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上一章:第233章 下一章:第23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有情报啊。”希尔薇理所当然的说。

这群少女也都是直肠子, 既然自家团长不是奸细,那就直接问呗, 然后她们就在当天下午的训练间隙上问了, 于是得到了以上回答。

“情报?”少女们全都瞪大了眼睛,你一句,我一句的问着,

“什么情报说战败?!”“为什么团长你知道?”“指挥部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吗?”“都已经有情报了还会战败?!”

“这个情报……来来来,都坐下。”希尔薇随手划拉了几块石头,举着一根树枝,“你们还记得几天前的新闻吗?我们的第七师推进到了……”

根据报纸的消息,希尔薇在地上画出来了一个大体上的兵力配备图。

“这、这是严重的军事情报泄露吧?!报纸上没有写得这么清楚啊!”黑长直都惊了。

“报纸上的新闻确实不可能把我们所有部队的驻防、进攻地点都写清楚, 不过除了那些描写胜利报捷的新闻之外,还有授勋的新闻啊。我当初获得授勋的时候, 报纸上把前因后果说得都很详细, 虽然隐去了部队番号,可根据前因后果,要推测出来并不困难。”

妹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一样都是看报纸,也都是正规军人,可她们就从来也是看过了就忘,一点都没有容易的感觉。

希尔薇看她们这个样子, 少有的在少女们面前露了本性,她吐了吐舌头:“好吧, 我在说大话,这些事不是我看出来的,是那位影子团长看出来的。虽然他的资料确实是只有报纸,但应该不止胜利的战报与授勋的新闻,还有很多难以置信的东西。对,我跟你们一样觉得难以置信。”

“……”有一种看见圣母在天上飞过的感觉。

“现在看这个,你们从这个地图上看到了什么?虽然我画得有点简陋,但是你们应该能看出来吧?”

“我们在大举进攻。”“长驱直入!把敌人分割!”

“恰恰相反,是我们被敌人分割了!”希尔薇苦笑着:“他们在因为短时间内前冲得太快了!”

“你们记得吧?那时候报纸上不断宣扬的,两天内战线突入四十公里……”希尔薇的视线在妹子们的脸上一一掠过,她们大多不敢跟她对视,快速的低下了头,“我知道你们都想起来了,因为那时候你们也都很开心。对呀,自己的国家获得胜利,谁会不开心呢?但你们也是士兵,那么想一想,谁能用那么快的速度前冲?”

没人回答,只要菲亚不太确定的举起手:“报告!我……们?只有枪炮师……”

“对,只有枪炮师。车辆要装填煤炭,而且有地形要求,战争开始,在没有事先准备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坐着车追赶上去的。步兵……男人们的两条腿怎么追滑步的军官?而且这种快速的前冲,车都来不及追,后勤补给的大部队更别想追上去了。”

“……”

黑长直抿着嘴唇抬起了手:“报告!可是我们可以缴获敌人的辎重啊!”

“这个想法好!”希尔薇对着黑长直比了个大拇指,“你这个想法我们都没想到,还是那位影子团长自己说出来的。不过,他也说这个情况有一个前提,就是敌人是真实的溃退,而不是做做样子。如果是做样子,那只有在前期会有部分辎重留下,后期不但不会有辎重,还有大量的累赘——被占领区民众,我方俘虏。”

“这怎么是累赘呢?”妹子们疑惑,

还是黑长直给他们解释:“是累赘,一群没有武器,却要吃要喝,还要药品的累赘。并且必须要分派一部分人手,留下来照顾或者看守这些人。本来冲在最前边的人就很少了,这下子人数就更少了。如果时间充足,随着后续步兵和后勤跟上来,这些缺点会逐渐补足,但如果这是陷阱……”

“如果这是陷阱,敌人躲过了我们前线心情悲愤,军队战斗意志最为旺盛的时间段。通过大踏步的后撤,将我们前线的防线拉扯变形,使得官兵分离,后勤困难。然后在他们因疲于奔命而疲倦的时候,进行致命一击!”

“……”正好有一股冷风吹过,妹子们集体打了个哆嗦,随着希尔薇的讲述,在他们脑海中浮现出来的场景,实在是太可怕了。

总是很温温柔柔躲在一边的小雀斑这时候却站出来质疑了:“报告!可是您的这些推测,也都是建立在敌人的撤退确实是一个陷阱的基础上!我国的大本营都没看出来这是陷阱,那位影子团长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怎么看出来的啊……第一,前线发回的战报里,只有解救俘虏和解放被占领村镇,却极少有俘虏对方战斗人员的报导,没将领,没军官,士兵倒是有,可报纸上的用词都是‘数人’。把这些‘数人’都加起来,总体俘虏的实际人数能不能过百还是个问号。”

黑长直:“对,如果敌人是溃逃的,那一定会有大量俘虏的。就像是我们在追击中,士兵跟不上军官的速度,他们如果是逃亡,那士兵更应该跟不上军官的速度,这不合理。用‘数人’是因为数量太少了,确切人数写出来太可笑了……”

“第二,虽然毙敌数看起来很可怕,但写报纸的记者大概没注意,纳尔鲁的几个前线主力军团在这几天里,至少都被剿灭了三四次。这不是说前线作假,而是有很大的可能是前线也不知道自己的敌人到底是谁。或者敌人一击即溃,只是胡乱留下来了一些代表身份的物资。”

妹子们沉重的点头,其实只是第一条,就已经让她们相信了,这时候她们再想不出辩驳的理由了。

“第三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因为我们是真正经历过战场的,我们知道,纳尔鲁的战斗力到底是怎么样的!那些战死者!那些残废的官兵!他们难道是在战场上不小心摔跤摔的吗!?”希尔薇几乎是在咆哮了,不是对她面前的这些新兵蛋子,而是对大本营的元帅和将军们,甚至对女王!

所有人的脑海里,都不由得浮现出了一片血海,无数人的哀嚎与死亡

妹子们也还没经历过战场,可是……她们被独立团的军官们还有团长本人摧残过啊!早就从一开始的各种不服,变成闷头努力认真学习了。身在一支随时都会上战场的军队中,就跟身后追着一条确诊的染上了狂犬病的疯狗一样,想活着就要不停的冲冲冲!

在全员沉默了片刻后,希尔薇深吸一口气,说:“至于……为什么我不上报?因为,如果跟上司说,这些事都是我们自己推论出来的,而前线一旦战败,那么我一定会死。当然,如果我的上报能够挽回前线的战局,那我很乐意牺牲自己。但更大的可能,是事情发生前,没人相信。事情发生后,把我拉出来当奸细枪毙。火车站的事情,你们也都是亲身体验过的,不是吗?”

施格恩火车站,希尔薇通报了一圈不但没有得到该有的重视,后来他们半路上反而还有人冒出来找麻烦。

这也可以“理解”,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已经会有一大群人跟着倒霉了。如果查出来希尔薇曾经示警却依然被他们忽略了,那就是严重的渎职,这下就不只是倒霉,而是要丢命了。

但是,如果能抓到一个从内部“破坏”的坏人,再加上适当的运作,死里逃生,甚至戴罪立功都是有可能的。

万幸,当时的团里有军部的人,还有玛丽公主的人(不包括段少泊),她是知名的战争英雄,并且是以为女王献礼为目的而返回国内。所以找事的人,都铩羽而归。可同等的情况,如果换一个人,很可能就要被冠以奸细、叛国者、间谍等等罪名,而被绞死了。

这个道理,除了菲亚,别人都明白。至于菲亚……她坚信是当时受到并不是刁难,只是合理合法的例行审查。也不是女王、公主、英雄,和向女王献礼的这一切保护了他们,而是事实证明了独立团上上下下都是清白无辜的,所以他们理所应当,坦坦荡荡的离开了。

上一次就误解了的菲亚,这一次同样误解了。

训练结束回到宿舍,对人比较体贴的小雀斑发现了菲亚的失落:“训练太累了吗?要我帮你按摩一下吗?”

“要!但是……我不是因为训练太累了。”菲亚开开心心的扑在了自己的床上,抱着枕头,歪着头,“团长只是因为审查起来会麻烦,上报了上级也不会听,所以就干脆什么都不做吗?如果……如果有人听了呢?何况,团长是有方法联系上孔雀堡亲王的吧?如果能说服亲王,亲王再说服女王……我们就是有机会对战局做一点什么的吧?”

小雀斑正按在菲亚背上的手僵住了,她以为自己就够笨,够不通人情世故的了,没想到这里还隐藏着一个真正的大神。

“你怎么会产生‘只是审查起来麻烦’这样的想法?”黑长直也听到了,她坐在了菲亚的床边。

“嗯?我误会了吗?可是团长说上次车站的事情……车站之后我们只是在中途被截停了两天,但很快就重新上路了。那是例行的审查吧?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什么事情发生吗?”

又有几个妹子也因为好奇而凑了过来,这时候看着菲亚,都是一脸的一言难尽,她们实在是不理解,平常性格好,聪明,活跃的小伙伴,为什么突然间就变得不认识了?

“团长差点死了好吗?!”性格爆炸的健气少女叫了一声。

接下来就是一群妹子七嘴八舌的向菲亚科普,她们被禁止下车的那两天,实际上到底是多么的凶险。

而结果……要是这么容易就能让菲亚的脑子里多长出来一根筋,那这个世界也不至于毁灭九次了~

菲亚这是天赋属性,不可改变。

结果和和睦睦的小姐妹们,差点因此而打起来,菲亚还是拒绝相信。越来越多的妹子跟她说话导致头晕脑胀,甚至有一种被她也带上光明大道的诡异感——感受气运之子的洪荒之力吧!为了让自己保持正常,其他妹子都散了。最后黑长直和小雀斑也放弃了,各自去床上躺着休息了。

菲亚能感觉到小伙伴们对她的无奈,愤怒,甚至还有人的脸上露出了明显的厌恶?

对那些反应,菲亚并不陌生。虽然她尽量做到让大家喜欢,可总也有些人认为她虚伪、装腔作势,或者其它的什么……

熄灯的哨子声还没有响过,菲亚想着现在应该还是可以自由活动的休息时间,所以她离开了宿舍,要出去逛一逛。

因为已经临近深冬,所以现在外边已经彻底黑了,古堡虽然整修过,但瓦斯灯多处走廊里仍旧是用烧油的小壁灯而不是瓦斯灯,本来就通风不良的走道里飘散着劣质灯油难闻的臭味。

菲亚双手抱着自己,胡思乱想的走着,如果可能,她想见一见那位真正提出这些事的影子团长。不过,除了那天无意中见到了从浴室里走出来的男人之外,就再也没能看见他……

“嗯?”菲亚的脚步一顿,她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好像是人痛苦时的呻吟,但也可能是小动物的呜咽,或者只是风吹过某些墙缝发出的古怪声音?

下一刻她听见了一声有些匆忙的惊叫?!

绝对是人了!

“谁在那?!”

跑到犄角旮旯来亲热的那大谁跟那小谁:“……”

别看四周墙壁都是石头,这古堡的隔音其实非常的糟糕。在房间里总能听见一些莫名其妙的声音。而顾辞久和段少泊……在一个这么悠闲的时间段里,他们怎么可能不好好利用起来呢?!

两人不想让其他人听戏,那当然是出来找地方。自然是出来寻找更私密,也更有情趣的地方。

结果他们已经躲到了一个非常角落的角落了,要走到这里甚至还需要通过一道暗门,谁知道还是被找上门来了,而且这个找上来的竟然是气运之子?!

顾辞久【系统……要你何用!】

系统【QAQ】这关我什么事,无论石器时代还是蒸汽时代,只要没有电子设备,我就确实是没用啊……嘤!

无论芯里如何碎碎念,系统也没那个胆子正面BB。

“你到这来干什么?”让腿还软的小师弟靠在墙上,顾辞久用最快的速度整理好自己,走出了拐角。他再慢两步,探头探脑的菲亚就要走过去了。

菲亚被吓了一跳,她抽动了一下鼻子:“这里你们放了石楠花吗?好冲鼻的味道。”

“不是石楠花,是我在和人亲热。”顾·脸皮的厚度用他的实际年纪都不足以丈量·辞久,答得干脆利索,毫无隐晦。

石楠花是很美的白色小花,但是吧……石楠花的味道,跟男人那啥的味道是一模一样的,所以在地球上的世界,石楠花被誉为花中污妖王。

这个世界,女尊国家里,女性在性方面并不压抑,其他有过经验的女孩子,一闻到味道就知道有爱情鸟在这亲昵,可十八岁的菲亚还是个没有任何经验的纯情小女生。

“啊?啊!哦……”

她想起来了婶婶对她的耳语,还有婶婶也拿过石楠花让她闻,那看起来可爱无比的小花,竟然跟那种东西是一个味道的。

“所以?”顾辞久挑眉。

“那个……我、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您!”

“……你知道我跟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吧?换言之,你知道我的另外一半还在等我吧?”对这么个傻白甜的直脑子气运之子,以防万一,顾辞久决定还是隐瞒一下自己性向的好。

“啊!哦……对、对不起……但!但你能让她出来,我不在意的。我实在是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你!”

“……”

其实就是一个拐角之隔,所以把那边动静听得一清二楚的小师弟【大师兄,别打人,你就当我们是中场休息吧。】

“有什么问题就问吧。”顾辞久双手抱肩,从头到脚都明明白白的写着不耐烦。

“好的!谢谢!”因为这位就是影子团长,所以菲亚很干脆的把今天在训练场上,以及后来在宿舍里发生的事情讲述了出来。讲完了之后,她用急切的眼神看着顾辞久,她不是希望得到认同,而是希望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先问你一个问题,如果这个世界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可以毁灭世界的大恶魔,它丑陋、粗暴又恐怖,然后圣母说,只要你嫁给大恶魔,就能拯救世界,你会怎么办?”

“那我就嫁!然后寻找机会杀掉它!”

“那如果圣母说的是,让它吃掉你,它就会熟睡一千年。”

“那就让它吃掉我!”

“那如果大恶魔要娶或者要吃的是别人呢?”

“那个人当然也会很高兴的去做出牺牲。”

“如果那个人就是不高兴呢?”

“我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恶毒的人!”

“那再如果……这是最后一个问题。还有第二个方法,只是这个方法成功的可能非常的低,也要牺牲更多的人命,而一旦失败,即便再向大恶魔献祭也没有了可能。你会怎么做呢?”

“那当然是选择成功率更大,更稳妥,牺牲也更少的方法。”

换一个人,说的这些也只是说说,但菲亚说的是真的,她确实是个极其有献身精神的气运之子。而且不止她自己愿意献身,她觉得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人也应该跟她一样——换一个三流电视剧,她就是追在“为什么是我!”或者“一切都是爱!”的主角身后,大喊“为了天下苍生!”的正面反派角色。

她不相信世界上有不正义的存在,真有人说了“不”,那听到她耳朵里,也就等同于“我需要你帮忙杀了我”。

“我明白了。”顾辞久点点头,“如果今天我不给你讲明白,是不是你就会偷偷的上报。而且上报内容里,你会如实把到底是谁做出那些推测的都写上去。”

“是的!”这妹子抬头挺胸,双眼明亮,半点也没有遮掩的意思。

段少泊【大师兄……】

顾辞久【别担心,其实如果让我选,我也会选择牺牲更少的方法,当然,前提是,我只是个普通人。而且,我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这妹子的表现,不是烂好心,她……其实才是选择利益最大化的方向,跟表面相反的,冷血无情的人啊。只是她需要稍微多一点引导。】

系统两眼蚊香,暗搓搓的问段少泊【小师弟QAQ求解释~这气运之子不是圣母病吗?】

段少泊【系统……这件事上,我跟你一样莫名其妙。挺大师兄忽悠……咳!解释吧。】

“我可以叫你菲亚吗?”

“当然可以。”

“菲亚,首先说,如果你将情况上报,我和团长都难逃一死,团里的高级军官也会有很多人受到牵连,被冠以奸细,间谍、叛国的罪名,或被处死,或终生监禁。”

“但是……”

“不,和审查没关系。你知道为什么现在报纸这么多天都没有战败的消息吗?”

菲亚摇头,这位影子团长没有说什么人性和国家的黑暗,而是在真正的讲道理,菲亚很乖巧的倾听。

“因为在巨大的惨败之后,需要有人站出来承担责任。”

“你觉得这个站出来的人应该是谁?”

“女王、大本营的元帅与将军们,还有前线的将军们。”菲亚的回答极其干脆。

“对,这些人都有责任。”顾辞久点头,“可要如何承担?一口气把他们都撸下来,那前线就会发生巨大的动荡,这点你明白吗?”

“是的……前线不能没有指挥官,大本营也不可能变成空壳子,而我们赖格义,也更不能没有女王。”

段少泊【啊!我有点明白了。】

系统【啥?啥?】

段少泊【嘘……继续听。】

上一章:第233章 下一章:第235章
热门: 穿成暴君的御宠 镇魂 嫁给恶人夫君前揣崽/替嫁前有崽了 小村糙事 小夫郎 废铁abo 金乌每天都在忙 穿越后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来宠我 富姐的近身保镖 两大豪门争着让我继承家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