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上一章:第240章 下一章:第24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小师弟的爹, 户部侍郎段青云,早年间就是个普通农家儿子, 有一回他背着亲娘去看病, 让当地的一个大商人给看见了,帮着段侍郎付了医药费,后来还把自己的小女儿慧娘嫁给了他, 并在学业方面,大力资助他。

段青云一路科考,最后中了探花,自然有高官显贵看他年轻,想要招他为婿, 不过段青云直言家中已有妻子,自然是拒绝了。

段青云就进了翰林院, 做了个穷翰林。他的老娘与慧娘也都被接到了京中, 一开始一家三口也还算和睦,但渐渐的矛盾就出现了。

慧娘的爹原来可以帮助段青云很多,但他爹只是在地方上有点钱,京城的芝麻都比他大颗, 仕途上根本搭不上手。翰林院段青云的同年都渐渐找到了门路,甚至当年比他职务低的外方人士如今也都出头了。

段青云偶尔会跟老娘私下里嘀咕,要是当年没有慧娘,他就能娶某某大小姐为妻, 那现在有岳家帮衬,也不至于如此。

且京城居大不易, 在他们的家乡能过上两三年的银钱,放在这还不够吃一顿饭的。偏偏段青云跟人的交际需要大笔的花销,那就只能找老丈人要。老丈人也是尽力了,他也希望能够供出个大官来,好让自己飞黄腾达。

可老丈人的付出,在段青云看来显然是不够的。甚至每次找妻子要钱,都会让他产生一种羞耻感。

长时间下来,婆婆开始对慧娘各种横挑鼻子竖挑眼,段青云的态度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慧娘人如其名,并不愚蠢,可因为一直没能生育,所以明明是慧娘的娘家花钱养家,但却让她在这个家里一点底气都没有。

理所应当的,慧娘给段青云抬了两房妾室回来。她是不知道,这里边有一房妾,正是段青云的表妹。

——渣男的小妾里,永远有一个自己的表妹,这好像已经成惯例了。

这两个小妾也真是“争气”,被抬进来的第一年,就都有了孕,一个生了个汉子,另外一个生了个双儿。

段青云也算是儿女双全了,不过这样一来,段老娘对慧娘越发的看不上眼。慧娘自己也以为自己是有毛病的人,抑郁不已。却没想到转过年来,慧娘竟然有了,这一下子就让她病恹恹的她,精神了起来。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她却没想到,段老娘跟那位表妹小妾已经做好了让她有死无生的准备。甚至原本两人是想着让她一尸两命的,可段老娘终归是惦记着她肚子里的种是自己儿子的骨肉,没让稳婆把手脚做到孩子身上。

孩子生下来,发现是个汉子,段老娘还挺高兴,大孙子总是不嫌少的。表妹小妾却心里一紧,她生的儿子,是长子,但可是庶出。嘉朝的律法,不可以妾为妻,她当了妾,那一辈子就都是妾!段老娘早就说了,一旦这贱女人死了,那就让她儿子娶个大家的小姐进门。

她儿子一辈子都是庶子,想要让庶子继承家业,除非段青云没有嫡子。但看段老娘的高兴劲,表妹小妾又不敢说把孩子摔死。

不过她也是脑袋转得够快,当即就劝段老娘,一方面她们这事情虽然自己觉得办得没错,但说不准就百密一疏,这孩子日后要给她老娘寻仇那可怎么办?另外一方面,这男人有过老婆无妨,但大老婆死了还留下个嫡子,哪个正儿八经的大小姐愿意嫁过来就给人当便宜妈啊?

寻仇段老娘觉得可能不大,但是后边那个原因,让段老娘心动了。可段老娘又不舍得把大孙子送到外头去。大概是她也知道,送出了,这孩子就没活路了。最后,表妹小妾用针点了朱砂,在婴儿的耳垂下面,点了一颗红痣。

这年代的普遍价值观,双儿的红痣位置越正,颜色越艳,生育能力就越好。用这种方式来评价双儿的好坏,跟把人当畜生看没区别了。

朱砂点出来的红痣必然是艳丽的,表妹小妾这是让这孩子即便当了双儿也别想有好下场。

其实这年代也怕把汉子错认成双儿,所以刚生下来的孩子,是能够测的,就是在孩子的红痣上轻轻扎一针,满月之前,双儿的孕痣是不流血的,正常的朱砂痣却是会流血的。而且双儿的孕痣是挖不掉的,就算从长孕痣的位置削下一块肉去,原来的位置长好了,也会有一颗红痣。

但亲手验孕痣的孩子奶奶就是造假之人,那也只能徒呼奈何了。

更可怜的是,产后大出血的这时候就躺在一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婆婆”和“妹妹”这么害她,这么害她的孩子!

可怜她本来怀孕之前就已经生病,孕期里也是只顾孩子,不顾自己。如今更是血已经浸透了床褥,她能将这两人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生命的最后,慧娘只盼着自己能化为厉鬼,无奈这却不是一个修仙或鬼怪世界,她只能怀着满腔怨气,消散在人间……

慧娘去世后一年,段青云续了弦。娶的是御史大夫孙大人的老姑娘。这位孙小姐曾有一位未婚夫是承运伯刘家的大公子,可谁想刘大公子与人踏青,骑马摔死了。刘家那边就要孙小姐嫁过去守活寡,孙大人爱护女儿,怎么可能愿意?

两方掰扯了大半年,后来表面上以孙小姐给刘大公子守孝三年为终结。私底下,承运伯家开始传孙小姐克夫。结果弄得孙小姐如今都二十二了,还没出嫁。

现代别说是二十二大学刚毕业的年纪,就算是三十二了不结婚过自由日子的妹子一样很多。只要顶住家里的逼婚压力就行,可在这个年代,孙小姐再嫁不出去,就只能在自杀和搅了头发做姑子里头,选一条路了。

段青云娶了孙小姐,得罪了承运伯,可是却得到了孙大人以及孙大人各路好友的喜爱与感谢。从那之后,段青云果然是一路青云直上。

这位孙氏,一开始对小师弟的原身也算是关爱,毕竟她也是苦命人,还背着克夫的名声,多少只眼睛都盯着她,等着看她的笑话,等着逼死她。可是后来孙氏自己也有孩子了,还是儿女双全,原身也渐渐长大,孙氏对他也就不那么上心了,甚至有时候还觉得他有点碍眼。

段老娘最开始对原身,是一点点愧疚加上对大孙子的喜爱,于是也多少有点照顾。可后头她大孙子多了去了,原身长得一点也不文气,不像段青云,倒像是慧娘的哥哥——明明是个商人看起来却跟个武人似的,这就越来越不喜欢了。

万幸,表妹小妾也是同理,前几年她还把原身当成眼中钉,等到孙氏嫁进来,有了孩子,还把自己的陪嫁丫鬟让段青云开了脸,抬成了妾。后院的女人越来越多,孩子越来越多,她哪还顾得上一个没了娘的原主啊?

有十几年,原主就跟个隐身人一样,在后院呆着。只每年他舅舅家里送年礼来,孙氏才让他见见亲人。本来他舅舅都说好了,他表哥有个好友跟原主的年龄相近,过一段日子,就让这人提亲来。

这位也确实来提亲了,但却让段青云给赶了出去,赶完了人,段青云就气冲冲的去后院了。

在自己一群白皙俊秀、娇嫩柔美的儿女双儿里头,原主极其的显眼。就他一个,高别人大半头,肤色黝黑(其实就比蜜色略深一点,但这不管什么事都得对比),干瘦得像是个麻杆,偏偏又木木呆呆的。且这个双儿丑陋的名声,早就传到府外去了,因为他,自己大女儿嫁得都不甚合意。

段青云是越看越不喜欢,偏偏他还是自己的嫡长子,所以怎么能让他嫁给寻常书生呢?他脸面何在?!

段青云把原主没头没脸的臭骂了一顿,转身走了。

这世上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就都这么巧,段青云出去喝酒,正好碰见了几个同僚。当官的一样喜欢聊八卦,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国子监祭酒崔老大人身上。

崔大人属于桃李满天的纯学术文人,在祭酒位子上坐了有四十多年了。这位老大人前些日子也是跟人喝酒,喝醉了念叨出来了一件事。

世人都说老大人无子,可其实二十年前,老大人跟老妻曾经老蚌生珠,生出来的孩子不但奇丑无比还是个傻子。其实按照老大人的年纪早就该告老了,可他就害怕,一旦告老,回到乡下,等到他一死,他这傻儿子怕是也要无人照顾,冻饿而死了。

这事传出来之后,倒是有不少贪婪小人上门去提亲,但都让崔老大人都打出去了。

这个八卦段青云并非第一次听到,但却头一次不把它当笑话听。过了几天,段青云就去偷偷拜访了崔老大人,他不说对方有个傻儿子,只说自己有个愁嫁的丑双儿,丑双儿脾气温良,为人谨慎厚道,说完就走。

过了几天,崔老夫人登门拜访,孙氏久违的不在逢年过节的日子里把原主叫到了正院,还让他待客。崔老夫人走得很满意,三天后就有官媒上门,两边换了庚帖。

原主知道自己订了亲的消息时,还以为是要嫁给舅舅找来的人,直到有弟妹过来奚落他,这才说出了实情。原主的反应,就是在出嫁之前,偷了家里毒老鼠的砒霜,给自己灌了进去。

他一辈子都在后宅里被当个双儿、女子教养,被漠视,被欺辱,别看长得高大,其实是怯懦胆小的性子,最后的最后也只敢用这种法子来表示自己的反抗。

现在小师弟来了,顾辞久当然不能让自家小师弟抬进别人家的大门里,只能用抢的了!

至于抢亲之后弄得两家都没脸,事后一定会出大事?现在哪里还顾得上啊?

——这要是早来两天,也不至于这么麻烦,大家都能妥妥善善的解决,可是现在打死系统时间也无法倒流。

系统:o(TωT)o我委屈啊!

在京城里嫁娶的,一般要在城里绕一下,然后在晌午的时候到男方的家里,拜堂成亲。但是,因为新郎是个傻子,娶的又是个丑双,男女双方都是既怕婚礼出什么毛病,又怕丢脸,所以都不愿意多张扬。迎亲的队伍大清早从女方家里出来,就直奔崔祭酒家里了。

所以顾辞久这紧赶慢赶,可大红马呱嗒呱嗒的,还是到得有点迟。队伍已经在崔祭酒家门口停下来了!就是段少泊死活不下轿子,要背他下来的弟弟都上手拽了,可是让段少泊两巴掌给拍下来了。

崔祭酒家门口站的人越来越多,毕竟怎么说也得请点宾客过来,众人来的时候还都是诚心实意祝贺的,可现在……

“让个好人嫁给傻子,崔祭酒也算是一世清名,怎么会干这种缺德事?”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庚帖换了,聘礼收了,这轿子都抬到门口了,竟然还不愿意?这也是个不孝之人。”

“今日这婚事,段大人说是他家双儿貌丑,能嫁到崔家,算是福气。”

“福气个甚!你是没见,崔大人家的儿子迎亲回来闹腾不休,一巴掌把个小厮打得鼻子冒了血,这双儿嫁了进来,怕是要不了多久就得被活活打死。”

“若是我自家的孩子,貌丑如何?便是嫁个屠户,也好过这般的傻子吧?”

“你不知道,这是段青云已故原配的双儿,他原配就是个商女,这孩子在家里怕是就没怎么得好。”

“段家那边,还不一定是怎么把人弄上轿子的呢。”

“我是知道段青云这个人了,看他对自己的骨肉尚且如此,为人……呵呵。”

“嘘!别说了!”

都是京城里当官的,这后宅里的事情,谁不知道个一二三的?

崔家人和段家人脸色都越来越难看,段青云知道,再不处理好了,他这亲家可是就要变仇家了,一咬牙命两个壮硕的中年双儿过去把段少泊从轿子里拽出来!

可突然之间!就冲出来了一个红马黑甲的小将军,直接骑着马冲进人群里,长枪反用,一枪下去,两个撅着屁股抓人的中年双儿都让他给戳得飞了出去!大红马在轿子前一停,小将军再把长枪正过来,明晃晃的枪尖指着段青云。

“段大人,您可真是好不要脸,哪里有一双嫁二人的道理?!明明说好了将少泊与我为妻,怎么转个眼就要把他嫁给旁人?!”

“轰——!”众人一片惊呼,所有人都看向段青云,这场大戏现在可是更好看了。

“这是哪家的孩子?”

“这顶盔戴甲的……勋贵家的吧?”

“这不是襄侯世子吗?”

“襄侯世子?!段侍郎这个胆子可真大啊!”

认出顾辞久的身份后,其实众人不只是觉得段青云的胆子大,他们还觉得段青云……他有病!

你这都跟襄侯世子说了好了亲事,不但悔婚,还是在没跟人家襄侯世子说好的情况下,就把自家的双儿嫁了?!还是嫁给一个傻子?!脑袋让驴踢了?觉没睡好癔症了?

至于说顾辞久胡说八道?他要是个普通人那胡说八道还有可能,可他是襄侯世子啊,虽然以后怎么样很难说,但襄侯残了,三个哥哥死了,皇帝钦赐了免死金牌,亲口赞他国之玉璧,总是召这孩子进宫,对皇子们都不如对这位世子爷亲近。

当今在位期间,襄侯世子的盛宠是不会断的。

跟他比起来,段青云家的丑双那就是瓦片啊。他这么个玉璧,有必要用自己的婚姻这么大的事情,跟一块瓦片砰吗?除非他也是傻了,癔症了。

看看脸色铁青浑身发抖的段青云,再看看风姿飒爽俊美无双的顾辞久,大家觉得……段青云比较像是有病的那一个。

“胡、胡言乱语!”段青云也认识顾辞久,知道他是襄侯世子,他对襄侯世子的出现完全是懵逼的,但感受着众人的眼神,听着众人已经不再压低的“私语”,他知道自己要是不把这事支撑过去,那他可是就真的完了,“世子殿下,你为何要来作弄本官?!”

“作弄个屁!分明是你这当官儿的瞧不起我们勋贵!作弄我们!今日你这老匹夫必须得跟本世子到御前去掰扯一番。”顾辞久指着段青云,声音清澈嘹亮,还挺好听。

吃瓜众人一看这是真的要闹大了,可是要劝吧……还真不知道从何劝起。

“好!那就到御前,请陛下与我等评评理!”段青云也大声说,他转身与崔大人行礼,“崔大人这事本官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崔老大人一甩袖子:“你段家的人我们可是不敢娶,来人!把庚帖拿来!”

好好的一件事,从段少泊不下轿子的那一刻开始,崔家就已经丢了大脸。崔老大人早就后悔了,可刚才是旗鼓南下,且他儿子娶个身份地位都相当的正房是真不容易。如今……这儿媳妇是真的不敢娶了。

偏偏这时候,崔公子不知道怎么回事,跑出来了。

崔公子长了一张一看就是畸形儿的面孔,额头特别的高,两只水泡眼,鼻梁扁到看不出来有,蛤蟆嘴。但他竟然一点也不矮小,反而很高很壮硕,三五个成年男子仆役拉他都拉不住,让他横冲直撞的就从院子里冲出来了。

刚冲出来的时候,他只是流着口水吱哇乱叫,等看见了顾辞久,他突然就说话了!他说了两个字——“媳妇!”

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媳妇!我娶你!我娶媳妇了!”崔公子挥舞着手臂,朝着顾辞久就冲过去了。

“我儿!”崔老大人吓坏了,可他老胳膊老腿的哪里反应得过来?

顾辞久又把枪反过来了,用枪尾去戳崔公子。

装了半天死的系统开口了【宿、宿主你小心点,这小子力气很大。】

顾辞久【看出来了。】

虽然是刚来第一天,但这也算是个轻武侠世界,虽然官府才是大头,但也有江湖的存在,武将勋贵世家的本事都不错。不过,襄侯就没想让原主上战场,所以原主练的武功仅止于强身健体。顾辞久又是刚来,还顾不上锻炼。这傻子一看就是天生神力,要真的跟这个傻子比力气,那他还真的要吃亏。

顾辞久手中长枪连晃,“啪啪啪!”几声,枪尾拍在了傻子的手臂和肩头上。

顾家是实打实的军伍出身,并不用弹性好的白蜡杆子,用的是硬木,所以顾辞久的枪甩不出好看的枪花来,但打在身上是实打实的疼——抖枪花看着漂亮,但实战中用处不大,一旦枪尖磨损,那就是根软棍子,打在人身上的杀伤力不高,顶多是起檩子。相反,硬木枪身即便没了枪头,一棍子抽下去也要让人断了骨头。

顾辞久找的都是疼却不伤的地方,傻子被打先是愣了一下,让家仆总算是追上来将他抱住。可紧接着傻子就“哇啊!”一声咆哮了起来,吓得吃瓜众人都是一哆嗦。只见傻子原地扭动了两下,抓住他的家仆就全被扔了出去,有一个飞出去了至少两三米。

眼看着傻子又要扑过来,顾辞久这次给了他一下狠的,直接一枪尾戳在了他的胸口。枪尾没刃,外人看着就是平平滑滑的点了一下就收手,实际傻子当时就一口气没上来,眼前发了黑,顾辞久收枪的同时,他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涨得通红,嘴巴张大。

如果有人注意就会发现,傻子的胸腹没有起伏,他是既不能呼,也不能吸,直接憋气憋住了,可现在没人看。

直到有个仆役冲上来动了傻子一下,傻子才猛然吸了一口气,然后白眼一翻,晕了过去。仆役们赶紧上去把这傻子搬进了房里。

“你!你对我儿做了什么?!”崔老大人看傻儿子倒了,当即跳起了脚,指着顾辞久喝问。

上一章:第240章 下一章:第242章
热门: 这只男鬼要娶我 如何建设一间鬼屋 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专属深爱 邻家雪姨 婚久必合 琉璃美人煞 我的美女干姐姐 霸总是我事业粉 白月光他被气活了[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