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上一章:第198章 下一章:第20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段少泊终于说动了黑熊, 不过黑熊觉得,他还是该眼见为实:“……你带我去一趟他们的营地吧。”

“黑熊!”雅兰担心, 但黑熊一个眼神过来, 他也只能叹一声坐回去了。

“好。”

“走之前你不把身上的藤条解下来吗?”黑熊看段少泊转身就走,不由得笑了起来,眼睛还朝着房间的帘布看了一眼, “这么好看脆嫩的是什……”

“嘶~嘶嘶~”黑熊正笑呵呵的说到一半,就看见“翠藤”的一头翘起,眨眼间,从翠藤变成了毒蛇!

“啊!”黑熊和雅兰吓得各自朝一边蹦了起来,差点打翻了熬盐的罐子。

“这位是阿大, 流浪兽人的首领。”段少泊笑眯眯的,依旧稳坐原地——大师兄这名字, 可真是能占人便宜。

黑熊脑海中闪过无数对方的首领隐藏在自家傻孩子身上, 跑进部落的原因,但是看着傻孩子那张明摆着任何阴暗想法都没有的大白毛脸,他也只能把那些想法都埋在自己的脑子里,暂时不说出来了。

对兽人来说, 最危险的可不是那些跟他们体格差不多的掠食野兽,毕竟他们是兽人,有脑子的!(←_←真的吗?)兽人看见太过强大的野兽是会躲的。危险的是有毒的蛇和虫子,因为很可能是看不见的, 更有甚者比如眼前的这个情况,看见了都没认出来的。

但从另外一个方向思考, 这位首领直接跟着傻孩子就这么来了,所以……脑子也不太聪明吧?

想到对方脑子不聪明,黑熊就高兴了,跟雅兰对了个眼神:看来是部落遭难,所以不得不分裂成小部落。或者就是被壮年的兽人和雌性遗弃了。

雅兰:遗弃了好啊,我们部落就要老人和孩子。

“好!咱们去吧!”

阿大看着这个刚才还一脸戒备,一扭头就兴高采烈的兽人,低下头,在自家小猫脖子上厚厚的毛毛里蹭了蹭:小猫辛苦了,摊上了这么个傻子族长。不过现在我来了,小猫以后就能躺着吃得肥肥的,胖胖的,暖烘烘,软绵绵的了~

段少泊被阿大蹭得有点痒,他扭头,低低的嗷了一声。他们俩依旧语言不通,可阿大就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动了动,尾巴尖绕了过来,帮段少泊挠了挠脖子。段少泊很幸福的眯起了眼睛,显然对角度和力度都很满意。

刚变身成黑豹的黑熊,看着段少泊突然有点撑,他蹲在原地,扭头看着自己的伴侣雅兰:“嗷~喵~”挠痒~

“……”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在小孩子面前撒娇,脸呢?!“早去早回~”

雅兰装没听见,对着众人摆摆手。

“嗷咪……”黑熊委屈,可那边段少泊已经转身走了,他也只能跟了上去。

一开始,黑熊是怀着接收难民外带廉价劳动力的心情跟在段少泊的身后的。可随着他们离开了黑豹部落的传统狩猎范围,进入沼泽地,黑熊的心情就渐渐的没有那么美好了。

——从势力范围是能够看出一个部落的强弱的。

沼泽地的危险,不仅仅来自于多变的自然环境,还因为这里的野兽。沼泽地里的鳄鱼比河边的鳄鱼至少大上一倍,这里还有栖息的水中比鳄鱼更危险的水怪,以及以那种鳄鱼和水怪为食的恐怖森蚺。

而且,与其他人多是从长辈那里听来传说不同,族长少(zhong)年(er)的时候,曾经亲自来看过,亲眼见过森蚺和鳄鱼的大战,当时就把他吓尿了。

所以,黑熊现在都这把年纪了,看到黑色的沼泽地,依然感觉爪子发麻。

黑熊正犹豫着是否真的要进去,就看见碧蛇从段少泊的脖子上滑了下来,落在地上变成了个极其漂亮的兽人少年。少年蹲下身,抱着段少泊的脖子跟他一阵腻歪,这才转身带路。

他在沼泽上奔跑,明明是准确的踏在沼泽中的实地上,可因为速度太快,看起来仿佛在水面上奔跑。每一次黑熊都害怕他突然陷下去,可他都是安安稳稳的,反而是黑熊,因为走神太严重,脚底下打滑了两次。

突然,阿大停了下来,他用手示意黑熊和段少泊留在原地。相比起段少泊的信任和放松,黑熊就因为紧张有些焦躁了。

阿大继续朝前跑,沼泽的一侧,突然爆发出了巨大的水花!

水花消失,阿大也不见了。

“嗷嗷——!”黑熊下得来了一个原地三级跳,那种爪子缩起来,尾巴炸毛又绷直的跳,叫声都已经变调了,落地之后甚至顾不得段少泊,转身就要逃命,可他刚跑出一步,就让段少泊更撞在地上了。

“别跑!掉进沼泽就没命了!”段少泊对着黑熊咆哮。

吓傻了的黑熊根本听不进话,反而极其凶暴的呲着牙,一边挣扎一边要去咬段少泊。可他被死死的按在地上,脖子伸到最大限度也咬不着人。黑熊折腾了一会,脑子终于回来了,他首先感到的是不可思议——

段少泊以白子的身份在部落里得到人们的认可,靠的可不是他的武力,而是他的智慧。甚至因为是白子,无论是他白发的人形,还是白色皮毛的兽形,看起来比黑色的兽人都要小一点点,这让部落里的人以为,他比同龄的兽人弱。

可他现在,却把黑熊按得动弹不得……

黑熊可是壮年的兽人,他能以熊为名,就可知他的强壮。他的兽形可是比正常兽人都要大一块的,站在那就跟一座小山一样,段少泊的兽形站在他身边是真·小孩子。可从将他扑倒,到把他按得动弹不得,段少泊明显并不是十分吃力。

“哗——!!!”水声又起,黑熊顿时又是嗷呜一声,响起来现在不是惊叹的时候了:“还不快跑!我们进得不深!陷进泥里只是有可能!等在这才是找死!”

“看着!很快就结束了!”段少泊依旧不松手。

在他们不远处,看起来很浅的沼泽,却被搅动得爆起大片的水花,腥臭的沼泽水,带着虫子、小鱼、水藻之类的东西泼了两只豹子一头一脸。

黑熊不时能看到巨大的爪子,或者头颅从水里冒出来,又潜回去。

黑熊还以为是两头巨兽在水里打架,可再过一会他才发现,水里只有一头巨兽,并非是两头,它在干什么?某种水中的怪物才进行的仪式吗?

过了不知道多久,水里的动静总算是平息下来了,沼泽的水面变成了一锅混沌的汤。

“阿大!阿大!”黑熊被不远处的声音吓了一跳,一扭头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不远处已经聚集了一群陌生的兽人和雌性,他们每个人的肩膀上都挂着一圈藤条,有几个年纪小的,正兴奋得一边蹦跳,一边朝着水里摆手。

这些人当然不会是疯了,黑熊就看见混沌沌的水汤里头,有一只、一根,不,一条翠绿翠绿的蛇,摇摇摆摆的极其悠闲的一路朝他们这个方向游。

等这条小蛇上了岸,就化成了那个年少的阿大了。岸上的人忙朝着阿大的身上撒某种粉末,一些寄生虫从阿大身上掉落了下来。

(O_O)黑熊的脑袋里有一个不太现实的想法——该不会那头巨大的水怪并不是一个兽发疯,而是在跟这条小蛇搏斗吧?

阿大上岸,刚才岸边的人却有好几个下了水,他们抱着人头大小的骨钩,能做出这种钩子的动物体格必然也极其庞大,骨钩的一头还连着长长的藤条。他们下水不一会就上来了,同样撒药粉祛除身上的寄生虫。

一些小兽人变成了兽形,把藤条套在了身上,另外一些保持人形状态拽着藤条。那位阿大,他更是一个人拽了四根藤条。

他们拉扯着藤条朝前走,不一会儿,藤条绷紧,他们继续朝前走,只是脚下开始变得沉重起来,混沌的水面开始冒泡,再过一会,怪物的狰狞的脑袋露出了水面,那些人在继续拉,怪物的大半个身子终于都上岸了!

(⊙口⊙)我是谁?我在哪?现在发生了什么?!

看到怪物上岸之后,黑熊已经彻底懵逼,意识完全断片了,他重新恢复思考能力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手里捧着一大块用叶子包裹着的肉。那肉是烤熟了的,雪白雪白,散发出来类似烤鱼的香气,但更浓郁。

左右看看,段少泊就在他旁边,坐在那个阿大的身边,手里也捧着一大块鱼肉,吃的正香。

看着阿大,黑熊忍不住用脚蹬着地面,把屁股朝后挪了挪,并且他还有点想尿……

刚才拉怪兽的人很多,但也就是十几个人,且不是少年就是雌性,他们那点人拉不上那么一头巨大的怪物。黑熊相信自己没看错,出力最大的,是那个少年兽人!说他靠着一人之力把怪物拉上来都没错!

不过我什么为什么惊讶呢?那怪物都是他靠着一人之力杀的,那他靠着一人之力把怪物拉上来又有什么奇怪的呢?更想尿了!

周围忽然安静了下来,低头装怂的黑熊一开始还没察觉,直到听见了段少泊叫他:“族长!族长?”

“嗯?啊!”一抬头就看见所有人,尤其是那位阿大也在看着他,黑熊赶紧把双腿夹紧!

“明天,回部落。”阿大说,说完了就很愉快的继续吃起了他的鱼肉——他已经学会了段少泊他们旮沓的方言了。

并不知道现在自己的姿势可以用少女来形容的黑熊,稍微有点懵逼:“部落?哪个部落?”

“我们部落啊,族长不是接受了阿大他们吗?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段少泊笑得极其阳光和开心。

“……”黑熊忍不住吸了吸鼻子,这把年纪了,他竟然感受到了委屈的滋味,而且突然很想阿嬷……

不过黑熊终归是个族长,而且是个强力的族长,就算吓得肝颤,他依然没有懈怠了自己作为族长的职责:“阿大,你这么强,随便都能找到一块富饶的地方,建立自己的部落。我们黑豹部落的领地贫穷又偏远,为什么你一定要加入我们呢?”

对他们的部落来说,太强大的兽人,是威胁。

阿大舔了舔嘴唇,他把手里的鱼肉放下,搂住了在边上的段少泊,腻腻歪歪的用鼻音哼出来了两个字:“小猫~~~”

“他、他是个兽人!?”

“族长。”段少泊笑着抓了抓阿大的头毛,顺滑的头发像是冰凉的缎子一样,在他手臂上滑过,“我也喜欢,或者,如果您不愿意,我可以跟着他们的部落离开。”

但不会离开太久,也不会离开太远,所以,下次见面,就是黑豹部落被吞并的时候了——既然是一家人,那还是在一起的好。

阿大超乎寻常的强,让黑熊忽略了自家的孩子一样不对劲啊。现在自家孩子明明笑嘻嘻的说着“自我牺牲”的话,黑熊却不明白,为什么……他又想尿了呢?

“为什么害怕?”阿大在段少泊的脖子间腻乎够了,他抬头看着黑熊,金黄色的月眼清澈到近乎锋利,“我们是好人呀。”

系统:可以确定了……这家伙就是宿主!QAQ这熟悉的要被吓尿了的感觉!

黑熊也明白了,他面前有两条路,可是这两条路走不了多远就会交汇于一个尽头。其中一条路,你好我好大家好(应该吧?),另外一条路,有一些人就不会那么好了。

想想那头巨兽,想想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自己,黑熊咧嘴说:“黑豹部落欢迎你们!”

看~黑熊他笑得多开心~

黑熊在这些流浪兽人的帐篷里住了一晚上,这是他出生以来睡得最糟心的一个晚上,睡倒是睡着了,可是噩梦连着噩梦,就没停过,而且他还不敢喊,因为那位阿大,还有段少泊跟他一个帐篷,他怕声音太大,段少泊一巴掌下来……那就没有什么然后了。

等到天终于亮了,营地热闹了起来。黑熊跟着阿大和段少泊走了出去,一股香味飘来,又有人在烤肉了。等到把一块比昨天晚上更大的烤鱼肉接在手里,黑熊突然就就觉得,自己没那么慌了。

在黑熊小时候,他们黑豹部落只要不是去狩猎的,那每天就只能吃一顿,就是太阳最热的时候吃,那时候的首领会给大家分配。拿在手里的很多都是发臭的肉,或者烂掉的水果,他阿嬷有一次拿到了生虫的水果,所以特别高兴的把冲揪了出来给他吃,那一年他阿嬷被饿死了。

这个首领有一天突然就死了,黑熊的阿父成了首领,一天阿父出去又带回来了一个阿嬷,后来大家的日子才越来越好,好到他们一天可以吃两次了。可是,即便是最强壮的兽人,每天早上也只能用果子配着肉吃,最近几年随着段少泊的出现,大家又开始用虫子配着果子了。没谁能早上吃肉,中午也吃肉。

可这些流浪兽人行!还是这么大块的肉!雌性是更喜欢吃素,但不是说他们不喜欢吃肉了,无论兽人还是雌性,肉都能让他们更健壮。

看他们的表现,这是很理所应当,即便那些雌性也捧着肉大吃,而且这些少年兽人和雌性都很强壮。

只要做好两个部落的融合,他们会是黑豹最好的新血!

当黑熊重新振奋起来,立刻发现了更多好东西。就说他们住的“房子”,昨天他住了一晚上,又干燥又温暖,今天他们很容易的把整个房子都拆掉了,那些从来支撑的树杈是扔掉了,他们盖在房子上边的,不是皮革,而是……布!

“这、这是布吗?!”黑熊激动得哆嗦了,虽然还没得到回答,但他已经确定这就是布啊!布!

每年秋季中旬,在三个山头外的一个峡谷里头,附近的部落都会开大集。黑熊还是十几年前,在自己家的小雌性出生的时候,换了一小块布回来包裹在了小雌性的身上,所以他家的孩子才叫做了有裳。

裳是一种遥远的大部落才有的完全用布做的穿着,那要多柔软多舒适。可惜,他们部落太穷,最近更穷了,其他部落的人不认虫子和鱼,尤其是鱼,其他部落都觉得太臭,认为是坏掉的东西,不愿意跟他们交换货物,三年前甚至以腥臭味太重为由,直接就把他们在峡谷门口赶走了。

从那之后的大集,他们只能在谷口边上搭一个棚子,直到到现在,黑熊还没能找到机会,找到人,询问他们到底为什么大猎物不迁徙过来了。

至于说为什么不用盐交换货物……因为历代族长都告诫了后代不能暴露他们有盐,黑豹部落现在不算小,可也不是多强大,尤其黑豹的兽形不适合大团体的正面硬扛。一旦被发现有盐,他们部落离死也不远了。那还不如只是自己人吃,所以每年黑熊甚至还要装模作样的交换一点盐。

可现在,这些人用布“盖”房子?!

“是啊。”林草觉得这个黑豹部落的族长挺好玩的,一惊一乍的,看来他那个部落够穷的,不过这样对他们来说只有好处。

黑熊扭过头来看这个说话的人,结果发现他身上穿的也是布!还有其他人!他们都穿着布!

为什么我昨天一点都没注意啊!黑熊略暴躁的想。

“你们、你们会做布?!”

“我们不但会织布,我们还会烧陶,会制甲,会驯兽……”碧逃,就是当年那个一直紧跟着阿大的孩子,也是林草的儿子,抱着一大摞捆扎好的硬布走了过来。这些布看起来像是帆布,原因是阿大找到了一种树汁,把织好的布放进里头反复浸泡,布就会变得硬实,甚至能够防水。

黑熊这次是真的笑得开心了!他看他们不再像是看一群即将闯进部落的凶兽,而是一群即将给部落带来无数好处的宝贝!

雅兰一早就走出了部落,担忧的看着黑熊他们消失的方向,他有些后悔昨天没劝住黑熊。他信任段少泊,但是不信任流浪兽人,那个孩子甚至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欺骗的存在吧?如果他被骗了,他们俩出了意外……

雅兰正忧心中,他正前方的林子上方,忽然飞起了一群惊鸟!那个方向是有兽人放哨的,如果有危险,会发出咆哮,可现在一点声音都没有。雅兰更觉得不安了,可是突然一头黑豹跑了出来,黑豹一看见他就变成了人,一脸惊喜的说:“祭司!族长回来了!带回来了好多的食物!好多的雌性!”

黑熊昨天跟段少泊说话的时候,他和祭司的小雌性有裳就在屋外偷听,不过他没听全,只知道段少泊遇到了一群有很多雌性的流浪兽人,然后他就跑了,去跟他的小伙伴诉苦。

虽然有裳今年也才十二岁,但越原始的社会状况,人其实是越早熟的。他们部落里同龄的雌性和兽人,差不多都是1:1.7左右,这在兽人部落里已经算是比较平均的了,有的兽人部落甚至是1:5上下的恐怖比例。

有裳不知道精确的比例,但他知道,部落一直是雌性少,兽人多,所以除非特别出色的兽人,否则只有雌性选兽人的份。可一旦雌性多了,他们就不会这么好过了。

他的埋怨让小伙伴带回了家里,没过多久,整个部落就都知道了。有裳愁,这对部落却是好事。

部落里的人不知道什么叫杂交优势,可是祖辈传下来的知识,外部落的雌性跟本部落的兽人生的孩子,都会更聪明健康,离得越远的部落越好。总是一个部落的人生孩子,会生出怪物来。黑豹部落,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外来的雌性了,那个白子的段少泊,其实也是怪物的一种。

没婚配的年轻兽人更高兴,出色的兽人想着自己会有更多的选择,稍差一些的过去以为自己只能跟其他兽人搭伙,现在却貌似有了娶雌性的机会!

上一章:第198章 下一章:第200章
热门: 艳满杏花村 大唐总校长[穿书] 农妇当自强 怼妮日常 成为百亿富豪后我被千亿少爷求婚了 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 穿成校草前男友[穿书] 穿到古代当名士 女配她只想种地[穿书] 十八岁猛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