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上一章:第231章 下一章:第23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演练结束!训练正式开始!”女军官没给她们更多的思考时间, 在独立团随时都会被派上前线的情况下,她们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十分宝贵。

菲亚她们的训练, 就是顾辞久给独立团新进编写的训练大纲, 他的战争经验丰富,写这种东西对他来说属于小菜一碟。独立团的其他士兵现在也在拿着这本大纲训练,时间问题, 他们都是临时抱佛脚,但绝对有用。

三天之后,一辆指挥部的小车开进了独立团的驻地,车上下来了几位女军官,领头的那位女军官表示, 她是玛丽公主派来的,现在有指挥部的调令, 命令独立团准备回国, 为女王陛下阅兵!

这一连串的话,可是把希尔薇给砸晕了,她瞪大眼睛发了半天的呆——已经随时准备好去送死了,结果柳暗花明, 这不是又一村,这是有天堂啊!

反应过来这确实不是自己做了白日梦,希尔薇第一眼就去看在边上端着枪当警卫的顾辞久,可顾辞久的注意力根本没在他身上, 他正死盯着队伍最后边的美女军官不放!

美女不是让人眼前一亮的类型,她五官里最突出的栗色大眼睛甚至有些黯淡无光, 可美女的气质太好了,温柔的就像是夏日平静的海,包容清澈而温柔。大多数人的目光不会一下子被捉住,但却会不知不觉粘上去。不过,顾辞久属于那种一下子就黏上去的,绝对少数。

而且,如果可能,顾辞久还想在“美女”身上粘六个大字“我的!我的!我的!”。

顾辞久【小师弟!这可真是……太惊喜了。】

段少泊【大师兄喜欢就好。】

顾辞久【小师弟,你……圈子下面穿的是丝袜?系吊袜带了吗?】

段少泊脑袋都快低进他胸口的面包里去了【系了。】

顾辞久【什么颜色的?】

段少泊【黑色……】

“弗里茨!”希尔薇看了顾辞久好几次,都不见他有反应,正当希尔薇有点生气,决定要是这家户再没有反应,她就自顾自做决定的时候,希尔薇目睹了极其具有纪念意义的一幕——鼻血从顾辞久的鼻孔里喷出来了啊!丝毫也不夸张,真的是喷啊!

幸好在最初的喷之后,很快鼻血就变成了缓慢的流淌,但是这出血量可是太恐怖了,仿佛是一眨眼他就长了个褐红色的络腮胡似的。

顾辞久被人扶出去了,不过流鼻血这事去军医院只会被扔出来,所以就算他流鼻血流得超级恐怖,还是只能回到自己的宿舍,在床上躺平,用石头按在鼻梁上冷却——没冰箱的年代当然也别想有冰袋。可在顾辞久满脑子都是两条穿着黑丝袜,系着黑色吊袜带的大长腿的情况下,谁能止住鼻血?谁?!

当顾辞久都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就要因为流鼻血,而死于失血过多的时候,一双穿着军靴、军裤的大长腿停在了他身边。

从顾辞久的位置,正好能看见马裤上半截的宽裤腿,还有扎着武装带的细腰。这也是很迷人的制服诱惑了,可是……黑丝和吊袜带木有了……

_(:з」∠)_鼻血停了,心里有点凉。

段少泊蹲了下来,递过去一条手帕:“换一换,你手帕都让血浸透了。”

顾辞久抓着他的手帕捂着继续捂着还有点残血的鼻子,坐了起来,向床的一边动了动:“别蹲着,坐上来。”

→_→上辈子小师弟胸大,这辈子小师弟屁股翘,明明都是一样的蓬蓬裙军装,本身蓬蓬裙就很宽很大了,小师弟穿起来那后头都比别人翘得更高。顾辞久以这么多辈子跟小师弟朝夕相处的经验发誓,绝对不是因为他穿女装的时候号码大。

本来就翘,还蹲地上,那能(让别人)看吗?!

段少泊对顾辞久还是不够彻底了解啊……并不知道他大师兄肚子里隐秘处的花花肠子的,他很开心的坐上去,脸上还有点红【大师兄,以后你想看吊袜带,我给你穿。】

顾辞久深吸一口气,坚决不能再流鼻血了【我还想要蕾丝围裙,只有围裙的。】

段少泊挑挑眉【心形的蕾丝围裙好不好?】

顾辞久【好。】

行了,正事说完,他们可以讨论闲事了:“还以为下次见面要三四年后了,你的动作够快。”顾辞久很确定周围无人,既然是闲事,那就拿出来说了。

“玛丽公主很聪明,而且反应也足够迅速。”

“这次你想亲眼见一见女王?”

“还想近距离的感受一下,赖格义的上层社会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情况。”

虽然可以让顾辞久将自己的见闻转告给段少泊,甚至让系统直接转播。可总归是自己亲身经历的,才能更清楚明白。两人是彼此信任依赖的成熟伴侣,没谁会胡思乱想,反而更倾向于站在伴侣的角度思考问题,所以现在顾辞久点点头:“那边有人接应你?”

“嗯,孔雀堡亲王安排了人手。”

顾辞久一把将段少泊抱住:“讨厌这种无力的感觉。”

“那如果有力的话你会干什么?”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大师兄要干什么呢?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一定要问啊。

果然,顾辞久保持着抱住他的动作,歪着头看他:“Honey……不要这么可爱啦。我再流鼻血,真的会有生命危险的。”

段少泊笑了起来,他眼睛大,现在笑就像是偷到了核桃的仓鼠:“甜心,亲一个。”

“啾~”

一直都看着,从来没离开的系统:QAQ,眼睛疼,胃也疼,虽然我根本没这俩器官……为什么!为什么此时此刻只有我一个要看着这两个万万年的热恋症候群患者啊!怀念上个世界,辣么多人陪着我,闪光一起照,狗粮一起吃。

顾辞久和段少泊正“啾”着(他们一直在啾着,大概有五分多钟吧),终于有人来跟系统分享了:“咳咳!”

两人依依不舍的分开,时间又过去了至少两分钟吧。顾辞久和段少泊的嘴唇都变得又红又肿的,醒目得厉害。

段少泊站了起来,对希尔薇点点头,出去了。

希尔薇一路目送他的背影离开,回过头来再看顾辞久……的红嘴唇:“那就是你的男朋友啊?”

“都这样了,你觉得除了他还有谁?”

希尔薇吐吐舌头:“好威严霸气的人啊,果然你这种怪物一样的存在,就该更怪物的人来对付。”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希尔薇的话有些不对劲的顾辞久:“……”

“对了!我们能活下去了啊!能活下去了啊!你快点整理行李哦,阅兵的事情,还要靠你了哦!”

“你说错了。”顾辞久看着高兴得走路都一蹦一跳的希尔薇,上来就给她泼了一盆冷水,这大概是最近希尔薇泼气运之子的冷水太多,所以报应到了吧?“如果说我们被送上战场还有一线生机,这一回阅兵结束,那生机就变成一线的百分之一了。”

“!”希尔薇僵住了,“不、不会吧?我们只是回去阅兵而已啊,顺带让女王了解一下前线的难处,这不是只有好事吗?”

“我们的行为,会让很多人下马,断掉很多人的财路,你觉得这些人会老老实实的接受吗?你觉得女王是会选择扔出我们平息那些倒霉蛋的怨气,还是保护我们跟那些利益受到损害的大贵族、大商人们对着干?”

“Q口Q我们去战场上打仗吧!”希尔薇曾经是挺傻的,但自从她怀着壮烈的心被扔下来断后,又被顾辞久顺手带上后,她正在变得越来越聪明——所以说,脑子这东西,得用。

“不过也不用太担心,想让我们整个团全玩完,最后还是得回到战场上。所以,从现在开始,就做好一个团对抗三五个敌人师的准备吧。”

T^T高高兴兴进来的希尔薇,挂着两条泪梦游一样的滚蛋了。

“对了!”希尔薇刚出了门,顾辞久就开门叫住了她,“你亲自去训那些新来的军官吧。这也是个好机会,基层军官练出来了,无论敌人是谁,我们的生存能力都会大幅度提高。”

“好!”希尔薇握拳,只要能增加活下去的可能,她就回去做!

所以,得到消息他们这个英雄团会为女王的生辰献礼,进行军演,以为总算能够放松了的妹子们,见到了冷着一张脸的团长与战斗女英雄希尔薇。

如果说被之前的女军官训练是艰苦,那么现在希尔薇亲身下阵,那就是个真地狱了。

“为什么啊!我们都快回丹诺尔做军演了,还要训成个样子!”夜里,自认为过去也算是严格训练的枪娘们,一个个都腰酸背疼的,当然也少不了向越来越熟悉的其他人发发牢骚,抱怨一下。

“你觉得回去军演,女王要看的是我们吗?”黑长直冷笑一声,“女王要看的是英雄团,不是我们这些没上过战场的雏鸟。你觉得你有资格为即将参加军演而骄傲,甚至埋怨团长吗?”

黑长直说话一向仿佛是双刃剑,直白干脆无可辩驳,很容易割伤别人,她自己却也会因此被同伴所排挤。

“当然不能埋怨啦!”菲亚大声说,“说起来也是挺悲哀的……团长也是因为知道我们太差,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亲自过来抓训练的吧!啊~~~~~~这么一说又很幸福啊!可以跟我的偶像近距离相处!”

小雀斑也跟着笑了起来:“是呀,我也超级崇拜团长的,每天都能看到她,甚至被她骂,也觉得好开心啊。”

“对啊,对啊。”

“不过如果团长对我笑一下就更好了。”

“团长不爱笑的,就算是报纸上也没见团长笑过。”

“团长是个超级高冷的人啊。”

“高岭之花,冰山美人,那么有才干的团长会这个样子,也是理所应当的,甚至这么一想就更崇拜团长了呢。”

她们不知道,这个时候正有几个黑影,拿着锅、盆,还有勺子,站在这个暂时的军官宿舍门外头偷听呢。

顾辞久在地球上学来的技术,炮仗炸宿舍!但是这世界木火药,也就木炮仗,没办法,只能用威力次一等的敲锅敲盆,顺便让女军官站一边对着土堆连射了。不过没想到宿舍里的这群家伙一直不睡觉,嚷嚷声还挺大……

希尔薇只觉得她都快被其他人看过来的视线烤焦了。

高冷?高岭之花?冰山美人?

EMMM……抱大腿什么的,三天一小抱,五天一大抱,见太多,已经麻木。

坐汽车,转火车,盟军虽然节节败退,但这时候洛苏利亚还有大半国土是自己的,所以现在赖格义的军队从前线撤下来回国,还是没问题的,全线撤退除外——前脚撤下来,后脚洛苏利亚就亡国了。

三千人坐的不是客车,而是刚刚送完了补给,回撤的货车。因为客车已经载满了伤员,他们可不想跟伤员抢位置。不过在上车的时候,他们看到了一列运送伤员的客车。

刚刚有点雀跃的少女军官们看见那些被搀扶着,被推着,被抬着上车的伤员,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那天的场景……最活泼的也立刻沉默了下来。

客车走了,轮到他们登上货车车厢了,没有座位,四面封堵,进去之后能闻到一股浓浓的土豆的味道,菲亚咧了一下嘴,她不是个挑食的人,但正在越来越讨厌土豆。

“接着!”菲亚听见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给我们这个干什么?”她又听见了黑长直的声音。

“拉屎撒尿。”男人说。

“砰!”这是桶掉在地上的声音,黑长直可是她们当中最爱干净的人。

那两个桶最后还是被安排进了车厢里,黑长直缩在了距离桶最远的角落,不过……原本想坐在地上的菲亚摸了一手的土,她不认为这个车厢有什么地方是干净的,所以她现在抱着背包蹲在地上,但是她的脚就快蹲麻了。

“唉……如果能有一辆客车就好了。最好是敌人的,然后让我们抢过来!”

气运之子的碎碎念……基本上等同于被加持了一个“说曹操曹操到”的永久被动BF。

所以在三个小时之后,睡得正香的菲亚因为突然的作用力,从自己的包裹上滚了下来,一头扎进了不知道是哪个小伙伴的胸口上。

好软!幸好幸好!否则我的脸就要被撞平了!

菲亚正庆幸着,听见了胸口主人的呻吟:“好疼……我的胸要被你压平了……”

听声音好像是小雀斑?大家都穿一样的军服,平常的时候真没感觉到她这么“胸”。菲亚默默的挪到一边,装作不是自己干的。

在黑暗中横七竖八的妹子们,哼哼着爬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

“到站了?”

“好臭……”

“我的天!马桶大概是倒了!”

虽然那两个木桶刚放进车里的时候,大家都说不用,可是人有三急,那不是以人的意志力为转移的。

“圣母啊!啊啊啊!”

某个妹子一声喊出真相,所有妹子瞬间挤向了角落。

“天!别都过来,我要被你们挤死了!”

“啊啊啊!”

“砰!”“砰砰砰!”“砰!”“轰——!!!”

她们叫得太大声,大概也太沉迷于这种喊叫了,所以外边的枪声和爆炸声响起了两分钟,这些军官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不对,闭上了嘴巴。

“火车……急刹车了?”

“对,我们应该没那么快到站……吧?”

“我不知道,我睡着了,我们过了多长时间?”

“我也不知道。”

“怎么办?我们遇见碰到袭击了吗?”

“我们要死了?”

“妈妈!”

“你们TM的开始痛哭流涕之前,先从我身上滚下来!我要去外边看看!至少也要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这是黑长直的声音,一向端庄冷静的黑长直,现在却爆了脏话,显然已经是愤怒至极了。不过,菲亚觉得黑长直说得对,她们是军人,还是英雄独立团的军人,那就应该……

“哗啦——!”车门被猛地拉开,手忙脚乱的菲亚只来得及从自己的胸口里把枪抽出了一半。

“姑娘们,你们的尖叫声就快把死人叫活了,下车!给你们换车厢!”希尔薇举着一盏提灯,站在外头喊着。

众少女:“……”

这个年代的火车,并没有精确的调度,火车出了站基本上也就跟外界失去了联系。黑夜中的火车,会在车头和车屁股上各挂两盏提灯,来表示自己的位置,可就算这样也偶有撞车事故发生。

他们的车是快车,所以虽然绕了个远路,但躲开了运送伤员和补给的列车线路——那条线路上的车辆无数,还大多是过几站就停,车速也不快的慢车——所以反而更快。现在,他们停在了一处无名的小站,但原本不该停,而是直接从小站驶过的。

幸好经验丰富的司机发现了轨道上停着一辆列车,及时刹车,否则就要直接怼上去了。发现不对劲,急刹车之后,就是短暂的交火,然后,快速解决敌人!

“快点!都在磨蹭什么?!”希尔薇举着马灯等了她们两分钟,都没见有人下来的,“有这个时间,我们都能把敌人再解决一次了!”

“我们……我们找不到自己的包……”

她们的背包都是统一样式和材质的,背包里东西的摆放方式也都是统一的。急刹车再加马桶倒地,就跟把汤勺插进饺子锅里搅和了一下似的,妹子们全被搅得不知道东南西北,除了本来就在最角落的黑长直,其他人也都找不着自己的包了。

“随便拿上一个包出来!反正都是你们这些人的!”希尔薇的声音更严厉的,也让妹子们觉得自己确实是有点傻。

她们也都是彼此信任的战友了,不存在怀疑谁会偷盗的问题(→_→也没啥可偷的),每人拿着一个包,赶紧离开,然后私下里再交换确实就没问题了。对军人来说,明明第一时间执行命令,才是更重要的。

被提示了,妹子们行动都快了起来。就是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大家不同程度的又慢了一点点,毕竟脚底下的那触感……

算了!看不见就什么都不是!看不见就什么都不知道!

跳下来,不约而同的在地面上搓搓脚,点名,报数,之后他们被带到了新的车……不,只是一截客运车厢,团里原本的女军官和男士兵们正在拖走尸体。

“团长,一共发现四十五名敌人,击毙三十八人,俘虏七人,四人重伤,三人轻伤。”

菲亚正好距离希尔薇很近,她下意识说:“咦?战斗刚结束吗?”

希尔薇皱眉看过来:“你是观光客吗?”

菲亚想了一阵才明白过来希尔薇在讽刺什么——身为军人,在其他军人将敌人剿灭干净之后,才敢出来见人吗?

“不,我不是……”菲亚想要解释,她没有胆怯,甚至还有点可能面对真正敌人的激动,可是希尔薇已经扭过头去跟其他人说话了。而且,这时候如果非要去解释,要希尔薇理解她,了解她,那才是可笑的行为吧?

第一次跟自己的英雄对话,结果就发生了这种事,菲亚感觉心里酸酸的。没办法,她只能给自己打气:要好好干!下一次!下一次一定能够好好证明自己!得到团长的夸奖!

不过,菲亚没想到这个“下一次”来得这么快。

就在她们排着队上车厢的时候,菲亚发现只有她们这队人,又一个下意识:“咦?这竟然是特意安排给我们的吗?”

并且,也又让希尔薇一字不漏的给听见了,于是,希尔薇笑意满满的,用夸奖的语气说:“挺有自知之明的小家伙啊~对呀,我们就是担心你们这些小孩子受不了,所以,才特意给你们准备的呀~”

菲亚内心的小人悲伤的哭泣着:QAQ嘤嘤嘤,这、这难道就是夸奖了吗?但是这种夸奖我一点都不想要啊。

上一章:第231章 下一章:第233章
热门: 怪村 惹火乡村 我们哥哥没划水 神棍小村医 我在动物世界玩逃生 旅游真人秀不是相亲节目 调教香江 渣过我的人都哭着跪着求原谅 桃花村上野色多:村色无边 多情的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