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上一章:第181章 下一章:第18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菲利亚指挥着佣兵们在他们俩周围围成一圈, 他自己拿出来了一根短棍,把棍子戳在地上, 注入神力, 它就自己伸长,另外一头出现金黄色的光芒,仿佛把所有人都罩在一个金色的罩子里头。

这东西就是光明神祭司都有的一样防护神器, 叫做光明神的庇护。→_→不过其他神祇的信徒又戏称这东西为光明神的龟壳……当然这戏称是善意的,因为只要有足够的神力,这看起来脆弱的光膜连禁咒都能挡住。

“我应该带圣骑士来。”菲利亚叹着气,悔不当初。

“那座小城的圣骑士可以打得过这种超级魔兽?”段少泊好奇。

“不,但他们的神力很有用。我和你两个人, 挡不住这头凤凰的,只希望他只是路过下来歇歇脚。”菲利亚没想过跟凤凰开打, 这种超级魔兽, 都是可以屠城灭国的。

至于佣兵,他们的信仰很杂,诡诈之神、幸运之神、战神、商业之神、大地女神等等五花八门的神都是他们的信仰对象,唯独光明之神, 不可能。因为光明神对信徒要求的第一条是诚实,第二条是守信。

没有系统这样强大的作弊道具,是蒙骗不了这个世界的神祇的。有谎言,无诚信的人, 无法获得神光明神的垂爱,就是不可能产生神力。

佣兵诚实?佣兵守信?干他们这行的如果这样, 那真是不要死得太快。

凤凰落在了距离他们不足百米的地方,他歪着头,看着对面的所有人。

菲利亚对着他喊:“灼热的凤凰啊,我是光明教会的大祭司菲利亚·赖默尔,我们正在回到光明圣城的路上,是因为我们惊扰了您,所以才让您从天空中落到地上吗?”

巨龙和凤凰,在被归类为超级魔兽的同时,因为生来就具有极高的智慧,所以也被归为可沟通的智慧种族。

硬抗是抗不过的,菲利亚希望理智的沟通能把对方劝走,应该……能劝走吧?

“你们不用着急,我对你们并无恶意。不过,我昨天刚刚成年,但我不想继续在野外生存,所以我随便找了个方向,闭上眼睛,然后对自己说,飞行一天的时间,我就从看见的第一群人里找一个同伴。”

“我!!”“我我我我!”“我——!!!”

刚才围着两个“柔弱”祭司的佣兵们,瞬间变成了一群活蹦乱跳的鸡,喔喔喔的叫着都蹦了出去。

这也不是这些佣兵太天真,而是超级魔兽跟光明神信徒一样,都不说谎。不同的是,超级魔兽是不懈说谎,没那个必要。而且眼前凤凰干的事,也不是头一回有魔兽这么干了。

跟凤凰平级的巨龙、白虎、独角兽都这么干过,那些低一等的狮鹫、雷霆巨鹰、地行龙之类的,也干过。他们用各种各样的方式给自己最后一个主人……哦,不,同伴。高智商的魔兽们,很久之前就知道,跟着一个智慧种族虽然不像过去那样自由,但日子可以过得比野外更加舒坦。很多高级魔兽的种群诞生地,已经形成了各自特有的骑士选拔流程。

凤凰张开翅膀,灼热的风把这些佣兵吹得七倒八歪,他用左边的翅膀指了指在原地没动的两个祭司:“那位年轻的美人,愿意做我的同伴吗?”【小师弟!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帅不帅?!】

段少泊笑了起来【惊喜!意外!帅!】

段少泊想冲过去拥抱住这只大鸟,可他还是得先看看菲利亚:“老师……”

菲利亚并没阻止他,同样双眼中充满了惊喜:“凤凰曾经被赞美为光明神鸟,他的存在可以为我们的教廷增加光辉。”

“好的,老师。”段少泊在佣兵们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走了出去,但是他们最多也只是暗搓搓的向自己最信奉的神祈祷,让这个年轻的祭司暴毙而已。这是个力量为尊的神界,野蛮又文明,段少泊背后的力量以及凤凰自身的力量,让他们彻底不敢做出什么。

有人发出祝贺的欢呼,其他人反应过来也跟着鼓起了掌来。这必然是为吟游诗人传唱的一场传奇了,光明神的信徒不说谎不代表不记仇,万一在场的两位祭司对他们怀恨在心,之后宣扬一下,他们以后的日子可要不好过了。

段少泊才没心思去管其他人怎么动小心思呢。他走到凤凰身边,凤凰低下头,吐出一枚如同湖泊的血红色宝石,这是凤凰之血,凤凰的善意与友谊的证明。段少泊接住宝石,手上一烫,宝石消失了踪影,他左手的虎口位置却多出来了灿烂的凤凰花纹。

段少泊【大师兄,你这是怎们做到的?!】

越接近越觉得不可思议,没有死灵的气息,没有恶魔的气息,这凤凰身上磅礴四溢着最纯粹的火焰,还有更加纯粹的生命的气息,跟传说中的凤凰一模一样。

顾辞久【嘎嘎嘎嘎!我找到了一枚即将死去的凤凰卵,以它作为心脏,以炎魔的骨头作为骨架,改造了一下你的转化仪,死气转化为生命气息,魔气转化为火焰,就是现在这样了!】

段少泊【怎么做的仪器?你不是……】手残吗?

那转化仪可是个大家伙,想把它小型化可不是个容易的事情。而且原本的转化仪只能将魔种之巢无序又狂暴的力量变得有序,并最终使其结晶化。笼统点说,它的转化是气、固之间的转化,就像是一个冰箱。可顾辞久的转化已经是性状层次的了,等同于将石油变成塑料,把水转化成氢气燃料。

这其中的转变更加的复杂,也更困难。他家大师兄在理论上推论出这个过程是没问题的,但是制作出相应的仪器,不只是理论达到就能做到的。这需要相应的工业基础,还有大量的技术人员。

炼狱里的世界发展得很好,可从零开始的进度,还打不到那么快。

顾辞久【因为仪器材料就是我的精神力啊,这可是最有质量保证的材料了!】

段少泊大惊【你、你把自己切片了?!】

顾辞久【没有没有,我只是用了两根肋骨,作为精神力传递的媒介。】

凤凰低下头,用鸟喙温柔的啄着段少泊的脸,就像是一个又一个的吻,段少泊闭上眼睛,不再问什么了,大师兄来到他身边,这个事实才是最重要的。

顾辞久让段少泊骑上了他的背,他张开翅膀,瞬间他们就已经在高空之上。可段少泊丝毫一点也感觉不到寒冷,或者风压,他周围暖融融的,就好像埋在温柔蓬松的羽毛里头。段少泊爬了下来,真正意义上的把自己埋进了跳跃着火焰的凤凰羽毛里,埋进了顾辞久的背脊里。

然后……他就睡着了……

顾辞久带着段少泊平稳的落在了地上,佣兵们已经都各归各位了,老祭司一脸欣喜的迎接他们,不过看到睡着了的弟子后,老祭司有些无奈:“还是个孩子啊……”

“要我把你们送回光明圣城吗?”顾辞久问他,“当然,我的背脊您是别想上来了,但是我可以拉着你的车,请放心,必定足够平稳。”

很显然,他是不准备把段少泊放下来了。老祭司在思考之后,点了头,他也希望能够尽快赶回光明圣城,他弟子脑中的知识,越早让教会所知,越早能够让教会获得更多的利益。在与佣兵们说明情况,并给了他们剩下的报酬后,菲利亚坐进车里,美丽的橘红色火焰缭绕在马车周围,直接让马车飞了起来。

——光明教廷不会说谎,一封带有菲利亚印鉴的解释信件,佣兵们可以果断转身回最近的佣兵工会领取自己的任务积分了。

凤凰的车架,速度果然快到让人惊叹,而且平稳至极。在靠近光明圣城的时候,他们就遇到了外围巡逻的天马骑士。不过车上的菲利亚,凤凰背上睡觉的圣子,让骑士们愉快的把两人一鸟接进了光明圣城里。

菲利亚下车了,他跟其他圣骑士都想来把段少泊叫醒,顾辞久保持着背脊平直的,且必定让他自己不太舒服的姿势,张开翅膀,抻长了脖子,发出无声的鸣叫!

菲利亚和圣骑士们就都笑起来了,如同看见了一个使性子的小孩子。

“算了,就这样吧。”菲利亚说,他请光明圣城前哨的骑士们照顾圣子和这头凤凰,他自己前往光明圣城的大神庙,去面见教皇。

这群人就这么离开了,顾辞久只觉得新奇,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的成建制的天真可爱的人类。

伪装成凤凰的顾辞久,正正经经的来了一个老母鸡蹲,两只翅膀膨起来,把段少泊遮蔽在中间,他的脑袋转了个一百八十度,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自己熟睡的爱人……

系统耐不住性子,暗搓搓的私戳了顾辞久【→_→宿主,你没发觉小师弟有什么新奇的地方吗?】

顾辞久【嗯?你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对我来说小师弟一直都是新奇却又让我熟悉的,他身上总是有让我惊叹意外想要不断挖掘的东西,可他也总是让我熟悉的那个他,因为总有些在他身上的东西,是不变的……】

系统听了大概四五万字的,顾辞久无比深情的《小师弟颂》。

虽然系统也很喜欢小师弟,也同意顾辞久的一些话,但是……快撑死了好吗!!!狗粮不是这么拽着脖子朝嗓子眼里填的!!!单身狗不是被这么虐待的!!!

不过系统也是不死心,在顾辞久一声长叹总算心满意足之后,系统继续问【……我是说,小师弟身上有什么跟前面几个世界严重不一样的?】

顾辞久【系统,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偷偷给小师弟做了扫描,看了他的身体状况了?】

系统……觉得有点芯颤,如果它有脖子,现在上面的寒毛一定都炸起来了。宿主这是怀疑它“窥探”了小师弟的果体?!系统还没活够呢,它决定不卖关子了,老老实实的说【宿主啊!你没觉得小师弟是个大美人吗!?】

顾辞久一直都没看到小师弟的容貌,他好像并不关心这些。

系统也没告诉自家宿主,它想着要给宿主一个大惊喜,小师弟在这个世界的身体可是太漂亮了。最有小师弟特色的大眼睛没变,但他的瞳孔是一种超级美的雾蒙蒙的靛蓝色!茂密的睫毛堪比粘贴上的假睫毛,如果他眨眼,睫毛之下就是一片小小的阴影。

可他并不是大洋娃娃的那种美,他的鼻子又挺又直,可以说是锋利了,还有眉毛,也是很阳刚的那种,他的嘴唇是饱满的菱唇。

唯一的问题就是他的年纪还太小,五官没有彻底长开,所以看起来还比较娘。但等他长大,肩膀变得宽阔,胸膛变的厚实,面部变得棱角分明,那他就会是个性感至极的美男子了,无数的女人和部分男人都会为他心驰神往。

这个身体的原主就是这样的,他还年少的时候就受到了无数吹捧,年纪渐长,更是让他成为了万千男女的宠儿,最终迷失,失去了对光明神的信仰,离开了光明教会。他以为这会给他带来自由和幸福,但实际上,这使得他沦落成为了当权者的玩物。

即便是之前的重启里,他的人生会有些小波澜,但总体上原主的命运线是差别不大的。

——在这个世界里,只要不涉及到欺骗和背叛,只是单纯信仰的转变,不会被认为是渎神。毕竟这是个多神教的世界,一个人一生中信仰的神祇最多的可能有上百个,对一个神今天信,明天不信,是很普遍的事情。即便圣职者转变信仰也不足为怪,只不过改变了信仰的圣职者,除非是极其特别的情况,否则即便再改回来,也不会被神,被教会重新接纳。

和小师弟过去的模样比起来,这差别也太大了。

顾辞久【小师弟从来都是个美人啊……系统,你不会认为小师弟过去丑吧?】

系统【不是不是不是!绝对没有绝对没有绝对没有!宿主你曲解我!】小师弟过去是不丑,可也没有特别漂亮,倒是有两次他比较帅,基本上都是中上等的长相。

顾辞久【我觉得,你还是自己冷静冷静吧。】

久违又熟悉的,世界黑暗了下来。QAQ嘤。

段少泊睡了极其舒服的一觉,醒过来之后,看着眼前的火焰羽毛,他笑了一下,可等他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外带转了个身,结果就发现现在已经是星斗漫天的子夜时分了。他的背被轻轻顶了一下,一扭头就看见了大师兄的大头。

段少泊【大师……哎?】

顾辞久【有悄悄话要跟我说吗?】

段少泊【这个……是大师兄建立起来的通话渠道?】

顾辞久【嗯,终于没有碍眼的家伙了,不想跟我说说悄悄话吗?】

段少泊哭笑不得【碍眼的家伙?系统听到了会哭吧?】

顾辞久【最好哇哇大哭。】

段少泊【大师兄,你可太坏了。】

顾辞久【那你喜欢吗?】

段少泊【喜欢……】

段少泊与其说是抱着巨大的鸟头,不如说是趴在上头,他极其的放松,把整个身体的支撑都交给了顾辞久。他知道自己很思念大师兄,可实际上还要加一个“更”,甚至思念得他浑身僵硬,疲惫不堪。

段少泊抱着鸟头的力气更大了一些,他有点羞愧,觉得自己好像是变娇气了,明明是个不知道几百岁的老男人了,他自己都唾弃自己,可完全忍不住啊。

顾辞久把两只翅膀抬起来,把小师弟更紧密的笼罩住,从外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燃烧着橘色火焰的鸟蛋。

顾辞久【幸亏是鸟,能在把你背在背后的同时,拥抱你,如果是个其他的什么物件,现在我这个动作已经把人吓死了。】

段少泊被他说的笑了起来【大师兄……】

顾辞久【嗯?】

段少泊【我现在跟你在一起,就像是浸泡在温泉里,有一种懒洋洋的舒畅,什么都不想干,就想这么瘫着。】

顾辞久【那就不用干了,我带你去炼狱?】

段少泊差点就要答应了,他知道大师兄绝对不是口头上说说,只要他应下,顾辞久就会带着他冲天而起,直飞最近的深渊。大师兄不需要他帮助什么,他可以彻底的放纵,整天的享受。

顾辞久没得到段少泊的回答,就又问他【不想地面上的生灵受到伤害?没关系,我们在地面上重新开始就好,一会我去跟教皇交涉。】

段少泊笑得更畅快了【不,我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去做!】他最后用力的“勒”了顾辞久一下,踩着软绵绵的火焰羽毛,从顾辞久的背脊上跑过,然后跳了下去。

这里被安排看着他们的圣骑士早就过来了,看他跳下来立刻走了过去:“夏尔摩圣子,阁下们正在大神庙等待您。”

“谢谢。”段少泊对顾辞久摆摆手,示意他等在这,跟随着这位圣骑士向大神庙走去。

当天亮的时候,光明教廷的光明圣城飞出了无数的天马骑士,他们最快的三天就回来了,最慢的在半年后才回到光明圣城,而且每一位天马骑士都带着人,要么是祭司,要么是圣骑士,这些人有男有女,年纪也从段少泊的同龄人,一直到七八十岁的老人家。

他们是受到教皇的紧急召集令才回来的,都以为教廷遇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甚至还有人以为神战开打了!!

——这世界上不只有善恶的阵营之战,同为神灵,彼此之间也会互殴。

闹得不只是光明神自己的信徒人心惶惶,其他教廷也都是一边祭祀着自己的神,请示神谕问问神界是不是又要开打了,一边派人跑到光明教廷来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如果是跟光明教廷交情不错的,就都被留下了一两天。而一两天之后呢,这些人就用最快的速度赶回了自己教廷的圣城,然后这些教廷的圣城就都会朝光明圣城派出一支圣职者队伍。

那些跟光明教廷关系不好的圣职者不得不在二脸懵逼的同时,大开脑洞的思考他们在干什么?

聪明的人不少,因为很容易就能发现,无论是光明教廷自己集中起来的,还是其他教廷送过去的,不是有名的学者型圣职者,就是有名的聪明人。

“所以他们这是要研究什么东西?”

“光明神赐下了智慧之书一类的东西?”

“不对呀,光明神赐下的,那应该是光明教廷内部自己研究吧?光明神的大方病又犯了?”

“不,如果是那样,就该是众神下神谕,让大家去占便宜了。但现在没有神谕,都是光明教廷自己搞的。”

“不止没有神谕,诡秘之主还对光明教廷发生的事情很感兴趣,发下神谕让他的信徒去探查真相。”

“听说智慧女神也让她的信徒去了。”

“我主也下了神谕。”“我主也是。”

“所以……这是地上世界自己的事情?”

“有什么东西会让众多教廷趋之若鹜,让众神充满好奇呢?”

“……”

“查!必须查!”“不惜一切!”

“光明教廷之前不是一直想要到XX城建立神庙吗!让他们来!”

“光明教廷不是一直要那张光辉独角兽的皮吗?送给他们!”

“光明教廷不是一直……”

有的教廷成功与光明教廷达成协议了,有的没有,比如……

“晨曦之主与光明神是在多次圣战上并肩作战的好友,他们亲如兄弟。你我教会也在很多方面都合作过,为什么黑暗夫人教会的盲女都能进入光明圣城,我们就不行。”

负责谈判的大祭司一摊手:“我们并肩作战因为我们教义相近,往往有共同的敌人,但正因为教义相近,所以其实最大的敌人,就是我们彼此,只是因为信仰问题,我们不能对兄弟出手,但这并不表示什么好事我们都要想着你们这些兄弟啊。”

这就是不会说谎的“坏”处了,什么事都说得这么明明白白,这让别人实在是无话可说了。

上一章:第181章 下一章:第183章
热门: 召唤富婆共富强 情迷乡村 三毒 队内不能谈恋爱[电竞] 虐文渣攻从良了 我真的不想靠脸吃饭 捡到温柔美人/原来出门真的能捡到媳妇 聊斋寻艳记 渣过我的人都哭着跪着求原谅 我作天作地,全世界却都喜欢我[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