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上一章:第238章 下一章:第24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民众自己就把“外国人”这个可能否掉了, 现在正是盟国之间最甜蜜的蜜月期,盟国在各个领域都进行着亲密无间的合作中, 这么干是有病啊?有病啊?还是有病啊?

战败国纳尔鲁和莱卡倒是对赖格义有足够的仇恨, 但这两国本来就负担着沉重的战争赔款,跑来行刺赖格义受人爱戴的玛丽公主……他们图什么?就图一时的爽快,或者图增加战争赔款吗?

就是真有脑子有病的, 可要是这些战败国的人要是有能力在赖格义的大贵族舞会上,毒杀赖格义的重要人士,那么她们也不至于那么快就战败了。这能耐用到战争期间难道不好?都战后了,即便真有没挖出来的高级间谍,用傻子的脑袋想, 也不会用到这种事情上。

外国都被排除了,那就只剩下国内了。玛丽公主声望日隆, 如果是战前, 大家会猜测是表亲派狗急跳墙,但是战争中的几年,那些继承权靠前的公主们,已经纷纷宣布放弃了自己的继承权。

——因为玛丽公主在前线的活跃, 所以当时国内不知道为什么(→_→感谢顾辞久和段少泊),突然出现了一种浪潮,那就是真要成为王太女,那么就战场上见真章, 别在家里BB。

这种浪潮出现的时候,前线恰好是最艰难的相持阶段, 女王也觉得这是一种暂时转移民众视线,让民众释放压力的上佳手段,

所以那些倒霉蛋就变成了战时的出气筒,胆子小的直接就放弃了继承权。真咬牙上前线的,也没多久就被现实打击得极其凄惨。

这些人都是自视甚高的家伙,甚至都没学过新的战斗方式,只带着满脑子不切实际的空想来到前线。结果非但帮不上忙,还惹了一大堆麻烦。没俩月就都带着满身的丑闻,被扔回国内了,还有更倒霉的,就直接死在前线了。

白百合团的那位前团长就是死在前线的其中之一,这位骄傲的团长完全不听公主的命令,也看不上希尔薇英雄团“全都是平民和臭男人弄出来的可笑战术”,却又跑来以“我是白百合和黑蔷薇真正指挥官”的名义,来要两个团的指挥权。

过去的玛丽公主稍微有点软弱,可能也就给了。可那时候的玛丽公主已经很硬气了,更何况她知道,这么一个自视甚高,而且又看不起两个团其他人的东西,要走自己的两个团,很可能根本就不把除了她亲信之外的人当人看。

甚至没有等段少泊给她提出建议,公主自己就做了“干掉她”的决定。

总之,这些人现在已经彻底没可能给玛丽公主造成威胁了。如果只是这些原因,还是有可能表亲派怀恨在心的,但是……公主中毒的第二天,黑蔷薇就顺藤摸瓜的查出了下毒的指使者,是财政部长纳葛莉·多纳伯爵。

当黑蔷薇赶到多纳夫人府邸的时候,这位身份尊贵,手握大权伯爵,已经服毒自杀了。用的是与她下给公主的,相同的一种草药剧毒,这明显是畏罪自杀。

多纳伯爵的状况,推翻了过去的一切假设。谁都知道,多纳伯爵不可能是间谍,更不可能是表亲党,她是女王亲近的密友与臣子。

女王咒骂着多纳夫人,气得头疼,只能前往玛丽公主的府邸探病,一路上尽量表现出对这位侄女的担忧。

可谁知道探病回来,外界的传闻反而更加的难听——女王又不会治病,跑去公主的床头硬生生呆了三个小时,是嫌医生给公主的治疗太顺利了吗?

这下女王头更疼了,甚至疼得她睡不着觉了!连续两天无法入睡,女王开始发烧了。

医生们的诊断,女王感冒了。

医生们用玫瑰花花瓣加胡椒粉加糖加烈酒给女王治病,不管用。继而又用蒸汽疗法,就是满屋子点炭火,炭火上放着水盆,关窗拉帘,女王出了一身的汗,然而病更重了。

当年轻体壮的玛丽公主战胜了毒药的侵袭,恢复健康的时候,女王不但病得起不来床,甚至都已经没办法说话了。

玛丽公主被一部分大臣迎接进了赖格义国的女王议事厅,白天鹅厅。在这里,女王接见大臣,外国使节,处理国政。

玛丽公主向放在王座上的权杖和王冠行礼,在王座之下,给自己安排了一张斜着拜访的普通椅子。从这天开始,赖格义的实际掌控者,成为了玛丽公主。

她每天早晨进入王宫前,会在女王的卧室外行礼,询问侍女和医生女王的病情。然后转去白天鹅厅,依然向权杖与王冠行礼,然后才会坐下来,开始处理一天的国政。

她年轻,但是沉稳,果决,军人的气质在她的身上暴露无遗。从她身上看不到年轻人的猖狂与轻慢,她也不会偏向谁,无论是她自己的旧人还是女王的老人,无论大事小情,她只看中能力。

过去滥竽充数的家伙提心吊胆,真正有能力的人渐渐放下心来展现自我,唯一不满意的,大概就是这位公主身边的男性臣子太多了。

“所以你们认为自己的才能弱于他们,才用性别的原因,要求他们离开吗?”公主都这么问了,她们还能怎么办?

而当人们发现女王的第一谋臣,那位格莱女士,竟然也在玛丽公主的身侧拥有了一把椅子后,更是选择好好干活,别多废话了。

菲亚在这天给女王探病之后,坐在花园的一角发呆。当顾辞久突然坐在她面前时,菲亚吓了一跳。

“我那么可怕吗,菲亚公主?”

菲亚吐了吐舌头:“当然不是,只是你出现得也太突然了。今天没有事情需要您去做吗?”

“嗯,今天没有。”顾辞久点点头,“所以我到花园里来溜达一下,结果发现您显然非常无聊,看来您更喜欢回到军中去。”

菲亚的眼睛一亮:“可能吗?”

“作一位公主不好吗?”顾辞久用扇子遮住脸,只露出一双充满好奇的眸子——以防万一,他是来尽量打消菲亚“女王康复”的念头的,女王去世,对谁都是好事。

“我以为公主要负担起应有的职责,但结果我发现,公主要做的事情我都不会做。”菲亚摊摊手。

菲亚接受的就是普通女军官的教育,现在也依然是如此。让她带兵打仗没问题。但她治理国家……原剧情里女王一直把她带在身边教导,现在女王可还没来得及。玛丽并没有阻止菲亚去旁听,甚至当菲亚在场,还会受到玛丽的温柔对待。但那些品种繁多的税收、土地的划分、海运、公共设施建设,赔款之类的问题,让菲亚听得头大无比,毫无头绪。

“那不是公主要做的事情,而是一国的统治者要做的事情。”

“因为姨妈病重吗?”菲亚叹息,“格莱夫人,请告诉我,是姨妈要杀害玛丽殿下吗?”

“我以为你会坚定的认为,女王不会杀害玛丽殿下。”

“看起来答案是‘是’……姨妈曾经暗示过我,一个国家不需要两个君主,人民不需要两颗太阳。她需要一位王太女,但不是会扰乱国民脑子的王太女。”

“您看得很清楚。”这不是无心的恭维,而是顾辞久真心的意外,在国家层面上,菲亚看问题倒是不傻。

“对国家来说,就算是两个同等睿智的领袖,但年轻的更好过年老的。而且,姨妈做的事情一旦被确认,她往日的威名将会不复存在,这对赖格义来说并不好。别那么惊讶的看着我,格莱夫人,我确实看见了有人给姨妈下药,我想那是你们做的,但这是正确的做法。”

“您不怕我杀人灭口吗?”气运之子的特权,她想发现真相,就一定能发现。

“我为什么要怕?你们一直在做正确的事情。”

“……”这话连顾辞久都觉得没办法谈下去了。

“另外,我其实并不想回到军中,我想回到我的婶婶家里去,可能做个小学老师?而玛丽公主是个好君主,我相信她会将这个国家治理得越来越好。”

“您不想留下辅佐玛丽殿下吗?”

“我只是个普通的小女孩,甚至很多字都不会写,我不能确定我在国家上的决定是绝对正确的。姨妈有一件事说得还是正确的,一个国家不需要两个太阳。”

“那么,至少再多停留一段时间吧。如果外界出现玛丽殿下在女王过世之后,立刻杀掉了妹妹,会造成很坏的影响。”

“你说得对。那我会等着你们的那排。”

系统【(p≧w≦q)宿主!!!这个世界OK惹!!!】

一直旁听的段少泊【这位菲亚姑娘……竟然也有很明智的时候。】

顾辞久【因为她只要事情的发展,符合她所认为的‘正确’,她就愿意去做吧?】

女王在缠绵病榻四个月又十三天后,停止了呼吸。玛丽二世继位

伤心欲绝的菲亚殿下自请进入了修道会成为一名嬷嬷,当然,实际上她是回到了自己的婶婶家里——不需要改名换姓,即便是获得了公主的身份,她的婶婶也没有宣扬什么,只是在城里的小家中默默的生活着。

玛丽女王继位后一年,宣布实施官制改革!从帝都丹诺尔开始,将会实施公务员考试,并从底层公务员开始,严格规定各个部门,各个层级公务员与官员的职权范围。

这大大触动了贵族们的利益,要知道,在此之前,历史上曾经出现过拥有四个总理大臣、八个海军大臣、六个内政大臣、十二个财务大臣的国家。可说起来他们有一个官衔,实际上到底谁管什么,可没有军队上的各级军官那么严格与具体,遇见事了你推我,我推你,遇见钱了,大家一起赚,已经成了共识。

议会反对,玛丽直接让士兵圈了议会!投票吧,什么时候投出同意,什么时候回家吃饭。

没有食物和饮水,禁止上厕所,在坚持了三天之后,议会妥协了。不过,她们大概觉得可以暂时妥协,事后再给女王使绊子?

可公务员考试根本不走行政院,黑蔷薇和白百合的官兵张贴的告民告示,考试开始之前提前一天开到考试地点进行封锁,试卷是他们发的,监考是他们干的,事后把试卷收上来,以及评判试卷,也都是他们干的。

议会除了投票之外,就只能对着女王拿出来的考试排行盖章了。

她们还想给刚刚建立起来的各级行政机构惹麻烦,可这些行政机构里执行警卫工作的是刚刚退伍的老兵,做简单的书记员工作的是书写能力较强的刚退伍的老兵,新建立的警察部门是各项综合成绩较高的老兵,甚至……就连在这些行政部门对面推着小车做买卖的也是不想有太多管束的刚退伍的老兵!

找麻烦?!呵呵~

“枪杆子里出政权,你们说得可是太对了!”玛丽公主高兴的拉着裙子在原地跳舞,她可是忐忑了有一阵了,“对了!弗里茨你为什么不恢复男装呢?你们……呃……”

她跳舞之前那两位还是正常的一人坐着一把椅子呢,一个转身,穿着一身亮紫色的顾辞久就已经坐在段少泊的怀里了,两人含情脉脉的彼此对视,恍惚间,玛丽仿佛能看见他们俩眼睛之间爆出来的电流火花。

这时候顾辞久听到动静,转过头来,她仪态万方的用扇子遮住自己的下半张脸,对着公主眨了眨眼睛。

玛丽公主打了个哆嗦。不是因为丑,恰恰相反,正是因为太漂亮了,可因为知道这个男人的性别,所以……更吓人了啊!

“我为什么要恢复男装呢,陛下?我在等着跟阿尔贝在圣母面前举行婚礼呢。”

“……”玛丽瞪大了眼睛,“你、你们确定?”

“当然了,到时候陛下千万别忘了去观礼哦。”

顾辞久说到做到!两个月后,她穿着点缀有大量珍珠的洁白又华丽的鱼尾式婚纱,头上戴着装饰有红白玫瑰的大礼帽婚纱,手握着白百合与黑蔷薇制作的棒花,拉着身穿黑色中校制服的段少泊的手与他走入了婚姻的殿堂。

对这场婚礼,真心庆祝的人是很少的。许多人都认为这是一场政治联姻,是格莱夫人这个妖艳贱货弄权的把戏!不过对于那些知道顾辞久性别的人,比如玛丽本人,她的亲信,还有希尔薇等独立团的众人来说,他们……就心情复杂了。

可管他们呢?反正不会有谁真的有那个胆子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大喊什么“我不同意”之类的。

“新娘和新郎,你们可以亲吻对方了。”

他们在圣母面前进行了誓约之吻,最看不上顾辞久的人,也得承认,那一刻的画面是美丽的而圣洁的。

在两人分开的瞬间,段少泊凑到了顾辞久的耳边:“我军裤下穿着黑丝和吊袜带。”

没人听到新郎对新娘说了什么,不过新娘的笑容,让不少男士和部分女士都险些当场失态!

他们在这个世界的开始虽然有诸多烦恼,但在玛丽登基之后,生活还是很不错的。玛丽后来与黑蔷薇的沃尔夫·米伦特结婚,因为米伦特过去的遭遇,他爱慕玛丽但却严重自卑。这两位的爱情路可不是太顺利,但玛丽一直都是个认定了目标就会勇往直前的人,最终成功拉着沃尔夫走入了婚姻的殿堂。

两人结婚二十二年,玛丽生育了四位公主,两位王子。米伦特早年的时候对身体的亏损太大,不到五十岁就死于心脏病。

从那之后,玛丽再没穿过黑色之外的衣裙,她在位一共三十六年,将赖格义带入了真正的鼎盛。她去世后,继位的是第三公主苏菲亚——大公主丽莎的身体不好,比母亲还要早去世一年,也有人说正是大女儿去世的打击,才摧毁了女王早就衰老的身体。二公主妮娜比起政治,更喜爱艺术,在她十六岁的时候,就主动放弃了继承权。

顾辞久和段少泊扶持了苏菲亚十年,两人都觉得差不多该离开这个世界了。

系统【(⊙o⊙)宿主,刚刚突然来了一个求助,你们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顾辞久&段少泊【休息?】

他们俩都还记得上次那两个求助的世界,第一个还算正常,第二个……比很多正常需要拯救的世界都要困难好吗?!

系统【(-ω-;)我、我觉得这个世界还是挺轻松的,因为最近的几个世界确实都比较困难,所以我想……那个……要不然我先把那个世界的情况告诉你们?】

顾辞久&段少泊【嗯。】

系统【QAQ嘤】怎么小师弟都这个样子啊,好可怕呀。

这个帮助世界是个古代三性别的世界,有汉子、妹子,还有双儿。

气运之子叫做高邑,在现代是个厨子,厨房的空调坏了,他在快五十度的高温下做饭而猝死。一睁眼就穿越到了听都没听说过的嘉朝,爹死了,有个懦弱的双儿阿嬷,一对三头身的弟妹,还有一大家子极品亲戚。

之后的发展,就是高邑努力让娘崛起,一家四口分家,他从做小吃,成长到开酒楼。中间因吃与永王相遇,相爱,后来永王继位,他成为一国国母。

当然这是原剧情,现在这个世界,第一次就OK,没有任何毁灭世界的危险。但是,高邑在感情上的路途,可一点都不顺遂。

高邑确实与永王相识了,可是他只想着做一个开饭馆的厨子,还不想做得太大,就是个小饭馆,能让家人生活顺遂也就够了。他不想做御厨,也不想跟永王谈恋爱。可永王偏偏追着他不放……事情继续发展下去,永王大概就要用强了。

而高邑这种“不知好歹”的情况,其实十分容易理解。

综合原剧情的设定,高邑在现代地球上是个一米五的又黑又丑的胖子,高邑属于天生胖的那种,他父母都是出来打拼的农民工,生下他就把他扔老家里让奶奶带了。后来父母在外头不知道怎么回事,离婚了,他爸娶了后妈,后妈有了小弟弟,那就更不待见他了。

小弟弟也让奶奶养,可兄弟俩吃一样的东西,他弟弟就正常人,他就是胖,总让他后妈明里暗里说奶奶偏心。

他奶奶被挤兑得,后来干脆就真的偏心起来了。不过家里的情况不好,奶奶想偏也偏不了多少,最后还是得看他爸妈。尤其奶奶在他上初一的时候就去了,高邑更是成了小白菜。

初中没上完,高邑就辍学外出打工了。不过高邑一点都不愚孝,他主意很正,出来就直接跟家里断了联系,半毛钱也说寄回去的。他年纪太小,正儿八经的工厂不要,他就给餐馆做小工,有时候只要包吃住就行,甚至不要工钱,只要空下来时间就去捡纸箱子,捡空瓶子卖废品。

辛辛苦苦攒了几年钱,高邑去上了厨师学校,出来从小摊贩开始干,一路有了自己的店。

可是他当厨子弄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葱油味,长得又矮又丑,更要命的是他这人为人没问题,三观还很正,可不知道为什么,一笑就是很猥琐下流的那种,所以他餐馆里服务员都只有男的肯来。

好不容易找了个女朋友,见两面就哭哭啼啼的跟他说家里有人住院,得要多少多少医药费。高邑是从小在底层混出来的,什么事情没见过,他说要去看病人,女朋友就各种推诿,说得急了,就干脆质问他“你给不给钱!”,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所以高邑喜欢做饭,美味的食物会让人开心、幸福和喜爱,无关厨子长什么样。就算有客人想要见一见做出如此美味佳肴的厨子,他也可以戴着帽子和大口罩,再加上美食的加成,和大家相谈甚欢。

高邑属于只有在特定领域具有绝对自信,可在另外一个领域极端不自信,甚至自我厌恶的人。

上一章:第238章 下一章:第240章
热门: 不惑女人的扭曲生活 在反派家里种田[星际] 不想和校霸谈恋爱怎么破 撩完总裁后我带球跑了[穿书] 祖师爷赏饭吃 信息素被校草占领的日子 子夜十 召唤富婆共富强 听说我是反派的官配 心似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