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上一章:第210章 下一章:第21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章钰铭还是睁眼了, 因为他听见床边有窸窸窣窣的声音A:“他真好看……”

B:“我不觉得,我还是喜欢云过。”

A:“谁要你喜欢了?我喜欢就行了。”

C:“你们俩喜欢都没用, 得看人家喜欢不喜欢, 别偷看了,小心萤虫过来,把咱们都赶回家去。”

这是医院, 在他床边偷窥的,是受伤之后住院的小兽人?其他的动静远了,章钰铭才睁开眼,他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昨天……前天?那种心悸的感觉还在,可大哭一场, 又大睡一场后,他就振奋起来了——不能继续这么得过且过了, 怎么说也是穿越人士, 不能把自己的生命安全完全寄托在部落上。

族长和祭司很强大,但他们会老,甚至可能会死,一旦这个部落失去他们的保护, 就会成为其他部落的肥肉。那时候如果他还活着,如果年老那是没办法安度晚年了,如果他还年轻那是生不如死。

要活!要活得安全!要活得幸福!

黑豹部落的势力范围内,多了几根示威用的柱子, 那种直接插了一串人头的柱子,柱子下面还拴着几个将死的兽人, 乌鸦站在人头上,啄食着人头的眼球,狼和豺就在未死兽人的身边转悠,偶尔突然冲过来撕扯走兽人的一块肉就立刻跑走。

不过,更多的袭击者活下来了,并且被放回了他们的部落,代价是明年的夏天,他们要送来不同数量的食物。

“为什么还要把他们放了?”章钰铭问左乱爷爷。

“留下来吃咱们的啊?”左乱爷爷少有的白了章钰铭一眼,“就算是能留下来干活,但那样他们留在部落的雌性和幼崽可就要死光了。”

章钰铭想着:这是局限性吗?不管实际上是个多有才干的人,都想不到要去吞并其他部落壮大自己。

几天中午的时候又下了一场小雨,这也是个一场秋雨一场凉的世界。顾辞久抱着段少泊,坐在他们家门口,摇晃着。

→_→想歪的出去面壁,他们俩就是很纯洁的,顾辞久把段少泊抱在怀里摇晃的那个摇晃,像是小孩子做游戏一样,不涉及任何河蟹场面。

天空的火烧云很美,把周围的一切都盖上了一层金红。

所有路过族长家门口的人,都要多绕至少二三十米的远路……大秋天的,狗粮吃多了,伤胃。可是,就有一个人,不但不绕路,反而直朝着他们俩来了。

“族长,祭司,我有一个东西想要交给部落。”章钰铭双手捧着一个皮卷,交了上去。

“嗯?”段少泊把皮卷接了过来——顾辞久的手搂在他腰上了,没空。打开之后,段少泊发现这是一个石磨的图纸,那种在正常的世界农村用驴拉的石磨,“这是……碾碎粮食的?”

“对,用了这个东西,它能够大大加快我们部落碾磨食物的速度。”部落那些需要碾磨的食物,都是用舂的,有手舂,有脚舂。无论哪一种,速度都很慢。

“这确实是个好方法,那么你想要什么奖励?两百蓝石币?”

“谢谢族长。其实我这次来,还有几个问题想要问族长和祭司。”得到了蓝石币这是有点高兴,但对现在的章钰铭来说,石币是其次……不,石币能买很多好吃的,以后我也可以去食堂抢限量供应了!不过现在这个不重要,章钰铭咽了一口唾沫,“请问,我们部落为什么不扩张呢?”

“我们可以有更多的人,更大的地盘和更多的食物!”

段少泊把皮卷放在一边,对着章钰铭摊了摊手:“有更多的人不是自然也必须有更多的食物吗?”

“哈哈哈哈哈!”顾辞久笑了起来,在他家小师弟耳朵后边啾咪了一口,小师弟也开始喜欢开玩笑了啊。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把附近的地盘都占下来了,周围都是我们的人,那样难道不会更加的安全吗?”

“不,不会。”段少泊很肯定的说,“你觉得现在我们的部落很好,因为部落里的人都很好,可一旦大量吸纳周围部落的人口,我们现在部落的人口就会从多数变成了少数。你觉得过习惯了外边日子的人,会过得惯我们部落的这种日子吗?你觉得一杯盐水很咸,可如果把这杯盐水倒进水缸里,就尝不出来咸味了。”

章钰铭瞬间想到的就是这段时间听来的,那些部落生活的情况,他甚至打了个哆嗦。那些吃人的,强X的,把人送出去让人吃,让人强X的……那些人,如果都成为了部落里的普通民众,会发生什么?

“我们……我们能够用老人带着新人,还能用法律,不,规则束缚他们。我们不需要一开始就把盐水倒进水缸里去,可以把盐水倒进另外一杯盐水里,再重新放盐,一点点的调整味道。”

“或许吧,但我为什么要那么做呢?那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族长,你难道不希望成为一个更伟大的人吗?你甚至可能千多年之后,还有人在传颂你的名字。”

“不希望。”段少泊对章钰铭笑了,而顾辞久又开始抱着段少泊摇,左一下~右一下~就像是两个正在做游戏的小孩子。

看着他们,章钰铭的嘴唇不知不觉的抿成一条直线——胃疼,撑的。

段少泊歪头看着顾辞久,拿手指轻轻戳了他眉心一下,顾辞久皱了皱眉嘴巴,不动了。段少泊又安抚的揉了他两边头发,这才转过头来问章钰铭:“小章,其实你只是在担心,我们俩死后,这个部落崩溃,对吧?”

“是的。”章钰铭点头,“我们的人口太少,能支撑这个部落一直和平和安稳下去的,这次战争虽然会让其他部落老实一段时间,但也只是一段时间而已。想要长久的平稳,只有强大,远超他人的强大,我们需要高大的城墙,只为了战争而受训的兽人,还有大量的食物。”

“看来你是个挺有想法的人啊。你也算是把握说服了吧,我们确实也该为部落的未来想一想了。不过,如果想让部落发展成你说的那个样子,现在的情况可不行……你先回去吧。”

章钰铭不知道“现在不行”到底是怎么个不行,但他知道见好就收,其实这次能一次性说服段少泊,已经让他十分意外了。

走出去没几步,章钰铭回头看了一眼,就见族长和祭司本来就纠缠在一起的影子,变得越发的……粘稠了,那距离……怕不是都成负了。

章钰铭吓得撒腿就跑,不过虽然是逃命,他也不是乱跑,章钰铭是有这预定目标的,他想去雅兰家。自从那次煮盐的不愉快之后,就没见过雅兰,包括那天晚上,他也问过左乱爷爷和狼口叔、果木叔他们,可他们都不愿意多说。

以那些叔叔爷爷们的人品,他们不愿意说,那八成就是非常不好的事情,不该朝外传。可以雅兰对他的照顾,章钰铭不能真的就不管了。

今天也是巧了,走着走着,章钰铭就看左边一条路上有个人一瘸一拐的走过来,他看着这人眼熟,然后仔细一看——“雅兰叔?!”章钰铭赶紧跑过去就把雅兰搀扶住了。

雅兰一直都是干干净净的,身材一级棒,头发全黑,身上还有草木的清香味,可如今他这一身是又脏又臭,可能腿还受了伤,走路都只能拖着一条腿,头发里竟然都有明显的白发了。

“我身上脏。”

“那不如让我赶快把你扶回去,推来推去没必要。”

雅兰疲惫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确实没必要,反而还让我把你蹭得更脏了。”

搀扶雅兰回家的路上,章钰铭还想黑熊怎么也不来接一下?结果等到了雅兰家,章钰铭发现黑熊应该是根本没到家,就连东东和西西两个孩子也没在。章钰铭脸色顿时就有些不好,这不会是婚变吧?

“东东和西西拜托给狼口照顾了,黑熊带着人去狩猎去了。”

“不是说狩猎队都回来了吗?”

“我儿子是个背叛者。”雅兰看着章钰铭。

“我不是……”章钰铭觉得自己现在就成了那种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深挖别人疮疤的人渣,可他真的不是因为好奇来的,他就是看看雅兰的情况。

“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雅兰摆摆手,“但与其让你从别人那听说,不如从我这里知道……”

雅兰很坦然的对章钰铭讲述了事情的经过,两年前,有裳确实是让人给抢走的,但他这次回来,不是因为他连孩子都生了所以花豹族放松了警惕,而是他跟花豹部落的族长说“我能够偷偷把你们放进黑豹部落去”。

章钰铭猜测,他只说一次的话,花豹部落应该也是不相信的,这中间应该还有什么事,才让他赢得了花豹部落的信任。之后,就是大集上发生的事情了。可是花豹部落没想到,只是为了做戏做得真一点,所以带人去讨要雌性的行为,却变成了自寻死路。

此处应有欢呼“族长威武!”

当天晚上花豹的族长就以为自己被有裳骗了,有裳之前无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其实都是为了回到黑豹部落——有裳要是真这样,那就好了。所以惊惧之下,当天晚上纠集了其他几个对黑豹部落看不顺眼的部族,对大集上黑豹部落的驻地发动了袭击,结果是自己成了京观的建筑材料。

不过,黑豹部落是杀了兽人,却没抢物资,也没抢雌性,而是当天就离开了,这给了一些人错误的提示。等幸存的兽人回到自己的部落,带回去了“不反抗我们就会被一起杀掉”的消息,所以更大规模的袭击,也就来了。

有裳在花豹的兽人,也就是花豹前族长的儿子花利,不知道什么时候潜入到了黑豹部落的外围,他本来是想杀掉背叛者有裳的,可再次被有裳说服了——这位花利的脑袋也是不大好使的,跟有裳真的是绝配。有裳就把黑豹部落的消息,全都传递给了他,包括段少泊带着所有强力兽人离开了部落,前往攻击花豹部落的事情,都说了。

花豹和其他部落自以为要进攻的是一个空落落的营地,谁知道一头撞在了坚硬的石头上,直接把自己的命给撞没了。

有裳和一部分被捕捉的俘虏,被归进了罪人营,他们要做的是最危险和最辛苦的工作,而雅兰是去帮助有裳的。

这就是亲阿嬷,绝对的。

章钰铭从雅兰家里离开,感慨着“果然天下父母心”之外,也敲打着自己的脑袋,警告自己别自以为是。听左乱爷爷他们说怎么处理的时候,人家没具体说,他就直接以为族长是把俘虏全放了,他还是把族长他们想得太傻,把自己想的太聪明了。

再想一想今天的问话,那种自以为是的感觉更强烈了。

“还是不够认清现实啊。算了,回家睡觉!”章钰铭脚步忽然一顿,面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什么时候,他已经把那个简陋至极的小宿舍,当成家了呢?

章钰铭不知道族长是否会真的做出改变,在那之前,冬天到了,他体验了一把什么叫真正的猫冬。

宿舍的大门关闭,所有人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躺在床上睡觉。偶尔起身,他们的游戏也就只有扔羊骨头。闲得发慌的章钰铭努力回想,把打手板和翻绳教给了小伙伴们。

_(:з」∠)_我怎么没在秋天的时候请烧陶的帮忙,烧几个泥蛋蛋出来呢?!那现在就能玩弹球了!

外边积雪倒是管够,但是没人会出去玩雪,因为一旦生病,即便在黑豹部落,也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

不过大家很快就不无聊了,因为宿舍外边,来了好多的年轻兽人。他们都变成了兽形,有着厚实的温暖的毛皮,表面上是在宿舍的外边跟自己的兽人同伴愉快的嬉♂闹,实际上是在向宿舍里的雌性们,展♀示着自己。

不得不说!就算是章钰铭也有些动摇了!这种无聊的冬天,如果能够有一只大狗子或者大猫,躺在床上撸那得是多幸福的一件事啊(这时候冷血形态的兽人就比较吃亏了,但章钰铭回忆一下就发现,好像在夏天那阵,经常有大蛇和大蜥蜴在他们门外头趴着)。

然鹅!章钰铭很清楚……他要是真的接受了谁,那就不是他撸人家,而是人家盘他了。夹紧了菊花,章钰铭绝对是所有雌性里最难以接近的一个。

兽人们在外头闹腾了三天,宿舍里就少了一半的雌性。那位沉默雌性成功的跟着他喜欢的那个兽人走了,那兽人叫什么来着?对了,黑牙。

章钰铭还以为那家伙长了一口黑牙呢,所以特意看了两眼,结果人家牙一点不黑,倒是他变成黑豹的时候,犬齿比别人更大,大概这个才是名字的由来。

“章钰铭,你在发什么呆?”

对了,还有个讨厌的家伙……在其他人都放弃追求章钰铭之后,还是有个锲而不舍的人,一个叫黑云的傻小子。现在章钰铭是坐在窗口,看着外边的雪景,顺带呼吸新鲜空气。

“我不漂亮,不强壮,不是很会做饭,也没什么其他的才能,你为什么就盯着我不放呢?”章钰铭觉得自己表现出来的性格要是变成个妹子,就是那种明明条件中等,却极其的自以为良好,特清高看不起人。就算这时代雌性不愁嫁,可部落里又不是只有他一个适婚未嫁的——这个词在脑海里闪过,章钰铭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你冷吗?这、这皮子给你。”

“我不冷,谢谢,不要。你喜欢我什么地方,我改不行吗?”

黑云也没死活非让章钰铭收下自己的礼物,但他收回礼物的那个表情,可真是……可怜巴巴的。

可章钰铭不同情他,一点都不!比他还高,比他还壮,八块腹肌的汉子,摆出这种样子,有眼看吗?!辣眼睛啊!

“我就是喜欢你,第一眼看见的时候就喜欢了,特别特别特别喜欢。”偏偏这兽人还没自觉,他对着章钰铭BULINGBULING的眨着眼睛。

“……”MDZZ!

章钰铭彻底炸毛了,他“砰!”一声就把窗户合上了,虽然睡得脑袋都快扁了,但他还是去睡觉吧。对了,不知道祭司会不会冬眠啊?那这种很适合两口子关起门来过日子的季节,族长就不太好受了啊。

→_→族长?族长这时候跟章钰铭想的完全不一样,他太好受了,好受得都要升天了!

别人家的蛇是到了冬天就睡死成了一根冰棍!他家的蛇……他家的蛇到了冬天就是根装到永动机上的热狗!还是两根=。=

外面的雪还没融化,野兽的咆哮就响彻了这个小部落。

“春天来了。”有雌性雀跃的说,章钰铭不明白:“雪还没化啊。”

“但确实春天来了,兽人们要去打猎了。”

果然,咆哮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还有人来拍他们宿舍的窗户,章钰铭跟其他兽人一块打开木窗,看外边的情况。没能在冬天里勾搭一个雌性回家的兽人都在这了,他们在嗷呜嗷呜的叫着,就像是一群撒娇的毛绒动物——对,那些冷血类的还是都没爬起来呢。

章钰铭发现他竟然能听懂这些大家伙的嗷呜嗷呜了!他们在叫着“XXX,我会带回一头猎物的,能接受我的追求吗?”对此,他竟然不觉得惊悚,只有一种果然的感觉。

一头大黑猫挤开了同伴,EMMM……这么一看才发现这头大黑猫的臀围远超同类,他嗷呜着:“章钰铭!我要去给你抓一头黑狐!”

“……”章钰铭转身走了,那头大猫立刻打了蔫,胡子和尾巴都耷拉了下来,并且被人挤走了。

狩猎之后是新春庆典,然后他们迎来了开春的第一场雨夹雪,那之后绿色慢慢的覆盖上了部落的角落。

正在章钰铭以为他去年的建议已经被族长彻底遗忘了的时候,部落来了一群新人,大部分是雌性和雌性带来的未成年兽人,还有一些年老的兽人,这些人都瘦得皮包骨头,眼睛里满是麻木。

跟着采集一队一起叫来照顾这些雌性的章钰铭,又被段少泊叫去了。

段少泊:“冬天里我仔细的考虑了很久……”“嘿嘿嘿”顾辞久突然在边上发出古怪的笑声,段少泊抓起一块兽皮扔在了顾辞久的脸上,“咳咳!我觉得你说的话没错,我们的部落还是需要更大一点的,而且,我想你那时候会说那样的话,是因为你曾经就在那样巨大的部落里居住过吧?”

“是的。”章钰铭有点激动。

“那你之后就跟在我们身边吧,想要建设一个巨大的部落,我们有很多事情需要向你请教。”

从那天起,章钰铭就成为了……助理?而且他有了一个让他不知道怎么说的上司。每次他向族长段少泊提意见,比如希望他能更善待那些新来者的时候,段少泊微笑的向他表示“好的”,可他还是要怎么做还是怎么做。

章钰铭虽然气愤,可往往事实证明,族长的做法是对的。

去做最苦最累的工作,并没让那些新来者离心,相反,因为做事最认真和努力的人得以成为正式居民,所以无论是原居民还是新来者,对这个都很满意。

部落越来越大,可一直到章钰铭死亡的那一年,部落人口也没有超过三千人。可与此同时,有很多人口在一千五百一下的小型聚落,在黑豹部落控制范围外兴起,这些聚落有的实行极其粗暴的奴隶制度,有的向黑豹部落学习是温和的原始制度,相同点是,这些聚落都有着属于自己的不同的繁荣。

相信在更远的地方,也有不同的聚落兴起,而这一点点传播开的,不只是聚落,还有文明。

上一章:第210章 下一章:第212章
热门: 春情难拘 甘之如饴 村长的后院 尼姑庵的男保安 全世界都想我学习 好一个骗婚夫郎 败家子的废材逆袭之路 男主小弟他不按剧本来[快穿] 星空主宰 神棍小村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