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上一章:第171章 下一章:第17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虽然我确定那些东西是真的, 但我也不能确定,那些东西都是假的。如果是真的, 那我现在离开, 人鱼们很可能会陷入危险。如果是假的,那我之后会对我现在对归国的怀疑,做出深切的道歉。”顾辞久一边说, 一边解除支撑服,跳进了边上距离他最近的鱼池里。

人鱼们发出惊叫,无奈的离开浅水区,聚集在鱼池的角落里,看着这巨大的从来没见过的怪物。

顾辞久这个样子, 斯伦塔的相关人员,包括总统在内, 虽然无奈, 但也只能回来,跟着一块跳进了鱼池里头。

一些与斯伦塔邦交不错,跟地球帝国关系不太好,或者国内比较重视生化人与低文明等级国家权益的国家留了下来。另外一些与地球关系不错的国家, 或者中立的国家,离开了。

不过这样就够了,比顾辞久预想的留下来的国家领导人要多,地球人是绝对不敢在这个时候把碧蓝星一炮轰没的, 那样就是明摆着跟全宇宙的国家为敌了。

当然,顾辞久也防着秘密基地内的人鱼被杀害, 证据被损毁。不过这就要麻烦系统了。

秘密基地的智脑已经被系统占领,所有房间门户和通道闸门已经都被锁死,所有机器人包括警用和军用,都已经将保护人鱼调整为了命令中的最高等级。虽然人鱼还会不舒服一段时间,但他们的性命是无忧的。

系统【QAQ我、我还是有用的!】

从各国首脑进来开始,段少泊就努力的在里边寻找顾辞久,他的目光从那些类人种族上掠过。文明程度越高,姿容也就越出色,当然,这是相对于各个国家自己的审美的。可符合大众审美的种族也有不少,其中颇有几位让人眼睛一亮的。

不过,都不是。

段少泊的的目光按照类人程度移动着,可他一个都没找着!直到……一只大章鱼跟地球的负责人员对话,然后跳进了他的鱼池里头。

段少泊【大、大师兄?!】

因为惊呆,甚至他都忘了逃跑,还是艾罗拉拉了他一把。

顾辞久【哎呀!小师弟!让你先发现我了!】

【……】根本是大师兄先发现他的,否则就不会跳进这个鱼池了【对啊,大师兄,我一眼就认出来你了,你永远都是这么俊美。】

“少泊,你要去干什么?”艾罗拉拉住了段少泊。

“我刚才听见了他跟人类的对话,他对我们并没有恶意,他留下来,好像是为了保护我们。”

“保护?我们有什么需要保护的?”

“放心吧。”段少泊将艾罗拉的手从自己的胳膊上拉了下来,游向了顾辞久,“请问……这位先生,您是来选择人鱼的吗?”

这种宇宙会议,只要不涉及到国家机密,那可都是全程直播的。本来这种直播观看的人并不多,可在爆出碧蓝人鱼事件,并且顾辞久要求留下之后,观看人数正在直线上升。尤其是顾辞久的个人频道,宇宙中数以兆亿的人,都看到了这条眨巴着大眼睛的小人鱼,听到了他“童稚”的声音。

“并不,你看,我和你们并不属于一个种族。”

“但我们和人类也并不是一个种族啊,他们有两条腿,而我们只有一条尾巴。”

“呃……这个情况比较复杂。不过,你才多大?为什么就想着嫁人了?”

“嫁人?什么是嫁?”

“就是成为另外一个人的伴侣。”

“伴侣?不,那不是我们应该要求的,我们只是要一个主人,然后给主人生育后代。”

段少泊好奇的看着顾辞久的触手,顾辞久伸了一条触手出去,让他握住。

【大师兄……我想你……】

[不管哪个碧蓝的相关内容是不是造假,地球人养育这些人鱼的方式也都有问题。]

[就算是生化造物,也不该在他们这么小的时候,就灌输了满脑子给人生孩子的念头吧?]

[我倒觉得这才是应该吧?要不然怎么样呢?把他们当公主和王子对待,等他们成年了,要履行职责了,才是最大残忍。]

[同意该早点让生化人认清自己。]

[是不是生化人还不知道呢。联合国已经组织考察队了,宇宙时间明天就能到达了。]

[我说,你们斯伦塔人是触手太多没地放了吗?管那么宽干什么?]

[前边说话的是地球人吧?遇到危难站出来保护弱者,不是应该的吗?]

[前边不是地球人,看来ID和说话方式,是赛特人]

[又是赛特人!有本事大家出来正面钢啊!总阴阳怪气有毛病吗!](赛特人是自沙漠中进化出的物种,看起来相似蜥蜴人,跟斯伦塔人是世仇)

[顾辞部长,去年还帮助他们研究出了治疗角膜病变的三型彩虹滴眼液吧?现在他们又来找事。]

[那个赛特人说得还是不错的,顾辞部长太好心,什么人都帮,有时候也让人头疼。]

网络上开始大战,段少泊握住了顾辞久的触手,然后笑了起来。

“摸起来原来很硬啊。”

小师弟这话让顾辞久都想变色了,可他只能正儿八经的回答:“我一直在锻炼身体。”

“锻炼身体是什么?”段少泊外头,大眼睛清澈而天真。

“就是通过运动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加健康,强壮。”

段少泊皱眉:“那游泳也算运动吗?”

“是的。”

“你说谎。”段少泊扔开了触手,“饲养员说过,游泳只会让我们生病!”

“不,我没说谎。”

可是段少泊已经回到了其他小人鱼那里,原本那些小人鱼看见他们和睦相处,也渐渐围了过来,但这一下子,他们就都回去了。

斯伦塔的总统伸过来了一条触手,他就在顾辞久旁边的鱼池里:“我的科技部长,看来那些资料就算有一部分是造假,但地球人在人鱼养殖上有问题这一点,也是没错的。”

另外几位临近的各国领导者也加入了谈话。

“是的,从对话看出来,他们故意将人鱼弱势化,无能化,这显然是不人道的。”

“这绝对不是一朝一夕,或者单独一部分人做到的,很明显已经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规则。”

“毕竟人鱼是要娶回家生育的,如果把他们养育得自由,聪慧,有知识,那怎么可能要求这些人鱼继续履行自己的职责。地球人难道就是白养了他们吗?”这位是亲地球的领导者,刚才其他人还有些奇怪为什么他要留下来,原来这位是担心其他人黑地球,他要做一个帮地球说话的人。

事实证明,就算是各国的领导者,在某些问题上的思考方向,跟普通人也是没什么不同的。

大家发生了小规模的争吵,然后各自闭嘴。

半个小时后,有人送来食物。

系统【宿主!下面开打了!】

顾辞久【能顶住吗?】

系统【可以,他们的主要目的是开启就在秘密育种中心旁边的自毁装置,我已经把那东西锁死了!他们如果带炸弹下来,一样会被我锁死!想要摧毁基地,他们只能在太空中使用大型舰艇的主炮!不过,那个我也能锁……】

顾辞久【那个不能锁,地球人的科技在这个世界名列前茅,现在你做的这些,勉强可以把黑锅扔在跟地球对立的一些国家身上。如果长期在碧蓝星的下大力气,是可以做到这些的。可如果连地球人战舰的主炮都能控制,这种科技实力,现阶段宇宙中没人能做到,会把人的注意力从人鱼这个重点上转开。】

系统【明、明白了。】

顾辞久【小师……】

系统【咦?小师弟睡着了啊?】

顾辞久【嘘,小声点,让他睡,如果有什么事,我们就私聊。】

人鱼头发、眼睛与鱼尾鳞片的颜色多种多样,段少泊有着黑发、黑眸和黑色的鱼尾,他的容貌也并不突出,甚至跟那些色彩鲜艳亮丽的小伙伴在一起时,他显得有些“土”。就像是斑斓的热带鱼里头,混进了一条草鱼。

不过这也让他成了最显眼的一个,现在段少泊在鱼缸的最里边,趴在那边的走道上,睡着了。

他是终于放心了吧?十年来,就算有系统的保护,他可以比其他人鱼都过得更加的惬意,可是,他真的就有有一天睡熟吗?

顾辞久的八爪动了下,忍耐住了他想要伸爪过去把小人鱼抓在怀里拍哄的冲动【心疼……】

系统【(O_o) 宿主,你现在的心脏是长在脑子里的吧?所以……是头疼吧?】

顾辞久【……你知道我现在正在想什么吗?】

系统【QAQ我、我去跟地球人的秘密部队打架了。】

_(:з」∠)_刚才,系统的芯里竟然浮现了一坨被拆成了废品的破铜烂铁,虽然它不是铜也不是铁,但就是觉得那些东西就是它自己的残骸。所以,还是老实的遁了吧。

第二天早上,紧急组成的调差团来到了碧蓝星。本来昨天下午调查团就可以过来的,但是第一批调查团的人员被认定为“不足以信任的”。

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是上一届“地球人鱼生存状况考察团”的成员。因为这种考察是十年一次的,所以他们很多人还参加过多次考察。

一群没受过相关训练的国家领导人,都在与人鱼接触的短短半天里,发现了人鱼生存状况的非人道状况。这些考察团的成员就一点察觉都没有?即便那种奴化教育,可以被解释成让人鱼更容易接受他们的生活状况,不要发生不必要的悲剧。那连运动也被限制,被歪曲,这就不对了吧?

而且任何相关的情况,他们都没有上报过,所以第一支队伍被解散,而第二支队伍的一举一动,都将会被全程直播。

第二支队伍到达之后,并没来来见这些领导人们,他们直接下了海,朝着神秘资料标注的育种中心而去。不需要他们进一步寻找,伪装之后的大门自动在他们面前打开……

顾辞久【小师弟,你的这群人鱼小伙伴都很脆弱?】

段少泊【是比较脆弱……大师兄,你要做什么?】

顾辞久【我想给他们看一看网络直播的内容,还有之前系统收集到的证据。】

段少泊【破而后立啊……】

顾辞久【是的。】

他们被洗脑得已经很成功,不下猛药,想要纠正他们的观念,是很困难的。

艾罗拉会有那张思想不是他的错,但那种思想还是错的,这对艾罗拉来说,也是不幸的。不把他矫正过来,那么他所认为的幸福,永远都只是被别人疼爱,给别人生孩子,让别人如何如何……

鱼缸没有了,渔网还在,而且已经勒进了他和其他人鱼的皮肉里。

段少泊【……好。】

而且顾辞久更担心的是他家小师弟,如果是其他世界,他这个样子的提议,小师弟会很干脆的点头,甚至他会主动提出来,但是,小师弟明白归明白,他却犹豫了。这如同监禁一般的十年,对小师弟的精神明摆着已经造成了极其糟糕的影响。

即使没有纠缠得那么深,但他同样变成了网中的人鱼。

顾辞久启动光脑,并将它设置成了外放。

人鱼们跟这个大怪物相处了几乎有一整天,饲养员并没有赶走他,甚至还亲自给这个大怪物送饭,并且教导他们要和这位“先生”和睦相处。虽然有段少泊之前的表现,以及对大怪物说谎的指责,他们对他依旧心存畏惧,但多少没有之前那么惧怕了。看见顾辞久的动作,他们甚至好奇的又凑近了点。

“那好像是光脑?”

“饲养员给我们放音乐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我喜欢看那些树和花,他也要给我们放那些吗?”

“少泊,你可能误会他了,他真是一个好人。”

“对,他可能也是个饲养员?就像饲养员说的,是别国的。”

人鱼们就是这么单纯,害怕就躲起来,不害怕了就聚过来,对你露出微笑。

而顾辞久播放的当然不是音乐,那是一个视频,一开始看好像是一片黑,然后大家才注意到,原来,黑暗里边竟然还有一个小白点,那是一条小人鱼,很小很小,蜷缩成一团。

“那是人鱼吗?”

“是我们?”

“……我为什么觉得有些害怕?”

“我也是……”

“先生,能别放这个吗?”艾罗拉问,作为气运之子,他总算是表现出了跟其他人不太相同的一点。

顾辞久没有回答,视频播放在继续。小人鱼吐着气泡,开始游泳,他游得很欢快,而且不时的做两个花样,翻身、转弯、拍打尾巴,转着圈的抓自己的尾巴尖……突然,有什么的声音响起!

微弱,却让所有不知不觉盯紧了画面的人鱼打了一个激灵。

小人鱼也在同时静止,他张开嘴发出一声好听的鸣叫,可只有听力的音域更广的生物才能听见那悦耳鸣叫之后隐藏的痛苦尖叫。

“!!!”这个鱼池和附近鱼池里的,都有人鱼张着嘴巴发出鸣叫,如同幼时的凄惨叫声。

而这叫声,一旦响起,就没有停下,更多的人鱼听见,跟着一起鸣叫了起来。他们都没有看见视频,但是他们听到了声音里隐含的痛苦——孤独、被伤害、无助、求救……

生物的本能就是在出生后,寻求父亲和母亲的保护与爱,可所有的人鱼都没有得到过那一份保护和爱。生来病弱的也只是稍微幸运一些,他们却依然孤独,所以所有的人鱼都对饲养员描绘的嫁给人类,有着极其热烈的向往。

那不是他们以为的那种写在基因里的对人类的爱,那只是他们被扭曲的潜意识里对孤独的恐惧。现在,小人鱼们因共鸣,而模糊回忆起了儿时的痛苦。

“神啊,神啊……”地球人听不见,但斯伦特人,赛特人,宇宙中许许多多的种族,却能听得见,这来自幼崽的最痛苦的歌声。

这边可是也在直播中,本来那边调查团已经让宇宙一片哗然了,如今民众直接沸腾了!

三个月后,碧蓝星成为了宇宙联合部队的特殊管辖区域,地球帝国现任皇帝夏尔肯·高登海姆引咎退位,只有十二岁的皇太子路易·高登海姆仓促登基,皇太子登基的同一天,皇帝于行宫中自杀。

帝国皇室可以说走了一步好棋,再怎么愤怒于地球帝国对人鱼的作为,可是看着一个脸色苍白,强忍泪水,并且还在不断道歉的孩子,你能怎么办呢?

大多数的民众都是感性的,不管是哪个智慧生物。他们觉得人鱼可怜,痛苦的歌声还在耳边,就一样会觉得这个失去了父亲的皇太子可怜。更何况这个皇太子并没有耍赖撒泼,他除了诚恳道歉之外,该有的赔偿一概不少,并且积极的配合相关宇宙部门工作,尽量把所有的人鱼都送回海蓝星。

他们暗地里咒骂着先皇的懦弱和无耻,他把所有负担都扔给了这个年幼的皇太子,一边叹息着冷静了下来。

因新能源大会而来的各国领导者们早已经匆匆忙忙的各回各家,不过也有人留了下来——顾辞久。

“顾辞部长,你还要在那边呆多久。”总统最近的头皮干裂严重,颜色都不是顺滑的渐变色了!都是因为他的这位部长。

“我想两三年吧。那一天,我是出于想要让他们看到真相的想法才公放了视频,但是对许多小人鱼都造成了很严重的心理伤害,我太傲慢而自以为是了,是我的错。我要在这里弥补我的错误。”顾辞久一脸的哀痛。

→_→现在他已经能完美的在一张章鱼脸上表现出哀痛,想来以后的其他种族应该也没问题了,想想还真有点小激动呢。呸!他一点都不激动!

总统感觉到自己头皮掉落的疼痛了,电脉冲竟然都让他发出了破音的调子:“不!你不能两三年才回来!”

“我的研究会继续的,我只是暂时辞去公职,国家里不是一直都让我辞职吗?”

“这不一样!”总统甩动着触手,疯狂的砸着光脑,感觉上他好像是要把自己的触手从光脑这边伸过去,一把拽住顾辞久,然后把他从宇宙的那边直接拽回国。

“喂?!啊!通讯有点不清啊。喂喂?总统阁下,我听不见你的声音。喂?”顾辞久关闭了光脑。

总统:“……海水为什么是咸的,因为都是我的泪。但我是海里的章鱼,所以看不见自己的眼泪。”

系统觉得,它跟这位总统很有些共同语言啊。可惜,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注定没有未来。

跟总统的通讯结束,顾辞久却并没有开开心心的去找小师弟,而是接通了另外一个人。

他叫盖恩,是个蓝皮人,跟阿凡达里的外星人很像。

“盖恩阁下,在接回人鱼的时候,是否能够甄别一下,部分人鱼孩子都生了四五个了,而且家庭和睦。只要对方愿意按照相关法律,正式与人鱼结成夫妻,是否就可以不接他们回来了?我想你知道,今天又有人鱼自杀了。”

从大义上说,把人鱼全部接回碧蓝星,让他们重归自然,才是正确的方式,但这是不可能的。

在地球的人鱼,个体和个体之间的生活状况都是不同的,他们有的抑郁痛苦,有的麻木不仁,但确实也有很幸福的,而且按照人类帝国的基数莱索,这个幸福的数量还不少。就算跟这些人鱼说:“你的这种幸福是肤浅的,是不对的。”但在他们看来,外人这种让他们夫夫离散、骨肉分离的行为才是胡扯。

人鱼作为人类的伴侣已经有快两千年的历史了,确实很多人只把人鱼当成单纯的发泄和繁殖的工具,可也有的人确确实实的把人鱼当成伴侣,虽然没结婚,可按照伴侣的方式生活,介绍彼此,养育后代。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把人鱼带走,那就是让人鱼去死了。

上一章:第171章 下一章:第173章
热门: 攀上漂亮女院长 捡回一群神兽后我暴富了 为你师表 白月光要和我闪婚 再敢躲一下试试? 我和极品女人的那些事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我的诱惑美妇 红杏墙外 金屋里的白月光[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