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上一章:第235章 下一章:第23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尔贝, 你真棒!”希尔薇眼睛里冒小星星,之前他们都对这位有点敬而远之的意思, 毕竟他身后站着玛丽公主, 虽然也只是个平头大兵,可他们对他还是敬畏的。

段少泊回以温柔点笑:“幕后人应该也没有真的想让这次军演失败,或者给我们找太大的麻烦。应该也是考虑到女王, 毕竟我们要是真出了事,女王虽然不会给我们报仇,但至少也会在心里记上一笔。”

“总归是靠你说服的对方。”希尔薇笑嘻嘻的说完,这要招呼其他人一起上车过夜,突然脚底下一顿, 又倒退着走回来,悄咪咪的问, “你解释得这么清楚, 是不是暗示我,如果有机会见到女王的话,不要告状?”

“是,做人留一线, 日后好相见。改变是必然,今天找麻烦的敌人,甚至可能是改革的先行者。”

“放心吧!不过你跟弗里茨可是真像,说话都喜欢让别人自己猜的。”一路嘀咕着, 希尔薇这次是真的走了。

因为三点就要起来,所以干脆现在就去睡觉。把发动机的煤烧起来, 坐二十人的车挤上四十人,一部分毯子盖住车窗玻璃,剩下的毯子把大家一起围起来,总算可以过夜。当然,哨兵也是不能少的。

十点的时候,果然下雪了,还是很大的雪,车内的温度还是开始下降。换班的哨兵们多了一个任务,就是在拥挤的车里“巡逻”,发现有谁睡得过于无声无息,那就拨弄两下,以免有人冻死在车里。

三点,准点下车的众人发现大雪已经没过了膝盖,万幸,现在的雪已经停了。

虽然穿的都是冬季军装,可这种环境,还是让人冻得打哆嗦。

包括顾辞久和段少泊在内,每个人都觉得女王不会在这种天气里跑来看军演了,但那位负责人实在是太兢兢业业了,她就站在边上看着他们,显然是不可能让他们回车上去的。

摸着黑,举着火把,众人走进了峡谷。

峡谷里倒是已经给他们准备了一些物资——装满了黄土的麻袋,应该是让他们堆防御工事的,不过这些麻袋都卸在峡谷口,而且已经都冻得硬邦邦的。他们倒是带了工兵铲,可本身峡谷里的地面就是多岩石的坚硬黑土地,现在一样被冻得硬邦邦的,一样不适合挖掘战壕。

“一人背一袋子吧,应该就够了。”顾辞久主动背起了第一个麻袋。

用麻袋垒出防御工事后,除了哨兵,所有人都背着枪,绕着他们的小阵地跑圈。而且又开始下雪了,虽然不大,可这些小雪花一个劲的朝着人的脖子里钻。

八点,如果不是当时确实看到了女王的手令,那么现在他们都会觉得自己别弄到这来的行为,是某些人的恶作剧。现在他们简直就像是被扔在这一样,寒冷,无助,并且饥饿。

九点,有人顶着雪进来了:“军演将在十二点开始!请做好战斗准备!”

此时此刻,他们这两百人已经个个都一肚子怨念了,毕竟他们就这么被扔在这半天,已经快冻成一帮傻逼了!然而这TM的还得冻至少三个小时!

来之前有超过一半人对女王充满了爱戴,现在能有十分之一都是奇迹……

虽然说还有荣誉和责任在头上顶着,可是这种给人一种偷偷摸摸感觉的军演,实在是让人没办法把此情此景跟荣誉和责任挂上钩啊。

“把手、手用布包、包上,会、会黏在、在枪上。”这是顾辞久,过去再怎么高大上,现在说话也利索不起来了,“我们、们去工事后、后边,听我……”

温度越来越低了,跑步会产生热量,但他们没办法阻止的热量流失,继续下去,反而只是徒劳的浪费大量的体力。一群人停止了跑步,跟着顾辞久到了工事的后头,顾辞久安置好了大多数人,自己带着几个人在外头布置了一番。

十二点半,女王到达。顾辞久他们不知道,就在一侧的峭壁上,有一处天然的平台,后来某位喜爱观看斗兽的君主,秘密开凿了一条通向这处平台的小路。

穿着华丽毛皮大衣的女王,带着一干亲密的臣子,顶着风雪,冒着滑倒的“危险”,已经站在了平台上。

“您真应该换一个时间再来,我的陛下,今天的天气太糟糕了。”天更阴沉了,雪花不知不觉越飘越大。

“我的士兵不能再等了,我的将军。”女王微笑着,她已经有些年纪了,如果忽略王冠与华服,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位普通的和善老妇人。安慰好了自己的大臣们之后,女王举起银色的小望远镜,“但是……说起我的士兵,他们还没到吗?”

脸上的笑容虽然没有减少,可显然女王是不快的。

“不,陛下,他们已经到了,实际上,他们昨天就被安排进了斗兽峡谷。而且,在您来之前,我们也已经派了人进去通知他们,那时候他们也都在的。”

“昨天?”女王的神色在她的几位大臣身上扫过。

“不过!不过确实应该命令人再下去通知他们,您到了。”

得到命令的正是那个倒霉的负责人,作为枪炮师她不需要滑板或者雪鞋,可以直接上雪上滑行,这让她不是那么狼狈,可依然寒冷。觉得差不多到了之前遇见希尔薇他们的地方,就开始大喊一边走一边喊:“希尔薇·塔曼森少校!你们在哪?!女王陛下到了!”

幸亏现在积雪不多,否则就她这个尖锐的嗓音,八成会弄出雪崩来。

一路都没看见反应,这位负责人不由得担惊受怕的想着“这些人不会都冻死了吧?”,虽然上回见面还是不久之前,但也是几个小时之前了,而几个小时,已经能冻死人了吧?负责人甚至开始后悔,不该三点就把他们赶进峡谷的,或者至少也该让他们带些煤炭过去。

正满心懊悔中,负责人就看见了一片白茫茫里头,突然出现了一支红色的小旗子,摇啊摇的。

“你、你们没事?!”

“我们没……阿嚏!事!”希尔薇扒开几个麻袋走出来,顿时就打了个哆嗦,她觉得自己这个情况,八成会感冒,“现在应该已经到时间了吧?女王陛下来了吗?什么时候开始?”

——顾辞久和段少泊稍微改了一下工事,又用毛毯浇上水冻硬了,当成了“房顶”。当众人按照他们俩的安排挤在工事中,雪也继续的下落,于是工事就变成了一个大学屋。人们挤在一起,虽然空气质量糟糕,可至少不会冻死人。

“我、我就是来问这个的,可以开始了吗?”

“当然!快点!”希尔薇翻了个白眼,觉得这人根本就是浪费他们的时间,“赶快军演,早演完,大家都能早点回家睡觉去!”

“好、好的。”负责人让希尔薇的气势压得除了点头也只会点头了,匆忙转身就朝峡谷外走,走出去两步她没忍住朝后看了一眼。就见希尔薇钻进大雪堆里,消失不见了。

负责人虽然知道自己废物,可也是尊重英雄的,只是在此之前,她认为希尔薇的英雄名声只是宣传的需要,一切都言过其实了。今天的情景却让她为自己过去的想法而脸红,希尔薇带着她的士兵们,就如传说中生活在雪原的狼,能够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中保存被隐藏起自己,随时准备给敌人致命的一击!

“哦~”女王也在希尔薇出现的时候,发出一声叹息。

“果然是从敌后一路逃亡生存下来的人。”女王身后的将军评论着,听起来像是夸奖,但语气更像是调笑,“或许我们才华横溢的财政大臣能就此写一部戏剧,名字就叫《躲起来的希尔薇》?”

她的后半截不是“像调笑”,根本就“是”赤裸裸的讽刺了。

女王当做没听见:“女士们,我准备好看一看这些骁勇的军官遇士兵将如何战斗了,如果其中出现什么问题,请你们帮我解说!”

“当然,陛下。”“我的荣幸,陛下。”“责无旁贷!”

在大臣们用各种腔调向女王表达忠心的时候,囚徒们已经被驱赶进入了斗兽峡谷的入口,因为枪炮师的特殊性,所以这里对女性的锁链,都是将双手缩在脖颈两侧,这样就没办法掏出枪了,火炮之类的就更不用说了。

运送他们来到这里的两辆大型囚车就堵在峡谷的入口处,已经有枪炮娘站在囚车的牢笼上,向着她们射击——锁链的钥匙刚刚已经交给了她们自己,但因为束缚角度的关系,想要自己挣脱束缚可有点困难。子弹咬着脚后跟,更让她们没时间站在路口自己折腾,只能努力朝前跑,跑出峡谷口士兵的射击范围。

而囚犯里总也有些威望大的聪明人,她们号召大家彼此帮忙解开锁链,然后一起去找什么从前线撤退下来的精锐英雄团的士兵,再干掉她们!

她们确实都是悍匪,每个人的手上至少都有两条人命,多的可能她们自己都不知道杀掉多少人了。换一个地方可能她们不会这么团结,但现在她们都觉得扭头回去硬冲峡谷口不是一个好主意。

“我们跟那些大兵就像是关在盒子里的两只大虫子,我们不是外表光鲜个子又大的,但我们绝对是有着最锋利牙齿和最恶毒毒液的!”其中一个囚徒的话引来了其他人大声的欢呼。

然后她们就去了,为了自己的自由而战!再然后……

“独立团的官兵隐藏得很好,他们看来是要对那些囚徒发动突然袭击。”

“是啊,像一群老鼠一样的隐藏?可藏得再好有什么用呢?峡谷里的空间有限,只要被发现,他们没有战壕,又缺少活动的空间,这是在找死。”

“不过是一群没有任何协同作战能力的企图而已,占据了先机就好,不需要太多的活动空间。”

“你在说梦话吗?”

这些在给女王讲解的过程中,夹带大量私货的将军,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一声枪响忽然打断了她们的争吵!有个人,突然从独立团隐藏的雪堆里站了起来,举着他的瓦斯枪,对天射击。

“这是个白痴吗?!”

“吓傻了的蠢货?!”

这一刻,将军们少有的达成了共识,囚犯们也发现了这些送上门来的特赦令!她们的速度瞬间快了起来,嚎叫着朝雪堆的方向冲去!

而那个朝天射击的人——顾辞久,他已经趴回了雪堆里:“好了,现在那些家伙的速度就快多了,也集中多了。”

这个粗制滥造的雪窝,完全就是保暖用的,对付这么一班子囚犯,顾辞久还不需要用上伪装那么高端的技巧。而敌人的松散和缓慢,已经让顾辞久不耐烦了。

他的出现,让囚徒们大声怪叫着,举着枪在雪地上高速的滑行着冲来!

“他们会那么笨的直冲过来吗?”虽然对方确实是一步步的接近,可希尔薇还是有些不确定。

“不是笨,是她们根本没想到要面对的是什么。”

恰好这时候有犯人高喊:“最多只有一百个女人!其他一百个都是没用的男人!杀了他们!”

这个年头还是贵族统治世界,教育虽然已经有了蓝丝带女校那样面向普通女性的院校,但真不是所有女孩都能享受到这种福利的。当地官员对政策的普及程度、监护人情况、个人意志,等等多方面的原因综合起来,总会有很大一部分人好吃懒做脑子还不太好,那就只能去当小偷和强盗。

现在这里的,大部分就是那些强盗。她们不是笨,可也不聪明,缺少见识,自大,自我陶醉于自己的力量!

她们看不起正规的国家暴力机关,无论是警察还是军人,即便是被抓了,也归结为自己的运气不好。

但目前的情况看,也不算运气太糟,因为她们能够品尝在大人物面前干掉一群军人的快感!

“到时候一定要留下几个活的,一刀刀片下她们的肉!”

“还有几个男人,我等不及用他们爽一爽了!”

“烤肉!烤肉!肉片子烤起来最美味!”

人是从众的,这些臭味相投的囚犯们此起彼伏的尖叫着彼此“感染”,竟然在冰天雪地中营造出了一种充满血腥味的热情来。即使是一些怯懦者,或别有心思者也忍不住跟了上来,本来一片大雪,她们也去不了别处,自己人这么人多势众,胜利的可能看起来真的很大?那她们可不能落后,而让自己少了好处。

这些贪婪的人,甚至不自觉的比起了谁在雪地上滑得更快,她们是真的“飞”着向雪堆接近的!

两百米!一百五十米!一百米!

“哈哈哈!那些英雄吓傻了吗?!”囚犯们胡乱的放枪,她们的号角声就像是传说中的野人。

“砰——!”

这声枪响明明该被囚犯的枪声遮掩住,但雪堆里全神贯注的人们却无比清晰的注意能注意到了它,并将之作为自己攻击的信号!

这时候,跑在最前边的一个囚犯已经进入了雪堆前方五十米,最远的一个也没落出一百米去。两道清晰可见的火舌从雪堆的左右两边射了出去,成排的子弹痕迹就如同凶悍的野兽同时挥动利爪,留下的抓痕。

最前边的囚犯绝对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去见了圣母!中间的囚犯还有机会发个一秒的愣,可也紧接着被掀翻在地!走在最后的囚犯,不是最狡猾的就是最胆小的,她们还有机会转身,甚至逃出一到两步,可紧接着也被打翻在地!

只有两个最幸运的倒霉蛋,成功逃出升天。

两百官兵抖抖积雪,从雪堆里站了出来,整齐的分出了二十个枪娘,朝着逃亡者追了上去!其余的人则握着手里的枪,去检查尸体,无论男女,他们的检查方式,都是先朝脑袋补一枪,再看人还喘不喘气。

这世界可没有日内瓦条约,双方对彼此的战俘都这么处理,更不用说是对一群囚犯了。

有还没死的,果然也还有装死的,不过也都被干脆的料理了。

前后真正的战斗时间,不超过十分钟!

——这时代让枪娘们把自己训练成花滑选手,而顾辞久让她们回归了“兵器”的本质,经过适当的编组,她们都是再好也不过的人肉“机关枪”!

机关枪这种武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大块头,地球的抗倭神剧上,就有那种一个人抱着一把马克沁射击的,要是真实情况,且不说马克沁的重量,就是那后坐力,都能让人这么干的勇士变成最标准的断臂维纳斯。

而枪娘们使用的枪,连射速度是非常惊人的,,就是射击精度不太高,但也不需要太高的精度。虽然单人的话还是比不了机枪的那种恐怖射速,可三到四人配合,那就不要太够了。

而且她们的枪是没后坐力的,换言之,她们可以把枪举在头顶,可依然射出超高的频率。

左右两个机枪班组一放,形成交叉火力,中间排开一个班的人手,射程之内,皆是死亡。然而这么布置下来,别说是带过来的两百人,二十人都够够的!

这或许有点夸张,但想想当初八国联军怎么按着大清在地上摩擦的,就很好理解了。虽然对方也是用热武器,可武器和武器之间,使用的效果是彻底不同的。

平台上,从头看到尾的女王用戴着珍珠手套的手遮住了嘴巴,将军们的眼珠子仿佛就要从眼眶里掉出来:“……”

这场军演的时间不短,可那是因为她们之前要确定希尔薇的团是不是到了,之后还得看一群囚犯从入口一路朝着雪堆滑过来,但去除这些浪费掉的时间,真正的战斗长度……够五分钟吗?

“那简直是屠杀!”女王呢喃着,可她的语气和表情,看起来简直是要愉快的赞美圣母了。在她的脑海中,接下来要被屠杀的,已经是纳尔鲁的枪娘和士兵了!甚至……如果能在战争中展示出赖格义的强大,那在战后适当的开疆拓土也不是没可能。

和赖格义接壤的都是盟国?女王相信,战后是没有盟国敢于多嘴的,更何况,盟国们不是还能从纳尔鲁身上获得补充吗?切走一块蛋糕,补充一块面包,她们该满意了。

“陛、陛下……那些只是一群没有接受过正规训练的强盗!不能用她们的能力,来衡量纳尔鲁!”

“哦?是吗?是谁之前说的,这些盗匪的战斗方式实际上才更接近现在的纳尔鲁士兵?”

“我并没有看过,之前我只是推测!但是显然,是我的推测失误了!”

“您失误的事情可是真不少……我们在大溃败之前的追击也是您的得意之作,不是吗?”

“我那时候的做法是正确的!我们胜利了,只是前线指挥官的错误指挥,让各方面脱节!”

“哦~圣母啊~看看这个女人吧,无耻这个词价值是为她量身定做的!”

“都闭嘴吧,各位。陛下,如果觉得这次军演不足以作为证据,那下次用士兵对战也可以。不过谁提出的意见,谁选派士兵。”

“不需要再浪费更多士兵的生命。”女王挥手,“趁着冬季短暂的停战期,招募新兵,以”

独立团的两百人被送回了古堡,他们是精神抖擞,充满干劲的去的,却是哆哆嗦嗦满身冻疮精神萎靡的回的。还有人一回去就病倒了,其中就包括顾辞久……

“阿嚏!”喷嚏之后擤鼻子,希维尔他们紧张兮兮的站在顾辞久的病床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这里有什么重要人士嗝屁了呢。”

“呸呸呸!不要说这种难听的诅咒!尊敬的圣母啊,饶恕这个凡人吧,他烧坏了脑子。”

“只是女王召见而已,把训练大纲交上去,给女王讲讲就好了。没什么可担心的,”顾辞久无所谓的摆摆手,眼神跟在众人之后的段少泊一触即分,就算是道了一声“注意安全”“我等你回来”了。

上一章:第235章 下一章:第237章
热门: 我真没有暗示你 桃花债 做够99次炮灰即可召唤汤姆苏 引琅入室[娱乐圈] 心给他,钱给我 奉旨护花:暧昧高手贴身跟班 富姐的近身保镖 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 神级巨佬,被迫养崽 惹火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