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上一章:第170章 下一章:第17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十年的时间, 确实是漫长的。

漫长到让顾辞久成为了斯伦塔人的国家科学部部长。不过十年却又是短暂的,他这样的升迁速度, 太过恐怖了些, 不过没有斯伦塔人觉得不应该,甚至其他外星的领导人也在正式场合感叹,可惜自己的国家没有一个顾辞久。

因为在这十年间, 顾辞久做了很多很多事。

在被证明了清白后,顾辞久重回校园。

——案件的审理经过其实也是一波三折,首先证明了顾辞久确实无辜,因为虽然有毒药物的购买确实出于他的学生账户,但根据时间, 顾辞久当时被学校里一些欺负人的学生锁在了学校的洗手间里,有学校监控为证。众所周知, 学校里有屏蔽设施, 只有老师可以使用光脑,学生只能在光脑教室里才能使用。

这件事,当时稍微查证一下就能发现真相,但所有人都根据表面证词想当然了, 丝毫也没有深挖证据。甚至当时欺负原主的学生,还在媒体前与自己的光网账号上大放厥词。

学校,那些学生、当时负责此案的警察、地方法院,不但被骂得臭头, 而且也要为自己的渎职,负担起相应的责任。另外, 也有人呼吁重新复查少年家庭犯罪的案件,看一看是否还有类似的受害者。

而顾辞久家中的下毒者,一开始被怀疑是继母自导自演,可在进一步查证之后才发现,竟然是顾辞久的继弟。这个孩子招认,一方面他厌恶顾辞久,另外一方面他更厌恶即将出生的婴儿,这个孩子必然抢走父母的视线,所以他想到了把这两个讨厌鬼都除掉的方法。

在问到他是否后悔的时候,这个孩子表示,他确实后悔,后悔为什么因为害怕所以毒药剂量放得并不大。只要再多一点点,小胎儿必然会掉,他自己的情况也会更严重,那样顾辞久就必然会以成年人的身份被审判了,也就没有现在这些事情了。

他的自白,自然是斯伦塔人一片哗然,这才是一个应该以成年人的身份被审判的渣滓。同时他们也剥夺了顾辞久的父亲与继母对即将出生的小孩子的抚养权,他们已经彻底毁了一个,并差点毁了一个孩子了,不能把第三个孩子继续交给他们抚养了。未来如果他们再生育,也同样没有抚养权。

两件事加起来,顾辞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被大众所关注着,然后他也不负众望,从来之后,关注度只有上升,就没有下降过。

回到学校半年后,他就参加了中考。高中一年后,他直接参加了高考,并考入了斯伦塔最有名的大学,八爪大学(_(:з」∠)_几千年来都是这个名),并在十三个月后,成功拿到了生物制药与生物化学双学位。

在学校期间,他并不是单纯的学习,而是以平均两个月的速度,发表着成果。

一开始只是小方面的,比如改善了某种试剂,培育出了一些很有意思的微生物。但在进入大学八个月后,顾辞久炸了个大的。他攻克了斯伦塔族的绝症之一灰质病,先是拿出了灰质病疫苗,又在两个月,拿出了对已患病患者的治疗药物。

他大学毕业的时候,疫苗和治疗药物分别在进行第三期和第二期临床实验,实验结果都好到让人惊呼。

谁都以为他大学毕业之后,会继续进行深造,可谁知道……他考公务员去了……

夸张点说,当时是举国哗然了。

“因为我的前半生,获得了许多人的帮助,所以我希望,能够用我剩余的生命,回报更多的人。”

他当时还很年轻,不足二十岁,但是一个孩子却说出这样的话。于是已经在垃圾箱里的他的亲爹、继母和继弟,又被拉出来溜了一波。

[不不不,你继续研究吧。]

[对,你做科研工作才是正职啊!你已经帮助了很多人了!]

[我妈妈得了灰质病,幸运的抽签拿到了第一期临床实验的资格,现在已经彻底恢复了健康!顾辞久!谢谢你!你已经帮助了很多人了!]

“谢谢大家,我不会放弃在生物学上的爱好的,但我还是觉得当公务员才能帮助更多的人,这也是我少年时的梦想。”顾辞久显然准备继续不务正业下去了。

然后,顾辞久就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外交部对外贸易司……

后来在“相关人员”的努力劝说下,顾辞久总算点头,表示同意从外交部对外贸易司调配到科技部生物发展司。

斯伦塔人都表示[干得好!]勉强这是算专业对口了吧?

然后顾辞久就开始疯狂的刷成果,而且全部都是重量级的。斯伦塔人愉快的发现在三年中,他们的绝症一个接一个的被攻克,前一种新药还在实验阶段,后一种新药已经问世。绝症患者只要坚持下去,就能看见生命的曙光。

且不只是斯伦塔人,顾辞久研制出来的许多生物药物都是针对碳基物种的,其他物种也是可以拿来对不同的疾病使用的,有的甚至比斯伦塔人本族人使用过后效果更好。

而且,顾辞久虽然申请了宇宙范围内的专利,但很多药物他并没有索要专利费,取而代之的是,他要求制药公司用更低廉的价格出售药物。其他专利所得的金钱,被他用来建立了各种非盈利基金,帮助宇宙范围内的,有需要的人们。

所以他手握近千专利,最后还是只拿国家的一份工资,生活十分的清贫。

而科技部在他的带领下,原本就向上的风气更加的积极,且各种发明创造如井喷一样。这种情况下,顾辞久不升官,那就怪了。

不过,斯伦塔的民众们依然是把顾辞久戏称为“最不务正业的公务员”,但这早已经是个爱称了。斯伦塔人爱他,国际友人也爱他,如果某个国家的人被某种疾病所苦前来求助,顾辞久是不会拒绝的,即便不是每次都能研制出彻底治愈的药物,但能够得到更好的控制病情的新药这是没问题的。

顾辞久,他已经是国宝,不,宇宙人民的瑰宝了。

_(:з」∠)_当然,就算为了小师弟爆了SEED,并且有了八条手的顾辞久,也一样是个手残,幸亏这是个自动科技高度发展的领域,他可以用(系统操纵的)自动机器人代替进行试验。这在自动化盛行的文明国度中,也算是研究人员的常态,毕竟机器人总是比人手在某些情况下更稳定,没人觉得不对劲。

除了药剂之外,顾辞久在生物能源与生物材料方面也都有让人叹服的成就,不过老百姓了解的并不多罢了。

终于,十年后的今天,有一场宇宙新能源会议在地球国召开,顾辞久作为科技部的部长,当然是与总统一起,前往地球参加会议。这种会议在正事之余,东道主当然也要招待各位来客吃好玩好,顾辞久他们其中的一站,就是人鱼的家园——碧蓝星。

顾辞久辛苦又忙碌,但这十年来至少他是顺利的,相较起来,段少泊这边的情况就很苦恼了。

前五年他就没办法有什么动作,即便他所在是低等级的幼体缸,但那狭小的空间依然让他烦躁不已。如果没有系统,没有顾辞久,段少泊觉得,他都会发疯。虽然这也和他是个成年人有关,毕竟正常人鱼五岁之前还是很懵懂的,没有那么多交流的需要,但这种逼仄的环境,依然是不健康的。

终于熬到五岁,在系统的帮助下,段少泊和艾罗拉被送到了同一家人鱼养殖中心,安放在同一个鱼池里。可是,人类就守在鱼池边,关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鱼池里还有各种监控设备。段少泊连想要跟艾罗拉说一句正常的话都要被记录下来,更遑论告诉他和其他人鱼真相。最后他能做的,也只是为艾罗拉、为其他人鱼,唱歌。

人鱼的歌,被人类当做了放松精神的享受。可实际上,他们从人类那学来的不过是“外语”。人类能听见的只是人鱼歌声中频率较高的声音,更低频的,超出人耳范围内的,才是人鱼的语言。

和人类需要后天积累词汇才能通晓语言稍有不同的是,人鱼的语言虽然也有后天扩充的词汇量,却也有先天的无需学习就能让所有人通晓的词句——情感。

段少泊成了鱼池里歌声最美妙的一条人鱼,人类听不见他的话语,却也能模模糊糊的感受到他歌声的不同。尤其,当他唱起来的时候,所有人鱼都闭上眼睛,安静而乖巧的倾听。

“这可太好了,我还担心这条人鱼太平凡,没人会选择他。”池边的饲养员说。

“对呀,这下总算不会卖不出去了。”另外一个人回答。

系统气愤了【这些从骨子里都黑了的混蛋!我要把走廊的自动挡板弄坏!让他掉进污水里!】

段少泊【不……这回你错怪他们了,他们这么说,可不是坏心。】

系统【啊?】

“走吧,走吧,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在外边怎么说有人鱼保护协会看着,不会莫名其妙就没了命。”

“是呀……艹!真TM后悔当初选择这个工作,我还以为这地方有爱又轻松,赚钱还多,果然天下没白吃的午餐……”

“你就够好运气了,是分派到这来,要是白珍珠和幸运女神那些鬼地方,更不是人呆的。行了别废话了,干活吧。”

系统【所以……还是有好人的?】

段少泊【不,他们算不上好人,他们只是普通人。】可能愧疚,但既然无力改变现实,那就按照最有利于自己的方式生活。

“段少泊,你在发什么呆?能教教我唱歌吗?”艾罗拉蠕动到了段少泊的身边,细声问着。

艾罗拉很美,是那种精致的美,蓝色的头发,绿色的眼睛,他的鱼尾是紫色到浅蓝的渐变色,就像是将晨曦刻印在了鳞片上。

可他又怯懦而敏感,他和许多小人鱼一样,只喜欢躺在浅水区,畏惧颜色更深的海水,畏惧游泳。比起摆动鱼尾,他们更多的只是用双臂划水,这些水中的生灵,甚至都不能活得像是一条搁浅的鱼,而是像一头拴着石头的硬木头。

人类告诉他们,这是因为他们先天就有病,游泳会让他们痛苦,生病,不游泳的时候他们也是笨拙而迟钝的。

可这实际上是五岁前那段生活的后遗症,随着年龄的增长,伴随着电击的黑暗鱼缸已经在记忆里模糊甚至被遗忘,可是那段经历留下的刻痕一直都在。甚至小人鱼睡着的时候,经常会做噩梦。

人类又告诉他们,噩梦是因为他们的过度敏感,又渴望被爱。所以这里的饲养员会尽量的爱他们,但是想要获得更多的爱,想要永远挣脱噩梦,只能等他们长大,得到一个主人。

“好啊。”段少泊摸了摸艾罗拉的头发,小人鱼眯着眼睛,蹭着他的手,并为他的抚摸露出惬意幸福的笑容——小人鱼都是渴望被抚摸,渴望肌肤的接触的,可饲养员不会碰他们,还会告诉他们人鱼彼此间的过多接触会让对方生病。段少泊也只能轻轻碰艾罗拉两下,否则,他们就要真的生病了。毕竟,不是没有先例。

段少泊唱起了歌,曲调是饲养员教给他们的,可内核早就被段少泊改的面目全非。

他努力的传递向其他人鱼传递着更向上的信号,可结果只是让人鱼们坐在浅水区里开始哭泣。就七十一条白色头发,叫做晴雪的小人鱼,哭得最伤心,因为他最好的朋友莫瑞安不久前刚刚病死。

曾经,晴雪和莫瑞安是他们这个鱼池里最爱游泳的两条小人鱼,他们的快活甚至一度让其他小人鱼也忘记了恐惧,开始对自由的游泳心生向往。

直到有一天,他们俩一起病倒了,他们浑身无力,脸色苍白,只能漂浮在深水区的水面上,气息微弱而痛苦,鱼尾上长出了丑陋的白色水泡。

“这是游泳太频繁的结果,可怜的孩子,我告诉过你们不要那样。”饲养员一脸痛惜,只有顾辞久能看到他们的无奈。

几天后,晴雪和莫瑞安痊愈了。

晴雪彻底被吓住了,再也不敢去游泳,莫瑞安有一阵也很老实,但他的天性更加热烈,就算有朋友的劝说,也无法阻挡他继续快活的在水中游泳,他已经做好了再次生病准备。

果然再次病倒之后,莫瑞安也表现得很坦然。事情就这么重复着,直到最后一次,他病得太重了,饲养员无奈带走了他,说是要去小鱼池里养病,临走时莫瑞安还对他们微笑,然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

他死了……

饲养员难过的告诉他们。

段少泊知道并不是这样,莫瑞安被转移去了那个不为人知的秘密繁殖基地,等待他的,就是成为“种鱼”的命运。

莫瑞安的遭遇,把他们这个鱼池里的小人鱼吓坏了,甚至艾罗拉被真的吓病了,从那之后,他们在移动中下意识的动一动鱼尾,都会把自己吓得要命。

段少泊抚养过的孩子也算是不少了,但这些小人鱼,是让他最心疼的孩子。

越跟他们相处,越会觉得,艾罗拉那样让世界毁灭,其实是应该的。

顾辞久【从另外一个角度想一下吧,前几个世界,艾罗拉到死都是鱼缸里的鱼,难道不应该让他和他们见一见大海,品尝一下在海洋中自由遨游,在沙滩上惬意的晒太阳,在暴风雨里纵横……那种自由的滋味吗?】

顾辞久也做过检讨,他对艾罗拉的看法有失偏颇。

艾罗拉为了自由和平等的立足点不对,但那也不能怪他。就像坐井观天的青蛙,为什么不在拉一桶水上来的时候,把青蛙也给捎带上来呢?他看到天的时候,自然就不会再认为天只有井口大了。

人鱼在扭曲的环境中长大,甚至只会很简单的常用字,除此之外就是每天被洗脑有了主人,得到主人的爱,他们就会多幸福。艾罗拉会有那种想法,也只是说明了人类教育的成功。可是再真实也不过的自作自受。

段少泊【嗯……】

小师弟的声音蔫蔫的,他有着满肚子的秘密而不能倾吐,他看着周围的小人鱼一步一步滑进深渊却连拉一把都做不到,这是个安全的世界,可是痛苦和压抑并不比其他任何一个世界少。

【我就来了,小师弟,我就来了……】安慰完小师弟,顾辞久转身就私戳系统【下次这种事情不能让我打入敌后吗?!!!】

【QAQ】虽然并没有实质上的碰触,但系统有一种自己被掐住脖子来回摇晃,脑袋都要被甩下来的痛苦感觉,【这真不关我的事啊,你们进行世界转移的时候,我就是个联络工具,宿主你有意识的时候,我也才会启动啊。】

顾辞久【……要你何用。】

系统【嘤QAQ】

扔掉嘤嘤怪,顾辞久正儿八经的跟着他们国家的总统开会。

在十天的会议之后,他们开始在地球国的星域之类旅游,其中一站,就是碧蓝星。

“我可以参观一下你们的养殖中心吗?”到达前,顾辞久用翻译机提出要求,这东西不但能把八爪鱼的电脉冲转化为声音,还能直接翻译成通用语,“人鱼非常可爱,我想看一看他们幼年的样子。”

人鱼有次人权,但只可以在地球国范围内贩卖,因为他们是为了地区人的繁殖而培育出来的,也只能做这种用途,而不能出售往他国——外界认为,人鱼只能与地球人繁殖,那么如果出售给其他种族,就只能作为玩物,这是违反人权的。

顾辞久是从好奇和喜爱的角度提出这个要求的,而且,作为一个人见人爱的大宝贝,其他国家的领导人,都很愿意卖他这个小小的人情。

顾辞久没有画蛇添足的指名养殖中心,因为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他们会被安排前往绿丘,也就是段少泊和艾罗拉所在的养殖中心。本身绿丘的各方面综合情况就是最好的,他们对待人鱼也是最温和的,绿丘的人鱼状况是最好的,不来绿丘,其他养殖中心稍微出点差错,那“乐子”就大了。

顾辞久【小师弟我来啦!猜猜哪个是我!】

踏进绿丘,顾辞久没忘给小师弟调节一下气氛——他可是到现在都没告诉小师弟,自己成为了一只……胖胖的有渐变色的八爪鱼。

同时,系统开始动作,地球政府的官网,宇宙联合国的官网,各个主要文明国家的官网,生化人保护组织,低等文明保护组织,还有各个国家人员流动最为密集的网站上,都挂上了一个血淋淋的大标题“地球人鱼X碧蓝人鱼”。

人鱼并非生化造物,而是自然物种,被人类强制奴役,扭曲天性的事实,被揭了开来。

各国首脑和负责带领他们参观的地球人员几乎同时得到消息,地球人员立刻礼貌的邀请这些大佬们离开,不过,顾辞久当然要搞事了,这么容易离开,那他带着这些人到这里的目的是啥?

“如果我们离开,这些人鱼还能平安无恙吗?”顾辞久摇摆着触手问。

“这是当然的。”金发碧眼很英俊的地球人员皱了皱眉,他并不知道真相,只觉得顾辞久的怀疑对身为地球人的他来说是一种侮辱,“现在,在光网上正发生着的事情,是对我国严重的污蔑。我们让各位离开,因为这件事正好在各位参观人鱼养殖中心的情况下爆发,很明显是在有预谋的情况下发生的,而不管是谁做了这样的事情,他们绝对不是就此结束,我们很担心这会给各位造成危险。”

“嗯,我明白了。”

“谢谢您的配合。”

“所以我不走。”

“……”这就尴尬了。

上一章:第170章 下一章:第172章
热门: 贼鹊 乡村欲爱 山村小艳医 差点没了蛋 朕在豪门当少爷 心不由你 红杏墙外 我剪的都是真的[娱乐圈] 这只男鬼要娶我 被师尊鲨了后我重生了