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上一章:第224章 下一章:第22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经过了三百多年的发展, 大多数国家女性的地位已经高于男性,比如气运之子所在的赖格义国, 也是顾辞久和段少泊现的原主的祖国, 在这个国家的军队中,枪炮师才是军队的精英,教堂里供奉的只有圣母。

不过这不是说在获得权力地位的同时, 体力活也被女性接过去了,正相反,像是扛大包、掏粪、开山凿石等等重体力的“下等”工作,还是男性的活。国家会对男性发出强制劳役和兵役,比如顾辞久和段少泊在这个世界的原身就是被强征入伍的。

在军队中, 男性的升迁极其困难,且赖格义的所有将军全部都是女性。

这场战争的起因, 是时代仇敌的纳尔鲁和洛苏利亚开战——这两个国家其实曾经是一个国家, 在两百多年前作为国家继承人的公主和王子将国家分裂,分裂后的两国没能成为兄弟之邦,而是成为了生死仇人。

谁都以为是一场小规模的战争,没想到纳尔鲁怀的是打一场灭国之战的心思, 半个月之内,侵占了洛苏利亚三分之一的国土,洛苏利亚向各盟国紧急求援,赖格义派兵支援。现在双方军队在帕吉尼娅河谷对峙。

这场对峙的时间长达三个月, 甚至很多人都以为领导人们即将回到谈判桌上,可实际上这只是一场休战期, 是这个世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间奏。要不了多久,战火就会重新燃起,然后把三块大陆上的国家都卷进硝烟中。

战争持续了不到五年,战后军民的死亡人数以百万计。

谁说战争让女人走开的?女人一样能成为军队的统帅,成为声名显赫的英雄,或者声名狼藉的刽子手。

气运之子菲亚·摩尔将会在几个月后成年,并加入军队,一路征战,她会成为赖格义王国最年轻的将军,与全民的英雄偶像。

战争结束后,竟然发现她的身份是赖格义王国女王弟弟的女儿——女王的弟弟爱上了一个平民的姑娘,为此不惜放弃一切与菲亚的母亲私奔。现在的女王没有儿女,菲亚与女王妹妹的女儿,是唯二的继承人。

一番争夺后,菲亚继承王位,并且结束了战争,大家HAPPY ENDING。

不过要是真这么容易,那就没有顾辞久和段少泊什么事了。菲亚是个热情、活泼、聪明,阳光向上的姑娘,对谁都充满了真挚,这没问题,作为一个普通人,她这样很好,可是作为一个女王……她不合格。

不是说统治者一定要心思阴暗,但过分单纯的人绝对做不好一个统治者。而且从剧情看,菲亚缺少作为一个大国统治者的大局观。国家不是摆在那放任就好的,也不是今天看着挺好就不需要管明天的。统治者需要干涉、把控、引导,走一步看几步,甚至十几步,才能让这个国家继续前行。

菲亚是例外,因为她是气运之子,所以,她将王位坐得稳稳的,而且在她当政期间,王国内的大多数人都生活得很幸福,可这个幸福是建立在吃上一代女王的老本,以及吃战争红利的基础上的。当菲亚过世,菲亚的女儿安妮继承了王位。

安妮在位后十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这一次的战争打得过火了……过火到……大家原子弹互扔——原子弹也是枪炮师妹子们用自己的枪发射出去的,结果大家一起GG,世界毁灭~

系统【|_Q`)真、真不关我的事。】

顾辞久【其实我也想过去女尊的世界会怎么办,本来以为能穿裙子,化妆什么的,结果……这还是女尊世界吗?】

系统【(`Д)!!宿、宿主,你怎么能是这样的呢,宿主!】

段少泊【大师兄说的情况不是很好吗?那样我们跳华尔兹,就都能穿裙子了,可惜,这个世界还是要穿长裤啊。】

系统【_(:з」∠)_小师弟你也好坏啊,嘤嘤嘤嘤】

段少泊【欧洲七国,五女尊二男尊,一战之后国内形势都有不同的变化,多是从单一性别抬高,走向男女平等,但只有赖格义因为菲亚的存在,没有变化。】

地球的欧洲在男女性别歧视方面的改善,也不是靠抗议和集会得到的,同样是靠的一战和二战两场战争。男人要么死了,要么上了战场,大后方里女性取代男性,成为了生产生活方面的支柱,甚至接替男性迈上了战场,即便战争平息,也不能抹消女性的功勋,社会地位自然也就提升上去了。

这个世界的一战中,同样是大量男性死于战争。男尊国家跟地球上的发展一样,本来就有力量的女性走上了各行各业展露自己的才华,这是无法压制的。而女尊国家,也因为男人太少而发生了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开始正视男人的作用。

顾辞久【菲亚的性格和气运之子的特殊身份,让她根本看不见赖格义的黑暗面,她坚定的认为,现在的赖格义,就是最好的赖格义。所以,菲亚是个有着活泼跳脱性格的守旧派,这还是挺少见的。】

段少泊【大师兄,菲亚可不好入手,她意志太坚定了。】

顾辞久【同感。】

系统【(`Д)!!宿主,小师弟,难道你们要放弃这个世界了吗?】

想当初第一次接这种第十次启动的世界时,系统还劝顾辞久和段少泊随便玩玩就好了,世界OVER就OVER了,这种世界一样会有回馈的。现在系统一路躺赢过来,对于顾辞久和段少泊会放弃这种事,已经难以接受了。

顾辞久【菲亚不好入手,不表示别人不好入手啊。她女儿可不是气运之子。】

正因为菲亚的女儿安妮不是气运之子,这个世界才会毁灭。

安妮是三十五岁继位的,菲亚已经统治了赖格义五十九年,快六十年的时间里,赖格义早就吃光了前女王留下来的老本和战争红利。菲亚一死,气运之子的加成消失,安妮本身也没有菲亚一战将军的威望,赖格义没两年就陷入内乱,内乱勉强平息,国内经济已经彻底完蛋,开打二战,也是转移国内矛盾手段,只是打过头了。

说起来安妮也是吃了菲亚留下的苦果,六十年来的繁荣发展,国内人口爆炸性的增长,不断向殖民地输出人口,并压榨殖民地,使得殖民地爆发独立战争。

段少泊【安妮成长在赖格义王国最荣耀、最繁华的时期,作为菲亚唯一的公主,她太骄傲好和倔强了,不过这一点倒是也挺像菲亚的。所以这个世界我们的目标就是做王室的家庭教师吗?】

——我是公主,我的意志是绝对的,我的幸福和快乐是最重要的,而只要我的愿望达成了,我的子民也都会幸福和快乐的。

这没错,菲亚就是这么教她的。因为菲亚的一生,就是这么过来的,这就是她的人生经验,她一点都没错漏的教给了安妮。

顾辞久这时候突然沉默了【……】

段少泊【???】

顾辞久【只是突然想起来,你还没给我当过家庭教师→_→穿得像个大学生,举着个小教鞭的那一种~】

系统:我好像听见有车开过去了?不过这个世界是有救了吧?应该是……嗯!那就可以放心啦!o(* ̄▽ ̄*)o

段少泊【你也没啊。我们只当过同学和同门,你还没让我叫你老师过呢。】

然后两个老司机不知道为什么,一块沉默了。他们各自躺在自己的病床上,听着耳朵边各种伤员的咒骂和呻吟,眼前闪过的都是对方的COSPLAY打扮,同时都有一种新世界的大门已经被打开的赶脚。

矮油~有种全身发热的小羞耻啊。

【咦?宿主,小师弟,你们前边的宿主,有的当了安妮的爹,还有的也当了安妮的家庭教授,但结果都不太好哦。】系统一开始只是觉得这沉默让它也怪怪的,所以找个借口打破平静,可到后边越说自己也越丧了。

前边的宿主分别成为了菲亚的丈夫、老师、好友,甚至宿敌,从各种不同的角度去对她施加影响,可菲亚就像是段少泊评价的那样,是一个意志十分坚定,且十分有主见的人,她“不愿意以恶意去揣测旁人,愿意给人以信任,给误入歧途的人以第二次机会”。

她每次对别人释放出善意的结果,也确实总能得到最好的回报。她从来没有品尝过所谓背叛的苦果,所以“如果他背叛了”“如果他还是继续做坏事”等等之类的情况,对她就彻底是传说中的事情。

所以,其他人再怎么教,也只会被这个妹子回以“谢谢,我知道你是关心我,但是我选择信任”。

Emmm……可这也真不能怪这个妹子,她是圣母,却不能说她婊,她没有不管实际情况如何,一味追求爱。世界在她,和在别人的眼睛里,确实长得不一样。只能说她是被作者宠坏了,然后她又把自己的女儿宠坏了。

顾辞久【小师弟,你现在是什么身份?】

段少泊【十七军第三十七师独立骑兵团二营一连列兵阿尔贝·杜尔】

顾辞久【我是四连的,要不然记忆里没有你……】

段少泊【大师兄不要着急,我们的时间很充裕。】

顾辞久笑了【怎么能不着急呢?我现在欲火难耐啊。】

段少泊脸上一热,而且……他也得承认大师兄这么说话的时候,他下意识的自己也有些难耐,看来上个世界是真的过得太放纵了。

可段少泊刚要说话,就听见系统说【(;д)宿主,有医护兵过来了,我怀疑他要给你量体温,你知道的,从下面量的那种……】

虽然知道系统是故意的,可顾辞久睁开眼睛,一个穿着白色老式军装,戴着小圆镜片眼镜的医护兵,正好看见他睁眼,他走过来对着顾辞久笑了笑:“能听见我说话吗?”

顾辞久点点头:“但还是有些耳鸣。”

“那就好,不用担心,你没什么事,只是轻微的脑震荡,休息一天就好了。”医护兵检查了顾辞久手上的伤口,这三针缝得跟狗啃的一样,顾辞久自己上手都要比这个好。

不过相比起他周围躺着的那些缺胳膊少腿,不住呻吟的人,顾辞久确实是没什么事。

“谢谢。”顾辞久向医护兵道谢,重新闭上了眼睛。

虽然顾辞久所在的这个巨大的病房里,病床已经都被占满了,但连顾辞久这样只是被震晕,身上没有大事的人,都能够占一处床位来看,前线的战斗实质上并不激烈。

——毕竟帕吉尼娅河谷对峙的初期,每天只有炮娘例行公事的互轰,倒霉的只是他们这些在壕沟里的炮灰。

顾辞久在战地医院吃了一顿中午饭就重新回到了四连的阵地,段少泊因为脑袋上见了红,所以还要多住一天。

在阵地里,顾辞久终于第一次亲眼见到了这个时代的单兵武器——蒸汽步枪

这种枪是根据枪炮师们使用的枪支制造的,这个世界至今还没有火药,科学家们认为子弹是被蒸汽喷射出来的,所以现在被他们制造出来的单兵武器,长有一米三,重有三十斤。枪的后部不是枪托,而是个圆形的储煤区,储煤区的前端有个向上的喇叭状的蒸汽塞。使用前,必须要将水从蒸汽塞里头倒进去,塞紧,然后将储煤区的煤点燃,十五分钟左右,就能使用了……

它的扳机自然也不是手指轻扣就能OK的,而是个一掌长的扳手,使用的时候,必须很用力的朝后掰!喇叭状的枪口,就能把铁砂喷出去了。它的后坐力极强,所以如果实在无支撑物的掩体之外使用,必须要两个士兵配合,一个单膝跪在前边当支架,另外一个操作。

现阶段,枪里填入的并非是子弹,而是铅丸和铁渣,所也就别想着什么射击精度问题了。攻击距离,则是二十米的扇形区域。所以一枪射出去,基本上也就别想第二枪了。

而且,现阶段这种蒸汽步枪炸膛的风险极高。至于他们对面的纳尔鲁,使用的是更“高科技”的瓦斯步枪……射击频率比他们高得多,装填的也是真正的子弹所以精度也有了,就是士兵屁股后头得挂着一个小瓦斯罐,所以不但炸膛风险同样更高,对自己人的杀伤强度也更大。

枪娘们在战场上打着一个瓦斯罐,就能炸一片。

但是,这些依然是现代工业的结晶!世界各国的科学家,还没能找到能够制作出枪炮师手中枪械,同等威力和使用难度的枪械的方法。

顾辞久掂了掂属于自己的这支蒸汽步枪的分量,看了看它身上那些属于蒸汽时代大生产的粗糙铸模痕迹【拿这玩意当锤子,比当枪使,让我有安全感。】

系统【→_→宿主你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吗?】

顾辞久【我对自己很有信心,但不表示我对这时代的制造工艺很有信心。】

系统【那宿主你们要不要连这个世界的科技树也一块点了?】

【不一定,这世界满是枪娘和炮娘,被制造出来的枪械这么奇葩,他们的科技树我和小师弟还是不要轻易动了。】点科技树这种事情,小师弟应该是最感兴趣了,可是这回竟然没说话?

段少泊【大师兄,我这边……有点突发情况。】

顾辞久【有人觊觎你的美色吗?】

系统瑟瑟发抖;_(:з」∠)_宿主这表情好恐怖

段少泊【怎么可能?只是发生了一点意外。大师兄,别担心。】

顾辞久【哦,放心吧,我不担心。】

“啪!”顾辞久把蒸汽枪的扳手猛地一扳!扳手发出了不小的声音,他边上的战友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弗里茨,你的手受伤了,不要那么用力。”

“谢谢。”顾辞久很有诚意的用笑容表示感谢,但那位好心提醒他的战友却有一种透心凉的赶脚。

段少泊的伤势比顾辞久严重一点,他脑袋见血了,左额头的太阳穴被划了一道半寸的口子,所以他要比顾辞久多呆一天。就在刚才,一群女性走进了战地医院,毫无疑问,她们都是高级军官。

无论御姐还是萝莉,都穿着方根的高跟鞋,黑色带白蕾丝花边的长蓬蓬裙,加紧身黑底白边的军礼服上衣,左右肩膀上都有银色的流苏,领口是白色的蝴蝶结,脑袋上戴着黑色有白蝴蝶结的贝雷帽。她们都留着长发,发色赤橙黄绿青蓝紫都能凑齐彩虹色了,大波浪、直发、小花、高马尾等等更是各种发型齐全。

没错,这这种打扮就是正式的军装,不是便服。

并且这并不是女性不顾环境乱穿衣服,女性高级军官们全都是枪炮师,她们不止能够召唤出独属于自己的枪炮,还能在稍高于地面的位置上优雅的滑行,并且滑行时体表会产生一层能量膜保护自己,穿这种服装,大体上并不影响她们的行动。

相比之下,赖格义的军装还算是比较好看的,可也是老式马裤,配一件不合身的黑色麻布上衣,而且军装里竟然不包括鞋子!所以穿什么鞋子的士兵都有,比如段少泊他穿的就是一双不太合脚的女士马靴,带一点小高跟的那种,左边那只的靴筒上被老鼠咬了个洞,所以原主的姐姐才会把鞋给他。

至于迷彩之类的……这年代还没有。

这些来慰问伤兵的军官们身后还跟着几个记者,记者们都抱着方格子样的老式相机,进来就只顾着找最佳的拍照位置,为此甚至直接挤开了伤兵的病床——每间大病房里有至少十张病床,病床都是简单的铁架子床。

“嘿,你起来!”有个女记者看上了段少泊的这个位置,她直接上脚踢了两下没能踢开段少泊的床,就抱起自己的照相机,用相机支架的腿去戳段少泊。

段少泊脾气好,可不等于被惹到身上还能好:“要我吐血在你身上吗?”

“你!”女记者怒了,“你这个炮灰!”

“你!”被众多高级军官簇拥在中间的,年纪最轻的红发女中校伸手指了过来,“滚出去!”

“听见了吗?让你滚。”女记者得意的再次要用支架去戳段少泊,段少泊抓住支架一把推开,记者没站稳,不由得后退,让旁边那床伤到了腿的士兵又推了一把,她就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我说让你滚!”女中校再次说,她的手指再清楚不过的指着女记者,“你没有资格侮辱我的士兵!”

这一刻,其他记者都拼命的拍摄着女中校笔直的抬起手臂,用食指指向女记者的形象,女记者的脸憋得通红。两位胳膊上戴着银色徽记的女宪兵走了过去,显然要是中校再说第三次,那就要直接把记者拖走了。

记者没让宪兵用拖的,那样更加的让她没有面子。

记者老老实实地离开,其他闹闹腾腾的记者也收敛了很多,在中校亲自把床位恢复后,士兵们的脸上更是一脸的感激。

众多军官前脚离开,后脚就有一个女士官找到了段少泊:“你的胆子很大,但运气也很好,等你伤愈之后,就到黑蔷薇来报道吧。”

她给了段少泊一枚黑蔷薇徽章,不等段少泊的回答,直接就离开了。

医护兵看到了,不由得露出羡慕的表情:“这是玛丽殿下第二近卫队的徽章,你走运了。”

“但是……怎么说都该给我一张调令吧?”段少泊有点茫然。

“小子,你以为玛丽殿下为什么给你留下这个?这是为了给你保命!就算刚才是玛丽殿下自己出言赶走的那个女记者,但毕竟起因是你给了那个女记者难看。如果依然放着你在原先的部队,你活不过两个月。”边上的一个病友开口了。

另外也有两个病友出言附和。

“谢谢,是我太笨了。”段少泊赶紧点头,虽然他茫然的原因和其他人所认为的稍微不太相同……

上一章:第224章 下一章:第226章
热门: 重生后对家成了我锦鲤[娱乐圈] 铜钱龛世 不死神皇 香水 宿敌骑竹马 反派洗白录/放鹿天 惹火乡村 白领情事 解药 怼妮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