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上一章:第203章 下一章:第20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系统【(⊙o⊙)…小师弟, 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

就像是有句话“生活就像强X, 不能反抗, 就享受吧”。真把这句话拿出来说的人是很恶心的,强X从来都不可能是享受,所谓的躺平享受, 不过是无法反抗之下的麻木。

段少泊【这个世界对他来说,等同于一个囚禁他的魔窟,他不恨这个世界恨谁……】

系统【QAQ嘤,小师弟,那我们不是没法救了。他只要不能回去, 就会恨这个世界,可他就是没办法回去啊!这又不是个可以来回的双向世界, 或者快穿世界?】

段少泊【还有这种世界?】

系统【有, _(:з」∠)_小师弟,先别管什么世界问题了,你多穿穿总会碰上的,还是先解决眼前的情况要紧啊!】

段少泊【拯救这个世界, 我想其实挺容易的。】

系统【咦?Σ(⊙▽⊙"a】

段少泊【就是大师兄对章钰铭做的。】

系统【小师弟QAQ都这个时候了,你不要逗我了啊。】

段少泊【没逗你,真的就是大师兄做的。章钰铭……大概觉得这个世界束缚着他,拽着他, 不让他离开,那是因为他要么是凭一己之力把原始人从蒙昧带入了文明, 要么即便只是个帮手但也有着重要作用,可他贡献越大,对这个世界越憎恨。】

系统【哦哦哦!稍微明白了!是不是章钰铭觉得这个世界想脱离蒙昧,所以把他从现代抓来。】

段少泊【对!系统你这种说法就更清楚了!八成当章钰铭看着这个世界发展越来越好,这里的土著生活越来越幸福,他也就越恨……】

“大师兄?”正跟系统分析得起劲,段少泊突然被从背后抱住了,这双抱住他的手,还很用力的勒紧他的腰。能悄无声息的对他这么干的人,当然只有一个。

“你总会不经意的发呆,但我觉得你不是在发呆。”阿大小声在他的耳边念叨,“是谁?谁能比我跟你更亲密?甚至能够直接触摸你的灵魂?”

系统【o(Д)っ!小、小师弟!】突然之间很害怕肿么办?

“大师兄……”第一次叫出来之后,段少泊就不想改称呼了,反正这里的人不知道什么叫“大师兄”,只会以为是他们彼此之间的昵称,大师兄的手开始不老实,段少泊很容易就被他弄得气喘吁吁,“大师兄,我……我想吃糖葫芦……”

他之前一直担心大师兄的灵魂出什么问题,和他应对都是小心翼翼的,但是,今天的事情给段少泊的启发不只是那位气运之子的,还有大师兄的——其实大师兄那么强悍,真不需要他轻拿轻放吧?

果然,他话音刚落,阿大的动作就停了。

段少泊【系统!】

系统【我在!我在努力!】系统再笨,也知道现在是重新沟通宿主的最好时机。

段少泊【……】明明刚才还很紧张,但系统这一回话,段少泊脑海里突然就浮现了一个小米人拿着皮搋子努力通下水道的场景。于是,紧张感什么的,瞬间就都消失不见了。

不过,紧张感虽然没了,但阿大现在定格一样不动,段少泊把手盖在他的手上,也不动。两个人就这么坐在那,好像是发呆。

突然,阿大动了起来,段少泊没反应过来,就被拽得倒在一地的皮毛中间了,而阿大,压了上去……

╮(╯▽╰)╭然鹅,系统还是没能搋通下水道,呸呸!是没能跟顾辞久联系上,阿大依然还是阿大。

系统【QAQ嘤】

段少泊醒过来的时候,阿大就不见了。不过阿大离开之前已经给段少泊清理了身体,否则他现在就不只是身上点缀满了樱花花瓣,还有腰疼得坐不直这两个问题了。

段少泊【一点松动也没有吗?】

系统【QAQ没有。】系统想变成一只鸵鸟,把脑袋扎进沙子里,它这个升级,跟没升级有啥不一样啊!

段少泊【没关系,慢慢会好的。】

系统【QAQ嗯。】

他们说话刚停,阿大进来了,他手上端着一个木头盘子,盘子里放着浇满了蜂蜜的果子,他把一双木头筷子递给段少泊:“这应该不是糖葫芦,但我绞尽了脑汁,只能想到这个。”

“那我等着你给我做真正的糖葫芦。”段少泊夹了一颗果子进嘴,阿大凑过来,舔掉了他唇上的蜂蜜:“除了糖葫芦,我是不是还忘记了别的什么?以至于,有时候我觉得你像是透过我,看着别人。不过我知道了,不是别人,还是我,只不过,是一个没有忘记其它的我。我们上辈子也在一起,对吗?”

“你不觉得上辈子这件事,听起来不真实吗?”

“当其它的可能都变成不可能的时候,剩下的一个最不可能的,就是真实……这话应该是我在其他地方听到的。”阿大戳了戳眉心,“”

系统【……】_(:з」∠)_有一种……宿主果然是宿主,我果然是我的桑心感。

“我们不止上辈子在一起,我们在一起很久很久了。”

阿大抓住了段少泊的手,亲吻了一下他的手背:“我会想起怎么做糖葫芦的。”

两人静静的拥抱着彼此,享受着这份亲昵……

等到阿大走了,系统才把憋不住的感慨说了出来【小师弟,宿主竟然没有问‘你喜欢的是过去的我,还是现在的我’】

段少泊轻笑了一声【大师兄知道那都是他自己就足够了,不过,系统,你准备好了吗?】

系统【嗯?(ω)准备什么?】

段少泊【大师兄不会吃他自己的醋,但是等他回来,意识到我跟你说了很久的悄悄话……我觉得他会吃你的醋啊。】

系统【QAQ嘤,小师弟救命!】

段少泊大笑着等待大师兄的美食时,章钰铭正跟着萤虫忐忑的朝他的宿舍走去。

那是一间跟医院看起来制式差不多的木头房子,就是比医院还大,而且外头装饰得五颜六色的。

“我们部落的未婚雌性大多都住在这里,安全上是绝对没问题的,你不用担心。”萤虫看他紧张,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

宿舍门口等着他们的,正是雅兰,雅兰已经不再是祭司了,明明他的年纪已经是又大了几岁,可看起来反而比几年前更精神:“你是新来的雌性吧?我是雅兰,采集一队的队长,你以后跟着我就好。”

“好的,您好,我叫章钰铭,您叫我小章就好。”章钰铭赶紧问好,来的路上萤虫已经跟他介绍了这位的身份,尤其他还是自己的现管,章钰铭只怕不够尊敬。

“好啊,小章。”原来段少泊给自己起了个三个字的名字还让人惊讶,可现在起三字名字的人多了许多,并不会让人再奇怪了,“萤虫,小章就交给我了,你回去吧。”

“好的。”萤虫对章钰铭摆摆手,离开了。

“来,先看看你住的地方。”雅兰笑着示意章钰铭进木屋。

木屋的门前有个两级楼梯的台子,章钰铭两步就上去了,走到门边却没见雅兰,回头才看见雅兰还在迈第二级楼梯呢。章钰铭赶紧转身把雅兰搀了上来,雅兰道谢:“谢谢,麻烦小章了。我怀老二老三的时候伤了腰,走路不太利索。”

怀老二老三……怀……

章钰铭虽然已经知道这世界兽人才是真的男人,雌性看起来跟男人一样,实际上扮演的是女人的角色。但这真的从一个大男人言谈中涉及到生孩的问题,章钰铭只想大声尖叫——变态啊!

这个世界没有女人了,生孩子的事情就是男人的活了,他只觉得肮脏又恐怖。而且这个恐怖还不是一阵就完,而是越想越可怕的。

现代那种医疗条件极好的社会里,他过去手底下的女性工作人员,原本健健康康的,因为生孩子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都找上来的真不少。尤其二孩指标一开,很多大龄产妇更容易落下病。像雅兰这样的,他也知道一个类似大姐,为了生孩子伤了腰,下蹲都不好蹲,每次朝下坐都要费一番力气。

雅兰也感觉到章钰铭的手抖了一下,他也明白自己说错话了。确实,人家还是没婚配的小雌性呢,就跟他说什么生孩子伤身……他也是好日子过太多,变得口无遮拦了。

雅兰尴尬,可也知道这话越解释越别扭,只能当没发现章钰铭的不对劲,拉着他进了宿舍。

宿舍里边不是布拉帘,而是竹子隔板,每个人的小空间包括一张床,一张小桌子,一个小凳子,以及床头上的两个吊柜。雅兰打开吊柜,从里边拿出了两条布,带着几分骄傲递给章钰铭:“这是给你的,别舍不得,拿去用!你看看,还有什么缺的吗?”

只有他们黑豹部落,能大方的给新来的人直接分布,一分还分这么多。

“请问,我在哪吃东西?”

“部落里有食堂,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带你去,我带你去。正好时间也差不多了,一队晒拳头豆豆的人应该也去吃饭了,我帮你介绍介绍。”

“谢谢!”

去食堂的路上,章钰铭从雅兰那里知道,年轻雌性在采集一队的人并不多,他们多在狩猎队、护卫队和农垦队里,采集队里的多是像雅兰这样身上带着难以恢复的旧伤,要么就是四十岁以上年纪太大的等等。

章钰铭能从雅兰那里听到几分暗示,所以一句都不多问,只当没听见。他就惦记着赶紧把欠账还完,就走人,一点都不想留在这个恐怖的地方。

又过了一天,章钰铭还睡得迷糊呢,就让人给叫起来了,抬眼看天还黑着,他闭眼还要睡,就有人直接推开了他小隔间的门进来了。黑灯瞎火什么都看不见的章钰铭吓得顿时就清醒了过来:“你、你们要干什么?!”

外头有人大笑起来:“这新人这么有意思啊。”

“还能干什么?要去干活啦!”来人无奈的声音传来,章钰铭听着有几分耳熟,细一回忆,才想起来是雅兰,然后他才反应过来这是要干什么去了。

匆匆忙忙套上裤子,穿上鞋,章钰铭跟着雅兰出了宿舍,可走出来他才发现就他和雅兰两个人:“其他人呢?”

“昨天不是跟你说了吗?一队现在只有你住在宿舍里。”

“哦,对!”昨天在食堂见到的一队人,都是已经有家有子的帅大叔,只他一个住在单身宿舍,“那我那个宿舍里的人都是干什么的?”好像昨天他回来的时候,宿舍里也没人,那些人应该都是今天一早回来的。

“他们都是狩猎二队的,今天早晨刚回来的。”

章钰铭点点头,按照在现代的经验,他觉得自己未来在宿舍的日子大概不会太好过,毕竟他太个别,太不上进了。而且,这些生孩子的男……雌性,章钰铭现在是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姐妹吗?

章钰铭连对着上司雅兰都不敢抬头了,就怕让人家发现了他眼睛里遮掩不了的厌恶。

他也知道自己这态度不对,可是没办法。

车站有一辆牛车等着,那牛……章钰铭看见的时候吓退了两步,不只是牛的块头大,而且这牛身上长了一层黑绿色的鳞甲,即便是大太阳下面站着也给人一种地狱魔神的感觉。

“坐、做它拉的车?”

“别担心,这鳞牛已经是驯服了的,没事的。”

“好。”章钰铭硬着头皮坐上了车,地面虽然已经修平了,但还是颠簸得厉害,路不长,章钰铭虽然不至于晕车,可尾骨是被颠得真疼。

等要下车的时候,章钰铭赶紧就跳下来了。然后他发现,这地方好像不是原始林,而是人工的,因为这不知名的果树一排排列得规整。

“好了,大家来领了筐开始干活吧!”雅兰招呼一声,所有人都去领,到章钰铭的时候,雅兰问他,“小章,要跟我一块吗?”

“不用,不用,这点事我还是能行的。”章钰铭赶紧拒绝,他总算是有一点独处的时间,他想自己安静安静。

“那好吧。”雅兰笑笑,也就不多说了。

这里的树,长得又矮又细,但长得挺好看,树冠是个很完整的伞状,缀满了紫红色的蚕豆状果实,放在现代做风景树绝对没问题。他们要摘的就是这些蚕豆,其他人很轻松的一颗一颗掐下来,积攒了一把就扔筐里。

章钰铭也去掐,结果掐一下没掐下来,用了点力气才算是把紫蚕豆弄下来,然后没掐几个,他指甲就疼了。看看别人,速度快的都有四分之一了,他这就一个底。章钰铭也是有毅力的人,况且他上大学之前也在老家种过地,忍着疼,章钰铭继续掐。

“别用指甲掐啊,那要把指甲弄坏的。”雅兰的声音突然在他身边响起,“注意看,稍微靠上,绿色的这里,用手捏住,轻轻一掰就掉了。”

“哦!哦哦!”雅兰给他演示,章钰铭这才看见紫蚕豆是紫色的,梗子也是紫色的,但在紫色的豆梗上,有一条绿色的线,雅兰掰的就是那个位置,“谢谢!太谢谢了!”

章钰铭有感谢,更多的是羞愧。他自视自己是几千年后的文明人,结果却领受了“野蛮人”的关心和帮助。

对生孩子的男人这种情况的恶心,被愧疚冲刷下去了不少,虽然还有一些别扭,但已经在他理智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章钰铭两条胳膊已经累得举不起来了,可也就是弄了半筐的紫蚕豆。其他人别看年纪几个比一个大,可年纪最大背都驼了的老爷爷也已经摘满了一筐,腰腿有毛病的雅兰已经摘了两筐,第三筐都有个底了。

且午饭是让人送来的,送饭的人同时还要把他们的劳动成果带走,一筐紫蚕豆一枚蓝色的石头,章钰铭只有半筐,送饭的人就给了他一枚土黄色的。

接过这块石头,章钰铭也知道这就是他的工钱,前十天的新人期之后,他想去食堂吃饭,就得自己花钱了。之前他也看了食堂的物价,按照半天半块黄石币的成果,即便宿舍是一直免费的,但他日后也就是勉强养活自己,想还债?梦里吧?

“小章,过来跟我们一块吃点菜吧,这还有汤,你只啃饼,咽不下去的。”雅兰招呼着章钰铭。

“谢谢,雅兰叔叔。”章钰铭走了过去,不再低着头,而是直视雅兰的双眼。他过去家穷,但从来没有凤凰男的臭毛病,只要把姿态放正,他就能坦然的接受并感激他人的帮助。

“不用客气。”雅兰一如过去的温柔,其他九个同组的叔叔这时候也都笑了,年纪最大的那个爷爷过来还招呼他:“来,我带了木蜂果,大家都吃。”

木蜂果这东西就只有大拇指大小,看起来真的像是个木雕的蜜蜂一样,章钰铭被塞了一个在手里,感觉这东西有点像酸角,外边有一层壳,他正准备捏碎了壳再吃,就看其他人直接上嘴咬,一口下去有金色的如蜂蜜般的液体流出来,空气中也能闻到甜甜的味道。

章钰铭赶紧也吃了,一口咬下去,那滋味……就像是脆皮巧克力里边裹着某种水果的果酱,让他忍不住眯眼发出舒服的叹息,这种水果在现代也是得让人抢疯了,在这种原始社会怕也是价值不低:“谢谢左乱爷爷。”

“不客气,不客气。我这个年纪,隔三两个月部落就要白给我东西。”左乱爷爷叹了一声,“这种好东西,给了我又有什么用呢?”

“左乱叔不能这么说。去年就是您发现了风向不对,这才让部落躲过了一场大雪。”

“对,前两年咱们部落一大帮人倒下了,也是您发现是咱们采错了野菜,这才知道到底该怎么治。”

“其实您就该去医院呆着!”

众人一通劝说,左乱老爷爷渐渐笑起来了:“行!日头下去了!咱们也该继续干活了!”

又过了几天,章钰铭才明白这个左乱老爷爷是怎么回事——部落里只有两种人可以不工作,一种是十二岁以下的孩子,但他们要学习,努力摘紫蚕豆的章钰铭就见过跟着老师来采紫蚕豆的小学生们,然后……他败了!

_(:з」∠)_这些小孩子一个骑在另外一个的肩膀上采紫蚕豆,竟然速度比他都快!

另外不需要工作的,就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现在部落里只有两个,一个是左乱爷爷,还有一个是黄石爷爷。族长段少泊定下的规矩,两个老爷子都是让部落白养着,而且有了好东西,部落先分给他们,然后才是族长。

这两位老爷子都没有坐在家里享福,他们一个跟着采集队采集,另外一个是学校和牲畜区两边跑。

章钰铭心里的疙瘩就更小了,反而对那位段少泊族长,对两位老人,生出了些敬佩,他们是原始,但不能说他们不文明。

不过,章钰铭当然不可能因为这些就塌下心来在这边生活了,只是他认为在回去之后,这里的经历对他来说从一场梦,变成了一次认识了许多朋友、品尝了许多美食、见识了许多美景的旅游。

“啪!”

今天是第一次,雅兰没有跟着章钰铭一块回来,章钰铭自己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眼看着快到宿舍了,突然有人朝他后背上扔了东西,章钰铭下意识的回头看,就看见两个光膀子帅哥朝他一边招手一边跑过来。

而这两个人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就是新来的雌性吧?黑发黑眼,真少见啊。”

章钰铭:“……”

这俩货的话,自动在章钰铭脑海里翻译成了:你就是新来的妹纸吧?黑发黑眼,真可爱啊!

不是章钰铭乱翻译,实在是他跟一群叔叔和爷爷过了小半个月,这基本等同于他跟一群大妈大婶过了小半个月。这群叔叔和爷爷并不长舌,但……还是比较喜欢八卦的,并且着重警告了章钰铭,他是新来的,必定会有一些坏小子来找他!

上一章:第203章 下一章:第205章
热门: 乡村野事 师兄为上 山村多娇 云雀 臆想情人ABO 穿书后我变成了反派的剑灵 穿成炮灰后我成了团宠 吃货人设不能崩 C语言修仙 极品农民杨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