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上一章:第226章 下一章:第22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能在昨晚的夜战中, 跟着顾辞久一路过来的人,没几个傻子。虽然他们没看清楚顾辞久的脸, 可都知道那个蹲在防炮壕最门口的人就是他。在前线的这三个月, 虽然两边只有稀稀落落的炮击,但已经让大多数人学会了什么叫战争智慧,其中一点, 就是跟着强者走。

他们也没错,要说顾辞久和段少泊从事最多的工作是啥,那就是在各种各样的世界里,带着人打仗了。

白刃战还需要技巧配合,但在其它方面, 顾辞久用鼻子闻,也能闻出来该怎么应对。

过了一会, 那个女军官又回来了:“你们这些孬种!为什么不回战壕……”

“轰——!!!”

站着的女军官被防炮壕顶部的落灰盖了一头一脸, 脚底下也一个不稳摔倒在了地上,毕竟听声音这颗炮弹的落点可不远。

又是一轮炮击,这一次甚至比上一次持续的时间更长,那位女军官在爬起来后也缩在角落不说话了。刚才那些听到她命令跑出去的士兵……能活下来多少?

外边的炮击还没停, 顾辞久突然抱着两个瓦斯罐冲出了防炮壕。迈克尔愣了一下,可也抱着两个瓦斯罐紧跟了上去,其他士兵大多紧跟而出,那个女军官也咬着嘴唇跟了出去。

原先一人多高的战壕, 被炸塌了至少三分之一,有些地方甚至只到人胸口的距离了。顾辞久把自己的瓦斯步枪架在一处战壕, 迈克尔与其他士兵分散在两侧,未散的硝烟后,能看见身穿纳尔鲁土黄色军装的身影在晃动……

“枪、枪炮师!”迈克尔惊恐的吞了吞口水。

顾辞久弯腰捡起来了一个瓦斯罐,站起来双手高举,直接把瓦斯罐抛了出去,他用了自己现在最快的速度,最大的力量。瓦斯罐有一个小西瓜那么大,大概是十二三斤左右的重量,顾辞久的用力技巧很好,瓦斯罐飞出了一个非常好看的抛物线,落点已经在二十米以外。

纳尔鲁踩在炮火后发动进攻的枪娘们,这时候也是极度紧张的,她们看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朝自己飞过来,下意识的举起自己手中的枪扣动扳机!

瓦斯罐被两颗子弹同时命中,随着一声炸响,瞬间爆开,点燃的瓦斯发出炽烈的火光,更要命的是瓦斯罐的外壳如同炮弹的弹片一样,向四周飞散开来。

枪娘们的能量罩可以保护自己的裙子不被泥土弄脏,却挡不住同类的子弹,同理,也挡不住飞溅的瓦斯罐碎片。当中的枪娘被碎片直接划开了脖颈,鲜血喷溅着倒了下去,另外也有两名枪娘受伤倒地。

原本分散队形的枪娘们下意识的朝自己受伤的战友聚集,顾辞久已经对着她们开枪射击。

基本上都换成瓦斯枪的顾辞久的跟随者们,也在他之后,打响了自己的瓦斯步枪!

帕吉尼娅河谷的这条战线上,盟军第一条战壕前,只有四连的一小段阵地依旧坚挺着。不过短暂的打退了枪娘后,顾辞久第一时间向后转,奔向了盟军方的第二条战壕。其他人紧跟在后,已经有其它区域的枪娘绕到了他们那条战壕的附近,这些枪娘的子弹,就追着众人的后脚跟。

已经有枪娘直接从战壕里蹦出来,就要追……

“轰——!!!”战场上,爆炸的声音已经很熟悉了,可最近几天,一直是盟军被压着炸,还是第一次,他们自己人的炮火响起,还炸得这么准,直接就把他们背后的枪娘炸上了天!

“哇哦!!!”迈克尔欢快尖叫着跳进了第二道战壕,“我们的炮打得真准!”

“那是我炸的瓦斯罐。”顾辞久说。

“啊?”

“用火柴做的,一个小小的机关。”这世界的科技树点得超级歪,打火机和火柴还是都有的。

“什么时候?”迈克尔惊呆。

“被炮炸的时候啊。”顾辞久瞟了他一眼。

“阿尔贝,你在干什么?”站在火车走道上,好像在发呆的段少泊被同伴叫醒。

“我在想前线,帕吉尼娅河谷,我有很多朋友,和相熟的人,还都在那。”段少泊眉头紧皱的说着,他刚刚从系统那得到了大师兄的最新消息,河谷的战况很激烈,他们已经退到最后一条战壕了。好消息是顾辞久没受什么伤,坏消息是纳尔鲁人的包围圈已经完成。

同伴的眼神里流露出了同情:“谁让我们是男人呢?我们的命运不受自己主宰。记住你现在的幸运吧,阿尔贝,也记住你那些好友的不幸。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必须辅佐玛丽殿下,只有殿下,才把我们这些男人当成人。”

“……是的,你说得对,伯恩。”这番“肺腑之言”说得段少泊鸡皮疙瘩起满身,对大师兄的担忧都散了几分。

不过,段少泊知道自己这种难受的感觉,只是因为他经历的大多是男权,或者男女比较平等的世界,伯恩说得并没有错。赖格义男性的地位,其实没有三百年前女性的地位那么低下,可也明显属于次等公民。

另外,黑蔷薇的男人们,真的是十分的热爱玛丽公主。不是那种爱情的爱,是信仰的爱,他们拿她当做自己的女神。段少泊这段时间的见闻,也知道“黑蔷薇就是玛丽公主的后宫”什么的,就是无稽之谈。实际上,如果真的被“宠幸”了,这些男人大概会十分乐意。如此炽热的感情,很难想象他们以后会整齐划一的来一个全员背叛。

顾辞久带着十几号人趴在灌木丛里,不远处两个枪娘,正你追我赶的向着他们这个方向而来。

顾辞久已经很确定了,这世界的原型,绝对不是小说或者写实派的影视作品,不是漫画就是动画,因为战斗方式都太不符合一般规律了。

跑在墙边的赖格义枪娘,丝毫也没有他们这些汉子一般的狼狈和肮脏,依旧是那身漂亮的哥特风泡泡裙军装,她泥土路上逃命,可姿态优美得就像是在冰面上玩花式滑冰,当向后攻击追击者的时候,她也不是半转身体攻击,她直接整个人全都转过去!一边保持着背滑S的优美姿态,一边举起喇叭口的黑色长枪,向对方射击!

在后边追赶的纳尔鲁枪娘,穿着土黄色大翻领军装上衣,同土黄色的长一字裙,头上带着小圆帽,她的姿势没有赖格义枪娘的优雅,可却更干脆凛冽,同样是滑着S,举着同喇叭口却是土黄色的长枪,不断进攻赖格义枪娘。

然后……然后让顾辞久一枪打在她的小腿上,赖格义枪娘在她的脑袋上补了一腔,就没有然后了。

这是战场啊,大姐!虽然是蛇形走位,但这么明晃晃的暴露自己,那不是找死吗?!

“你的枪法真好。”赖格义枪娘,也就是那位到防炮壕去让他们上阵地的女军官,她叫希尔薇,这位妹子也很聪明的紧跟着顾辞久不放,一直到他们撤出河谷,现在一起狂奔在逃亡的路上。

顾辞久无力吐槽,正面战场上一排枪娘直接推过来,杀伤力还是很大的,但“我的枪法确实很好,而且你的枪法也太差,废话少说,快把她的军服换上!”

“好的!”

现在这个世界,男女之间没什么避讳,其它方面固然没有平衡,但在性权利上,确实是平衡了。

所以,希尔薇就在一群汉子面前换衣服,她不会觉得不好意思,汉子们也没觉得有什么该避嫌的。只有迈克尔和两个年纪小的,脸红红的转过身去了,跟无意间看见壮汉胸肌的小媳妇似的……

“恶~~”希尔薇咧嘴,“裙子和衣服上还是沾了好多脏东西啊。”

“穿上了就快走吧。”

“好的!”希尔薇有中尉军衔,顾辞久就是个大头兵,但她现在对于顾辞久的命令,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你枪的颜色跟纳尔鲁人的枪颜色不同,注意遮挡一下。”

他们的枪制式都是一样的喇叭口老式火枪,能打出机关枪射速的火枪,还是无限子弹的……其实顾辞久觉得这个世界的人闹腾个毛线啊,就这些枪炮娘,打出来的子弹,提取里边的各种金属,这可是比从矿石冶炼提纯浪费的资源少的多啊。

其他世界都说家里有矿,这些妹子直接自己就是矿了。

“没关系,这样就好了!”没看希尔薇有什么动作,她的枪颜色已经变成了纳尔鲁的土黄色。

枪炮娘的枪械也是很神奇的存在,枪炮里释放出的弹药不会消失,但无论子弹还是炮弹都没有弹壳,也就是说没有重复装填的可能。她们的枪炮只要离开身体超过十米,就会消失。这些妹子如果自身死亡,枪炮也会在瞬间风化成颗粒。

现在,这些枪炮的颜色,竟然还能随意选择……可能这世界的原形不是漫画也不是动画,而是射击游戏。

“走吧。”

表情不变,顾辞久看纳尔鲁枪娘的尸体已经被处理好,点头示意出发。

希尔薇走在前边,十几个汉子躲躲闪闪的跟在后边,他们一路朝着一个他们也不确定现在驻防的到底是敌人还是自己人的方向而去。

“号外!号外!希尔薇·塔曼森中尉历时一个月!横跨四百公里的敌占区!杀死敌人一名中将!击破战俘营!安全回归我方控制区!”大街小巷都充满了报童吆喝的声音,

“给我来一份!”菲亚滑行着追上了报童,把那个小男孩吓了一跳,看见她手里的零钱,男孩才松了一口气,把一份报纸交给了菲亚。

看着大标题,还有希尔薇·塔曼森中尉超大的半身照片,菲亚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抱着报纸一路跑回家去了——这其实已经是塔曼森中尉的事迹传回国内的第三天了,不过人们都爱英雄,尤其是前线的战况并不乐观的情况下,英雄更有必要出现。接连三天,报童们都卖着差不多头版头条的新闻,也总能在最快的时间内卖光。

“南希婶婶!我已经十八岁了,我要参军!”这是她早就决定的事情,这位希尔薇·塔曼森中尉的事迹,更让她对军旅生活充满了期待。

南希婶婶正在做饭,希尔薇的话让她放下了自己的勺子,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菲亚,我亲爱的,你要知道,你是个已经觉醒的枪炮师,初中和高中上的都是蓝丝带女校,你已经经过了六年的军事训练,所以,即使你只有十八岁,一旦参军,你也会被立刻派上第一线。”

赖格义各大城市都有蓝丝带女校,她是国立女校,也是最好的公立学校,只招收觉醒的平民枪炮师女生,采取军事化管理,如果女生毕业后参军,那么在校时间是算军龄的。

“我知道,我已经做好参展准备了,婶婶!”菲亚抓着那份报纸,眼睛里闪烁着热切的光芒,“如果我能够成为塔曼森中尉的士兵,那该有多好啊!哦,不,她现在已经是少校了!”

“QAQ嘤,弗里茨救命。”此时此刻,让菲亚这位气运之子无比崇拜的塔曼森少校,正抓着一个男人的军靴哭泣,“我、我我我……是不是要死了?”

“现在知道怕了?之前就告诉你,不要实话实说。”顾辞久摊手。

“可本来我们一路依靠的就是你啊!”希尔薇吸吸鼻子。

他们逃出了帕吉尼娅河谷那个坟墓,因为只能靠两只脚前进,所以他们很快从“寻找自己的人队伍”变成了“在敌人的占领区活下来”。

尤其因为队伍里一个洛苏利亚的本地人都没有,所以完全不熟悉周围的地理状况,顾辞久倒是通过系统中转,从段少泊那得到了洛苏利亚的地图,不过这个地图是八年前的了,其中很多错漏,也就只能大致认出来个城镇位置——等他们凭两条腿走到,已经插上纳尔鲁国旗的城镇。

他们一无所有,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四面环敌。

基本上每天都在上演《敌后XX队》《加O森敢死队》《00X》《拯救大兵OO》等的“节目”。

虽然有人死去,有人背叛,但大多数人还是都跟着顾辞久,顽强的活了下来,并且找到了自己的部队。

说四百公里是夸张,盟军现在节节败退,洛苏利亚八分之一的国土已经沦陷,这八分之一的横截面,确实有四百公里了。可这依旧是一段并不算短的逃亡路,领导者当然是顾辞久,所有的参与者,没人质疑顾辞久的能力,他们只分为脑残粉和重度脑残粉而已。

但是!当他们回到同胞中间,却没得到应有的安全。

顾辞久告诉过希尔薇,不要说真话,她独揽功绩就好。但希尔薇拒绝了,只能说幸好现在赖格义军队的军队管理并不是那么严谨,顾辞久刚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先一步把希尔薇的“功绩”透露给了报社。

无论洛苏利亚还是赖格义的记者们,都写腻歪了自己的军队又“安全撤退”了多少多少公里,或者又有多少男人为了保护主力部队的撤退壮烈牺牲。突然出现的希尔薇简直就是人群里突然出现的秃子!光亮四射~

人们需要英雄,即使她也是个撤退中的英雄,但她不是干巴巴的逃跑,他们一路上也干了不少“烧杀抢掠”的事情,这些都值得大书特书!

→_→于是他们几十口子人因为希尔薇说了真相,正被关小黑屋,大家以为要嗝屁的时候,又突然被放出来了!这些散兵游勇被组成了一个团,后勤军官表示:“你们先修整一段时间,过一阵会给你们安排初级军官。”

希尔薇:“我们的物资呢?”

后勤军官耸耸肩:“你们不是能从敌人那抢吗?”

希尔薇当时就差点掏枪,不过让迈克尔几个给她拉住了,后勤官也是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跑了——希尔薇看起来个子不大,也只是个枪娘,但这一路上杀的人可不少。好说好话的时候看起来没啥杀伤力,真恼起来也不是她一个见不着血的后勤能硬扛的。

后勤官一走,刚还霸气十足的希尔薇就直接转身把顾辞久的靴子抱住了,快得竟然顾辞久都没来得及躲开!

希尔薇现在是彻底明白了,在全线唱衰的情况下,赖格义不能接受只有一个男人与众不同。

“对不起,如果我老老实实的把功劳都搂在自己身上就好了。”她把功劳都要了,顾辞久他们至少还能得到一点肉渣,现在呢?他们被组成一个狗屁的独立团,还得了一个狗屎的波斯菊独立团的番号,下次上战场,怕是就要让他们有去无回了!

“没事,我们会活下去的。”反正大不了当逃兵,“希尔薇放开我的靴子,否则我就要把你踹出去了……”

“QAQ好、好的。”

“现在,先去确定下我们的上级到底是谁,找她去要补给,如果她也说了跟后勤官一样的话,那就让她把这话白纸黑字写下来。这就是我们的军令,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抢劫了。”

“我会的!”希尔薇站了起来,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

作为一个在大多数枪炮娘都撤离的情况下,被独自留下的中尉军官,就能够知道希尔薇原本也是个挺没用的人。那时候,她对上级充满了敬畏,可是在经历了这一个多月的可怕逃亡生涯之后,希尔薇对上级的敬畏早就一干二净了!他现在只敬畏大兵弗里茨·格莱!

希尔薇走了,顾辞久转身对其余几十号人拍了拍手:“好了,伙计们,接下来就是我们该干的事情了,把那两千多个废物弄得至少像个人样。”

他们这个独立团,上头倒是给了最大士兵数量,三千人。问题是,调拨过来的人手,全都是其他部队挑剩下的人,胆小鬼、年纪太大的、惹是生非的刺头、兵油子、小偷小摸,甚至还有一些有逃兵嫌疑的家伙。

不过也有好消息,这些士兵里边,也有一些是他们从战俘营里救出来的熟人。

“可是……弗里茨,我们该怎么办?”迈克尔挠挠头发说。而其他人脸上,也露出了跟迈克尔一样的傻笑,他们已经学会了怎么听顾辞久的命令去杀人,但还没学会怎么去管人,在这些家伙看来,显然后者比前者要看困难多了。

顾辞久翻了个白眼,好吧,这些家伙已经是现阶段他能弄到的最好的班底了,凑合用吧……

顾辞久这边在努力的从三千个废物身上,挖掘出他们作为士兵的闪光点,段少泊则陷入了政治泥潭里。

当初那位用相机支架戳他的记者,名叫唐娜·德·卡西尼亚,她死了。

现在的赖格义,玛丽殿下是第一王位继承人,不过按照欧式的继承人顺序,她还有十几位表妹和表弟,拥有次一等的继承权。所以,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玛丽殿下,现在赖格义最大的两个派系,就是玛丽殿下派与表亲派。

表亲派的人数比较多,但职务普遍不高,而且这个派系内部还隔三差五的起个内讧,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足为惧。

但是,玛丽殿下年纪渐长,她就要确定下婚约了。听说最近,女王也有意先为玛丽册封一个亲王衔,给她一块正式的封地。玛丽殿下将会拥有越来越多的实权,越来越高的政治地位,再过两年,是否册封她为王太女说不定已经没有意义了。

所以,最近表亲派团结起来,尽一切努力向玛丽殿下泼脏水。

像是什么“黑蔷薇是玛丽殿下的后宫”之类的消息,就都是他们宣扬出去的。可实际上玛丽殿下才多大?十八岁还不到,黑蔷薇团有三千男性,她每天睡一个……从七岁多的时候开始?且不说年龄的荒谬,那时候甚至黑蔷薇团都还没建立起来呢?!

上一章:第226章 下一章:第228章
热门: 万人迷只想给主角安静当师尊 御女心经 男主暗恋了本座的马甲号 上清之云 绿帽的哀号 在好莱坞养龙 赠君一颗夜明珠 农妇当自强 开封府宿舍日常 总裁老婆是随手拉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