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上一章:第246章 下一章:第24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新婚第一天, 两人起来,洗漱。

按照规矩, 新人本该一起来就就去给爹娘敬茶, 可顾辞久愣是去做了一锅鲫鱼汤,让段少泊喝下去了一碗,两人才朝着正院去了。

顾辞久的院子跟爹娘挨得挺近的, 可毕竟是两个院子,中间有一条走道,还有几条细细的分支窄路。两人走到半路上,就听见其中一条窄路里,传出了哭声。

顾辞久眉头一皱, 扭头吩咐道:“等我们过去了,这几个哭的, 都安排去大厨房干活。”

“是。”

段少泊歪头看着顾辞久:“你原来的相好?”

“怎么可能?!”顾辞久对这些天道安排的身份最满意的一点, 就是都是处。他和小师弟都没有处子情结,可是处的话,代表着感情矛盾少。否则顶替了原主,背负着他的身世就罢了, 还要接收一群旧爱?那还不如赶紧下一个世界松快。

“从开始张罗着跟你成亲的那天开,我就把院子里的丫头婆子都送走了。反正我们家地方大,总能有地方安排这些人。小厨房也是那个时候加盖的,这怕是有丫头还不死心。”

“你的……”段少泊担心的看了一眼顾辞久的额头。

他用抹额遮住了眉心的孕痣, 但这些在他身边长大的丫鬟,怕是多少都知道一点究竟吧?

“无妨。这事会传到我娘那去的, 稍后她应该也会接受。”

顾辞久既然这么说,段少泊也就放心不再说话了。

两人这一路走得慢悠悠,那边襄侯夫夫却早就等得着急了。这两口子都是天不亮就爬了起来,之后不但让下人一趟一趟的跑过来看动静,他们自己也跟屁股底下着了火一样,坐不住。

好不容易听说那对新人起了。两人总算坐下了,可还是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再派了下人去打听——世子正在小厨房里做鲫鱼汤?!

襄侯夫人:“这个不孝子啊!”

襄侯:“有了媳妇忘了爹啊!”

可还是让人不断的跑去看,总算,两人来了,又听说半路上有下人哭?

刚还骂儿子不孝顺的夫妻俩脸都黑起来了,他们俩确实也对儿子娶的人不满意,可他们俩是谁啊?!是顾辞久的亲爹亲妈!如今人嫁进来了,那就是他们老顾家的人了!是好是歹都是老顾家的家务事了,哪里容得旁人多嘴?!更何况,还是自己家里的下人!

“大厨房哪容得下这些多嘴的!直接送到浆洗房去!”

世家大族的家仆最辛苦的地方,一个是洗衣服的,一个就是倒夜香的。不过襄侯夫人这已经是心善了,否则这种丫鬟已经算是有爬床嫌疑了,还是家生子的,直接打死了她娘老子也是要道声好的。

“我就说不该给他身边安排那么多丫鬟,一开始都是小子多好?”襄侯忍不住埋怨老婆。

“你说得倒是轻巧!小久可也得是个小子啊!”一被埋怨,襄侯夫人越发觉得心塞了,眼泪当时就下来了。

她儿子那可是个双儿啊,最开始她还想着让儿子嫁人的。这要是真嫁人,他房里头一群小子,那哪里说得过去?

“我的错,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襄侯拍了两下自己嘴巴,一不小心挂到了自己的胡子,扯下来了两缕,疼得他嗷嗷叫。

夫妻俩正闹腾着顾辞久和段少泊来了,两人赶紧整理好了自己。就是襄侯夫人烟圈还有点红,襄侯一直都修剪得漂漂亮亮的山羊胡,看起来有些怪怪的。

就见顾辞久拉着段少泊的手,从外头走进来了。从他们俩迈门槛开始,顾辞久的眼睛就一直挂在段少泊的脸上,连那么一点点的余光都没分给襄侯夫妇。

大早晨起来到现在,连口水都没喝的老两口,只觉得眼睛疼、嘴巴酸、胸口堵。

觉得儿子被抢走的夫妻俩,非常非常的都想给这个不讨喜的汉子媳妇找点毛病,可是等到小夫夫朝他们跟前一跪,顾辞久笑得一脸的阳光灿烂的抬起头来,叫着:“爹!娘!”

夫妇俩对视一眼,难为人的心思就都淡去了——本来也不是那种苛刻人。

娶媳妇为的还不让儿子人生完满,日后的生活能幸福如意吗?看儿子这笑得花都开了,明摆着是满足到不能再满足了,那就这样吧。

“好孩子,都起来吧。”喝了茶,把两人都叫了起来,一家四口吃了早饭。本来就该让小夫夫回去,可顾辞久把人送回去之后,自己又回来了。

“爹,娘,我没跟少泊同房。”

“啊?儿啊,你是不是……”襄侯下意识的就去撩顾辞久的衣裳下摆。

“爹!我没毛病!我是下不去手,少泊太瘦了,就是皮包着骨头,而且他关节都不太对,像是家里几个老叔叔生病的那种样子。我想着,是不是先让孙叔给他调理调理身体。”

“那段家可是真够心黑的。”襄侯夫人皱着眉感叹。

至于请大夫的是事情,当然不会否了。就是顾辞久走了,夫妇俩就谈起来了,是不是给顾辞久纳妾的事情?毕竟段少泊他是个汉子,连颗蛋都生不出来。另外他身体也太差,两人也觉得他伺候不好顾辞久。

不过,这事顾辞久是不知道的。

孙叔是襄侯家的医药供奉之一,拿手的就是治骨伤骨痛,毕竟襄侯这是时代征战的人家,家将家丁,就连历代襄侯也少不了有这方面的病痛的,毕竟铁甲将军夜渡关啊。

请了孙叔,顾辞久又从外边请了京里两位有名的,调养脾胃的老大夫,一块来给段少泊会诊。虽然真说调理身体,顾辞久比他们都有手段,可总得有个挡箭牌啊。

之后就是三朝回门,回的自然不可能是过去那个段家,而是靖远公府。

虽然这个亲戚是假的,可是靖远公府和襄侯府都愿意维持住亲上加亲的表象。

顾辞久和段少泊到门口,他两个名以上的大舅哥就跑出来了,显见是一早就等在门房的。

小夫夫被迎进了家里,宴席早就摆上了,一家子吃吃喝喝。

因为名义上段少泊是个双儿,靖远公府这种勋贵武将世家也没许多大家族的那种规矩,所以直接就让小夫夫坐在了汉子们那桌。虽然这个孙子是被皇帝一道密制,外加三女婿的哀求收进来的,可顾辞久真的老靖远公的外孙子,所以,这顿饭吃得还是热闹的。

吃完了饭,老爷子也没让他们俩离开,园子里请了戏班子和杂耍班子,众人吃吃喝喝玩玩闹闹。

顾辞久正与段少泊说笑呢,他大表哥过来与他耳语了一番,那意思是他大舅有事求他帮个忙。

顾辞久应了一声,跟着大表哥走了。

他大表哥把顾辞久带进了一处小院,大舅和大舅妈站在院外头,看他来了两人是又高兴又窘迫。刚在席上就看大舅和大舅妈脸色都有些不好,这时候大舅妈哭得眼睛都种了。

“大舅,大舅妈,这是怎么了?”

“唉!冤孽!冤孽啊!你……”大舅想说,可实在是觉得丢脸,嘴巴张开,怎么都说不出来。

最后还是大舅妈哽咽着,一点一点把事情给说明白了。

原来他那个表妹段怡儿,已经两天不吃不喝了,说要是见不着他,她就把自己活活的渴死饿死。

顾辞久皱眉,段怡儿不吃不喝找死这事,让他立刻就想起来原主了,可是段怡儿能跟原主比吗?看着为了段怡儿这么丢脸的事都跟他这个大外甥说,还一脸恳求的大舅和大舅妈,顾辞久在心里摇了摇头:“大舅,大舅妈,你们放心,我一定把表妹劝好了。就是……一会还请让我自己进去,不是让我和表妹单独相处,是大舅妈在外头站着,只让我单独和表妹说话就好了。”

“多谢!多谢!”夫妇二人赶忙道谢。

顾辞久进了段怡儿的闺房,门敞着,大舅妈李氏就在外头看着。

段怡儿大概是早知道顾辞久回来,所以换了衣裳,头发也是盘得好好的,房里也熏了香。看见顾辞久,她立刻笑了起来。

“表妹,没有段少泊我也不会娶你,我天生喜欢带把的,喜欢双儿。”顾辞久一进门就把事情说明白了。

“不!表哥!我知道,这是我爹我娘让你跟我这么说的!你只是为了让我死心!”她想过去顾辞久的身边,不过这两天的不吃不喝她可不是作假的,是真的起不来床,挣扎了一下,又坐了回去。

“……”顾辞久深吸一口气,“表妹!你有病吗?你对我有意思这事,我又不是第一次知道了。大舅和大舅妈早两年就暗示过我爹妈,我想娶你,你早就是我媳妇了。不过你有些话也是没错的,我就是为了让你死心。我刚刚新婚,哪里耐烦跟你废话!”

段怡儿脸色变得青灰:“表哥!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有哪点比他差?!”

“我不是进来就说了我哪点不喜欢了吗?你是个女的这点我就第一个不喜欢!”顾辞久真觉得她有病,“或者你也跟我说说,你哪点比他强?”

“我哪里都比他强!”

行了,又绕回去了,这姑娘就是魔怔了,该看病吃药,而不是找顾辞久。可是那大舅和大舅妈人是真的不错,而且靖远公府是帮了他一个大忙,给了小师弟一个再合适不过的身份,老两口厚着脸皮求到了他面前,他就得尽自己所能帮上忙。

“强?一个大小姐找一个成家立业的男人,哭着嚷着说自己比人家和和美美的伴侣强,你管这叫强?”

“我、我……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这么做是因为我真心喜欢你啊!”

“可我膈应你啊。我觉得你不自爱,不知廉耻,我看不见你身上有强的地方,只想捂着鼻子赶紧跑。”

“!!!”顾辞久这是下了重药了,段怡儿瞪大眼睛看着顾辞久,咬牙切齿的哆嗦了起来,就跟犯了羊角风似的,“滚!你滚!你快滚啊!”

顾辞久当然是转身就走,出来看见哭得稀里哗啦的大舅妈。顾辞久还想大舅妈会不会给他一巴掌呢,可大舅妈却反而满脸是泪的对他笑了笑,还行了个福礼,顾辞久赶紧让开,三窜两窜的跑了。

三朝回门之后,顾辞久和段少泊就过上了做饭吃饭、练武、泡药浴、外出踏青这种清闲到近乎玩耍的日子。

中间唯一一次的“正事”,就是两人走了一趟刑部,买下了几个仆役。这都是段青云那个人渣家里的仆役,段青云砍头要到秋后,可他家里其他该发配的,和该发卖的人都到时候了。

这几个仆役都是根据原主的记忆,为人比较好的。不过他们也不会让两人收到身边近身伺候,而是放到了他们家的庄子上。

另外段少泊还去段家其他人跟前绕了一圈,那些人或哀声求救,或破口大骂。段少泊自然是一个都没有管的,段青云的这些妻妾子女,真的是没有一个好东西。

那里边最小的孩子刚八岁,可这孩子五岁的时候就会朝原主的饭里撒尿,再让原主吃。原主不吃,他就连续几天都这么干,那几天倒是少有的原主一天三顿饭都给送来了,不过原因大概是其他人也都想看原主的笑话。

不过原主还是挺能咬牙的,他知道这次要是吃了,下回他饭里的东西,那就不只是尿了。后来饿到昏厥,可那时候刚巧是临近过年,这孩子的娘怕真大年下的把人逼死了大家脸上都难看,才劝住了自家孩子,又给原主送了两天稀饭,这事才算作罢。

还有几个看起来娇美温柔的庶出妹妹,她们处处比不上孙氏嫡出的女儿,很多时候就拿同样嫡出的原主出气。灌原主辣椒水,大冬天的拿水浇原主,有一回还让下人拔了原主脚上的两个指甲,原主的胃病和风湿有她们的一大功劳。

而且这些孩子对原主至少还会给他留一命,或者尽量不给他留明面上的伤痕,他们对下人更黑。每个月里段家都得向京郊的乱葬岗里,扔上两三个人。

对着这些恶魔转世一样的小孩子,段少泊只会庆幸这时代没有未成年人保护法——这种人真的懂事之后就会变好吗?谁信!

他们都以为段少泊死了,在皇宫里头服毒死了。可是现在他竟然嫁给了俊美又得皇帝青眼的襄侯世子,等待着他的是,是一辈子荣华富贵,他们怎么甘心!

但是对不起,不甘心也得甘心了。段少泊就是来让他们不甘心的。

回家的路上段少泊摸摸胸口【这种借尸还魂的身体,是跟那种正常交易得到的身体不一样。之前一直胸口有些憋气,我以为是身体不好,现在却是舒服多了。】

他原本也不是会去仇人面前显摆的人,这次来真的只是为了买下那些帮过原主的仆役。可一时冲动就是想来看看这些“家人”,顾辞久对他又是千依百顺,他们俩当然就来了。

顾辞久【系统,下回问清楚了,这种借尸还魂的买卖,我们不接。】

系统【嗯嗯!下回一定不接!】

不用问,系统都知道原因——无论好的还是坏的,旁人的感情和执念就是旁人的,顾辞久不想让任何的“旁人”干扰到自家小师弟。

系统答得干脆,顾辞久也满意。

反正这回之后,他和小师弟的生活就恢复了正轨(吃喝玩乐)。

等到五月,天气热了起来,襄侯一家子都搬到了京郊的庄子上去避暑,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八月末了。

段少泊走的时候是坐车走的,回来就是骑马回来的了,他的身体已经强健了许多。原来他的肤色明明就是比蜜色略深一点点,按理说还不到黑,可看起来就是让人觉得黑,那种鼻子眼都看不清楚的黑。现在就不是了,

“卖奶冰咯!新鲜做好的甜滋滋的奶冰咯!”

两人就看见街上有人拿着的……正是冰激凌啊。虽然看起来有点粗糙,不像是薄脆的甜筒,倒像是华夫饼的那种大块的尖桶脆皮,可上面盛着的圆球,确实是冰激凌无疑。

顾辞久和段少泊对视一眼,都明白,这是气运之子高邑来了。他打开京城市场的第一炮,正是夏天里卖的冰激凌,看来稻香村果然已经如剧情一般的开张了。

“儿啊~”襄侯夫人撩开了马车帘子,叫了一声。

“是!娘!”都不用襄侯夫人说第二遍,顾辞久就骑着马过去了。

高邑寻来卖甜筒的人,多是孤寡的老人,他做出地球华国八十年代卖冰棍的那种箱式手推车,车里放着厚厚的棉被,让老人们推着,四处售卖奶冰(冰激凌)、冰棍和冷饮。

而且只要推出新的冷食,高邑店里还没有呢,这些老人家的推车里却已经先有了。所以常常有大户人家的家丁守在他店门口,老人一早推了装满新冷食的车出来,他们直接就一车一车的买走。

即便天气已经不再酷暑难耐了,可这些美食一样卖得火爆。

“奶冰怎么卖?”

“两文钱一个球,我这有樱桃味的、西瓜味的、桃子味的,还有薄荷味的,这位公子您看您要哪个?”

“大爷,您先给我一样来一个,然后您跟我一块走吧,您这车里剩下的,我都包圆了。”

“我这车里不止有奶冰,我这还有冰棍,还有醪糟。”

“也都要了!”

“好的。”老人家也没多激动,这种包圆的事情,看起来是遇见不少。

顾辞久先拿了一样一个,回去都递给他爸了——襄侯也跟老婆大人一起坐车,这种事自然不会假于人手了。

“你和少泊不要吗?”

“少泊胃还没好,吃不了这些太凉的。”顾辞久甚至都不敢做糖葫芦(虽然是夏天,走出来糖就要融化掉也是原因之一),一直以来做的都是养胃的,口感柔软也比较温和的食物。而因为吸收不好,段少泊让他好好的养了这段时间,也只是稍稍长了些肉,脸色变好了些而已,看起来还是瘦得心疼。

结果……襄侯竟然比襄侯夫人还要喜欢吃奶冰?!

再结果……襄侯拉肚子了……

那是自己的老爹,当然连笑都只能偷着笑啦。

等到襄侯的肚子好了,一家四口也知道了这个奶冰的由来——京里开了新一家酒楼,叫做稻香村。

得到消息后,襄侯夫妇看顾辞久和段少泊的神色都有不对。虽然之前心里也肯定了他们俩确实是过了三年又回来的,可这事实放在了眼前,还是让人心惊。

“那位高老板,说起来也是小久的师父了吧?”襄侯夫人问。

“算是,而且……按照小久说的,他是帮了高老板的忙,可也接着高老板的酒楼,做了不少事。”

“那咱们还是得去看一看。”

“对。”

襄侯夫妇一致决定,今儿个就去稻香村捧场了!

顾辞久和段少泊也一致觉得……这对爹娘,想去捧场的心思也就占了五成,另外五成怕是想去尝尝高老板的手艺的。

不过从下决定之后,又等了四天,他们才能去稻香村,因为要排位子。稻香村一楼和二楼是自助,三楼一共有十个单间,明天从中午到晚上一共只供应五十桌。如果外头有人叫席面也可以,不过也算在这五十桌里头,所以是供不应求。

→_→所以根本就不需要捧场好吗。

襄侯还是用了点手段,从别人手里抢来了一支签。

四口人在稻香村吃到了一半,有人敲响了包厢门,就见一个长得很是清秀的双儿推进来了一辆餐车:“几位,这是我们酒楼今天特别赠送的水果拼盘。”

襄侯夫妇道一声好,拼盘放下了。

那双儿却没走,又问:“几位客官,可是吃得……有什么不好吗?”

这位双儿,自然就是气运之子高邑,而他来的原因,就是这一家四口吃得并不算多。虽然菜只上了一半,但其他包间……不,以高邑在这个世界开酒楼的经验,他们是头一个在品尝了菜肴之后还有心思说话,而不是第一时间吃得盆干碗净的人。

上一章:第246章 下一章:第248章
热门: 想和校草分个手[穿书] 穿书后我变成了反派的剑灵 乡村艳事档案 道医 妻乃殿上之皇 失家者 非常女上司 如何建设一间鬼屋 乡村浪子迷情记:香艳办公室 自投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