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上一章:第239章 下一章:第24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高邑在嘉朝成为了一个双儿之后, 摆脱了上辈子肥胖的命运,变得高挑清秀, 左眼下方还有一颗红色泪痣一样的小红痣。跟绝代美人比不了, 可跟他过去的情况比,那他现在就是个绝代美人没跑了。

可是吧,原剧情里面, 高邑的这些背景设定,除了做菜好吃之外……其它的都跟假的一样。高邑的表现整个就是一纯情少年,平常表现说好听点是跳脱,说不好听的就是过分的冲动,还很自以为是。

不过, 他总能遇见人给他帮忙,比如喜欢他做饭的商人之子啊, 喜欢他做饭的县令之子啊, 喜欢他做饭的武林盟主之子啊,一直到喜欢他做饭的皇帝之子——永王本人。

然后这些人都会因为他的饭菜喜欢上他,为他哭为他笑为他咣咣撞大墙!

他那对弟妹,都让他宠成了熊孩子, 在外头做了什么事都是别人的不是。他那个娘有了个第二春,但这个第二春看起来很突兀,他阿嬷不想嫁的,可高邑非说要他阿嬷追求自己的幸福, 把人给嫁了,嫁完了之后自己还特感动——看起来像是感动他阿嬷劳累了一辈子终于幸福了, 但其实更像是为他自己战胜了“封建”旧俗而感动。

可是当故事变成了现实,各个人物的行为模式,就是以基础设定为先了。

原剧情的高邑不讨喜,但是世界发展的高邑是个很不错的人。就像原剧情说的,挺成熟稳重的,虽然不能说人情练达,但也是知进退的。而且他很喜欢这个世界的阿嬷和弟妹的,但他可没放着小孩子不管,把他们四处仗势跋扈的行为,视为小孩子的天真可爱。

他自己吃过没学上的苦头,虽然时代不同,但他知道很多事情是不变的。所以很早就送了弟弟去上私塾,并且偶尔会去偷看,检查他是不是真的规矩老实。妹妹也在他发达之后,特意请了女师在家里教导。

轮到自己的感情问题,他和永王之间也一直都没出现原剧情里那种少年初恋一样的甜甜蜜蜜。

甜蜜个蛋蛋!高邑在现代都是个中年大叔了,他的店也越开越大,黑道白道,人见得多了。永王对他一笑,他就能“羞涩难当,整个人都懵了,半天回不过神来”?!这TM的不是被美色所迷,这是让人下药了吧?

而且现代就有很多人喜欢吃他做的饭,他也以此为傲。但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他也不是没见过,厨师饭做的好吃就对厨师动了心?对,是有动心的,不过那是动的把厨师请回自己家,自家开的会所,或者是下回有什么事可以把这厨师叫去开宴。

厨师,又可以说是厨艺匠人,是靠手艺过活,与买家公平交易的百工一种。通过吃认识厨师,那么绝大多数人,也都只会把注意力集中在厨师的手艺上。即便长期接触,那基本上也是在饭桌上,因吃喝产生的接触。

发现彼此比较投契,成为哥们兄弟,这可能性不小。高邑在现代仅有的几个朋友,也是这么来的。可长期接触之后动心了?这就开玩笑了。在大吃大喝中,尤其作为厨子的他刚做完饭,这世界连抽油烟机都没有,那可真是一身的油汗,怎么个动心法?

眉如松鼠鳜鱼,眸如小笼包,鼻如油炸小排,唇如酱香烤肠,肤白如高汤面片,吐气如葱油烙饼或东坡肘子吗?

——这是高邑在那个世界里自己说过的话。

段少泊【这个气运之子还是挺幽默的……没有大师兄幽默。】

顾辞久【小师弟,中间你如果没停顿那三秒,我就信了。】

段少泊觉得偶尔还是该晾一下他大师兄的,比如现在,就不去讨好他了,而是继续说正事【高邑的人生梦想,就是当个开餐馆的厨子,年纪大了收养俩孩子,或者收个孝顺的徒弟。现代可能还要担心徒弟不孝顺,这个能把徒弟当孙子使的年月,他就直接放宽心了。婚姻并没在他的规划上。】

顾辞久属于白切黑形,反正他跟小师弟长着呢,记账是个好习惯【高邑不是个硬顶着来的人,原剧情的那种横冲直撞,不会出现在高邑这种人生经历的人身上——只有初出茅庐,过去的人生一直很阳光,被宠爱着过了一生,或者有才干到一定地步的人,才会在刚到了一个新地方后,觉得能凭自己的能力。让世界改变。高邑哪种都不是,他的想法应该是如何改变自己去更好的适应这个世界。】

顾辞久和段少泊属于“有才干到一定地步的人”,到一个地方稍微适应适应,总能成为人上人。虽然有时候发生的事情看起来巧合率太大,可那等同于机会等待着有准备的人,否则把高邑扔到上个世界去?高邑八成先吓尿了裤子,最开始的战场上就壮烈了。

而且,如果高邑上辈子一直跟人横冲直撞的硬着来,他的饭店也开不起来。这和社会黑暗没关系,做商人,不知道进退、柔和,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段少泊【不过,高邑的适应,应该还没到嫁人这个地步上,再过几年,找个女性成婚,倒是有可能……不说性向的问题,他对建立家庭貌似十分缺乏自信的。】

顾辞久【嗯……】

所以麻烦也就麻烦在这,不只是现在的永王,高邑从最早的某某大商人家的公子表白说喜欢他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开玩笑,但又觉得以对方的身份在这种事情上不会开玩笑。所以他就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到底有什么地方能让人想娶回家的。

对大商人的公子,他想到了菜谱,于是他提出卖菜谱,卖辣酱方子,卖酿酒方子。双方变成紧密合作的关系,果然,大商人的公子不再纠缠他了,没过两年,娶了户部侍郎的庶女。

然后是县令之子,他想到了钱财,想到了常来他餐馆吃饭的某某几位大儒,他送上钱财作为谢礼,大儒来吃饭的时候通知县令公子。县令公子成功拜师,跟着大儒走了,没过两年,娶了大儒家的小双儿。

接着是武林盟主之子,几经打听,他用蒸馏用具做出了烈酒,让武林盟主之子带去找个隐士学艺了,没过两年,他跟魔教教主好上了→_→听说对方也是个汉子。

他不知道这是自己心想事成属性的结果,他只以为这才是这个世界的本相,他觉得这样挺好,这样才般配吗。可是私底下还是挺惆怅的,对家庭的不信任也进一步加剧。

现在是皇帝之子,之前对永王,高邑对永王,原先是敬畏,等他示爱,那就是只有畏惧,没有爱了。因为作为一个厨子,他想来想去,永王愿意用婚姻做代价希望从他身上得到的,那八成要跟另外一个人联系上——皇帝。

可是永王对高邑的爱,是原剧情上白纸黑字写着的。

“吃一口就觉得无比的熨帖,不是没吃过更好吃的东西,但如今碗里的却是最适合自己的。所以他想见见,到底是什么样的厨子能做出这么合自己胃口的吃食。”

“一看站在眼前的小厨子,额头上有着汗,但却白白净净的,两颗眼睛黑葡萄一样,正一眨一眨的看着自己。常锦只觉得,这小厨子也不是他见过的最美的美人,却是最让他看着舒服的,就跟着碗里的饭一样,也该放进玉碗里,让他捧着一辈子。”

有着两段,等于永王只要吃到了高邑做的饭菜,就会对他的人感兴趣。接着一旦看见他本人,就会对他一见钟情。

高邑怀疑永王的感情,继续胡思乱想下去,那永王喜欢他的这一点是不会变的,可接着是否会产生利用他的心思,那也是不确定的。但可以确定的是,继续这么下去,高邑绝对会吃大亏。

因为高邑脑海确实也有一旦永王做了点什么,那他就完全无法反抗的想法。毕竟永王位高权重,而高邑不单只是个开饭馆的厨子,还拖家带口的,他只能受着。

——从世界没毁灭看,高邑心还是很软的,否则他要是怒极之下,诅咒这个世界毁灭,那顾辞久和段少泊也有可能去这个世界,但到时候这个世界就不一定还是这个世界了。可现在,那边的天道很确定,世界能够长长久久的运行下去。换言之,按照天机的推演,无论被如何对待,高邑也没想着让世界给他陪葬。

他是气运之子,除非是那种作者钦定的虐主世界,否则气运之子就是对世界的诞生有最大功德的人,天道无情却公正,气运之子该有福报,天道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帮忙。

顾辞久【都到了现在这种时候了,才要人去帮忙?按照这个情况看来,我和小师弟只能走两条路,一条是去造反,推翻嘉朝把人救出来。一条是去练武,偷偷把人抢出来。但造反备不住高邑想着还是天下和平的好,那我们俩也不一定能跟气运相抗衡。把人抢出来则可以确定变数也不少,一旦高邑脑补发生变数,那就是真变数。】

系统【我我我、我还有没说完的!那边的天道表示,会给你和小师弟安排更合适,也更高的身份!不过暂时不能确定是什么身份,因为身份够高的人,即便天道也不是能随意处理的,得根据你们俩的进入时间再进行调整和安排!】

顾辞久和段少泊两个老头……不,其中一个是女装大佬的老太太,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点点的感兴趣。

他们已经非常习惯自己奋斗成X一代了,还真是从来都没当过O二代。

“去吗?”

“去吧。”

当苏菲亚女王得到消息赶到的时候,只看到在种满了红白玫瑰的花园中,互相依偎着的两个老人……

他们都面带微笑,看起来不像是过世了,而像是一场午后的小憩。

历史上的很多君王都讨厌老臣,但苏菲亚并不是,因为这两位老者就如她的第二对父母一般,在她登基后,他们也并没有做过任何指手画脚的事情,相反,因为他们的存在,苏菲亚才敢于做出很多事情,他们就像是两座巍峨的高山,既为她挡去风雨,又成为了她最坚实的依靠。

现在,只剩下她自己了……

根据生前的遗嘱,两位老人都被埋葬在了玫瑰圆,并且玫瑰园与他们的宅邸将作为花园与博物馆开放,只是宅邸有部分别封闭。

两人去世后五年,宅邸被封闭的部分彻底开放,同时女王向外展示了书本相册。

这些相册证明,阿尔贝·杜尔伯爵与弗里茨·格莱公爵,这两位有着鼎鼎大名的人物,竟然是一对有着女装癖的同性恋人。

不相信的人有很多,人们认为这是女王在向两位一生没有任何污点的老人身上泼脏水!

——虽然关于格莱夫人的风流韵事有很多,甚至到现在还有人宣称自己是格莱伯爵的私生子,但正经人都知道那是瞎编乱造的,两位老人相爱终生,对彼此都忠诚无比。

可女王拿出了两人的第二份遗嘱,遗嘱上,两人坦诚了自己的性别,并且因自己的懦弱和胆怯向女王表示道歉,他们并不敢在生前坦诚,只希望在死后,能够用自己的一生向世人证明,一个人的品德与才干,与他们的性向并没有任何的关系。

通过两代女王的努力,国家官员里的女男比例已经达到了四比一,军队也从一开始的男人当大头兵,女人当军官,变成了同样都当大头兵,以军功论升迁。将军的女男比例已经是三比一,高级军官是四比一。

但同性恋已经是被歧视的重要人群,毕竟这里边还有宗教的因素。

苏菲亚在位的晚期,电灯被发明,人类开始进入电气时代。

继任苏菲亚王位的是她的儿子路易,这时候男女的性别地位至少在赖格义已经进入了正常化。路易在位的第十个年头,同性婚姻合法化,而这第一张结婚证书,被国王“滥用特权”写上了“弗里茨·格莱”与“阿尔贝·格莱”的名字,并又做了青铜版本,镶嵌在了蔷薇公园,两人合葬的墓碑上……

愿这个世界,能发展得越来越好o(* ̄▽ ̄*)o

来到新的世界,顾辞久没睁眼,先接原主的资料。

原主也是顾辞久,是襄侯的小儿子。

襄侯是从嘉朝初建的时候就有的武将世家了,也算是少有的跟历代皇帝都能善始善终的武将家族了。

顾辞久的老爹有四个儿子,在战场上已经折了三个了,就剩下一个顾辞久,今年才十六。四年前,顾辞久三哥的棺材抬回来的时候,他一条胳膊的老爹亲自进宫,言他这臣子不忠,有私心,求皇上别让他这四儿子再上战场了。

皇帝答应了,不但当日就下了封世子的旨意,而且还赐了原主一面免死牌,只要他不干谋反的事,原主日后即使作上天去,皇帝也不会害他性命,甚至普通的案子,连爵都不会削。

可是原主不干!

别看原主长得玉白俊美,跟个双儿似的,可他从小就有武名,还梳着总角的时候,就骑着一匹小红马,提着他的小枪,在京城的市面上转悠着,专门拿纨绔和地痞练手。不管其他人是怕他背后的势力,还是真有本事,反正这几年来是让界面上为之一肃。

原主其实一直盼着能够上战场的,但显然是别想了。家里爹妈,外头老爹的同僚,上头的皇帝,都压着他呢。

按照正常发展,原主就等着再过两年,襄侯给他找十个八个老婆,让他传宗接代吧。

可原主活不到两年后,这不就凉了吗?至于死因,跟他是个双儿无关。

这事襄侯夫妻,皇帝也知道。

当年原主刚生出来的时候,看是个双儿,这年代大家族的传统,就是生了双儿不张扬当公子养,日后到底是娶还是嫁,那到时候再看。

可谁知道他三个哥哥就都去了呢?双儿能娶妻却不能袭爵,襄侯那次进宫,不只是从皇帝那求一道让原主不上前线的旨意,也是为了这事去报备的。原主不能当世子,那就只能从他们家的远房亲戚里找人了。

皇帝一方面是安这位老臣的心,一方面大概也是觉得红马银枪的小家伙挺有意思的,所以才会这么安排。

可远房亲戚不乐意了,这也是升米恩斗米仇吧。

襄侯的顾姓,在六代之前,分出去了一支,走文官路线去了。这一支也曾经荣耀过,曾经还跟襄侯这边彻底断过亲,可后来就越来越不成了,然后就又凑过来了……现在那一支就剩下老夫妻俩带着俩儿子了,大儿子读书如今是老秀才,二儿子经商高不成低不就,还有个游手好闲的三儿子。

看着襄侯一个接一个的死儿子,最高兴的就是这家了。因为无论从哪看,都是他们家离着最近了,一旦襄侯的儿子死绝了,那这爵位绝对就是他们家的了!

要不然说有些人眼神实在是有毛病呢?光盯着人家的良田美宅,就没想想这些东西怎么来的?

结果眼看着顾辞久不用去上战场了,年岁还一日一日的大了,这眼瞅着就要娶妻生子,他们一家子就哪凉快哪呆着去了。这一家人就下了狠心,那游手好闲的三儿子跟原主的关系还算不错,偶尔原主会出来喝酒,说说不能上战场的苦闷。

趁着一次喝酒的机会,对方就给原主下了毒。原主醉醺醺的回来躺下睡觉,顾辞久这就跟着来了。

没有顾辞久,那一家子也别想真的继承爵位,当襄侯和顺天府是傻子吗?这么明白的投毒案都看不出来?

段少泊【大师兄……】

顾辞久睁开眼,正要跟段少泊说话,那边段少泊先开口了,不过,顾辞久怎么觉得段少泊这个语气怪怪的【小师弟,怎么了?】

段少泊【我现在正在花轿上,大师兄,来抢亲吧~】

“卧槽!”【系统你可是真好啊!!!】要不然系统一直都没吭声呢,它吭个屁的声啊!找死吗?!

系统:_(:з」∠)_天道小兄弟,咱俩说道说道呗,你这是想我死啊!

光着脚顾辞久就从船上窜下来了,原本是想穿衣服的,可他一抬眼就看见床边上立着的一套铠甲了。纯黑的皮甲,上头还有些修补的痕迹,这可不是那种看着好看的样子货,顾辞久一把扔了衣裳,直接就给自己全身披挂着套上了,又抬手把一边挂着的枪拎了下来。

“哎?啊呀!?”伺候的小丫头锦绣原本听见动静,断了水盆正要去帮他梳洗,结果迎面门就开了,差点把小丫头手里的水盆吓掉,“世子爷,您这是要干什么去?!”

“抢媳妇!告诉老头子!我给自己抢媳妇去了!”

“啊?”小丫头都吓傻了。

顾辞久就这么气势汹汹的直奔马厩,骑上他的枣红马就出去了。

“世子,您这怎么这么早就……”

“我去抢媳妇了!告诉我爹准备婚礼——!”

最后那个“礼”字,悠悠扬扬的传进看门的老刘耳朵里。老刘是个老卒,当年是跟着襄侯上战场的,襄侯丢了条胳膊,老刘丢了条腿,但就是他这么个没腿的人,拽着襄侯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眼看着顾辞久红马呱嗒呱嗒的走了,马屁股都看不见了,老刘才刚刚琢磨过来,自家小世子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哦,您去……侯爷!大事不好啦!”

京城里,就算现在天色还早,人还少,也不能策马驰骋,不过一路小跑还是可以的。小红马就朝着城北的地方,呱嗒呱嗒的去了。

在赶去抢亲的路上,顾辞久跟小师弟也交换了彼此的情况。

小师弟也是个双儿?不,小师弟是个真真正正的汉子!但他的情况跟顾辞久正相反,因为他这个汉子,就要被当成个双儿嫁人了!

上一章:第239章 下一章:第241章
热门: 见鬼 扛着大山出来了 诡案追踪2 无敌桃花命 定风波 道医 借性逃情 乡村野事 在飞升前重生了 我作天作地,全世界却都喜欢我[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