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上一章:第241章 下一章:第24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青天白日的, 我做了什么你不是都看见了吗?”原来以为这崔老大人只是想给儿子找个作伴之人,并无错处, 可他儿子折腾这么半天, 他就在一开始叫了一嗓子,后边就不说话,不过来, 就用眼神指使下人冲锋陷阵,等顾辞久料理完了傻子,他却又委屈了,看来这老头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跟顾辞久有相同想法的人看来也不少,看崔老大人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即便在场的有许多崔老大人的学生, 可事情到底如何,大家也确实都看见了。

崔老大直接眼睛一闭, 向后一倒, 晕了。

“对了,说好了要跟段大人进宫评理。但是,把娘子放在这,我是不大放心的。”顾辞久抖了抖缰绳, 大红马乖乖转了一半,正好让顾辞久到了轿子门边上。从马上弯腰下去,顾辞久正要说点什么,可又觉得不行。

他跟自家小师弟是老夫老妻了, 浪里个浪没问题,但在这个时代, 还是注意着一点好。于是他把枪在得胜勾上一挂,就从马上跳了下来,站在轿子边上恭恭敬敬的行礼:“段公子,还请出轿上马。”

刚才那么多人都没给拽出来的段少泊,一听他说话,当即就掀开了轿帘。顾辞久看到他,先是笑了一下,这还是头一回小师弟穿着大红的嫁衣戴着盖头呢。可继而眉就皱了起来,因为这世界的小师弟是真的太瘦了,比他们双黄蛋和胖瘦双煞的时候都要瘦,宽宽大大的喜服都不像是穿在一个人的身上,而是用竹竿撑开的一般。

小师弟自己拽着马鞍子上了马,顾辞久拉着缰绳就要走。

“段世子,本官的孩子,无论如何也该让本官带走!”

“然后不知道又让你把他嫁给谁去?免了,我把人送到我姥姥家去,段大人你进宫等着我吧。”说完顾辞久拉着缰绳就直接运起轻功跑了——对,他在平地上跑,小师弟在马上坐着。

一个时辰后,顾辞久跟着脸色难看的襄侯老爹一块进宫了,还有不少勋贵跟在他们后头一块进宫的,这些人其实只有一小半是真的来给顾辞久当靠山的,其余大多数都是听了消息之后跑来看热闹的……

毕竟这事也实在是太稀奇了吧?嘉朝开国到现在也有三百多年了,荒唐事、荒唐人也是出了不少的,但做出来户部段侍郎这样事的,大家还真是头一回见。往常看他也没毛病啊,怎么突然变傻逼了?

其实文官来了也不少,也有段大人和崔老大人的世交好友,可他们都是硬着头皮来的。崔老大人还可以说是倒霉受了牵连,段大人一口咬定自己没干那傻逼事。可惜啊,没人信。

╮(╯▽╰)╭没办法,地位的差别,决定了段大人今天不是傻逼,也是傻逼。

连这些日子心情不太好的皇帝,如今都是一脸“哎呀真好玩,太有意思了”的表情。顾辞久的爹,襄侯早就先一步到了,坐在边上脸上是大写的无奈和懵逼。

因为不是大朝会,所以现在皇帝是在启瑞殿见的众人,皇帝穿着常服坐在上首,其他文臣按照官制排序坐在左边,就是傻逼段大人都有个坐。勋贵们来了,因为勋贵多为武职,所以进来呼啦啦行礼,坐在右边。

基本上,大朝会时候,三分之一的官员都到了。这可不算少数了,那没到的三分之二,基本上都在当职办正事呢。

“小久来了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朕说道说道。”皇帝这明摆着是听稀奇事的表情。

顾辞久站出来,他看一眼皇帝,再扫一眼旁边的老爹。皇帝悄悄瞪了他一眼,襄侯紧跟着白了他一眼。都不是生气那种,是家里长辈看见小辈调皮的那种瞪——确认过眼神,是护犊子的人。

这位皇帝是真喜欢原主,大概因为原主是这个世界上,最不会图谋什么的人了吧?

至于襄侯,他可不是段青云那种人渣,而且对于顾辞久这种隐藏真实性别活下去的生活状况,一直都有愧疚,那当然也是宠到天上去了。

“陛下!这段大人说好了要把少泊嫁给我,我这些日子一直都在寻思着该准备什么聘礼呢?谁承想,我今天早晨才知道,段大人这要嫁出去的双儿就是少泊!”顾辞久一指段青云。

段青云在顾辞久来之前,刚刚跟皇帝述说了自己的委屈,觉得好受了点,被顾辞久这么一指责,立即跳了起来:“胡言乱语!血口喷人!”

“满口谎言!言而无信!”顾辞久喷回去,“那不就是四月十二吗?鸿泽楼!段大人你明明白白跟我说的!”

顾辞久话一出口,所有人很明显的,看到段青云愣了一下,还短暂的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这下连皇帝和襄侯都把脸上的戏谑收起来了——如果说有谁相信段青云不是傻逼,而是顾辞久找他麻烦的话,那就是他们俩了,因为他们太知道小久是个啥性子了,这就是个没事就一定要给自己找事的大孩子。

可段青云这表情……明摆着那天是有事发生了。

皇帝一拍椅子把手:“到底怎么回事!段青云你说个明白!”

“段大人,您这可就过分了啊。”襄侯也站起来了,襄侯已经是五十多的中老年男子了,可还是个美大叔,山羊胡黑黝黝的,桃花眼,通鼻梁,除了眼角有几丝增添风情的鱼尾纹之外,脸上一点褶子都没。

襄侯一家从祖辈上就是美男子,否则顾辞久长这样,他这双儿的身份怕是早就有人怀疑。可他爹,他爷爷,甚至传说中的曾曾祖爷爷,都是白皙俊俏的将军,一个赛一个的漂亮。

不过除了漂亮之外,襄侯一家世代流传的还有暴躁勇悍的名声,襄侯就算二十多年没上战场了,可段青云丝毫也不会怀疑,他能用那修长骨干又疤痕累累的手,一巴掌糊死自己。

“段青云,你好胆!看不起我们勋贵吗?!”其余看好戏的勋贵紧跟在襄侯身后,撸胳膊挽袖子。

这些勋贵少的也传承了一二百年,遗传基因再怎么强大,那到如今也是眉目周正的,可除了襄侯这世代异于常人的,其他人常年练武,大多皮肤黝黑,体格粗壮,再加一脸的莲蓬胡子……现在对着不怀好意,满脸恐吓的对着段青云笑,那可真是仿若一群恶鬼。

先前是以为自己孩子调皮,对段青云还有点小愧疚。现在是知道真有人敢欺负自家孩子,那可就……呵呵!没听说过每个熊孩子背后都站着一群熊家长吗?!

“臣……臣那天是真的去喝酒了!但是没见着襄侯世子啊!”段青云赶忙辩解。

但是,这话他同僚、同乡、同窗们听着都觉得假。

户部尚书方大人无奈出来说话了,因为他不但是段青云的上司,他跟段青云还是连襟——他老婆是段青云的续弦孙氏的姐姐,同是老御史大夫孙大人的女儿,现在孙老大人已经过世了,不过关系还在。

“陛下息怒,各位大人莫急,这里边该是有所误会吧?”方大人只觉得头皮发紧,要是旁的事情,他户部尚书在朝堂上举着笏板跟这帮子勋贵对打那也是不憷头的,可这回不行,这回那是真真正正的理亏啊,还是道义上出了问题。

文臣最重视的不就是道义吗?就算那心黑手辣到骨子里的,那也得在面上说得伟光正。可段青云这事情……就算是挖地三尺也挖不出啥道义来啊。方大人打死段青云的心都有,这都是什么狗屁倒灶的事啊!

“能有什么误会的?我问他是不是家里有个公子长得高高大大的,面皮有点黑,但其实挺俊的,笑起来温温柔柔的……”顾辞久脸上一红,他面皮白得透光,这一红就如琉璃透了光一样,一双黑黝黝的眸子也露出几分水光,明明白白是个动了春心的少年郎。

这模样俊的,把几个有名色心中的大臣都看得老脸一红——勋贵和文臣都有。

“咳!”襄侯阴沉着脸咳嗽了一声。

顾辞久好像没发觉别人其余那些叔叔伯伯如何为老不尊,只是继续道:“然后这位段大人就说了,那该是他第三个孩子,是个双儿。我就问可有婚约?段大人说并无。那我就……我就问嫁与我可好?段大人就笑了,说自然可以,等着世子前来提亲。”

段青云脸上跟懵逼了,他那天听到了崔老大人的八卦之后,脑子里头灵光一闪,自觉有了决断。烦心事一放下,跟同僚喝酒也确实是挺开心的,最后是大醉之下让人给送回家的。一睁眼就是第二天白天,自己的卧房里头了。

难道是喝断片那阵,他真的答应了这襄侯世子什么?

“我、我回家之后有些……不知该如何与父亲开口,又想着该如何娶少泊过门,谁知道这前后也就十几天的功夫,少泊这就差点嫁给个傻子了。”

“那个……世子,您看这样如何?老夫家中这位二双儿已经与崔老大人的儿子换了庚帖,三媒六聘已过,只能是与世子有缘无分了。可老夫另有两位双儿,三个女儿,到愿与襄侯结个儿女亲……”

“呸!”襄侯两步上前来,虽然是独臂,但一巴掌拽起段青云的衣襟,那可是毫不困难,“老贼毛好大的脸啊!莫不是把我父子也当成姓崔的傻子了不成?!”

长得再如何俊俏,这一张嘴,襄侯立刻就证明了自己的武将身份,声如洪钟吐字清晰,而且这一骂不止骂了段青云,把崔老大人也给骂进去了。

段青云被喷了一脸唾沫刚要说话,襄侯拽着他衣襟的胳膊猛地一推,段青云一口就咬在了自己的舌头上,虽没到断了舌头的地步可也疼痛异常;脚底下还没站稳,当即摔了个屁股蹲。他是既舌头疼,又尾巴骨疼,几十年养尊处优没受过这么大的罪,段青云眼泪都出来了。

“久儿,跟爹回去,不受这个窝囊气!”襄侯转过身来就去拉顾辞久。

顾辞久立刻跳开:“不成!我还得让皇上给我跟少泊赐婚呢!”

“我们家哪里高攀得上堂堂户部侍郎!”襄侯瞪圆了眼睛,都被人欺负到这种地步了,还要娶他家的双儿?!襄侯府哪里受过这种气。

“不!”顾辞久又是一跳。

“不孝子!”明明伸手的时候还是顾辞久,可手到了地方,一把拽住的却是一位伯爷同僚。

这父子俩一追一逃,把启瑞殿闹腾了个人仰马翻。最后顾辞久躲到了皇帝身后,襄侯在下头又气又急,肺都要炸了,不过他也有点奇怪,他儿子的身法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陛下,您别让我爹抓我,我这还有事没说完呢。”

“还有事?”皇帝笑呵呵的问,“小久啊,你该听你爹的,段家的孩子,你是真娶不得。”

坐地上半天起不来,也没人扶的段青云(连襟方大人都觉得段青云有点恶心),听皇帝说这话,都想晕过去了:“陛下!微臣冤枉啊!陛下!襄侯!世子!这事真是误会啊!”

皇帝这一句话,他的子女就都别想有个好归宿了。子女还在其次,他自己的名声也是彻底完了。明天,不,今天,要不了几个时辰,御史的弹劾就要送上来了,他这个官也就做到头了。

“不,陛下,我跟少泊绝对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陛下,您让我爹别抓我,我给你们看证据。”

“行!”皇帝一口应下,今天这场大戏他是真看得欢畅,“子袍啊,你且在一旁稍作,喝口水,如何?”

襄侯叫顾尧岚,字子袍,听皇帝这么一说,也只能抱拳道一声遵旨,在一边坐下了。

“多谢陛下了,那您再把少泊宣上来吧。他现在跟叔叔伯伯们的侍卫在一块呢。”

皇帝眉皱了一下,刚坐下的襄侯也站了起来:“胡闹!”

其他站在顾辞久那一边的众人也有些不快,他们能用喜爱的眼神看着顾辞久胡闹,也觉得段青云太混账,但没一个觉得顾辞久应该把段少泊娶进门的。段少泊确实就应该嫁给崔老大人的傻儿子,毕竟花轿都抬到人家门口了。至于段青云悔婚,那就是段青云的过错了。

甚至这要是顾辞久的身份不够高,刚才段青云说的,再嫁一个人给他,才会是人们心中的完美解决办法。也就是顾辞久的身份高,靠山硬,段青云提出那种解决办法后,才会让人觉得他无耻。

“朕信小久不是胡闹之人。”皇帝拍了拍顾辞久的手,“来人,将段少泊宣上殿来!”

不到半盏茶的时间,段少泊上殿来了。

看第一眼,众人都眼前一亮,可再看,就都觉得比较可惜了。

来人干瘦干瘦的,可是剑眉飞扬,直鼻菱口,脚步沉稳,神色泰然,气度可是真的好,好到让人忽略了他瘦到凸出来的颧骨。

但是可惜啊,可惜他是个双儿,双儿长成这样,除非是贫苦人家没有儿子,要双儿出来顶门立户,那他长这样到算是正好了。可双儿立户,等同于立女户,这是让人看不起的。

一路带段少泊进来的小公公叮嘱他了,不用学戏文里见着皇帝就三跪九叩的,这不是大朝会,进了殿拱手为礼,称一声拜见就好了。

段少泊行了礼,恭恭敬敬的站在下头,低垂着头。可明明他是弯着的腰,众人看来,却只觉得他的脊梁骨绷得笔直。

“行了,人来了,你说吧。”

顾辞久当即就从皇帝身边蹦下去了,然后指着段少泊道:“陛下,您看见他孕痣了吗?”

段少泊又不是绝代佳人,即便真是绝代佳人,皇帝九五之尊也没盯住不放的道理,所以看一眼就算了,顾辞久这一提,他多看了两眼:“哎?他孕痣……”没找着。

不止皇帝看,其他人也都跟着找,看得段少泊耳朵通红,躲在了顾辞久身后,众人这才觉得自己这举动不太恰当,人家是个还没……差点出嫁的小双儿,怎么能被人盯着这么看?

“启禀陛下,小儿的孕痣在左耳的耳垂之下,是不太显眼。”段青云站出来解释了,“世子,小儿毕竟是未嫁之身,如今你这般做法,是否太过……”

段青云想明白了,他觉得自己还是可以挣扎一下的。毕竟他稀里糊涂之下跟顾辞久定下的婚约——对,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确定是口头上答应了顾辞久了——可那不是酒醉之下吗?况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当时一句玩笑话当不得真的。

必须咬死了这一点!否则就要彻底玩完了。

可还没等他把该说的话说出来,就看顾辞久捏了一下段少泊的耳朵,把他的左耳垂前前后后左左右右让人看。

要真是个女子,或者双儿,那这番动作就太过了,段少泊也用胳膊遮着脸,不看人。

系统:o(* ̄▽ ̄*)o小师弟你这个羞羞涩涩的演技也太好了,真是小媳妇一样。

众人就在段少泊的左耳垂上边,看到了一小块有半个黄豆大小的……也说不清是什么吧?暗沉又混沌的一种褐红色,像是斑,可是边沿的地方有一种明显晕染开的感觉。

“可、可能是右耳……”

顾辞久拉扯了两下段少泊的衣角,段少泊不愿意的扭了两下,可最终还是转过了身来,他还是用胳膊遮着脸,但让顾辞久把耳垂给人看了。

他的右边耳垂只有一个小小的耳洞,除此之外,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

段青云瞬间满头冷汗下来了

纹身不是永久的,尤其是在小孩的时候,纹了什么,随着年龄的增长,褪色、变形都会发生。如果当年孙老娘和表妹小妾把孕痣点在其他位置上,也不要什么眉心、泪痣之类的,就算点在嘴巴下面变成一颗媒婆痣呢?那也能看到很直观的孕痣的变化,可她们没有。

原主小时候还被续弦进来的孙氏悉心照顾了几年,看他毕竟是个双儿,要是个汉子,说不定孙氏还要多花点心思,想着怎么养废了他。一个双儿,舅家还只是小商人,空有个原配嫡子的名头,到大了找个过得去的人家嫁了也就是了。

没人注意他,原主自己想主意也不成,他在后宅里连下人过的日子都不如,镜子都没有,一天能吃一顿饭就是好的。现在耳朵上的耳洞,还是他出嫁之前忙忙碌碌给扎的。所有人都只记得他是个双儿,但问他的孕痣在哪?

段青云这个亲爹能知道,那可真是个挺不容易的事情。

一个在边缘艰难求生的人,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是双儿,所以他就是个双儿了。还是个这么丑的双儿,便是有人多看他一眼,也只是为了奚落他,欺辱他。找不着他脸上的孕痣?果然是最下下等的双儿,孕痣都模糊不清。

事实真相就放在那,窗户纸都捅破了,可就是没人去真正的看上一眼,直到现在!

这段少泊根本就不是个双儿!

皇帝和襄侯看着站在一起,双手叉腰神采飞扬的顾辞久和还用袖子遮着脸羞窘异常的段少泊,神色都有些怪异,他们俩脑子里都忍不住回想起来顾辞久刚才说的“我跟少泊绝对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当时不过是顾辞久随口一言,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是一语成箴吧?

各家的内宅,多少都有点事,即便自己这一代没有,老祖宗的内宅室也不少。但这些内宅阴私没被翻出来,大家都当不知道,可一旦被翻出来,断然没有什么同情理解的。

“这……这怎么可能?!”段青云一脸震惊,“儿啊!为父委屈你了!”

顾辞久挡在段少泊身前,直接就把段青云推了个跟头:“陛下,您下个旨,让段青云把少泊赶出家门吧。然后就让少泊做我大舅的义子,正好大舅也姓段,他也不用改姓之后觉着别扭了。然后我就能娶他回家了。”

上一章:第241章 下一章:第243章
热门: 余污 格格不入 欲望山村 崽崽杂货店 远东星辰 建交异界 赚钱后,抛弃我的老公又回来了/黑魔法师的教宗之路 不标记,就暴毙 全民皆萌宠 嫁给恶人夫君前揣崽/替嫁前有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