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上一章:第178章 下一章:第18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手残, 是顾辞久永恒不变的核心……

段少泊忍着笑,因为大师兄其实捏的也挺可爱的吗。就像成了精长了腿脚的大白萝卜似的。

【好, 大师兄, 你想要个什么样子的?】

一直看着顾辞久那边状况的段少泊自然是干脆应了下来,不过,世上的事情能让顾辞久这么如意吗?

【QAQ宿主, 小师弟,这个世界的法(tian)则(dao)不允许你们在这种距离下精神互换。】因为系统在,跨界沟通天道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要更近一步,那就不行了, 【宿、宿主我知道你的精神力足够延伸出去,但那样会引来善恶两个阵营的关注, 我知道你不怕打架, 但总归是有点麻烦的吧?】

顾辞久没回话,他只给了系统俩字【呵呵……】

也不是冷嘲热讽的语气,如果找来一个不知道前因后果,不知道骨刺就是何人的外人听, 会觉得这人笑得挺开心。可系统……系统觉得自己的芯先是被冻住,然后被冻裂了!

龙卷风又吹起来了,看起来比刚刚的那个小,但这回整个龙卷风都是黑色的, 亡灵的气息缠绕上成精的大白萝卜。

这一回他没有压抑自己的气息,死灵世界的领主们感应到了这个突然出现的恐怖同类, 向这里聚集。可他们在数百里地之外,就被恐怖的威压震慑得难以前进,非要硬撑着向前,灵魂核心都要受到损伤。

与地府接壤的恶魔世界,大恶魔们有了感应。地面之下,人类的强者预示到了什么。更加遥远的神界,众神也开始变得不安。

【大师兄,稍微忍一忍,就算你现在上来了,我也还是个小孩子,我不想让你看到我是个小孩子的样子。等我长大,慢慢来,好吗?】

顾辞久在短暂的沉默之后,终于开口了【好吧。气运之子什么时候诞生?】

系统【两百年后QAQ】

顾辞久【明白了。】

他身上的骨头掉落了下去,从大蛋糕变成了小烧饼的死亡之眼猛地一个收缩,巨大的,前所未有的爆炸发生在了冥界!

这爆炸直接炸穿可死亡世界与地面世界的壁垒,另外一头,正是人界原本荒凉炎热,寸草不生的死亡沙漠。

黑色的由死亡气息凝结而成的乌云密布了大半个死亡沙漠,可乌云和乌云碰撞之后不会有雷霆闪电,更不会有滋润万物的雨水甘霖。金黄的沙前一刻还在风中飘扬,后一刻已经带着冰霜坠落在了地上。这冰爽是死亡的气息,即便融化也只会变成死气。

地面硬结,黑色蔓延,却并非肥沃的泥土而是死亡的冻土。

这只是两个世界壁垒变薄的前奏,直到某一处的地面陡然裂开,喷出无数白骨、烂肉,紧接着是完整的骸骨、僵尸!这一切一直持续了五年,无数地面世界的强者来到这里,大族如精灵、矮人、人类、兽人,小族如地精、矮身人、侏儒、龙人、冰霜军人、女巫,等等等等,无论信仰,无论敌友,只要在地面上占有一席之地,就会有强者前来。

可关闭通道是不可能了,就算是信徒最广光明神与大地女神的大祭司,在来到这里后,也只能无奈的摇头。

难以想象这毫无征兆出现的通道本身,早已经稳定下来,它朝外喷吐亡灵,是两个世界的压力不同。就像是新开凿出一条水道,高处的水必然会流向低处,直到填满水道周围。

截断巨江大河的水道本来就已经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更何况截断已经稳定下来的,两个世界之间自然形成的通道?到时候要面对的不只是死亡世界或者地面世界的压力,而是两边一起的压力。

神都没办法做到,甚至神都没办法解答它到底为什么出现。但总有不能解释的情况,只能说是世界的需要,发展到那里,就出现了,理所应当。

地面上的种族能做的,只是围绕着这片巨大的死亡区域,建立保护自身的边境线。

“……神是仁慈的,即使他们偶尔会有残忍凶暴的一面,可至少神能够回应我们,能够在我们献祭之后平息怒火,甚至可以将力量借给我们。世界却是残忍的,因为世界本身不会回应我们,甚至我们无法沟通,而世界要做什么,永远不会有原因,永远不会有解释,即使世界的某个变动会让所有的智慧种族死伤惨重,我们也只能接受和努力生存……”

段少泊跟其他是一个孩子一起,坐在下面听台上的老师讲课。三岁开始,他们就接受光明教会的启蒙教育了,而课程的内容,挺让段少泊意外的。西幻世界,光明教会,一般这种设置的文章里,光明教会都是最大输家,且之前也有一个人意图用宗教给西贝尔洗脑。

但来讲课的老祭司并没有给光明神大唱赞歌,说“光明神好、光明神妙、光明神拯救了全世界、我们得把一切都奉献给神”之类的话。相反,他把神人化了,众多的神更像是众多的雇主——他们有大钱,有背景,有能力,就是脾气不一样,生气起来真能要命。

可想要躲避灾难,想要占有更丰富的土地,就必须要依附于神。

比如今天,他就以死亡之地为例子,给他们说了一下人类这个种族需要神的原因。

神得到祂们想要的,人得到自己想要的,于是就能与比人类更强的种族站在平等的位置上。

“老师,可是我们人不是也有大魔法师和大骑士吗?”段少泊举手提问。

“但并不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大魔法师和大骑士啊。“成为魔法师需要与生俱来的天赋,必须有极强的元素亲和力。走上战士之路看起来对天赋要求没那么高,但却要求有一个家族作为后盾,普通人是没有那份钱财资助一位骑士成长起来的。只有信仰神,是唯一一条没有门槛的变强之路。”

五岁的小孩子,能认真听的也只有几个,大多都在地下做着小动作。但老祭司很宽容,并不强迫他们在课上如何如何,只是他也很高兴,孩子们跟他有回应。

“老师,战士为什么要钱?普通人不是都能成为战士吗?”另外一个孩子问。

“因为战士需要食物,从小时候开始就需要吃大量的好东西,让身体变得越来越强壮。穷人家的孩子吃都吃不饱,可有钱人家的孩子最出色的十几岁就可以练出斗气,成为真正的战士。”

提问的孩子茫然的点头,他只能知道老师的答案是对的,但还并不理解。

“老师,我们能去外边看看吗?”段少泊又问,这个世界跟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可惜,原剧情和从之前九个世界中继承来的讯息里,并没给他展示太多这里都的市井生活。

“等你们再长大一些吧。”老祭司笑了笑,孩子们齐齐发出失望的叹息,“我们继续来说死亡之地……”

段少泊在短暂的失望后,重新集中精神到了课业上,毕竟,大师兄可是在那呢。

当初建造封印死气的结界,当然不能贴着死亡之地的边建造,而且还不能只建造一层,要需要围着那地方建立多层的结界。死亡之地原本就是死亡沙漠,面积广大,生命绝迹,想要在沙漠里建设结界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结界不是设立上就不管了的,在重要位置上还得建设要塞,还要驻军,那就得适宜地上种族生存。看情况这些要塞要屹立上几百年,甚至数千年。作为藏兵要塞,适当的艰苦没问题,但在沙漠这种环境里建造出来的城市,就不只是艰苦的问题了,而是除了少数种族之外,都很难在这里生存下去。换言之,除了从死亡之地里边冒出来的死灵,他们还得与当地的气候、天气抗争。

这里可能没有人系统的说出“天时地利人和”,但决策者们还是明白,这样不行,城不能建立在沙漠里。所以死亡之地外围的封印圈范围非常的大,一共有四个国家与这个封印圈接壤,其中最大的国家是兽人帝国,其次堪培拉王国,还有铁锤岩城与赫尔梅卡公国。四个国家的种族还都不一样,兽人就是兽人,堪培拉是精灵人,铁锤岩城是矮人,赫尔梅卡是人类。

——精灵人指的是精灵的混血儿,不一定与人类,与其他种族的也包括在内。

段少泊:上个世界的生殖隔离就不能拿到这个世界来说,魔法的力量?

建立结界当然也不可能只是这四个国家的事情,而是多种族所有国家和有能力的组织,一起努力的结果。

在五年后的现在,死亡之地已经不再向外喷吐亡灵,应该是通道两边的世界压力已经达到了平衡。但结界只是刚刚开始建立,内圈只完成了不到三分之一,所以各个国家,各个公会,都发布了关于剿灭亡灵的任务,现在所有种族的重心,都放在不使亡灵扩散上。

老祭司又讲了很多,是关于死亡之地结界的,更是关于这整个世界大方向的。

课程结束,孩子们四散出去玩耍,段少泊申请留下看书,可实际上他是在与顾辞久联系。

段少泊【大师兄,这个世界的人,比我们想象的要团结。】

其实段少泊上课的时候,顾辞久也在根据系统看“转播”【这个世界的结构是挺有意思的,而且从你们学的东西看,光明教廷并不是单纯的要把你们当形象代言人的。】同时也放心了不少,毕竟圣子神女什么的,在很多宗教里也要干一些出卖身体的活,但那样的话,更会把他们教导得脑袋空空。

段少泊【大师兄,我想试着在这个世界发展。】

【嗯?】顾辞久怔了一下,明白了【发展异能科技的那种发展?】

上一个修真世界里,顾辞久和段少泊离开的时候曾经说好,在遇到一个拥有异能且文明较低的世界,让段少泊放开手发展。

段少泊【是的,这里或许是很适合的土壤,不过可能也不是,我想试试。】

顾辞久【小师弟……】

段少泊【嗯?】

顾辞久【没有你我要怎么办?!为夫甘拜下风!】

这五年大师兄都有点打蔫,现在突然就这么浪了,看来这个提议是正合了他心意。本来是想让大师兄一起做研究,转移一下注意力,但看大师兄这个样子,应该不只是高兴能做研究吧?

段少泊【大师兄,我这个提议就让你这么高兴?】

顾辞久【小师弟,我这些年一直在想对这个天道的报复手段,我想了无数,甚至让这个世界毁灭都不是一个合格的报复方式。这里的天道,就像是个性格古怪的老古板,它不畏惧死亡,但它畏惧什么呢?畏惧混乱。所以,我要让红豆和绿豆掺和在一起,变成黄豆。不过我原来的法子比较简单粗暴,小师弟你要是晚说几个小时,我现在就已经带着人杀出去了,但是现在……我有了更好的选择了。】

颤巍巍的系统突然冒头了【QAQ宿、宿主,黄豆是啥意思?】

这五年来,系统一直胆战心惊又小心翼翼的,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可是宿主这番话也太可怕了吧?

顾辞久【黄豆……,简单点说,就是我要做世界之王。好了,小师弟,我去打架了!别担心这回我不会杀人了。我会给你打下一片大大的国土,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系统【!!!∑(Дノ)ノ】更方了啊!可是不敢再问了,嘤!QAQ

五年了,一开始建设结界的众人也是心惊胆战的,就怕他们建到一半,里头的亡灵就冲出来了。可是这一年一年的过来,死亡之地的亡灵都老老实实的。

后来他们得到了内部消息——死亡世界的强者在地上世界也是有信徒的,虽然大多数情况下,这些信徒被人人喊打,可也有一些特殊区域,可以让这些信徒在其中生活。如果一切顺利,这块死亡之地日后也会成为这样的一个特殊区域。

那些信徒也不是就彻底封闭在内的,偶尔两边也会有沟通。比如这次,如果这种情况被认为是死亡世界某个强者的入侵,那乐子可就大了。所以地上世界组织起来,在外围设立结界的同时,地下强者的信徒也赶紧跑过来发表声明。

表示这事真跟我们没关系,这是有个死亡之眼被炸了,我们地下世界现在也正焦头烂额呢。

所以,综合情报,这里都是一些无智慧的低等亡灵,可能过上个千八百年的,里边会有一两个亡灵经过漫长的岁月积累,诞生智慧。那大家就没那么着急了,首先立起来的是阻挡死亡气息的屏障,之后才开始建立要塞,设置大型结界。

可是在这一天,亡灵动了。

最先动的是天上的死亡阴云,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朝天上挥舞了一下,瞬间浓厚得仿佛要压到地面上的云就消散无踪了,可云层之后并没有露出本该有的澄澈到近乎发白的天空,天空仍旧是黑的。

所以云并没有让手抹去,而是浸入了天空?

发现这一点的最普通的工匠们,下意识的放下手上的工作,跪下向各自的神祇祈祷,毕竟除了那些死亡与黑暗的邪恶阵营神祇,天空是绝大多数地面种族所信奉的神所在的地方。

天空并没有在他们的祈祷中恢复成光明的色彩,北方的守卫者们反而听到了轰隆的马蹄声。没过多久,另外几个方位的守卫者们看到了北方直冲天际的求救烟火!

可当其他几个方向的守卫者用最快速度赶到时,看见的只是到翻了一地的各族战士,还有一条象征着死亡与黑暗的冻土大道——这是有大批高等亡灵走过才会留下的罪恶象征,体弱的生灵只要稍微靠近就会死去,强壮的无职业者无意中踏上也会生病,只有获得称号的各族正式职业者,依靠超凡的力量才能在这样的道路上行走。

但奇怪的是,为什么这里还有这么多活人?亡灵大军所过之处,不是该只余枯骨吗?

“无数的死亡骑士!完全不知道有多少,黑压压的一片,直冲了过来!尤其是那个带头,我甚至都不算跟他过了一招,它轻而易举就让我浑身僵硬,无法反抗。但看样子,它们冲出来并不是为了杀戮,而像是在赶路,他们有着明确的目的!”

兽人首领虽然觉得丢脸,但还是实话实说,毕竟这关系到整个地上世界,而且那群亡灵骑士还是朝着兽人帝国去的!

整个地上世界都动了起来,每个种族都调动力量要杀灭这群亡灵!

虽然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要干什么,但绝对没好事!

可以说所有知道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的地上种族,只有段少泊最轻松了,因为他那里有正确答案——顾辞久要去的是距离他最近的深渊裂缝,他要带着一群亡灵进入地狱。

三个月后,其他人也大概猜到这队古怪的亡灵要去哪了,然后就没人拦他们了。

这是亡灵千里奔袭,要去跟恶魔打架?!再不想相信,当那黑压压的一大片真的都钻进了深渊裂隙,也只能相信!更别提不久之后,地面上原本作为稀少物种,所以彼此报团取暖的深渊系统与死亡信徒,竟然开始掐架了!那就更只能相信了!这可真是……太神奇了。

“那群亡灵是疯了吧?”

“亡灵就都是没有脑袋的疯子,但疯成这样的还真是第一次看见。”

“别瞎说,这群亡灵是上一次善恶大战中牺牲的圣骑士们,虽然因亵渎被转化为亡灵,却依旧铭记神的教诲,并以守护地上世界为己任,所以他们才会离开冥府,前往地狱作战!”

“这……不会吧?你从哪听来的?这也太匪夷所思的,之前又不是没有被转化的圣骑士,可他们不都是堕落了吗?”

“之前没有不代表一直都没有啊。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那么多高等亡灵招摇过市,可除了留下一条冻土之路外,没有杀掉任何一个人的原因。”

“……确实。那必定是那位带头骑士的功劳,真不知道该有如何坚定的信念,才能抵抗死亡的扭曲啊!”

到处都有民众发出感叹,某天段少泊他们也被插了一课,讲的就是“最崇高坚定的死亡圣骑士诺拉·圣·波利菲斯阁下!”

神圣骑士团是只有在善恶阵营大战的时候才会组织起来的一支骑士团,她说是团,其实是一支庞大的,统合了数个地上教会主力骑士团的军队。所以这支骑士团的牺牲者,遍及各大神祇的信徒,于是那位带头骑士被冠上的姓名也就遍及各大种族,各种信仰。

不是这些教会鲁莽,死灵骑士刚走他们就开始抢攻。而是他们从来没想过那群死亡骑士还能从地狱里头出来。地狱又有一个名字叫做熔岩地狱,到处都是赤红色的滚烫岩浆。这世界死气的表现类似冷气,所以不止光明教廷克制他们,恶魔其实也克制死灵的。

顾辞久最近比较忙,也就不是每天都能听段少泊这边讲课了,比如这一课他就错过了【这个诺拉·圣·波利菲斯?帅不?】

段少泊【是个大胡子老爷爷。】

顾辞久【emmm……那就算了吧。小师弟去看看,他们朝我脑袋上扔的帽子,有没有比较漂亮的?】

段少泊【还得是没有伴侣、孩子和情人的。】天生的长生种、后天的至强者,经历过上次战争现在还在世的人可是不少。

顾辞久赶紧低头认错【对对对!必须的!我那口子只有你!】

段少泊【你在地狱发展得顺利吗?】

顾辞久【很顺利,我就快接近魔种之巢了魔能转化器的材料也收集得差不多了。】

段少泊【我昨天让系统又计算了一下,又想了几个可修改的方案,你看一看是否适用?】

顾辞久【你这个在传动系统的改进挺好,可是我手头的东西想要加工有点问题。这个滤片的问题……】

两人一番交流,时间到了,依依不舍的啾咪了几下,各自去干活了。

系统也能悄咪咪的私戳小师弟去了【小师弟啊,宿主当世界之王和黄豆到底有什么联系啊?宿主是不是说错话了,把皇帝说成了黄豆啊?】

上一章:第178章 下一章:第180章
热门: 沃土:乡村熟妇 一触即燃 子夜十 乡村艳事档案 他那么宠 死亡万花筒 被师尊鲨了后我重生了 青鳞 帝国第一兽医[星际] 炮灰攻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