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上一章:第187章 下一章:第18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反社会人格, 不是没有感情,而是缺少共情, 很难理解正常人的感情世界。反社会人格危险的不是没感情, 而是在于没有道德,因为他们也会追求愉悦、刺激、幸福、满足,这是生物的本能。一旦无视道德, 那他们追求的手段就会变得极其恐怖。

他们也有爱,有独占欲,但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爱情,就跟每个人会使用不同的手段一样,反社会人格的爱情表现也是不同的——有顾辞久这样把爱人捧在手心, 把自己“模拟”成一个好人的,但也有把爱人折磨、杀死、吃掉, 以满足占有的。

从西比尔过去的情况看, 他愿意顺应亲朋好友的希望,做一支佣兵团队的领袖,做一个英雄,那他的爱情观, 应该跟顾辞久差不多。

两人并没着急着找神,晚上一两天,正好能够更仔细的观察西比尔。

有他们两个老怪物暗地里的联手,精灵克洛玻斯虽然看不上西比尔, 但还是跟着一起进行了大学新生同舍室友必然要一起进行的探路踩点行动。

莱希尔大学是非常大的,但是校园内禁止学生使用私人的魔动车辆, 不过在大学区之间,提供免费的电动车,学生也可以自行购买自行车。

他们四个人,骑着两辆自行车——精灵和西比尔竟然都不会骑,自然也就没买。顾辞久原本还想带着小师弟呢,结果那俩先说不会了,小师弟自然就不能说了。

因为钢珠的低成本大范围生产技术最近刚刚彻底解决,自行车的价钱最近两年才刚降下来,但是在一些区域仍旧是奢侈品,所以很多人不会也不算奇怪。

两天把校园转了过来,西比尔跟克洛玻斯已经成了好友,精灵彻底忘了第一天的不愉快。而如果是现在言笑活泼的西比尔,顾辞久和段少泊想要发现他的不对劲,那要费的功夫可就大了——他简直就像是不断从人类那里学习的人工智能程序。

另外四个人还商量着设立了宿舍的卫生打扫与做饭的执勤表。

学校正式开学,他们四个人四个系,每天早晨上课一出宿舍就各奔东西。段少泊利用这个空隙,去了大学里的一直给他留着的校长室,请光明神问一问西比尔·法兰克家的具体情况。

光明神到现在已经有了数兆亿的信徒,可他真的认识的信徒没几个,只有历任教皇和夏尔摩这两位是他绝对记得的。尤其是夏尔摩,这个信徒比教皇都重要,作为一个凡人,他不但改变了整个地上世界,甚至连神界也因为他而改变。

原本跟光明神矛盾最大是黑暗神、月神那些神系的生灵,可现在矛盾最大的是智慧女神、知识老者、真理之神那一系的神灵。

毕竟他们那些神存在的根基就是不全能却全知,囊括世界的一切真知,一旦被质疑,就要连自己的存在也要动摇了。于是那些家伙只能装死,装作进入了沉眠。然后派化身去学习、学习,再学习。

这些神偶尔在学习之余的那点娱乐,就是跑光明神的神域里来骂他了。

不过这点小麻烦,相比起光明神得到的,简直不值一提,如今他可是最强大的神,但还是要学习……

不需要有预知的神职,他也能看到魔力科技的未来,即使过去的神职里没有智慧,他也要给自己加上一个智慧,否则距离他被遗忘的那天也不短了——_(:з」∠)_虽然现阶段他的智慧仅限于帮初中生做寒暑假作业。

话说远了,回到现在的情况上来。夏尔摩很少有什么事来求他,这是第一次。光明神已经确定这家伙会成为一位神祇,反正数学之神、物理之神、化学之神随他选。早点和他打好关系,也方便等他上来了,光明神去问问题啊。

“嗯?问一户普通的人家,他们的过往如何?母亲和父亲的性格如何?哦……夏尔摩现在跑去自己的大学里当学生啊,那不是欺负小孩子吗?嗯?炼狱之主也在?”光明神摸了摸下巴,普通人不知道,他能不知道吗?最近一百年这两个家伙可是干得火热啊,“这个凡人有什么让他们感兴趣的呢?算了,我的神职里可没有好奇心。他们家里倒是供奉着我的神像了,不过,比起我,约拿知道的更多吧?”

地上世界的各族所供奉的神像,也需要开光,即把刚做出来的神像,放到附近的神庙里和大神像一起供奉。或者寻找到祭司为神像做祈祷。再不然就是供奉的信徒本身极其的虔诚。然后,神像就能够得到神祇的一点真灵,信徒的供奉就能通过这点真灵传递上去,他们所祈求的就能得到回应,不需要神祇挨个的亲力亲为。

而神祇的这点真灵,也会一直“看”着这户人家,在他们违背神祇信条的时候,对信徒进行惩罚,或者在信徒遇到危险的时候,对信徒施以帮助——而且真灵是能够被“养”大的。

比如光明之神的家里,家庭成员的整体氛围就是阳光灿烂,诚实、善良,他们家的真灵就会越来越大,也会反哺这一家人。反之,一家子阴险狭隘,勾心斗角,别管献上多少供奉,光明神的真灵也不会变强,只会越来越弱小,甚至消散。

光明神发现,法兰克家里,他神像上的真灵比许多人家个头都要更大,也更温暖。要知道,他在这个家里可只是个次位神,让他对这家人的印象好了很多。不过,次位就是次位,对这个家的干涉让步于主位,只要这家庭里没有频繁的做出让光明神极其厌恶的事或者出现生命危险,真灵就不会有反应。

光明神拿到的东西太少了,他找到了约拿,想要他在这个家庭里真灵的信息。

“你要这个干什么?这个普通人家有什么特别的吗?”光明神的神职里不包括好奇心,前佣兵之神现任警察之神约拿大神包括啊!“难道你喜欢上了这家的女主人?不对。那是你喜欢上了男主人?也不对。你要对我的信徒做什么?这可是个好警察!”

光明神真想把这个家伙按在地上胖揍一顿,不过他忍住了:“我有其他的信徒祈求得知他们家中的情况。放心,是我的信徒,你觉得他们难道会对警察不利吗?”

约拿很直接的说:“那说不定啊。”

“……”光明神体会到了他说真话的时候,别人的难受,“那就明确说了,我的并不会对这对夫妻不利的信徒,想要知道他们的情况。”

“可那也是人家夫妻的隐私,我不能在未经他们允许的情况下,就把我信徒的事情告诉给你,再让你去告诉另外的跟他们不相关的人。这可是法律!”他可不是吊儿郎当的佣兵之王了!他是警察的守护者!法律的执行者!

“……”光明神再次感觉到了那种难受,“所以他们自己要是答应了就行了,对吧?”

“是。”约拿表示赞同。

“那行,那就……等等,只他们一家人收到我的神谕,说不定会乱想。”

“是。”约拿继续表示同意。

光明神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上次见面还是两百年前的神战,这神被他打得在地上打滚来着。突然之间发现,他变了很多啊,虽然说神职的变动确实有可能会改变一个神祇的性格,但这才两百年,也太快了吧?

约拿看明白了光明神的眉目传情,他摊摊手:“我要是按照当佣兵之王的法子当警察的守护神,那早就争不过正义女神了。”

正义女神也是个耿直大女孩,国家选择公职人员,除了别有用心的,否则没谁特意去选有贪腐意图,还随时准备开溜的。

佣兵的职责是保命为先,雇主的命令在必要的时候可以不听,甚至从佣兵变强盗,佣兵之神也是可以理解的。但警察是保护为先,遇到危险时,就算背后是自己的仇人,可只要他是个平民,那就要自己冲上去挡刀。

他自己就要割舍掉自己的一些过去的神职,那如何能够不改变自己的做派呢?

“原来光明神冕下这么怀念过去的我啊。”下一刻,约拿双手叉腰,咧嘴露出痞子笑,这倒还是过去的佣兵之神。

“那就开一个表彰大会吧!人界总干这事,我们也可以借鉴借鉴。就说表彰大会需要他们的真灵记录,而且其中一些记录还要展示给其他人看,请他们答应!”光明神看着约拿回答,虽然不能说谎,但这么多年来,光明神偶尔也需要“曲线”一下。

“啊?”约拿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光明说的是“乱想”的那件事。所以他想那么多还特意摆pose,“表彰大会是什么?”

“就是对遵守教义的合格信徒的奖励。”

“我们不是每年都在搞吗?”

“不是对神职人员的,是针对广大普通信徒的。所以需要他们家中的真灵记录,以展示给世人!”

“好吧。”虽然听起来有道理,但约拿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顺利。

→_→于是果然不顺利了。

虽然是用来遮掩的表彰大会,但总也得合情合理,不能随便找些人就完了,而且既然搞了这一届,那以后总也得有第二届、第三届,就要更正规了。(约拿叹气:真是上头一句话,下头跑断腿)

所以约拿选择了各国之中的三千名工作出色的警察——包括民警、刑警、火警、武警、法警等相关警务人员。

不是随机,是先按片区划分,然后简单粗暴的谁家里真灵大,选择谁。

然后他遭到了连环拒绝_(:з」∠)_

法警、民警表示:“您与其选我,不如选第一线的刑警、火警和武警。”

刑警表示:“我知道一个小伙子是卧底回来的,我知道他确实违反了神的律条,但他是无奈的,选他吧。”

火警、卧底表示:“我知道个牺牲的哥们,神呀,你能不能把奖励给他的妻儿和父母?”

烈士遗孤表示:“孩子长大之前,您的奖励给我们就是浪费了,请您奖励给更需要的人吧。”

法兰克也在拒绝之列,他表示:“我有一个美满的家庭,我工作的小城平和又安稳,并没有什么关乎生死的大事。这样的神恩,只会让我心怀愧疚。”

真灵果然是无法欺骗的,他们家里的真灵个头那么大,这是得有真正的好警察甚至一家子几代人的好警察,才能养出来的——身为一个神,这本来是理所应当的常识,可约拿还是感叹了一下。这是他当佣兵之王的时候没有的感慨,不是说佣兵没有人性的闪光点,但是,本质上就不一样。

“我们是善良阵营啊,最善良的人当然都是好人,这要怎么办?”感觉自己的身心都让信徒们洗涤了一遍,约拿飘~着就把问题踢还给了光明神。

“当然是强迫中奖啊,这有什么好为难的?!”光明神答得天经地义,“告诉他们会把他们的面容遮掩住,不用担心任何问题。至于烈士遗孤和卧底,那是国家层面的事情,和我们神祇没关系!”

“好、好吧……”

然后这两个身份地位崇高的神,就真的来了个“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把神恩赐了下去,把记录收了回来。

总共就是一个晚上的事情,第二天早晨,光明神的教皇和警察神殿的大祭司(因是公职所以没教皇)的神谕传真机,就打印出来了一箱子的神谕。让他们对出色的警车进行表彰,当然其中一些特殊岗位的人,要进行模糊处理。

神界上边,正义女神、秩序之神、法律之神等等神祇听到消息也找上门来,这明摆着是大家的事情,怎么能你们一个人管了?

——他们都是同一派系里头的神,关系都好得很,就像是晨曦之主与光明神那样“好”。

光明神跑了,把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约拿扔给了他的兄弟姐妹们。

段少泊在他的办公室里等了半天,结果还是第二天中午,才拿到了西比尔的家庭情况。里边还夹着光明神的“私货”——夏尔摩,给你弄来这些信息可不容易~能介绍个靠谱的高中二年级以上物理、化学、数学的家教吗?

挺有意思的神,人家主动示好,段少泊自然选择接受并延续这份好意。给了他一份家教名单,让他自己去选,然后带着一块固体的光,回到了宿舍。这天晚上,两个人分享了从西比尔的父母建立家庭,到西比尔出生,再到他来上大学这段时间的经历。

约翰和艾尔莎同样都是寡言的人,也都是喜欢学习的人,西比尔诞生之前,他们的日常生活通常是一起背靠着背,或者艾尔莎躺在约翰的怀里,各自看书。约翰很浪漫,用木头、便宜的人工宝石,亲手给妻子制作首饰。后来夫妻俩一起开始用各种零碎做装饰,月份的变化、节日的变换、季节的变化,他们的家里总会有不同。

两人什么事情都愿意商量着来,不会有谁大喊大叫,固然生活中就少不了矛盾,少不了争吵,但绝对不会升级到歇斯底里的地步。吵起来没多久,两人就会一起冷静,不去争论谁对谁错,而是一块去想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然后解决问题,或者寻求谅解。

然后他们就有了西比尔,小婴儿的出生让这个家吵闹了一段时间,但很快就又恢复了安宁。

西比尔是个从小就很聪明,很安静的孩子。母亲艾尔莎与西比尔在一起的时间更长,毕竟教师的工作有假期,约翰的民警又经常要值夜班通宵巡逻——因为缺少睡眠,所以约翰的发际线……不过他是个很帅的半秃。

两人对西比尔的教育方式,温柔又严格,会给他讲故事,但不会用故事里的内容哄骗或者恐吓他。从很小开始,他们就用坦诚、公平、合理的态度对待自己的儿子。在西比尔犯错的时候,他们会讲道理,会惩罚他,比如不能吃零食,不能出去玩,要罚站,要打屁股。

比如尿床,反社会人格到很大的时候还会尿床,这不是身体发育的问题,这是心理上的问题。而且在幼年的时候越是训斥,一些正常的孩子尿床情况都会越严重。法兰克夫妇并没在这件事上指责西比尔,他们只会让他跟着妈妈一起去洗床单、洗衣服,然后晾晒到院子里。

那甚至不是惩罚,只是“你自己造成的后果,要自己承担”,是他应该做的事情。

所以西比尔上小学之前,就已经不尿床了。因为他想不去承担那个责任,有更多的时间去看书,就要不尿床。

“因为我是你爸/妈,所以你就得听我的!”这样的话永远不会从法兰克夫妻的口中说出来。

他们保护他,教育他,引导他,极其出色的完成父母的责任。

段少泊【系统,我们以后真的不能遇到这样的父母吗?】

段少泊有点思念最初那个世界的家人了,即使在那个世界里,他跟顾辞久离开的时候,他的爹娘亲人就早已经走过了完满的一生,皮囊化为灰土,魂魄不知道轮回了几轮。

【这都是各个世界的天道安排的,这样的原身跟世界牵扯比较小,你们比较好融入……】要是顾辞久这个宿主问的,系统一点都不在意,可这是小师弟问的,系统也有些淡淡的忧伤和愧疚。

段少泊【我只是一时有感,系统别在意。】

被这么温柔的一说,系统却更在意了【QAQ嘤,对不起,我太没用了。】

段少泊只能暂时别管变身了嘤嘤怪的系统,因为看情况是越管他反应越大【大师兄,西比尔的父母跟他的感情很好。】

顾辞久【是很好……呵呵,小师弟,我们都被那小子涮了。】

段少泊【嗯?啊!他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人交往,他是故意那么做……试探我们的反应吗?】

顾辞久【对,他被教得很好啊。无法共情,却能推导。这对父母,对西比尔来说,就是道德的化身,所以……小师弟,我们来过愉快的大学生活吧。】

已经不嘤嘤嘤的系统略呆滞【啊?!】

段少泊【好。】

昨天还在苦恼的顾辞久,瞬间就把这份苦恼扔到了一边,语气无比的雀跃。

系统依旧是懵逼的,而小师弟已经笑眯眯了。

当他们分开,为各自的目标打拼,段少泊能扛起一片自己的天地,当他们在一起,段少泊也愿意做一个万事不上心的小师弟。

系统苦恼了一下下,然后觉得……自己的困恼貌似毫无意义啊。算了,做一个乖巧等拯救的系统挺好的。

半个学期,宿舍四人组都是和谐愉快的,且都是各自班级的佼佼者,但四个人都有一个毛病,就是跟自己的同班同学并不是太亲近。

顾辞久和段少泊很明白的走在了一起,外人看来他们俩已经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了。所以他们俩脱离集体单独行动算是有情可原,毕竟有同性没人性吗。

精灵的系别是魔法植物学,一年级初还只是一些公共课,可这些精灵都已经完全掌握了。莱希尔大学并不强制学生跟随进度学习,精灵通过了各科老师的考核之后,成功开启了自学模式。

西比尔跟精灵的状况类似,而且他发现了一个问题——就算是莱希尔大学,但也并不都是聪明人。这不只是学习上的,还有为人处世上的。

大家在自家的那一亩三分地上,都是金字塔最顶尖的那个天才来着。到了莱希尔大学,很多人都没调整过来。他们傲视同学,甚至傲视老师,“老子天下无双”观念在他们脑子里扎根扎得深深的。

于是,当他们发现自己在同学和老师那里得不的“应有的尊敬”,就开始梗着脖子犯脾气了。

一种的倒是能认清来到莱希尔就是从顶端落到了低端,得闷头学习,但是他们除了必要的学习之外,把更多的心思,放在了怎么搞人际关系上。

还有恋爱的,像他室友那样在脑子足够的基础上恋爱也无所谓,而不是除了恋爱,脑子里就没有别的了。

另外有一些其它奇奇怪怪的人,西比尔显然是懒得去应付这些。

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传出了新生四大校草的名声,这四个人也当不知道的。

上一章:第187章 下一章:第189章
热门: 不要点进来[电竞] 夜宴 系统教你做人[快穿] 沉溺 尼姑庵的男保安 长吻逆时差 在我成为传说中的大佬之前 猎艳后宫 房东是前任 带资进组的戏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