有一种要是路太颠簸,他就要从车上掉下去的感觉。

可皇帝还是感觉到了他与旁人不太相同的大胆——换个寻常厨子还能有胆子继续跟他共处一车?或者退一步讲,即便不敢跳车,那也得蹲在地上不敢起来了吧?

之后一路上,皇帝又问了些高邑家里的事,还有他手艺的事情,对高邑自学成才的过程表示由衷的肯定。皇帝是一直笑嘻嘻的,高邑身上却是汗湿了又干,干了再被汗浸透,后悔不已答应出来找同行。

他那些借口,普通人尚且有将信将疑的,像是永王明摆着就是不信,只是他们找不到另外一种解释,又需要他做的饭菜,这才不与他多言。

高邑就担心,皇帝会不会因为他的欺君之罪,直接把他砍了?

皇帝却看这个小孩面上镇定,其实寒毛都竖起来的样子,觉得有意思——反正今天出来就是为了玩的,这在车上又无聊,逗弄逗弄小孩挺好的。

好不容易到了襄侯府,高邑只觉得命已经去了一半了。

皇帝不欲多事,所以敲响的是襄侯府的侧门,门房拿了皇帝的玉牌进去,没多久门就开了,等到他们一行进了府,一家四口这才正式迎驾。

皇帝则是很不要脸的第一句话就是:“今天晚上吃什么啊?”

众人:“……”

襄侯硬着头皮道:“吃素饺子。”

“素饺子?你们手上还真有面粉,这是包着一半,朕就来了?那朕也掺和一手吧。对了,小久啊,只吃素饺子也不好啊。你再给弄几个硬菜吧。”

“遵旨。”

“小家伙,娶了老婆倒是跟朕生分了!”皇帝过去就给了顾辞久一个脑瓜崩,“不要辣的。”

真不想承认这老不修是自家皇帝的众人:“……”

高邑则被小吓了两跳,第一他是没想到,这个做饭的真的是襄侯世子?第二,他之前以为那位在京里挺有名的襄侯世子是边上高高瘦瘦挺帅的那个,谁承想是另外那个虽然也不矮但白净漂亮的花美男。

高邑是想跟着去看顾辞久怎么做饭的,可他不好意思,皇帝没说他就不敢提,只能老老实实的被拉着去包饺子了。

这襄侯家调了三种素馅,素茴香、鸡蛋豆干、木耳笋干,高邑没尝,可是闻着味道就知道这三种陷都是不错的。高邑想着,皇帝虽然没答应他去看人家做饭,但这包饺子他一样能包出花来。

因为是存着较艺的心思,高邑手上动得飞快,襄侯夫妇包一个,他已经好了三个,而且是真的花样的饺子:荷花的、元宝的、金鱼的、三角、四角、五角、小布袋的、小揪揪的,还有说不出来像什么但就是好看的。

襄侯夫妇也不自己包了,就给他擀皮。皇帝……皇帝他搓着一块面,已经玩了半天了,包饺子这事显然跟他没关系,他就等着玩和吃。

饺子端下去煮了,襄侯和皇帝在刚才包饺子的大圆桌上下起了围棋。襄侯夫人告退,高邑发呆。

然后饺子没上,菜先上来了。菜的量很大,不过就两道,一个粉蒸肉,一个口水鸡。

粉蒸肉最重要的是外边那层蒸肉粉,口水鸡最重要的则是蘸料。

本来桌子上有襄侯跟皇帝,是没有高邑坐的地方的,可皇帝一句:“高邑,坐。”

高邑一咬牙,就坐下了。在这个世界,他一路走来,那么多人帮他,永王带他来京城,皇帝现在带着他来襄侯家里,都是因为他的手艺,那他也要抓住一切机会完善自己的手艺,其它的都是虚的。

所以既然坐下了,高邑也就一点都不客气了,一筷子粉蒸肉夹起来就塞进了嘴巴里。粉蒸肉的外皮口感滑软滋味咸线,一口咬下去,里边的五花肉肥瘦适度不柴不腻,各种调料的滋味把猪肉的滋味整个烘托了出来,还有肥美的肉汁在口中滑过……

口水鸡已经被切成了小块,在蘸料中蘸过塞进嘴里,不用嚼,只是抿一下骨肉就分离了开来,原以为鸡肉煮成这样该是没了滋味的,可甜辣味道的料却遮不住鸡肉特有的浓香。

高邑的脑海里已经没有其它念头了,只剩下一个字——吃!

而接着出现在高邑脑海里的下一个念头,则是——这吃完了?

这两样菜可都是满满的一小盆,按照这个量来说,别说是三个人,就是五个人吃也够了,但就靠他们这仨……高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他这时候才觉出来撑,不过感受一下嘴巴里的味道,想一想要是也还有肉还有鸡?口水立刻就泛滥了!有一种“扶朕起来!朕还能吃!”的豪情。

偷偷看一边,那位真的“朕”大概也是一个意思。

这时候顾辞久和段少泊就端着饺子来了,一人给了一个醋碟,再一人分了三个饺子。

“小久啊……朕好不容易来你家一趟,你就给朕三个饺子吃?”眼看着那三大盘都让顾辞久放在他们两个小的跟前了,皇帝不乐意了。

顾辞久道:“陛下啊,这要是给您撑了个好歹的,我们小两口就得到西边吃沙子去了。”

“谁说的?朕不撑!嗝!”皇帝一拍桌子,打了个饱嗝。

“陛下啊,您吃了三个饺子,我再给您上一碗汤,您看怎么样?”

“唉……好吧!”皇帝也脸红啊,他老大的年纪了,结果在小辈面前丢了这么大一个脸。

三个饺子,都是素馅的,可各有各的鲜美,各有各的口感。而且即便沾了醋,饺子的味道也不会被醋味压制住,反而是有了另外一种滋味。

高邑舔了舔嘴唇,他这时候就嫉妒牛有四个胃了,他要是也有四个胃那该多好。没的吃,到是让他有空闲看其他人了,皇帝是不敢看的,襄侯跟他没什么关系,就只剩下那位应该是厨子的襄侯世子了,可看了两眼他就把视线收回来了。本来就撑得慌,又被朝下强塞狗粮,这是肚子爆炸的节奏!

——不是都说古人矜持吗?

顾辞久和段少泊其实也挺矜持的,没干什么你喂我一勺子,我喂你一筷子的事。可是吧,这两个人,咬一口饺子,看一眼身旁的人;吹一吹饺子,看一眼身旁的人;沾一沾醋,还是看一眼身旁的人……

就好像如此美味的饺子只是他们的佐料,旁边那人才是他们彼此的大餐。

饺子是鲜的,醋是酸的,狗粮是腻腻歪歪的甜。

万年单身的高邑真想举起火把,烧死这对秀恩爱的!

汤是下人端上来的,但显然也是顾辞久做的,就是很简单和平凡的酸辣汤,酸和辣的味道既平衡又恰到好处,酸得爽快辣得过瘾,吃撑了的胃舒坦了许多。

“吃饱喝足啊……行了,朕走了!”饭后端着一杯茶惬意的眯了一会,皇帝站了起来。

高邑想留下可是又没有借口,只能跟着皇帝一块走了。但等出了襄侯府,皇帝却是一句:“高邑啊,咱们下回再见吧。”扔下高邑,自己上了车就走了。

抬头看天都黑了,有点路痴,还被扔在了个陌生地方的高邑:“……”

这位老帅哥是个明君?这个国家真的没问题吗?

“高老板,上车吧,我们送您回去。”

“好!好!”都没来得及转身,高邑就高高兴兴的答应了,可转过身看见说话的是谁,他就开始后悔自己答应得太快了,“世子爷?”

“怎么了?高老板不上车吗?”

“……”高邑的心情在冒着迷路的危险,用自己的两只脚走回去,但更大可能是走到宵禁后让巡城兵丁给抓进顺天府,和让这位厨艺高超,但很大可能是穿越同行的襄侯世子送自己回去,之间,反复跳跃,最后,他还是决定上车。

人家世子的身份,真要找麻烦,不会是这种弯弯绕还暴露了身份的法子,对方应该是善意的。

等上了车他这才发现,那位世子妃也在,高邑有种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怪异……

“高老板,在下从您那偷了不少的师,今日是专程来道歉的。”

“偷师?世子爷的意思是,您吃着我的菜就知道东西是怎么做的了?”

“八九不离十,不过,再加点我自己的调味也就差不多了。”这也不全是假话,确实高邑做的饭菜,顾辞久都能一口尝出来他加了什么。

高邑是不太信的,但人家这么说了,他也只能信:“世子爷天赋异禀,若您不是世子爷,在下可是真要拜您为师了。”

“现在也行啊。”

“……”高邑觉得,自己今天可真是无语太多次了。他真想问问这位世子爷,说好的来道歉的呢?怎么突然间就强迫收徒了?

“不过不拜师也可以,高老板若是愿意,每日过来看看我做菜如何调味,我也是荣幸至极。”顾辞久掏出来了了一枚玉牌,“拿着这枚玉牌,高老板随时都能……”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忽然就从车外传了出来。

以防万一,车夫立刻就拉停了骡车,顾辞久和段少泊也直接就把手按在自己腰间的刀柄上了。

又过了一会,就听见东北方向闹腾起来了,有不知道谁家的家丁来到了他们的马车前,带头的人呵问道:“车上的是何人?!”

“襄侯世子。”顾辞久撩开帘子出去了,将自己的腰牌给这些人看。对方看完之后只有些意外,却并没有惊恐或胆怯的意思,这说明这些家丁的主家身份也不低。

段少泊【大师兄,咱们是碰上‘那个’案子了吧?】

顾辞久【……还以为要过两天,没想到今天今天就开始了。小师弟,你说要带上高邑吗?】

段少泊【还是带上吧,以防万一。】

顾辞久【也是……】

打头的家丁没说话,把腰牌还给了顾辞久,可他后边的那个家丁却不依不饶:“世子爷,您这车上貌似还有旁人?能否……”

顾辞久一笑,语气温温和和的道:“车上的是我老婆,你们想看,行,我也不难为你们,但是看了的,都得给我把一双招子留下来。还看吗?”看他好说话这就得寸进尺了?

找事的家丁缩了,打头的家丁拱手行礼,一个腰弯下去快对折成直角了:“是小人冒犯了,还请世子爷不要怪罪。”

“想我不怪罪也行,先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吧?”

“小人等还有急事,可否只留一个人给世子爷讲讲究竟?”

“拦我还要查车的时候怎么不说有急事了?行,你们留个能说清楚话的人就可以。”

于是一个家丁留下,其他人匆匆忙忙的走了。而要说发生什么事了呢,也简单,就是景侯的三公子,刚刚发现被杀了,他们都是出来捉拿凶手的。可要是再问详细的经过,这家丁就咬紧了牙不开口的。

“赵叔叔家的家风一向森严啊。”顾辞久言不由衷的赞了一句,然后笑嘻嘻的说,“这事有意思,我也去掺和掺和。”

那家丁脸都绿了,我们家三公子死了啊!你来掺和?!可是敢怒不敢言啊。

上一章:第247章 下一章:第249章
热门: 17栋男生宿舍 天字一号缉灵组 师尊在透过我看谁 男欢女爱 穿成霸总拐走炮灰 死亡万花筒 机械降神 悬命游戏 被师尊鲨了后我重生了 乡村美少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