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上一章:第188章 下一章:第19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假期在即, 精灵准备提交留校申请,在学校各种高级配置的试验田里种植一些在精灵的土地上生长不出来的魔法植物。

顾辞久却对他们发出了前往炼狱的邀请:“有兴趣看一看炼狱的魔植吗?不是单纯的魔法植物, 是魔植哦。”

经过研究, 炼狱里力量也是魔力的一种,只是炼狱的魔力极其暴躁,且因为四处弥漫的岩浆, 所以炼狱的魔力都是暴躁的火系力量,在一些偏僻的地方夹杂着稀少的灵魂系。

所以炼狱的魔植也被归类为魔法植物,但它们是魔法植物中单独的一大项,与地上世界的魔植区分开来。

“当然!”精灵几乎是没有犹豫,他是准备一直在莱希尔大学研究下去的, 植物园的试验田里总会有他的一块地,去见识更多的植物, 却是越早越好。

顾辞久转而去问气运之子:“西比尔?”

半年的相处, 所有人都发现了,他们这位年纪最小的室友,不太善于应付突发事件。有时候严重破坏了他计划的突发事件,甚至还会让他暴躁发怒。

现在顾辞久的邀请不算是破坏, 看显然西比尔还是有些不知该如何应付。

“……假期我要回家。”等了两分钟,三人才得到了西比尔的回答。

他对炼狱没有太多的好奇心,相比起来,家庭才是他计划之中的事情。

“也是, 西比尔还太小了,还是应该回家去。”段少泊插言道。

“小弟弟, 等你长大点,我带你去炼狱看好玩的。”顾辞久摸了摸西比尔的脑袋。

他们俩是在表述事实,又像是用激将法。西比尔拍开了顾辞久的手,反驳着,可其实并不怎么激动,依然不准备去炼狱。

期末还没到,四个人就动身离开学校了,正好避开了高峰期——他们早都已经提前在各科的教授那里考小卷,或者做课题提前拿到了学分(不只是一年级上半学期的,二三年级的一些学分也拿到了)。

去机场的车上,四个室友快乐的说笑了一路,就像是普通的大学生。

机场,四个人分道扬镳。

坐在候机室里,克洛玻斯突然问:“西比尔,夏尔摩,你们……有没有觉得西比尔有些冷漠?”他问得不太确定,还有些羞窘,应该是担心,自己的这种行为,会被误会成在背后说人坏话?

顾辞久:“还以为你没感觉到呢。”这是真话,他们还以为精灵一直都傻白甜呢。

“我是精灵,我们对生灵的感知比你们俩敏锐!不过我承认,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误会了他,把他的冷漠当成了高傲。”克洛玻斯先是翻了个白眼,后变得严肃,“所以,你们俩确实也觉得他……”

“冷漠。”两人一块点头回答。

“你们觉得,他的家庭会不会有些问题?我曾经见过一些被严重虐待的小孩子……不过也不太对,那些小孩子不只是情感波动冷漠,外在表现也是冷漠,西比尔却能把自己装得很开朗。”

“半个假期在炼狱玩,半个假期去拜访西比尔,怎么样?”顾辞久提议。

“好!”

并不知道三个室友下了什么决定的西比尔,回到家后,过得很开心——他认为应该是能够用开心来形容,可就算是开心与开心也是不同的,没有一个详细的定式,总是让他很烦躁。

家是他最熟悉的地方,虽然家里的装饰总是会变,可父母在西比尔八岁后,就不再管他的房间了。无论是住在垃圾箱里,还是住在糖果堆里,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所以西比尔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掀开防尘的旧床单,打扫半年没人进的房间。

然后西比尔的生活好像突然就被按了后退,回到了他过去十四年的曾经,接着就是暂停,静谧的,闲适的……

西比尔合上书,下楼,走到厨房门口,母亲在做小饼干,一些已经进了烤箱,一些还是托盘里形状万千的面片,整个厨房弥漫着温热香甜的味道。

“来尝一尝。”艾尔莎举着最先出炉的饼干,笑着说。

西比尔走过去,拿了一块点缀着果干的,酥香的饼干夹杂着甜蜜的果干在嘴巴里化开——他小时候在看过那许多都是“公主和王子幸福生活在一起”的童话后,问父母:“什么是幸福?”

父母给了他很多答案:“困倦的时候,有一张柔软的床。干渴的时候,有甘甜的水。饥饿的时候,有美味的食物。还有像是现在,你有问题的时候,能从我们这里得到答案。”

当时西比尔表示:“我想试试。”

父母答应了他,他那天晚上强撑着不睡觉,不过在接近凌晨的时候,还是睡着了。有一天多没有喝水,舌头仿佛变成了一块木板,嘴唇开裂,每次呼吸鼻腔都如同在喷火。他有两天多没吃饭,母亲端来的粥进入口中的一瞬间,眼泪自己就流了出来。

那之后,他认为自己理解什么叫幸福了。就是获得一些你急需的,却又长时间没有的东西。可当他把自己的结论告诉父亲的时候,父亲笑了起来,说他没错,却也错了:“……那确实是幸福的,但也有长久存在的才是幸福。比如你在呼吸,每天都在呼吸,这就是幸福。比如每天每天都能和你的父母住在能够遮风避雨的房子里,这是幸福。还比如,你走出去,外边的世界和平又安稳,这是幸福……”

西比尔当时对后者能够理解——大概就是所谓的,活着就是幸福?可是又不太理解,因为他没体验过死亡。

不过,今天吃着饼干,看着母亲的微笑,看着充满了阳光的厨房,他只觉得有什么流淌过他的心,他的大脑:“妈妈……我好像能够理解什么叫存在就是幸福了……”

西比尔雀跃着,又……幸福着?他生命中第一次,充满了感性的认知。

“这不只是幸福,这是爱,我爱你,我的儿子。”艾尔莎摸了摸西比尔的脑袋,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哦~~我的儿子变得这么高大了,需要你低下头,我踮起脚,我才能吻到你的额头了。”

“可我的妈妈这么年轻,永远都是那么美丽。”

“天那,西西,你可真可爱。”艾尔莎·法兰克女士发出愉悦的笑声,“告诉妈妈,这甜蜜的小嘴让你在大学里获得了多少姑娘的青睐?”

“怎么可能?除了您,我不会赞美其他女性的。”

“那可不行!”艾尔莎少有的大声起来,“你总得恋爱,西比尔,你是个出色的男孩子。呃……哦,对不起,儿子,我理解错误,其实如果你想赞美其他男孩子也是可以的,或者你已经有对象了,这是在试探我们?”

“不,没有,妈妈。”

“我们家信奉的主位神是约拿冕下,他可是位风流的神祇,他还是地上的人时,就有无数的男女情人,当他成为天上的神,听说连光明神都是他的情人呢。”

光明神:→_→约拿:“我不是!我没有!我冤枉啊!”

这两位神一直很奇怪这家有什么特别,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所以来在这家放了一丝神念,人家做私密的事情他们当然不会偷听,可这都直接提及神祇了,自然让他们听了个正着。

不管神界怎么闹腾,西比尔依旧跟父母体会着他的幸福,在这个家里,时间仿佛凝固成了一副美丽的油画。

“西比尔!我们来找你玩啦!”

有一天,突然一群“强盗”一样的家伙闯了进来,这幅画裂了……

真的实在是太突然了,西比尔甚至都愣住了。

“惊喜不,兄弟?”顾辞久张开手臂,给了他一个抱抱。对母亲来说已经很高壮的西比尔,可面对顾辞久,他就变成了个矮个子,真像个弟弟一样被抱了个满怀。

“哈哈哈哈!”在后边笑的是约翰·法兰克,西比尔的父亲。戴着警帽是个稍微有点年纪的帅大叔,摘了警帽,是个稍微有点年纪的半秃了的帅大叔。

“亲爱的~”艾尔莎没想到这三个高个子男孩后边还藏着一个丈夫,惊喜的跳了过去,与约翰交换了一个浅浅的吻,“今天这么早下班?”

“这三个男孩子迷路了,被送到了警局,没想到他们要去的正好是咱们家,同事就让我早下班,顺便把他们带回来了。”

“法兰克先生,法拉克夫人,这是土特产!”三个大男孩轮番蹂躏过了西比尔的头发,立刻放下包,开始向外拿东西。

单从外表看这些东西,还真是够土的,不是大块、就是大袋,有很多还带着古怪的污渍,很快就把西比尔家干净漂亮的玄关弄得脏兮兮的。有些还蹭上了艾尔莎的裙子,约翰的裤腿。

“你们这些孩子!”“你们能来我家做客,我们就十分的高兴了!”

夫妻俩没流露出任何的嫌弃,只有无奈,还有“你们竟然还带东西?”的着急。

顾辞久打开一个包,从里边单手托起一大块血糊糊的肉:“叔叔,阿姨,你们家的厨房在哪?我来给你们露一手吧!”

然后这个安静的家,就变得更乱了。

一家三口还有三位不请自来的客人,全都挤进了厨房。西比尔也是经常帮助父母做饭的,但他从来不知道,做饭还能这么的……乱!

他的前后左右都是人,动一下就得说一声对不起,因为他踩到了别人的脚,或者碰到了别人。可是其他人都在笑,在说话,在传递各种各样的食材,所有的灶台都燃烧着火苗,所有的锅都烧着,或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或发出呲啦呲啦的声音,蒸汽和油烟喷发着或诱人或呛鼻的声音。

其他人看起来都很适应这种混乱,甚至乐在其中。

西比尔觉得他是想离开的,这种环境让他烦躁,他是不喜欢的,甚至是厌恶的。

他想离开,但他看见了父亲,父亲也在看他。他们父子的眼神交汇只有一瞬间,他却从父亲的眼里看到了很多——这是他需要学习的,需要融入的地方。

西比尔的记忆很好,幼儿园的事情也能清楚的记起来,他记得他的第一家幼儿园,他把小鸡掐死了,并叫来其他孩子,想让他们一起跟他分享乐趣。用过家家的玩具,切开小鸡,看看它身体里是怎么样的。

于是他被转走了,并辗转了许多家幼儿园,因为他不去杀小鸡了,他听父母的话,有些事不能在家里之外的事情,但又陆续做了许多其他事情。

后来父亲发现了,发现他并不是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与众不同的,他听父母的话,但也有孩子的调皮,所以他会故意的做出这些不同的事情。

西比尔没有被惩罚,他反而得到了一把樱桃,大多数都是亮红色的,只有一颗紫红紫红的樱桃。

“你要先吃哪一颗?”

西比尔自然的拿起了那颗紫红色的。

“为什么?”

“因为它最熟。”

“不,因为它最特别。”

西比尔吃掉了樱桃,紫红色的竟然很酸,那些亮红色的反而很甜。

“你可以特别,就如巨龙,他们是最特别的魔兽,从血到骨甚至呼吸喷吐出的雾气都是绝佳的炼金材料,但没谁去伤害他们,因为他们够强,也够聪明,足以保护自己的特别。但要知道在恰当的实际,选择恰当的方式特别。否则只会让你自己成为一颗还没真正成熟就被吃掉的樱桃。”

西比尔露出了笑容,他还是不适应厨房里的状况,可他从三个室友身上学,学些他们的应对和说话方式,就像是这半年里,在大学里那样。

一顿丰盛的晚餐吃完,三个人把西比尔拉了出去游玩,这座人类的小城是真的没什么好玩的,这里有的,莱希尔大学边上的莱希尔城里都有,这里没有的,莱希尔城里更是应有尽有。

晚上,本来是要去自己住旅店的三个人都被法兰克夫妇留了下来。顾辞久和段少泊住进了客房,精灵克洛玻斯则与西比尔住在一起。

第二天一早,早餐是一向起得早的顾辞久做的。

早餐的桌上又是热热闹闹的,跟三个室友说话的艾尔莎一直在笑。西比尔吃着香甜的松饼,却觉得嘴巴里发酸,在早餐之后,他才想明白,他嫉妒了。

早餐之后,约翰先走了。顾辞久一胳膊搂上西比尔的脖子:“这家伙我借走当地图了,我们会买了食材中午回来做饭!”

“你们昨天带回来的东西还有很多……”艾尔莎夫人说着,可是她儿子已经别顾辞久“绑架”走了。

他们俩确实去了购物街,但是顾辞久没去买东西,他买了两个甜筒,给了西比尔一个,两个人坐在街边的长椅上,看着来往的人。

“我们是故意的。”顾辞久说。

“嗯。”西比尔舔了一口他的草莓甜筒,“所以你们想得到什么?”

“克洛玻斯认为你很可能受到了虐待,所以性格才会异常冷漠。”

“你们认为我爸爸虐待我?我要感动吗?”

“不需要,因为是我们多管闲事。”顾辞久扭过头来直视着西比尔笑了,“就像我知道,你的疑问不是讽刺,而是真的在疑问一样。”

西比尔的眼珠动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顾辞久也不需要他接话,他扭回头去,重新看着来往的人:“生灵,有生命的,活着的,为什么要活着呢?那些遵从本能,或者就只是活着的,可以不去管。但那些有智慧的,为什么有很多也如畜生一样只是活着呢?甚至会做出比畜生更肮脏的事情……”

“看那抱着男人的胳膊,把胸口挤在对方身上的女人,她的孩子在家里饿着肚子。那边那五个笑闹着的男女朋友,私下里他们的关系乱得仿佛猫咪的毛绒球。那对带着孩子一脸笑容的夫妻,男人跟女孩根本没有血缘关系但他自己不知道,并且男人每天晚上都会去偷看自己的女儿,而妻子深知这一切,并特意在家里的时候把女儿打扮得不适合她的年纪,因为她担心有一天自己出轨的事情会被丈夫知道。”

顾辞久咔咔两口把甜筒彻底吃光:“我的血缘特殊,从小就能看到别人身上的命运之线。我该厌恶他们,但并不,看见那些丑恶,我心里生出的是好奇,好奇……到底是这些人是不正常的,还是那些好人是不正常的?或者只是那些好人还没在自己的生命力遇到那个让他们变得丑恶的契机?”

西比尔也吃完了他的甜筒:“你想去做那个契机?”

“对呀。”顾辞久开心的笑了起来,“找一个大房子,把一些好人,一些坏人都关在里边,让他们做‘游戏’,那么会发生什么样的结果呢?只是想一想我就止不住的……兴奋!”

西比尔抿紧嘴唇,他也想象了一下,一股电流从尾椎直击他的后脑,他强忍着才没有颤抖起来,但也闭了一下眼睛,当他重新睁开眼,发现顾辞久已经凑近到了他的面前,只翘起一边的嘴角,对他笑着:“对吧?”

“……想我做你的同伙?”

“如果早几年遇到你的话……不过你是个乖孩子,你不会答应的。”

西比尔点点头,就顾辞久不认为他刚才的提问是反讽,他也不认为顾辞久现在的叙述是激将:“我的爸爸妈妈不会让我去做那种事情的。”

“是的,亲情比刺激重要,更能让我们满足。所以如果是几年前我遇到你,我会杀了你父母,那样你就能陪我玩了。”顾辞久又笑了,嘴角弯曲的弧度夸张得吓人,红唇和白牙配合在一起,好像是刚刚啃食过血食的怪物。

西比尔还是点头:“嗯,如果我父母死了,我也会去找你玩的,不过我得杀了夏尔摩。”

“不,在那之前,我会杀了你。”

“年纪比我大,不表示你比我强。”

“嗯,也有那个可能,所以要么是我死在夏尔摩前边,要么是我杀了你。”

“就这么确定只有两个可能吗?”

“好吧,你可真是个孩子,如果真有那么个可能,我没能保护他,他死在了我前边。那我也会死的,我活不了多久。”

“你和我父母一样,你们属于彼此,但是……”西比尔歪了歪头,“你是怎么做到的?爱情?或者是……情欲?”他的面部肌肉有点抽搐,原因是他最后吐出来的那两个字。

反社会人格,很多在那方面都不行,可原因并非是他们身体有毛病,而是精神上的反感。就如西比尔,他觉得两个人紧抱在一起,汗流浃背,彼此一身粘稠,还耗费了大量体力的事情,实在是太让人恶心了。

即使他是因为这种行为被创造出来的,可西比尔不认为自己很美好,更不认为其他除了他的父母之外的生灵的存在很美好。

“你要知道一件事,你父母除了你之外,还有他们彼此。我和夏尔摩,我们是伴侣,伴侣是什么呢?就是我们是彼此的一部分,我们拼在一块,即使拼不成圆,拼不成方,但我们拼起来了,即使稀奇古怪,满是尖刺,但也成为了完整的一部分,我们彼此拥有。而情欲……是伴侣义务与权利的一部分而已,我满足他,他满足我。重点不是这件事本身,而是看着你的伴侣获得满足时,那幸福的表情……”

“我不能理解。”西比尔看着顾辞久那简直幸福得冒泡的脸,偶尔他从父亲和母亲的脸上,也能看到类似的表情,他认同了顾辞久的解释,但也确实不理解,“你是怎么跟夏尔摩相恋的?”

“我首先发现他很可爱,然后意识到我爱上他了。”

“……”西比尔思考。

“不过,我觉得你大概没法复制我和他的经历,如果你想品尝一下爱情,那我推荐你去找一个爱你的人,先感受一下被爱的滋味。”

“谢谢。”

上一章:第188章 下一章:第190章
热门: 我只想好好读书 全星际都知道他是我前男友 山村:男科女神医 留守妇女村:欲望堤坝的裂口 她似救命药 上位 狼性村长 在逃生游戏里当最6主播 [综英美]科技救不了超级英雄 海怪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