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上一章:第242章 下一章:第24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胡闹!”皇帝哭笑不得, “你都知道人家是个汉子了,你还要娶人家?”

“汉子怎么了?我就喜欢汉子, 少泊也愿意嫁我。陛下!您就帮帮忙吧。求您成全啊!”顾辞久跪在了地上, 磕了个头就歪脑袋看他爹,“爹!您儿子一辈子的幸福就看今天了!”

段少泊也跟着跪下:“求陛下成全。”

“陛下!少泊乃是微臣的嫡长子啊!微臣一时糊涂啊!还请陛下体谅微臣一片慈父之心啊!”段青云也跪下了,哇哇大哭, 总算显露出了他二十多年混迹官场培养出来的演技。

段青云这一番做派,勋贵那边看得都笑了。

有个大肚子老爷子拍着自己的肚皮指着段青云:“娘的,说老子喝酒赌钱玩女人,老子喝自家的酒,赌自家的钱, 玩的也是……女人也是你情我愿的。老子看自己比这玩意儿干净多了。”

文官这边脸色也难看,不过方大人还是咬着牙站了出来。

“陛下, 无论如何, 段大人乃是段少泊的生身之父,百善孝为先。况且,此乃家务事,不该闹到朝堂上来, 这事情还是应该让段大人把自己的儿子接回家去,自行处理。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 这是天理。”

其实方大人也膈应,但这话必须得有人站出来说。因为孝就是孝, 段少泊的行为已经违反了纲常。

“方大人,您说这话亏心不亏心啊?”勋贵那边有个黑大汉站出来耻笑,“你看这孩子,瘦成了这个样子,头发就跟杂草似的,嘴唇都发紫了,明摆着是从小吃不好穿不好。到了该成家的年纪,他老子先是喝醉酒定了一门亲,这倒是错有错着了。可跟着转头就又把他卖给了个傻子……”

“孙伯爷!莫要信口雌黄!老夫乃是……”

“老夫?!你跟老子说老夫?!老子打死你个老匹夫!”孙伯爷也是性情中人,抬脚就把自己的左脚靴子给脱下来了,一把就将靴子扔了出去。正正好好的砸在了段青云的脸上,这且不算完,他又把右脚的靴子脱了下来,举着靴子,冲过去就要抽!

“哎哟!”段青云刚挨了一个臭烘烘的大鞋底子,眼前正发黑呢,当头就又挨了两下。

“孙伯爷!手下留情!”“老匹夫该打!”

文官那边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这时候身为文官也得站出来,否则这回的事情万一给勋贵们带来了错误的暗示,下回朝上有事情,勋贵那边说不通就直接上来打人,那还得了?

朝堂上文武互殴,也不是头一回了,大家都有经验,勋贵知道不能用真本事,否则真打残了一两个,也不好跟皇帝交代。文官知道,只要他们豁的出去,总能挠出两道血檩子,打出一个乌眼青的,不亏!

皇帝坐在上首,一边胳膊的胳膊肘支在椅子把手上,手支着腮帮子。眼睛随着飞出来的靴子、头冠、腰带、玉佩,还有其它杂七杂八的东西而动。

往常他看见臣子打架挺不高兴的,只觉得是满场的荒唐,这回……皇帝觉得挺开心的,这打得多好看啊~人脑袋打成狗脑袋才好呢!

看了盏茶时候的戏——真的是盏茶,皇帝在上面慢悠悠喝的——皇帝这才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殿前武士何在?”

一群早就候在外头的侍卫冲了进来,没花多少力气就把文武给分开了。

其实这也是大家早就打出经验来了,殿前武士没进来的时候,他们能彻底放飞自我,殿前武士进来了,那就表示这一回合结束了。

衣衫不整,披头散发的众人分两边重新站好。文臣这边说:“请陛下以纲常法理为重。”

勋贵那边说:“陛下英明神武。”

皇帝叹了一声,作为一个皇帝怎么能不喜欢勋贵呢?这些文官就喜欢拿大道理压他,可勋贵才都是他的自己人。

皇帝动了动胳膊,后边出来了个端着托盘的小太监,托盘上有一壶酒,一只酒杯。

“虽然……方爱卿这话说得不中听,但有个道理还算是没错的,父为子纲,乃是至理人伦。”皇帝一句话,段青云那边想笑忍住,顾辞久和段少泊变了脸色,“段少泊,你如今的言行已经是以子告父,若不是在金銮殿,而是在任何其他的衙门,都是要先杖打八十的。即便是告赢了,也要戴枷示众,刺字发配,这与死路无异了,你可知道?”

“草民知道。”

“嗯……朕必然给你一份公道,你将酒喝了吧。”皇帝点点头。

顾辞久都卧槽了,这位皇帝陛下不按照套路走啊!嗯?

正想着要不要直接亡命天涯,顾辞久和段少泊同时注意到,皇帝……对他们挤了一下眼睛?

段少泊【大师兄?皇帝好像没说赐毒酒?我试试应该没事。】

顾辞久【……】

段少泊以为顾辞久是应了,端托盘的太监也已经弯下了腰来,段少泊刚要抬手去接,突然一只手飞快的窜了过来。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那杯酒已经让手的主人一口闷了!

段少泊大惊:“辞久!”

襄侯眼睛都快瞪裂了:“混账!”

皇帝一愣:“傻孩子!”朕的眼神都那么明显了,你竟然一点都没了解到?

却没想到顾辞久不但喝了杯子里的酒,还伸手去抢那个酒壶,段少泊也去抢,可他这个身体现在是真太破败,远不能跟世子爷的力量与反应速度相比较。刚起来伸出手,顾辞久一手举高酒壶,一手抓住段少泊的胳膊,腿下面轻轻顶了一下段少泊的膝盖,段少泊直接就倒地上去了。

襄侯与众人这时候也上来了,可还是慢了一步,顾辞久咕咚咕咚两口下去,已经灌了半壶酒。现场一片混乱,最后还是段少泊把酒壶抢到了手,但顾辞久身边的位置已经被堵满了他过不去,干脆一仰头,把剩下半壶酒也喝了。

文官那边还傻着呢,他们前一刻看见一群人把顾辞久一围,抬走了。但这一群人离开后露出的段少泊,就是躺在地上,手边有个空酒壶的段少泊了。

然后皇帝甩了甩袖子,段少泊也让人给抬下去了。

方大人有心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可是不小心看见段青云脸上竟然带着笑,他心里就一突——现在他们还都跪在地上呢,段青云的脑袋压得很低,旁人很难看见他的脸,也就是方大人在他旁边稍微靠前一点的位置,一扭头这才看了个大概。

若之前还能勉强用儿女众多,照顾不过来,解释他对段少泊那孩子的疏忽,现在这情况,却明摆着是一点骨肉之情都没有顾忌了。

“古人言‘不扫一室何以扫天下’,你连自己的孩子是双儿还是汉子都分辨不清,真是荒唐至极,段青云,你还是回家养孩子去吧。不过,你养出来的孩子,朕也是不放心的。段家四代不得为官。”

“陛下!臣冤枉啊!陛下!”段青云顿时没办法偷着乐了,可偏他又说不出来自己到底是怎么个冤枉——其实段青云怕是也知道这是他老娘和小妾的手段,但这话不能说,并非护着小妾,而是刚用孝字治了顾辞久和段少泊,他现在说了自己老娘的不是,那下一个被灌了毒酒的,就是他自己了。

何况,他再怎么狡辩,内帷不修这四个大字,也是一点都没有冤枉他。

段青云被拖下去了,皇帝一甩袖子,走了。

还留在启瑞殿里的臣子恭送皇帝离开后,也都散了,他们回家之后,自然是把几天的八卦用最快的速度散开。而让他们议论的最多的,就是顾辞久和段少泊喝的到底是下了什么毒的毒酒?他们还治得活吗?

“呼~~”被议论的主角之一,正躺在床上睡得正香,呼噜都打出来了。

皇帝和襄侯长在床边,皇帝一脸的无奈,襄侯依旧怒目圆睁。

“人不风流忹少年,谁小时候没做过几件风流热血的事呢?子袍莫要太往心里去。”皇帝刚赶过来的时候,就看见襄侯拽着顾辞久的衣襟,左右摇晃,眼看着晃不醒就要把人扔回去上巴掌抽了。

“陛下说的是。”襄侯深吸一口气,弯腰应了。

“子袍说,小久跟隔壁那个小家伙的婚事,你怎么看?”

“陛下,臣觉得……不太好。臣以为那个段少泊的心思太重,与其让他当个世子妃,还不如放他出去,改名换姓任他自己在大江大河里扑腾去。”

襄侯觉得,段少泊的身世可怜归可怜,但他给人关在后宅里头,当个双儿养,竟然还能把他这傻儿子勾搭得不要不要的,这就绝对不是一般人。而且他汉子的身份已经确定了,这要是娶进家里来,他儿子哪里压的住人家啊?

“那小久下回要是喝了真的毒酒呢?”

“这……”襄侯不能说他不在意,这是他最后一个孩子了,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对这个孩子,是既有对女儿的娇宠,又有对儿子的期盼。襄侯有时候都觉得,双儿就应该这么兼而有之养大吧?而不是那种不上不下,可有可无。

“你也拿不准了?”

襄侯长叹一声:“这孩子懂事得很,一直就想上战场。可知道襄侯府就他一个了,所以万般憋屈都自己闷在心里,顶多上街打打架,而且都不打死人,最多打残,不给家里惹事。”

皇帝也跟着叹:“嗯,是个乖孩子。”

打着呼噜的顾辞久:“……”

“这还真是头一回,他非要什么,非得喜欢谁。反正臣还能活上个几十年,既然如此,就让他娶了吧。”

顾辞久【第一次碰见护犊子的家长,心情有些怪怪的。】

系统【……】

顾辞久【小师弟,我能娶你了~~凤冠霞帔走一波~~】

系统【……】

顾辞久【QAQ嘤,小师弟你看看我,我惹你不高兴了吗?】

系统不会说它芯里有个小火柴人正在叉腰狂笑的:哈哈哈哈!宿主你也有今天啊!活该!

系统【宿主,小师弟说……他不想跟你说话。】

顾辞久【小师弟,我真不是故意跟你抢,本来我都准备好了你喝酒之后的反应。比如立刻把你抱过来,让你把酒吐到我怀里之类的。但是看你去拿酒杯,我下意识的就动了。理智反应过来的时候,酒壶里的酒都让我灌下去一半了。小师弟……】

系统【宿主,小师弟不说话,连跟我都不说话惹QAQ】

段府,段大人还没回来,段老娘正在一边哭一边骂。她原来是个干瘦妇人,但多年来养尊处优,如今已经是白白胖胖的可用富态来形容,且也真的养出来了几分大家老封君的慈和,不过今日怒极之下,她骂出来的字眼一个比一个难听。

莫说是边上坐着的孙氏,便是几个良妾也低着头,用帕子遮着嘴,实在是听不下这些脏的臭的。

“……当日真该将那孽障溺死在马桶里头!老婆子我心善,把他从他那烂货妈的X里拽了出来,活了他一条贱命!十八年来是少了他一口吃还是少了他一身穿?!他就跟他的贱妈一样,活一条命就是为了拖累我们段家的!丧门星!小X货!缺了八辈子德的!”

孙氏脸色越来越难看,这老太太的脑子也是糊涂了,她这一番骂,其实是将段青云的一干妻妾儿女都给骂了进去。可孙氏不像自己去触老太太霉头,头一个去碰这些脏水,就朝下头一个妾室打了个眼色。

谁知那妾室刚要硬着头皮开口,外头就一团乱,段府管家的婆娘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老太太!太太!不好了!外头来了一群官兵,说是……说是老爷被革了职!限期回乡,让咱们赶紧从宅子里搬出去呢!”

“什么?!”段老娘一声惊叫,从炕上一跺脚刚站了起来,就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段家住着的三进宅院,可不是段青云自己置办的家业,而是朝廷赏赐,算是“高级宿舍”。他的官职要是有变动,住处也会有变动。如今段青云被削职为民,房子可不就是跟他没关系了吗?

不只是房子,还有这房子连带着的一切奴仆,也都是官奴,他们属于房子的附属物也都是要连带收回的。其实就算不收回,段家要回乡,也没办法带走这么多的奴仆,甚至连带着一些妾室,也都要一起发卖。

不过须臾之间,偌大的段府,就已经变得哭嚎震天。

等到段青云,连带着传旨的太监一块到了段府,正儿八经的说明白了对段青云的处置,这下强撑着的孙氏也晕过去了。旁的都好说,但四代不许为官,这就代表着他们家是彻底的凉了啊。

段家众人却不知道,这事还没完。

当他们强撑着精神开始整理行李,扭头就有御史把他们给告了。

——二十多年前,段青云靠上探花的时候,就是个寻常读书人,父母早逝,只有个小商人的岳父。二十多年后,他搬家,从家里搬出来的是一箱一箱的古玩字画,玉器摆件,听说在京城附近还有山庄大宅,他哪来的那么多钱财?

其实,段青云哪来的钱财,大家都知道。尤其是他还是户部侍郎,那可是肥差中的肥差啊。段青云要是到了年纪的告老,没人多嘴多舌,皇帝就算知道了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让他现在是闯了大祸呢?

襄侯世子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呢,那位小爷可是比诸王更得皇帝宠爱。段青云是有病啊?有病啊?还是有病啊!他好好的跟人家都结上亲了,结果闹了个亲家变仇家……

四代不得入仕,这就是彻底凉凉了。有那心软的还会放他们一条活路,但这世上多得是一门心思揣摩上意,朝上爬的。

几乎是弹劾的奏章,圣旨就下来了,着大理寺查明段青云家中资财从何而来!这放在现代就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了。

行李还没来得及收拾,一家子男女老少就全都被抓进大理寺去了。

他们这一家子首先被拉上公堂的,竟然不是段青云,而是段老娘与表妹小妾!

表妹小妾当年撺掇着段老娘害了慧娘,原以为从此之后就能够过上好日子了。谁知道她当家奶奶做了没仨月,孙氏就进门了。

段老娘喜欢娘家外甥女,但更喜欢能够给儿子帮得上忙,且出身名门的大小姐儿媳妇。段青云喜欢娘家表妹,可同样更喜欢大家闺秀的续弦,以及续弦带来的比大家闺秀不差什么的侍女美童。

表妹小妾也没怎么被磋磨,她就是过上了一个妾该过的日子。后来表妹小妾也不再争段青云了,只一心的养儿子,毕竟她儿子才是长子。谁知道孙氏把她儿子给要了过去,说是孙家的长子,让个乡土妾室抚养,怕是要被养毁了。

对这个庶长子,孙氏还真是上了心,也没朝坏处养,孩子到如今也是小有才名,已经中了秀才。但是也彻底的不认妈了,他也知道自己是庶子,是表妹小妾养的。但看见表妹小妾只有满眼的嫌弃和恶心,叫孙氏“娘”叫的亲切极了,叫表妹小妾一声“姨娘”都满眼的不甘愿。

表妹小妾原来是一片慈母心,想着“至少我儿子好了”,所以在段家后宅里强撑着过活。可段家垮了,段青云跟段老娘与孙氏商量要把谁发卖的时候,竟然还有她?!

表妹小妾可是已经快四十了,她又不是什么天姿国色,在后宅里苦熬十多年,看起来比实际的年龄还要大上许多。她这样被卖出去,谁会买?能得什么下场?想一想表妹小妾就浑身打哆嗦。

而她儿子当时站在一边,不但没替她这个亲娘说上一句话,反而还松了一口气。他是觉得这样就真成了孙氏的儿子吗?!

段家不让她活,她干什么还要替段家藏着掖着!

她不止把段老娘供了出来,还说段青云其实是知道这件事的。换言之,她与段老娘做出杀害慧娘的行为,其实是在段青云的认可和怂恿之下。

有了表妹小妾带头,段家的其余妾室与下人,更是什么脏的臭的都朝外吐。不但打死下人、勒死小妾这些事他们家一点都不少,这孙氏竟然还放高利贷,逼死人命。

孙氏喊冤,说这事是段青云让她干的。

段青云那边,贪污受贿那是少不了的,后来还查出他为了古玩字画,谋财害命。

嘉朝可没有刑不上士大夫的规矩,也没有士大夫不砍头的规矩,以现在审出来的罪过,段青云的脑袋是保不住了。他的儿女不但四代不可为官,发配更有甚者卖身为奴,也是逃不了的。

慧娘的哥哥,段少泊的舅舅得了消息之后,跑到自己妹妹的坟头上去哭着烧纸。他是既高兴,自己妹妹沉冤得雪。又难过,因为外甥的命也是搭进去了。不过这要是外甥还活着,事情没闹开,那他必然是嫁给了那个傻子,却也是生不如死。

“呜呜呜!外甥啊~你走得慢点啊~那混账也要下去了,到时候你也好看着他下油锅!上刀山!鬼差判官啊~我这外甥可是个好人啊~他是为了他娘伸冤啊~大人们可不能怪他不孝啊!!”

“舅舅,别哭了,没事!”

“你这孩子啊,随你娘报喜不报忧的!可别委屈……外甥!”舅舅吓得就蹦起来了,可蹦起来之后,又觉得不该害怕,“外甥啊,这可还是大白天呢,你这时候出来作甚?你是不是还有冤屈没有说明白?来,都跟舅舅说了。”

“舅舅……我是你外甥儿婿,你帮我劝劝少泊吧。”

“啥?!”舅舅这回总算是知道回头了,就看见一位头上戴一根东珠抹额的白衣少年,少年唇红齿白,姿容俊美,正盈盈的朝他笑着。舅舅被少年闪了一下,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外甥也站在边上呢。

上一章:第242章 下一章:第244章
热门: 良家女子的沉沦:坠落天使 我的竹马超难搞 祸水 嫁入豪门后发现我才是公婆亲儿子 高热不止 捡星星 怀了队友的崽怎么破 穿成炮灰哥儿后我嫁了反派 成为百亿富豪后我被千亿少爷求婚了 情迷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