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上一章:第208章 下一章:第21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就前两年的事, 有部落要跟咱们部落走婚,他们带来的兽人和雌性到了这就都不想走了。咱们部落的当然也没谁想跟着去, 那部落就不乐意了, 反悔说不走婚了。族长也应了,可他要带人走,那些人都不走了, 你说好笑不好笑~”

“还笑!?这事我也知道,不过比你知道得多,那个部落留下的雌性有不怀好意的,偷偷给他们部落的人留了记号。结果一队出去采集的雌性就让对方的兽人给抢了!”

“不会吧?真有这事?”

“是有这事,我也知道。他们没想到咱们部落的雌性也够强, 正好族长和祭司也都在,对方来的兽人是一个都没能回去。”

“你们说的这事算什么啊?四年多前吧。黑熊部落让咱们部落非得参加圆月大会, 让族长给否了, 他就带人纠集了几个部落,袭击族长带的狩猎队,那也是都让族长给杀干净了!”

“圆月大会是什么?”

这问题章钰铭也想问,不过让另外一个年纪不大的雌性给抢先了。

“我阿嬷说, 就是几个部落一起,每个部落必须要出十个未婚雌性,十个未婚的兽人,在圆月的晚上庆祝……”

“这不是挺好吗?”

“你等我说完啊!这个庆祝当中, 是可以抢婚的。就算是其中的雌性和兽人彼此互相喜欢,但只要有人打败了兽人, 就能把雌性抢走。而且,圆月大会上,可以用兽形。还要到第二天的太阳升起来,这个雌性属于谁,才是谁的伴侣。”

“不止……”另外一个雌性说话了,章钰铭记得这是个话很少的雌性,“我阿嬷说,原来我有个哥哥的,可是部落跟另外两个部落弄这个圆月大会,我哥哥被送去了就没回来。我阿嬷以为他找到了伴,可后来另外一个去了圆月大会的雌性跟他说,我哥哥是死了。当时有个绿鳄部落,他们不是找伴侣的,而是十个人联手,驱赶其他部落的兽人后,去弄那些雌性,我哥哥就直接让他们给弄死了……所以我父嬷才会带着我从原先的部落里逃出来。”

“幸好族长没答应。”有人说了一声,其他雌性都跟着应了一声。

祭司教导和族长教导的技巧,确实让他们能对付人形的兽人,可兽化后速度、力量、身体强度都大幅度上升的兽人就不一定了。尤其是大体型兽人,雌性如果手无寸铁又被近身,那就毫无反抗之力了。

章钰铭满身寒毛都立起来了,这确实是原始社会,大家看起来都很平等。但是什么时候都不缺拥有特权的坏人。他一听就知道,这个雌性过去部落的圆月大会,八成就是一些小部落专门给那个绿鳄部落上供用的。

“反正,这附近的部落都跟咱们部落有仇,而且都没对咱们部落有好心,千万别落单。”

“对,不能落单。”

“千万别落单!”

所有的雌性都叮嘱着彼此,也叮嘱着自己,包括章钰铭在内,该说尤其是章钰铭。他现在可是一点跑出去表现自己男性气概的欲望都没有,其他雌性要是遇见事了还能坚持一会,他知道就自己这反抗能力,也就跟部落里的小孩子差不多,说让人拐走,就让人拐走了。

他们的对话,段少泊和顾辞久都听见了。不是故意偷听的,而是这临时搭建的小棚子根本没有隔音可言。

不过这事也是他们来事先跟几个小雌性商量好的,今年很多小雌性都是第一次来,大集这个地方其实没什么他们部落没有的,但新奇啊。其他人就怕三两句话,把这些小雌性蒙走了,他们是不怕打架的,可到时候真的受到伤害的还是这些雌性。

——兽人可不会像现代电影里的坏人那样,非得等到男主角快到了才突发奇想的要对女主角做点什么。

不为了章钰铭,也为了这些子民们,段少泊都不会什么都不做。而且那两个小雌性也不是说谎,他们只是在自己族长的恳求下,找机会说出真相,提醒自己的伙伴而已。

所以等到第二天白天,原来就有警惕心所以两三个人结伴出去的雌性,这下更扎堆了,五六个人一伙,有的还叫上了兽人。

╮(╯▽╰)╭那些小兽人啊,没见着雌性的时候一个比一个更能说大话,这下被一群雌性围住,是彻底不敢说话,沦为拎包工了。

章钰铭……则根本不出去,留下帮忙看摊了。

“吓着了?”雅兰偷偷问他。

“嗯……”章钰铭也没硬撑着,很老实的承认了,“我本来就比大伙都弱,以防万一,还是留下来吧。而且我本来也没什么想要的。”

见识过现代那么丰富的商品,到了这个大集上,是真没什么好看的。因为各族用来交换的最多的商品,就是草药、肉和皮毛。真正大宗的,都是部落和部落之间的交易,摆摊倒都是个人,零零散散的更没什么好东西了。

“其实留下来也有不少好处。”雅兰挺神秘的对章钰铭挤挤眼。

章钰铭不明所以,但他也确实因为雅兰的表现产生了好奇心,雅兰从来都不会故弄玄虚。没多久,章钰铭就得到了答案。

两个陌生的兽人,拉着一头超大的鹿过来了,鹿的皮毛极其漂亮,是发暗的紫色,鹿身上驮着六个沉甸甸的筐子。他们把一对筐子卸在黑豹部落棚子的门口,段少泊过去打开一个筐子。

那里边塞得满满的,都是看起来实在是不怎么好看的黄绿色的饼子。段少泊拿出了两个饼子,闻了闻,很满意的笑了,他随手把两个饼子扔给了后边的兽人,自己去跟陌生兽人谈买卖去了。

章钰铭手里让人塞了一小块绿饼子时,正好看见那头超大的鹿在身上的筐子全都卸货下来后,变成了人。

章钰铭收回视线,闻了闻分给他的那一块饼子,他已经学会不对以貌取“食”了,闻起来好像有点……甜味?他把这东西塞进嘴里,真的是甜的,整体感觉就像是茶糖,非常爽口,虽然残余物挺多的,但应该是草叶的东西口感很柔软,配合着甜甜的滋味,很有嚼头。

后来陆续又有很多其他的种族过来,他们用大筐大筐的晒干的蘑菇、野菜,还有坚果,交换布,陶锅,还有肉。

“雅兰叔,陶锅和布找到咱们部落换,我理解,怎么换肉也来找咱们?咱们部落的肉,比其它部落的肉,都要贵吧?”对这里的商品不感兴趣归不感兴趣,怎么说昨天已经出去逛了一圈,再加上职业病使然,对物价章钰铭还是很了解的。

这世界还没有统一的度量衡,货币也只有他们黑豹部落有,少量货品的交易基本上靠“掂”。就是彼此看过对方交换的物品,拿在手里掂量一下,愿意的话就换,不愿意就再说。大宗交易的计量单位是筐,但是部落和部落之间的筐大小是不一样的。

章钰铭也仔细看过,他们部落的筐不算大的,也就是一般般。

“是要贵,但我们的肉能保存的时间更长,而且,我们的肉里,有盐。”

章钰铭原来如此的点点头,他还以为这等同于是交保护费呢。

“草食的兽人,也要吃肉吗?”

“春夏的时候不吃,但冬天吃了肉就能少吃很多草,所以他们要买很多肉回去。”

这也是比较怪了,鹿吃鹿,羊吃羊。

“雅兰叔,我们族长为什么那么聪明会想到用石头来做交换呢?而且族长说用石头了,咱们部落里的人就答应了?”

章钰铭所有部落都有石币,可黑豹部落依然是特别的。这么多的特别加起来,章钰铭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一开始没用石头换东西的,那石头就是个记号。”

“什么意思?”

“部落里日子好过了,每次分给大家的东西就多了。很多人家里就没地方放了,况且,放在家里也不如放在部落的岩洞里好储存。”

这点理解,章钰铭去见过那些作为仓库的天然洞穴,而且每个洞穴的情况不一样,有的通风干燥,有的通风阴凉,部落里在那些洞窟里熏了杀虫的草药,用来分门别类储存食物,不比人工的仓库差。

“所以打猎采集回来,大家就提议先把东西放在部落里,谁家想要了,谁家再去要。可到底每个人在部落那里存了多少东西,实在是不好记。所以祭司就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很少见的小石头,就拿这个给大家做记号。大家觉得这个很方便,久而久之,用处就越来越多了。”

“原来如此……”果然这就是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是他想多了。

两人正说话,外头忽然乱了起来,雅兰的第一反应就是一把抓住章钰铭要带他躲起来,可外头传进来的喊声,让他的动作立刻僵住了:“阿嬷——!”

章钰铭所认识的雅兰,一直都是一位非常沉稳温柔的帅大叔,还是脾气特别好,总觉得他一直都不会生气的帅大叔。这是第一次,他看见帅大叔的表情变化那么的剧烈,整个脸都扭曲了,说不清他现在是惊恐兴奋还是其它。

“雅兰叔!快来!”“有裳找到了!”“雅兰叔!”

外边有人喊,听声音是部落里的几个年轻兽人,雅兰立刻就送开了章钰铭的手,跑了出去。章钰铭明明是紧跟在他后边,可还是慢了好几步,等到他冲出去的时候,雅兰叔已经抱着一个年轻的雌性,蹲在地上哭起来了。

所以黑豹部落的人都是高兴的,可还高兴没一会,外边又乱了。

“你们黑豹的人为什么抢我们的雌性!”“把雌性交出来!”“吼——!”

新来的兽人极其的蛮横,过来之后,抬手就去抓黑豹的雌性,还有好几个人直接变成兽形了,这表现可不像是单纯的来找回“自己的”雌性那么简单。

而这些人的兽形,竟然也是豹子,不过他们都是金黄色的花豹,体型跟黑豹部落的豹子不相上下。人形的他们也用油彩在身上和脸上描出了花豹的斑纹,看起来比黑豹更多了几分野蛮和凶悍。

“阿嬷!是他们把我抢走的!”有裳喊了一嗓子,可来人眼神转到他身上,他顿时吓得一哆嗦,脑袋扎进了雅兰的怀里。

“他是我伴侣,你们黑豹部落想把他要回去也行,用五个雌性还!”带头的花豹嘶吼一声,瞬间就冲向了离他最近的雌性。

谁知道那雌性反应极快,一脚踹出去,竟然把花豹踹了个踉跄。这花豹顿时从脖子一直红到耳朵尖,咆哮一声,瞬间变成花豹,非常不要脸的用花豹的形态再次朝着那个雌性扑过去,他的同族,也跟他做出了相同的动作。

然后……然后一条巨大的蛇尾巴抽过来,这些花豹怎么过来的,怎么用更快的速度回去的。

章钰铭终于再次见到那颗当时差点把他吓死的蛇脑袋了,总感觉比上回见面,那脑袋更大了。且这时候巨蟒张开了嘴巴,喷出了毒液,也不知道他的毒腺是怎么长的,毒液喷出去是雾状的,直接笼罩上了那群花豹,原本还想站起来反抗的花豹们,摇晃了两下,就全都倒在了地上。

“捆起来,让他们族长用肉干来换。”段少泊一声令下,来闹事的花豹就全都跟捆猪仔一样,捆起了四蹄,在棚子外边被摆了一排。

“雅兰,你把有裳带进去吧,什么事都不用担心,有我们了。”闹事的人处理完了,段少泊转过来安慰雅兰。

“是,谢谢族长。”雅兰一直紧紧的抓着有裳眼泪流个不停,可脸上却又带着笑容。

雅兰带着有裳去了棚子里边的洞里——因为是山谷里边举行大集,所以他们的棚子都是靠着山谷一侧的山壁搭建的,有些部落因为长期占据着一个好地方,所以还在山壁上挖了坑出来,算是短期居住的好地方了。

大多数雌性也都跟着进去了,只剩下一些好奇心重的,依旧在探头探脑。章钰铭……他也是好奇心重的。

花豹部落的族长没多久就急匆匆的过来了:“黑豹族长,我们部落里的兽人不懂事,我们愿意用一筐肉,来把他们换回去!”

花豹族长说完就让他的族人去放开那几个兽人,但是黑豹部落的兽人一直看着他们族长的表情,段少泊没让他们放,他们就伸胳膊把花豹族长给拦了。

“黑豹部长,难道是一筐肉少了吗?”

“这不是肉不肉的问题,两年……不,三年前的那次大集,我们部落是挨个问过,谁见过我们部落的雌性的,你们当时说的什么?”

“原来是这件事?我承认当时确实是瞒了你。但人可不是我们抢的。那个有裳是自己跑到我们部落,自己说愿意做我们部落的雌性的。因为这个我们才帮着他瞒了你们黑豹部落,并没道理把送上门来的雌性朝外推,也因为这个,我们这次大集才会带着他来,谁知道他会跑呢?我们是不知道他跟你们怎么说的,但我们可没亏待他。”

“说谎!”有年轻的黑豹兽人怒吼。

花豹族长一脸无所谓,他只似笑非笑的看着段少泊。

旁观的章钰铭这时候发现了一个挺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在场的人,义愤填膺的只有年轻人,稍微上了一点年纪的人却是若有所思。

看来雅兰叔的儿子,那个有裳的品行不大好啊,所以众人才会对这个花豹族长的话半信半疑的。

“我不管有裳当时是怎么跟你们说的,我也不管你们当时是怎么想的,我只需要知道,你们当时在我黑豹部落族人的问题上,对我段少泊,黑豹部落族长说谎了,你们承认吗?”段少泊的表情却一点都没有动摇。

章钰铭暗道一声霸气。

花豹族长的神色总算有些不好了:“……对。黑豹部长,那么,你要怎么样?”

“把你们的族人带走吧。”段少泊说,花豹部落的人露出了几分得意,可段少泊的话还没说完,“你们最好尽快带着部落开始逃亡,因为十天之后,黑豹部落会正式向你们花豹开战。”

“……”花豹族长的表情更加的不好了,他身后刚才一脸想找麻烦的族人,这时候也都脸色发灰的老实了。

“好了,带着你们的人走吧,或者还需要我们帮一把,把你们扔出去?”段少泊问,花豹族长咬着牙站了起来,让人解开被抓的族人,灰溜溜的跑了。

段少泊回到了棚子里,就好像刚才没什么大事发生一样,继续跟顾辞久你侬我侬去了。

有人挺兴奋的跑去了后边,章钰铭想到了什么,也跟着去了。正好看见有人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给雅兰和有裳听,雅兰失声惊叫:“什么——!”

“有裳,你怎么了?”兴奋又愧疚的雅兰一怔,不明白儿子怎么是怎么个反应。

“我……我就是觉得部落为我这样一个人闹得和另外一个部落开战,实在是没必要。”

“不只是为了你,只要是我们的族人,换了谁被欺负了,我们的族长都会这么做的。”

看来雅兰叔是个族长铁粉,这话说得斩钉截铁的,在场听到的人也都欢呼起来:“对!咱们族长最护着族人了!”

章钰铭这个时候,则在看着有裳,可能是雅兰一直把他当儿子吧,他对于这个只闻其名的“兄弟”比较感兴趣。他就发现有裳的表情不太对劲,虽然现在他也跟着其他人一起欢呼,但他那个笑容很古怪。

正常来说,他都从花豹部落跑出来了,那花豹就该是他的仇人了吧?听见自己的族人帮自己报仇,那自然是恨得咬牙切齿,只想自己也加入进讨伐者,把仇人撕成碎片!可有裳这个表象,就是很普通的“哎呀,大家都高兴,所以我也好高兴啊”,可就因为太高兴了,就不匹配他的身份了。

不知道为什么,章钰铭就想起来昨天晚上,有雌性说“有人做了记号引其他部落来攻击黑豹部落的雌性”这件事了。

应该不是……我跟人家也不认识,这么恶意的揣测,这是自以为是了吧。

今天后半天,部落没再让人出去逛街,而是以防万一,让他们都老实的呆在洞里,而且说部落明天就要提前离开,回部落备战了。

这天晚上章钰铭心事太多,所以一直睡不着,等外边异常的噪音响起来的时候,他立刻就听见了。章钰铭爬起来正要把其他雌性叫起来,结果却是让他边上睡着的雌性一把拉倒了:“别害怕,什么事都不会有的,继续睡觉吧。”

“……”所有他虽然是没睡着的那个,但却不是第一个发现不对的那个,果然一个安逸的现代人,还是没办法跟土生土长的原始人比吗?

章钰铭刚躺下来就听见两声惨叫,他顿时就是一僵,作为一个“雌性”,章钰铭已经十分清楚部落战败会落到什么样下场。不过外边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又过了一会,还是很安静,紧张得心脏都有点难受的章钰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让人叫起来的时候,章钰铭脑袋疼的要死,明明是睡着了,可比一夜没睡还难受,他猜测自己怕是做了一晚上的噩梦,就是全忘了。

等走出年轻雌性们集体睡觉的洞口,章钰铭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用最快的速度吃完了部落集体分发的肉干,章钰铭找到了来时分配的“代步工具”,跟另外一个雌性骑上这个腼腆兽人的背脊,走出了草棚子,他终于看到了血腥味道的来源。

他们棚子的外头,一具尸体叠着一具尸体,垒起了一座京观!虽然已经是微凉的秋天,依旧有大量的苍蝇在这些尸体上聚集,还有乌鸦在天空中盘旋,只是因为这里兽人众多,所以没什么小型野兽罢了。

上一章:第208章 下一章:第210章
热门: 美色佳缘之青涩情 山野医龙 小夫郎 和失忆校草谈假恋爱的日子 母女校花 十八岁猛汉 妇科男医师 揣着崽就不能离婚吗? 玉都花少 流氓艳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