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上一章:第228章 下一章:第23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眼看着军官们极其踊跃的插刀, 段少泊其实是有点想笑的。政争有时候跟宫斗也是异曲同工的,看现在不就是吗?

塔奇拉夫人以为自己的“生病”能够引来公主的怜惜?内疚?关心?却不知道只是这一次缺席, 就给了其他人攻击她最好的机会。

而今天这件事上, 也让段少泊得到了更多,更确切的的信息。

综合起来,就是这样的——

原本作为普通士兵, 他和其他人一样,都以为玛丽公主,以为白百合和黑蔷薇都是极其荣耀,极其高大上的,可实际并非如此

白百合近卫团的真正指挥官, 是一位叫做妮薇拉·波赛尔的中校,这位妹子是女王直接派过来的人。她带着自己的一个连, 连驻地都跟白百合的其他人不在一起, 只有在玛丽要进行长途旅行的时候,她会露一下面,商量必要的安全守卫,可以说是很傲慢了。

但就连塔奇拉夫人, 对这位妮薇拉中校的态度,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有传言,这位妮薇拉中校,也是玛丽众多远房表姐的其中之一, 就是血缘太远了,继承权排到八十多位去了。不过单单是她也有继承权这一点, 就足够引人遐思了。

黑蔷薇这个全男兵团,情况就更复杂了,按照赖格义的现状,以及玛丽公主的身份,原本玛丽公主是不可能有一支全男性组成的近卫团的。说一句不好听的,这简直是一种对玛丽殿下公主身份的侮辱了。可以参考地球上中世纪的欧洲,某个领主弄了一支全都是女人的护卫队,那是差不多的感觉。

这支部队也确实不是女王主动赐予的,而是玛丽哀求了女王一个月,才要来的。在玛丽哀求的过程中,当时这个团里的所有人都被关进了宪兵监狱,领头的几个还遭受了酷刑拷打。

原本,黑蔷薇只是赖格义首都丹诺尔郊外的一支卫戍部队——是一支从列兵到军官全部都是美男子的部队,且他们的军营在一座风景优美的古堡里。这支部队过去的用途可不是什么卫戍,而是“接待”。

这事情说起来其实也不稀奇,在女尊国家有全是美男子的这种接待部队,另外两个男尊国家里,也同样有都是美女的接待部队。这种情况的出现,和男女的性别没关系,只是单纯权力的产物,是特权阶级所拥有的其中一项特权“而已”。

塔奇拉夫人的一次失察,让玛丽被某位密友带到了那处卫戍驻地“见世面”。当玛丽回来,就第一时间疏远了那位密友,并且向女王说明了真相,女王的结论到底是什么,外人不得而知。反正当天晚上还不是黑蔷薇团的黑蔷薇们就全部被捕了,他们以为等待着自己的是死亡,可是熬过一个月之后,他们就成为了黑蔷薇。

毫无疑问,是公主救了他们,并且之后,公主还救了很多人。但是,因为这些男人大多数都是美男子,还都是身处 “某种”境地中的美男子,所以自然会引人遐思。

贵族以这些“事实真相”为依据的传闻,可是比平民百姓中那些下九流的猜测更要肮脏。

可顺手捡汉子回来,已经成了玛丽公主的习惯。

段少泊都忍不住想,军医院的时候,那位女记者不去招惹别的病人,却跑来找他,是不是真对他的容貌产生了什么觊觎?毕竟他的那个位置,拍照角度也不是多好,而这个身体还是很帅的。所以,他才让也让玛丽公主顺手捡过来了……

从黑蔷薇们的亲身经历看出来,玛丽公主帮助他们的原因,只可能是只是出于怜悯,出于一位少女的善心,否则还是什么呢?真的为了这些男人的美色吗?可段少泊从这位少女的眼睛里,没有看出任何对于性的冲动。

玛丽,可能了解和见识的不算少,但依旧可能还是个没开窍的姑娘呢。

她为了保护他们,必然是违背了她的父母,女王,还有塔奇拉夫人这样身边人的意愿的。可她坚持了下来,把一群男人纳入了自己还稚嫩的羽翼之下保护,她为此付出了名声上的惨重代价,引起了长辈的失望与不满,可直到今天,她也一直在保护着他们……

这些只是段少泊的推论和猜测,简言之是脑补出来的,不过真相至少应该占了七八分。

如果说一开始为玛丽的出谋划策更多的是权宜之计,那么现在,段少泊已经是在真心付出。

所以现阶段,黑蔷薇不是助力,反而是玛丽公主的累赘和阻碍。白百合的地位就很尴尬了,因为同样作为玛丽的两支近卫团,他们都是被拿出来相提并论的,白百合作为一支正经的精锐部队,显然是极其的不满的!但却又无奈……

妮薇拉·波赛尔中校这位白百合的团长,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带着属于自己的亲信脱离了大部队,一副“耻与之为伍”的样子,明明她除了白百合的团长职务,还兼领黑蔷薇的团长,可到目前为止,她连跟黑蔷薇的副团沃尔夫·米伦特,都还没说过一句话。

最早的,也就是黑蔷薇还在那个大别墅驻扎的时候,他们的团长也是个女性,不过现在她坟头上的草都长得比人高了。

所以,无论白百合还是黑蔷薇,对消息稍微灵通,又注重名声的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去处,好像去了就沾上了一声恶臭。

还有,玛丽……她极度缺少实权。

玛丽说是准王储,王位的第一继承人,可外界传闻和事实真相相去甚远。

如果女王真的中意玛丽,讲真的,现在很多事就都不是这个样子了。现任女王苏菲亚二世可是位实权女王,绰号雄鹰苏菲亚,她的政治威望和个人能力都是毋庸置疑的。只要她愿意说一句话,玛丽的处境就会好很多,但是没有。

而玛丽的母亲和父亲,尤其是她的母亲孔雀堡亲王也都是管不了事的,这位亲王好像更乐意花心思在多种多样的美男子上,唯一的好处是不跟女儿抢男人,所以不会招惹黑蔷薇的男人——不过有一位强势的姐姐,孔雀堡亲王这样潇洒的生活,或许也是一种政治智慧。

她的父亲则身份尴尬,是纳尔鲁的一位王子,对,纳尔鲁,不过最近几年都很少见他在公开场合露面,更别说是跟妻儿在一起了,这位从男尊国家嫁过来的王子,从社交情况看,生活应该并不如意。

段少泊对于上流社会的了解只是表象,他缺少情报。但,无论女王、亲王,还是亲王夫,这三位本来应该是公主的最大靠山,却或是不愿意,或是自身没有条件,都没能给玛丽多少帮助。

玛丽有的只是表面荣光,她身边一个正儿八经的老师和引路人都没有,只有一个原本身份并不高的乳母塔奇拉夫人,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无论在政界还是在军界,她都一无所,否则也不会被表亲派压得这么狼狈。

不怪塔奇拉夫人的侄女,都不愿意进入白百合。

这位公主不是因为气运之子菲亚的出现才陷入深渊的,而是现在她就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了,菲亚只是稍稍推了她一下而已。

在段少泊脑袋里转的东西很多,不过在现实中,这些念头过去,只是转瞬之间的事情。他依然平静的看着玛丽公主,看她的反应,看她的决断,从而更进一步的了解她的为人。

玛丽看起来并不知道那个侄女的事情,她坐在主位上,面色有些沉。

但段少泊又认为她并不是天真无暇得彻底的女孩,关于塔奇拉夫人的作为,玛丽应该并不是一无所知,大概仅限于塔奇拉夫人打着她的名号谋取私利?

“殿下,夫人只是认为诺拉小姐的医术并不足以……”侍女匆忙解释,可是玛丽猛然抬头,绿眼睛因为她的愤怒色泽变得深沉,如同不见底的湖水。侍女吓了一跳,闭上嘴,低下了头。

“夫人曾经对我说过……”玛丽重新在餐桌前坐直,她低低的说了一声,做得有些远的段少泊听得都有些困难。

塔奇拉对玛丽说过她侄女的事情?不过再怎么解释,真相依旧是塔奇拉的侄女没进入白百合。不过同样的解释,不同时间听来,感觉可是完全不一样的。当年的玛丽听进去了,了解了,可旧事重提,玛丽现在这状态显然不是再次谅解的感觉。

毕竟在政治旋涡中成长起来的女孩,每一年,她的见识都在剧烈的变化中。

“不过现在那位……诺拉?已经是上校了?那说明她的医术一定非常出色!她已经证明了自己,那殿下,您为什么不将那位塔奇拉夫人的侄女调到您的麾下担任军医呢?她的军衔高一点也没关系,毕竟军医跟我们近卫团其实并不属于一个系统,我想塔奇拉夫人一定十分的高兴。”果然是有了第一刀,就有第二刀、第三刀啊。

这位牢牢把持着公主身边第一人的位置,她还想做“唯一”人的塔奇拉夫人,现在看来是众叛亲离了,谁都想让她彻底翻不过身来。

“确实,殿下……”

眼看着真的就要一发不可收拾了,公主突然笑了,她的唇角上翘,笑得极其甜美:“不,如果夫人想要见她的侄女会跟我说的。现在是战时,我也没必要因为我的任性,让一个好军医离开前线,她应该到更需要她的地方去。好了,时间耽误得太长了!大家都开始向圣母祈祷吧!”

公主发话,算是给这件事做了最后总结,即便还有几个不甘心的也让同伴在桌子底下踢了脚。眼看着众人手拉着手向圣母做起了餐前祈祷,塔奇拉夫人的婢女只能脸色难看的行礼离开。

段少泊跟别人一起做着餐前祈祷,对玛丽公主却更高看了一眼。

这位公主殿下已经决定放弃塔奇拉夫人了,但她的放弃并不是弃如敝履,她还顾念着这十多年陪伴之下,两人累积起来的感情。

所以玛丽出了口,让其他人点到为止,否则如果她继续保持沉默,那就是对其他人的鼓励,后边继续会揭出来什么话,那可就不知道了——不管玛丽自己原先知不知道那些更深的事情,她都不想知道了,她要给塔奇拉夫人留下最后的体面。

可这也说明,她是确确实实要彻底的放弃塔奇拉夫人了。

这位公主确实并非铁石心肠,对人留有余地,却又足够果决,只是她缺少适当的正确引导,不然她会是一位很好的领导。

进餐之后,公主与几位女军官去花园里散步,段少泊找了个太阳不错的地方拿着本书坐了下来。

段少泊【大师兄,我想保护玛丽公主。】

顾辞久【好。】

系统【!!!∑(Дノ)ノ咦?!小师弟,不是说好要做菲亚未来女儿安妮的老师吗?如果走玛丽公主的那条线,不是会增加‘攻略’困难吗?!】

段少泊【是会增加困难……所以这次是我的任性,仗着你和大师兄都很宠爱我的任性。】

系统【(⊙o⊙)…o(* ̄▽ ̄*)o好的,小师弟!没问题,小师弟!就这么办,小师弟!】任性好!任性妙!任性呱呱叫!

顾辞久【我有个问题。】

系统【(╯‵□′)╯︵┻━┻宿主你难道要做个渣男吗?小师弟的这点要求你都做不到!你……唔!QAQ请讲,我们听着。】

刚刚的一瞬间,系统觉得自己仿佛变成成了一个史莱姆,一个减压球,或者就是个枕头,总之是那种蓬松柔软的东西,然后有一双大手出现,把他挤压在一起,揉啊!揉啊!揉!头晕脑胀的系统,立刻学会什么叫老老实实了。

QAQ我的升级果然是没什么卵用的,或者说宿主是不是也跟着升级了啊?竟然除了关我小黑屋之外,还有这种能耐了。

系统只觉得自己的命好苦啊……

顾辞久【小师弟,为什么我在后边?】

【后边?】段少泊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个后边,是上头那句“仗着你和大师兄”,他把大师兄确实放在了后边,【因为前轻后重啊,大师兄你更重要,所以放在后边要着重一下。】

顾辞久【emmm……好吧,算是接受你这个解释了,不过我们说好了,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应该从行动上,更深切的给我解释一下。】

段少泊头皮发麻的咽了一口唾沫,还忍不住在座位上摇晃了一下【好的,大师兄。】

顾辞久【好吧,那就另外给你一个好消息,我们团的新兵名单上,有个叫菲亚·摩尔,来自丹诺尔灰马区的女孩,我看了照片,确认她就是气运之子。还有几个该是气运之子同伴女孩,也都出现在了名单上。】

段少泊【哎?】

顾辞久【我们这个团,是原剧情里根本就不存在的团,但菲亚是个非常崇拜英雄的妹子,很可能是她看到了关于希尔薇的报导,满心希望加入希尔薇的麾下。她是世界的主轴,其他人根据剧情需要,也产生了连带变化。菲亚自己找上来,你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顾辞久这番话,充满了强大的自信。

段少泊自然是回答【好的,我信任大师兄。】

不知道为什么,顾辞久觉得段少泊这话说得心虚【小师弟,你是不是还有其他放心不下的事情啊?】

段少泊【大师兄,咱们……分期付款行吗?别一口气连本带利让我都出了。】

【……】小师弟不说还好,他这么委委屈屈的一说,反而让顾辞久脑海里闪过一些旖旎的画面,顿时有些浮想联翩【小师弟,我和你的关系,怎么还会让你还债这种说法呢?当然是小师弟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啊,白给的~】

段少泊借了系统的表情一用【QAQ大师兄,饶命……】

这世上什么东西最贵?!当然是无价的东西啦!顾辞久这话反过来,那不就是他作为小师弟,自然也该是大师兄要什么那他就给什么吗?

顾辞久【不逗你的,这辈子我们都是凡人,我怎么可能做太过分的事?】

段少泊【真的?】

顾辞久【要立字据吗?】

段少泊【当然……不需要。】其实挺想要的……于是不久之后段少泊就要为自己的一时心软而后悔不已了。

顾辞久【你想扶持玛丽,那么六天后让她去宪兵处一趟。】

段少泊【好的,大师兄注意安全。】

两人都很有默契,段少泊知道这是大师兄要搞事了,正好到时候让公主去给战斗英雄送人情,下一轮的宣传攻势也就接上了。

在此之前,也就是向各处普通士兵的军医院赠送物资之后,黑蔷薇们每隔一两天也都会遮挡掉徽章去军医院帮忙,他们并不做任何宣传,可玛丽殿下的好名声却已经在普通士兵中间传开了——为什么不摘了徽章?摘掉徽章一旦遇到查军容的宪兵会很麻烦。遮挡徽章其实已经算是军容不整了。

虽然也有一些人以阴暗的心思揣摩黑蔷薇们的行为,但更多的士兵愿意向光明的方向思考。

这时候,公主(小师弟)的论文,出现在了各大报纸上。

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为了让论文在不被魔改的情况下顺利刊登,玛丽必定找了人帮忙,段少泊不知道是谁,现阶段他也没有多嘴询问的资格,只要结果足够好就够了。

——新闻改了个题目,毕竟那个《赖格义与纳尔鲁武器对比》实在是太枯燥,太让人没有观看的欲望了。但《我们的武器竟然如此落后!》《落后的武器就是在谋杀自己的士兵!》类似这样的,就好多了。

远离战场的民众,其实并不了解战争,在这篇论文之前,他们大多是跟着报纸发出怨恨的声音,但这份论文之后,至少让他们明白了一点自己国家的军队在战场上节节败退的真正原因。

最远射击距离只有不到二十米,要提前十五分钟点燃,对枪炮娘几乎没有任何威胁的蒸汽步枪,和最远射击距离达到八十米,可以精确瞄准,足以威胁到枪炮娘的瓦斯步枪,怎么比?

那篇论文刊出后,引来了更多民间和官方的争论,报纸上开始打起了嘴仗。

段少泊今天正拿着一摞报纸,挨个看着,通过这些发言,为玛丽公主寻找潜在的盟友,或者现在的敌人。

“阿尔贝,外边有个女人指名道姓的找你!”经过上次的事情,黑蔷薇们对段少泊的态度瞬间改善了许多。

“啊?”段少泊不明所以,他正想拒绝,就听见了系统有点贱兮兮的密聊【小师弟,你还是去看一看吧。嘎嘎嘎~~有好戏看哦】

一头雾水的段少泊站了起来,到了庄园的大门口,作为玛丽公主的驻地,这里的门外总会有人停留,男人女人都有。段少泊的视线,一眼就被其中一位举着阳伞的高大女性吸引住,他满脑子的“不会吧?”“应该不是吧?”的想法,直到走到了近前。

那个高大的女性转过了身,对着他妩媚一笑:“阿尔贝,我亲爱的,我总算是见到你了~”

“(⊙口⊙)”小师弟直接呆住,有一种大脑缺氧随时要厥过去的晕眩感!【大、大大大!大师兄!?】

【矮油~我是很大,谢谢小师弟夸奖。】顾辞久对着段少泊挤了挤眼,一个飞吻隔着大门吹了过去,“蜜糖~”

周围的人,不管是普通人、岗哨,还是听说了事情跑来凑热闹的黑蔷薇们,对于此刻的段少泊,还是充满了艳羡的。因为这个女人,可是真的太美了。

“她”穿着大红色的蓬蓬裙,上衣是黑色蕾丝的红色小外套,脑袋上的大红蕾丝帽子压着卷卷的金发,她的容貌就如身上衣裙的红一般,是一种明媚艳丽的美,虽然“她”的声音并不甜美,而是有些沙哑,但那也是别样的性感。

上一章:第228章 下一章:第230章
热门: 大叔好凶猛 良家女子的沉沦:坠落天使 我家经纪人会读心[娱乐圈] 强撩 白莲花女主的自救 村官:艳满杏花村 弄巧成缘 给豪门傻子当老婆的日子 堕落:桃色升迁路 悠然乡村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