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上一章:第209章 下一章:第21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京观的旁边, 还有几个活着的兽人,不过他们也活不了多久了, 因为这些兽人都被至少失去了双腿或者双手, 正在大量的流血。

忍住恶心劲,章钰铭把头扭到另外一边,结果看到另外一位兽人背上的两个雌性, 正在笑着对那些尸体指指点点……

还是低头看自己的手指吧,章钰铭觉得短时间内,他有点无法直视这些同族。理智告诉他杀得好,杀得对,对敌人不该有任何的仁慈, 不杀他们,我们就要下场凄惨了, 非常凄惨。可感情上, 他又实在是对杀戮、死亡这些接受无能。

不过这种无法面对自己人的情况,在又做了一晚上的噩梦,迎来一个新的清晨,早晨吃了抹果酱的烤饼, 中午吃了新鲜的烤锦鸡之后,章钰铭总算是把自己调适过来了。当回到部落,章钰铭一头扎进自己的床里,睡了个天昏地暗!

休息了一天, 就到了重新上班的日子了。

这一天,他们不去采集了, 而是要挖盐和煮盐,而且雅兰带着有裳来了。

那天灰头土脸的有裳,现在已经被打理得干干净净了,同是个挺帅的年轻雌性,气色挺好的,还有点小胖,这是章钰铭见到的第一个身上肌肉线条比他还模糊的雌性——日子真的过得不好的话,会胖吗?不过章钰铭又觉得自己这想法太阴暗,发胖和不运动也可能他一直被囚禁。

采集队里的叔叔们和左乱爷爷都挺客气的,但干起活来,有意无意的都在躲着雅兰。这绝对是有事情在里边,可是雅兰叔叔对他一直都很好,章钰铭觉得自己不该去问雅兰家里的私事,所以章钰铭干脆就把注意力集中在干活上。

这里的盐土是红色的,因为长期取用,已经被挖出来了一个大坑。他们要两个人跳下坑里,用石片把盐土挖进篮子里,上边的人把篮子提上去,把盐土捏碎,将石头之类的东西挑拣出去。

第二步将盐土倒进一个大陶罐里头,倒水搅拌,沉淀,把最上面的清水倒在另外一个陶罐里。

第三步把木炭与盐水一块搅拌,沉淀,再次倒出清水。

最后一步,正式开始煮盐,用小火,一点一点的熬干罐子里的水,留下白色的盐。

这样的盐是不能跟现代的盐相比较的,但已经是这个时代最好的盐了。

章钰铭就自请去干最累的活——挖盐土,毕竟其他人的年纪都大了,有裳也和积极的说要去挖盐土,章钰铭就想果然是他刚才想错了,雅兰叔的孩子又能差到哪里去?

可是等干起活来,现实给了他一个大巴掌!章钰铭刚把一个篮子填满,有裳就叫:“木果叔!篮子满了,你拉上去吧!”

章钰铭动作就僵在那了,木果应了一声,朝上拉的时候,有裳又叫:“小章你快点!我都一篮子了,你还没动静呢!”

“……”章钰铭看了有裳一眼,有裳扯着嗓子又喊:“看我干什么?你自己不好好干活,你还不许别人说你?!”

算了,这种人他在现代也见的多了,真没想到到了这年代来又见到了,果然人的大脑其实没怎么进化吗?

章钰铭懒得理有裳了,他也不说话,就只是闷头干活,有裳就成了一个专门喊拉绳子的。章钰铭也不知道自己干了多久,总之他是累得够呛了,浑身都是油汗,还有泥。他把石片一扔,双手扒着坑上面,脚一蹬坑边,上去了。

“来,擦擦脸,再喝口果汁。”左乱爷爷立刻过来了,“你那手就别擦了,我给你擦。”

“谢谢左乱爷爷,咳咳!”他鼻子和嘴巴里也都是盐土,咳嗽一阵,又被擦干净了脸,舒服多了。左乱爷爷拿来的果汁是蓝色的,味道却像是菠萝,极其的香甜,章钰铭一口气把果汁都灌下去了。

“左乱爷爷,我也要,我累死了。”有裳也上来了,唉声叹气的说。

“什么都不干,累个屁。”木果冷哼。

“谁说的?左乱爷爷,木果叔叔,我可一直都在干活,是这家伙不干活!”

这时候雅兰来了:“你一直干活,怎么身上没有泥,只有土?”

“阿嬷,你、你怎么不信我?!”

“有裳……部落的规矩,年纪大了,就要跟大人分开住了,以后你吃喝穿用都要靠自己了。”

在一个上下级的大多数人都很开明正直,而且很聪明的环境中,对雅兰这样的人,没必要多说什么,别人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可章钰铭真没想到,雅兰叔这一下就给来了一个狠的

有裳震惊的看着雅兰:“我、我受了那么多苦,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就这么对待我?你难道也信了那些人说的……说是我自己跑去要做他们的雌性?”

雅兰额头上的筋都突起来了,嘴唇已经变成了极其难看的青灰色,可他的表情就并无变化:“我不信他们的话,我知道你的傲气,但当初我在后边喊着,你还要跑……怪谁?”

“又不是我想的!你当时也没真心追我!没跑几步你就回去了!”

“两年前你阿嬷刚生了孩子没多久,怎么追你?”左乱爷爷来了,在边上冷哼一声。

“谁让他要生孩子的!?不,他早就想要孩子了!他就不喜欢我!不想我过好日子!你们这些人也一样!”有裳转身就跑了,雅兰下意识的要追,可是跟了两步,就停下来了,他那个眼神可以说是非常恐怖了。

章钰铭叹一声,替雅兰叔可怜。有裳这种人,就是脑子有毛病了,觉得该整个世界的人都宠着他,向着他。他想要什么人家就该给他双手送上去,想杀谁这人就该躺在地上让他杀。他在现代的时候见过一个,结果到了原始社会又见着了一个。

他怎么就一点雅兰叔的脑子也没有呢,雅兰叔分明是努力的让他重新融入部落,让他过上好日子啊。就连刚才训斥他,也间接的帮他正了名。他说知道有裳的傲气,不会主动跑去送。章钰铭觉得,不是傲气吧?是有裳这种就想着过好日子,占便宜的想法,他能离开黑豹部落,跑去花豹?

一看就知道花豹那边的吃穿比不了黑豹,住房之类的就更别想比了。

他这个该说是爱慕虚荣的本性,反而证明了自己的清白。

而且原来他当年跑出去,还有东东和西西降生的原因……大龄独生子女自私自利习惯了,不想让人分享吗?这可真是,一个原始社会的雌性,却染了满身该是未来世界人才有的臭毛病,典型的日子过得太好了,让爹妈宠得太过了。

所以,雅兰是真的很爱有裳吧?真是可惜了。

中午饭是草豆团子,加不知道什么肉的烤肉,这烤肉的纤维挺粗糙的,没有鱼那么好吃,但分量足,这就够了。章钰铭的饭量现在也跟其他雌性差不多了,五个拳头大的草豆团子,加七八块巴掌大的烤肉,这才能吃饱了。

等快吃得盆干碗净的时候,有裳回来了,一看食物都没了,当时就急了:“你们怎么一点也不给我留?!”

“什么都没干的人,吃什么吃?”狼口叔冷哼一声——这位叔叔的左肩膀上有一大片超级可怕的伤疤,说是他遇到了狼群差点被吃掉,留下了这些疤痕,他原来也不叫狼口这个名,但从那次重伤中活下来后,就改成这个了。

“你们都没看见吗?!是我没干活吗?!明明是他什么都没干!”有裳指着章钰铭,“什么活都让我干了,你还得了好处,你这个沼泽里最肮脏腐臭的烂泥!”

章钰铭从来到这里开始,受了雅兰叔不少照顾,所以他不说话。

从有裳这种愤怒又委屈的表现看,他可能真的……认为刚才的活都是他干的,章钰铭则是不干活的那一个——自我催眠到这种地步,也是很神奇的。

章钰铭又要跳下坑去挖土,让雅兰给拦住了:“你去煮盐吧。”雅兰示意他跟着狼口去干活。

章钰铭点点头,老实去了,有裳也要跟着去,狼口没说什么。这回有裳是没办法故技重施了,他出力多少别人看得明明白白。

让他把盐土倒进陶罐,他一下子全倒了,大半盐土撒在了外边。让他搅和水,他那个动作……哐哐哐的搅和得整个陶罐都在摇晃。让他把第一次过滤好的盐水倒进干净罐子里,“咔嚓!”俩陶罐碰撞在一块,一起碎了。让他去看火,熬盐,火一会就烧得极旺,“砰!”罐子炸了。

原始社会最顶级质量的陶制品,也不一定能比得上现代质量最差的陶制品。他们上午很小心的使用,这大陶罐还坏了两个,有裳这么作,就这一会儿已经坏了两个了。

最后有裳被赶去把盐土从坑底下拉上来了:“我不干!我辛辛苦苦一天了,为什么不让他这个不干活的去!”

有裳指着章钰铭。

别人刚要说话,雅兰从坑底下上来了,他过来一把薅住有裳的头发,两个巴掌就上去了!有裳尖叫起来,挥舞着胳膊也要去打雅兰。雅兰一个膝盖顶在了他的肚子上,继续扇。有裳从一开始的挣扎叫骂,变成嘶喊哭闹,到后来就只剩下哭了。

雅兰直起腰来,有裳的脸都成猪头了,不过,雅兰脸上的眼泪去不比有裳少:“对不起,我不该让他进采集队。”他说完,拽着有裳的头发,就这么把他拖着走了。

转天,章钰铭在采集队里没看见雅兰:“雅兰叔呢?”

“他带着有裳去三队了。”左乱爷爷叹气。

“三队?”

“赚的最多,但也最累的一队,那里边大半都是年纪大的雄性呢。”木果也叹气。

“干活吧。”叹气+2的狼口说。

章钰铭就想,昨天雅兰的那一声“对不起”,大概不只是说带有裳进了采集一队?还有他把有裳宠成这样?

章钰铭叹气+3,跟着去干活了。

这天晚上他们宿舍的雌性来了,他们送了他不少采集来的新鲜果子,据这些舍友说,这是他们这一年最后一次出外捕猎了,冬天就要来了。后来说着说着,大家干脆集中到了木屋最外边的大厅里头,来了一场小型的聚会。

章钰铭就感觉他们的聚会跟妹子的睡衣PARTY似的,这想法刚出现就让他伸手挥走,告诉自己这就跟大学宿舍的卧聊会一样,才不是什么睡衣PARTY呢!╭(╯^╰)╮哼!

“咱们部落这么强,为什么不去占领其他部落呢?”章钰铭吃着一种跟橘子很相近的水果,问。

“哈哈哈!”这个问题让其他人一块大笑了起来,“基本上来到黑豹一段时间的人都会这么问。”

“族长说的,没必要。”

章钰铭:“没必要?”

“嗯,族长说,我们自己人好好过日子就行了,占领其他部落做什么呢?让我们自己人的一块肉变成半块肉吗?”

“对呀,而且有些还是很讨厌的人,难道也要让他们一块来跟我们过好日子吗?”

“比如花豹。”

“还有黑熊!黑熊部落,不是咱们部落的黑熊。”

“黄羊和紫鹿倒是可以。”

“不要,那两个部落的人特别懒的。”

“哎?我都不知道。”

“因为他们是食草兽人吗,不需要打猎,找个地方吃草就好了。就算是冬天到了,也能跟着动物直接去避寒的地方。”

“而且,安歇部落都已经习惯了向其它食肉部落上供的,把小的、老的,甚至雌性供出去换取保护。”

“老天!我都不知道!”

然后众人就开始说起了其它部落的烂事,像是有的部落雌性与人结伴的第一个晚上,要跟族长过,还有的跟族长过完第二个晚上要跟自己的父亲甚至兄弟过,更可怕的那种雌性的成人礼就是要被全族的兽人……

所以有些部落的雌性真的特别特别的少,这种部落如果是强就会去抢其他部落的雌性,如果是弱,那就只能才去一雌多雄的家庭模式,不过这种家庭模式里拿主意的依然是兽人,雌性是彻彻底底的生育工具。

雌性少,有了雌性就得赶紧让他生孩子,十一二岁就开始怀孕,即便闯过生育关活了下来,但不到二十岁雌性身体就垮了。如果他生的孩子里还有雌性,那就得走他的老路。珍惜是这辈子都不可能珍惜的,留到十七八更加的不可能,那些兽人们觉得要是那么干,这雌性要给他们少生多少孩子啊?

那些兽人,才是真的兽人,畜生。

“我今年就要给自己找个伴侣。”这么说的,就是之前很沉默,但后来告诉其他人月圆庆典上绿鳄人弄死他哥哥,今天又说了最多其他部落状况的雌性。他之前说完,让所有人都沉默了,章钰铭也吃不进东西,可也是他自己打破的沉默。

“你有喜欢的了?”

“嗯,我喜欢黑牙。”

“我们不跟你争,希望你能跟他顺利。”其他雌性说。

这么看来这位先沉默后爆发的雌性也是挺有心计的,他把跟他们同龄的兽人中,最好的其中一个就算是捡走了——雌性追兽人,只要没有其他雌性一起竞争,基本上就是OK了。

“谢谢。”

感觉话说到这里,大家也就要散了,可突然门开了,外头进来了一个人——医院的萤虫?

“都不要说话了,跟着我过来。”萤虫说。

没有人去问为什么,没有人回去自己的单间拿东西,所有人这时候都放下自己手上的果皮,站起来抬脚跟着萤虫就走。原始社会的情况,基本上也跟全民皆兵差不多了。

没有打火把,他们趁着夜色,直接去了医院。在路上,他们还遇到了其他几路人,一样是没人说话,只有一些小孩子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但也很快就让他们的阿嬷捂住了嘴巴。

所有人都集中到了医院,医院拉起来的帘子已经被收了起来,所有人围着床排排坐,抱着孩子的雌性轻轻拍哄着孩子,年轻健壮的雌性们站在了最外头,然后是年纪最大的雌性,章钰铭被他们挤进了最里边,他周围都是带小孩的年轻阿嬷。兽人……连一个少年兽人都没看见,他也没看见雅兰和有裳。

医院的门被关上了,还上了闩,所有人都在黑暗中保持静默。

“吼——!!!”一声咆哮打破了安静,连部落新人章钰铭都知道这绝对不是黑豹的吼叫,也不是熊的吼声,而他们部落里,就这两种兽形的咆哮是类似于这种的。

族长和祭司带着人离开去攻打花豹了,这是被掏了老窝吗?

章钰铭有些紧张,他边上的一个雌性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不认识对方,可能感觉到对方的安慰。

外边的野兽叫声更加的杂乱了,除了一开始的那种粗重的咆哮外,还有拉长的啸声,刺耳的啼声。他听不懂具体的意思,却能听出来愤怒,疯狂和暴躁,他能想象出,就在外边不知道有多少巨兽,正在彼此碰撞,撕咬抓挠!

有很多小孩子被吓醒了,让章钰铭意外的是,这些孩子没有一个哭闹出声的,只要确定自己的阿嬷在身边,他们就乖乖的。

天亮了,有人敲响了医院的门。

“萤虫,开门吧。”虽然跟着门声音有些失真,但,这是族长的声音!

堵在大门口的雌性们忙不迭放下了门闩,这一刻,章钰铭才听见周围有人小声的呜咽出声,章钰铭感觉脸上有点湿润,抬手一摸,知道自己也哭了。

真相显而易见,这就是反调虎离山的瓮中捉鳖!

不过他一点都不想称赞族长的伟大,说实话,他宁愿族长和祭司不把人带走,就在部落里老老实实的呆着,那些敌人也就不会冒出来。

要是在现代,在电视小说上头看到有这种想法的人,章钰铭即便不会开帖子骂,可心里也会瞧不起这种人。这想法很短视,害虫就是应该引出来一次消灭,一点风险算什么?可成为了担当风险的人,还是诱饵的一部分,真切的感觉到那种一把刀悬在头顶的感受……他没办法不短视,不埋怨。

和平很重,和平真的TM的很重要!

可他已经没有和平了……

走出医院,面对阳光,章钰铭的眼泪再次流了出来,他想控制,但是不行。现在想要流眼泪的不是他的泪腺,而是他的心,他需要用哭泣来发泄

算了!TM的老子现在是雌性!

章钰铭直接就蹲在医院外头,嚎啕大哭了起来。真的是哭得很惨很惨的那种,而且不只是眼泪,鼻涕也跟着一块朝下流了。

也没人去劝他,只有人给了他一块很细很软的麻布,章钰铭就用这个不断的擦着眼泪……

段少泊:“咦?这个……大师兄,不会是这件事把章钰铭刺激过头了吧?”

昨天夜里吼叫的声音医院虽然听的一清二楚,那是因为野兽的咆哮本来就能传得很广,他们战斗的地方实际可是很远的。部落里的雌性和孩子都很安全,把他们集合起来,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谁知道就这样,还把章钰铭给吓成这样了。

顾辞久:“我也没想到……要是吓过头了,咱们再一点点掰吧。”

两人都意外,不过却并不多担心,反正章钰铭还能在这边活几十年呢,能掰过去。

章钰铭哭到后来,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眼前还发黑,不知道是谁把帮忙,把他给放倒在了地上,还有人递了水给他喝,喝了两三口,章钰铭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睡,还是晕,总之是没了意识了。

不过,这一回失去意识,章钰铭却感觉很舒服,是那种有点沉,但是温暖的舒服,就像是大冬天里盖着棉被睡了一场懒觉一样,等他醒过来,虽然没睁眼但他知道自己确确实实的醒了,就是不想睁眼,想要继续感受那种惬意和轻松。

上一章:第209章 下一章:第211章
热门: 此心安处 咬上你指尖 这个家我付出太多了 乡村异事 妓术:欲望的荒野 我们哥哥没划水 星际食人花修仙指南 甩掉渣攻后嫁入了豪门/恶毒男配嫁入豪门后 家狼难防:霸上娇俏小姨子 全星际都知道他是我前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