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上一章:第237章 下一章:第23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女尊国家虽然将圣母奉为第一神灵, 但圣诞节还是过的,只是圣诞节的官方名字变成了圣母受难日。

几乎所有人都坚定的认为下一次的进攻在三月, 从军到民, 包括知道纳尔鲁的军队只在一天路程之外的边境城市。莫顿的紧急电报明明已经发到黑灵了,但黑灵的民用电台都放了假,军用的电台虽然有两个人在值班, 可其中的一个喝醉了酒,另外一个以为收到的电报只是有人开的圣诞节玩笑。

枪炮声都在耳边了,还有很多人坚定的认为那是有人在开枪狂欢。

其他城市的电台值班工作做得也不一定比黑灵好,所以……这个消息一直到元旦当天,才传回丹诺尔。

当时正在开元旦舞会, 有女人举着酒杯,特意尖利的说着:“最迟到一月, 纳尔鲁就会再次发起进攻。哦~天那, 那可真是太可怕了,纳尔鲁人在哪呢?在哪呢?”立刻引起了一团哄笑。

女王也笑了起来,她看了一眼顾辞久,今天她穿了一身白, 脖颈间戴着玫瑰花状的华丽颈饰,怪不得那些女人要找他的麻烦,因为几乎全场的男人,都在或明或暗的看着他。

这是一个侍女忽然走了过来, 女王注意到侍女的表情非常不好,当女王接到纸条的一瞬间, 她的表情比侍女还要糟糕……

她猛地站了起来,甚至打翻了自己的酒杯,弄脏了裙子。

音乐停了,跳舞谈笑的人停了,所有人都看着女王。

“将军们,跟我来!”女王走下了自己的御座,可是她走了几步,脚步一停,“格莱夫人,你也来。”

当将军们和顾辞久消失,大厅里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一开始人们只以为纳尔鲁有什么军情变动。直到几分钟后,他们也得到了前线的消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接下来,赖格义迎来了一战中最痛苦的一年。

不过相比起原剧情,这里的赖格义人,还稍微好一些,因为……他们有玛丽公主!

这位丑闻颇多的公主,在全军溃败的情况下,带领着自己的两支禁卫军,收拢残军,成功阻挡了纳尔鲁人的前进脚步!

四月,另外一个男尊国家卡莱加入纳尔鲁的阵营。其余女尊四国也相继加入盟国的阵营,整个世界都打得硝烟一片。

不管女王想不想看到玛丽的崛起,在国难当头的时候,她也不敢拉玛丽的后腿,虽然起过派人过去接替“经验不足的玛丽公主”的心思,但在顾辞久的劝说下,她放弃了这个想法——顾辞久对战局的把控已经获得了女王最大的信任。

这一年的八月,比原剧情提早了五个月,战争进入了相持阶段。

战争开始后第三年的四月,赖格义开始了反攻,在两个月混乱的拉锯战后,纳尔鲁的战线终于开始后退了!

战争第四年的七月三十一日,纳尔鲁国王路易七世宣布退位,国王的一个远房姑姑(有赖格义血统)登基为女王。

卡莱的国王已经在两个月前退位,卡莱的新任国王是前国王的长女。

战争终于就此结束。女尊国家获得胜利,但女尊国家也同样发生了改变。将军的序列里出现了男性,各个城市的行政人员,大贵族的继承人也出现了男性。

而女王,在战后的三个月,表示这个国家有一位新的公主诞生了!

——女王这不太恰当的用词,让很多人下意识的看向她的腹部。女王的体型属于稍微丰满的那种,贵族们忍不住怀疑他们的女王是老蚌生珠了?

直到女王将菲亚引到众人的面前,表示这是她“走失”弟弟的女儿。

贵族们心照不宣的对了对眼神,谁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呢?但私生女这种,也就只有王室会拿到台面上来说。

菲亚站在女王的身侧,充满好奇的双眼却只是看着玛丽公主。在战场上,她曾经远远的见过这位指挥官,英姿飒爽,勇敢无畏!她是菲亚努力的目标,其实现在依旧是。

菲亚对玛丽充满了好感和好奇,但在那之前,另外一件事更加让她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那天她独自一个走在王宫里,欣赏着那些壁画和雕刻,这些精致而华美的艺术品是过去的她从来都没有接触到的。一位高挑的女性,迎面走来,菲亚认识她,她是女王知名的参谋和谋士,前线的多场大型战役,都有她在后方的影子。

虽然菲亚听到很多人说她的坏话,说她是女王的情人什么的,可是菲亚很尊敬她。

“午安,格莱夫人。”所以,现在菲亚首先向她行礼。

“午安,公主殿下,真高兴再次见到您。我还以为您忘了我呢?”

“怎么可能?”菲亚甜甜的笑着,不过有点疑惑,因为格莱夫人的嗓音可是比上次在女王身边见到她的时候粗重多了。

不是说不好听……本来格莱夫人的嗓音就是沙哑的女声,这甚至在帝都引起了一股流行的潮流,许多表面上不喜欢格莱夫人的贵妇人们都通过吃一些古怪的东西,把自己的嗓音弄粗。

可现在这声音,如果不看她的人,简直就会以为说话的人是一位男性了。

“可是您说过有问题要来问我的,我却一直没能再见到您。”

“啊?我什么……”菲亚茫然,她这是第一次单独跟格莱夫人见面,更是第一次与她面对面的对话,至于说提问的问题,她也只对一个人这么说……“先……生?”

好吧,菲亚总算反应过来,这个声音也让她耳熟了。

“所以说,很高兴再次见到你,菲亚。”

菲亚张大了嘴巴,表情可以算得上是恐慌了:“您……您……为什么?!”

“我希望自己的才能可以用在最恰当的地方,但如果是一位男性,那么在上流社会中会有很大的麻烦。我是个讨厌麻烦的人,那么就干脆让我自己变成女性好了。”

“……但您这样,算是欺骗吧?而即使您是一个男人,女王陛下也会愿意任用您的。”

“这是当然。”顾辞就笑咪咪的,他很能摸得准这位圣母的脉,“女王陛下知道我的真实性别,是我恳求陛下让我男扮女装的。陛下每天都有繁重的国事需要操劳,能够让她少一点操心的事情,总是好的。”

果然,菲亚的表情立刻就变得和善起来:“您一直都是个温柔的人,格莱先生。”

“不,还是称呼我为夫人吧。”顾辞久笑眯眯的说,声音已经变回了过去的磁性沙哑,“我很高兴能在宫廷里遇到一个可以用真实的身份相交往的人。不过,还请不要把真相告诉给其他人,因为那样很可能给很多人都引来麻烦。”

“当然,格莱夫人。”菲亚虽然圣母,但不是那种前脚被人说保守秘密,扭头就把以“我给你说一件事,你别告诉别人”把秘密宣扬得天下皆知,然后还一脸委屈的圣母。她很能保守秘密。

已经得到女王绝对信任的顾辞久,跟菲亚建立了联系。段少泊则在继续为玛丽公主出谋划策,现在的玛丽公主,已经得到了军队中实权派的支持。

虽然菲亚如历史发展一般成为了英雄,可她的声望远远的不如玛丽。毕竟玛丽是在国家最危难的时候力挽狂澜,又在后期一直坚持战斗在第一线,屡立功勋的人。

——最早为了安定人心,女王不得不在对玛丽的宣传上帮忙煽风点火,后来她再想压下去,就很困难了。

随便拉住街上的十个人,五个人不知道菲亚,可无论男女老少,一定都知道救国英雄玛丽公主。

之后的两年时间里,顾辞久开始引导菲亚将玛丽看为下一代的女王。段少泊则进一步辅导玛丽,对女王表现得恭顺又忠诚,对国事果敢沉着,对民众宽厚公正,对菲亚这个妹妹则善意又温柔。

女王找了玛丽两年的麻烦,并三番四次想要推菲亚去前台,跟玛丽打擂。结果就连民众也知道,这位女王并不喜欢“我们的玛丽殿下”——多年前“好色的玛丽殿下”早就成了民众脑海里久远的记忆,取而代之的是让他们信任又爱戴的玛丽公主。

流浪剧团演出的最火的戏剧,是《女王与小公主》的悲剧。内容是女王有三个公主,但她偏宠大公主,公正的对待二公主,不喜欢能干的小公主。后来女王年老了,让大公主成为了新的女王,让二公主得到了一块还算富饶的封地,却让小公主前往敌国做了敌国王子的妻子。

新女王在继位的前两年还算好,因为她需要从母亲手里将权力彻底的接过来。可从第三年开始,她对老女王就开始各种的不恭敬。第五年的时候,她干脆将老女王关在了高塔上。

悲伤的老女王让忠于她的最后的骑士向二公主求助,可二公主秘密的带着求助骑士的人头与老女王的求助信来到了王都。新女王带着自己的妹妹,把人头和染着鲜血的求助信扔在了老女王的面前。并从那天之后,禁了老女王的食水,要活活饿死她。

数日之后,饥渴将死的老女王忽然被带了出去,她很高兴的以为新女王终于回心转意了。然而新女王和二公主带着老女王上了城头,原来三公主也听说了老女王被监禁的事,她从敌国借兵,要救走自己的母亲。

新女王把枪抵在老女王的头上,让三公主站出来。当三公主站出来后,被新女王命令乱枪打死,老女王重新被关进了高塔,在满腔的悔恨中被活活饿死。

“砰!”“看看这是什么破烂的故事!”女王愤怒的拍打着桌面,“那些蠢货!”

“陛下,您现在必须继续忍耐。”顾辞久淡定的坐在一边,“现在战争刚刚结束,正是玛丽公主威望最高的时候,民间还是好的,在军队里更麻烦。您这时候无论对她做什么,都不会顺利。甚至会适得其反。”

这间小型的会议室里,不只有顾辞久,还有很多其他人,他们都是女王的智囊团。顾辞久说完之后,没人提出异议,这固然是顾辞久在智囊团里的威望已经力压旁人,也是因为之前不是没人提议找玛丽的麻烦,可最后脏水没泼到玛丽的头上,反而让他们自己一身腥,所以现在没人敢多嘴了。

顾辞久不是第一次说这番话,女王也都已经从过去的不以为意,变成了现在的深刻了解。

过去的玛丽是什么样子的,她最清楚,那就是个污名满身,战战兢兢过活的小可怜。女王认为玛丽现在的名声,不过是因为自己的需要,才被捧起来的,那么女王能让玛丽站在高处,也能轻轻松松的一脚把她踹下去!

然后她就踹了,可玛丽不但没有从山头上滚下去,反而接着她的力道,又朝上攀登了几步。可以说,她给玛丽找的麻烦,最后基本上都变成了她给自己找麻烦……(→_→感谢顾辞久和段少泊的亲密合作)

还有玛丽的母亲,孔雀堡亲王,这位爱玩亲王原本该是玛丽身上最大的缺点,但在战争的四年多时间中,孔雀堡亲王也一改往日的奢靡和风流,穿上了简单利落的裤装,拿出了自己的财产,尽最大努力支援前线,照顾民众。

在战时,女王也曾将孔雀堡亲王作为最好的例子加以宣传——她那时候确实是比其他一大堆贵族要省心多了。那可是国难之际,其他时候再怎么作都没事,但那种时候,好的一面会被无限放大,坏的一面也是。

现在孔雀堡亲王虽然又故态复萌,可民众提起这样子的亲王,竟然还有点喜欢?甚至很多年轻俊美的男士会守在亲王的家门口,只为了向亲王的敞篷车上扔一支红玫瑰。依然还是风流亲王,她从笑话与丑闻的代名词,变成了浪漫与爱情的代名词。

“陛下,其实您可以给玛丽公主一块封地,让她自己去经营。”

“这是个好办法,但是,陛下,那样的话孔雀堡亲王很可能会要求将她们母女两人的封地连在一起,那样一块地的面积,可一点都不会少。”顾辞久摇着大红色的羽毛扇子,淑女又妩媚的遮着下半张脸,扇子上的羽毛在他的双眸下摇晃,看得女人都有些脸红。

女装这种事,除了第一次和第无数次之外,还有美和更美~

顾辞久已经是个合格的女装大佬了!

至于封地的问题,这个蒸汽朋克的国家,政权形式处于封建专制与君主立宪之间,议会是有的,不过议会里边除了贵族就是贵族,大商人作为暴发户都挤不进去。

地球的西方文官制度是根据华夏明代文官制度学习和改进而来的,但现在的官位体制还极其的混乱,没有真正的公职人员,甚至法律也极其不健全。没有华夏,这个世界不只是没有四大发明那么简单,即便蒸汽机已经发明,但落后依然是落后。

“……”女王皱起了眉,让玛丽离开都城对她来说诱惑很大,可是给她一块土地,让她去治理?那简直就是国中之国了,而且玛丽必然会做得很好——虽然不高兴,但女王必须得承认这一点——那么她在民众中间的声望也不会少。

女王在犹豫,但顾辞久知道她有很大的可能会点头,所以他还得加一番力:“陛下,而且玛丽公主一旦去治理自己的封地,那么……她是可以秘密训练自己的军队的。”

果然,女王的表情变了。

“是不是过分危言耸听了?玛丽公主应该没有那个胆量的。”

“战争刚结束的时候,白百合人数已经达到了一万四,黑蔷薇更是已经有五万人。虽然后来玛丽公主自觉的分出了一部分人手,但白百合依然有五千人,黑蔷薇则保持在两万。陛下,公主的这两只近卫部队可不只是百战雄兵那么简单,随便抽出来一个士兵都能够担任士官,更不知道有多少人足以成为将军。一旦公主殿下要做点什么,那以这两支部队为骨干,足以……”

“不用再说了。”女王抬手,顾辞久说的,正是让她最头疼的事情,“那两支军队,就是趴在我枕头旁边的毒蛇。不能放她离开!”

“陛下,如果实在没有办法,那就只能……”一个坐在角落里的胖妇人做了个下切的手势。

“做吧。”

两天后,玛丽公主成立了赖格义,也是这个世界上第一家儿童疾病基金会。蒸汽世界的光鲜亮丽下,对民众的压迫也是可怕的,比如童工,清理烟囱的孩子要么摔死摔残,侥幸长大爬不进烟囱的时候基本也已经得了肺病,大型工厂因为童工比成年人的工钱更低所以大量招收童工,因为工作不同铅中毒的童工,肺病的童工,身体畸形的童工,多到数不胜数。

顾辞久和段少泊在现代的时候看过一场电影,里边就有童工掉在了传送带上摔断了腿,因为关闭会给自己造成损失,所以工厂主拒绝停下传送带,那个孩子结果被齿轮活活碾死。

那是电影,是夸张的艺术,但在这里,却是活生生的现实。

这家儿童疾病基金会,就是旨在帮助这些生病的孩子,基金会由玛丽公主在军中看好的一些老兵负责,无论人品还是能力都没问题,而且因为是老兵,所以也不怕那些前来讹诈或行骗的地痞无赖。

基金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建立孤儿院,孤儿院采取军事化管理,不是那种只给孩子们吃一顿饭,还要从他们身上抠钱的黑心孤儿院,会教导这些孩子知识,让他们健康的长大——当然,具体要怎么管理孤儿院,玛丽公主并没有宣传。

但玛丽公主不知道是该为民众对自己的信任而高兴,还是该为普通民众的糟糕生活状态而伤心,孤儿院成立的第一天,就有了一百二十多名小孤儿,很多孩子被扔在门口,而且他们的父母临走的时候明确告诉他们“让公主养你们长大吧,我们养不活你们”。

“我原来以为,战争才是最糟糕的。”玛丽公主偷偷看着那些孩子在长桌上吃饭,“我更没想到,我们就是靠着这样的民众,才获得最终战争的胜利的,我……有愧于他们。”

每个人都狼吞虎咽的,还有一些霸道的大孩子嘴里塞满面包还要伸手去抢其他人的。不过这种孩子很快就被巡逻的大人拽着衣服拉走,他们会被关小黑屋。

如果这种抢夺他人的臭毛病不改,这样的孩子会被送到另外的一处普普通通的孤儿院。公主愿意养活一个傻子,但不愿意养大一个盗匪。

这些孩子长大后,会根据他们的能力安排工作,他们可能会成为农夫、马车夫、木匠,但也可能是军人、教师,甚至艺术家,商人。

段少泊看到了玛丽公主的眼泪,这位公主殿下一直给他各种“惊喜”:“殿下,请记住您今天的感受,一直记住。”

“我会的。”

又过了两天,玛丽公主在一场宴会中,忽然呕血不止。她被两位副官从一场宴会上抬了下来。第二天早晨,这消息就传遍了丹诺尔,无数民众自动自发的聚集起来,或举着蜡烛到玛丽公主简朴的宅邸前祈祷,或前往那户倒霉鬼族的家里抗议。

虽然有警察和军队前往保护那家贵族,但愤怒的民众还是赤手掰断了贵族家的铁栏杆,还有枪炮师朝着里边射击,把贵族家所有的门窗打烂。一直到黑蔷薇的士兵到来,跟他们说公主没事,而且也不希望有谁在这件事中受伤,民众才愤愤不平的散去。

看起来事情是平息下去了,只是有人在暗地里嘀咕玛丽公主太命大,竟然没被毒死。可是两天后,不知道从哪传出来的消息,竟然说毒是女王下的。听到这个消息的人,一开始都觉得这消息太过不可思议,简直是荒谬!可是回来细想一下,谁会想杀掉他们的玛丽公主呢?

上一章:第237章 下一章:第239章
热门: 祸水 宁愿 佳丽三千 村色撩人 邪医特种兵 漂亮的白玉兰 乡野小村官 国民男神他私联站哥 无根攻略(大理寺卿原著小说) 天琴座不眠 女人的背叛:一个美体师的奋斗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