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上一章:第200章 下一章:第20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等等, 这是朝河边去!河边并没有适合我们的猎物!”渐渐的,已经能确定队伍行进的方向了。

然鹅……当然还是没用啦~

喊了两嗓子, 黑勇不说话了, 等着看好戏。

(^ω^)事实也如他所愿了。

河边最多的就是鳄鱼,体型最大的鳄鱼已经进入了沼泽地,但现在密密麻麻的趴在河边晒太阳的鳄鱼其中最大的也是八米多长的怪物了, 最小的也有两米长。

小兽人和雌性们坐了下来,喝一点水,休息了一会。然后他们就开始从带来的零碎里拿出各种各样的东西。

现在所有人都是人形,首先动的是小兽人们,他们走出林子, 拿着两根绳子一块皮子简单制造的抛石器,将石头远远的抛飞了出去, 而且击中目标攻击的都是最大的那条鳄鱼。

河边晒太阳的大鳄鱼一开始对这些小东西是不感兴趣的, 大河里的猎物已经快不够它吃的了,它已经开始吃其它略小一点的鳄鱼,再过一段时间鳄鱼只剩下更小的,它就要进入沼泽区了。

它扭了个头, 用尾巴冲着兽人们一条小鳄鱼被他的后脚直接碾死,内脏从嘴巴和下面喷了出来,其它鳄鱼立刻围拢过来,进食自己的同类。

可小兽人们再次抛弃了石头, 他们很精通这个,石头再次噼里啪啦的准确砸了大鳄鱼满脸。几次三番, 大鳄鱼终于被惹怒了,它猛地转身,巨大的尾巴抽烂了两条啃食同类的鳄鱼,大鳄鱼的头和上半身抬起来,就像是一匹飞纵的马一样,朝着兽人们奔来。

——大鳄鱼快速奔跑的时候,身体甚至是腾空的,忽略掉地面如地震一样的颤抖,它的姿态简直可以用轻灵来形容。

旁观的黑勇一开始是面带笑意的,他觉得这些雌性挺有意思,他们的矛造得很漂亮,有些矛头还很不一般,可他们以为靠这些好看的小东西就能狩猎那些鳄鱼?等到一会被吓到就知道厉害了。

一会儿过去,黑勇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惊恐,当那头大鳄鱼朝着他们跑过来的时候,黑勇更是直接喊着“快跑!”一豹当先跑在了最前边。

雌性们在投掷出带索的矛同时向后退,岸边的林木成为了阻拦大鳄鱼的路障,红须不知道什么时候重新变成了兽形,他是不大的狐狸,但却灵活得像是一只猴子,甚至跳上了大鳄鱼的背,并咬着一根绳索在大鳄鱼的嘴巴上转了一圈。

所有鳄鱼的弱点,它们的咬合力惊人,可张嘴的力气却很小只要把嘴巴束缚住,那它们的嘴巴就废了。不过,这样大小的鳄鱼,单块头已经有足够大的威力了。而这样大小的鳄鱼,经过岁月的沉淀,自然也比同类聪明,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嘴巴动不了,但也知道不好,大鳄鱼扭头就朝河里跑。

黑勇就在这时候回来了,他发现那些新来的雌性一个都没跟上来,以为那些雌性都被吓傻了,可跑回来的结果,却是让他看到了让他无比震惊的一幕。

大鳄鱼转身要逃跑,几个雌性举着矛冲到了大鳄鱼的肚皮底下,一矛戳进了大鳄鱼的肚皮里的同时矛尾巴抵住了地面,然后他们松手,从大鳄鱼的肚皮底下再滚出来。整个动作一气呵成,速度极快,而只要慢上一点,他们就会被大鳄鱼碾成肉泥。

可是不够,雌性们大概是希望大鳄鱼奔跑的冲力让它自己给自己开膛破肚?但矛相对于鳄鱼的身体来说,太小了。即使腹部是鳄鱼的弱点,但也只是直接捅上去的矛给大鳄鱼造成了伤害,雌性们从大鳄鱼的肚皮下面翻滚出来的同时,那些矛也都被折断了。

捕猎失败了——黑勇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首先涌上来的竟然是高兴。这种巨大的怪物,他们这些兽人尚且不能应付,怎么能让一群雌性、孩子和废物兽人捕猎到呢?

可是脸上刚出现笑容,黑勇就立刻满脸涨红的低下了头。他是个兽人,是黑豹部落最强的几个战士之一,结果现在他竟然因这种的原因而高兴?这才是真的连雌性都不如吧?

“轰——!陷入自我思绪中的黑勇被巨响与大地的震动惊醒,他抬头,难以置信的发现,大鳄鱼已经倒在了地上,从一个让人恐惧的怪物变成了一座让人惊叹的肉山。

一个少年从大鳄鱼的头部位置站了起来,他应该是小体型的兽人,突然出现是因为变身。那些雌性们欢呼的跑了过去,举着各种工具,开始肢解大鳄鱼。

“那是谁?”“这怎么回事?”“怪物怎么突然死了?!”

看来不只是他一个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队伍里的多数兽人都看向了黑勇,但黑勇也什么都不知道啊。

正在他为难的时候,队伍里视力最好的黑眼说:“你们是不是就只顾盯着雌性看了?那是他们的阿大,就是我们这边首领的意思。那小孩是条蛇,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大鳄鱼的脸上,用尾巴直接戳进鳄鱼的眼睛里,直接是直接戳进脑子里了,那鳄鱼就完了。”

——吓坏了黑熊的那一会,阿大也是这么跟水中的怪物搏斗的,只是因为在水里,黑熊看不清,误会了。

“原来是这样啊!”兽人们都感叹,就是语气不一样,有的是赞叹,有的就是不以为意了。

听着那不以为意的声音,黑勇的脸又红了:“愣着干什么?!捕猎让人家干了,处理猎物也让人家干啊?!”

“不就是捅瞎大鳄鱼的眼睛吗?我也能。”有人小声嘀咕。

“你连爬上大鳄鱼的脑袋都做不到!否则这些怪物早就死了,我们还至于每次打不着猎物吗?!”黑勇怒了,大喝一声。这种人,虽然是自己人,但也想拽过来掐死,“黑眼!你回部落叫人!这东西块头太大,只我们背不回去!”

“是!”

要肢解鳄鱼,首先得把这家伙翻过来,被打击到了的黑勇认为这是自己扳回一局的时候。

然鹅……╮(╯▽╰)╭他又想多了,一半人用杆子撑,一半人用绳子拉,新来者们配合默契,没等他们过去,已经成功把大鳄鱼翻成了肚皮朝天。

不过,对方总算没拒绝黑勇的帮助,这让黑勇不至于太过难看。

大鳄鱼被开膛破肚,腥臭的味道熏人欲呕。乌鸦在天空聚集,苍蝇成群结队,河里被大鳄鱼几脚外加几尾巴抽进河里的鳄鱼们都上来了,林子里来了探头探脑的各路野兽。

人们必须快速,否则狩猎成果要被抢走还只是小事,甚至可能出现伤亡。

不去管那些内脏,所有人就盯着最大块的鳄鱼肉下手——鳄鱼肉竟然是淡粉色的,凭着兽人们吃肉的经验,一上手就知道这肉的肉质细腻却又充满油脂,味道不说,口感一定是一流。

最后也没来得及把大鳄鱼全都处理完,野兽越来越近了,显然它们就要忍耐不住了。众人把大鳄鱼的内脏扔了出去,趁着这些家伙争抢的时候背着大块大块的鳄鱼肉冲出了重围。

大部分野兽都去抢食剩余的鳄鱼了,小部分贪婪的跟在他们身后的,在被兽人们打了个埋伏,非但没抢到食物,反而让自己成为了食物后,总算四散了。

看着一筐一筐放在广场上的肉,黑豹部落的人忍不住喜悦的欢呼了起来。

虽然这些年他们没缺食物,但无论是兽人和雌性,本质习惯上,依旧把收获大量的肉才当做是“丰收”。

黑豹部落的雌性和老人们自动自发的跳起了舞,有年轻的雌性做出了花环献给狩猎队的兽人……嗯?狩猎队的兽人?

看来,大家都以为这些鳄鱼肉是狩猎队兽人的功劳?

对着满嘴赞美和欢呼的自己人,狩猎队再怎么皮厚的兽人都觉得坚持不住了。

“没有,不是我们。”“是那些雌性。”“是那边的阿大……”

狩猎队的解释,却被这些过分热情的雌性和老人们认为是他们故意的让出功劳。

“怎么可能是雌性?这么多肉得是多大的猎物?雌性能打?”

“你们就算喜欢了新来的,也不至于说这种谎话吧?”

“你说!你说你看上谁了?这种谎话都为他说!”

那边闹得声音挺大的,可是林草他们这边脸上从始至终只挂着温柔的笑容,自顾自的做他们自己的事,并不把那边的动静放在心上。

阿大现在是人形,但一如既往的跟没骨头一样,挂在段少泊身上,很少说话,甚至黑豹部落很多人还不知道他存在的的阿大,这个时候探出头来,看着黑熊,笑。

“……”又想起来了,那种被想尿的感觉支配的恐怖。

“族长,分队吧。”

“好、好的,明天你们的人可以自行狩猎。”

“‘你们的人’?”阿大歪头,“我们都是黑豹部落的人。”

雅兰悄悄戳了一把黑熊,他已经从黑熊那清清楚楚的听说了这些流浪兽人的情况:“确实是一起的,但是你们刚来,需要时间让大家彼此熟悉,阿大既然是过去的首领,那就组织一支新的狩猎队吧。族长看,我们以后就是三支狩猎队轮流捕猎如何?你们中的成年兽人也要加入巡逻和站岗的轮班里。”

雅兰先问黑熊,再看阿大。

阿大点点头:“好。”

正事商量完了,阿大就软回了段少泊身上,把他的小白猫当成了猫垫子。段少泊也放纵他,弯曲着身体趴在地上,让阿大能躺在自己最柔软和温暖的腹部上。

烤肉的香气里,有人唱了起来,有人跳起了舞,虽然不是节日,但只要是丰收,原始人们就会欢庆。最先烤好的,最好的肉被放到了他们俩的跟前,这是给阿大的,给狩猎出力最大者的奖励,族长都要排在后头。族长之后,就是其他狩猎成员按照功劳大小分配食物。

之前闹腾的黑豹部落雌性们,表情都有些“好看”,有的人是瞪着林草他们,一脸的怒火,有的是茫然又惊讶。这是有的已经相信了,有的还是“执迷不悟”。

这种排坐吃肉的仪式,简单却郑重,现在,在一场盛大的狩猎后,部落里的英雄却不是强壮的兽人,而是一群雌性?事实简直太疯狂了。

段少泊和阿大都有点困倦,正当段少泊想起来叼着自家的蛇回窝睡觉的时候,几个小兽人凑了过来。其实他们俩现在的状况也不能说人家是小孩,更该说是同龄人。其中就有未来的男一和男二黑电和黑牙。

黑牙这时候还没瘸,而是个活泼小少年。黑电也还没有未来那种为了“爱情”,什么都不顾的疯狂。两个小兽人的关系还挺好,且显然还有些畏惧段少泊。

——这白色的豹子,一直都是部落里别人家的孩子。但一开始是别人家的可怜孩子,后来就是别人家的出色孩子了。段少泊从来没有跟他们这些同龄人一起玩耍过,他从回到部落的那天开始就只跟大人们在一起,做大人的事,就连大人们也是敬畏他的。

所以小雌性们大多是不敢,小兽人么大多是不愿,接近这个跟他们区别过大的同伴。

直到今天,他们再也忍不住了,因为这个新来的小雌性好漂亮啊。

“段少泊,他……哎?他是兽人?!”胆子最大的黑电被推出来问问题,可刚开了个头,他就自己蹦跶起来了。

区分人形兽人和雌性的,主要是味道。具体什么味不好形容,但应该是属于兽人天生的荷尔蒙气息,幼崽淡一些,成年的兽人味道会浓重一些。

兽人闻兽人,多多少少会觉得有一些刺激,不是像辣味、酒精味、孜然味的那种气味上的刺激,而是感知上的。兽人闻雌性,不管是多不合自己心意的雌性,都会让兽人觉得对方的气味让自己很舒服。反过来,雌性对兽人也是类似的状况。

这几个小子刚才离得远,只看见一个皮肤白皙得好像在发光,绿色的头发又亮又软,还有一张及其可爱小脸的少年人,先是抱着段少泊的兽形蹭来蹭去,没多久直接趴在了段少泊身上,两人甚至一同进食分享了彼此的食物。

现在,少年简直整个人就是趴在段少泊身上的!

这么亲密的动作,他们潜意识的就认为那是个雌性,是个让看都不看一眼部落里小雌性的段少泊一见就喜欢上了的雌性,甚至他们私下里商量,是不是就因为这个雌性,段少泊才说服了族长接纳了一群累赘——现阶段这些傻孩子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他们也得承认,这个新来的雌性是真的好看,比部落里所有的小雌性都更好看。

谁知道刚过来,一闻到味,就让小伙伴们的少男心被打碎了。

黑电的一声惊叫,吵醒了已经舒舒服服睡着了的阿大,但阿大也不生气,睁开眼,对着几个小孩一笑,那一刹这群没见过多大市面的小孩都呆住了,回过神来,阿大已经变回了碧蛇,缠绕在了段少泊的颈项间,段少泊则干脆的站起来,带着阿大回自己的窝去了。

等他们彻底挤开欢呼的人群,见不着影子了,黑电和黑牙才发现自己竟然因为腿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黑电:“兽人……”

黑牙:“……也挺好的。”

呵呵,大猪蹄子。

半个月后,当三支狩猎队轮换了数次后,黑豹部落的全体,才终于认清了真相。雌性……也能很强!

一些雌性依旧守在家里,做一做采集的活,另外也有一些雌性,加入了林草的采集队。

有裳坐在地上,看着自己的两只手哭泣。他从小让父嬷娇惯,平常最多帮着阿嬷处理处理猎物,给阿父做饭,两只手比同龄的小雌性都细嫩柔软。过去他总是用鲜花编织成手链,装饰自己的双手,并骄傲的向小伙伴们展示,可现在他的手满是裂口和怪异的色块,再没有了过去的娇嫩,只剩下丑陋。

这就是他这段时间帮助阿嬷的结果,各种各样的草药需要他们亲手分类、清洗、晾晒、碾磨。这两天处理的药草有一层软毛,要清洗它,必不可少的手上会沾到软毛,就又痒又疼,想要缓解这种痛苦只能用另外一种药草搓手,搓完之后痒是不痒了,手却会快速发干,开裂。

“有裳,来,抹一点油,会好很多。”雅兰在有裳的身边坐下来,拉过了他的一只手。

有裳跟雅兰斗气,想把手缩回来,结果一动就疼,他就不敢动了。

哭着哭着,有裳的注意力不知不觉就放在阿嬷给他抹油的手上了——阿嬷的手很难看,手背上一块一块的都是很大的伤疤,他的手指和手心上都是厚厚的老茧,根本不怕植物的那点软毛,甚至是带刺的植物都能伸手就抓。

阿嬷的手不是突然变成这样的,而是一直就是这样的,有裳还记得小时候,曾经很嫌弃阿嬷抱他,因为阿莫的手比阿父的都要粗糙,摸他的脸颊时,就像是用石刀在划。

“祭、祭司不能随便弄点药给人就行了吗?”

“你不知道怎么处理药,不知道什么病用什么药,随便拿点草就给了别人,如果你给的是毒草呢?你会把人毒死!甚至无毒的草药,你要是给错了,让受伤的人伤口溃烂,生病的人病情加重,一样是会死人的。即便你对别人的命都无所谓,那对你自己,对你未来的兽人和孩子呢?”

“我自己?我的兽人和孩子……我们只是要不受伤,不生病……”不受伤,不生病,不可能。有裳再怎么脑袋不清楚,这点还是明白的。

“有裳,你还是可以像过去那样过日子,但你要知道,那样的你,是不可能继承我,成为祭司的。祭司不是轻松的活,不是随随便便熬一些草给人喝,就能当的。祭司要担负起别人的命。我的孩子,你担负得起来吗?”

“你、你就是看不得我好!你!”有裳站了起来,脱口而出的是他和小伙伴吵架的时候最常用的话,可他面前的不是部落里的小雌性和小兽人,而是他的阿嬷,所以后边的话他说不出来了。

“有裳,你真觉得,阿嬷会见不得你好吗?不做祭司,但是我们会帮助你找一个最好的兽人,我们会看着你们成婚,你不需要担负太多的责任,只要跟你的伴侣担负你们自己的小家就好。”

“我才不要让别人踩在我头上!”有裳尖叫一声,跑了出去。

雅兰跟出去了两步,可终究是没有追过去,这些事,得让有裳自己想明白。

有裳一路跑,现在正是白天,七成的人都出去忙了,留下来的人也各有自己需要忙的事情,整个部落空落落的。有裳跑出了部落的木头栅栏,过了一阵,就自己回来了——他害怕,他甚至还没跟这人去采集过,但他还是见过受伤之后被抬回来的伤者的。

不想回家,有裳就想去找自己的小伙伴的,可绕了一圈,一个都没碰上。

“你停雨哥哥呢?”有裳只能抓住一个小伙伴的弟弟,问他情况。

“跟着林草去狩猎了!”小家伙一脸向往的说。

“啊?他一个雌性,还没成年,去狩猎?!”有裳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段时间他一直被关在家里侍弄药草,过去以为是小事,谁知道又脏又累,每天干完活吃点东西就睡了,根本不知道外边的变化。

“雌性怎么了?!雌性比兽人厉害多了!以后我也要娶个兽人放在家里给我做饭养孩子!”还没名字的小娃娃却很有理想,握着小拳头眼睛亮晶晶的。

就算心里难受,有裳听他这么说话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离开那个逗人的小家伙,有裳走在外边忽然意识到,其实不只是雌性,跟他差不多年纪的那群小兽人们也不见了。往日他们都是在部落里打闹的。

有裳不知道要去哪,不知不觉走到了新营地那边,一只脚迈出去就僵住了——两个少年正抱在一起拥吻。

其中的一个他认识,正是段少泊,另外一个陌生的小“雌性”他就不认识了,不过那个小“雌性”的皮肤可真白。

上一章:第200章 下一章:第202章
热门: 困兽 渔家夫郎 穿成霸总拐走炮灰 留守妇女的春天 过门 离婚协议请查收abo 我手机通冥府 他的人设不太行 乡村大国手 极品乡村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