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上一章:第190章 下一章:第19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光明神哀叹着那些化身的脑子, 虽然……祂也得承认,祂这个本体也拿了那些书回来自己看, 然后……然后本体也看不懂, 但祂那不是没有老师吗!?

在点自己化身的时候,光明神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人家点名要的是受啊。

光明神的尊严……可是我已经决定了,怎么能半途而废呢?虽然没有别人或别神听到我下的决定, 可我自己听到了啊,光明神都讲信誉!那……那就点几个长得丑的吧。唉!为什么我选的化身没有太丑的呢?要不然毁容?不不不!我是光明神!

西比尔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丝毫不知道,他的身下事,已经被各种安排了。

假期结束, 四个大男孩回到了莱希尔大学,重新开始了学业。

顾辞久安排的那位眼魔先到了, 而且直接被段少泊安排进他们的宿舍里了。理由是宿舍已经满员了, 所以在客厅给他们加了一张床。

“咦?大学还有转校生?”克洛玻斯好奇的看着他们的新室友,这位新室友有着蓝色的头发,浅灰色的皮肤,额头上还有一对小小的尖角, 这才是恶魔的正常外表吧。顾辞久那个,太人了。

“你们好我叫阿克拉索玛斯·巨眼,眼魔一族。我之前有任务,所以错过了上半个学期的课程, 听说你们当中也有一位魔法原理系的?”他伸出手,依次与众人握手, “以后我们可以一起上课了。”

西比尔:“那大概不可能,你要补一年级上学期的学分,我已经开始修二年级下学期的课程了,而且我还要三修魔法化学和魔法物理,你不可能跟我一起。”

“……”宿舍里陷入了短暂的安静。

系统【不愧是实力单身!此处应有掌声!】

注:这位不是拿到命令来勾引西比尔的,他之前也是真有任务,但推荐资格是他完成任务之后才拿到的,上面说是他任务执行中不方便告诉他,实际是顾辞久和段少泊这两个大佬特意走的后门。

因为眼魔的审美指标,跟西比尔挺相近的——在不知道他是个变态的情况下,而眼魔一旦动心,就是至死不渝的那种。

他们来本来以为近水楼台先得月,把人安排来了,他们俩在边上煽风点火一下,应该就能凑成一对吧?然鹅!男人们啊……你们对如何做媒一无所知!更何况一上来做媒的对象就是这种3S级别的!

之前信心满满的顾辞久,这时候都觉得有点前途堪忧了。

半个学期过去,这一天四个人自己在食堂弄了好料加餐——本来是叫了阿克拉的,但是要补一年级上学期的课程,还不能拉下一年级下学期的阿克拉,现在忙成死狗,只能拒绝了他们的好意。

眼魔本来以为自己是个聪明人,但这四位室友严重打击了他的信心!怎么有人吃喝玩乐还能双修、三修,全不耽误呢?!他是眼魔啊!本体除了眼睛就是脑子了!可也只能甘拜下风了……

“西比尔,你最近桃花运很旺哦。”精灵克洛玻斯一边吃着沙拉,一边说。

“嗯?什么时候?没有过啊。”西比尔皱眉摇头,“是有人造谣吧。”

顾辞久、段少泊和克洛玻斯:“……”

尤其克洛玻斯,如果不是极其了解自己的这位室友,他一定会认为这家伙是个虚伪的装X犯。

这里要澄清一下,眼魔确实有那么一小阵对西比尔感兴趣,但很快他就能有多远就圆润多远了。不只是离开了西比尔,连他们这个宿舍都远离了——刺激太大!人家也是个眼魔的天才人物了,不算顶尖的,可也数得上号,结果跟他们在一块,从早晨一睁眼就开始受刺激,尤其这宿舍里还有一对。

他每天不吃饭,光吃爆炒刺激加红焖狗粮,就已经吃得顶到嗓子眼了,再不走,他就要别撑死了。

但除了他之外,被众神各种“点”过来的汉子们,却也是种族各异“缤纷多彩”的。

爱神还是有点法子的,耿直的爱之箭不管用,那就让他们做爱之梦,或者让他们在看见西比尔的时候,就产生既视感。那这些人就算没有爱上西比尔,可也会对他产生好奇和兴趣,在了解过西比尔——远观的那种了解——后,直接示好的人也有不少。

不过,最早的那十四个人大多已经折戟沉沙,光明神他们合伙又送来了不少青年才俊,从目前的情况看,都失败了。

“西比尔,那种赞美你很聪明,邀请你去喝一杯的,基本上都是对你有意思的。”克洛玻斯说。

西比尔摇头:“从小到大,很多人都对我这么说过,他们只是客气,想让我帮忙给他们的孩子辅导功课,甚至想绑架我的。”

“……”三人一起为那些追求者点个蜡。

段少泊:“那些直接对你表白说喜欢你的人呢?”

“喜欢我就喜欢啊。”

“……”难道西比尔其实是个渣?!

“等等,西比尔,为防误会,我问一下。”顾辞久挑着眉毛,“你这个从小到大……是不是包括那种小时候那些阿姨、叔叔,摸着你的头发,捏着你的脸蛋说‘哎呀,你太可爱了,我真喜欢你’。”

“对,这种当面直白的表达,那不就是这个意思吗?还能有别的。”

“是有别的,就是真正的喜欢你的那种别的啊!”克洛玻斯都替那些表白的人抱不平了,要是他们知道真相,那被拒绝得也太惨了点吧?

“哦!谢谢,我学到了。”西比尔恍然大悟,“所以我那样的应对……”

克洛玻斯:“对!你那样的应对是很……”

“……是很正确的吗!”

“……”不是作者在凑字数,是这三个人真的除了这六个点,再也没法说出别的来了。

“因为我并不喜欢他们,我那样做,可以数是在不伤害对方的情况下,让对方离开了,没毛病啊。”

这次还是顾辞久最先找到了问题的中心,大概因为他最能理解西比尔吧:“西比尔,我觉得很有必要问你一下,你对一段感情开始的定义是什么?”

“一段感情开始的定义……父母给我介绍的,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对象。或者让我一见钟情的对象?”

小孩子会向父母,向周围的人学习,西比尔的这种学习能力强,但又不是那么强。他强在学了爹妈的经验,又学了同类的经验,可除此之外的“正常”经验,他就视而不见了。

“大学里不是有很多伴侣吗?我们班就有不少,你为什么不学学他们的经验呢?”段少泊问。

“因为我从他们身上,看不到长久的幸福和稳定,他们都是‘暂时的’‘走着看’‘炫耀’。”西比尔摇了摇头,“他们的经验不值得我学习。”

顾辞久和段少泊互看一眼,明白这家伙为什么在前边九个世界里都因为单身而毁灭世界了——这简直是FFF团的最高成就了——那时候他身边连像是顾辞久和段少泊这样能给他做榜样的一对都没有,就只剩下爹妈了,可法兰克夫妇怎么知道儿子在周围都是好女孩和好小伙的情况下还能母胎单身一辈子啊!他们就是死的时候,怕也只是以为儿子眼光太高,没看上谁吧?

段少泊【我觉得……这前边的九个世界毁灭得最冤枉了。】

顾辞久【我也这么觉得。另外我觉得咱俩也够冤枉的,折腾了两百年,从最危险的角度思考这个家伙,一直如临大敌,结果……】

段少泊【唉!】

系统也觉得它冤枉QAQ白白关了一百多年的小黑屋,不过,更冤枉的是这个世界的天道。想起来系统就想笑了,简直是被彻底整容脱胎换骨了啊!还有最冤枉的!那些GAME OVER的倒霉神,这都招谁惹谁了?

他们在前边谈话,并不知道后边有个人从头听到了尾巴。

七天之后,有个风尘仆仆的人,敲开了法兰克家的大门。

这天是星期天,约翰值班去了,艾尔莎一个人在家。当家里没有其他人时,艾尔莎还是很戒备的,尤其当她看见外面是一位高大的陌生男子时。即使她的丈夫只是个民警,但还是会有些无赖找上门来,有的是真的跟约翰结了仇,有的是因为知道约翰是警察,所以故意来找茬。

隔着门,艾尔莎问:“你是谁?”

“您好,打扰了,我……”

外头的阳光很好,通过猫眼,艾尔莎能清楚的看到,这个人侧过头,一只耳朵红得发紫。他是紧张吗?

艾尔莎更戒备了。

陌生男人做了个深呼吸:“我叫安东尼·列维尔,我想请您帮我跟您儿子介绍一下。”

“啊?”

“以、以结婚、结婚为前提的那种介绍。”安东尼结结巴巴的说。

这时候已经把头转了过来,正对着门,所以艾尔莎能看到他整张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所以,那只红耳朵也不是紧张而是害羞?

“列维尔先生,如果是开玩笑,那您这个玩笑也太过分了!”但他提的这个要求只能用尴尬来形容,这比来找约翰的麻烦更过分,艾尔莎把扫把抓了起来,如果这个人不把事情说个明白的话,她就要去揍他了!

别以为一个女老师好欺负!她身上可是有巨力护符的!足够把这个男人直接从这里一把扔到对面小区!然后听到一声好听的脆响!

“我也知道我的提议实在是太厚颜无耻了,但是,这是唯一的机会……我、我曾经是莱希尔大学的校园保安,我爱上了您的儿子。我观察了他很长时间,请不要误会!我没有恶意,只是一个暗恋者对于自己暗恋对象的那种观察。然后,我发现他拒绝了很多人,很多很多人,出色的、英俊的、温柔的……之后我无意中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安东尼复述了那天他听到的四人谈话,那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安东尼就在他们四个所坐的那圆桌后边不足十步的地方站岗。

“我有一点精灵血统,虽然已经很稀薄了,但是我的听力比正常人类都要好,而且他是我暗恋的人,所以我当时……”安东尼低着头,努力解释,以免未来的婆婆把他误认成是痴汉。

现在艾丽莎已经开门了,她神色复杂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也是现在才仔细的打量他。

浅栗色的短发,发质看起来应该是意外的柔软,面部的轮廓很有型,充满男性的魅力,应该是女性和柔弱的男性喜欢的那一种。身材不算太高,可也不矮,体型是劲瘦的那种,显然是一直都有好好的锻炼。

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成为莱希尔的警卫,那里的警卫选拔,比特殊机构的武警选拔还要严厉。

而艾丽莎已经看了他被切了一个角的警卫证,是真的。

“就为了跑到万里之外的地方,对一个陌生人提出一个可笑的要求,你可就放弃了自己的工作?你的行为,甚至会给你的个人信用记上很不光彩的一笔吧?”

“因为如果我不那么做,我就不可能有机会了。”

“可你甚至都没有勇气直接对他表白,是的,你绕了一圈,找了一个最可行的方法。可作为西比尔的母亲,我不认为我愿意把这样的一个你介绍给我的儿子认识。”艾尔莎很少说出这么苛刻的话来,但她既不想用谎言拖延着这个年轻人,也不想真的把他介绍给自己的儿子,所以她只能坦言。

红脸的青年变成了白脸,但他并没有恼羞成怒,只有想找个洞钻进去的羞愧:“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他反复的说着,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您说得对,我为我的自以为是向您道歉。很抱歉打扰了您,再见。”

他离开了,有点踉跄的背影,甚至让艾尔莎有些愧疚。可她是个自私的母亲,可能,这个人是真的很爱她的儿子,但他的到来太突然了,他说自己不是个跟踪狂,可谁知道呢?艾尔莎一点也不了解他,并且也没有想要去了解的冲动,更别提把他作为未来的伴侣,介绍给自己的儿子了。

这是个谁都不知道的事情,除了艾尔莎、安东尼,还有……光明神,这位当然就是被光明神的化身之一。但是,他不是光明神亲自“点”的那一个,他是自己送上来的,以自己的意志爱上了西比尔。

安东尼并不知道自己是光明神的化身,在分离出他时,光明神也只给了他一个“私设”,就是爱学习,渴望知识。这样的安东尼,其实更类似于是光明神的孩子,他可以自由自在的在地面世界成长,直到死亡之后,他的灵魂回归神界,重新成为光明神的一部分。

这样的他,确实是个好孩子。小学和初中都名列前茅,但是高中之后,他就越来越跟不上了。即使他本质上很聪明,该背诵的东西只要通读三四遍一定就能够记住,而且不会忘记。但他的思维方式上明显有问题,理科成绩越来越难跟上,文科的分析题也经常歪到炼狱去。

这个是天生的,要找根子……请找光明神,祂的化身全都是这个样子的。

艰难的高中毕业后,安东尼去参了军,军队里的训练生活,他倒是很适应,后来因伤退伍,再后来,就到了莱希尔做校园警卫了。

对安东尼来说,这简直是他梦想中的生活。他不是学生,不是教授,但是却能一直都留在这座最高学府里。在不值班的时候,他能跟其他学生一起去听课,能够去图书馆借书,还能问教授问题,再没有比这个更幸福的了。

有时候也会有学生嘲笑他,安东尼不觉得自己学习的行为是羞耻的,就连一些人表面上说要帮他讲解,实际上却拐着弯的拿他取乐,他也忍了。但不久前,安东尼遇到了一个更恶劣的女孩子,她表现得温和,充满善意,很细心的给安东尼讲解定理,以及例题。

有一天,那个女孩在给他讲题的时候,西比尔刚好在旁边。

“如果要讲题,就请好好讲,不要把知识扭曲。”突然西比尔说话了,他还是少年人,虽然已经变过声,可比起二十多岁的成年人,声音还是要清澈很多,而且他没有压低音量,顿时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而西比尔拿过一张纸,一边说,一边把推导过程详细的写了下来,递给了安东尼。

安东尼再傻,也知道这个女孩是故意给他讲错题了,她温和甜美的表象下,是更大的恶意。

“你那么看着我干什么!下贱的警卫!”安东尼刚才根本没看着女孩,他在看着那张西比尔写好的公式,看她的是其他在场的学生,在她这么喊之后,安东尼才抬头看她。作为一名曾经经历过生死搏杀的军人,被他不含善意的眼睛盯着,可不是什么好经历。女孩惊了一下,拿起自己的东西,快速离开了。

西比尔帮助他从一个恶劣的骗局里解脱出来,安东尼想感谢他,请他吃个饭之类的。但是两个人迎面走,西比尔直接把抬起胳膊要跟他打招呼的安东尼给无视了……

安东尼还是有些难受的,但是,西比尔无视他是一回事,他应该感谢西比尔又是另外一回事。只是,请吃饭还是算了吧,真的把请说出口,那不是感谢,那是给人家找不痛快。安东尼就用了另外一些回报的方式,那种默默的,不会露头的方式。

比如他去食堂吃饭的时候,让打饭的阿姨给他打最好的饭菜。同样的一勺,冒尖的还是平勺,肉多还是菜多,那是很有讲究的。

比如学校给住宿区的植物浇杀虫药,他会特意请别人在他们不在的时候去浇杀虫药。

还比如上学期最冷的几天,学校会给学生们分配防寒物资,暖手宝与小毯子,他尽量挑了好看的给西比尔他们宿舍送去。

在这种接触中,安东尼发现他误会了,西比尔那天并不是故意无视他的,他就是忘了他了。西比尔是个除了知识眼底再没其他的人,想要获得他的认可,除非你和他是同一阶层的天才,或者是有什么可教给他的师长。其他人,西比尔都是过目就忘的。

——我根本就没把发你放在眼里,所以我怎么可能记得你?

就是这么骄傲。这听起来好像比故意无视好不了多少,但安东尼反正是觉得好受了许多。有一次,他甚至敢大着胆子,在图书馆把写着问题的纸条递给西比尔了。西比尔面无表情的接过纸条,然后把推导过程写好,给他传回去了。

所以,西比尔还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啊。

不过那之后他也就再也没有打扰他了,那次大起胆子,只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爱上了这位比他年纪小了整整九岁的大男孩,他们俩过去的唯一一次交集,就是一张写了推论过程的白纸,但是他好像把上一张纸弄丢了。现在得到了新的,他可以满足了。

可新学期开始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满足不了了……

那么多人都发现了西比尔的美好,对着这个少年狂轰滥炸。

有没有一点人性啊!他才十六啊!安东尼在心里发出愤怒的咆哮,但他自己知道,其中很大原因,是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去参与追求。

可是又一个意外,就是不久前偷听到西比尔跟他三个室友的谈话,让安东尼再次燃起了希望。

然后现在,事实证明,走捷径是不可能的。

他想法中的为爱情牺牲工作,其实不过是再可笑不过的自以为是,贪婪不知道什么时候,蒙蔽了他的双眼。

在街边的长椅坐了下来,生活还是能走下去的,不过,他需要平静的发一会呆。他一呆就呆到了中午,日头最热的时候,就算有人行道上种植的数目遮阴,安东尼还是被晒得口干舌燥。

下意识的吞咽,带动了他嘴唇上的裂口,安东尼稍微回了一点神,他从行李里拿出一瓶水,结果带出了一张莱希尔大学的明信片:不管成功还是失败,还不快回来补办身份卡?请假一天回去探亲就被辞职?!莱希尔大学还没这么不近人情!

安东尼一惊,涌上来的先是感动,后是羞愧:“真是安逸日子过久了啊……什么时候变成软蛋了?”

上一章:第190章 下一章:第192章
热门: 囊中锦绣 琴爹的自我修养 总裁老婆是随手拉到的 给豪门傻子当老婆的日子 霸道总裁他带球跑了[穿书] 只有强者才配拥有花瓶 困兽 鉴罪者 今天的我又是人质[综漫] 死神的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