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上一章:第232章 下一章:第23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虽然, 妹子们都很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在这种大后方, 也会遇见敌人, 不过现在是没人敢多话了,老老实实上了车,虽然这就是一截最普通的双座客车车厢, 但总归是比又闷,又臭,又脏的土豆车厢好得多,尤其这车厢还带着一个真正的厕所!简直就是天堂了!

就是坐下之后,妹子们才猛然意识到自己身上有多臭……但这点小事显然也不该是大惊小怪的了, 臭就臭吧,慢慢的就习惯了。

当列车重新出发, 妹子们刚放下一点心, 就听见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后边的车厢里传了出来。

“都坐下!只是在拷问而已,不需要担心。”原来负责了她们至少三分之一训练的女军官也在,妹子们重新坐了回去, 未知的男人又叫了几次,弄得她们越发的心惊肉跳,五分钟后,终于安静下来了……

同时, 顾辞久和段少泊也知道了为什么会在这边遇到一群敌人——对,他们也不知道呢。可遇到敌人的时候需要问为什么吗?打就是了!

纳尔鲁已经派遣了至少三支特别行动部队, 进入洛苏利亚与赖格义之间的大后方,进行破坏!他们的首要目标,就是连接两国的铁路线路。这群人早在四天前就秘密占领了这座小站,他们准备劫持一辆列车,将列车上装满瓦斯罐,然后把列车开到前边的施格恩站,找一列伤员列车,撞上去!

段少泊【是提前了吗?但他们的领头人跟原剧情不同。】

施格恩爆炸案,又叫施格恩火车站惨案。施格恩是战争前期,盟军后方重要的战争枢纽城市。

原剧情的菲亚,会比进入独立团更迟一个月左右,才与第二批增援部队进入洛苏利亚。她进入军队后又是一个月,发生了施格恩爆炸案,纳尔鲁的特别行动部队,将装满瓦斯的列车,一头撞进了火车站,整个火车站都被炸上了天。

当时正好有两列运送伤兵的列车,一列运送新兵的列车,都停在火车站里做暂时的修整。五千新兵跑出来了一大半,四千伤员只有零星几百人得救。

菲亚在军队里认识的好友,也因为受伤被送往后方,并死于这场爆炸案。不过……这件事也没能够在原剧情中改变菲亚的傻白甜属性,她后来抓到了这件惨案的直接策划人与实施者之一,然后谅解了她,对方当然也成为了菲亚的班底之一。

战场上的厮杀无关对错,攻击敌人的公共设施也是战争的一种。但对施格恩火车站的这次攻击,火车站是目标,即将投入战场的新兵,以及伤员同样是目标。无异于大范围屠杀伤员的行为,实在是太过了。那位策划人和主导者,可以说是战犯了。

顾辞久【小师弟,不要考虑这件事了。现阶段,我们严重缺少情报和资源,无论这件事是提前了,还是这些人的行为给纳尔鲁军方提了醒,才发展出了后续计划,我们能做的也就到此为止了。】

段少泊【我知道,大师兄。】

顾辞久的话虽然有些冷酷,但这是事实。如果有情报,他们可以亲自去截杀另外的行动组或者通知上级。如果有权力,那更简单了,以顾辞久和段少泊的能力,即便是在这种中古的世界里,他们布置的层层警戒线,早就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发现这些侵入的老鼠,然后将他们干掉了。

别说是原剧情的惨案,战争都要结束了。

可现在要什么没什么,确实到此为止了。

在刚刚得到口供之后,希尔薇已经第一时间使用火车上的紧急电报机,向上级,向施格恩方面的驻军等等,她能想到的,跟这件事有联系的各个方面,都拍发了电报。

死于拷问的尸体直接从车门扔出去,顾辞久抱着段少泊坐在了车厢的一角。

火车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再次停了下来,这次是因为有举着提灯的铁道员站在铁道边,摇晃出“紧急事件,停车”的信号。

施格恩爆炸案还是发生了……施格恩派出了众多铁道员,顺着铁道向前,截停驶向施格恩的列车,让它们改道。

“他们根本没把我的警告当一回事……”

这个对着自己人逗比,对着新人妹子鬼畜的希尔薇,站在铁轨边,看着施格恩的方向,哽咽的呢喃着。

独立团的人都被叫了下来,所有人都站在铁道边,向施格恩的方向默哀三分钟。希尔薇不知道原剧情,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伤亡,但她记得在在车站上碰到的那一车满满的伤员。被告知了发生了什么事的众人,无论是老兵油子,还是新兵蛋子,全都摘下帽子,看着施格恩,用最真挚的心情默哀着。

那个来截停他们的铁道员站在路边,痛哭失声。今天他本该休假,是被临时从家里叫出来的,他的家距离火车站并不远,他听见了巨大的爆炸声,看见了冲天而起的滚滚浓烟。他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去,但他知道其中必定有自己的同事,好友,还有许许多多他并不认识,可是正在为他的国家而战的士兵。

“走吧……”

火车再次开启,特意拉响的长长汽笛声,听在耳中刺耳却又沉闷。

因为视线越来越模糊,菲亚才发现自己原来已经泪流满面。旁边的黑长直递给了她一条手帕:“担心会有你认识的人被害吗?”

“我……我只是……觉得自己太没用了。坐着车,来了,坐着车,走了……来之前我以为自己会是个英雄,结果我却发现,无论什么事,我都无能为力……甚至如果真的碰上了那些事,可能我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刚才无意识的流泪是默默的,现在说着话,菲亚越说越控制不住,捂着嘴巴呜咽了起来。

黑长直心里也不舒服,可刚才还没想这么多,现在听了菲亚这么哭哭啼啼的念叨,她的眼泪也忍不住了。

笑能传染,哭泣一样能够传染,更何况本来知道那件事之后,也没谁好受。整个车厢里的妹子们都捂着嘴巴,痛哭起来。即便看着她们的女军官,一样歪着脑袋看着窗外,默默的流泪。

【宿主!小师弟!告诉你们个好消息!天机有重大的变动!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半啦!】系统特意使用的机器欢快的语调,希望能够让小师弟开心起来,至少转移一下小师弟的注意力。

【嗯?我们还什么都没做呢,这可是真有点意外。】其它世界里,顾辞久是不关心这个的,但是这次他也很配合的表明了自己的疑惑,【系统,你去问一下这里的天道,天机是刚才那一刹那发生了剧烈的转变,还是之前就已经有变化了?】

系统【天道表示,一直是没啥变动的,是刚才突然之前有反应的。】

顾辞久【那是之前累积下来的情况,量变引发质变了?还是有什么触动到她了?系统你问一下确切时间,天机变动在我们站外边默哀之前,还是之后?】

系统【从默哀当时开始的,就在刚刚停止。】

段少泊知道大师兄和系统有演戏的意思在里边,可听他们议论得越来越像那么一回事,他也忍不住跟着一起思考【菲亚在原剧情里,也同样经历了施格恩爆炸案,原剧情里她只是义愤填膺了一阵就算了……因为原剧情里,她还有眼前的,属于自己的惨烈战斗要应对,所以没时间多考虑别人?】

顾辞久【小师弟说得对!而且现在她无能为力的感觉更明显吧?之前她一投入战场就开始战斗,那应该让她很明确的了解到,自己在战争中是能够起到作用的。现在就不然了,目前为止,她没被分到兵,没上过战场,没真正的朝敌人射击过,看见的敌人,都是已经死了的敌人,她是觉得自己没用吧?】

【大师兄,我虽然确实有点难过,但……但你多哄哄我吧。】段少泊干脆把脑袋扎进了顾辞久的怀里,他当过猫,当过外星人(各种的),经历过战争,经历过末世,但他发现,自己还是不够冷硬到漠视生命【菲亚是个傻白甜,但是好强,还有很强责任感的气运之子,大师兄说得对!她确实会觉得自己没用。】

顾辞久把段少泊搂得更紧,轻轻拍着他的背脊【看来这次我们的运气真的很好,那么以后对付这位气运之子就继续晾着她。】

段少泊【嗯……】

顾辞久感觉胸口有些湿凉,他不再拍段少泊的背脊,只是一手搂着他的背,一手盖着他的后脑勺,然后他闭上眼睛,将一侧的脸颊,靠在段少泊的头上。

系统【……】讲道理,我知道你们俩是在彼此安慰,但是,为什么我再次感觉到了这熟悉的被狗粮糊一脸的赶脚?

纳尔鲁的军方很快表示对这次袭击事件负责,并且纳尔鲁的报纸上刊登出了炸毁施格恩火车站的英雄们的照片。同一时间,赖格义的报纸上,则是长长的遇难者名单……

这次停在施格恩的没有新兵运兵车,但有两列辎重车,两列伤兵火车,还有一列家属火车!虽然家属火车上的人不多,但大多是带着孩子的男性,他们是去前些慰问自己的妻子的。最终死亡人数,六千四百人。

纳尔鲁的国王高调的宣扬这件事,意在打击盟军的意志,并且还借机讽刺女人不适合当统帅与治国者,但他大概不知道有个词叫“哀兵必胜”,还有个词叫“物伤其类”。

赖格义的国内其实已经开始出现反战思潮了,毕竟在很多人看来,纳尔鲁入侵的是洛苏利亚,虽然他们是盟国,但洛苏利亚并没给赖格义带来多大利益,现在却在让无数赖格义的女人和男人为洛苏利亚献出生命,太不值得了。

可这场爆炸案,带给赖格义民众的,最先是震惊,是难以置信,当确认了真实,确认了那些死亡者后,就是哀伤,最后涌上来的却是岩浆一般的愤怒!

战死者其实早就超过这个数量了,但士兵和即将退到后方的伤兵以及探亲家属完全意义不同,后者在大多数人眼睛里跟平民基本就是同义词了。

纳尔鲁国家的宣传行为,更是一种赤裸裸的挑衅!

而其他女尊国家,尤其是盟国,从开战之初,他们就在犹豫是否要正式介入这场战争,在此之前,他们都是以支援物资的方式,表示自己履行了盟国义务的。

纳尔鲁国王这种得志后猖狂的行为,显然激怒了各国的女性当权者们,同时很显然,这位男性君主充满了开疆拓土,打压女性政权的野心,洛苏利亚是他征伐脚步的第一步,可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步。

战争是不可避免的,那与其坐视不管,任由战火蔓延到自己的领土,不如在洛苏利亚的境内解决掉!那样伤亡的只会是士兵,平民、产业、城市不会被波及,打烂了洛苏利亚,战后重建赠送物资,派遣支援人员,还能拉动需求,给民众增加工作岗位。

各国手脚快的,七天后,将军们已经到位,军队正在集结。慢半拍的,使者也已经选择完毕,正在前往赖格义首都丹诺尔的路上。

至于原本准备与纳尔鲁结伙的另外一个男尊国家卡莱,也被吓了一跳,缩回去了。

战场上,哀伤而愤怒的盟国士兵也打响了漂亮的反攻,一口气拿回了四十多公里的战线。

这件惨案带来的结果,从目前来看,对盟国竟然是一件好事?

所以,当英雄团总算到达丹诺尔的时候,这里已经是诸国使者云集,曾经的惨案带来的哀伤与惨淡已经退去,取而代之的是赖格义人的自豪与兴奋——此情此景,几乎就代表着他们是世界的中心了吧?

街道中总会有忽然高喊“女王万岁!”,立刻就会引来大家的欢呼与附和,简直就是庆典之前的景象。

不过这对英雄团的众人来说,可就不是一个好现象了。

从接待他们的军官的反应那看起来,女王已经有意取消这次阅兵了。

这不稀奇,我们的武器落后?战术战法落后?可胜利才是最重要的,说纳尔鲁更高端,可他这不是就要败了吗?

女王自认为自己看得更远,女性的统治地位才是她最应该不惜一切代价保住的,因为如此才能确定海伦希尔家的地位。如果纳尔鲁的危险过大,她会试图让武器更先进。如果不是,那武器永远的落后都无所谓。

这种想法让地球上的华国人听起来大概都会觉得耳熟,因为这就是某老佛爷的想法啊。不过,她们不是一个明君,一个“宁赠友邦,不与家奴”的卖国之人吗?

可她们的差别是挺大的,可有个相同点,即维护自身利益的最高统治者。所以有些根本上的东西,是相同的。

不说这两个女性,就是纳尔鲁和卡莱的男性帝王,他们发展武器也不是为了世界的发展,而是从自身利益的角度考虑。这是人的一种本性,由此引申出来的善与恶,也只是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了。

然后菲亚她们发现,原本独立团的其他人其实也跟他们一样不安,但突然有一天,先是团长等高级军官都放松淡定了,然后那些老兵们也都淡定了,再然后,整个独立团都安稳沉淀了下来……

现在,好像只剩下她们,在傻乎乎的紧张着。

“长官,你们不担心吗?”今天训练的间歇,被允许坐在地上休息的时候,菲亚实在是忍不住了,问了出来。

“你们担心什么?被扔回战场上去?”希尔薇耸耸肩。

“是有点担心……但绝对不是因为我们畏战怕死!我们成年之后继续进入军队深造,就是做好了为国牺牲的准备的!”菲亚挺着胸脯,大声说,“但是,战场是我们的渴望!能够在女王陛下的注视下进行军演,也是我们的荣耀所在啊!能军演,还是好的……否则我们干什么从前线退下来?”

“放心吧,军演是少不了的,应该是……”希尔薇扭头看了一眼。

菲亚注意到,她看的方向,是他们驻地的方向。

——这里是孔雀堡亲王的一处郊外的度假别墅,只是一处可能两三年都不会来一次的度假别墅,毕竟那位以爱玩著称的亲王殿下,有很多的度假别墅,可这里的面积已经足够大到让他们所有人都舒舒服服的住下来,还有更广阔的的猎场,正好提供给他们训练之用。

“是那位影子团长吗?”黑长直问,“他在上面有人,知道什么内情吗?”

影子团长指的自然是顾辞久。

“不,那位影子团长只是个普通大兵。”希尔薇摊摊手,“他也不知道什么内情,你们也不要瞎想了!无论是军演,还是回去打仗!训练上学到的东西,才是你们得自己的!不管你们是在女王面前露脸!还是在战场上保住自己的命!都起来!训练啦!”

刚坐下还没有半分钟的妹子们,让希尔薇赶鸭子一样,赶起来训练。

希尔薇虽然是团长但并不介意顾辞久有个隐藏BOSS一样的外号,因为本来就是。这位枪娘最好的一点,就是她从一开始,就把自己的定位放得很正,不会因为乱七八糟的嫉妒。

其实,这些日子的相处,独立团已经算是初步接受了这些姑娘们,一些内幕消息告诉她们也无妨。但顾辞久在一些事上特意叮嘱过,不要透露给他们。原因是这些姑娘年纪都太小,万一不小心露出什么话去,会给独立团惹来麻烦。

真相当然是因为这里有个气运之子菲亚,万一跟她说了什么,让她来个意念攻击……那乐子可就大了。

等到把这群妹子们操练得浑身灰土,蔫头耷脑的,希尔薇这才心满意足的带队回去吃饭去。

又过了两天,报纸上忽然没有战争的消息了。能看得出来,其中一些版面都是胡乱凑上去的,甚至有很多是一个礼拜前的旧新闻,随便改了两句话又塞了上来,连续两天的报纸都是这样。

菲亚不太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可是她潜意识里知道,绝对不是好事,甚至有些心慌意乱。

第三天拿到的报纸,比之前更糟糕了,全都是些莫名其妙的消息。菲亚听见了黑长直在边上嘀咕:“前线战败了……还是大败。”

“为、为什么这么说?”菲亚吓了一跳,她的心脏跳得难受,可在质疑同伴的同时,她自己竟然隐约也知道,这是真的。

“除了大败,并且是比之前被打得节节败退的大败,比我们的火车站被炸数千伤兵死亡,更恐怖的败绩之外,你觉得还有什么新闻,能够让那些记者都吓得语无伦次?”黑长直嘴唇发白,应了菲亚一句,她就将两只手十指交叉放在胸前,祈祷了起来,“圣母啊,请赐福给我们吧。”

菲亚看着黑长直,脑海中忽然有什么闪过,她叫了起来:“就是这个!”

黑长直被打断,不悦的看向菲亚。可菲亚抓住了她的双手,语气激烈的说:“就是这个!因为前线的情况好,所以女王不会看我们的阅兵。但只要前线大败……女王就会重新想起我们!所以、所以……”

“所以几天前其他人就知道这次大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小雀斑惊呼了起来,“怎么会?!怎么可能?难道……难道团长他们是奸……”

“啪!”小雀斑的脑袋被打了一下。

“用用你的脑子!”黑长直说,“团长他们怎么可能是奸细?况且就算是,你认为纳尔鲁的元帅和将军们,会把自己的战略决策,告诉给一个深入到赖格义腹地的奸细吗?不要乱说话!”

“而且看情况,几天前全团上下基本上都知道了,只有我们不知道。”菲亚点点头,她刚才也有瞬间认为团长是奸细,但很快就被自己抹掉了,那想法太可笑了。

“那……那他们怎么可能知道啊?”

上一章:第232章 下一章:第234章
热门: 女人的地男人犁 鬓边不是海棠红(鬓边不是海棠红原著小说) 女领导男秘书 带着道侣一块穿[快穿] 超级艳遇 说好成为彼此的宿敌呢[穿书] 废铁abo 青云直上:权力斗争背后的刀锋 母女校花 心不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