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上一章:第202章 下一章:第20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听着刺耳的声音,章钰铭眼珠子都吓得快掉出来了,刚才看那个俊美青年把车门扯下去, 他还以为是车门变形的原因, 现在看来根本不是!

我这不会是穿越了,而且是穿来了什么超级英雄所在的世界吧?

车顶彻底被揭开了,两个男人站在外头。章钰铭这回彻底看见了他们全身的模样, 然后他很确定这绝对不是超级英雄的世界——就算不穿紧身衣或者钢铁战甲,也没哪个超级英雄是穿着草鞋加大裤衩再加大背心的……

他被这两个衣着和脸严重不符,有着杀马特发色的帅哥救出来,放在明摆着是树枝子临时做出来的担架里头,看着周围繁茂得可怕的树木, 弱小,恐惧又无助。

睁开眼睛之前,章钰铭首先闻到了一股木头的香味, 很像是雪松的清香,让人舒适又放松。

什么时候医院也喷空气清新剂了?还是这么高档的……

等到彻底睁开眼,章钰铭看见全木的房梁和屋顶,他扭头看见了应该是用抹布拼接起来的帘子, 透过帘子,能依稀看见对面走来走去的人影,还能听见极低的说话声。

原来不是喷雪松香味空气清新剂的高级医院,而是全实木的乡下小诊所?不过话说这种房子与其用来当诊所, 为什么不来做生态旅游项目?那样赚钱更多吧?不过也说不定,现在华国有些乡村是穷, 但也有些乡村超级有钱,人家可能就不缺钱。

然后他这边的帘子掀开了,进来了个超级帅的……大叔。

章钰铭觉得应该是大叔,反正绝对不会小于三十五,可能四十五都有了,但这人看起来就特年轻,而且身材超级好,上半身那肌肉……桥豆麻袋!!!就算是乡下小诊所也不该随随便便的放一个光膀子就在腰上裹着条布的粉头发大叔来回逛荡吧?!

章钰铭再次怀疑自己是不是昏迷中还在做梦呢,有或者是严重脑震荡出现了幻视?

“醒过来了?好点了没有?”这位粉头发的大叔叫萤虫,是兔族的雌性,是三年前的大集上,被段少泊买回来的,兔族无论雌性还是兽人天生对草药的了解就比其他种族强,他现在也是黑豹部落的医师之一。

章钰铭摇头,萤虫连续换了五六种语言,只是让章钰铭的表情更呆。萤虫叹了一声,检查了一番他断掉的腿,就离开了。

看了一回自己的腿,章钰铭脸色越发的难看,之前他想当然的以为,腿上裹的是石膏,所以看都没看,那个粉头发大叔检查的时候,他才发现,腿上裹的是一种黑色的东西。他把枕头拿起来,拆开在枕套,不用继续拆,里边已经有了一些从枕芯里掉出来的小东西,是没什么味道的碎花瓣,但手感一点也不脆,倒像是羽毛一样软。

然后掀起床单,床单也是用小块的布拼接的。床下面的垫的,是一层一层的皮子!真皮啊!谁家TM的拿真皮当垫子啊!

房间里头没有风,但章钰铭却在风中凌乱。

之后,章钰铭的晚饭吃的是制作粗糙的饼,一大块烤肉,看起来像萝卜吃起来像菠萝的水果。胡思乱想的睡了一觉,早饭是超级好吃满满的都是各种大块果粒的水果粥,加一个口感糯糯的拳头大的鹰嘴豆。午饭是一大块烤肉饼,外皮酥脆,肉馅饱满。

章钰铭吃完了午饭,心情好了很多——美食果然有治愈的效果。

粉头发帅大叔又来了,虽然说的话他还是听不明白,但他知道这里的人绝对是善意的。所以在彼此都极度抽象的手势交流后,粉头发大叔让人用担架把章钰铭抬出去晒太阳。

章钰铭先看到了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这里就像是电影里的那种西方的战地医院,一间很大的木头房子,用帘子拉起来两边,同用帘子隔出隔间,中间就是一条走道。在走道的尽头有几个房间,医生的诊室、手术室、药房就都在这了。

光膀子且发色杀马特的帅哥医护人员,还有帅哥病人来来去去……

其中有个脑袋上扎了个大红蝴蝶结,长得超——级——可爱的!蓝孩子!还对章钰铭笑了一下。

等到被抬到外边,章钰铭发现他不是唯一一个到外边晒太阳的病人,院子里有很多身上裹着绷带的光膀子帅哥,看见他来也都对他很友好的笑着。

更要命的是周围的环境,他看见了一片小木屋,更远的地方他看见了高高的围墙,更更远的则是高大的林木。

这是某个在深山中没发现的民族?不,不可能……

章钰铭告诉自己要冷静,必须冷静,他也对那些帅哥回以微笑,然后努力向他们学习起了语言。

半个月后,章钰铭腿上的泥膏被敲掉了,他的基本对话已经没问题,也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我……我要离开这里了吗?”没了泥膏之后那半条腿又脏又臭,可章钰铭也知道,他的腿恢复得很好。

“你恢复了,当然要离开啊。别担心,部落会给你安排你力所能及的工作,让你能养活自己,还有偿还医药费的。”萤虫眨眨眼,用打趣的口吻说。

萤虫是个很好的大夫,为人温和又风趣,就算心里惶恐的章钰铭,这时候也忍不住扯动嘴角,微微笑了一下:“我想回家。”

“也可以,不过这就要去问族长了,毕竟是族长把你救回来的。而且,回家之前,你也得把医药费付了。”

“当然。”章钰铭直视着萤虫的眼睛,回答得坚定,实际上却是心虚的,他要是真能回去,还付个屁的医药费。那时候的他,说不定只是把这个世界当成了一个猎奇的梦境而已。但,他也只能对不起这里的人了,毕竟他就不属于这里。

又过了两天,章钰铭终于见到了这个部落的首领,他第一眼看见就觉得眼熟,一想才意识到,这位就是轻轻松松揭开了车顶,把他救出来的两人之一!

虽然萤虫也说是这位首领和他的伴侣救的他,但章钰铭以为是那种下属办的事,归在首领身上的救,没想到真的是人家亲手救的。

这人一头白得发亮的头发,还是第一天见面时那上边大背心下边大裤衩的打扮——章钰铭在这里这段时间以来,已经很深切的明白,这种打扮在这里,算保守的。

这位年轻的首领很随意的坐在地上,他大腿上还躺着一个人,这应该就是族长的伴侣,兽人阿大。

“段少泊族长,谢谢您和您的伴侣救了我的命。”章钰铭这个道谢是诚恳、心虚又别扭。

他是真感谢人家救了他的命,而且一直把他照顾得很好。因为要做一个逃费的人而心虚。又为自己你这么一个大男人,却要恭恭敬敬的对着一对同性恋人的孩子而觉得别扭。他真不恐同,可就是……就是别扭!

章钰铭一个实际年龄三十八到了这边莫名其妙变成少年的超市经理,他自认为自己还是有几分养气功夫,把自己的心思藏得很好,毕竟他还有求于人,总不能得罪人家。

不过,他以为的小孩子,其实是个老怪物。

对于段少泊来说,章钰铭已经把他的心思都摆在明面上了。

跟原剧情一样,身为一个在现代社会也算是小有成就的现代直男,章钰铭对这个原始、野蛮,而且两个男人CP的世界,感到严重的不适。

段少泊眨眨眼,让自己看起来显得更像是个天真少年一些:“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在一个古怪的盒子里,而且,你穿的衣服无论材质和样式,都是我们没见过的,你的部落在哪?”

“我的部落……在很远的地方。”段少泊红色的眼睛其实看起来有些暗沉,但章钰铭从他的眼睛里只看到纯真的好奇,章钰铭心里愧疚的比重更大了一些,甚至直接压倒了那些不适。

——这个部落都是好人,直接救了他的这个小首领是,一直照顾他的帅大叔医生是,还有那些病人也是。他们都温和善良,从他们身上,看不到任何负能量。而自己要欺骗的,就是这样的人。

“很远?我们能知道你是怎么过来的吗?当然,如果牵涉到了你部落的秘密,你也可以不说。”

“并没必要隐瞒,我就是坐着那个铁盒子来的。”

“那个铁盒子?”段少泊露出一点茫然,然后就是敬畏,“你居住在一个强大的部落里,我们黑豹部落,衷心希望可以和你们的部落建立起友谊。”

“黑豹部落也很好,我在这里交到了很多朋友。”章钰铭笑嘻嘻的,有点得意:建交什么的,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段少泊看起来放心了很多:“你能喜欢这里就太好……”

“我是喜欢这里,但我还是要走的!”段少泊没想到,他的话让章钰铭突然紧张起来,甚至不顾一直以来的客气,出口打断了段少泊的话。

“放心吧,你随时都能离开。”段少泊脸上带着笑,心里却觉得不对,有什么他忽略的东西……

于是尴尬的又变成章钰铭了,想回去,唯一的线索就是他的车,可是他被救的路上就昏迷了,就算没昏迷,四周围都是又高又密的野林子,他虽然幼年生活在农村,可那跟密林生活完全不一样,进林子他怕是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原剧情里,黑云把章钰铭从车里拖出来后,是花了三天才把他带回来的,章钰铭是意识清晰的,在路上也留下了记号。之后即便是他第一次跑去车子所在的地方,也是在原始社会生活了半年多了,具备了一定的生活常识。

可这回段少泊和阿大把他救出来后,就在他昏迷中继续给他喂了药,让他一直处于昏睡状态,直到被安置在部落的医院里边。这可不是两人使坏,而是部落里伤者都会这样处理,那种药物不只是让人睡觉,还让人的身体各方面机能也都处于半休眠状态,可以说是保命良药。

所以,现在的章钰铭想去找车,就得让人家的族长后者族长伴侣带着他去,可是他又一点回报都不能给人家。就算是已经经历过十几年社会洗礼的成功人士,章钰铭也觉得脸皮发热。

而且,找到车,不等于找到回去的方法。那他要是暂时回不去呢?是不是还得吃人家的,喝人家的,住人家的,还得让人家来回接送。他短时间内能用“我的强大部落”来扯虎皮,如果这个时间延长……不需要太长,只要一个月的时间,那别说是这种刚认识的陌生人,就是亲戚朋友那也会不耐烦吧?

“您这个部落里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做的吗?我的部落距离您这里比较远,要偿还我的医药费,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而且,如果上了路,我还得积攒些在路上吃的食物。”

这不是章钰铭良心发现了,而是他这时候才真正的冷静下来,他得先给自己把后路考虑好了,否则什么都不顾这么莽莽撞撞的一根筋想着回家,别还没找到回家的法子,先给自己惹了仇人。

“那你先说说,你有什么能做的吧。”

“能做的……我、我跟着你们的采集队出去采集吧。”章钰铭硬着头皮说。

他从那个简陋的医院出来的时候,一路大略的看了这个原始部落的情况。跟他来的那个时代比,这里的生活状况是落后的,但如果是按照同时代的来比较,这里的人生活的应该是非常高端的——前提是那些在医院里跟他说话的兽人和雌性没有说谎的话。

这里有人耕种,有少量的养殖,有污水沟,有医院,有学校,还有类似于养老院的地方。每个人都在努力工作,对他们的族长怀有极高的敬畏之心。

章钰铭脑海中也浮现过在这里虎躯一震,王霸之气升腾,建不世功业,广开后宫……咳!都是汉子的后宫还是算了吧,就算是很可爱,很漂亮的男孩子,他也敬谢不敏。可是面对这样的部落,他能做什么呢?

他又不是把水泥配方、火药配方、玻璃配方都塞在脑袋里的大能,他也不会炼铁,况且他见过兽人使用的石器和骨器,锋利又坚硬,能轻松的切割开一掌厚的皮肉。

而且,人家的烹饪也不赖,虽然烹饪水平还很粗放,可那些食物真的很好吃。

思来想去,也就最普通的采集是现阶段的他能干的了。

“好,当然可以。”

“非常感谢,我了一定会努力工作的。”

躺在段少泊大腿上的阿大突然转过身来,看着章钰铭:“房租?伙食?”

这个绝对不是可爱的男孩子,而是个极其漂亮的男孩子!跟他金色的月眼对视,章钰铭只觉得浑身都跟过电一样,可是他说的话,又让章钰铭有一种自尊心被拽出来狠戳的感觉。

“我们部落的人,当然由部落提供吃穿,你呢?”阿大坐了起来,用嘲讽的眼神看着章钰铭,段少泊大惊,一个劲的用手在后头拽他的短裤,可阿大就跟没感觉到一样,继续说,“吃穿住行都要靠我们黑豹部落,你还要让我们俩带你去找那个铁盒子?就因为你那个我们现在都不知道在哪的部落?”

“我会有那个资格的!”最不想被人拿出来说的事情,还是被拿出来说了,章钰铭脸色难看的低下了头。

“那你就出去吧。”阿大摆摆手,“我们根本没想到你提出这样的要求,所以,没跟其他人说怎么安排你,你今天先回去医院住吧。跟萤虫说一声,他会给你安排的。”

让一个年纪不大的野蛮人劈头盖脸说了这么一顿,章钰铭随便点了点头,站起来走了。

“阿大,你怎么突然……”突然对一个陌生人说这么多话?可段少泊的嘴被阿大的唇堵住了,阿大的舌头很是霸道的把他的口腔掠夺了一番,才放开气喘吁吁的段少泊。

“你很在意他,非常非常在意。我不认为那个人会对我造成威胁,但不表示我愿意就这么看着。”阿大盯着段少泊,金色的眸子像是两丸燃烧的金属,炽烈滚烫。

系统【小师弟,(ノ)Д'(ヾ)我竟然觉得宿主现在这嫉妒满满的样子很帅啊。】

段少泊【我也……】心跳加速。

“他到底是什么人?”

“阿大,你相信我们不属于这里吗?”

“那不是很显然吗?我们跟其他人没一点相同的地方。”

“……”段少泊还以为大师兄对这个世界有很强的归属感呢。

“那个人是让我们回到自己世界的关键?我们要把他送回他的部落去?或者他的部落就是我们的部落?”

“不,正相反,我们得让他安心的没有怨恨的在这里生活,才有机会回到自己的部落去。”阿大的情况,到底被这个世界的天道认同为是这个世界的一份子,还是将他划定为执行任务的宿主,段少泊还不清楚,系统也是个糊涂蛋,那段少泊就不能把所有的真相说出来,否则被判定为违反规则,强制挤出这个世界,那乐子可就大了。

“安心?没有怨恨?”阿大也没多问,他对段少泊的信任达到一个恐怖的程度——信任不表示就不会嫉妒,“即使我们救了他,但他对这里可一点好感都没有,满脑子的就是赶紧走。”

“大师兄!!!”段少泊脱口而出。

“嗯?”阿大下意识的就应了。

“你刚才说什么了?”

“他对这里一点好感都没有。”

“后边那句!”

“满脑子的就是赶紧走。”

“对!”段少泊点头,他总算找到章钰铭出问题的另外一个点了,章钰铭想回家,想回现代,虽然他跟父母没感情,唯一亲近的奶奶已经去世,可他在现代世界不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吊丝,他有一份自己很满足的事业。

然后一朝穿越,什么都没了。就算他在这个地方也建功立业了,或者生育了自己的后代,但这一切显然没能浇灭他在心中对回家的渴望。

段少泊【系统!】

系统【在!┗|`O′|┛嗷~~】

段少泊【帮我搜索一下,原剧情,还有世界几次重启的剧情里,其他人劝章钰铭好好在这个世界生存的对话。】

系统【完成啦!】

‘你已经是我的雌性了,很可能还怀了我的孩子,不要再去想你过去的部落了,和我好好生活吧,我会好好对待你的。’

‘从你过去的话里,我知道,你过去的部落一定比这里更美好,但是你既然已经在这里了,就不要再想那么多了,我们一起好好的生活下去,一起让这里同样越来越美好吧。’

‘你已经回不去了,这里的世界才是你的世界,安心在这里生活吧。’

段少泊【唉……果然,都是类似这种说话方式的……】

系统【(O_o)怎么了也就是黑牙、黑云说的话有点让人恨吧?其他人说话没问题啊。 】

段少泊【原本我也是这么以为的,觉得没问题,在脑子里一过便罢。但现在细想想……

章钰铭是直男,可这个世界只有男人,他要么被人强X,还得生孩子。要么也要每日每夜的看着无数男人成双入对,最后实在耐不住也只能找一个男人凑对,在他看来,这个世界对他充满了恶意。

他在另外的一个世界也是小有成就的成功人士,生活条件应该不差。无论他把这个世界建设得多好,你觉得这里比得上现代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吗?他能甘心吗?

还有章钰铭的性格,他很要强,也有能力,可你觉得对于一个成熟的现代社会成功人士来说,在这个原始社会获得的地位和权力,真能比得上他在现代做个中型超市经理的成就感吗?尤其这还是个没有神魔的原始社会,发展到顶了,也就是那个样。

所以站在他的立场上,这些劝慰的话,其实是极其难听的,比大师兄刚才把人喷走说的话更难听,就像是那种给自己买了个老婆的穷汉,劝被拐妇女的调调。】

上一章:第202章 下一章:第204章
热门: 反派洗白录/放鹿天 丝袜美女的诱惑 漂亮朋友 狼性村长 一觉醒来我怀孕了 心不由你 香夏:小镇情欲多 师尊今天也在艰难求生[穿书] 像我这样敬业的替身真的不多了 寡妇村的男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