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上一章:第230章 下一章:第23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菲亚皱眉:“我们已经占了最好的浴室使用时间了, 你还要怎么样?以后都是战友,体谅一下彼此难道不好吗?”

黑长直也说话了:“中校刚刚才说, 现在我们的第一要务就是听从命令, 所以你连一个洗澡时间的命令也不愿意听从吗?你是大小姐吗?”

从气质上来说,金发碧眼确实像大小姐,但黑长直也更像, 由她说这句话,所有女兵们都一脸嘲讽的看向了金发碧眼。

恰巧这个时候,简陋的野战浴室开了门,一个男人走了出来——这是回来后卸了妆,干脆洗了个澡的顾辞久。

顾辞久已经在里边等了一阵了, 可外头这群妹子们话说起来就没完没了,他等得没了耐心, 当然就直接出来了。

带队的女军官看见顾辞久下意识身体站得更直, 还跟顾辞久点了点头,顾辞久回以微笑,转身走了。

菲亚和她的主要班底可都在现在这群妹子里,其中几位的反应算得上敏锐, 自然注意到了女军官与顾辞久的这一番互动。更注意到了顾辞久的那张异常英俊的脸,即便剃着难看的平头也依然将人的目光牢牢吸引住的脸。尤其他刚洗完澡,皮肤上带着水汽,给人一种嫩滑的感觉……

“长官, 他是谁?也是军官吗?”

“不,他只是个老兵, 救了这个团里四分之三人性命的老兵。”女军官貌似无意,实则把她们的反应都看进了眼里,“包括你们的英雄希尔薇,包括我,包括很多人。”

“那他怎么还只是个列兵?”金发碧眼又出声了,而且丝毫也没有掩饰她的不以为意和轻蔑。

“因为他是个男人,也只因为他是个男人。”女军官沉着脸,不满近乎要溢出来。

金发碧眼旁边的人戳了戳她,这位大小姐没有继续问什么,只是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白痴。”菲亚听见黑长直小声嘟囔——她跟黑长直站在一起。

“那毕竟是我们的战友。”菲亚好心的提心了一句,她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的。

黑长直瞥了她一眼:“天真的白痴。”

这评价把菲亚气鼓了脸,她紧紧抿着嘴唇扭过头去没再说什么。

看过了军营就是吃饭,她们拿着铁皮的水杯去打饭,这简陋的条件又让金发碧眼大小姐嘀咕了一路,等到发现食物只有煮熟加了盐的土豆——大的一个,小的两个,外加一勺子看起来像是刷锅水的菜叶子汤,直接就让大小姐炸了。

“这是什么?!猪食吗?!”她直接打翻了自己的铁皮水杯,大声的叫嚷着。两个女军官过来,拽着她的胳膊将她押走了。

“还有其他人有意见吗?”希尔薇脸色难看的走了过来。

“报告!请问这顿饭是您特意训练我们,还是确实我们只能吃这些?如果是后者……那么我们不是有军官餐吗?”

军官餐又名女士餐,由肉排或香肠或者一块烤鸡,加上面包与一小杯红酒或者牛奶组成,当然,如果条件允许,还能更加丰盛一些。她们还在学校里的时候,吃的就是这些。对于一些平民女孩来说,这可是比自己家里的食物还要丰盛得多。

她们在学校里也被告知,参军之后只会吃得更好。

“你们知道费拉尔有多少士兵和军官吗?近八十万,而我们的后勤补给线时断时续,所以所有物资都要着重供应给前线部队,像我们这种用败兵和新兵临时捏起来的部队,就是后娘养的。还有疑问吗?”

“没有了。”

“我再次给你们一个机会,有人要退出吗?”

“……”

“要知道,像是那种大喊大叫的耍大小姐脾气,可不是退出,而是要进宪兵队,住小黑屋的。我现在给你们的机会,才是真正的退出,你们确定不抓住机会吗?”

少女们彼此看看,终于,有两个人站了出来。

希尔薇点点头,没多说什么:“回去收拾东西吧。”

其中一个其实站出来就后悔了——别管是怎么回去的,终归都是被退回去的,这就是留下了一个污点,未来她们很难在军队中再有发展了。可她站出来而让队伍出现的空位,已经被左右的女孩飞快的占满了。希尔薇也发了话,显然他们已经没有回头的资格了。

这个插曲之后,所有人都沉默的端着自己的铁皮水杯,坐在了粗制滥造的餐桌边,没滋没味的吃着土豆,喝着汤。吃完了,走在回去的路上,所有人对沉默的低着头。

她们还没上战场,但已经见识到了残酷。

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众人依旧各干各事的沉默着,直到之前带领他们的女军官又来了:“来吧,你们的第一个考场。”

“???”

她们被塞进车里,带到了军医院,这里是专门为女性提供医疗的军医院,这里的医疗条件比士兵军医院要好上很多,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伤员们得到的护理其实都是差不多的。

这时代的医疗条件比地球的一战时期更差,比黑暗中世纪的时候用粪便和尿液来消毒要好,总之就是一个也不算怎么样的中间地带。所以给伤员的治疗手段,就是粗暴的挖出子弹后,用烫红的烙铁灼烧伤口“消毒”,再然后,就是向圣母或者上帝祈祷了。

PS:没有麻醉剂。

男兵如此,女兵也是如此。所以并不是前线战场最激烈,送下来伤兵最多的时候截肢最多,而是每天都有人因为感染要被截肢,被感染最严重的时候,被截肢也就最多。

所以这些姑娘们刚下车,就听见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发、发生什么?!敌袭吗?!”菲亚和黑长直直接就把枪掏出来了,对上女军官一脸无所谓的淡漠,这才尴尬的把枪放下。

她们被带进了医院,半路上一个男性医护兵拉着一辆推车走过,推车上有个大筐子,筐里边满满的都是胳膊和手,腐臭的味道直接塞满了鼻腔。

“啊——!”有个妹子直接惨叫一声晕了过去,被同伴扶住。

还有骚臭的味道在众人间蔓延,这是不知道谁尿了,但女性军装那宽大的蓬蓬裙为她遮挡住了丑态。

女军官没理,继续朝前走,后边一群妹子像是第一次被鸡妈妈带出巢的小鸡仔,可怜兮兮的依偎在一起,瑟瑟发抖。

稍后,他们还看了一场现场版,那些女军医……不像是救死扶伤的医生,而像是执行死刑的刽子手,她们把伤口感染的同伴按在病床上,用血迹斑斑的锯子一下一下的锯开血肉,锯断骨骼……血液浸湿了床垫,在床脚汇聚成了暗红色的血洼。

伤员紧紧咬住软木塞,可还是发出一声声的惨叫和呜咽,然后声音越来越小,伤员的挣扎也越来越微弱,血液从之前的流淌,变成了一滴一滴的滴落……

“呼……”主锯的军医忽然长出一口气,停下了动作,“放开她吧,她不再痛苦了。”

满身大汗压住伤员的女护士们也都停了下来,她们在胸前划着十字,走出了病房,其中一人说:“我去叫嬷嬷来。”

军医点点头,那位护士离开了,其他医护人员则走向另外一个方向,刚才热闹的病房里,只剩下了尸体……

军医走出几步,又走了回来,她对军官说:“你不该带一群孩子来,她们都吓坏了。”

军官说:“选择进入军队,她们就不是孩子了,况且,与其在战场上别吓坏,不如在先在这短暂的和平中被吓坏,至少还能给她们一点点适应的时间。”

军医的眼神在一张张苍白的小脸上扫过,最终她点了点头:“你们可以进去看一看,但注意,不要对死者不敬,她们都是英雄。”

“谢谢。”

“不,你说的对,总得让她们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

医护人员们走开了,军医带着这群哆哆嗦嗦的妹子走进了病房。还在病房外头就有人哭了起来,还有人站在门口不敢进来,军官也示意无需强迫。

“从今天开始,你们要知道,活下来的是幸运儿,死去的才是英雄。”

半身裙子的睡衣很短,所以进入病房的人们能够看见,这位死者已经失去了一条左小腿,这次是要将她的右腿从大腿之下全部锯掉,这第二次的痛苦,她没能撑过去。

她嘴巴里咬住的木塞已经被取掉了,可嘴还是微张着,眼睛直直的向上看去,她的双手已经被护士们放在了胸前,她看起来不像是一位英勇的战士,而是向众神祈求活命的受难者。

军官跪在地上,为她已经不再受苦的战友祈祷,其他少女们也紧跟着做了同样的动作。进入房间之后,军官就没再搭理谁,只是做自己的事情,做完了站起来,走到屋外。进屋的女孩们都跟着军官一起祈祷,只是有的人祈祷稳重而真诚,有的人大概是因为太害怕了所以一举一动间都显得仓皇,到像是应付了事了。

军官在外边遇到了嬷嬷,更准确的说是随军嬷嬷,她穿着军装,一般也同样是枪炮师,只是头上戴着修女的黑色头巾,手上抓着十字架。

嬷嬷看见她们停下了脚步:“圣母赐福你们,孩子们,愿我们不会在这里相见。”

有姑娘哭出了声来,即便一直都表现得很坚强的黑长直还有菲亚,这时候也脸色苍白,神色多少有些惊恐。

军官带着少女们离开了,一路无言的将她们送回了军营,只在离开少女们的宿舍之前,军官说:“我们这个什么都缺的独立团,要不了多久就要开上最前线,并不是恐吓你们,作为新兵,你们会是战场上死得最快,最早的一批。不想留下的,在明天早晨真正的最后的机会上提出来吧。”

军官走了,这个晚上,这简陋的宿舍里,少女们都是一夜未眠——虽然她们早知道这个晚上会睡不着觉,但原以为会是因为进入了自己真正的新部队,见到了自己崇拜的英雄之后的兴奋,可谁知道是因为对死亡和未来的恐惧……

这其中也包括气运之子菲亚,原剧情的她,是欢欢乐乐的进入部队的,她们该是第二批支援的赖格义军队,从军官到士兵都是彻彻底底的全新兵部队,开进战场之前的宣传,也都是各种美好的。

她们真正学会“战争”,进而习惯战争,是在真实的战场上。

那确实更激烈,更残酷,但也更快速,更干脆,还伴随着超量的肾上腺素,那个时候的接受度比正常情况下可是要高得多,毕竟那个没更多的时间让你去仔细的思考和分析,习惯、本能,还有运气,几乎就是战场上的全部了。

就比如迈克尔,没打之前他是个哆哆嗦嗦的胆小鬼,打起来了他却并不比谁差。该勇猛的时候勇猛,该聪明的时候聪明,也够果断,绝对是个好兵。

菲亚跟其他人一样难以入睡,在凌晨的时候好不容易睡着,就被噩梦惊醒——她梦见自己成了躺在病床上的人,陌生的医护兵按着她,一声举着锯子,锯掉了她的脚、她的手,最后直接锯掉了她的头。头颅掉在地上的瞬间,她看见许许多多其它的头颅,也在地上滚来滚去。

醒来后,菲亚的心脏跳得难受,额头胀痛,床单已经别冷汗浸透,满脸都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流出的泪水。

而这个宿舍里,到处都是痛苦的喘息,哭泣,还有人在无意识中呼唤着“爸爸”“妈妈”……

湿漉漉的被褥和床单一点都不舒服,可菲亚还是把自己蜷缩成一团,闭上眼睛,想着她的婶婶。这是她选择的路,赖格义终将胜利!一切总归会好的!

正式起来,吃早餐的时候,少女中又少了五个人。早餐后,剩下的人,也终于开始了正式的训练。

她们的第一课——熟悉瓦斯步枪!

如果刚进入独立团就来做这个,她们八成不会上心,不过现在是吃了下马威,结结实实泡了凉水的一群妹子,她们脑袋里身为枪炮师的自大,已经结结实实的被恐惧按在地上摩擦,她们清楚的了解到,敌人有能力杀死她们,伤害她们,让她们生不如死。

所以,一个一个的都非常的规矩。

希尔薇他们绕了一大圈从前线回来的时候,是收缴了不少的瓦斯步枪的。可按照法律,这些武器战利品归队之后,是要上缴的——如果只有少量,一般上头也不会管,可谁让他们带回来的量太大呢?更何况,后来他们还被关了小黑屋。

所以当初带回来的瓦斯步枪,现在都不知道便宜谁了。不过,顾辞久带着人开了一辆破车出去了七八天,回来时,他们不但有了十几把瓦斯步枪,还多了些罐头、火腿之类了,那些吃的后来都送去军医院了。

一群妹子被带着排排站,顾辞久亲自带队,与三个士兵端着瓦斯步枪站在一边,另外一边五个士兵守着个大木头箱子,箱子里边放着一堆烂皮鞋、破碟子、破杯子之类的垃圾。

“都看清楚了!”女军官对着妹子们一声喊,又转而对顾辞久点了点头。

“放!”顾辞久一声喊,士兵们开始扔起了垃圾来。

这就是手段飞盘射击,不同的是,飞盘全都是朝天上扔的,这些人则从一开始就是多方向多角度的。不过一开始是单个,后来是两个,然后是三个、四个,乃至十几个。

所以面对这种难度,顾辞久都要带队,毕竟在这种世界里,他再怎么强悍,也是有上限的。

顾辞久打了十五分钟,制造了一地垃圾的碎屑,几个士兵过来赶紧把垃圾扫开。女军官问:“你们怎么看?”

妹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情有些尴尬:“……”

菲亚缩着脖子,壮着胆子问:“报告,这种……在战场上真的有用吗?”

现在无论哪个国家,枪娘的战斗方式,就是希尔薇诱敌时的那种战斗方式,花滑一样在地面上滑出优美的S曲线,在此期间最大限度的射出子弹。在这个过程中,子弹会成片的射出,如果对付面对面进攻过来的敌人,确实杀伤力惊人。

女军官笑了一下:“那就试试。”

妹子们:“???”

她们没想到,这就真的让她们试试了,而且对手不是同为枪炮师的女军官,而是个普通的男士兵,还是一对三。虽然他是躲在麻袋后边,可面对三个枪娘,这是找死吗?

枪炮师射击出去的弹药,可没有演习子弹一说,都是真枪实弹的,所以她们在军校的日常训练中,也都是以大量的步法为主,射击科目很少。

“开始!”女军官却已经发话,菲亚、黑长直,还有另外一个被挑选出来的小雀斑只能走到指定位置,可还没等她们把枪拿出来,已经响起了一声枪响。

菲亚蓬蓬裙的一根支架,瞬间被打断!

“菲亚战死!”女军官高喊。

“可是,我……”菲亚正要解释,另外两声枪响先后响起,黑长直和小雀斑的裙子也都多了个前后穿透的弹孔,并被打断了一根骨架。一边塌下去的裙子,看起来很有些古怪。

“我知道,你刚才要说你还没准备好?但我已经说了开始,那就是开始,就像是战争中,敌人不会给你准备的机会!”女军官看着三个“战死”的少女,“不只是她!我问你们!即便给你们准备时间,你们要准备什么?!现在你们的战友是趴在沙袋后边,战争中你们的敌人就是躲藏在壕沟里,而你们明晃晃的站在那!就像是一个傻子!”

所有妹子都低下了头,有人可能心里没想明白,只是碍于形式,不得不低头。可也有人是真的在思考,比如菲亚。

她是在对人方面傻白甜,可是在对一些既定的事情上还是有些脑子了,尤其按照设定她很有战争天赋。撇去那点委屈,认真思考,菲亚只觉得背脊上一阵发毛。

她们在学校里学习的,是现在十分流行的子弹覆盖论,还有战争艺术论。

顾辞久从希尔薇那了解过这两种理论,第一种还是有点道理的,第二种……就比较傻X了。

在这三百多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枪炮娘的对战对象都是骑兵、骑士、枪兵、弓箭手等使用冷兵器的男人,对付他们,只要能在不被追上、尽量躲闪远程武器攻击的同时,倾泻出大量的子弹就好了。

如果对手也是枪炮娘,她们也没什么远距离狙击,小组作战,射击覆盖面,火力压制之类的思考,就是你逃我追,朝着一个大概方向不断射击,谁先挨上一下子,谁就输。因为对这种尽可能多的子弹的追求,所以连瞄准的要求都放到了最低——把枪口对着一个大概的方向就好了。

战争艺术论,就是基于这种四处洒弹的子弹覆盖论而产生的,它认为不该盲目的追求子弹的数量,枪炮娘的战斗中,滑行的曲线,持枪的姿态,子弹射击的频率,都是充满了美感的,就如舞蹈,如艺术一般,女性应该遵从这种艺术形式,让血腥的战场,变成如歌剧院般的舞台。

当时顾辞久听完之后的感觉……提出第二种理论的家伙,真不是男尊世界那边派过来的奸细吗?

希尔薇表示:“绝对不是!因为那边也要学同样的科目!”

“……那边当然要学,这是多好的削弱女性力量的借口啊!”

但不能说现在的人傻,只是身在局中,没有察觉罢了。希尔薇经过一个多月的逃亡察觉了,如今的菲亚也察觉了。

说“对方只有一枪,我一旦滑行起来就打不中我”?战场上是团队作战的,百人、千人,甚至万人的规模,一起前进或者后退,人与人之间是会有一段空隙的,可这点空隙绝对不够枪娘们做出完美的滑步,那这时候就是靶子。

瓦斯步枪没有枪娘的枪好用,可已经足够杀死她们了。

上一章:第230章 下一章:第232章
热门: 偷花小神医 黑驴蹄子专卖店 好一个骗婚夫郎 论汉字的重要性[异世]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 野火烧春 乡村娃的梦想 没人要的白月光 全星际都爱我做的菜 豪门浪荡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