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上一章:第180章 下一章:第18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系统【咳!宿主, 你就不担心吗?】

顾辞久瞬间警觉【担心什么?光明教廷不把小师弟嫁给我?!】

系统赶紧否认【不是不是!】它这两年经常看着小师弟那边,_(:з」∠)_宿主这打打杀杀的看得少觉得热血沸腾, 看多了就跟吃肉太多一样, 腻歪了。还是小师弟那边好,温和平缓,感觉整颗芯也舒坦起来了, 它可不想一句话把光明教廷弄倒霉了【你就不担心那些恶魔是骗你的吗?】

顾辞久【骗我?哦,你觉得恶魔现在的顺从都是假装的,它们可能对我不利?】

系统特乖巧的回答【是的。】

顾辞久【那你就不用担心了,恶魔不是装的,它们的表现都很真挚。】

系统【有点难以相信……它们不是恶魔吗?】

顾辞久【我问你, 所有生灵的基本需求是什么?】

系统【生存!】这个问题它还是很明白的。

顾辞久【对,生存。离开这里, 或不遵守这里的规则, 它们的生存就无法保证。留在这里,遵守规则,它们就能过上和平安逸的生活,怎么选?答案显而易见。至于说会不会有恶魔想要夺取我的地位?只要它们有那个能力。】

系统【可、可如同它们一直就这么好管理, 那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恶魔还是恶魔呢?】

顾辞久【因为魔种之巢啊。】

系统【啊?】

顾辞久【魔种之巢不停的吐出大量的恶魔,这些恶魔即便是高等恶魔,最初诞生的时候也是没有理智, 只有最浅薄原始的兽性的,这代表着, 它们脑海里只有吃、喝、休息、繁衍。没有父母或者老师教导它们,告诉它们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怎样获取食物的方法是错的,怎样又是对的。这种原始恶魔一波又一波的从各个魔种之巢里冲出来,把这种原始带向各地。即便这些恶魔逐渐生出智慧,那也是极端原始的智慧。】

系统【稍微有点理解了……可为什么那些大君不去管呢?】

顾辞久【因为它们管不起啊,如此漫长的岁月,我相信过去必定存在过有先见之明的大君。但不像我,我拥有多个世界的智慧积累,有无数方案可供我选择,我也有足够的经验可以根据炼狱的情况设计新的方案。那些大君却只能在这个世界里照抄地面上那些种族的生活模式,但显然那并不适合炼狱。】

系统【emmm……】宿主这是在自吹自擂,可是系统得承认,他说得没错。

_(:з」∠)_系统觉得它该重新给自己编辑几条指令程序,第一条就是:宿主总是对的。第二条:如果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那是我太笨。

段少泊【大师兄,我这边也要发力了。】

顾辞久【好。我这边两年之后就能试探着与地面上做交易了,我需要学者、匠人和织工。】

高炉和砖窑起来了,可基本上十天半个月都会发生一次比较严重的炸炉,然后顾辞久发现,恶魔绝对是最佳的从事这种行业的工人,滚烫的钢水里,还活蹦乱跳的,甚至像是熔岩魔那样的种族还很喜欢这种环境。

有了材料,普通的铠甲、武器、农具都能打造出来了,虽然傻大笨粗,但是耐用。建造起来的房子歪斜扭曲,可也总算是建起来了。

要继续朝精细里走,那就没办法了。虽然顾辞久已经开始从零培养学生了,并且发现恶魔也不笨,但它们的思维方式有问题,比如最简单的算术题,桌上放着五个果子,老师拿走一个,还剩下几个?学生回答,一个没有,我们都吃了。

为什么五减一还剩下四,果子摆在那竟然不吃吗?

这要是放在人类的世界里是故意给老师找事,抬杠,可恶魔们不是,它们的思维方式就是有吃的就要赶紧吃紧嘴巴里,摆着干什么?

段少泊【好,我会尽量想办法。死亡骑士的情况怎么样?适应做司法工作吗?】

顾辞久笑了【极其的适合,这个亡灵种族天生就该去当审判官与执法者的,感谢原剧情的详细设定。】

原剧情的西贝尔使用数量最大的亡灵也是死亡骑士,而且大概作者也很喜欢这个种族吧,所以给了它们详细的设定。死亡骑士的骑士,可不只是骑一匹骨头马那么简单。

无论是死亡之眼里孕育出来的,还是在死气旺盛的地方后天的诞生的,又或者是低等级亡灵进化出来的,死亡骑士都必然有一颗被亵渎的骑士之心。被亵渎的骑士之心也是骑士之心,它们具有一个骑士该有的大多数美德——公正、谦逊、忠诚、无畏、纪律、团结等等等等。

它们的智力并不低,能够灵活使用各种计谋与活人在战场上一决高下,也能够接受主人的命令成为统管一方。

死亡骑士因为是死人,所以没有私欲,财富、权力、美色、美食,甚至时间都不能让它们的忠诚变色。它们唯一的追求,好像就只剩下完成主人的任务。

死亡骑士唯一的问题,就是它们成为完美骑士的前提,是有一个主人。一个同为死者,并且能压制它们的高等亡灵,活人不行,恶魔也不行,因为死亡骑士有着所有亡灵共同的毛病,就是极其厌恶生灵。

无主的死亡骑士,一旦出现在生者的世界,就跟疯狗没差别。

顾辞久【如果不是死亡骑士只尊奉死人,我觉得不需要战争,地面上所有城邦的管理者,都已经是它们了。】

系统【哎?[_]我还以为宿主你当初选择成为死亡骑士,也只带着死亡骑士进入炼狱是因为死亡骑士跑得快呢。原来是因为你一开始就要让它们帮助你管理国家吗?】

顾辞久【都不是啊,我选它们,因为亡灵里除了吸血鬼就是死亡骑士最帅了。但我不想喝别人的血,而且我在这个世界的根脚是骷髅,也走不了那条进化线,所以才选择死亡骑士。】

系统【……】芯情复杂,它家宿主到底是太高大上,还是太接地气啊?想想他只要有机会就要用的“双黄”这名字,大概既不是高大上,也不是接地气,他就是……逗比吧?

段少泊这里正好是休息的间歇了,他闭上眼睛,别人都以为他是在小睡,其实他是在听大师兄跟系统的对话。光明教廷里,就算是没有窗户的室内,也有光明神的祝福,充满着很奇异的暖融融却不刺目的光芒,闭上眼睛,整个人舒畅又惬意。

没想到,这个世界也会有如此漫长的分离。虽然比起人鱼世界来,这里没有生命的危险,没有狭窄黑暗的鱼缸,也没有人性的诡谲,虽然看得到、听得到,但无法触摸、拥抱、相爱……一样让他无比煎熬。一句“大师兄,你来接我吧”已经到了嘴边,强忍着才没有说出去。

段少泊翻了个身,把脑袋埋进阳光味道的枕头里,假装一下,现在他正与大师兄同床共枕吧……

系统改成了私聊【宿、宿主,小师弟睡着了。】

顾辞久【这几天小师弟那边没什么不对吧?有人欺负他或者他想做的事情遇到阻碍了吗?】

系统【咦?没、没有啊。小师弟日子过得很惬意啊。】

顾辞久摸了摸下巴,对系统的话不是太确定,小师弟真想隐藏自己遇到的麻烦,系统这个傻白甜孩子也是察觉不到的。但事情也无绝对,可能小师弟真的没事,那他反常的原因就只剩下……想我了?

摸了摸心口,然后只摸到了一把肋骨——死亡骑士跟骷髅骑士的唯一差别,就是死亡骑士的骷髅表层燃烧着一层鬼火——敲着自己的肋骨,皱眉思考了一会,顾辞久的骷髅眼窝里突然冒出骇人的青火!

见不到面,不用精神力跨越空间就见不到小师弟?呵呵。

段少泊虽然那点闹了点小情绪,但他说开始发力,就是开始发力。不过,他的发力,当然不是像顾辞久那样跟人开打,他走的是科学改变世界的道路。

“夏尔摩,这是你制作的光明礼赞神力护符?这么小?”

“是的,菲利亚老师。”

“哦……这个!光明神啊!你是怎么做到的?!”

夏尔摩是段少泊在这个西幻世界里的名字。菲利亚老师,则是小时候一直给圣子们讲课的老祭司——当然他们现在也不大。不过八岁开始,圣子们就被分开了,他们前往不同的国家,有了不同的老师,接受不同的教育。

段少泊接受的,是偏向学者的祭司教育,正好跟这位老祭司的路线相同,干脆他们俩就成了正式的师徒。不过菲利亚的学者祭司不是让段少泊闷头读书的那种学者,他带着他开始游历,不只是让他看其他的城市,其他的种族,他还带他去其他的神殿,甚至是乔装之后去参加其他神祇的祭祀活动。

除此之外,菲利亚还教段少泊动手,比如治疗病人,比如向信徒赐福,还比如制作圣水和护符。

每个神都有多种神力护符,光明礼赞神力护符乃是国防、医疗、冒险、美容、养身等众多方面不可缺少的强力物品。未激发状态下,光明礼赞有微弱的持续医疗作用与驱散负面作用,使用神力激发护符之后,它甚至能把被切断的断肢重新接合起来!对于亡灵系的怪物,更是有一击必杀的效果。

但这个神力护符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是它太大了,有一个巴掌那么宽,一个壮年男子的身高那么长,有少女的小拇指那么厚,为了能在需要的时候第一时间激发它,光明礼赞一般被人缠在腰上,于是,夏天的时候,这东西轻而易举的就能让人捂出痱子来。

可现在段少泊拿给菲利亚的光明礼赞护符有多大呢?它还是有一个巴掌宽,但只有小臂那么长,而且只有半个小手指那么厚了。它可以被缠在手臂上,或者一半挂在脖子上一半塞进腰带里,或者直接挂在要带上。

菲利亚激发之后,很清楚的感受到,这块小型神力护符的威力并没降低,虽然也没增强但已经足够让人惊叹了!

作为光明教廷的一员,菲利亚并不关心外边的人使用困难与否的问题,他更关心的是材料。

“过去的一块材料能做出现在的多少块?”

“四块。”

“其他人能学会吗?”

“经过我的辅导后,可以。”

“那么你想要什么?”

“我自己的神庙,不能小于现在我们所在的这一座。”属于他自己的神庙,代表着在那座城市的光明信徒里,他就是主事者了。

“这点就够了?要知道,本来你十五岁的时候,也就该拥有自己的神庙了,现在只是提前一年给你而已,而你足够优秀,提前获得神庙是应该的,这完全称不上奖励。”

“那就让我可以在神庙,在那座城市里最大的自主权。”

“好,这是应该的。”菲利亚点了头,于是他反过来也成为了段少泊的第一位“学生”,学习如何制作小型生命礼赞护符。

菲利亚一开始以为段少泊是找到了某种小窍门,比如颜料的调配,神力的注入之类的。结果根本不是,能把护符做得更小,因为段少泊将神力护符的符文进一步拆散了。本来现在的符文就是经过无数岁月,简化之后的结果,一千多年前就已经有许多圣职者叹息,表示符文已经是最终形态了。果然,一千多年过后,符文再无变化,直到现在……

段少泊这一口气就把符文拆得亲妈都不认识了。

见识到拆解版的符文后,菲利亚比刚刚得知光明礼赞缩小化时还要激动。

“你!谁、谁……”菲利亚想问段少泊是谁教给他的,可是话没出口就让他自己咽下去了,他是跟段少泊在一起时间最长的人,他很清楚的知道,除了自己,这个孩子再也没有第二位老师,所以,是天赋,“光明神啊!你是个天才!天才!你、你……”

菲利亚还想问,你是通过什么手段把这些符文拆解出来的,有什么窍门?

光明礼赞上面的神符一共有十二组,两百三十一个,不同符文八十四个。段少泊的拆解和简化,不只是把符文改头换面了,连符文的排列组合方式也与过去大不相同。这绝对不是轻易就能做到的,那这套符文的拆解就不是巧合的产物,而是通过某种公式之类的步骤得到的。

“是的,那么老师您想学吗?”段少泊笑眯眯的。

“当然!”只学光明礼赞真的是很简单,因为本身就比过去容易多了,像他这种老祭司,画上一天就能记住具体过程,大概用五到十天就能彻底掌握了。可他们又不是染布的工人,只要把布扔进染缸里就好。他们是祭司!必须要知道为什么!

“我是通过一些数学计算公式找到窍门的。”

“数学?”菲利亚懵逼。

“对呀。”段少泊笑,露出小白牙,数学可是基础科学中的基础科学啊,“比如这枚过去成为蓝鸟的符文,单独存在的情况下,它有传输与少量增幅效果,我输入的神力为1,被激发出来的效果却为1.03。通过这个结果,我将……设置为变量……将……定为结论。于是……再……然后……最终得到结果1、结果2、结果3。因为……结果2否。又因为……结果3否。结果1为真解。得到这个真解,我们又可以……然后……”

菲利亚再次懵逼,三次懵逼,四次……

这个世界的数学,非常的落后,几何上,有一些世代传承的老木匠,模模糊糊的触到了勾股定理,可连π值都还没人算出来。代数更惨,只有一些商人会以他们家族里流传的记账符号做一些二元的方程,和解鸡兔同笼问题,再高的那就是难为他们了。

魔法阻碍了科学的进步?不,只是需要有人推一把,那这个世界就会诞生出以魔法为名的科技火花。

现在段少泊就用符文开刀了,那一个又一个看起来繁复玄奥的符文,其实就如一小块一小块效果不同的天然电路板,只是其中传输的并非电能而是神力,是魔法,或是其它的非凡力量。而通过数学公式,可以快速的将这些符文去冗存精,并得到最优配置。

菲利亚在懵逼之后,还是学会了如何使用数学公式,但是!

“这个数学……数学公式是怎么来的?怎么样能证明它就是对的?确实你利用数学公式制作出来了简化的神圣光辉护符,但是你在制作出来之前呢?你怎么能证明它是对的?毕竟按照你的说法,不只是神圣光辉护符可以简化,其它的护符,甚至……甚至神器都是可以简化的,对吧?”

神器在这个世界里并不是形容超级强大的武器,它是各大教会中“神力器具”的特定称谓,可以是武器、护具、交通工具、治疗工具,甚至就是摆着好看的装饰品。因此,神器并非是难以损坏的,甚至有部分神器就是消耗品,比如光明教会的“光明神之披风”,这东西听起来挺高大上,可其实就是一种焰火,专门在节庆的夜晚使用,使用之后天空中会出现如披风的光幕,极其美丽。

“是的,那么如果老师想知道为什么我确定它是正确的?那么我们就来……”段少泊继续开始讲课。

于是,一个公式接着一个公式,一个推导过程接着一个推导过程。别人学数学是从个位数加减法开始,老祭司学数学是从高级公式朝下逆推……直到第二天清晨,各大教会的钟声响起,菲利亚才反应过来整整过去了一天一夜了。

揉着自己的鼻梁骨,菲利亚一团混沌的脑浆子稍微沉淀得清醒了一些。他看着段少泊:“夏尔摩,我的孩子,我想你其实有更让人容易明白的教学方法,对吗?”

“是的,我的老师。”

菲利亚沉默了一会:“将知识分享给他人是一件非常让人幸福的事情,你的公式我想其他教会的朋友们,也会很想派人来学习。”

“到我的神庙里去学习吧,那个我说话就算的神庙。”

“你想要得到什么呢,我的孩子?”菲利亚好奇的眨眨眼,即使老祭司的年纪很大了,但他还是有一双如孩童一样的清澈的眼睛。

“我想要更多的人都能获得幸福。”

老祭司点点头,并没有再继续追问:“说实话,我甚至不太知道该怎么样才能正确向教皇和大祭司们讲述你的发现,所以,你大概得去圣城再当一次老师了。”

“好的,老师。”

“不过,在路上我想你能够多给我讲两课。”

本来就是到处游历的,所以说去圣城,他们俩上路得也很干脆。师徒俩在马车里面对面,用车里的小桌教学。

菲利亚作为有些年纪的老爷爷,领悟能力却很强,而且他显然很享受学习的乐趣,他只苦恼一件事:“实在是太耗费纸张了啊……”

西幻世界没有华夏,也就没有造纸术,现在人们使用的要么是动物皮纸或者树皮纸,动物皮纸更好用也更珍贵,一般是正式用纸。现在他们用来草算的是树皮纸。

段少泊点头,等到更多的人开始沉迷数学无法自拔的时候,他再把造纸术拿出来吧。

“火鸟!”外边突然有人大喊了起来!

“祭司大人们!有高级魔兽!”护卫的佣兵敲响了他们的车门。

段少泊赶紧跟菲利亚跑下了车,菲利亚吓了一跳:“这里怎么会有凤凰?!快点布置防御!”

在这个高魔世界,凤凰是稀有魔兽,但不算濒危,它们跟巨龙的情况差不多。

突然,顾辞久叫了一声【小师弟!我来给你送惊喜啦!】

快速逼近的凤凰也仰头发出一声愉悦的鸣叫,这可不是这个世界里凤凰的叫声——它们的声音跟乌鸦差不多——这是修真世界里凤鸟的轻鸣……

上一章:第180章 下一章:第182章
热门: 两世忠犬(堡主有条忠犬) 石榴裙下的诱惑 我把反派养大后他重生了[穿书] 云雀 强撩 乡村猎艳记 天宝伏妖录(谁还不是王子了咋地?) 《命根子》 大哥 桃运小村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