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上一章:第199章 下一章:第20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黑豹部落里很多年轻人都在打扮自己呢, 兽人是要在新雌性面前露脸,雌性是觉得自己不能被外来的雌性比下去!

雅兰看着跑回来的豹子, 跟他说了一句后, 傻乐着又变成黑豹朝部落里跑去了,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拽着这个傻小子的尾巴,把他拖回来臭揍一顿——就顾着雌性啊?!其他人呢?!

好吧, 看他这样子,黑熊应该是没事。但是,那条小绿蛇,真的就是来给我们部落送雌性的吗?总觉得,不会这么容易啊……

要不然说夫夫之间有心灵感应呢?黑熊看着半路上遇到, 所以干脆就跟着他们回来的捕猎队,心里念叨着:呵呵~要不了多久, 我就能看你们哭了。

黑熊之前有多担心自己的族人被这些流浪兽人和雌性祸害了, 在遇到他们,并且发现他们很快眼睛里除了雌性再看不到其他之后,黑熊就有多期待他们倒霉!

中午之前,大队人马背着各种各样的东西, 回到了部落。

部落的正中有一个大火塘,这里的火是不熄灭的,专门有两个雌性看着。火塘周围是一圈平地,这就是黑豹部落的广场, 部落集会都在这。现在也是,流浪兽人在最前头, 看热闹的黑豹部落原住民在外头。

阿大最开始带着的碧蛇和棕熊部落的雌性和孩子,加起来就有一百多人,有的不听话死了,后来都听话了,倒是没人死了,后来少了的,就都是自己走了的。但也有来的,不只是部落被毁坏,被抛弃的雌性和兽人,阿大接受,即使有部落里的雌性或者小兽人向他求救,他也会接受。

——让他把人带走那大家都好,不让带?EMMM……反正现在阿大没事,他的人也都没事~

其实阿大没有性别歧视,如果有成年兽人向他求救他也会救的,可应该是大家已经有了潜在印象,所以没兽人找他,如果他进部落交易,还得看紧了自家的雌性,否则说不定就有雌性跟着跑了。

反正来来去去的,现在跟着阿大走进黑豹部落的人,加起来得有两百多号,黑豹部落原先也只是四百人出头,只是阿大的人成年兽人几乎没有,好多都是要怀抱,或者还是个团子的小兽人,所以乍一看,他们的人数好像只有几十人。

当然,这也跟部落的人们都把眼睛盯在雌性身上挪不开,已经看不见其他人有关。

“从今天开始,这些流浪兽人就是我们的一份子!”黑熊一边在心里冷哼,一边又心疼自己的族人,打脸其实还是很疼的,“我们黑豹部落的人都很团结,也都很老实,绝对不会发生欺负人的事情!”

然后他刚说完,就有个兽人突然推开其他人,击打两下自己的胸大肌,指着林草吼叫:“嗷嗷嗷!!!我要你!!!”

黑熊:“……”傻啊!

阿大带来的众人:“……”有胆。

黑豹部落众人:“嗷嗷~好~~”

无知有时候真不是福,黑熊看一眼这家伙:行吧,反正这家伙原本就是蠢货,帮助大家当做了探路石,也算是他少有的功劳了。

原始社会有两种结婚模式,一种是自由恋爱,你喜欢我、我喜欢你,然后在自己部落的庆典上由祭司举行仪式,然后他们俩就算是伴侣了。不过这种比较正式,而且只局限于成年时很快就决定了自己归属的雌性和兽人。

还有一种就比较野蛮了,就是抢婚。像是他们黑豹部落,一些年纪比较大的雌性,不管是太挑剔变成了老雌性,还是兽人死了,都会在月圆之夜,站在部落的这个小破广场上,其他对他们有意的兽人,就会冲出来把人抢走。别看是抢,但这种抢人的仪式,对兽人来说也是神圣的,这样的伴侣,跟由祭司主持的仪式地位是等同的。

还有些更野蛮的部落,不管之前的雌性有没有兽人,有没有孩子,只要更强的兽人打败了雌性的兽人,就能把雌性带走。

像是原剧情中,气运之子章钰铭被强,其实也算是抢婚的一种变形。

现在站出来的这位黑豹部落的勇敢者,叫做黑饱。他比族长黑熊还大两岁,正好生在部落的一个饥荒年,所以从小先天不足,比其余兽人都矮上一头。捕猎之类的在同部落的兽人里都是靠后的,偏偏他自己很骄傲。

早年的时候还有兽人约黑饱一起过日子,他把人家臭骂一顿,还打了架。反正是心心念念的一定要找个雌性生孩子的,可是跟他同龄的雌性根本没人愿意跟他的,年纪小的就更别想了。偶尔有些错过了少年时期的雌性月圆之夜出来等着人抢,他也抢不过人家。

现在他显然是觉得有机会了,而且这么多年,黑饱也是聪明了一些,他没去盯着这些人里头那些很年轻的雌性,而是一眼就相中了明显年纪大的林草。

林草也确实是年纪大,可他在同龄人里已经显得很年轻了,而且林草很漂亮,身为碧蛇族的雌性,他的身材高挑矫健,而且有一双细细长长的妩媚眼睛——不是碧蛇兽人的月眼。

其实有好几个黑豹部落的大龄单身兽人都已经盯上他了,可黑饱是第一个说的,而且这里雌性这么多……大家觉得没必要争,也就没人说话,都笑眯眯的乐见其成。

林草站了起来,看着黑饱:“能抢走就是你的。”

红须蹲在边上翻译:“林草说‘能抢走就是你的’。”

黑饱大喜,觉得这话已经等同于投怀送抱了,没人跟他争,他还抢不走一个雌性?

大吼一声,黑饱用一个像是摔跤准备姿势的动作,朝着林草冲了过去。林草没躲,他让黑饱把他抱了个正着,这也意味着他同时把黑饱抱了个正着!下一刻,他直接搂着黑饱的腰,把他原地举了起来,再“砰!”的一声,把人摔在了地上!

毫无准备黑饱,就像是一条被拎上岸狠砸了一下的活鱼,一下子就被摔晕了头。脸朝下趴了半天,他才恍惚反应了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不只是他,其他旁观者也是这个样子的:(⊙x⊙;)

被抢夺的时候,雌性是会反抗,毕竟再怎么没伴侣的雌性,也可能找一个连自己都打不过的兽人,但是……但是……他们黑豹部落的兽人又不是兔族之类小部落的废物兽人,即便没变声,即便是部落里最差的一个,也不至于一下子就被拍死吧?!

黑饱猛的站了起来:“我不服!我没认真!再来一次!”

黑豹部落的兽人和雌性听见他的声音回过了神来,有的发出了嘲讽的嘘声。不管刚才是因为什么原因败了,那就是败了。败给了一个雌性,还要再来一次,简直太丢人了。

林草听红须翻译,表情也没怎么变,他点点头,又对着黑饱勾勾手,示意他再来。

这回黑饱是真没有傻呵呵的朝前冲了,他大呵一声,一把朝着林草抓了过去,林草揪住他手腕子,黑饱大喜,正要反握——这个雌性的力气是大,可再怎么样也比不过真正的兽人吧?可林草不知道捏了他手腕子上的什么地方,黑饱顿时觉得麻、酸、疼,胳膊就动不了了。林草空着的那条胳膊,猛的一拳头击在了他的腋下,这下他半个身子都不能动了!

林草松了手,一拳头打在了黑饱的鼻梁上,然后是下颚,胸口,腹部!

大概一分钟之后,黑饱泪眼朦胧的倒在了地上,他看不见蓝天和白云,只能看见满天星星。

(Д*)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原始社会在格斗方面,绝对没有彻底的外行。如果说一开始那一局,还有取巧的意思,现在这一局,那就是彻彻底底的用技巧取胜了。

“你是祭司?为、为什么你捏我的手腕,我的胳膊就不能动了?”黑饱还是挺顽强的,硬撑着晕眩感,从地上坐了起来,问起他最不了解的问题。

“人的手腕上一个位置,谁被按了都会觉得酸疼,胳膊无法移动。”林草举起自己的胳膊,指点了一下。

黑豹部落的所有人都在自己手腕子上试了一下,果然都酸疼得龇牙咧嘴,这也解释他们刚才最看不懂的一个问题。

“想和我们结伴,可以!”林草看着黑豹部落的众人,“打赢我们!而且,我林草虽然不是最弱的,但也不是最强的。”

刚才一脸“媳妇来了!”猪哥样的黑豹部落兽人们,现在都安静了。现在还没媳妇的兽人,要么是比黑饱强点有限,雌性看不上他们,他们也意识到自己捡不到便宜;要么本来稀罕的就是兽人,现在对自己的伴侣很满意;再要么,就是还没成年的少年兽人,毛都没长齐,轮不到他们想媳妇。

至于原来把新来者当成了对头的黑豹部落雌性,那心情就更复杂了,那是一种他们自己根本说不清楚的复杂。

黑熊看大家都老实了,这才宣布把现在部落营地南边的空地给了新来的人,他们可以去建房。当然,是可以用食物换取部落里的其他人给他们帮忙的。

然后刚说完,黑熊就看见刚才死人一样的兽人们,眼睛里再次亮了起来——呵呵,这是觉得能通过帮忙让雌性动心?我第一次发现……我部落里原来有这么多不长记性的傻子啊。不过我为什么看自己部落的人倒霉一点都不担心,反而很开心呢?这样明明不利于部落团结啊。

“小猫~~”身边突然传来腻乎乎的声音仔细听好像还有点奶味,可是黑熊立刻打了个哆嗦。

他看了一眼明明是人形,但是比蛇形还更黏糊的挂在段少泊身上的阿大——对啊,有他在,还担心什么部落不团结?只要打一次猎,大家就都在团结不过了!

现在黑豹部落住的屋子,都是当年段少泊那样的半地下的小屋。只要定期洒上特别调配的药粉,蛇虫就不会太多,虽然夏天有些闷热,但冬天是真的暖和。

他们自觉自己部落的房子是原始世界领先水平,所以兽人们都等着新来的雌性开口求帮忙呢。

然鹅,新来的雌性们就在他们眼前,用这一天生下来的小半天时间,就搭建出来了十几间圆顶小房子。如果有其他穿越人士在,就能一眼认出来,这个小房子,叫做蒙古包,当然是非常简陋版本的,毕竟支架都是临时取得的木头。

当夜幕降临,黑豹部落举行了一场欢迎新来者的庆典。兽人们咬咬牙,拿出了自己珍藏的食物。新来的雌性一脸淡定的拿出来了半熟的大块大块的鱼肉。

_(:з」∠)_3:0完全被K.O.

“阿父,我今天晚上能跟阿嬷一块睡吗?”有裳悄悄戳了戳他阿父。

黑熊其实今天晚上也想抱着自家的雌性,好安慰安慰自己受伤的心,但看看受了打击有些发蔫的小雌性,他哪里说得出拒绝?

“当然好。”

雅兰跟自己的孩子躺在一起,听着有裳翻来覆去的折腾睡不着觉,心里叹了一声,拍了拍孩子,终于是不等他问,而是自己主动开口了:“有裳,在想什么?”

“阿嬷,我、我一开始是高兴的,今天来的那些雌性,我很讨厌他们!尤其是有几个一看就是一副勾引兽人的样子!但他们把兽人打了,虽然黑饱就是个废物,就没有兽人会要他们了吧?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又嫉妒他们。尤其是他们打了人还那么得意,我看着好讨厌啊!阿嬷,让阿父把他们赶走吧!不过……不过那几个很好看的兽人可以留下来。”

林雅是吓了一跳的,他承认自己对孩子有些娇惯,因为有裳前边他还生过一个小兽人,可是夭折了。而生有裳的时候,部落遇上山洪,作为祭司他必须担负起自己的责任,他是早产外加难产,孩子生下来后,他自己知道自己的状况,他很可能再也不能生育了——这种感觉是生为雌性的本能,就像他们能感知自己什么时候最适合受孕一样。

所以,他对有裳,族长对有裳才会那么疼爱。

他一直以为孩子还小,又是个漂亮的小雌性,会骄傲任性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有裳的这些话告诉他,不是那么简单,他的孩子……好像是有些长歪了?不过发现的还早,应该还能把孩子掰过来吧?

“有裳,像你这么大的雌性,咱们部落里也有很多人已经跟着采集队外出采集了。阿嬷过去心疼你,没有让你跟着去,但是从明天开始,你也加入采集队吧。”

“阿嬷?!为什么?你不高兴我想要赶走那些雌性了?那、那我不说了,我不要去采集队!”

“有裳,你不去采集队,那你以后怎么生活?”

“我以后要跟下一代族长做伴侣啊,毕竟我是下一任的祭司啊!”有裳答得理所应当。

“……有裳,你觉得祭司是什么样的?”

“祭司就是像阿嬷一样,不用去采集,只要呆在部落里,给草施法,赐福那些来求药的人就好。”

雅兰听到从自己的儿子嘴里说出来的话,不只是被惊吓到,他已经想哭了。睡在一个草帘子之隔的黑熊,这时候脸色也极其的难看,比昨天差点被吓尿的时候还要难看。

“有裳,你知道吗?上上代的首领,不是你的阿父的阿爷。”

“啊?”有裳觉得这话有些没头没脑。

“那位首领被杀了,被你阿爷杀了,这才有了你阿爷作为首领,和你阿父作为首领。那位首领之所以被杀,因为他没能带给族人好日子,一起被杀的,还有他的祭司,和他所有的孩子。你阿爷的祭司,是他们劫掠了一个小部落后抢回来的。”祭司都是雌性,

“阿嬷?”有裳不知所措,又有些害怕。

“有裳,首领和祭司不等于你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你真的觉得你可以做祭司吗?”

“我、我当然可以啊!我从小就看着阿嬷怎么当祭司,我跟阿嬷最像了!”

雅兰明白自己最错误的地方在哪里了,他自己最知道当祭司的苦,所以他不想有裳也像自己一样成为祭司。所以,他从来就没教给过有裳一个祭司该懂得的东西。可同时他和黑熊又尽最大的努力宠爱着有裳,让他享受了作为祭司和族长之子的好处。

从小到大,有裳只看到了好处,没看到责任,他就认为这个世上,他就该是只享受好处的人。

“那从明天开始,你开始跟我学习,怎么做一个祭司吧。”雅兰还不死心,他要看看,有裳是不是真的改正不回来了。他要教导雅兰的也不只是怎么做一个祭司,还有如何承担责任。

“真的?!阿嬷我一定会做好的!”

有裳刚才虽然害怕,可意外得到了雅兰的承诺,那点害怕就让他扔到脑后去了,这天晚上他睡的香甜至极。却不知道黑熊和雅兰既要操心部落,又要操心自己的孩子,所以一晚上没睡。

第二天黑熊和雅兰天还没亮就起来了,雅兰也把还酣睡的有裳叫了起来,他们要准备给外出狩猎的队伍赐福。

等到这边狩猎队集合好,新人那边也过来的一支由雌性和未成年兽人组成的队伍。

“我们也要去狩猎。”红须作为代表,站出来说。虽然阿大已经学会了这里的语言,但显然他更乐意挂在那只小白猫身上,把嘴巴用来跟对方亲热。

“你们是打败了黑饱,但不要以为只是那样就真的能跟兽人一样了。”狩猎队的领队黑勇皱眉,他很不喜欢这些新来者的做法。

“那我们比赛怎么样?出去三天,看谁带回来的猎物多。”红须摊摊手。

“你们!”黑勇认为这是对他的侮辱。

“你们是刚来的,不熟悉周围的情况,还是让黑勇今天带着狩猎队保护你们外加给你们带路吧。”黑熊突然面无表情的说。

他是傻吗?!人家这么多人从虽然不知道确切是哪里,但一定很远的地方毫发无伤的迁徙过来。昨天暴揍了一个兽人,又拿出了那么多食物,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他还一副这种样子!

偏偏周围那么多兽人竟然都跟黑勇一个表情!?

黑熊昨天晚上发现自己的孩子需要被教导,现在发现,他们部落需要被教的人原来还有不少。

总之……大家一起来看手撕怪兽受教育吧!呵呵呵呵!←_←黑熊真的没疯,就是他受的刺激有点大……

“族长,我们的食物……”黑勇皱眉。

黑熊心中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所以他也确实露出了微笑:“放心,足够的。”

既然黑熊这么说,黑勇当然也就点头了。黑勇是有雌性的,而且和自己的雌性关系还不错,但身为一个兽人,天生就有着渴望受到更多雌性注意的本能。族长这么安排,他表面上是拒绝的,心里却是在暗爽。

——来吧!到了让这些雌性看看,什么才是一个真正雄性的时候了!

狩猎队出发了,刚离开营地,队伍里的少年兽人们和红须在内的几个仅有的小体型成年兽人就变身了。

这些大小兽人们真的被忽略了很久,很久,很久了。他们在队伍前头,猛窜,猛跑。

黑豹部落兽人:呵呵,一看就没见过世面,刚开始狩猎竟然就这么消耗体力?

雌性们紧了紧身上背着的各种零碎,大踏步跟在了大小兽人身后。

“别跑那么快!你们不知道去哪狩猎!而且太消耗体力了!”黑勇好心的喊着,可是没人听。

而且那些雌性越来越快了,黑勇只好带着狩猎队跟上。

是巧合吗?那些前边跑着的小家伙们,其实是有着自己的前后替换的顺序的,而且他们的跑动正好惊走了毒虫和毒蛇,后边奔跑的雌性就安全多了。

能做到狩猎队的头领,黑勇虽然是个直男癌,但不是个废物,他是能看出一些东西来的。

上一章:第199章 下一章:第201章
热门: 民国名流渣受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邻家雪姨 白月光要和我闪婚 男主暗恋了本座的马甲号 女领导男秘书 影帝是只白狐妖 婚托男女的非常私密 欢迎来到神话世界 陛下有一段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