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上一章:第206章 下一章:第20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比起从其它方面入手的毫无头绪, 原剧情里提到过的病毒,比起其它, 沾染了更多的“必然性”。发散一下想象力, 那独特的溶洞生态系统,是否也孕育出了独特的病毒呢?岩蜂出来了,很可能也带着病毒出来了。

岩蜂死于外界的病毒, 可它们自身携带的病毒,是否有可能跟外界的病毒结合,并在几十年发生了恐怖的变异,最后为祸人间呢?

虽然现在别说什么高科技设备,即使跟玻璃试管都没有, 但段少泊还有他自己和系统啊。系统是能够完美监控宿主,还有他这个乘客的身体状况的, 段少泊之前都是拿它当探测仪用。

不过, 现在系统又去升级了,他们这一回怕是不能继续寻找了——从原剧情看,岩蜂应该是生活在一个半水下的溶洞里,到今天他们还没找到确切位置。因为温泉溶洞……可这一片全都是温泉, 温泉水从四个洞窟里朝外流,这些洞窟大洞套小洞,小洞连大洞,内部蜿蜒曲折, 稍不留神在里边迷了路,那就只能被困死在里边了。

想一次就把岩蜂找出来是不可能的, 所以每隔一段时间,部落里没有大事的时候,段少泊才会带着最精干的人马,跑到这里来找岩蜂。

不过他们也不是次次都无功而返,溶洞这片与世隔绝的天地里,有很多外边没有的新奇物种,除了看个稀奇就算的小东西外。溶洞里生长一种暗红色的苔藓,这种苔藓被用沸水熬煮过再沉淀后的物质,简直就是橡胶。章钰铭那双不知道皮子和什么做出来的鞋,那个“什么”,就是它。

另外还有一种生活在温水区的瞎眼大白鱼,它们很像是得了白化病的鲶鱼,这种鱼肉质鲜嫩,极其的滋补——头一回吃的时候,众人都流了鼻血。这大白鱼简直就是鱼中的人参。

那个苔藓倒是已经成功在外边培育成功了,大白鱼却不能。

“今天是我们最后一次来这里了。”段少泊说的时候,推了一把顾辞久的脑袋——总觉得他本体回来之后个头变大了,原来阿大就这么把脑袋耷拉在他肩膀上也无妨,现在却觉得死沉死沉的,“所以这一次来,我们就尽量多的抓白鱼,能抓多少抓多少。”

过去都是探险为主,白鱼在发现之后,都是每次离开之前抓几条,处理了之后带回复,给部落里的重伤者,病人,或者孕夫吃。

“是!”众人点头应下,没人问为什么。

四个人打理他们这十多个人的吃喝问题,其他人就进了白鱼的溶洞里抓鱼。抓到的鱼直接就在水潭边宰杀,鱼血也是好东西,要好好的接在一个水果壳里,统一倒进水囊里带回去。其余的不好处理,未免污染大白鱼生活的水域,带到外边去埋掉了。

溶洞外边挖好了土灶,做好了简单的烧烤架,切成两大片的鱼就放在烧烤架上烤。不加盐也没有任何调料,烤鱼肉的香气没多久已经侵占了附近的空气。

顾辞久化作了兽形,巨蟒盘在一边,看起来是发呆睡觉,实际却是震慑着闻香而来的野兽们。

这里的野兽也怕人,食草动物知道兽人是敌人,食肉动物知道兽人是极其强力的对手,且还是群体活动的。所以一旦发现兽人,它们也是能不靠近就不靠近的。可是食物实在是太大的诱惑了。

顾辞久不时张大嘴,打个夸张的哈欠。现在化作兽形的他体型比森蚺还森蚺,但依然是有毒蛇,他超级大的蛇头里有一对超级大的毒腺。因为毒腺分泌毒液的能力太强,所以他现在这样呼出的口气都带着发苦的腥气,这也是他的记号。

闻着浓郁鱼香与鱼腥惹来的野兽,靠近到能闻到苦涩腥气距离,很多就转身离开了。有些实在嘴馋的,在外徘徊一阵,也走了。大型野兽基本上都离开了,现在剩下的反而都是些狡猾的小家伙,这是正想找机会偷呢。

段少泊回来了,叼着一头雄性巨角鹿的脖子回来了,这头巨角鹿还活着,蹄子不时的因为抽搐而蹬踹。等把鹿拖到宿营地,忙烤鱼的黑熊过来,一匕首戳进了巨角鹿的心脏,这才彻底终结了它的痛苦。

段少泊变成人跟着一块处理巨角鹿,一直驱兽的顾辞久突然也变回人了,不等他说话,众人一起整齐划一的看了看天色——温泉区附近没什么植物,这里能看见碧蓝的天。

“要下雨了。”段少泊说,没人反对。

兽人的嗅觉极其灵敏,他们已经嗅到了空气中加重的水蒸气的味道。

众人立刻加快了处理猎物的速度,切下来的肉立刻拿去烤。第三块鹿肉烤熟的时候,起风了。第十块鹿肉放在火上的时候,天快速的阴沉了下来。

段少泊和顾辞久直接把大半鹿肉运到了一边的滚水温泉里,烫熟了最外层后,捞起来就跑,虽然这样会让鹿肉变得很难吃,但好保存就够了,还没来得及进溶洞,雨已经噼里啪啦的下起来了。

在洞口看着外边的乌云,两人都能看出来这次大雨的范围必定是把章钰铭所在的区域也给包括了进来。

章钰铭这时候已经躲在了小屋里,这个小屋搭建的时候,背靠大树上的树洞,顾辞久还特意用叶子垫了垫,这时候章钰铭除了有点冷,其它的没什么。

“刚还想着会不会下大雨,这就下了……”

“轰隆!”

章钰铭打了个哆嗦,抱住了自己的腿。他过去看电视,觉得那种“哎呀~我好怕打雷啊~”的人就是矫情,假,可现在他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下雨会可怕了。那种躲在房里看雨,和在大自然里面对着雷霆暴雨,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一阵阵轰鸣就好像是在耳边炸裂,闪电一次又一次刺破天空……

“我的这棵树不会被雷劈到吧?”章钰铭又打了个哆嗦,他记得这棵树也不是太高,应该不会挨劈,绝对不会……

然鹅!当一个人像章钰铭这样忐忑的想着某件事绝对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其真实想法往往是“一定就会”,所以,作为气运之子的章钰铭这么翻来覆去的念叨,到底会发生什么,也就可想而知了。

“轰隆——!”

根本来不及看见发生了什么,章钰铭只感到一阵剧痛,他就失去了意识。

过了很久,章钰铭被冻醒了,他发现自己趴在大雨里,浑身上下没有一块肌肉不在疼痛,这让他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太疼了所以在打哆嗦,还是太冷了所以在打哆嗦。口申口今着爬起来,章钰铭向身后看去,只见刚才还为他提供庇护的大树,现在只剩下了一半,整个巨大的树冠弯折下来,把他的车盖了个严严实实。顾辞久给他盖的那个小草屋,已经彻底塌了,不过那个树洞竟然还是完好的。

龇牙咧嘴的爬回草屋的残骸,章钰铭在黑暗中努力摸索着所有能摸得着的东西,然后抱着它们,缩进了树洞。

一道雷绝对不会重复劈中一棵树!关于这一点,章钰铭是十分坚定的。

他的手被划破了,应该不是被树枝,而是被碎瓷片,阿大交给他的那个能够避蛇虫的药罐子碎掉了。章钰铭摸出了一块淋湿的肉干放进嘴里。更糟糕的是阿大之前烟熏虫子的效果会被雨水冲刷带走,当雨过天晴,虫蛇会回来,会动的藤蔓也会来。

但被虫子或者蛇咬死、毒死的前提,是他能活过这场大雨,虽然是雨不是雪,可气温也实在是太低了。尤其他刚刚不知道在雨水里已经淋了多久,被带走了太多的温度。

吃肉干的过程不太顺利,因为章钰铭的牙齿打颤得太过激烈,他甚至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终于和着自己的血把肉干吞咽了下去,胃里有了食物让章钰铭觉得好受了一些,他开始犯困,但野外生存能力再匮乏,他也知道这种情况下睡着,八成会被冻死。章钰铭拍自己的脸颊,感觉不太管用,就开始唱歌:“每天起来第一句,先给自己打个气!”然后越唱越饿,越唱越冷……

“尼玛,再也不觉得卡路里是累赘了,我现在要是多点卡路里多好啊。”章钰铭不唱了,脑袋扎在膝盖上,开始哭,“我想回家,这里太可怕了……我要回家!”

他现在就想来一碟子大盘鸡,加一大碗酸辣粉,再加俩油酥烧饼。或者来半张饼加一大锅麻辣香锅!

仿佛是让天裂开的雨一直下个不停,章钰铭一会唱歌,一会闷头哭,后来还开始背经济学名词的概念,不过他还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到再醒过来,章钰铭就知道坏了,他发烧了。

他的两个耳朵都在耳鸣,额头一跳一跳的疼,晕眩又鼻塞,而且浑身无力。可这时候,章钰铭反而清醒了,他头一次开始正视一件事——回不去了。

不是说他今天就要死在这了,所以回不去了,而是他很清楚自己根本找不到回去的方法了。他觉得他那种穿越,就是极其巧合的,车子飞出去后掉进了空间通道之类的,他要是想回去,那就得再找到一个通向原本世界的空间通道,但是……可能吗?

他一直开车都很小心,怎么偏偏就那天出了事故?不过,要是没出事故,那他现在还活着吗?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即便车子没爆炸,他身上的骨头也剩不下几根完好的了吧?

但现在想那么多也都没用了,他就要死了,然后要不了多久尸体就会成为这个世界大自然养分的一部分……虽然,现代也没有谁会怀念他,但他还是好想回去啊……

以为自己要死的章钰铭昏过去了,他是真没想到,自己又双叒的还能醒过来。骨头酸,耳膜响,脑袋疼,眼前小星星冒个不停,好容易睁开眼他还以为自己来了个重生,就是没重生回现代,而是重生回他刚被救回黑豹部落的时候了。

这里,还是黑豹部落的一员。

睁着眼睛看房顶看了半天,隔帘掀开,萤虫进来了,摸摸他的额头之后,放心的吐了一口气:“烧退了,没事了。”

“谢……”一开口,喉咙嘶哑的就像是嗓子眼里堵满了沙子似的。

“别说话了,好好休息。你也别担心,等到明年春天,你养好了身体,再说离开的事情也是一样的。”

“嗯……”其实章钰铭这时候已经放弃了,发烧时他脑子里想的事情,现在也都记得——何必自欺欺人呢?一开始就该知道回不去的,之前那不是乐观,而是装瞎。就跟装睡的人没法叫醒一样,装瞎的人也没法看见真实,“谁救……”

“族长救的你,雨下得太大了,他们一看就知道不对,赶紧去找你了。幸亏他们反应快,否则你就要交代在外边了。”

不,就算反应慢点,大雨过后两个人再去,章钰铭一样能救回来,毕竟他可是气运之子。

萤虫端了一杯药汤来给章钰铭喝,他喝了之后喉咙好过了许多,躺下再次睡着了。

等章钰铭彻底恢复,可以离开医院的时候,族长带着的那一队狩猎队也已经回来了——段少泊和顾辞久把人送回来后就又回去了。

章钰铭去“求见”了段少泊。

“……你要留在这里?”

“是的。”章钰铭点点头,“我希望能够成为黑豹部落的一员,希望部落能够接纳我。”

“可以。你可以住回到原先的宿舍里,做原先的工作,希望你能在部落里过得幸福。”

“谢谢族长。”

章钰铭离开,段少泊的眉头却没松开:“大师兄,虽然系统没在这,但我……也不觉得这个世界就这么容易的结束了。”

“我也不觉得。”顾辞久一如往常的坐在段少泊背后,搂着他的腰,“章钰铭那不是想开了,而是绝望了,还是被吓坏了之后的绝望。他现在留下来,只因为黑豹部落是一个能让他活下去的地方而已,如果有个什么万一,还是会发生意外。”

“他的精神已经不大正常了,其实如果是我自己,没有大师兄……我也受不了的。”

章钰铭这个人本身是个有能力的好人,非大善人的那种好人,这是一般意义上的。可是作者的综合设定,让章钰铭是一个对穿越这码子事情严重接受不良的人。像顾辞久这样很乐于享受一个世界又一个世界新奇的情况,是极其稀少的。

系统过去的那些宿主,也不能说他们忘恩负义,或者都是坏蛋,系统在跟那些前任签订宿主契约之前,必定都会考察过他们的品性,可最后那些人都走歪了。兢兢业业的系统并没有错,那么就一定是那些宿主都错了吗?也不一定——不是这世上所有的事情,都能掰扯出是非对错来的。

穿越这件事,跟搬家不一样。何况就算是搬家,如果太过频繁也会影响到人的精神状态。穿越是从一个世界到另外一个世界,等于将前一个世界自己所有的亲人、朋友,事业,感情,全都撕扯下来,并再也不得相见。

越是成功的幸福的人,穿越就越是一种折磨,即便他无父无母朋友也少,可本身成功的事业就是他最大的依恋。

相比之下,他们过去经历过的两个穿越者,一个古代世界的原本就是个loser,一个科技世界的还是个跳脱的大学生,这两个人对原世界的牵绊都要小得多。

段少泊对章钰铭竟然多了几分怜悯,若是没有大师兄,他成为了系统的宿主,过不了几个世界他怕是就得与系统解约,宁愿随便找个世界老死,也不愿继续重复一个世界又一个世界的旅程。

顾辞久亲了亲自家小师弟的脸颊,有点粗糙,不过就是那个味道~所以他干脆轻轻咬了一口,同时含糊道:“没事,慢慢来,他会好的。”

章钰铭不想闲着,只要闲着他脑海中就会浮现大雨那天的情景,而不断回响在他耳边的,不是雷霆的炸响,而是他自己的声音在不断嘶喊“你回不去了!回不去!你要死在这了!死!死!死!腐烂掉!”

偏偏他回来的时候,宿舍还没人了,那些雌性应该又轮到去狩猎了。

所以虽然第二天起来去车站的时候,雅兰一个劲的劝他再休息两天,他还是坚决要去工作。雅兰没办法,只能应下来。

“我们不去摘紫豆了,这回要去河边,帮忙收鱼。我把要用东西都给你准备好了,本来想着今天下工之后去看看你,没想到你今天就来了,东西都没带着。”

“雅兰叔叔,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这部落里既然已经有了钱币,那就是已经有了私有制了,雅兰给他准备的东西该花不少钱吧?他对他真的是好过头了,原始人再怎么淳朴也说不过去。章钰铭早就发现了这一点,但之前他还做着要离开的白日梦,不想横生枝节,所以就没问,现在就不能不问了。

“我有个雌性的大孩子,两年前,他跟着部落去参加大集,就再也没回来……我想,说不定他也跟你一样只是迷路了呢?那我现在对你好,就希望,他在外边,也有人对他好。”

“对不起,雅兰叔叔,我……”

“不,你做得对,你该问。”雅兰笑了笑,“车子动了,我跟你说说收鱼要做的事情吧。你该有的工具都没有,那就在边上给人家搭把手吧。”

“嗯!”

河里的霸主鳄鱼早就看不见影子了,但偶尔沼泽地那边的大家伙会到这边来“遛弯”,所以黑豹部落在河边上建了个小瞭望台,白天黑夜都有人看守。

现在正好一种鱼洄游繁殖的季节,昨天瞭望台上的人就回报说有看到小群的大红鱼逆流而上了,大量的食肉动物也开始向河边聚集。这个时候食肉动物的领地意识就没那么强烈了,只要不是抢肉抢到对方的嘴巴里,就不会有谁去主动找事。

“哇啊……”下了车,来到河边,就算情绪低落如章钰铭,也因为惊叹张大了嘴巴。

他以为的捕鱼,最大也就是小臂大小的鱼吧?可是这些有着鲜红鳞片的大红鱼,最小的也比他的小臂要长啊。现在站在河边的都是变身的兽人,黑豹、老虎、狼、熊,还有大象?这些大块头的兽人用爪子把鱼朝岸上拍,三两个雌性一块扑一条鱼,按住之后宰杀,鱼头带着鱼肠子扔出去,狐狸之类的小型动物和水鸟就去吃这些零碎,不来给他们惹麻烦了。

岸边的土灶早就烧上了火,烧烤架也搭好了,大块大块的粉红色鱼肉直接上架子烤。

“咕嘟!”章钰铭咽了一口唾沫,大吃货国的灵魂骚动了起来!

“来了?快吃!快吃!”有个不认识的雌性大叔突然托着个大芭蕉叶子跑过来,章钰铭看到了什么?!切好的粉红色片状鱼肉上撒着橘红色的鱼子酱,“你们好运气!趁新鲜!”大叔一边催促,一边撒了一点点盐。

他们采集队的人都聚集了过来,就连左乱老爷爷也嚷嚷着:“我年纪最大!别跟我抢!”一把抄走了最大的一块。

章钰铭吃过很多种鱼生,包括那些特别昂贵的,但一看就知道这些鱼肉生吃会非常美味,但他是真不知道会这么美味,它们是甜的!鲜甜!鱼肉充满油脂口感嫩滑,咬一口这肉好像就在他的嘴巴里活了过来,自己跳进了喉咙,带着清凉一路游进了胃袋里。鱼卵在口中被咬破,流出来的汁水,让章钰铭想起用螃蟹熬煮的浓汤,虽然它是凉的,可鲜甜的味道只会更棒!

“……太好吃了!”章钰铭瞪大了眼睛赞叹,而其他人都在吃鱼……所以等章钰铭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只抢到了最后一块,其他人都至少吃了四五块。

上一章:第206章 下一章:第208章
热门: 魔道祖师 穿书后我变成了Omega [综英美]魔法学徒 极品艳医 我靠恋爱游戏修行 恶名昭彰绒毛控 子夜十 史前养夫记 让你见识真正的白莲花[快穿] 母女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