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上一章:第236章 下一章:第23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撩起被子, 顾辞久裹好自己,当着一群人的面, 躺下睡死了。

其余人等穿上正式的军礼服, 再次坐上车,前往一处女王郊外的行宫——不是两百人了,只有十几个女军官加几位男性。

他们在行宫里接受了女王的授勋, 与女王和部分大臣共进了下午茶,然后就被打发回来了。

不过,出行之前,明明一群人还紧张兮兮,甚至多少还记恨着他们在雪地里差点冻死的事, 可回来之后,就已经眼睛发亮, 三句话不离女王的好了。

顾辞久淡定的看他们撒欢, 送他们滚蛋,然后跟小师弟密语。

段少泊【女王是个很有人格魅力的人。】

顾辞久【嗯,显而易见,那些家伙都快变成脑残粉了。】

虽然本身这个时代“女王”“国王”“王子公主”之类的身份加成就比现代高得多, 但也得会利用。被绞死的,或上断头台的君主,一样有不少。

段少泊笑了一声【然后,女王显然知道你的存在, 希尔薇她们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可实际上该漏得已经都漏得差不多了。看情况, 女王大概会私下,秘密的见你。大师兄,你要当心。】

顾辞久【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的,我从头到脚,每根头发丝都是你的。】

段少泊【emmm……头、脚、头发丝,只有形体,外表吗?】

顾辞久【当然不是!内在也彻彻底底是你的!】

段少泊【φ(>ω<*) 所以,大师兄,要要我去找你做些运动,发个汗不?】

顾辞久【不许来!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相信那些伪科学?你真来找我做出汗的运动,那结果很可能咱俩都染上肺炎……】

段少泊【哈哈哈哈~对了,大师兄,我明白女王为什么对玛丽的态度那么疏远和苛刻了,原本我以为她早就知道还有菲亚的存在,并且也早就属意了菲亚。但从今天的接触看来,还有孔雀堡亲王的情况看来,女王那样对待玛丽,只是因为玛丽出现得太早了。】

顾辞久【哦……父弱子壮的那种?】

段少泊【是的。】

顾辞久【控制狂的通病啊……一个强大而充满权威的统治者,如果太早迎来自己的继承人,那往往结果并不会太过美妙。】

段少泊【是的,现在的女王看来也是这个情况,即使她保养得宜,但外人看到的,和她自己感受到的自己的变化,绝对是不同的。她在老去,可玛丽却青春年少。而且……玛丽从诞生开始,就被一些人称呼为王储了。而我见了孔雀堡女王,她不是天性爱玩的人,她只是在自我保护。姐妹关系差成这个样子,想到自己的继承人是妹妹的女儿,女王的心情大概也不会好。】

顾辞久【但菲亚之前,她确实只有玛丽一个继承人,所以女王对王储派与表亲派都是放任的态度。至于原剧情里,她把菲亚找回去,应该也有驱虎吞狼的意思。】

段少泊【毕竟现阶段的那些什么第二、第三继承人,都已经至少隔了两代的亲戚了。现在这个国家真正的大贵族们都没在后嗣的事情上发声,可如果再过几年,女王的年纪更大,就不一定了。而一旦他们说话,那么那些表亲派根本没有多话的余地。】

顾辞久【再过几年……】

两人都知道,这个就是指的战争结束了。那个时候,不只是时间在身体上又碾压了四年,作为国战中最重要一国的领袖,女王在国战中消耗的精力,更会加速她的衰老。可玛丽呢?她却正好在战争中锤炼了自己,正式从少女变成了一个强势精明的公主。

那时候女王会觉得她更加危险,相比之下,看似一副傻白甜表现的菲亚就不会给女王带来那么大的危机感和压迫感。甚至正相反,她的表现就如一个充满依赖感的小女孩吧?这满足了女王的控制欲。

菲亚成为王储,将是十分让她安心的行为。

顾辞久【跟那位玛丽公主说明白吧,她现在可是在刀尖上起舞。】

段少泊【……】

顾辞久【怎么了?】

段少泊【不想离开……女王一定会再见你,你接下来很可能要被软禁。】

顾辞久【么么哒,放心吧。】

就在第二天,新的任命下来了,建立还只有几个月的独立团,直接撤销番号,彻底被拆散。一方面这对大家来说是好事,因为就连最普通的列兵也成了小队长一级的士官。可另外一方面,这又是坏事,因为听他们各自的新番号就知道,他们接手的全部是新兵。

想到明年开春的战场上,他们就要带着一群新兵蛋子,跟纳尔鲁经历过大战的老兵对垒,众人多少都有点方。

可这容不得拒绝,军官宣读完了同在一个部队的任命,就让这些人整理行李,立刻拉走。前后时间不超过两个小时,大家甚至连像样的道别一下都来不及。

“圣母啊,我竟然跟你不在一起?!”希尔薇听到了自己的任命,虽然她还是个团长,并且团里有不少老人,可依据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因为没有顾辞久啊!那么长时间,顾辞久在她心里其实已经比圣母管用了。

“加油,希尔薇,相信你自己吧,你很有能力。”顾辞久能怎么办?当然是灌鸡汤啊。

“我……我会努力的!”心里哭唧唧QAQ,面上的希尔薇却要一脸坚定,她未来的士兵和下属现在也都在看着她呢。如果她都表现得不自信和恐慌,那会让其他人还怎么办呢?

顾辞久笑了笑,这妹子能这样,就说明已经初步有一点上位者的自觉了。

女军官们全都被分派走了,虽然没有官职,可在独立团有较高声望的男士兵们也都被分派走了。然后,轮到顾辞久了,一开始他确实是和其他人一起的,但当他整理好了行李出来,半路上就被两个一脸微笑的女军官指向了另外一条路,送上了一辆四人的小车。

小车在进城之前换了马车——现在烧煤车虽然是大趋势,但有些老牌贵族嫌弃烧煤车太肮脏,还有养不起车但小有资产的中产阶级、破落贵族依然使用着马车。

进城之后七扭八拐的,顾辞久被送到了一户破落贵族的府邸。直接带到了书房,见到了一位身穿灰色老式长裙的女性。

“你就是弗里茨·格莱?”这位女性坐在沙发上,膝盖上放着一本书,虽然满身的傲慢,可是那种典雅的气质却又实在让人忍不住赞叹——对普通人来说。

“您好,夫人。”顾辞久对这位夫人客气的行礼,但之后,他径直走到一面墙前,再次行礼,“您好,陛下。”

“你!”灰色长裙的夫人猛然站了起来。

那面墙打开,果然走出了衣着华丽的女王陛下,她看着顾辞久,神色间有些好奇,不过那是一种人看到猫咪竟然会自己打开冰箱偷吃的那种好奇。

她有着至高的地位,顾辞久不但是个普通人,更是个男人,虽然这个男人在很多方面都引起了她的好奇心,但还不至于女王把顾辞久当人看。甚至,如果女王发现,顾辞久做出这些“有趣”之事的根本愿意,对她来说是一种威胁,那她不介意把顾辞久直接干掉。

这是一种典型的,君主的思想。

不过顾辞久见过很多的君主,他自己也做过君主,那么大家一起排排站,论能力,眼前的这位女王,不是倒数第一,也是第二——她还嫩着呢。

“你真是个有趣的男人。”女王走出来,坐在了灰衣夫人刚才坐的沙发上,后者在女王出现的瞬间已经站起来行礼,“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当然是因为掌控欲强到你这个地步,做出这番布置绝对不是为了让别人“代替”你来看我这个异类,八成可能会在现场。不过这话不能说,这位多疑的女王在拼命掌控别人的时候,却不乐意自己被别人看明白,这个世界虽然不讨喜,但我还没看见吊袜带围裙小师弟呢……

“因为我发现了地毯有不正常的压平的痕迹,像是有一扇门从上面划过。另外,这位当时侧身坐着的妇人,在跟我说话的间歇里,多次用余光关注那面墙。而在这个国家里,我不知道除了女王陛下之外,还有谁能够那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我带到这里,并且将一位明显出身高贵的夫人作为自己的傀儡。”

女王虽然一直是微笑的表情,但如果说之前只是习惯问题,现在这个笑容就真心实意多了。顾辞久虽然一句谄媚的话都没有,但确实一巴掌把女王的马匹拍得极其的舒服——确实,在她的国家里,能做出这一切的,还有谁?!

“你是个聪明的男人,非常的聪明。”女王点点头,“你的谈吐于你的身份来说,也文雅得让我意外。”

“感谢我自己,我希望能过过上好日子,所以我知道粗俗的谈吐,帮不了我。”

“那说明你还是个明智的人,能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想到那种战斗方式的吗?是的,不需要用那种惊讶的眼神看着我,你们那支独立团里的事情,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我知道,这一切并不是希尔薇那个小姑娘的手笔,站在她背后的是你,是你让她变成了一个英雄。”

“请您不要因此而认为少校是个贪图名声的人,她会那么做,只是为了保住我们的性命。至于我会想到那种战斗方式,其实也只是逃亡中的迫不得已……”顾辞久都不需要演技全开,只开个七八分就够了。

展现在女王面前的,是一个有才干,有不甘,也有野心,但本质上还是恭顺有礼,对权威充满敬畏,并且知道恩情的男人。

随着这场谈话的深入,女王对顾辞久也越发的信任。

她的问题也越来越广,从单纯的顾辞久的前线经历,他研究出新战法的历程,一直到全面战局的看法。

“……陛下,请您做好在战争前期丢失掉部分国土的准备。”

“阿尔贝,你可真敢说啊。”女王用指责的眼神看着顾辞久,她从正坐在沙发上双手放在膝前,变成手扶在扶手上斜靠在一边,对顾辞久的称呼也只是他的名,这一切都是新人和亲密的表示,“我们不是已经有了新的战斗方式吗?那天我可是亲眼看到了一场屠杀。”

说到屠杀的时候,女王甚至有些兴奋。

“战斗方式是新的,可众多的高级军官还是旧的。陛下,这就像是让一个马车夫去开烧煤车。”

“这个比喻很生动,我也很同意你说的,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我们现在烧煤车有很多,但却没有任何一个是真正受过训练的司机。所以,就看有谁能够先学会开车吧?”女王扭头看了一眼窗外,“哦,现在已经是这个时间了,我该回宫去了。阿尔贝,我很喜欢你,跟我一起会宫去吧,你可以做我的臣子。”

“是弄臣吗?”顾辞久看着女王。

女王笑了起来,咯咯咯的笑声就像是少女一样:“你也可做我的情夫,你很俊美,我很喜欢。”

“不,我想做您臣子,陛下。”

“你可真敢说啊,阿尔贝。可谁让你是一个男人呢?”女王的眼神竟然温和了不少,“如果你是一个女人,我一定会让你成为我最信任的臣子。”

“那如果我做一个女人呢?”不,如果我是个女人,你会杀了我。

“什么?”

“您也说了,我足够俊美,我愿意扮成女装,只为了正大光明做您的臣子!”

“是为了正大光明展现你的才干吧?”

顾辞久的脸上被看穿的尴尬和窘迫一闪而过,他还是认真的看着女王,既热切又可怜。

系统偷偷私聊他【宿主,你不会是上瘾了吧?】

顾辞久【演戏偶尔是会上瘾的,不过这样也更容易获得女王的信任,另外,我可不想有一天真成了她的情夫。】

一个男扮女装的大臣,只有女王知道他的真实性别,也只有女王能够让他展现自己真正的价值。这是一个多么好的臣子?女王彻底不需要担心他的背叛,这就是最好的孤臣。

女王一直保持着温柔的笑:“你可真是个任性的孩子,不过你也是个可怜的孩子。那么,去试试吧,看看这么高大俊美的你,是否能把自己改扮成一个美丽的女性?”

系统【Σ(⊙▽⊙"a卧槽!什么高大俊美啊?!宿主,这女王好像还真的对你有点心思啊!】

顾辞久没理系统,他感激又激动的去亲吻了女王的戒指,起身跟着那位一直站在角落里当不存在的灰衣夫人离开了。

片刻后,他换了一身黑色的衣裙回来。与军装的华丽中带着肃穆不同,这身黑色的衣裙裁剪更加的剪接和大方,没有蕾丝花边,只有黑色的简单镶边,上衣是大翻领,裙子比普通蓬蓬裙略窄,但这更能体现出女性的腰细腿长。

至于颜……顾辞久还是上次那种大红为主体的艳丽妆容,头上还戴着一顶有黑色面纱的小圆帽。但比起上次红衣美人的明艳,现在的他,就是冷艳。没有丝毫的轻浮与浪荡,这是另外一种角度的“女王”了。

女王看着她,先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继而难以控制的大笑了起来:“圣母啊,今天我笑的时间,比过去一年加起来都要多。”

“很、很难看吗,陛下?”

“不!当然不是!”女王摇头,“恰恰相反,你现在大概就是让贵妇人最仇恨与警惕的那种女性~你让我看到了你的美貌,也让我见到了你的决心,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格莱夫人了。”

这个冬天,洛苏利亚被纳尔鲁彻底占领,洛苏利亚的流亡政府逃向赖格义。但也因为寒冷,以及短时间内占领大量领土,纳尔鲁急需消化,所以双方暂时停战停战。所有人都觉得,纳尔鲁再次开战的时候,会是明年春天二月底三月初,也就是至少三个月后。

只有女王陛下的新进宠臣,从乡下刚来到丹诺尔的格莱夫人有着不同的见解:“最迟到一月,纳尔鲁就会再次发起进攻。”

“原因呢?”

“我如果是纳尔鲁的统帅我就会这么做,盟国都被赖格义的那场大败吓着了,而我们自己的新兵刚刚集结,如果是三个月后,训练时间已经足够新兵形成初步的战斗力,并且运抵前线了。”

“所以你不是纳尔鲁的统帅,更不是赖格义的统帅!想法虽然是好的,但没有人可以不考虑天气的寒冷!”

顾辞久无所谓,女王乐意看她舌战群臣,偶尔也会在私下里询问他的意见,但目前为止,女王对顾辞久的信任还只是个人的,在国事与军政上,他还得靠后,甚至女王很乐意借助他来展现自己的“英明”——你们看我虽然很喜欢这个宠臣,给“她”很多赏赐,但在国家大事上我还是很拎得清的。

顾辞久也无所谓,他配合女王配合得很好,这让女王越发喜欢他了。甚至以为顾辞久的这种“傻瓜”发言,也是故意的。

而段少泊,早已经偷偷的成功回到了玛丽公主身边。

玛丽公主跟着大部队从前线撤下来了,她把那些撑排场的东西都扔掉了,甚至换上了裤装,现在住在一栋普通的小楼里:“我听了你临走时留下来的话,但是……我没办法让更多的人听你的话。”

“这场溃败和你无关,殿下。”

“不……如果我有更多的权力,是不是就能阻止这一切了?”

“正相反,如果您有更高的权力,那么现在装在木桶里腐烂的,就是您了,殿下。”

——女王采纳了民众的意见,在处理那些“叛国贼”的时间上,她恢复了桶刑,现在装着那些人的木桶还在丹诺尔的广场上晾着。

“可真是恐怖的话啊,这是你这次去首都的想法吗?你觉得我的姨妈那么厌恶我吗?”

“并不是厌恶,而是戒备和警惕。如果您是一个从小体弱多病,任性挑剔的人,女王陛下会非常宠爱您。这就像雄狮会在小雄狮长大之前,把它从族群里赶走,而女王不能把您赶走。”

“你说了跟我母亲同样的话,在小时候,其实她确实希望我装病,可是我既不明白,有厌恶作假……我做错了吗?”

“您做错了,但您的诚实和坚定值得称赞。”

“……傻瓜一般都很城市。”玛丽瘪瘪嘴,“不过,好吧,我要怎么样,才能不被大狮子吃掉呢?显然我装病已经来不及了。”

“在战场上获得功勋吧,殿下。”

“(⊙口⊙)什么?!”

“把您的士兵给我,让我带着他们,还有您上战场,获得功勋,获得声望。让女王必须将王储的王冠戴在您的头顶上吧。”

“我?这……可是……”

“这场战争是您的机会,殿下。如果您没抓住机会,那么当战争结束,获得空前声望的女王,随便找个借口,就能把您杀掉了。”

战后的女王更老更虚弱,却也更强大了,那是率领国民获得国战胜利的君主,特有的效果加成。否则……即便菲亚有她的支持,但作为一个身份不太明确的私奔王子的女儿,想要取代做了二十多年公认王储的玛丽,那困难可不是一点半点的。

玛丽双手攥紧扇子,不,她把扇子放下了:“你说的对,这已经不是权力之争,而是生存之争了。我很高兴能够遇见你,老师。”

虽然是裤装,玛丽还是对着段少泊行了一个优雅的女士屈膝礼。

十二月二十四日八点,圣诞前夜,纳尔鲁在三个小时之内,攻破了洛苏利亚最后的城市莫顿。

十二月二十五日凌晨,圣诞节当日,纳尔鲁攻入赖格义境内,边境城市黑灵于十一点陷落。

上一章:第236章 下一章:第238章
热门: 怂怂[快穿] 反派之神的男人[快穿] 财色无边 老攻他以貌取人[快穿] 小夫郎 霍总别给我打钱了 乡野美色:与风流少妇香艳情事 像我这样敬业的替身真的不多了 超级男神系统 我的诱惑美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