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上一章:第225章 下一章:第22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段少泊也是经历多个文明世界军队的人了, 这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说一句话,给个徽章, 什么交接, 什么命令,什么书面工作都没有,就把人要走的事情的。他茫然在这种管理的松散上。

跟边上的人一圈道谢, 段少泊重新闭眼躺了下来,当然,他第一时间把事情告诉给了顾辞久。

否则顾辞久都这样了,身为他的小师弟,段少泊觉得……还是尽早把事情说明白吧。毕竟他家大师兄挺记仇的, 三五天起不来床是享受,十天半个月都起不来床, 他这个世界的腰子就别要了。

至于这位玛丽殿下, 正是气运之子菲亚在剧情后半截的竞争对手,也是女王妹妹的女儿,现阶段赖格义王位的第一继承人。她还没有成年,所以只有中校的军衔。

——王室军衔的提升跟平民或者普通贵族走的不是一条路子, 他们是根据年龄的增长,以及身份地位的改变,提升军衔的。如果有谁最终称王,那自然就是三军统帅总司令加大元帅衔。如果是亲王, 至少也是个将军。

这位玛丽殿下,从小接受的就是王室教育, 她虽然没有被正式册封为王太女,但是一个王位继承人该有的一切,她一点都不缺。单是直属于她的有着特殊番号的近卫团,就有两支,第一近卫团又名白百合团,第二近卫团又名黑蔷薇团。

一军里都是枪炮娘,二军里都是配备有最精良武器的男性战士。这两支近卫团,后来都被菲亚策反,背叛了玛丽,为菲亚登上王位出了大力,后来从团扩充为军,成为了菲亚女王最忠实两支的禁卫军,又在安妮继位后发动的战争中,全军覆没。

两支近卫团背叛玛丽的原因,是玛丽为人阴沉黑暗,利用身边一切可以利用的人,手段血腥,让两支军团的上层军官都心灰意冷。

顾辞久【如果以剧情中玛丽公主的性情来判断,这次的事情很可可能还有后续,去黑蔷薇对你来说,更安全。】

段少泊【我也觉得这大概是被卷进什么政治事件里了,不过……这样就离大师兄你更远了。】这话当然是真心的,上个世界两个人一直形影不离,肆无忌惮的秀恩爱,撒狗粮,来到这里就突然要长期分居了,怎么想都不舒服。

→_→不过也有那么一点哄人的意思在里边,好让大师兄别记仇啊~

顾辞久确实心里也是一暖,就如温热的糖水流了进来【放心吧,小师弟,你我再见之日,就是浓情蜜意之时!】

段少泊顿时只觉得他这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JIO【呃……其实不用……】

顾辞久【逗你的,么么哒,保重自己的安全最重要,有事情一定要告诉我。】

段少泊【大师兄,这话更应该我说吧?你在战场上,保重自己。么么哒哦。】

顾辞久【嗯。】

转天段少泊出院,直接就拿着黑蔷薇的徽章,去找了战地医院的院长。毕竟他可是个啥都没有的普通士兵,当时那位女军官除了黑蔷薇徽章,还有一句话之外,什么都没留下。段少泊总不能凭两条腿去找一个不知道在哪的军团驻地吧?

他们这个医院的院长挺好说话的,也是因为这医院就是专门接收男性伤员的,同为男性的院长很愿意帮一个忙,也算是给自己攒下一个人情。他派了一辆车,直接把段少泊拉到了黑蔷薇的驻地大门口。

但看卫兵帅了很多的衣着,还有他们精细了许多的蒸汽步枪,就能知道黑蔷薇确实跟普通的军队不同。在出示了徽章之后,段少泊被接纳进入了黑蔷薇,成为了普通士兵的一员。

一个星期后,黑蔷薇团跟随玛丽公主离开了帕吉尼娅河谷。就在他们离开后两天,确定了纳尔鲁绕开了帕吉尼娅河谷,从东边的列维素平原侵入洛苏利亚。而在洛苏利亚和赖格义放在帕吉尼娅河谷的大量军队,眼看就要被包饺子了!

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赖格义与洛苏利亚联军的指挥官命令帕吉尼娅河谷的我方枪炮师率先撤退。普通军队则大多数被安排留在原地,拖延敌人的脚步。

系统【Σ(っ°Д°;)っ这和让你们拿着冷兵器,去跟全副武装热武器的现代军队对冲有什么不同?!】

蒸汽和瓦斯的世界里,系统也只能从顾辞久和段少泊那里得到各种情报,于是在了解到情报的第一时间,系统就炸了。

系统【QAQ宿主,咱们跑吧。】

段少泊【大师兄,我也觉得……】

这个世界虽然也是个异能世界,但没有汉子的事,顾辞久再怎么神通广大,除非他愿意变性,否则异能就免谈。因为这个世界的基础,就是有子宫的有异能,有大鸟的,不管是多大,那也免谈。

而在热兵器的炮火中,任凭你单兵作战的能力多强,都有可能被一枚流弹,一块弹片夺去性命。

顾辞久【放心吧,看情况不对,我会逃的。】

系统和段少泊也只能相信顾辞久的选择,顾辞久也确实不是为了面子硬撑着,他现在跑不了。因为在剧情下达到他们这些士兵的前一天,帕吉尼娅河谷,赖-洛盟军所挖掘的四道战壕的后方,连夜拉起了一道铁丝网。

而盟军的最后一支枪炮师机动团,就在这道铁丝网的后方驻防。很显然,无论是这道铁丝网,还是那个机动团的作用,都不是阻挡敌人,而是防止自己的士兵逃跑。顾辞久刚才就听见了从后方传来的,枪炮师的武器发出的,那种更加清脆的,流畅的,真正的金属洪流发出的响声。

那些铁丝网九成已经起了作用了。

以自己人封锁线的危险程度来看,就是因为知道自己现在这个身体的能力,顾辞久才不能选择现在逃跑。

他抱着又大又沉的蒸汽枪,坐在潮湿阴冷的战壕里,他左边叫迈克尔的小家伙在哭着喊妈妈,右边叫汤姆的大叔摸着妻子的照片向圣母祈祷。

“你不怕吗,阿尔贝?”汤姆大叔先注意到了顾辞久的异常。

“害怕的人只会死得更快。”迈克尔听到了顾辞久的话,发出一声夸张的抽泣。

“你说的没错,这道理谁都懂,可事到临头,不是谁都能不怕的。”汤姆哆哆嗦嗦的掏出已经裂了两道口子的烟斗——这个世界的纸是一种莎草纸,但那东西……跟华夏的纸根本不是一个东西,它将莎草这种植物在重物下碾压、晾干得到的一种书写工具,说它是席子更恰当些。

它很脆,使用起来很不方便,想卷烟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别抽烟,火光会给敌人指向。”

汤姆的瞬间把烟斗吓掉在了地上,不过他也不敢捡了,只是缩回了刚才的位置:“对,你说得对……”

汤姆闭嘴了,过了一会,迈克尔又呜咽着说话了:“汤姆,你有妻子,为什么还会参军?”

赖格义此时并不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怎样的一场惨烈的战争。所以虽然是支援盟国,但派过来的军队也并非精锐,尤其他们这三十七师,都是从莫丽萨、坎维这两个大城市的下层市民里,强制征召的。

一个家庭里,如果有两个以上的成年男性,其中一人必须入伍。已经从家庭中独立,但还没有婚配的男性,抽签入伍。

顾辞久和迈克尔就都是各自家里不受母亲喜爱的儿子,可看汤姆的年龄,显然情况跟他们不同。

“她不是我的妻子。”汤姆苦笑,“我只不过是她的情人之一……”

果然是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顾辞久拍了拍汤姆:“汤姆,你最好把你的枪捡回来。”

汤姆愣了一下:“我并不觉得现在是点燃蒸汽枪的好时机。”

“我也不认为,我在军医院的所见所闻,更告诉我这东西炸伤的自己人,比敌人炸的都多。不过,战场上有这么一根棍子防身,总比什么都没有好。”

“……你说得多。”汤姆沉默了片刻,过去把自己的蒸汽步枪摸了起来,抱在怀里。这冷冰冰的铁家伙让他打了个哆嗦,不过手上拿着它,也确实给汤姆增添了不少安全感。

“我们还能回家吗?”迈克尔低低的问。

“我男朋友还等着我回家,我必须回去。”顾辞久说。

迈克尔和汤姆都吓了一跳,女尊的国家里,女同是一种上流社会里隐秘的高雅爱好,但男同……就要被称呼为恶心了。男尊的国家里,因为宗教原因,男同更是直接被誉为罪恶。像顾辞久这么大大咧咧说出来的,他们俩都是第一次听见。

汤姆尴尬的笑笑,当没听见。迈克尔则有着年轻人特有的好奇心:“男朋友……是朋友的那种朋友吗?”

“是伴侣的那种朋友。”

“啊!呃……不,我……那个……”迈克尔整个语无伦次了。

“你都已经在战场上拼命了,还会有什么事情好奇的?”顾辞久凉凉的说。

“我、我只是……抱歉。”迈克尔不说话了,而且他竟然也不怕,不哭了,只是割三五秒就看顾辞久一眼,又自以为没人能察觉到的把视线收回去。

迈克尔正看着顾辞久呢,突然顾辞久一动,迈克尔以为他被顾辞久发现了,谁知道顾辞久一把将他的嘴捂住了。其实现在已经是凌晨两三点了,最黑的时候,谁看得见谁?汤姆已经要睡着了。

迈克尔胡思乱想,甚至以为顾辞久要对他做点什么,就听顾辞久压低的声音传来:“嘘……有人……”

虽然战场环境苛刻,糟糕的士兵饮食也让他缺少能量补充,让顾辞久根本没时间也没有条件锻炼自己的身体,可是技巧还是在的,而且这个身体本身也没什么毛病,甚至先天上听觉比正常人还要更优秀一些。

迈克尔听到之后,顿时就是一激灵,他在被顾辞久捂着嘴巴的状况下,点了点头。顾辞久感觉迈克尔紧紧抿着自己的嘴唇,显然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尖叫出来。

顾辞久放开了迈克尔,这小子直接就抱着蒸汽步枪,趴在了战壕里边,他这是采取了自认为最保险的姿势。

顾辞久抓着他的脖领子,把他拽了起来。迈克尔很老实的跟随着顾辞久的力道而动,这说明他还算机灵,胆小不怕,不是猪队友就行。顾辞久能听见人们奔跑中踢动碎石的动静,这是普通男性,他们至少已经在三十米之内了,而且不能确定没有枪炮娘跟随。

顾辞久站起来之前,一脚踢在了汤姆身上,像提醒迈克尔那样去提醒老汤姆已经来不及了!因为纳尔鲁人正在加速,三十米不到的距离,转瞬就到!

一个黑乎乎的影子从战壕上跳了下来,被踢了一脚迷迷糊糊的汤姆发出一声响亮的惊叫,抱在怀里的枪被他扔了出去,他自己双手抱头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反而是迈克尔,跟着顾辞久一起,把手里的蒸汽步枪当棍子抽向敌人!

这个敌人也比较倒霉,他是背朝着顾辞久他们跳下来的,本来他想得挺好,下来之后立刻转身,用自己的瓦斯步枪扫射一圈,干掉一切盟军,可结果刚刚站稳,脑袋就被开了瓢。

敌人倒在地上,汤姆发出更尖利的尖叫声,他的尖叫就像是一声开始的哨音,战壕里紧跟而起响起的濒死惨叫、枪声、怒骂、疯癫的大笑等等声音,演奏出了一曲月光下的战争。

“跟着我!”顾辞久把自己的蒸汽步枪背在肩上,拆下了纳尔鲁人身上的瓦斯步枪,向着打了人之后有点呆的迈克尔一声吼叫,已经冲了出去。

今天的月亮虽然很大,但战壕里依然黑暗,反正顾辞久是没法用看的分辨到底跟上他的是迈克尔还是汤姆的,只是听出来身后因为紧张而收紧的喘息声,应该来自于一个青年。

“罗吉利!”顾辞久高声叫着,他没走出几步就被满鼻子的血腥味和葡萄香气填满——瓦斯是无色无味无臭的气体,但纳尔鲁人在瓦斯中添加了葡萄芳香剂,以免瓦斯泄漏的时候察觉不到,可战场上使用瓦斯步枪之后,多少都会带出一点瓦斯气体。

“罗吉利!”顾辞久听见了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然后这个家伙语速极快的开始说起了纳尔鲁语。顾辞久听不懂,他只是对着黑暗中声音传来的方向开了一枪,他听见了类似于西瓜破碎的声音,还有什么湿乎乎的东西飞溅了他一脸。

倒是迈克尔,小小的抽了一下鼻子。

顾辞久正要迈步,突然抬手一把拉住了迈克尔:“枪……”

“你确定你在黑暗中不会打到我吗?”顾辞久问他。

迈克尔不确定,他的手在抖,他甚至不确定自己会不会走火:“不,不能。”

很好,很诚实,如果他说了能,顾辞久就会把他丢在这:“把瓦斯罐和子弹袋摘下来,别拿枪,跟在我身后!”

黑暗中,顾辞久听见了他的动静,迈克尔确实老老实实的只拿了瓦斯罐,于是他们继续沿着战壕走。

不是每一段战壕都很安静,有拼杀得极其激烈的战壕,这时候顾辞久就会停在一定距离外,迈克尔老老实实的站在顾辞久身后,听着战友激烈的战况,热血被冰冷的恐惧刺激得越发翻腾,让他甚至想要加入进去!

顾辞久就站在他身前,“砰!”的一枪,又“砰!”的一枪,他的枪声在混乱里其实不显眼,可迈克尔就是听一声打一个哆嗦。他们打几枪就停下来,等一会然后继续走。

迈克尔能感觉到有人跟在他们后边,他心里发毛,可顾辞久没说话,他只能也跟着沉默。

当迈克尔发觉顾辞久已经很久没开枪的时候,他们周围只剩下了许多人层层叠叠的呼吸声。顾辞久突然开始后退,挤得迈克尔也跟着后退,迈克尔以为自己会被挤在墙上,可他背后竟然空的!?这一条战壕的后边还有一条分支的小岔路,迈克尔努力回想……猛然意识到这边貌似是防炮壕?!

迈克尔是有了结果才推出来真相,让他自己在一片黑暗中稳稳的一步不多,一步不少的走到防炮壕来,他觉得那是不可能的。

这时候顾辞久开始唱歌了,他唱的是《披着彩虹的姑娘》,这是赖格义南部一首历史悠久的民谣,莫丽萨和坎维都是南部城市,所以这条战壕里的赖格义人应该都会唱!

迈克尔跟着唱了起来,还有人跟着唱了起来,可也有小小的混乱。真有纳尔鲁人也跟着来了,毕竟大家谁都不知道谁,一路上又都没人说话,认错了人正常!不过跟在他们俩身后的人太多,都挤在一起,歌声一起,就有听出不对头的来了。

无论瓦斯步枪还是生气步枪个头都很大,这种距离下想举枪攻击是不可能的,一旦被发现就只有被活活打死一个下场。

唱着歌的人慢慢的从拐角走进来,被顾辞久一个又一个的放行。迈克尔数着,这条防炮壕里走进了三十一个人,加上他和顾辞久是三十三个人。

外边的混乱又开始逼近了,顾辞久有时候开枪,有时候就放那些混乱过去,有时候还会偷偷摸摸的爬出防炮壕,回来的时候,不管带没带人,一定会带一两个瓦斯管回来,后来有两个胆子大的士兵跟他一块出去……

迈克尔不敢出去,但他很奇异的发现自己不是担心死在外边,而是不愿意拖同伴的后腿。

“这个晚上好长啊……”防炮壕里不知道谁在叹息。

本来事发的时候就是两点多了,现在是春天,八点左右应该就有亮光了,可战壕里还是一片黑暗。

“天快亮了。”不久之后,顾辞久说。防炮壕里的人们欢快的骚动着,可迈克尔发现顾辞久只是缩在防炮洞的角落里,双手抱着头,然后对他说,“注意保护好自己。”

“嗖————轰!!!!”

迈克尔不知道是顾辞久刚说完尖啸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还时隔了一阵才响起来的,可他知道,那爆炸太可怕了。原本他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炮击,可现在才知道自己太天真了。仿佛撕破天空的尖啸,大地已经不是在颤抖,而是在摇摆,仿佛狂风巨浪中随时都会倾覆的小船。

迈克尔又哭了出来,他有有一种立刻爬出战壕,向后逃跑的冲动!但他看到过……看到过那样逃跑的人,那是他一起长大的朋友,第一天进入战壕待命,第一次经历炮击,他的好友尖叫着爬出了战壕,然后被炮弹打了个正着。

迈克尔收敛了他的尸体,只剩下一半的尸体,至于上半身,迈克尔只找到了两根不知道是不是属于他的手指。

可他也见过被炸塌的战壕活埋的人,很多人。炮击之后,他们把那些人挖出来,一个都没活,都是被活活闷死的。

迈克尔满脑袋胡思乱想,越想越害怕,当然忍不住向其他人去寻求安全感,他就去跑顾辞久的胳膊,然后被顾辞久甩开。他再去抱,又被甩开。第三次去抱,顾辞久直接一脚踹在他小腿上了,迈克尔是蹲在地上的,这一下就被踹成了坐在地上,然后……他突然就安心了?

迈克尔就那么坐在地上没起来,捂着脑袋,甚至嘿嘿嘿的傻笑了起来,因为他突然很强烈的意识到,自己不会死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信心!

——顾辞久是没看见,否则说不定就一枪把他崩了。

炮击停了没多久,一位女军官突然冲进了防炮壕里,挥舞着手臂对他们大喊:“敌人要上来了!上战壕!”

她喊完了就走,有人站起来要听命行事,可是看顾辞久……他没动,站起来的那几个立刻都蹲了回去,原本就没动的则更不动了。

上一章:第225章 下一章:第227章
热门: 与反派互换身体后 离婚协议请查收abo 农家小子香艳人生路:欲望城堡 鉴罪者 沃土:乡村熟妇 我到底有没有钱 艳满杏花村 我作天作地,全世界却都喜欢我[快穿]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办公室诱惑:漂亮女上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