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上一章:第197章 下一章:第19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段少泊被吻得气喘吁吁【无法连接?】

系统【QAQ是、是的, 但不是说小师弟认错了,是我谁都联系不上。嘤!】

他, 升级之后满怀豪情壮志而来!他, 自认已非当日之他!

他……QAQ嘤~

【世界被拯救你难道也联系不上?那怎么带走大师兄?!】段少泊这下着急了,还不小心咬了一口阿大的舌头,“对不起, 我不是……嘶!”

阿大被吓了一跳,可是很快重新吻回去,加重新咬回去。他咬起来可不是段少泊的不小心,而是故意的,段少泊的口腔里很快蔓延出了血腥的气味。

系统【不、不是, 世界被拯救的瞬间,天机重新演算, 那一刻的力量是巨大的, 虽然我们一直都感觉不太到。但靠着那股力量,应该能够……】

段少泊【应该?】

阿大不亲他了,小猫血液的滋味很美味,但是, 小猫流血,让阿大觉得不舒服,非常不舒服。阿大拽着小猫的手,要带着他走。

段少泊乖乖跟着他走, 可他脸上一派自然,心里却是焦躁难安。

系统【只、只有推算。】

段少泊看着阿大的背影, 他那绿色的头发颜色真的是极美,且柔软顺滑,说明这段时间他日子过得是不错的。大师兄日子过得不错自然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他即便没有了记忆,可本质也在那里摆着,这就是大师兄【无妨……系统无需着急。】

系统【哎?Σ(っ°Д°;)っ小师弟!你不要伤心过度啊!】

段少泊【并非伤心过度,系统,即便拯救世界,天机重算,你还没能重新与他重新连接上也是无妨的。到时候,你可以与他强制切断联系,这时候大师兄毫无意识,与你之间,他处于弱势之中,你应该是能办到吧?】

系统【好、好像是。】

段少泊【嗯,那样你可以跟我签约,这一回,换我带着他走。】

拉着段少泊走了一阵,阿大对于两人现在的情况十分满意,扭头对着段少泊一笑。段少泊自然也回给了他一个笑容,他稍微加快了一点步伐,与阿大并肩走在一起。

系统【……好!】

如果换一个人,系统一定会劝段少泊不要这么做,他可以再等等,说不定能够找到其他的方法。这种方法虽然好,但如果宿主事后恢复了记忆,难道不会认为这是伴侣趁着自己不在,夺取控制权的行为吗?甚至可能这代表着伴侣下一次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直接抛弃!

可他们俩不会,因为系统对他们来说不是什么金手指,他们俩也确实没有谁抛弃谁的情况,系统对他们来说顶多就是一个……出租车司机?

QAQ反正是把两个人从一个地方,再带到另外一个地方就是了。

段少泊【如果那样还不行……系统,你在这个世界里,找找有没有合适的人吧。】

系统【QAQ嘤!小师弟你不要胡思乱想!就算我再也没有办法跟宿主勾搭上,宿主在这个世界死亡后,也会回归本体!他那一大坨本体现在处于无意识状态,与你们上个世界遗留下的那两个全自动神差不多。他回去立刻就能恢复记忆,但那时候如果你死了,轮回转世了,他会有多伤心啊!你得活着!我带着你去他那个世界附近的世界找他!你们一定会再团圆的!】

段少泊【嗯,谢谢……】

系统的芯里有个小人咬着手绢嘤嘤嘤的哭泣着,虽然是小师弟拿出来的法子,虽然小师弟也出声感谢了,虽然……那么多的虽然!可是小师弟心里还是难受彷徨的吧?

(╯‵□′)╯︵┻━┻宿主你个大猪蹄子!还不快恢复记忆!

_(:з」∠)_虽然起因是我没用……嘤嘤嘤嘤嘤

阿大拉着段少泊,渐渐走到了段少泊,以及整个黑豹部落都很少进入的沼泽地带。可这个地方对阿大来说,却跟平地没什么区别,他的脚步啪嗒啪嗒的沉重又杂乱,泥点子飞溅得老高……

不对,他是故意的。

段少泊踩着阿大的脚印,每一步都能踩得很稳,脸上的笑容更明显了。

“哗——!”边上的水花突然溅起,段少泊的肌肉僵了一下,想要抱着阿大逃跑,但他看见阿大就那么平静的站在原地,看着那一片遮挡了视线的水花,一动不动。于是段少泊也停下了,放松的站在原地。

水里冒出来了的两头鳄鱼,它们与河边的鳄鱼有些不一样,鳞甲看起来颜色更深,脑袋也更大,这表示着它们有着更大的嘴巴。

前头的鳄鱼变成了个男孩子(所以应该是他们),比段少泊和阿大要大上两三岁,但依然还没成年,他的身材又矮又壮,肩膀和背脊上的肌肉太厚实了所以几乎看不见脖子,他对着阿大笑了起来:“阿大,又捡了人回来啦!”

段少泊还是听不懂,原始社会是典型的十里不同俗,过一条河口音就不一样。

“嗯,我的。”阿大点点头。

“阿大,他看起来可不像是没有部落的孤儿。”另外一条鳄鱼也变成了少年,比头一个的身板窄了点,却高了半个头。

他们是绿鳄兄弟,更矮更壮的是哥哥,叫绿鱼。更高只瘦了一点的是弟弟,叫绿鸟。

“那也是我的。”

绿鳄兄弟都愣了一下,哥哥绿鱼看着段少泊:“他是兽人吧?能闻到一股猫味。”

阿大懒得理他们了,继续拉着段少泊走。

过了一阵,段少泊看到了一个长满了带刺灌木的小沙洲,两头小白狼从灌木丛的阴影里窜了出来,还隔着有一段距离,就已经嗷呜嗷呜的叫开了。

小狼的“话”,段少泊听懂了,因为他们叫大概是兽人们统一使用的极少的几个词汇之一“阿父”。

“我捡的。”阿大扭头说,下一刻他意识到段少泊听不懂,于是一把将段少泊搂腰抱了起来,急急忙忙的朝沙洲跑。

段少泊挑了挑眉毛,笑嘻嘻的搂住阿大的脖子,下巴搁在了他的肩膀上——他自然是猜到了阿大的那句解释是什么意思,但阿大的这种反应,也是很好玩的。

阿大抱着段少泊,速度非但没放慢,反而比他们俩手拉着手走得更快。他抱着他,绕过小沙洲,明明从远处看起来没什么区别,走进了才发现那里多出了个裂口。他们俩走进了沙洲内部,而里边其实很热闹。

“阿大回来啦。”“阿大!”“阿大快来吃!”

这里至少有四十多人吧?而且,大多数都是雌性和未成年的小兽人。

“阿大?”段少泊看着他家大师兄。

“嗯,我!”阿大指指自己,从他获得这个作为名字的头衔开始,已经有很多人这么叫过他,可只有小猫叫起来最好听,最让他觉得……饿。他又想吃小猫的嘴唇和舌头了,可还是忍了,“红须呢?”

“阿大!我在这里!在这里!”红须是兽形皮毛火红的狐族兽人,跟他一块跑来的,还有刚才沙洲外头的两头小白狼,“你知道他的语言吗?他应该是附近的兽人。”阿大指了指段少泊,摸了摸小白狼的脑袋,示意他们回去继续站岗。

小白狼嗷呜嗷呜的舔了舔他的手,乖乖回去了。

“我试试。”红须点点头,“你是这里哪个部落的兽人?”

红须换用第二种语言问的时候,段少泊就听得懂了:“我是黑豹部落的。”

“你头发是白色的,怎么会是黑豹部落的?”

“我是白子。”段少泊也没隐藏,坦然变成了白色的豹子,再重新变回来。

红狐歪着脑袋:“搞不懂你们这些部落,为什么只要是白色的就要被赶出部落。你也是,他们也是。”

“我没有被赶出来,我现在依然住在黑豹部落里。”

“哎?也对,看你的状况,不像是孤儿。”

“你们说的是什么?”看红须跟段少泊一来一往,阿大着急了。

红须很惊奇的看了一眼阿大,再用更惊奇的视线看着段少泊:“我刚才看见你变身了,你是个雌性,没错吧?”

“……你看见我变身了,那你该确定,我是个兽人吧?”

“呃!好、好像没错。”

“红须。”阿大又叫了一声,他已经不再邹着眉头了,可红须听到他的声音,就是哆嗦了一下。

“是!阿大!你想问什么?!”

“名字。”

“我这就问!”

“刚才没问?”

顶着一头冷汗,红须装作没听懂阿大的埋怨:“那个……新来的,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段少泊。”

“哎?三个字的名字啊。阿大,他叫段少泊。刚才我问过了,他是黑豹部落的,并不是被赶出来的,而是还生活在部落中的。阿大,我觉得我们还是把他送回去吧。”

“不送,我的。”阿大再次抓起了段少泊的手,“少泊?”

“阿大。”

红须就看着这俩第一次见面的小兽人,叫过一声对方的名字之后,就同时不说话了,只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好像看呆了一样。

“咳咳!阿大!”红须大叫了一声,阿大瞬间看向他,就是那双金色的月眼看得狐狸下意识双手抱头,缩成了一团。

“阿大,他有部落的,我们要拿他怎么办?”绿鱼突然问。

阿大眨眨眼:“回来啦?”

“阿大,我们就跟在你背后回来的好吗?一直就站在这里啊!”绿鸟觉得有些伤心。

阿大再次眨眨眼:“他,我的,他部落,我的。红须,问他部落。”

“阿大!你要部落了?!”绿鸟瞪大了眼睛,同样是金色的月眼,比起阿大的,绿鸟的眼睛有些浑浊,不过他这时把眼睛瞪得大大的,不但没有恐怖,反而有几分搞笑。

没人笑话他,因为其他听到他大声嚷嚷的兽人和雌性这时候都围了过来,有些小激动的看着阿大。

阿大是一个很奇怪的首领,这个奇怪不在他的年龄,也不在他与年龄明显不相匹配的,仿佛出生时就有的智慧与力量,而在于,他从来不会定居。

从带着碧蛇与棕熊的孩子和雌性生存开始,那个时候跟随着他的人,都以为他们会过上极其困苦的生活,但并不是。只要听从命令,一群碧蛇的幼年兽人就能跟成年的水牛对上!并且最终成功完成狩猎!

阿大还很了解植物,他能够给雌性招来更多的食物,并能用野草给伤者和病者治疗。

他们没有成年的兽人,却从来没有缺少过食物。他们没有真正的祭司,却无惧伤病。

所有人都很快归心,想着等到年幼的兽人长大,和雌性婚配,他们就有了一个强大的新部落。

但更快的,他们发现他们的这位阿大有“毛病”——除了最寒冷的冬季,否则他不会停下脚步。

一旦冰雪融化,他就会出发,其他人问,他也只会回答“找人”,可到底找什么人,什么种族,雌性还是兽人,年纪多大?等等问题,他一点都不知道。

遇到了其他部落,他会与他们交易,有部落的雌性或者小兽人想要留在部落里,他也不会阻拦。一开始那些表明要留下的人,还怀着一点“威胁”的意思,表示“如果你不建立部落,非得找一个不存在的人,那我们就不跟着你了”,可是阿大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

要离开的就离开,反正他不会停留,确定一个部落里没有要找的人,他就会毫不犹豫的转头离开。

他一直走,一直走,跟随他的人们甚至出现过一次严重的分裂,一多半的兽人造他的反。

他依旧无所谓,打翻了反对他的人却没杀对方,随便他把想走的人都带走。对方走的时候是哭着走的,他不想造反啊!他只想让他们的阿大有点反应啊!可是阿大连愤怒都没有,他们宁愿被阿大杀掉,也不像被他这么轻而易举的放走。而且,他们认为自己做的,都是为了阿大好!因为阿大明明可以建立一个强大的部落,成为一个强大的首领!

“我为我自己好就好了,不需要你们为我好。”那是阿大说的话。阿大说话总是能少字就少字,有时候还会被其他部落以为他是个傻子。可他那次说得很通顺,也很明白。

那么久了,从一开始就跟着阿大的人不多了,可现在在这里的,都是很清楚情况的人,他们也觉得阿大做得没错。明明是阿大救了他们,让他们能活下来,教给了他们更好的捕猎方法。那么阿大就是最好的阿大!

况且……建立不建立部落,和停不停下来有什么不同吗?

明明那些人不闹的话,他们的部落现在也已经很大很大了。阿大一直没有让谁离开过,那不过是那些人给自己的背叛找的借口吧?

就这么跟着阿大,一路走着,现在除了年纪最小的几个,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从不停留。然后……阿大找到人了,要停下来了?!

真不知道是惊喜多,还是惊吓多了。

“嗯,留下,有部落了。”阿大点头,看着段少泊。

“要收拾东西好去新部落吗?”林草问,当年最早被救回来的碧蛇雌性,他就是那少数还留下的人之一。

“等一等吧,我们哪个部落的都有,对方的部落还不知道情况怎么样,没那么容易接纳我们吧?”

“对,雌性还好说,我们这么多半大的兽人,不是那么容易让一个部落接收的。”

“红须,你也别发呆了,快问!”

就顾着张嘴发呆的红须别问到了头上才猛然反应过来:“哦哦!对对!段少泊,你的部落愿意接纳外族吗?”

“可以,不过我要先回去。”

他答得干脆,众人里心思傻白甜的高兴,可稍微有点戒心的,那当然是……更有戒心了!

即使有阿大这么个小小年纪就能力出色例子摆在前头,他们也并不认识还能再碰见第二个。这个陌生的小猫这么干脆的就点了头,不会是要骗他们吧?毕竟段少泊现在落在他们的手里了,而在段少泊看来他们是一个雌性占据了绝大多数的团体。

无论是想要保住自己,还是为了他自己的部落着想,总觉得有很大可能出卖他们,夺走雌性。

“你们是想进入我的部落吧?那我为什么要伤害你们呢?”这些人是大师兄的同伴,那还是尽量不要有误会的好。

虽然段少泊说得好像是那么个意思,可戒备的眼神一点都不少。

段少泊笑了笑,接下来看来只有实际情况才能证明了,只用嘴巴解释没用。

“一块去。”

“阿大!”

其他人的反对无效,段少泊还是带着阿大回去了。为了速度快,阿大变成了蛇,缠绕在段少泊的身上,让他载着自己一起前往。

阿大比十几年前就粗了一点点,颜色却越发的艳丽了,就像是早春最先发芽的绿叶,一眼看上去甚至有些反光。

段少泊载着他,就算是遇到了黑豹部落的兽人和雌性也都没人看出来他身上那是条蛇,反而还有人在背后说笑:“段少泊也有孩子的一面啊,不知道是哪找来的翠藤,那么绿,不但好看,吃起来也一定很嫩吧。”

“看来是有喜欢的雌性了啊?是好事啊。”

“是啊是啊。”

段少泊给部落带来的最大的变化,就是他在的这几年,部落再也没有老人“主动”离开了。因为无论是春夏秋,甚至是冬,老人都能获得养活自己的食物。

再加上这些年下来,兽人的打猎依旧艰难,不是能力退步了,是大型食草野兽的数量依旧没有恢复到几年前的数量,而且本来就已经缩水了的野兽偏偏还精明得厉害。所以,青壮年兽人狩猎队和老人&雌性狩猎采集队的成果,在部落里竟然是将将打平。

所以如今的黑豹部落,老人和雌性的地位达到了过去没有的高度。段少泊作为这一切的铸造者,再加上族长黑熊的纵容,他如今已经有了与族长、祭司几乎对等的地位。

驮着阿大一路到了族长的房子,恰好黑熊和雅兰都在,段少泊直接坐在了他们面前。

黑熊和雅兰正在熬盐,黑豹部落不需要去找其他部落交换盐,在他们部落附近就有一处有着朱红色泥土的大坑,那里的土是咸的。过去,部落里的人直接把红土等同于盐,烤制食物的时候,撒上一把,就是他们认为的美食了。

段少泊教会了他们用一种水果的外壳作为锅,熬制白色的盐。虽然这个盐在段少泊吃来还有些苦,可对于部落里的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族长,祭司,我在外边见到了一些游荡的兽人,他们愿意加入我们。”

“游荡的兽人?段少泊,你没事吧?”雅兰先紧张的是段少泊的身体,抬手想拉他过来看看,段少泊先一步自己站了起来,转了一圈。

“我有白色的皮毛,如果受了伤怎么可能遮掩得住?”

雅兰松了一口气,黑熊拍了拍雅兰的手:“段少泊,虽然你曾经也做过流浪的兽人,但你只在我们的部落外游荡,如果我厚脸皮一些,甚至能说你根本不是流浪兽人,一样是我们部落养大的孩子。所以你不知道,真正的流浪兽人是很危险的,他们大多是部落战败的逃亡者,或者是做错了事的被驱逐者。这样的兽人是很危险的。我们部落不可能随随便便的接纳他们。”

“他们大多是雌性,还有孩子。”

“!!!”黑熊和雅兰对视一眼,黑熊嘀咕着,“难道是大部落逃亡出来的?”

雅兰的眉头反而皱的更紧了:“我们如果接纳这些人,会不会被追击他们的大部落视为敌人?”

“族长,祭司,不用担心,他们不是被大部落驱赶来的,他们是自己迁徙过来的。”

黑熊:“自己迁徙?你确定吗?”

“我确定,如果是部落战败,失去了所有成年兽人之后逃往过来的,那应该会有人带伤,或者至少神色彷徨吧?但他们很安适。”

上一章:第197章 下一章:第199章
热门: 乡野小村官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 都市之最强狂兵 陛下每天都在作死[穿书] 安知我意 村长后宫 琉璃美人煞 定风波 住手!这是你师弟啊! 进击的生活流(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