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上一章:第179章 下一章:第18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段少泊被系统的这个皇帝说成是黄豆逗得差点笑出来, 他现在可是正在吃饭,四周都是人【不, 就是黄豆。至于当世界之王和黄豆的关系……当然是因为世界之王就能够把红豆和绿豆混合起来。】

系统【因为所有的种族都在宿主的统治之下, 所以就没有红豆绿豆之分的意思吗?】

段少泊【对。】

系统【o(* ̄▽ ̄*)o噢噢噢噢!谢谢小师弟解释,之前因为害怕一直都不敢问来着QAQ,原来是这么简单的情况啊, 那我就放心了。】

段少泊觉得奇怪了【放心?】

系统看来是真的太高兴了【对鸭~~宿主在这种异能世界里就是BUG鸭~~他用自己的能力把其他人都揍趴下是理所应当的鸭~~他成王也是没问题的鸭~~】

段少泊【说人话。】鸭鸭鸭的让段少泊一脑袋的鸭子。

系统【嘤QAQ好、好的。总之,宿主那么强力自然是理所应当的!然后就没啥问题了!就算我们离开,这里也就是乱个千八百年的样子!没问题!】

段少泊【……嗯,是的。】

段少泊觉得,系统这还是没理解黄豆的意思。大师兄要做的根本不是用外力强制把各个种族捏合, 呃……当然最初的时候还是要借助外力的,可中后期就并非如此了。要统合无数个体, 让他们成为一个整体的, 是规则,而且是保护利益的规则,而不是一个皇帝,皇帝顶多是规则的制定者和守护者。

这个世界的未来, 会变成大片的黄豆里只掺和着极少量的绿豆和红豆,对顶头的天道来说,这可是一件会让他极其难受的事情……

不过,看系统这么高兴, 还是不要提醒了,反正它自己早晚也会知道, 当成一个小惊喜?

顾辞久带着一群亡灵,在炼狱里建立着自己最初的王国。

炼狱和冥府这两个邪恶阵营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它们可以在没有父母的情况下“诞生”。

冥府是死亡之眼,炼狱是魔种之巢,一个死气聚集,一个魔气聚集,以本源的力量合成最纯粹的“生物”,源源不断的投入到两个世界中。而且无论死亡之眼,还是魔种之巢,都不是唯一的,冥府和炼狱里都有成百上千个死亡之眼和恶魔之巢,不断吞吐着亡灵与恶魔。

但不同的是,天然亡灵都比较宅,包括还没有生出智慧的最低等的骷髅也是,基本上都是有个地方呆着,它就不会动弹了,也就是高级亡灵占的地盘大一点。而且亡灵是可以堆叠起来的,骷髅啊、僵尸啊,堆成海积成山,最方便的就是怨灵之类的了,一大群聚集在一起就跟只有一只一样,特别的节省空间。

而亡灵宅着宅着,很多就直接耗尽了死气,重归寂静。

纵观历史记载,但凡搞事的亡灵,全都是地面世界上后天转化成的高等亡灵,在它们的命令之下,被召唤出来的冥府亡灵才会展现出恐怖的一面。

但炼狱的恶魔就活泼多了,绝对的外向型。最弱小的,智商与行为模式都跟鬣狗差不多的小劣魔,都天然的,充满了侵略性。每一天每一天,炼狱中都有无数或强或弱的恶魔被杀掉,被分食。恶魔领主的死亡是很正常的,即便是年纪数万的恶魔大君,也可能有一天突然消失。

而且亡灵是没法生的——就算所有零件保存得最完整的吸血鬼也没有生育能力——可恶魔在不断从魔种之巢中井喷的同时,它们还能生育,其中一些的繁殖能力比地精都强。所以杀得多,但新出生的更多。

于是每隔上那么百八十年的,炼狱就会掀起对地面世界的侵略,作为幕后黑手的恶魔大君们其本意并非是为了占领。无论什么世界,最上层的阶级,总能获得最高等的享受,恶魔大君的生活并不比众神差什么。它们的最基本目的,就是为了减少魔口,如果能有其它的任何一点收获,那都是顺带的。

而根据原剧情,炼狱在这方面的想法,跟天上神界的众神,利益是一致的。

众神也不希望地面世界的生灵太多,无论哪一个种族。因为每当某个种群的数量超过一个临界点的时候,就必定会有新的至强者点燃神火,成为新神。有时候这还要伴随着一个甚至多个旧神的陨落。

即便没有陨落的,旧神也是不高兴的,因为神职一共就那么多,旧神总会跟新神有着重复的神职,那就要面临着信徒的再分配了。

气运之子西贝尔揭开了这个真相,以至于引发了一场信仰的颠覆,引发大半神祇陨落,这是众神自作自受,但当西贝尔自己成为了巫妖领主,并为了追求真知把整个世界都当做材料的时候,也没有谁能阻挡他了。

回到正题,顾辞久建立恶魔的国家。

在炼狱每个恶魔大君的领地,就跟国家一样。虽然他是个亡灵,但在以混乱著称的炼狱,初期虽然有恶魔好奇一下,但在原本的恶魔大君被干净利索的砍成肉块,之后十几个找上门去的恶魔领主也紧接着被砍成肉块,而他占了山头也没再进一步扩张后,也没谁再去关注他了——虽然他占的地方不错,背靠一处魔种之巢,但也得有那个命能占得住啊。

段少泊【说恶魔都贪婪的这一条,看来也不尽然……】

顾辞久【这句谚语应该跟穷山恶水多刁民的情况类似,追根究底,还是资源太少了。】

资源匮乏,想活下去,就得把找到的每一根草根都吞咽下去,不浪费任何哪怕一点一滴的营养。就像一直饿肚子的人,如果突然说不限制他吃东西,就会有很多人吃到把自己撑死。

段少泊叹了一声,这世界的恶魔跟他们修真世界的魔修还真不是一个意思。魔修就是恶的,修炼的根基就是恶,可恶魔虽然多个恶字,但他们的恶更多的源自于求生的本能【大师兄,转化仪好用吗?】

顾辞久【很好用,就是零件磨损速度太快了,超出预计的百分之三十,我正在找原因。不过,城市已经运作起来了,等你有时间了带你参观。】

段少泊【好!】

滴滴塔奔跑在荒野里,它是一条火狗——长得像两条腿走路的哈巴狗,尾巴尖上有一团火,火狗看起来一点人样都没有,可智商其实不低,与正常人类持平,但因为身体只比小劣魔强壮一点点,所以它们在炼狱地位跟小劣魔没啥区别。

滴滴塔的部落被一只路过的蛇魔当成点心吃了个精光,它因为给心爱的火狗姑娘偷偷摘一朵火灵花,比其它外出狩猎的同伴都晚回家,所以幸免于难。

咬死了一条火蝾螈,将它的身体作为食物,将它的洞穴稍微扩大之后,作为自己的容身之处,滴滴塔蜷缩在洞里,发出痛苦的呜咽。它没想复仇,蛇魔吃到它的部落,就跟它吃掉刚才那只火蝾螈一样。甚至此时此刻那条蛇魔可能也成了别人的食物,这就是炼狱。

但它并非单人独个爬出魔种之巢的无始之魔,它是从母亲温暖的腹中出生,有一个狩猎养育它们的父亲,有拥挤在一起抢食的兄弟,又教导它技巧的叔叔和婶婶,还有让它只看一眼尾巴上的火就热烈几分的姑娘。

现在这一切都没有了,它从没经历过这些。

滴滴塔勉强能够养活自己,可作为一条真正的丧家之犬,再没有了让它觉得安全的地方,它甚至不敢发出太大声的哀嚎,终日躲躲闪闪。

如果没有意外,滴滴塔要么在某天死亡,要么会逐渐坚强起来,一步一步成长最后还是死在其它恶魔的爪下……

不过这一天,躲在草丛里的滴滴塔发现了一支奇怪的队伍。上百只火狗和小劣魔密密麻麻的跑在一起,它们一起放起火来,不过长得奇形怪状的低于植物大多比较耐火,所以只是惊动起了躲藏在植物里的小兽和虫子。

滴滴塔好奇它们在干什么,不该是集体打猎,因为它们并不怎么在意跑出来的那些猎物,它们的目的好像更多的是一路朝前?但即使那里边有那么多火狗,它也不敢加入进去,因为火狗也会杀掉火狗的。

然后那些家伙惊动了一条魔蛇,火狗和小劣魔立刻转身朝后跑去——魔蛇和蛇魔不是一个东西,魔蛇是蛇,蛇魔则已经是魔了。

不是逃跑,滴滴塔很确定,是这些家伙做了什么陷阱,引这条魔蛇过去吗?

一头举着长矛的高大羊魔从火狗和小劣魔逃跑的方向,突然冒了出来。

滴滴塔吓了一跳:坏了!

羊魔举起长矛,掷了出去!魔蛇被钉死在了地上。

“说了不要跑那么快!咩~”羊魔发出一声听起来并不怎么恐怖的咆哮。

小劣魔都趴在地了地上,发出呜呜的叫声,就像是被训斥了的狗。

火狗低下脑袋,反而像是被训斥的孩子。

羊魔没饶过它们,继续咆哮着:“如果我来晚了一步,你们就要被这条魔蛇咬住了!咩~你们看看这条蛇头!这是一条剧毒蛇!咩~而且这蛇比你们的大腿都粗!如果有谁被咬上了……”

滴滴塔就觉得满耳朵都是“咩~咩~和咩~”,它不害怕,反而开始羡慕。听说有些部落是混居的,它们就是吧?

紧接着又出现了一大群羊魔,它们都拿着矛,比第一头羊魔稍微小一点,可都很健壮,身上火红的皮毛泛着光,喷气的时候能喷出火星来。

滴滴塔后悔刚才没走了,可现在他也不敢走了,它尽量扶低,把自己缩得小小的,好隐藏起自己。

小劣魔和火狗没再朝前跑,它们跟羊魔一起,把大块头的魔植连根拔起,多数扔掉,少数会被羊魔放进一个大筐里。

滴滴塔忽然觉得脚上有点疼,它低头看了一眼,一只食肉魔虫趴在它的脚踝上,正在咬它的脚。滴滴塔没有尖叫出来,它尽量动作平稳的抓住魔虫,想要把它拔下来,可魔虫咬得极紧,大半个脑袋都钻进了滴滴塔的皮肤下面,滴滴塔拽断了魔虫的身体,那个脑袋还一直的朝它的肉里拱——这种魔虫都是分泌麻痹毒液,滴滴塔感觉到疼,因为虫子的嘴已经吃到它的骨头了。

滴滴塔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它转过身准备看一看那个部落的动向,然后逃跑。它必须尽快把魔虫的脑袋弄出来,否则它的腿就要坏掉了。

可是扭过头来的瞬间,滴滴塔就吓得僵住了。那只最大的羊魔,就站在它面前,羊魔手里的长矛抵着它的鼻子尖。

滴滴塔的眼泪是真流出来了,它闭上眼睛,颤抖着等待死亡,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不要太痛苦。

滴滴塔感觉自己被抓着颈花皮提了起来,它颤抖得就跟一片狂风里头的叶子,可僵硬得又像是一块石头,它腿上立刻被咬了一口:“嗷呜!汪呜~~呜呜呜~~”

叫是没用的,可滴滴塔还是忍不住叫了起来,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再然后……再然后它就被放在地上了。

“波波弱,这个小家伙交给你了!咩~”

“我不叫波波弱,我叫波波洛!”

“好的,波波弱,咩~”

滴滴塔站不住,它的腿又软又疼,所以已被放下就五体投地的趴在了地上。那条叫波波洛的火狗就叫了两只小劣魔,它们一头一尾的抓着滴滴塔,把他抬走了。

滴滴塔以为羊魔吃掉了它的脚,把剩下的部分给了那些火狗和小劣魔,它这是要被抬下去煮的。所以它很老实,就是一路不停的流眼泪。直到它被送进了帐篷里,那是它这辈子第一次进入那么一个神奇的地方,帐篷里充满了好闻的硫磺味道,火茅草堆成的床又宽敞又舒服,几只未成年的魅魔抱着黑色的广口壶,壶里是翻滚的岩浆,或者粘稠的黑水。

滴滴塔就被放在这了,一只长得圆滚滚的小魅魔过来,对着它的脚吹气,热烫烫的让滴滴塔很舒服,小魅魔还把灰色的粉末洒在它的脚上,这时候滴滴塔才意识到自己的脚还在。

“要喝点黑水或者岩浆吗?”小魅魔问。

滴滴塔呆呆的问:“我死了,现在是在做梦吗?”

小魅魔对它笑了,露出可爱的酒窝;“不,你来到了双黄大君的治下,炼狱中唯一的死灵之国。”

滴滴塔哇的大哭了起来,它还是知道死灵的意思的:“所以我还是死了啊!?”

ε=(ο`*)))唉~真不想承认当时那傻子是自己——两个月后的滴滴塔杵着扫帚站在大街上长叹一声。

“滴滴塔!别在外边发呆了!快来帮我们搬桌子!”一只瘸了腿的角魔在对着它大喊。

滴滴塔赶紧举着扫帚蹦蹦跳跳的回去了,燃烧着火焰的狗尾巴在它屁股后头摇来摇去。

这里是双黄大君的第三城,对,就叫第三城,还有第一城和第二城。城市里有房子,有管理者,有工作,很多滴滴塔过去从来没听说过的东西。不过,它还是听说过城市的,过去部落里的长辈曾经谈论过,可谈论的结果,是它们一再的警告部落里的幼崽,绝对、绝对不能靠近城市,它们这种下等恶魔在那里,连奴隶都做不了,只能成为食物。

滴滴塔现在在一家酒馆里工作,熔岩啤酒是滴滴塔这辈子喝过的最美味的东西,滴滴塔每个星期会买一杯。它在酒馆的地下室里有一间自己的房间,如果它通过了识字考试,它的工资就能再涨一点点。

瘸腿角魔从厨房绕了一圈回来,就看见自家刚招的小孩站在那哭泣。如果两年前它见到这样的小恶魔,会一把抓过来吃掉,现在……它走过去,揉了揉小家伙的狗头:“有人欺负你了吗?”

“不,只是……如果我那时候能劝家里人搬到城市里来该多好啊,它们就不会被吃掉了。”

“那你可说错了小家伙,不是所有的城市都这样的。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生灵界吗?这里可是炼狱!”

瘸腿角魔叫巴卡尔,曾经在一位由贪食魔进阶的恶魔大君麾下做魔兵。有一天那位大君让下属搏斗取乐,胜利的恶魔会得到赏赐,失败的恶魔会成为大君宴席上最新鲜的一道菜肴。巴卡尔胜利了,可它失去了一只脚,大君觉得:“今天即使我放你离开,你也会成为其它恶魔的食物,那不如就将给你的赏赐改为让你跟你的同伴一起到我的肚子里来吧。”

巴卡尔已经放弃抵抗了,可是一位黑甲的骑士从天而降,与贪食魔大君大战了三天,最终挑破了贪食魔大君的肚子。巴卡尔匍匐在地,等待胜利者的处置。

“……巴卡尔叔叔,为什么我觉得你的语气有些怪怪的?”

“因为你根本没听说过多少故事吧?别捣乱!让我继续说下去!胜利者就是现在三城!不,四城?听说已经有第五城了啊……总之就是伟大的双黄大君!”

“老板!来两杯熔岩啤酒!今天的招牌菜是什么?”

“哎!来啦!招牌菜是魔薯炖肉套餐!”

“什么肉?”

“熔岩魔猪!”

“来两份!”

顾辞久听着下属最新的汇报,事情的发展比他想象的要顺利得多。他这个计划最大的担忧,就是恶魔会野性难驯,事实证明,确实有,可比他想象中的要少很多很多。

九成的恶魔很听话,甚至可以说太听话了,比过去顾辞久当县令、当将军时管的人啊、泰坦啊都要规矩听话。

不过意外也就意外了,顾辞久一点深究的意思都没有,每天打架、工作,跟小师弟煲系统粥。

段少泊在从顾辞久那里了解到地下世界的发展情况后,开心的表示了祝贺,还有对恶魔城市的期待,然后就开始跟他讨论新仪器的问题了。

魔能转化仪这其实是一个计划生育设备,即便来到这里之前不知道这个魔种之巢诞生恶魔的全部原理,但它需要大量的魔气这点是没错的,那把魔气抽出来,这就跟断了电源一样了。

确实当魔能转化仪将大量的魔能从魔种之巢里抽取出来,变成魔能块之后,他领地范围内的魔种之巢就再没诞生过新的恶魔,无论是高级的角魔、狂躁魔,还是低等的小劣魔、火狗,一只都没有!

魔能块越积越多,魔能驱动的,无污染的高炉建立起来了,同样的砖窑也建立起来了。房屋建起来了,种植场和养殖场建立起来了,各种职业自然而然的出现了。而由亡灵骑士担任的警察机关与审判机关,能做到足够的公正和铁面无私。

当发现打又打不过,生活中又没有捷径可以选择时,恶魔们就老实了下来。

不过要让城市高速发展,这些还不够,顾辞久早就想把魔能火车折腾出来了,但!作为一个手工废柴,他实在是画不出来图纸啊!

——遍地熔岩的炼狱里,矿物资源十分的丰富,而且纯度极高,在炼狱里,运用这些资源的恶魔十分的少,可不是没有。顾辞久已经干掉了三四个大君,还有一箩筐的领主了,它们手下多少有点冶炼方面的魔才。高炉、砖窑并非从零开始,顾辞久画不出图来,但在原先简陋炉,窑的基础上,他在一边指手画脚,还是能勉强弄出东西来的。

可更精巧的,需要他自己发明创造的就不行了。

顾辞久趴在了办公桌上【小师弟……我把你抢到炼狱里来吧。】

段少泊正在某处神殿里,为前来寻求帮助的信徒治病,他微笑着示意一位咳嗽不停的老婆婆坐下,一边温和的问:“什么地方不舒服啊?只是喉咙吗?发烧吗?胸口会有憋闷的感觉吗?”一边对顾辞久说【大师兄,说好的正大光明娶我过门呢?】

顾辞久懵逼,他不记得跟小师弟说好过这个啊。不过……正大光明的娶小师弟当皇后?EMMM,听起来很带感啊!

(﹃)还没这么干过呢。总觉得无数种族高呼“皇帝万岁!皇后万岁!”也是很不错的吗。

——小师弟有特殊的顺毛技巧!

上一章:第179章 下一章:第181章
热门: 怼妮日常 不努力只好回家继承皇位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真人秀直播中[娱乐圈] 少帝他不想重生 军门之废少逆袭 锋芒 一品姐夫 反派大义凛然[快穿] 赠君一颗夜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