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上一章:第201章 下一章:第20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 兽人俊,雌性(???)美, 换个人看到, 大多就是或羡慕或欣慰的会心一笑,然后转身离开吧,可有裳怎么看那情景怎么觉得刺眼。

他现在脑袋的思考方向就不对, 明明雅兰已经把事情掰开揉碎给他说得很明白了,可是有裳……有裳也不是不明白。

他阿嬷总之就是一个意思:那没用,没那个资格当祭司!

可他这些天难道不够努力吗?怎么知道他以后就没那个能力了呢?就是因为来了这些新人吧?阿嬷愿意让新人当祭司,都不愿意让我当吗?

有裳从地上抓了块石头,站起来就朝着阿大扔了过去。他扔得挺准, 石头朝着阿大的脑袋就去了,可抱着阿大的段少泊一抬手就把石头接在了手里, 他甚至眼皮都没朝有裳这边掀一下, 石头随手一扔,依旧和阿大吻得难舍难分。

石头被接住的时候,有裳其实是害怕的,他甚至已经转了身想逃跑, 可谁知道人家却是这么个反应?有裳没觉得松口气,他反而觉得更加愤怒了。

“你们这些勾引兽人的表子!”眼睛让屎糊住的熊孩子,思考方式是常人无法理解的,有裳又抓了一块石头, 举起来咆哮着冲了出去,“勾引了我阿父不算, 又来勾引我的兽人!”

阿大一直知道发生了什么,知道小猫护着那个突然跑过来的小雌性——否则那石头扔他是那么容易就没事的吗?但那是小猫的决定,他也愿意宠着小猫,可这个小雌性哇哩哇啦乱叫着冲过来,那就是自己找死了。

阿大转过身,一巴掌就拍在了跑到跟前的雌性脸上。他知道自己的力气多大,下手很有分寸,拍不死人。

有裳确实没有被拍死,但也被打懵了。手上拿着的石头掉了,他整个人跌在地上,头晕目眩了半天,他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他想哭想闹,可大半个脸一开始都是木的,动都没法动,后来知觉渐渐恢复,就是疼了,钻心挠肺的疼,被打那边的眼睛甚至都看不见了。

有裳只能发出细细的呜咽,他一边爬起来一边摸脸,碰到了被打的地方,又疼得他不敢摸了,他觉得下巴上湿漉漉的,摸一下,满手的血。

阿大早就拉着段少泊走没影了,周围也没人,有裳低低哭着,甚至都不敢跑快了,就这么委屈的回家去了。

段少泊知道他大师兄打的是谁,他在黑豹部落住的时间已经不短,他知道这里的人都是什么性子,尤其知道几个剧情人物的。

有裳这孩子,是典型的好竹出歹笋。黑熊跟雅兰两个人,都是很会审时度势的聪明人。可有裳呢,自尊心极强,贪虚荣,爱享受,最要命的是他又傻又冲动,根据原剧情,不作就不会死绝对是他的真实写照。

现在给他点打击,也是为了他好。

不过……他一个雌性,跑来挑衅两个兽人干什么?真就傻成这样了吗?

——段少泊还不知道雅兰以为阿大是雌性呢。

这天晚些时候,林草带着狩猎队回来了,带来了更多的鳄鱼。之前阿大还跟着他们,在最大的那几头鳄鱼都成了储备粮之后,他就不跟着了。狩猎队也不再用正面硬怼的方法,他们挖了陷阱,编织了大网,抓回来的鳄鱼小了,可肉量却一点都不少。

没轮上的另外一支黑豹兽人狩猎队也没闲着,他们怎么敢?原部落里也有些雌性跟着狩猎去了,带回来的猎物一点都不少。可他们这些兽人要是真的次次捕猎都比不上雌性,难道以后真的都回家带孩子去?

╮(╯▽╰)╭谁让这些兽人死要面子,林草都笑嘻嘻的表示愿意教他们捕猎鳄鱼的方法了,兽人却硬挺着不去学,后来又送他们网,说他们捕猎其他动物也能用得上,可这些兽人更是“有骨气”的连网都不要了……

林草:( ▽ )我真的是诚心实意的,看我的笑容多有灵魂。

黑熊:ε=(ο`*)虽然知道部落里的兽人都不大聪明,但过去真没想到他们傻成了这样啊。

又半个月后,林草的狩猎队削减了人手,剩下的都是小鳄鱼了,他们编制了更密实的网,开始一边捕捉小鳄鱼,一边捕鱼。分出来的人手,不是去采集的,他们要织布和建房。

“织布!”段少泊过来跟黑熊说的时候,黑熊兴奋得差点跳起来,早在部落合并的时候,他就想着这事了,可是后来没敢提。虽然他在名义上依然是族长,可是黑豹部落的原班人马什么地方都不行,他底气不足。

“对,部落里的雌性和老人都能去学。但是最开始只能学编织筐子、草鞋、席子之类的,他们中的好手才能学织布。”

“应该的!应该的!”这些东西各部落都会编,但编出来的样子是不一样的,他们部落的跟林草那群雌性做的放在一起,明摆着差了。对方编织的不但规整,而且有漂亮的图案,一些手巧的还会将编织的干草染色,编出五颜六色的制品,这都能拿到大集上去卖了。

“那建房子,要我们的人帮忙吗?”黑熊终于有点精神了,因为房子现在是他们黑豹部落唯一比新人更好的地方了。新人那个都是布的房子看起来是挺能唬人的,而且建起来的速度很快,可那个房子实在太不坚固了——看起来是蒙古包,可毕竟不是,搭建的工艺从头到尾都不过关。

“来看吧,都是一个部落的。”

黑熊觉得段少泊的话说得有点怪怪的:“你……不是教他们盖我们部落现在那个样子的房子?”

“不是地穴,是木屋。”

“木、木屋?你上次……他们答应?确实……”

黑熊的话前后破碎,颠三倒四,因为段少泊来到这个部落之后,曾经说过他能建更好的住所,一开始黑熊也很感兴趣,但问过段少泊后,知道要花费的人力不是现在半地下的房子可以比的,他就拒绝掉了。

他觉得没有必要,现在的房子很好,虽然下大雨后渗水的情况比较严重,但他们可以躲到附近储存食物的山洞里去,等到雨停了再回来,房子虽然会有一定的垮塌,可是稍微整治一下就能住,不妨碍什么。

如果真的按照段少泊说的去搭建木屋,有那个力气和时间,不如多打一些猎物。

细想一下,段少泊回到部落后的几年间,其实还提出了很多建议,除了一开始增加食物的,后头大多都让黑熊拒绝了。因为黑熊曾经怀疑……段少泊是在夺权。他很高兴未来部落能有一个睿智的首领,但他不高兴在自己还没有衰老,段少泊还是个未成年兽人的时候,他的权威就要被严重削弱。

后来慢慢的,段少泊就不再提议了,他认为这个孩子学乖了,也乐于做一个宽厚的长辈,甚至他都忘了,段少泊曾经有一阵那么活跃过。

所以,他是故意的不把事情说明白,让他误解,自己送上门的吗?如果他说明白了流浪兽人的情况,黑熊很确定自己是不会去,不会接受合并的,然而现在一切都迟了。

黑熊脸上的表情短时间内接连变色,段少泊不难猜到原因。

大师兄不在,很多事他做起来就根本没有了兴致,他可以从根本上在气运之子来到之前就改变他的命运,但黑熊显然是不愿意的,那他就没必要给自己找事。单独帮助章钰铭的方式,一样能改变气运之子的命运,甚至他希望能利用气运之子心想事成的能力,找到大师兄。

虽然天道都找不到,在找大师兄这个系统的宿主问题上,气运之子的气运也不一定有用,但那是当时他能想到的最恰当的方式。

现在大师兄自己回来了(←_←这样的结果让段少泊都忍不住想,到底是气运之子的气运强,还会他家大师兄的气运强……)咳!总之!大师兄回来了,这也段少泊开始重新考虑如何拯救世界。

然后,段少泊先为自己之前的不理智脸红十分钟!他只顾着大师兄了,原剧情看得随便也就算了,前边那些宿主的失败经验也根本没怎么分析,就一脑袋的自以为是。如果不是大师兄即便失忆也能先一步找到他,那他真能如自己所说的,先拯救了世界,再拯救了大师兄吗?

所以,这段时间看起来他只顾着跟大师兄亲亲我我,其实他一直在进行线索的整理和分析。

现在是这个世界的第八次机会,但在诸多需要拯救的世界中困难排行很靠前,比只剩最后一次的机会的世界困难度还要靠前。这个世界最开始是被放在纯新手任务区的,因为根据主神的情报分析,这是一个很容易拯救的世界。

就如段少泊之前想的,先一步把部落发展起来,或者成为一个能帮助和庇护章钰铭的强大雄性,都是可以的。这世界碰到的新手也是个有些能力的人,他就是这么干的,成为了一个强大的部落首领,拯救了章钰铭,并和章钰铭成为了好朋友。

章钰铭在新手宿主的世界里,就已经逃脱了被强的命运,后来他跟新手宿主一起,建立了长安城,虽然这座长安城跟他自己建立的长安城都有着一样的,根基不稳的毛病。但章钰铭一辈子都没有谁强迫他做什么,后来是他实在憋不住了,还找了个兔族的小雌性当伴侣,日子过得也挺好。

但在他死后,绝对不正常的超级病毒依旧席卷了整个世界,带来最终的崩溃。

应该说这个新手宿主就已经把能做的都做了,他“应该”可以拯救世界,可是他没有。后边来的宿主再如何经验丰富,也翻不出太大的花样来,因为这就是个简单的原始社会种田世界!

这种背景的世界,就算是那种把魔神都造出来的,但依旧是有局限的,可供选择的路线就那么多。

他们前边除了新手宿主外,还有三个老手。其中两个让自己成为章钰铭的爱人,正好一个宿主是攻,一个宿主是受,并不使用强迫的手段,而是根据章钰铭的性格,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一点一点的与他交心,最终相爱。

一个是妻奴攻,一个是忠犬受,都是一辈子把章钰铭放在心尖上呵护的。呵呵,失败。

不过他们至少证明了,灭世与否,跟宿主是攻是受的原因不大。

第三个则是默默的在一边发展,等到章钰铭被强了,他才出现在一次大集上跟章钰铭“偶遇”。掀起章钰铭内心的不满,把他从黑豹部落救了出来,原剧情男一的黑牙直接被打掉了满口的牙,然后驱逐出去。

章钰铭给这位宿主出谋划策,一辈子没有找人,等他死后,世界毁灭……

很明显了,章钰铭一辈都怀着怨恨,不管幸与不幸,他都想要世界毁灭。

根据四位宿主的失败经验,再重新整理了一遍剧情中白纸黑字写出来的章钰铭的性格特点。段少泊只能把问题放在章钰铭的“直男”属性上了,一个纯直男,让他在全男男CP的社会里生活,必定非常痛苦。

段少泊又觉得应该不止是这个原因,可他实在是想不出来别的了……他不像大师兄那样,善于这方面的分析。

而怎么改变一个直男,段少泊觉得他只能水来土掩了,不过在那之前,他要让大师兄过上更好的日子,并且掌握住部落的权力。

“族长,部落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段少泊很淡然的说。

黑熊应该站起来把这个不怀好意的孩子掀翻出去!他的腰杆子都直了起来,咆哮也已经到了嗓子眼,可他看着段少泊的红眼睛,重新老老实实的坐了回去:“好,越来越好就好……就好……”

刚出了族长的小房子,化成碧蛇的阿大就熟练无比的缠绕上了段少泊的身体——段少泊现在可是个人,还是个只要腰间围了一条兽皮的人,他们俩这情况在外人看来可是“有点”刺激,不过段少泊托起阿大的蛇头,亲了他一下。

“嘶嘶~嘶嘶~”我离开一段时间,去外边蜕皮。

“蜕皮?”

“在部落里不行吗?”其他碧蛇的小兽人这几天也有陆续蜕皮的,但阿大是第一个提出蜕皮还要离开的。

“食物不够。”

“你……不会迷路吧?”

“其实是不想让我走吧?”阿大嘶嘶嘶的声音,就像是笑声。跟其他人说话都言简意赅的阿大,只有在跟段少泊说话的时候,再正常不过。

“嗯。”段少泊坦坦荡荡的应了一声,低头用脸颊蹭着碧蛇的脑袋,“不想你刚来就走。”

即使身为一条蛇,阿大也哆嗦了一下,这温温柔柔的声音,这温暖揉搓的磨蹭,让他整条蛇都酥了。

“我会尽快回来的!等我!”阿大瞬间窜了出去,没多久,那一条碧绿碧绿的青色就消失不见了。

阿大离开的这段时间,段少泊就把心思都放在了建木屋上——没走东方风格,他也不像烧砖建房,所以段少泊走的是北欧木制森林小屋的风格。在原木的两边挖出凹槽,四根木头一个框,把房子搭起来。上头的屋顶,也是一根根原木直接叠上去。原木和原木中间的缝隙,用晒干的苔藓混着河泥与某种树汁糊上。

原始社会不缺木头,针叶木多又高又直。

在现代世界,熟练的工人加中型机械,不到一个月就能建造一座一百多平的山中小屋,当然是没有任何内装修的毛坯房。这里兽人和雌性建造第一座小屋,用了……三天。这还是没有黑豹兽人,甚至没有少年兽人,只靠段少泊和六个雌性的情况下。

这些跟着阿大一起来的雌性,力气都非常非常的大!他们单人扛着原木轻松来回,如果不是受限于环境,他们甚至能大步奔跑。建房子的时候,将木头举上举下,让它们老老实实的安放在该在的地方,更是毫无压力。

有了第一座小屋,第二座用两天,第三座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用了四天,因为它是库房。

入秋的时候,阿大回来了,他长高了一个头,肌肉的线条清晰了许多,但是!他依旧是白嫩又漂亮,依旧是不闻只看就觉得他是个雌性……

阿大回来没多久,他、段少泊,还有黑熊一起,带着人去参加了今年的大集。

原本,黑熊想把布都带上,可段少泊表示“给自己人穿”。他想带着熏制的鳄鱼肉,段少泊表示“给自己人吃”。就算他想带着席子,也被段少泊说“自己人还不够呢”。于是他们依旧带上了臭烘烘的鱼干,还都是那些小鱼的!

黑熊现在已经很接受现实了,所以,他能怎么办呢?_(:з」∠)_当然是夜里抱着雅兰哭唧唧呀:完了,今年又只能在山谷口摆摊了。

然鹅!

阿大走过去,有人五体投地的趴地上了……绝对不是因为摔倒!

然后更多的人从山谷里头跑出来了,从他们身上的装饰看,这些人八成都是一个部落的首领。他们看见阿大,先是不敢置信,再是惊恐,然后就是一脸的谄媚。

“阿大,你、你也来我们这个大集了啊?”

“我部落。”阿大对他们点点头,一指身后,突然他就变成了一条有成年男人大腿粗细的蟒蛇。

“啊——!”“阿大饶命!”“救命啊!”

那些大族的族长们瞬间全吓得失了态,好几个都直接兽化了,还有坐在地上闭着眼动不了的。

可阿大只是窜到了段少泊的身上,缠着他,绕着他,腻乎着他~

黑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心情就变好了。

于是这一年,他们就用这些臭烘烘的鱼干,换回了不少好东西。不,绝对不是强买强卖!阿大一来就找人“借”了个陶罐,然后坐在他们的交易位置上,用那个陶罐煮泡过的臭鱼干,然后送给其他人去尝,于是没人要的臭鱼干,立刻就变成了各部落争抢的好东西。

黑熊自己也尝了,是真好吃啊!

黑熊没忍住,开口就问:“你为什么不早拿出来这个法子啊!”

阿大:“不知道。”

黑熊忍住吐血的冲动,乖乖回去卖鱼干了。

两年后的秋收庆典,黑熊泪水涟涟的,把族长之位交给了段少泊——他是高兴哭的,总算能当一个老老实实在家享福的普通部落兽人了!而且……雅兰又怀孕了!

“咳!咳咳!”章钰铭被呛醒了,他一睁眼看见的就是破碎的车门窗玻璃,从那个洞朝外看去,是略微刺眼的阳光和一片苍翠的绿色。

从山上掉下来还没死?我运气可是真……!!!

刚觉得自己运气好的章钰铭,就看见一颗巨大的蛇头顶开了窗玻璃,从外头探了进来。

这尼玛狂蟒之灾吗?!还是我昏过去了现在正在做梦?!

章钰铭不想接受现实,但剧痛的左腿告诉他,他不是在做梦,且真的还是假的,一看就能看清楚,这是条真蛇!章钰铭动都不感动,他听说蛇跟青蛙一眼,只能看见动的东西,希望他这不知道从哪听来的“常识”是真的吧!

而那颗巨大的蛇头,开始在他面前扭曲,眨眼间,就从蛇变成了一个踩在车门上头的俊美青年。

Σ(дlll)章钰铭不能确定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了!

俊美青年离开了,车门被扯下来了。

青年又从外边探进了身子,章钰铭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解开安全带,向青年求救:“救救我……”

他伸出手,想让青年把他拉出去,可是青年反手就把他的手给拍掉了,然后重新离开了车。章钰铭想跟着他出去,可他的腿一定是骨头除了问题,稍稍用力,就钻心的疼。

正绝望中,车顶传来了刺耳的声音,他抬头,看见有东西刺破了车顶,两双没有戴着任何防护工具的手抓着割破的锯齿处,就像是揭开铁皮罐头一样,硬生生的把车顶给揭开了。

上一章:第201章 下一章:第203章
热门: 大天师 穿成男主的恶毒师尊 我的老师美如妖 怀了隔壁班穷校草的崽之后 我手机通冥府 山村:男科女神医 乡村大土豪 家有恶犬 亲爱的丧先生[末世] 在恐怖世界当万人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