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上一章:第195章 下一章:第19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有一刹那, 林草甚至以为自己是死了,现在是到了祭司说的祖先所在的世界, 但水的甘甜, 还是身体的不适让林草知道,他没死,他被救了:“难道!难道黄蚺部落来支援我们了?!你们阿父呢?!”他嘶哑着嗓子问, 他尽了最大的努力喊出来,可声音还是很小。

林草的儿子摇了摇头:“没有,是阿大带着我们杀掉棕熊的。”

“阿大?族长不是已经都……”

“不是族长,是碧植家的阿大。阿嬷想问我都会说的,现在阿嬷快起来!阿大说我们要快点带上东西离开!乌鸦来了, 这里不安全了!”

“对对!棕熊部落还要追我们……”林草赶紧站了起来,然后他呆住了, 就在他不远的地方, 棕熊部落的兽人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有些离得近的死尸间,鲜血变成了小小的血洼。苍蝇已经来了,嗡嗡的在尸体上飞来飞去。

“棕熊……”林草的眼睛瞪大了, 整张脸都因为喜悦变的明亮起来。

胜者、胜利的部落占有雌性是原始社会的天然法则,可野兽伤且会因为失去幼崽和伴侣而痛苦。更何况已经有了智慧的人?伴侣死亡,孩子某一天会成为自己的食物,而自己要被做下这一切的兽人强X, 这种痛苦只有这些雌性自己了解。

“阿嬷!阿大说危险,要快走!野兽要来了!”林草儿子又催促了起来。

“对!对!”林草还有点闹不清这个阿大是谁, 可能做下这一切的兽人,足够让他跟儿子一样遵从。

其他雌性陆陆续续的也都让孩子们用水泼醒,不过他们有的能起来,有的不能,不如昨天被作为奖励品的四个少年雌性。如果是平常,其他成年雌性也能把这四个可怜的孩子背起来,可现在年纪比他们大的走路的时候都紧咬着牙,比他们年纪小的更干不了什么了。

“架着他们,必须要走了!”阿大来了,背上背着一个装得满满的筐子。

“阿大!”孩子们都叫了起来,雌性们都目瞪口呆。

阿大已经背着包朝山下跑了,孩子们也都背着自己的小包,拉着自己的阿嬷,或哥哥弟弟,跟在阿大身后。

他们身后,哭声响起,棕熊的雌性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也醒来了。

阿大昨天的那句“先杀兽人!”,让其他孩子理解成他也同意了前边那孩子说的“不杀雌性”。所以即便再恨,都没有谁去动雌性,连带着小孩子也没动。

阿大昨天晚上其实是想补刀的,斩草不除根是啥结果,他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可是石刀都举起来了……他又放下了。

下了山,阿大正要朝林子里扎进去,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朝后看——有棕熊的雌性还有奴隶跟上来了。

阿大以为是要开打,筐都放下了,跟在后边的棕熊雌性和奴隶全都对着他们跪在了地上,行五体投地的大礼。

“不带着他们,他们活不下去。”林草看阿大一脸的莫名,低声说了一句。

有什么活不下去的,其他人不是都……

嗯?哪里来的其他人?

“如果我们不来救你们,你们也会像他们一样吗?”阿大问。

“雌性当然都是这样啊。”林草也没有愧疚或者不好意思的表现,他回答得理所应当。

所以这是原始社会的生存法则啊。就连野蛮的强X也是法则的一部分,因为那代表着雌性会怀孕,怀孕了就会更快的将心思放在幼崽身上,接受新的家庭和部落。甚至一直到现代,这种本能还影响着很多在暴力事件中受到伤害的女性……原始社会?现代?女性?

阿大用手指顶了顶眉心,刚才眉心一跳一跳的疼。

“你们过来,背着走不动的人!林草,你带着我们碧蛇走得动的雌性把食物和工具背上,还有抱着他们的孩子。”

“是。”

对他们现在的这个小团体来说,物资比人口更重要,所以伤者交给外人。且背着一个人也比用其他方式带着一个人更难使手段,这也是一种试探,他们的孩子则是人质。

众人行动的时候,阿大注意了一下,发现棕熊雌性带过来的幼崽,大部分都是雌性幼崽,仅有的几个雄性幼崽,都还是小熊的样子,这是还没到一岁,完全无法控制变身的。且在这些雌性后边,还有一群跟着的人——年纪更大棕熊兽人幼崽。

可不同于神色坦然近乎于暗淡的棕熊雌性,这些幼崽的眼神都因为仇恨而发出光来。

看见了阿大,其中年纪最大的幼崽甚至一副要冲过来的样子,只是被同伴抓住了。

阿大不再看他们,回到了队伍里,带着这支在其他原始兽人看来诡异的人马,消失在了密林中……

四年过去的冬日,大地一片洁白,这种天气对段少泊来说,却反而是最好的。他雪白的毛皮,在雪地里很难被其他野兽发现,不过段少泊毕竟不是野兽,他的捕猎也不需要依靠毛皮的伪装,在冬日来临之前,他已经在家里储存了大量的食物,所以,现在他可以把自己团成一团,烤着火。

段少泊看着自己的动来动去的黑色尾巴尖,四年半,明年夏天就是五年了,系统没有反应,大师兄也没有任何的踪迹……

一巴掌拍住自己的尾巴尖,一口咬上去,顺着尾骨传上来的刺痛感让他稍微好受了一些。

想去找!想去找!想去找!

可是世界太大了,一点点的线索都没有,如何去找呢?而且,如果大师兄在其它大陆上呢?抱着块木头顺风飘吗?

段少泊发出一声低哑的咆哮,绕着火堆烦躁的转来转去,叼过来一块兔子的毛皮,又咬有抓。突然他的动作停住了,耳朵支棱起来抖动了两下。他听见了其他豹子的声音,从发声习惯来说,应该是兽人发出的求救的呼喊,而不是野生的豹子。

段少泊走到门口,顶开了作为门的隔帘。

——段少泊在一处被风的矮坡下,距离黑豹部落不算太远,但也不是太近。四年半的时间,很多黑豹部落的人都知道他的存在,许多好心的雌性还会在外出采集的时候,给他留下一些简单的物品,可能是一块肉干,一些果子,或者一件简单制作出来的兽皮衣服,甚至祭司雅兰都给过他一小袋盐。

他建造的这个房子,是朝着地下挖大概量尺,把地面清理干净,铺上晒干的叶子,抹上从河边取来的黄泥,等干掉了再扑一层干叶子抹一层黄泥,再干了,就盖上皮子。用细长的树枝,一头戳进地里,一头掰弯了在上方扎住,用树叶和皮子盖满,缝隙中同样抹上黄泥,成为了圆形的房顶。

所以这个房子的有一大半是在地下的,虽然黑洞洞的又憋闷,但冬天的保暖效果极其出色。

顶开门口的雪,冰冷的空气立刻就包裹了他的鼻头,段少泊打了个激灵,一口气窜了出来。甩了甩毛皮上的冰雪,他循着声音一路赶去。

赶到的时候,段少泊看到的是一头尽量把幼崽护在怀里的老豹子。

一直努力呼救的老豹子闻到了陌生同族接近的气味,他兴奋的抬起头,结果看到的是一头除了尾巴尖有点黑,其余身上雪白的豹子时,老豹子就立刻失望的低下了头。然后他再也不叫了,只是更努力把幼崽圈在自己的肚皮上。

果然,这是又到了“那个”时候了,不过这次竟然还有一只小兽人?

冬天里,没用的兽人或雌性都会离开部落,自愿的话还能得到一点点食物,如果是被迫的,就会被打断手脚,直接丢掉。

段少泊在三米之外一个猫咪蹲坐在雪地上,以嗷呜嗷呜的豹子叫与老豹子交流:“跟我走吧。”

老豹子也嗷呜嗷呜的回应:“你走吧,孩子。天气很阴沉,又要下雪了。”

“你要带着小弟弟一起冻死吗?”

“……”老豹子用爪子轻轻抚摸了一下小小豹子,小豹子在老豹子的肚皮下面蜷缩得更紧,这只小豹子远没有同龄小豹子的圆润,身上的皮毛也跟老豹子一样秃得一块一块的,他蜷缩是因为他即使缩在老豹子的肚皮下面也冷得厉害,“他是偷偷从部落里跑出来,请……请把他放在部落门口就好了。”

“部落里的人早发现他消失了吧?但是没人追出来,你觉得没有了你,即便是在部落里,但他能活下去吗?”

原剧情里,原始部落的孤儿要么是由亲戚接手,要么是由族长接手。从段少泊的个人感觉来说,他虽然被赶出来了,但看着那些雌性留给他的东西,他还是觉得黑豹部落的人不错的。但再怎么不错的人,也有像原主阿父那样的渣滓。更何况,原始社会的人生存都不易,自己的孩子还不一定能养得活,如何精心养护别人的孩子?

更何况这孩子这么小,又明显营养不良,更不容易养大了。

“那你觉得你能养得了我们父子吗?”老豹子被戳到了痛处,对着段少泊呲了呲牙!

“这个冬天还是能养得起的。”其是段少泊对很多离开部落的老豹子都发出过邀请,那种打折了手脚的他就不会接近了,但他们都拒绝了。段少泊只能每天叼着食物来找他么,可没来几次,那些老豹子就消失了……

但现在这只老豹子带着幼崽,并且主动求救,那他应该是跟其他老豹子不一样的。

“你!”老豹子觉得这个白子也太能说大话了。

可是段少泊冲他歪了歪头:“我两岁的时候就能平安在外边度过冬天,我现在已经六岁多了,你觉得我过冬的本事比四年前更弱了吗?”

“……”老豹子看了看段少泊,摇晃着从雪地里站了起来。

“喵~”小豹子突然掉进了雪里,寒冷让他发出的惊叫跟幼猫的叫声差不多。老豹子一口叼住小豹子的颈花皮。

段少泊已经转过身朝自己的家走去,其实转身的动作是很危险的——老豹子如果扑上来就能一口把他咬死,毕竟,老豹子虽然老了,而且瘦的皮包骨头,体型也有段少泊这个小孩子的两倍多。

不过老豹子很守规矩的跟在段少泊身身后,相聚差不多有近五米的距离。

他们俩都走得很慢,尤其是老豹子,走两步就会打个颤,不只是因为寒冷,还因为他的骨头和肌肉已经严重缺乏支撑身体的力量了。

还没走到段少泊的家,老豹子就已经瘫软在地上了。段少泊走回来:“我咬着你的孩子,你咬着我。”

这种行为需要对彼此都有极大的信任,老豹子看了一眼段少泊,把孩子放下了,当段少泊过来,他轻轻的咬住了他的颈花皮。老豹子这么做不是因为信任,而是因为这是唯一的选择。但当他让这个块头也不大的小孩子,带着他们父子一步一步前进开始,他就已经对这个孩子绝对的信任了……

段少泊则发现,老豹子没他以为的那么“老”,但是他的左臂应该是有毛病,更难支撑身体,所以才那么快就坚持不住。

老豹子和段少泊这个中小的豹子都不能说话,一路上就只有小豹子“咪~咪~”的叫声,不过小豹子很老实,或者是根本没力气,就耷拉着动都不动。

等到了家门口,段少泊嘴一张,小豹子普通掉进了雪里,大头朝下打了个滚,这才停住:“钻进去吧。”

段少泊用爪子稍微扒开他临走的时候埋下的雪,从他们的角度,依稀能看见里边有个依稀冒着火光的地方。

老豹子感到有些惊奇,他拨弄了一下小豹子,把他叼起来后,钻了进去。脑袋刚一探进去的时候,不是太好闻,但温暖的空气就让他打了个喷嚏,把儿子给喷掉了……

小豹子掉下去打时候声音不是掉进雪里的那种柔软的噗通,而是有些沉重的砰。小豹子也“喵!!”了一声,老豹子赶紧跟了进去,蹭着儿子一顿舔。小豹子舒服了,转头看见了火塘里的火光,就要过去,被老豹子一巴掌拍了回来。

等把儿子牢牢控制在了怀里,老豹子才发现段少泊没进来。但他不着急,而是老实的在火塘边上蜷起身体,等待着。

过了一会,入口的地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老豹子戒备的站了起来,因为他闻到了血腥味。

哐当一声,有什么东西从入口滑进来掉在了地面上,随后段少泊才跟了进来。

段少泊是倒退着进来的,他进来后,入口的地方也整理好了。于是扭头就扎进房间一角的一大堆皮子里,变成了人。那一大坨东西,是早就切割好后又用树叶子捆扎包裹的兽肉。

老豹子趴在一边,看着段少泊将肉放在了火塘边,随着外围的肉融化,他就揭下,一来一片片、一条条的穿在树枝上烤,等到烤熟了一串,就递给老豹子。

“小家伙能吃肉了吗?”

老豹子变成了人,果然段少泊跟确定他没那么老了,就是实在瘦得严重。

“可以吃了。”老豹子把肉嚼过之后,喂给小豹子。小豹子很老实,虽然看得出来他也饿的厉害但并不从自己父亲的嘴巴里抢夺,而是喂过来了他才舔一口,还用小爪子推老豹子的手,看老豹子也舔一口他才吃掉。

要是在别的地方看到,段少泊会觉得脏,此时此刻,他却只觉得那父子俩的互动让这个小小的房间更温暖了。

“我这里还有很多,我们都能吃饱。”

老豹子细心的喂了儿子半串,自己大嘴一张吃掉了剩下的半串,就重新变成了黑豹。

“小子,如果要吃饱,那我们这个冬天都过不去。”

段少泊知道劝他是没用了,也不再多说,继续烤肉给自己吃:“你的手受过伤吗?”

“曾经折断过,虽然运气很好没有长歪,但用不了力,天气有变化也疼得不能动。”

“哦。你叫什么?”

“黑云。”

“小家伙呢?”

“这个年纪有什么名字?就叫小家伙挺好,真好可以跟你的小子区分。”

“我叫段少泊。”

“啊?段什么?”

“段少泊。”

“名字还可以三个字?记住了。你的火……是哪来的?”

“我自己点的。”

“……哦。”黑云生硬的应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

火是很重要的东西,对所有部落都是,即便黑豹部落已经掌握了不用接取天火就可以自己点火的能力,但那也是被部落严格保密的,只有族长与祭司可以知道。段少泊的这个火,很可能是被部落里的人偷出来给他的,这对部落来说是很严重的事情,但现在得益的是黑云自己跟孩子,当然不可能在这里多说什么。

这贪吃剩下的肉,被段少泊塞到了门口,外边的大雪很快就把肉冻硬。第二天下起了雪,而且雪越下越大,段少泊每隔一会都要出去一趟。屋里火塘的火变得很小,光亮只有那么一点点,黑云只能通过段少泊与他分享食物的时间来计算时间——他竟然一天吃三顿?

抱着儿子,黑云在这个小屋里,既安逸又觉得恐怖。这里温暖,有食物,安全。可是房顶不会垮塌下来吗?食物不会吃光吗?火不会熄灭吗?饥饿的野兽不会找上门来吗?

段少泊再劝他多吃,黑云就不会推辞了,但也不会索要,他只是尽量让自己的体力保持充沛,好应付突发的情况。

“今天我要出去捕猎,要走两到三天,剩下的是给你们这段时间的食物。”大概十天左右后,段少泊把今天剩下的肉塞回门外的时候说。

“我跟你一块去。”黑云站了起来。

“相信我,这是我在冬天生活的常态。”段少泊笑了笑,翻出来了一个塞得满满的皮口袋,背在背上,变成了白色的豹子,“我走了。”

皮口袋里是衣裳、石锤和木楔,都是他自己做的。段少泊在冰面上点火,将冰稍微融化后,把木楔子捶进冰里,弄出冰窟窿,好钓鱼。

多亏了兽人的强健体魄,他不满十岁的身体虽然身高不足,但单说力量比后世的宅男要强悍得多。而且只要弄出冰窟窿,他甚至能用豹子的形态钓鱼,比穿着厚重衣裳的人类暖和多了,毕竟他现在做衣服的皮革可算不上硝制过。

段少泊不去河中心,他曾经见过大鱼撞开冰面呼吸,鱼饵也是冻硬了的蚯蚓,半个上午,他也只钓上来了五条鱼。最大的有他半条手臂,最小的也有手掌长。半臂长的大鱼冻在雪里,剩下的小鱼,段少泊也不做熟,用兽形直接连鳞片吃光了鱼肉,剩下的内脏,就是他下午的饵。

不只是钓鱼的饵,还要“钓”动物。

鱼内脏的腥味可以穿出很远去,段少泊用绳子做了套子,等着猎物自己把脑袋钻进去。

下午钓鱼的收获不错,钓到了七条鱼,还是个头都比较大的,倒是能比预计的更快回家了。下套子的那边,套到了一只狐狸,段少泊把狐狸放了,又把其余的套子都拆了,重新回到河边背上了鱼,回家了。

两天后,段少泊带着黑云一起来了,小家伙被留在了家里。临走的时候,看小家伙把自己埋在一堆皮子里的模样,他应该是很习惯了。

黑云跟段少泊在一起的这段时间,虽然短暂,却比他在部落里的饮食还要好,而且除了吃饭和拉尿半点事情都不需要做,看起来比刚来的时候倒是胖了那么一点点,胳膊虽然还是疼,但是原始人都有韧性,只要意识清醒怎么疼痛都能忍受得住。

他跟着段少泊一起,烧化冰面,凿开冰洞,钓鱼。第一条鱼钓上来的时候,以黑豹(秃毛的)形态也趴在一边的黑云跳起来了!真的跳起来了!这就是经典的被吓到了的大猫。

“段少泊,我们……能回部落了!”

上一章:第195章 下一章:第197章
热门: 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艳刺 赚钱后,抛弃我的老公又回来了/黑魔法师的教宗之路 美强惨就是惹人爱 龙图案卷集(鼠猫同人) 婚久必合 邪男和109个艳妇 乡村俏娇娘 鬓边不是海棠红(鬓边不是海棠红原著小说) 九重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