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上一章:第245章 下一章:第24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皇帝明明是话只说了一半, 而且根本没正儿八经的答应下来什么,这就让顾辞久一句抢白给闹得变成赐婚了。

“你这小混蛋!”襄侯过去拍了顾辞久两巴掌, 顾辞久只顾着傻笑, 没像刚才那样躲闪,硬受了这两下。

“你这混小子啊,该打。”皇帝也无奈指着顾辞久哭笑不得, “但让你娶归让你娶,咱们事先可说好了,他要是有不规矩的地方,下回朕赐的酒可就不是让人睡一觉就没事的了。”

“是!谢陛下!”

“谢陛下。”襄侯也跟着儿子谢旨。

皇帝冷哼一声:“以为朕没看出来,你们父子俩演的就是红白脸啊。子袍, 小心你儿子娶了媳妇忘了爹。”

“嘿嘿。”襄侯傻笑,“陛下英明, 陛下英明。”

襄侯和顾辞久爷俩总算是走了, 皇帝赶紧站了起来,双手揪自己的大带:“孙兴德!快来给朕松快松快!”

吃饭的时候还没觉得,吃完了就觉得大带勒得难受了,无奈襄侯父子俩一直在, 为了自己的威仪,皇帝只能忍着。

孙兴德赶忙上来给皇帝松开了大带,里边的带子也都松开了,将军肚舒舒服服的甩在外头, 皇帝总算是满意了。

“孙兴德,小久做的饭菜, 御厨学得怎么样?”

“陛下,奴婢问了,该是能有八分。”

皇帝点头:“有八分就好,否则朕实在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吃饭了。影一!”

“小人在。”

“派出你的人手,半年之后若是有人开了一家叫做稻香村的酒楼,立刻给朕去查那家酒楼的厨子!”

“是!”

顾辞久是自己疼爱的子侄,偶尔去蹭两顿无妨,可去得多了,对顾辞久,对襄侯顾家,都不太好。

但稻香村的厨子就是正儿八经的厨子,就没那么多问题了。若可信任,就直接让其进宫当御厨,或者至少也能带出几个厨子来。

皇帝觉得,自己这想法棒棒哒,没毛病!

顾辞久跟着襄侯出了宫,两人骑上了马,襄侯道:“明天陛下大概就要下赐婚的旨意了,一会跟你娘一块合计聘礼单子去。”

“是!谢谢爹!”

“咳!还有……”

“今晚上我自然会做些好的,孝敬爹娘!”

“哎~”

顾辞久【这个世界有意思,因为美食世界?所以所有人对美食的抵抗力都是负的。本来就是大吃货国,这下还得加个更字。】

段少泊【你回去了?】

顾辞久【对。】

段少泊【……】

顾辞久【(°Д°)皇帝不是把你忘了吧?!】

段少泊【没事,总会想起来的。】

襄侯前边走了一会,看边上没人了:“小久,怎么了?”

顾辞久:“爹……陛下是不是趁着我做饭的时候把少泊叫进宫里去了?”

“嗯。”

“那他人呢?”

襄侯挑着眉毛看顾辞久,只觉得这媳妇还没娶进门呢,就把老爹扔过墙了:“他在宫里又能有什么事?走走走。”

“爹啊~~我不进宫,我老实回家给您和我娘做饭去,宫里时间太紧,没能做什么好的。你偷偷回去问一声?回家正好能吃到做好的。”

“进宫能偷偷的吗?!”襄侯绷着脸,瞪了顾辞久一眼,不过他还是拨转了马头,“你给我老老实实回家去!”

“是、是是。”顾辞久点头哈腰的,不过还是没回家,而是在官道边上找了个小胡同躲进去,然后过一会襄侯带着一辆马车一块出来,他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不过,在这天晚上的做饭上,他是真的施展了手段,把他爹娘伺候得连消食都消不了——肚子太撑迈不开腿啊。

第二日依旧不是大朝,礼部尚书李大人本来是没事在家里休息的,可这天还黑着呢,家里门就让大太监孙兴德给砸开了门。

“李大人,赶紧的,跟杂家去靖远公府传赐婚的圣旨吧。”

“啊?”李大人懵逼了,“赐婚?”

“赶着吉时呢,李大人您这有事路上再问吧。”

李大人虽然是礼部侍郎,但礼部“自古以来”都是个清水衙门,无权无财。而皇帝身边的太监本来就见官大一级,更何况这位孙兴德等同于内相。李大人虽然一肚子问题,可还是赶紧老老实实的跟上。

路上,李大人才问清楚了他要点的这对鸳鸯到底是谁。

襄侯世子那自然是京里大大的名人,当今的膝盖上头长起来的,早年间还有谣传说他是陛下跟襄侯夫人的私生子之类的,不过这些都是无稽之谈。不受宠的皇子就算离宫之后封了王,那也是远远比不上人家世子爷。

而且前些日子还传出来了这位世子跑去抢亲的事,但这事情很快就给遮下来了,当时参与的人全都讳莫如深。如李大人这样的保守派,自然不会上赶着去找出什么真相来。

另外一边,是靖远公大房的三公子,乃是个双儿。

这要是其他官员,可能根本就不知道靖远公大房有几个孩子,可身为礼部的官员,他绝对得知道这些勋贵家里的人口——祭天的时候得排位置。勋贵不像是朝臣,朝臣的儿女没官职谁管你去?勋贵这些到时候都得排队去的。

李大人怎么记得……靖远公的大房没有双儿,就只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呢?

以防万一,李大人还是问了一句。

“李大人不要多问了,总归是有三公子的。”

人家都这么说了,那李大人就不问。

李大人到靖远公府的时候,这阖府上下也已经得了消息,都等着呢。然后宣旨,接旨,过程也算是顺利。

就是这个三公子真是个双儿?左看右看也更像是个汉子,骨头架子老大,人长得……怎么陛下那么宠着襄侯世子却给他赐婚了这么一位啊?倒是那位小小姐,哭得可是惨啊,都倒在旁边奶嬷嬷的怀里了。不过这位小小姐可是真漂亮,大眼睛小鼻子,梨花带雨的更是惹人怜爱。

李大人心里的活动挺丰富的,脸上却一直都是正正经经的,半点也不会让人看出不妥来。

宣完了旨,喝了一口茶,李大人就告退了,可他出来靖远公府,没走出多远,就看见襄侯府送聘礼的队伍了。打头骑马的就是襄侯本人,看襄侯笑容满面的模样,还有丰厚的聘礼,襄侯看来是对这门婚事还挺满意的?

襄侯……虽然吃了儿子做的一顿好的,可还是不满意的,不过那是他们家的家务事,他自然不会是让外人看了热闹的。为了儿子和儿媳妇日后生活和睦,更不能让外人把不满意看出来。

所以见了这眼看着就要亲上加亲的靖远公老夫妇,那脸上笑得都跟开了花一样。

婚事有皇帝做主,聘礼丰厚,本身两家就感情颇为和睦,那当然是一切顺利。

“三姨夫……”小小姐段怡儿就要朝前凑,可是大房太太对她的奶娘一使眼色,段怡儿就被奶娘和丫鬟给架走了。

段怡儿眼看着就要被拉扯回自己的小院去,当即扔了矜持又叫又闹了起来。

“闭嘴!成何体统!”大房的太太李氏,也是段怡儿的亲娘,这时候过来了,一声呵斥,让段怡儿收了声,可眼泪也忍不住了,吧嗒吧嗒的朝下掉。

看女儿这个样子,李氏也心疼了,取出帕子给女儿擦泪。擦得差不多了,拉住段怡儿的手,就朝段怡儿的小院里走。段怡儿甩开了两回,毕竟不敢违抗亲娘,最后还是给拉进去了。

“娘知道你想的什么,可是……怪就只怪你们俩有缘无分,一辈子只能做亲戚了。”

“娘!你跟爹为什么不早跟三姨夫提亲啊!”不说还好,这一说怡儿然更忍不住了,大哭着一头扎进了李氏怀里。

“傻孩子……”李氏叹了一声,“原先是怕你伤心,但现在看你这样子……要是不跟你说了实情,怕是要让你想左了。爹娘何尝不想与你三姨夫亲上加亲呢?两年前就提过了。让你表哥当场就给回了。”

提起这事,李氏脸上还有些热你。那么干脆的拒绝啊,让她跟丈夫的脸上也是不好看。

“为什么啊?!我哪点不好?!凭什么不要我!反而要一个……一个那样的人?”

“你表哥说……他就喜欢那样的。”

言外之意,那就是不喜欢她这样的呗。段怡儿哭得更凶,李氏也只能拍着女儿的背脊,细声的哄着:“你哭什么?是你表哥有眼无珠,我们怡儿日后必然能寻到更好的夫君。”

“不!我就要表哥!娘!要不然……要不然成亲那天,你们把我抬去吧!”

“啪!”李氏一巴掌扇在了段怡儿的脸上,“胡话!你是堂堂的国公府大小姐!如何能做出那般不知廉耻之事!况且,你以为事事都如你想的那般轻巧吗?!你这身量上就与人家相差颇多,一出轿子怕是就让人认出来了!”

李氏觉得自己已经是用心良苦了,竟然还跟她解释了到底为什么这事不成的原因。

“我们靖远公府与襄侯府都是要脸面的!何况这又是皇上赐婚!即便发现不对,三姨夫他们也不敢嚷嚷的!”谁知道段怡儿捂着脸,依旧在强辩。

“!!!”李氏被段怡儿这话都吓呆了,她揉着胸口,喘了片刻,才呵斥道,“你是猪油蒙了心啊!好!即便襄侯那边为了脸面,跟你拜了高堂,进了洞房,你就能正儿八经的当了世子妃吗?”

段怡儿也是豁出去了,高抬着下巴,看着她娘:“如何不行?生米煮成熟饭了!”

“还生米煮成熟饭?!哈哈哈哈哈!”李氏气得都笑了,“对!是熟了,可这熟的不是顾辞久,是你段怡儿啊!”

“那不一样吗?”段怡儿想着好事,竟然笑着把头低下了。

“一样?一样个屁!”李氏大声道,“圣旨上写着的是段少泊,人家是个双儿。庚帖换的也是段少泊的。今日来下聘,那也是段少泊的。即便那天抬进去的人不是,第二天也得把人给送过去!你要是让人煮熟了,那就只剩下做小一个下场了!”

“凭什么?!”

“凭什么?就凭人家本来就没想娶你啊!”李氏站了起来,“你呀,就好好的在房里冷静冷静吧。”

李氏觉得,这再坐下去,可是真要把她自己给气死了。她自认自己也是个明白人,却不知道为什么,养出来了这么一个傻子。

“娘!”段怡儿脑子却还没转过来呢,追在李氏后头,却让丫鬟把她给“请”回了房里,之后是任由她怎么尖叫哭喊,拍打门窗,也没人理她。

顾辞久和段少泊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段插曲,顾辞久娶媳妇的心如火烧。跟他爹娘选了个最近的良辰吉日,所以半个月后,两人成亲的日子就到了。顾辞久这还是头一回穿着新郎官的装束,骑着大白马,带着轿子去接人呢。

他来回路上这笑的,可是把看热闹的人都给电得五迷三道的。

之后婚礼的一应步骤走得也顺利,就是开席之前,有些来官吏的宾客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眼睛传递的都是“心照不宣”。

那么高的新娘子,虽然没那日看起来那么瘦得吓人,可这人到底是谁大家都知道。就知道他被毒死的传言是假的,不过从今天起,这人也只能是靖远公大房的三公子,襄侯世子的世子妃,再不是旁人了。

等到喜宴一开,看着满桌子见都没见过,但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大家的眼睛、嘴巴就顾不上做看菜,吃菜之外的事情了。

等到宴席散了的时候,更是宾主尽欢!

襄侯夫妇,也稍微松了口气,别管怎么样,自家宝贝儿子确确实实是成亲了。再有什么事,那就看以后吧。

当所有人都满意的时候,没人知道,新郎官并不满意。起因是他现在跟小师弟正在盖棉被纯睡觉。

“小师弟~~QAQ”

“不行。”

“嗷呜~~~”顾辞久撒娇卖萌的轻轻挠着段少泊的背脊。

“你学什么都没有。”

“呱~”

“……”

“小师弟……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嘤嘤嘤~”

系统:→_→录音收藏又添精品!谁也别拦着我!我要单曲循环八百遍才能爽!

可小师弟还是没动静,顾辞久这才确定,小师弟是不会心软了。刚才求饶的话其实还有那么两分假,可事到如今,顾辞久是真的吸取了教训了。他委委屈屈的在段少泊的背后缩成一团,手还抓着那么一点点段少泊的衣裳。

段少泊闭着眼,可其实他也睡不着。各式各样的婚礼,他们俩也经历了不少了。但还真的是头一回这么正宗的纯中式婚礼,刚穿过来的时候也是让人拿花轿抬着,但那时候的感觉跟现在彻底不一样。大红盖头盖在脑袋上,一路上的心情忐忑又甜蜜。

等到了地方,手里被塞到了红绸,让人拉着走。即便根本看不见人,从前头人走动的节奏上,他也无比确定那就是他大师兄,也不是头一回了,可他就是激动得眼泪都溢了出来。

夫妻交拜的时候,按理说该妻子拜得深,丈夫拜得浅。可他的头跟大师兄的头蹭到了一起,其实便是没蹭到,他也知道,大师兄不会让他矮下去的,他那么心心念念的喜欢自己,喜欢到能把自己顶在他头上走,如何会让他比自己矮呢?

掀盖头之前,也该用秤杆打新娘的,但大师兄也没干,直接就挑起了盖头来。

段少泊清楚的听见了全福婆婆的惊叫,盖头掀下来,更看见了那些婆子丫鬟脸上的惊吓甚至是厌恶。

他这辈子是真丑,可能胖一点还能更好看点,可大师兄想娶他进门,想得太急了些,他努力想把自己养胖一点,可也没成功。

想着想着,段少泊突然想,自己不是有些……过了?

不管有多少次,新婚之夜就是新婚之夜,总该留下美好的回忆的。

于是,段少泊就转过了身来。本来他已经做好了下面可以让大师兄“稍微”得寸进尺一点也可以的准备了,谁知道……

“呼~~呼~~”

如果没错的话,这应该是打呼噜的声音。这几天段少泊待嫁就成了,顾辞久却忙得可以,跟他爹分头去送请帖,采买需要的物资,还有教会家里的厨子做菜,这也是他急着结婚的代价,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

因为忙于婚礼的准备,即便顾辞久也没太多时间能够空出来去锻炼身体,这导致他是真的累了。

小师弟现在总算是娶进门了,虽然还没原谅他的错误,可人确确实实在身边了。那顾辞久也就安心了,这一安心,可不就是睡死了吗?

段少泊一想就明白了,有那么点小失望,可犹豫了一下,还是没选把顾辞久叫醒,他笑了笑,也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没有洞房的新婚之夜后,先醒过来的是顾辞久,小师弟还在睡着。顾辞久伸了个懒腰,偷偷撩开了一点床帐,只让阳光照了一点小师弟,他就飞快的又把床帐合上了。

系统贼眉鼠眼的声音传了出来(声音不能用“贼眉鼠眼”来形容?可听到系统的声音,顾辞久脑海里就这个词)【宿主~宿主~我跟你说啊~昨天小师弟转过身来了啊。】

顾辞久【什么转过身来了?】

系统的声音变成了挤眉弄眼的【就是在你的万般恳求之后,小师弟转过身来了哦~就像是那些歌唱节目里的‘老师’,人家已经应了你啦~→_→然后你就把呼噜喷在小师弟脸上了。】

顾辞久答得云淡风轻的【……是吗?无妨。】

╭(╯^╰)╮系统才不认为这家伙真的无所谓的,它的宿主就是个从头到尾都刷着黄漆的老黄瓜!

顾辞久【系统,你给小师弟查体了吗?】

系统【(⊙。⊙)没有,这个需要吗?你们不是很快就能把身体调整……】

顾辞久【需要。要从头到脚,从内到外的。】

系统【好的。】

因为没有买任何外置功能包,所以系统不能给别人查体,但顾辞久和段少泊连在系统上,细致的查体当然是没问题的。

检查之后,系统默默的给了顾辞久详细的体检报告,它自己缩在一边画圈圈反省去了——光顾着为宿主的吃瘪而高兴了,都没注意小师弟的身体状况真的非常非常的不好。

小师弟的这个身体,别看这么高,其实有严重的营养不良,他缺钙他贫血,他刚十八岁,不但有了胃病,竟然还有风湿?!

这时候段少泊也醒了,他只是眼皮子一动,顾辞久就将有着茧子的大手盖在了他的脸上:“再躺会,不急着睁眼,更不急着起。”

听他声音段少泊就笑了,听话的,闭着眼睛笑的,他只是在顾辞久的掌心里蹭了蹭,亲了他的手腕子一下。

两人就这么一个坐着,一个躺在,在床帐里头又闷了半刻钟。等顾辞久总算转身下床了,段少泊要跟着,又被顾辞久按回去了:“不是我这回跟你矫情,前边几辈子我也没照顾你到这个地步了,是你的脸色真的不好看。”

段少泊肤色深,可越端详,顾辞久越发能感觉到他的不正常。他胃病那就是饥一顿饱……不知道有没有,还有吃腐败发霉的食,糟蹋出来的。这么小的年纪就有风湿病,那更只能是冬天受冻,夏天忍潮,两根肋骨和左小臂的骨头都有折断后恢复的痕迹,且都恢复得不好,这可都是病痛。

真不怪原主听说自己要嫁傻子,就吃了药,因为他已经确定,嫁出去是没有他的活路的。现在小师弟接手了身体,也接手了他浑身的病。

“咱们不管什么事,都过两年再说,好吗?”顾辞久问。

段少泊莫名的有点气:“→_→昨天是谁拽着我衣服的?”

“我……是我不对。我昨天根本都没注意到你的身体状况,光想着美事呢。”顾辞久现在都觉得幸亏他昨天睡死了,否则今天就得面对重病的小师弟。

段少泊突然起来抱住了顾辞久的脖子:“大师兄,你怎么这么让我喜欢呢?”

“因为你好看,所以我不想让你跑了啊。”

段少泊顿时笑出了声:“也就你觉得我好看。”

“那不正好吗?只有我知道你的好,那你就永永远远只是我的。”

上一章:第245章 下一章:第247章
热门: 乡野美色:与风流少妇香艳情事 画怖 乡村浪子迷情记:香艳办公室 流氓艳遇记 今天我又吓到非人类啦[无限] 艳运村医 同桌令我无心学习 嫁给恶人夫君前揣崽/替嫁前有崽了 苏断他的腰 见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