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上一章:第234章 下一章:第23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对, 所以现在需要的,是一个确实有错, 但职务又不会太高, 影响到未来整体战局的人,出来承担错误。否则,你要知道, 之前的施格恩惨案带来了悲伤,却也带来了战意。可这场大溃败,却很可能带来恐慌,甚至畏战。”

“团长和你……”

“是的,正好团长还是享誉全国的女英雄, 如果我们是间谍,那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这无关对错, 只是为了更多数人的, 为了整体战局,为了未来,所作出的必要的牺牲。”

“……”菲亚看起来更想去告密了。

“可这真的就是长远的利益吗?菲亚,你在这个团里, 你知道你的战友都是什么样的。我们是最熟悉纳尔鲁的人,我们也是最知道怎么和纳尔鲁作战的人,我们已经总结出了最恰当的战斗经验。”

菲亚点头。

“可一旦我们被打为间谍,那么, 阅兵不会有了。不,我们对这点荣誉并不是多么的渴望。但女王没看见我们, 就不会知道我们总结出的战斗方式,要知道,女王可是在根本看不见战场的后方。我们写出来的书面的训练大纲,也会被当成垃圾,甚至当成意图错误引导赖格义士兵的可笑杂耍剧本。这些你能理解吗?”

“……”菲亚沉默了很长时间,但她还是点了头,“是的,我可以理解。这样一来,想要让军队重新重视起来,还要花更长的时间,付出更多的牺牲。”

“是的。另外……你觉得现在大本营里的元帅和将军们,她们的能力,与她们的身份,相匹配吗?当然,是人就希望自己能把事情做好的,可就像白痴没办法成为天才,乐痴没办法成为音乐家,先天体弱者做不了运动员一样,有些事情不是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这回菲亚就把头点得干脆多了:“这段时间以来,我学到了很多,纳尔鲁确实掌握了更先进的武器,和更优秀的战争理念,但我们的指挥官们,还在使用老式的方法。”

“那你觉得,如果经过阅兵,团长进入女王的视线,未来的她会更上一层楼吗?”

“她会的,团长本身就很有才干!为人勇敢冷静!并且她愿意接受更多的建议,团长会成为一位出色的将军,甚至元帅!”

勇敢冷静?顾辞久稍微愣了一小下,因为他想起了某人抱大腿的往事。不过,这个误会挺美丽的,让它继续保持下去吧。

“所以,为什么要让她现在死去呢?团长的未来不可限量,她会为赖格义带来光辉伟大的胜利。菲亚,我想你的同伴们与你产生矛盾,也是因为你有时候太注重眼前。有些事情的对错确实一眼就能判定出来,比如偷盗、抢劫。但有时候,一些事就像是煤炭,人类不知道煤炭用途的时候,它们就是难看的,容易让人弄一身脏的无用石头,可现在,煤炭是珍贵的宝石。”

“谢谢。”菲亚站了起来,她甚至因为太高兴了,所以原地蹦跶着跳了一圈,“你真是一位智者,先生。我很高兴今天晚上我选择了出来散步,更高兴今天能够遇见了您。”

“我也很高兴能够帮到你,菲亚。”【也是真庆幸了,要是不跟她说这么一番话,要不了几天咱们就要被宪兵打上门了。】

“以后我能再来找您解惑吗?”

“最好下一次能事先跟我约个时间。”

“啊!当然,请原谅我这次的失礼。”

菲亚高高兴兴的走了,顾辞久……高高兴兴的扑向了拐角【中场休息结束!小师弟!我们下半场开始!】

段少泊一抬手,正好杵在顾辞久的腮帮子上,把他的大脸顶开【等等!大师兄,我也没听明白,菲亚是怎么回事。】

顾辞久郁闷的叹气,收敛了饿虎扑羊式,坐在了小师弟的身边【菲亚不是傻白甜,她……用容易理解的方式说,就是大爱无情。她不是认为所有人都是好人,而是无法理解一个人为什么会害自己。】

段少泊表示【还是……不明白,一脸懵逼。】

系统【加我一个_(:з」∠)_二脸懵逼。】

顾辞久【这么说吧,一个人想要过得更幸福,那他要怎么办呢?】

段少泊【努力工作,努力学习?】

顾辞久【对。而且,如果他工作的地方效益越好,企业做得越大,他的工资才会越来越多,福利才会越来越好,未来也才会越来越稳定。所以绝大多数的正常人,都会愿意为了工作的地方越来越好而努力的。但总有一些人,是蛀虫和硕鼠,他们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损害集体和他人的利益,这很好理解。】

段少泊【对。】

系统【嗯嗯嗯!】

顾辞久【可菲亚就属于极少有的不理解的那种,如果这个人不是被其他企业故意派来的奸细,而是原本就在这家企业工作,那么他就不可能做出背叛企业的事情,因为那无异于这些人在自残。】

段少泊【大师兄,还是不理解……】

系统觉得自己可以不用说了,而且这回有小师弟作伴,真好QAQ

顾辞久【emmm……这么说吧,你们觉得会有偷懒的,或者引其它蚂蚁来攻击自己的蚂蚁吗?】

段少泊&系统【不会。】

顾辞久【对,菲亚也是这么看其他人的。因为设定里,她热情善良,平等的爱着每一个人,只会给人以善意,而拒绝用恶意去揣测任何一个人。小师弟,我和你都把她当成了人,所以之前给了她一个傻白甜的定义,可我们错了,别把她当人,而是当成一个用溺爱的目光看着所有凡人的女神,那就很好理解她了。】

都说是溺爱了,怎么还可能正常?

段少泊【……大爱无爱……不过这样以来,她对所有人都好,在战争上却并无手软,而且之后还与玛丽争夺王位,就能解释得通了。因为在她看来,这样才符合更多人的利益。她觉得自己比玛丽更善于统治国家,更合适作为女王。这么看来,菲亚还是挺可怕的。】

顾辞久【这应该是世界的自我调整,既然已经是个现实世界了,除了气运之外,一个彻彻底底的傻白甜获得王位,也太夸张了一些。而从这个角度看,菲亚可能甜,但不傻也不白。这一次我说服她,也是抓了她年轻的漏洞。她再年长成熟一些,累积下足够的经验,我们就不会这么轻易过关了。】

段少泊【大师兄你指的是不去告发希维尔的原因?】

顾辞久【嗯,如果战败是真,前线已经出现了惨重的损失,那大本营里的就算真是一群傻子,也该知道我们的武器和作战方式有问题了,不可能不做出调整。我们这个团的存在,只是节省了调整的时间,还有从一开始就给了他们一条捷径,作用并不像我说的那么大。否则这世界的一战,就不会那么快结束了。】

段少泊【……大师兄,你说这次战败的替罪羊,会是谁?】

顾辞久【那可是很肥很肥的替罪羊~那些武器商人!扣上个卖国罪的帽子,可以转移民众的怒火,抚恤金成功get,剩下的厂房和人手,正好能够直接上新的生产线。】

这个枪炮师的特殊世界,最强武器是女性直接幻化出来的枪与炮。女尊国家供给自家男性士兵使用的蒸汽步枪,现阶段说难听点就是做样子的。

大武器商们确实都很有钱,有身份有地位,但这个因果关系是他们先有地位有钱,然后才能成为大武器商。毕竟这是跟国家做买卖,寻常商人还不知道消息呢,国家订单就已经被瓜分完了。

而在这个国家,最至高无上的,自然只有女王!

段少泊【武器商人……可以说是代女王受过了。武器的事情,女王不会不知道。】

顾辞久【谁让她是女王呢?她说谁是罪人,谁就是罪人。她发现牺牲谁会给国家,给更多的人带来好处了,那就去牺牲。】

段少泊【这么一说,这个工作,还真的是适合菲亚……不过,对菲亚不能用善或者恶去形容,只能说是只可远观不可近看。他们确实会是十分合格的统治者,可是正常交往还是算了吧。】

顾辞久笑了笑【这个小女孩会有私心的,已经有那么前车之鉴了。】

段少泊【大师兄你指的是被毁灭的世界?安妮?】

顾辞久【这也是一个我们忽略的问题,她可是气运之子。她是怎么养育自己后代的呢?看看安妮成为什么样的人就知道了,应该说到世界毁灭的那一天,她也是恣意妄为的幸福女王。】

段少泊低头沉思【……】

顾辞久再次来了个猛虎扑羊!一把就将段少泊扑着倒在了毛毯上——他们自己带来的。

“谈话闲聊时间结束!我们来为爱鼓掌吧!”

“……”段少泊还能怎么样?当然是响应大师兄的节奏,一起摇摆啊!

菲亚回去后,向宿舍里的其他人道了歉,表示已经明白了自己的狭隘。虽然其他人觉得菲亚道歉的理由怪怪的,可都是一起的,未来也是并肩作战的战友,彼此之间在想法上能够互相体谅和了解,当然是好的。

又过了两天,就当妹子们以为希尔薇那天的推演是不是危言耸听的时候,报纸上出现了大武器商被捕的新闻。不是一人,而是接连三人,且三人的罪名都是叛国罪——出卖国家重要军事情报!提供劣质武器!从事间谍活动!

“完了……”黑长直看见新闻的瞬间就眼前一黑,但是让小雀斑扶住了。

“怎、怎么了?”小雀斑不明所以。

“这些大武器商,就是替罪羊。先报他们,再报战败,就能直接让民众产生联想——就是因为这些卖国贼!我们才会战败的!圣母啊,前线到底打成什么样了,才会让女王连这种手段都用出来了。”黑长直开始流泪,不为那些大武器商,而是为前线的军队。

希尔薇虽然把她们说得哑口无言,可毕竟口说无凭,缺少真实感。现在证据已经摆在眼前,想到那些死亡与牺牲,如何还能无动于衷?

菲亚也松了一口气,这几天隐瞒不报的心虚一直折磨着她,结果女王的行动出于她意料的果决和正确。这些大武器商这么多年也只提供最糟糕的蒸汽步枪,她们对国家并没有什么用处,相比之下,果然保存希尔薇团长和那位影子团长更加的重要。

“毕竟仗还要打,不能让民众认为,我们是真的败在了战场上。如果只是因为对方的小人行径只是我们战败,那还能打回来。可如果是从大战略上败了,战术上败了,甚至直接就是战斗力不行,让人家硬生生的打败了,会引起恐慌的。”

“可我们就是让人家……打败了吧?”小雀斑也开始哭了。

一时间,整个宿舍里,都是哭声。

报纸上连篇累牍的报道了两天大武器商人们的卖国行径,第三天,在全国上下的一片声讨声中,罗塞尔大溃败的新闻终于出现在了报纸上。

这时候大多数人头脑都让卖国商人的新闻冲得发热,看见大败新闻的瞬间,下意识的反应就是“那些商人害我们战败了!”“那些商人让前线失利了!”

民众自发举行游行,希望能够恢复已经废除的酒桶刑,就是把人脱光衣服,塞进满是钉子的酒桶里,从一个斜坡上滚下去,如果人还没死,那就钉死木桶,吊在太阳下暴晒。

就在同一天,独立团的驻地里总算是迎来了女王的特使,秘密特使。她表示,女王希望能够看到独立团的战斗力,同样是秘密的。

三天之后,他们将会在女王的安排下,与两百个全部都是枪炮师的死刑犯对垒。

“……不用担心那些死刑犯可能是无辜者,她们都是穷凶极恶,并且善于战斗的歹徒,每一个都经过确认。她们每一个都没有资格获得豁免,不要让你的人没死在战场上,却死在这帮人渣手里。”

“等等!她们?我们要对付的全部都是枪炮师?”

“纳尔鲁人能做到,那么,你们也应该能做到。”这是使者说的最后一句话,之后不再等希尔薇多说,她就在行礼之后,径自离开。

“她看起来对我们可没有太大的信心?”一个女军官说。

“我倒觉得她看起来像是死了爹妈。”另外一个男士兵耸了耸肩,吊儿郎当的说。

两个女军官皱起了眉,正要抗议男士兵说话太粗俗难听的时候,顾辞久说:“可能不是死了爹妈,但确实死了人……”

——大溃败。

好吧,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可能他们都对这个国家有些不满,可能他们都称不上特别的爱国,可是,那场大溃败依然刺痛了每个人心里柔软的部分。尤其那惨痛的施格恩惨案还没过去太远,中间的那点胜利带给人的欢乐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弗里茨,这次还是你来选人和指挥吧。之前我们以为阅兵就是单纯的阅兵,可现在这甚至不能说是军演,而是已经变成了一场角斗!”希尔薇说,她的额头上已经有冷汗朝外冒,“我没有信心。”

“你确定?女王显然也认为大兵团作战对那些悍匪太不公平,而单兵或者小班组作战又不足以让我们展示出彼此的战斗力,两百人是个比较恰当的人数。而我们的战斗地点应该也是被特意安排的,不会是密林或者山地,否则这些悍匪一旦跑了对谁都是麻烦和危险,很可能是一种特殊的被局限范围地形。这种情况下的战斗,对我们来说是十分有利的。”

“确定!”

“那好。”

顾辞久当时就写下了两百人的名单,有女军官,也有男士兵,基本上是一比一。

没人问他为什么这么选,在这支独立团里的顾辞久,比很多部队里,名正言顺的军事主官权威还要大。

三天……不,第二天的晚上五点,十两大型烧煤车就来到了古堡驻地,把还没顾得上吃饭的两百人带走了。

菲亚她们从窗户探出头去,看着车队离开,心里雀跃却也遗憾。

“愿圣母保佑他们。”

“团长会成功的。”

“真遗憾,我们连去旁观都不行。”

“我还以为阅兵是在大广场上的。”

“你以为的没错,这显然不是阅兵,大概是军演?”

“不知道女王要看什么……”

这次“阅兵”的内容,顾辞久他们并没有大肆宣扬他们的战斗内容,整个独立团里,只有高层与参与者知道。

而顾辞久他们被车队一路带到了北郊,众人都有些奇怪,再不熟悉丹诺尔,也知道帝都的北郊是一片峡谷地带,这里是丹诺尔有名的天然屏障。他们在这里跟一群大盗战斗?躲猫猫吗?

不过疑惑很快就得到了解答,车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朝下开去,糟糕的道路状况,颠簸得让人觉得自己关进了筛豆子的簸箕里,当车终于停下来的时候,甚至顾辞久都有些晕车了——这地方是个峡谷的入口,能并行两辆大型烧煤车,这就不算窄了,带他们来的人说里边更宽敞,而这里就是他们的战场,并且现在他们就要进去里边做战前准备。

现在天色已经很暗了,能见度极差,而且这里又湿又冷,昨天就下雪了,今天的天也一直都阴沉着,看情况晚上还要下雪,毕竟本来丹诺尔就是一年四季都降水充足的地方。虽然来之前顾辞久猜测这个时间很可能在外头过夜,所以让大家带上了毯子。但这种环境,这种温度下,一条普通劣质的毯子能管个屁用?!

“明天起来我们会有人冻死的!”希尔薇愤怒的说。

那位负责人耸耸肩:“这是命令,而我们是军人。上头命令我,我执行。我把命令转达给你,你也应该执行,你要违抗军令吗,少校?”

一场大败,赖格义的高层,无论女王还是其他人,都知道,新式的武器,新式的战斗方式,这是大势所趋,可是就算武器商们已经被干掉得明明白白,依旧有不满的既得利益者存在。

他们不敢明着解救武器商,不敢反对女王,不敢反对民意。可独立团显然是他们眼中的软柿子,那么现在给独立团找点麻烦,也算是解解气了。而女王已经干掉了许多大武器商,该得的好处都得到了,她即使不高兴,但也不会因为其他人找独立团的麻烦而怎么样的。

毕竟她得平衡,羊毛不能只照着一只羊薅。

“你知道的,如果今天下雪,我们会有很多人被冻死。”段少泊说。

负责人再次耸耸肩,看来这是她的习惯动作。她想表达的是“关我屁事”,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

“女王确实是要看我们的战斗的,亲眼观看。她也确实不会因为我们而找你上级的麻烦,但你认为你的上级会在女王面前保住你这个直接负责人吗?要知道,军演搞砸了,女王必定也是愤怒的。”

“……”

“你并不得你的上级中用吧?这种在女王面前出头的工作,过去也很少交给你吧?那为什么这次交给你呢?”段少泊觉得,这个负责人大概确实是比较傻,怪不得她的上司不喜欢她,这时候推她出来当炮灰了。

这下负责人终于没那么吊儿郎当,然人看着想打了。她开始流汗,并且不自觉的咬自己大拇指的指甲:“我不可能把你们送回去的。”

“不需要送我们回去,你只要让我们在车上过夜就好。”

“不行,明天早上有人会来看!”

“也不需要到早上,五……不,三点就好了,我们会看着时间,凌晨三点就起来进到峡谷里做准备。”

“……”负责人咬着手指开始原地转圈,转了两圈回来,对着他们点点头,“好,好的!你们三点的时候,一定要起来!”

上一章:第234章 下一章:第236章
热门: 大唐理工学院 大地主 堕落:桃色升迁路 回天 青鳞 留守妇女的春天 他是甜味道 混在后宫假太监 师兄为上 丈夫招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