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上一章:第244章 下一章:第24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皇帝的手放在书案上, 一下轻轻的敲着。

帝王们绝对是祭祀最频繁,也最齐全的人, 因为他们是最不能让旁人捉到错处的人。可要说谁对鬼神最不敬畏, 其实也是君王们,毕竟他们也是借天之名最频繁的人。

皇帝的第一反应也是不信的,可是……据暗卫送上来的消息, 顾辞久在抢亲之前,根本就不认识段少泊。

可那天皇帝在上头看着,两个年轻人眼睛里分明都是绵绵密密的情丝。而顾辞久这孩子是他看着长大的。呃……当然,他的儿子们也都是他看着长大的。但是不一样,他已经不了解自己的儿子们了, 却很肯定了解这个孩子。

这就是个藏不住事,为人爽朗直白, 颇有些侠气的孩子。

他要是有了心上人, 绝对瞒不过自己,可这孩子在那天之前绝对是还没开窍呢。

顾辞久的变化,他救的人,他抓的人, 这些证据让皇帝开始在信与不信之间摇摆。

片刻之后,他问:“你可还记得那做的九十九件好事,都是什么事?你都帮的是什么人?”

顾辞久先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若说记, 也就是记得三十……二十多件吧,可能还少。因为臣做的好事, 多是酷暑天准备一锅绿豆汤,下雨天悄悄扔下几把雨伞之,大雪天里给乞丐扔两个馒头类的。有时候还好心办坏事……把人吓了个好歹的,这事不但不算,还得给我扣下去。其中也就只有十几件大事,像是稻香村有坏人下毒,破了拐卖小儿的人贩子,救了落水的孩子,还有发现铜锣巷的孙家起了火……”

皇帝听他讲,点了点头,要是九十九件事,顾辞久挨着个的清楚明白的讲述出来,皇帝反而要恼了,那分明就是作假了。可他这么一说,皇帝信任天平上的砝码反而重了一点点:“你哪里来的绿豆汤?”

顾辞久脸上一红,不好意思的挠挠脸颊:“臣……偷了赌馆的银子,夜里买了绿豆,又借了酒楼的厨房,自己熬的。”

“哦?你还会煮绿豆汤?”

“嗯!这还是少泊给我出的主意呢。就是一开始……掌握不好火候,常常糊了锅底。”

“那你现在可能熬?”

“陛下,臣不止会熬绿豆汤!要臣给您做几样拿手好菜吗?”

“好!朕恰好有几分饿了!孙兴德,带世子去御膳房。”

“陛下,您用你寝宫的小厨房吗?御膳房太远了,有些饭菜端过来就不好吃了。”

皇帝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好啊!那就去小厨房!”

顾辞久行个礼,跟着大太监孙兴德走了。那边他刚走,皇帝就下令,把段少泊召进来。

“你与辞久的鬼魂朝夕相对了三年?”人一来,皇帝立刻就问。

“算不上朝夕相对,但确实相识了三年。”

“他可知道他要做九十九件好事?”

“知道。”

“可都能说得上来?”

段少泊摇头:“有的能,有的不能,若是笼统的说,能有三四十件,但若要指名道姓的说出来是谁,那可能也就二十几件。”

“带他下去,给他纸笔,让他写。”据皇帝所知,顾辞久和段少泊就只是今天早些时候,在祭祀段少泊生母的来回路上有那么一阵的独处。就这丁点的时间里,他们倒是能够把词商量好。

但这些能知名道姓说出来的好事,可不只是编出故事来就成了。至少得有个前因后果吧?而且这是在三年内发生的,也是有很多事现在只是初露端倪,乃至于还一点苗头都还没有呢。

段少泊写了半个时辰,交上来了。皇帝拿过来一看,段少泊的字不太好,还有错字别字——他在段家并没有被好好的教管过,能写字已经是他自己上进了。不过他事情写得是真清楚,前头是确切的年月日,然后是地点、人名,再然后另起一行,写的确切的事件。

没有华丽的辞藻,但是遣词造句简单干练,明明白白。

没人教,能写成这样,只能说是天赋太好了。

皇帝在心里摇了摇头,为段青云,早年间还以为他是个明白人,虽然有点贪,但不该伸手的银钱他从不会动。谁知道就是个傻子,这么个好孩子他当废物,还要把人嫁个傻子。

皇帝把这一摞纸放在一边,挥了挥手:“你先退下。”

段少泊退下,大太监孙兴德,带着顾辞久,还有几个端着食盒的小太监上来了。

“陛下,时间不太够,臣就做了四菜一汤,还有两饭。拔丝山药、南瓜蒸蛋盅、软炸排骨、布袋豆腐,这是汤,文思豆腐。陛下,您喜欢吃咸的饭,还是甜的饭?臣给您做了腊肉炒饭和八宝饭。”

本来做好了面对真·白水煮白菜加绿豆汤加窝窝头的皇帝:“……”

“这、这真的都是你做的?!”皇帝不是个太执迷于口腹之欲的人,→_→当然这是在今天之前。

这个世界的设定中,嘉朝已经出现了炒菜,但是品种非常的少,嘉朝的普遍菜式是蒸、煮和烤,这一点皇宫里也不例外。

所以,顾辞久端上来的这些饭菜,皇帝别说见,就是听都没听说过!

而且这些饭菜显然不是顾辞久为了博人眼球,随随便便胡乱做出来的。不用吃,皇帝就已经确定这些饭菜好吃了,因为摆盘太好看了,气味也太香了。

“是,臣不敢欺君,也就是洗洗涮涮,剥皮去鳞之类的请大师傅们帮了帮忙,后头包括切块雕花在内,都是臣自己动的手。”

再次表示惊叹的皇帝:“那、那朕就吃了。对了,你刚才还问朕吃甜的还是吃咸的?先让朕尝尝,看哪个合口味。”

“是。”

然后皇帝就看顾辞久从食盒里边端出两个大盘子,上面都是扣着个半圆形的……饭?一闻就知道了那八宝饭是甜的,腊肉炒饭是咸的。顾辞久亲自盛出了两小碗,先给了……试膳太监。

时隔几十年,再次感觉到试膳太监碍眼的皇帝:“……”

俩小太监狼吞虎咽的就把饭吃进去了,其中一个小太监没忍住,把碗里粘着的豆沙也给舔了。两个小太监的脸上,明显都露出幸福的表情。

“别干等着了,把其他饭菜都快试了!”

按照规矩,试膳太监是应该试吃完了一道,等上片刻,再试吃下一道。可皇帝已经吹胡子瞪眼,眼看着就要拍桌子骂人了,而且这做饭的是襄侯世子,大太监孙兴德在边上从头看到尾,这做出来的饭菜要是还有问题,那皇帝屁股底下的位子早就换人了。

所以,这时候也不是不能换个规矩。

“这个拔丝山药,吃的时候沾一沾水,不然容易粘。这个南瓜盅小心烫到嘴。”小太监那边吃,顾辞久还小声的补充注意事项。

皇帝只觉得自己嘴巴里的唾液在疯狂的分泌,总算小太监吃完了,没问题了,皇帝举起筷子来,开吃!

拔丝山药的山药是过了油再裹糖的,糖壳咬下去的瞬间有“咔”的一声脆响,里边的山药内里软糯外边则有油炸之物特有的一股椒香和劲道的口感。

软炸排骨外皮炸得焦脆,但一口咬下去却并不会拆,相反咬了一口的肉汁,合着外边的盐与胡椒,真恨不得连骨头也一并嚼碎了咽下去。

布袋豆腐看着软胖可爱,却并非草包,里边是满满的笋丝、虾仁与蘑菇丝,同样是一口下去鲜汤四溢,看起来是菜,却是要用勺子吃。

南瓜蒸蛋盅,皇帝留到了最后,因为本以为这也就是个蒸蛋,蒸蛋皇帝吃得多了,谁知道这蒸蛋却是从未有过的软滑,进到嘴里的蒸蛋仿佛瞬间就融化了开来,可滋味却绵绵密密的留在了口腔里。

皇帝好像尝到了奶香,还尝到了螃蟹的香气?勺子继续朝下挖,挖出了大块大块的蟹肉和蟹黄,伴着软糯的南瓜和蛋,这蟹的香味不但没有被压住,反而越发甘甜鲜美。

菜都吃完了,皇帝才想起来饭没吃。

不过没事,不是还有汤吗?就着汤一样能吃下去!

可是,一勺子八宝饭进去,甜而不腻的豆沙和红枣泥,软糯的莲子,馨香的花生和瓜子,还有作为一切底料的绵软糯米……

再一勺子腊肉炒饭进去,满嘴都是切得细细碎碎的腊肉丁、蘑菇碎、栗子块,还有完美的融合和了这几样的、裹着鸡蛋的米粒……

“嗝!”皇帝打了个饱嗝,看着满桌的空碟子,他也有点呆。

皇帝的年岁在这个时代来说,也已经不小了,今天之前,皇帝吃饭一直都是遵循养生之道的,当然还有皇帝也吃不太下去饭了。御膳再怎么好,也就是那几样,早吃腻歪了。

那一大盅汤,皇帝想,还是别喝了吧?

尤其看下面襄侯父子都低着头不说话了,皇帝也有些脸红,老脸略微挂不住。可是……他又觉得反正都丢了脸了,好像没必要再继续死撑着了吧?

尤其,这时候孙兴德上来亲自端起了汤盅,这是要把汤撤下去了!

“别!放下!”

“皇上……您今天……”孙兴德硬着头皮劝道。

“两口汤而已,正好消食。”皇帝板着脸说他自己都不太信的话。

他是皇帝,他任性又怎么样?

“刚才说是豆腐汤?豆腐……嘶!”皇帝刚想问豆腐在哪?才反应过来这一条条头发丝一样的细丝,就是豆腐,“好刀工啊。”

一口下去,这汤,竟然是酸的——文丝豆腐汤,加笋、鸡肉、香菇、火腿和青菜,顾辞久把笋改成了酸笋,如今果然用上了。原本吃得有点肚胀的皇帝,只觉得舒坦至极。于是一口一口又一口,等到盆干碗净,他才心满意足的吐出一口气。

皇帝在上面拍着肚子,闭眼回味,下面襄侯在戳顾辞久。

他眼热啊,自家儿子做的饭菜,自己一口没吃到啊。

顾辞久当然是跟老爹不住的赔笑。

“小久,这饭菜是你三年间研究出来的?”皇帝闭着眼睛问。

“不是,是臣跟人学的。”

“哦?”皇帝睁眼了,明显对这事极其感兴趣。毕竟这饭菜要是只有顾辞久一个会做,那他……他也只能常去襄侯府蹭饭了。毕竟这孩子是他喜爱的后辈子侄,不可能把他弄进宫来当厨子,否则孩子一辈子就完了。可要是另有其人,那就没问题了。

“再过六七个月,会有个叫高邑的厨子进京来开酒楼,酒楼的名字叫稻香村。臣就是从他那学的”

皇帝一听这个高邑和稻香村顿时觉得耳熟,刚才顾辞久提到过有人在稻香村下毒,后来段少泊写来的那些事件也有。甚至关于稻香村的事情,还不止一件。

皇帝瞥了一眼那张纸,对顾辞久道:“小久,你与朕一起去逛逛,朕对你怎么学了这么一身厨艺,可是极其感兴趣啊。”

皇帝急需散步消食!

“是。”

顾辞久搀着皇帝,就朝御花园去了。襄侯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儿子,跟在了后头。

顾辞久跟皇帝一路讲得手舞足蹈,感谢原剧情,这些都是高邑日后即将遇上的事。

皇帝一开始还有三分验证的心思,后头也是全身心的投入到顾辞久这些亲身经历的“故事”中去了。顾辞久讲述的人,有高官巨富,也有市井之徒,善恶美丑应有尽有。皇帝高高在上,可是很久都没有听过这些接地气的事情了。

走到一处凉亭,皇帝扫了身后一眼,襄侯没跟上来,孙兴德也招呼着太监宫女们都远远的散开。

“朕……可有立太子?”

顾辞久摇头:“没有。”

“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不要再与任何人说了。”

“遵旨!陛下……”

“怎么?”

“求、求陛下赐个婚……”

“小久,那段少泊与你虽然算得上是患难之交,但你们相识的时候,他早已嫁与人为妻。虽然他是个汉子,可那时候没人知道吧?他作为有夫之人,却与你纠缠不休,乃是背德之人。”

“陛下,他那时候可是一点都没有跟我有越界之举。”

“把你一个男人……男鬼藏在自己闺房之中,还不算越界?”

“陛下,那傻子又不是他想嫁的。况且……他一直跟那个傻子没有夫妻之实。”

皇帝皱眉:“都已经拜堂成亲,那别管是傻子还是残废,就该遵守妇道,哪里有嫌弃夫君的道理?”

“……”

“你这傻小子,竟然还生朕的气?朕堂堂一国之君,跟你掰扯这些事情,你觉得是为什么?”

“是因为陛下您宠我……拿我当子侄,为我着想。”

“知道就好!”皇帝瞥了顾辞久一眼,“你这个傻小子,那段少泊是个心大的,若你们俩真成了事,朕可是真的担心你连皮带骨让人家啃了去。”

“没事,我一定先吃了他。”顾辞久低着头嘀咕。

“……”皇帝思索了有一阵才明白过来顾辞久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这混小子!竟然跟朕开黄腔!?滚滚滚!叫你爹上来!”

他直接用踹的,把顾辞久给踹下去了,行为虽然是暴躁了,他脸上却带着碰见稀奇事的笑容——他这辈子,还头一回有人跟他开黄腔呢,今天之前,他儿子都不敢这么跟他说话啊。不过,这还挺有意思的。

儿子被踹下去了,老子上来了。

“陛下,臣……”咕噜~咕噜咕噜~

襄侯的话被他自己五脏庙敲鼓的声音打断了。

刚有点得意,但想到以后每天襄侯都能吃到小久手艺的皇帝:“……”

刚觉得丢脸,但想到今天以后就能常常吃到自家儿子手艺的襄侯:“……”

“子袍啊……以后朕要常常去你家做客了啊。”

“臣自然是欢迎之至。”

“那就好。”皇帝笑了笑,表情又是一肃,“子袍啊,小久这孩子是非那个段少泊不可了。你毕竟是他的亲爹,你怎么想?”

“臣……觉得还是随他的意吧。”

“你可不能为了抱孙子就这么说啊。”

“抱孙子?”襄侯吓了一跳,“陛下,小久应该……是上面那个吧?”

“他可是个双儿,还傻乎乎的,那段少泊却精明至极,用点手段糊弄了这傻小子,那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从头到尾听得一清二楚的顾辞久只觉得满心的无奈,他到底干什么了,让别人都以为他傻?明明是他把小师弟哄得晕头转向好吗?!

_(:з」∠)_当然,这话他现阶段是不敢嚷嚷出来的。

“这也是……”

“所以,朕这里有一个药方子,原本是给双儿吃的,今天一会就跟着赐婚的旨意,一块赐到靖远公家里去。”

皇帝是真的不拿襄侯当外人,什么话都跟他说。

这所谓的药方子,不止皇宫里有,外边的世家大族也有,让双儿吃了后,变无能的。毕竟双儿虽然现在多是当女子用,可实际上他们跟女人,甚至跟其他双儿一起,也都是有生育能力的。

所以为了防止秽乱内闱,大家族里都会给双儿吃药。有手段更凶残的,直接会把双儿去了根——若双儿是正房那当然不会如此,但其他的妾室双儿就不一定了。

“不要!”站在凉亭下面的顾辞久突然大喊起来,“你们要是给少泊喝药,那我自己也给我自己弄药来喝!”

“胡闹!”襄侯转身训斥。

顾辞久一脸委屈,梗着脖子看他爹,还有看皇帝。

“上来上来,这事情哪里能让他在外边嚷嚷。”皇帝叹着气,把顾辞久给招进来了,“你这个傻孩子,我们可都是为你好。”

“我要娶他,让他过好日子,快快乐乐的。不是娶他过来受罪的。”

皇帝:“你怎么知道他吃了药就是受罪呢?”

“夫夫之间该有的,最基本的乐趣都体会不到,如何不是受罪?”

“……”这又是一个皇帝从来没想过的问题,不只是皇帝,这个时代绝大多数的男人都不会思考这个问题。

对,阳X确实是一种很丢脸的情况,可这完全是男性个人自尊的原因。现代女人完全可以用这个原因跟男人离婚,古代女性想用这个原因跟男人和离?男人丢脸归丢脸,水性杨花、无耻淫荡的脏水就要泼上去了。

反过来,一旦女人不能让男人快乐,那如果她是大妇,她就该给丈夫纳妾。如果是妾……那她本来就是个玩意儿,没用的玩意儿还留着干嘛?

女人在这个时代是没有性权力的,地位比女人还低的双儿当然也一样。

所以对于给双儿吃药,或者直接废了双儿的行为,皇帝和襄侯都觉得理所应当。段少泊不是双儿?他要嫁顾辞久只能以双儿的身份来嫁,那不是也得是。

“你这傻子!你这样子掏心掏肺的对他,那以后可是要吃大苦头的啊!”襄侯也顾不上皇帝还没开口了,指着顾辞久的鼻子对他吼。

“爹,那您怎么那么掏心掏肺的对我娘?”

“那能一样吗?!知人知面不知心!”

“我跟少泊在一起三年了,要不是他,您儿子现在早死硬了!”

“说什么屁话!若是报恩,我自能给他荣华富贵!但不是把儿子搭进去!”

“少泊也知道啊,可他不要荣华富贵,他就要我。”

“我……我打死你这个傻子!”襄侯说不过了,想找兵刃没找着,在自己大带上抠了两把,最后记起来这是在君前,大儿子行,衣衫不整的打儿子就不行了,只能扬起自己的独臂,意图用巴掌抽死这个不省心的儿子。

顾辞久当然不能站着让他打,襄侯胳膊抬起来的瞬间他就开始跑。于是父子俩围着皇帝开始了躲猫猫。

“行了!”皇帝被两人绕得头晕,一声怒吼,父子俩都老实了,低着头垂着手站在皇帝跟前——襄侯看儿子不跑了,还悄悄踹了他一脚,皇帝瞪了他一眼,他才又乖乖站好。

皇帝心说这果然是爷俩:“你都这个样子了,不让你娶看来是不行了……”

“臣谢恩!万岁万岁万万岁!”顾辞久开开心心的就跪下了。

上一章:第244章 下一章:第246章
热门: 穿成霸总拐走炮灰 豪门浪荡史 崛起吧,Omega! 截胡 乡村满艳 废铁abo 大地主 师兄为上 师尊今天也在艰难求生[穿书] 关于我是我对家粉头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